《降临-寻找绝对真理》新书活动揭幕词

High Commission of India, London (England)

1980-03-17 Advent Inauguration London NITL HD, 30' Download subtitles: ZH-HANS (1)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 mkv format (standard quality): Watch on Youtube: Watch and download video - mp4 format on Vimeo: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Upload subtitles

Feedback
Share

《降临寻找绝对真理》新书活动揭幕词

1980年3月17日 英国伦敦印度高级专员公署

辛格博士、女士们、先生们,还有我的霎哈嘉瑜伽士孩子们,这一切太令人陶醉了,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任何感受了。我一直在思考我现在应该说些什么?

他们说现在是斗争期(Kali Yuga),这个现代的特征之一是母亲不再受到尊重,母亲也不再可敬。谁能相信这就是曾被描述过的可怕的现代?

我对所有霎哈嘉瑜伽士所成就的这次展览方式感到非常欣喜。我感谢他们在此组织了这次活动。但是今天,我感到非常幸运,因为我看到了我们非常亲爱的朋友辛格博士,他学识渊博。因为我是一位官员的妻子,所以我一生中见到过许多官员。但我在他们当中没有见到过这么博学的人,他对我们的印度文化了解得如此深入,能够深入理解印度文化之美。

实际上,在印度的官僚体系中,我始终觉得他们对已离我们而去的英国人更加迷恋,没有了他们的燕尾服,他们的影响仍然无处不在。我一直非常渴望看到一些官员能展现出这种学识,为什么在印度有很多英国人,他们对我们的国家了解很多,并且对我们的建筑有如此巨大的贡献、对理解我们的古老思想有巨大的贡献,这些思想清晰地以梵文记载,并被他们翻译成了如此美丽的书籍。我觉得会去深入研究、了解我们国家的美丽之处的那一代的官员已经不复存在了。

现在,我不想听起来像是个民族主义者。当我说印度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时,人们不需要觉得我像个民族主义者。印度确实伟大!因为它将在灵性层面上引领整个世界。我对此毫不怀疑。这是神创造的最伟大的国家。我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也不是因为我是印度人。我也可以生在英国,但是印度是神特意选择的。现在,这不应该让人们感到不快:“为什么印度是唯一的地方?”

你看,这就像是假设你知道如何开车,好,那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你知道如何写书,那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如果你知道如何管理,那是另一件很棒的事情。

但是,如果你知道如何提升灵量(Kundalini),那也是另一件不同的事情。所以,高低并不重要。但从灵性的角度来看,印度将为所有人提供所需的领导力。我这么说,一个原因是因为昨天我遇到了一位来自BBC的人。他问我:“为什么你要将东方思想带入西方生活中?”我回答说:“我们所做的不是东方的事情,而是我们内在的根本。”但在印度,这些基本原理是最早被发现的,而在这里,你们却本末倒置了。

因为印度的气候如此宜人,以至于人们可以在树下生活,而不必担心像你们外出时是否会感冒、生病等之类的问题。如此宜人的气候使人们不必与大自然抗争。在英国这里,与自然的斗争从一开始就有了,竞争一旦开始,我们就会面临困难。但在印度这个充满良好氛围的国家,人们认为:“这是全能之神的祝福!这些祝福是如何降临到我们身上的呢?我们是谁,竟然有资格感受到这种祝福?”

这就是他们如何能在很久很久以前、几千年前开始修习冥想的原因。我今天所讲的昆达里尼瑜伽在几千年前就被发现了。我给你们讲的霎哈嘉瑜伽甚至在克里希纳时代就已经被发现,无论祂做了什么都只是霎哈嘉瑜伽。无论罗摩做了什么,都不过是霎哈嘉瑜伽,如果你来听我的讲座,你就能明白。但这个国家特别幸运,人们只想着神,没有其它。

因为我们的国家(印度)是一个以瑜伽为导向的国家,我们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国家。我们不以自我为导向,也不是好胜的生物,我们不能这样。人们试图让我们成为这样的人,他们看不起我们,说:“你们是消极被动的人”,无论你们说什么,我们都不会陷入这样的陷阱。为什么呢?尽管我们的官员们,如我对你们所说的,更多地接受你们的教育,可能会这样想,但我建议现在最好是接受瑜伽,而不是接受自我。自我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在西方国家,我们求道的问题确实被印度人滥用了,对此我们确实应该感到羞愧。某种程度上我要对此承担全部责任。作为印度人,我们都对我们创造出这样的骗子和恶棍感到非常羞愧,这样的骗子和恶棍确实吞噬了求道者内心所有的美好。求道者是真诚的,毫无疑问。也许那些今天去印度的求道者也是印度圣人的转世,他们也在求道。你怎么能说这些圣人不真诚呢?我见过他们。他们非常真诚。

我多次提到英国是宇宙的心脏。如果灵量在印度,那么心脏就在英国。我发现只有在英国,霎哈嘉瑜伽才能如此容易地建立起来。因为当我去美国时,我发现那里的人们仍然非常狡猾。我并不是说美国人不是真正的求道者,但是有太多的恶棍入侵了美国,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买卖交易,就像他们所说的购买大师一样。

但是英国人民,或者说是英国年轻人,我发现他们非常有学问。他们当然会有所怀疑,无疑他们应该如此。所有聪明人都应该有怀疑。他们不应该盲目地追随任何像这样的事物。但他们不会对新事物视而不见。他们非常平衡,并且想要看到事物的真相。我知道,在英国一开始打破常规非常困难,我经历过这种困难。而且我不知道能给多少人自觉。

你会感到惊讶,我曾经在六个嬉皮士的身上奋斗了四年,其中的两个是一对夫妇,现在坐在这里。但令我惊讶的是,当他们开始求道时,霎哈嘉瑜伽便开始传播开来。不仅如此,霎哈嘉瑜伽已经深入他们的内在。他们现在已经自己承担起责任,认为霎哈嘉瑜伽是解决所有问题的答案,所有的问题都是因自我或超我引起的极端行为而产生的。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为此,我们不应该对这个国家吹毛求疵。我不会挑剔这个国家,毕竟这个国家是由神创造的。如果祂发现印度是圣人应该诞生的适宜之地,那就是祂的意愿。这里诞生了许多圣人,但正如我今天所说的,国外的圣人比印度还要多。印度人现在对神没有那么感兴趣了。只有在乡村(才能找到对神感兴趣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去乡村而不去城市的原因。

例如,在英国,当我来到这里时,我的大部分追随者,大部分都是英国人或来自欧洲的人。接受霎哈嘉瑜伽的印度人非常少。这非常令人惊讶,尽管他们来找我治疗疾病,他们确实会为他们的疾病而来,但他们并没有像这些人那样认真地接受霎哈嘉瑜伽。所以,是哪个国家,都没有区别,关键在于人民。也许明天,有可能英国成为建立霎哈嘉瑜伽的地方。当你们(音频听不清楚)……我说的霎哈嘉瑜伽在印度的情况,也许会发生改变。

这真是一次十分美妙的经历,在这个高级专员公署里,我从未想过能够在这里谈论霎哈嘉瑜伽。因为印度人珍视霎哈嘉瑜伽,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惊喜。问题在于,我们现在虽然取得了一些成就,但仍然处于发展阶段。当我们将来像你们一样发达时,当我们出现像葛雷瓜所提及的自杀的情况时,当人们开始逃避生活、沉溺于药物,将酗酒作为他们生命的首要和最终目的时,当我们被完全毁灭时,当我们的社会彻底崩溃时,或许那时,我们会觉醒过来,并意识到我们曾经所拥有的美好。

我所谈论的并非印度特有的事物;人们应该明白这并非印度所独有的。若提到基督,基督来自东方。我们必须从西方学习很多东西,但西方人也同样从东方学到了一些东西,那就是灵性。西方求道者在灵性上的幼稚使他们遭遇了各种问题。他们对于所期待的体验一无所知。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购买一切;这是自我导向。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购买一位导师;认为他们可以持续拥有一位导师。他们极力吹嘘他们的导师,这令我感到惊讶。

“导师做了什么?” “他给了我一枚戒指。”

“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让我飞起来。” “你怎么能飞?”

西方求道者必须保持他们的大脑完好无损,我们说“要给大脑上锁” 。

但最令人惊讶的是,当他们意识到他们的大脑对他们没有益处时,他们只是把它放在一边,百分之百地放在一边。不管别人说什么,他们都会说:“好吧”。在这一点上,我不会责怪任何人,因为求道者应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们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以发现他们想要的东西。

当然,他们去到印度是非常受欢迎的。如果他们去印度,如果他们是真诚的,如果他们保持清醒,无疑,他们肯定会找到答案。这毫无疑问。但是,一旦他们到达机场,他们就会发现有些骗子站在那里,他们立刻就被迷住了。现在,我会告诉你这些人玩的把戏是什么,你会惊讶的。这些人玩的是一个非常精微的把戏,他们只是纵容你的自我。因为他们纵容你的自我,你就被他们迷住了。如果你能够省察你的自我,你就不是你的自我,你就是你的灵。如果你能省察你的自我,你就会知道他们是在纵容你的自我,并告诉你一些可以完全欺骗你的事情。

印度人,照他们现在的样子,毫无疑问,印度有非常伟大的圣人,他们隐居在喜马拉雅山中。同时,印度也有最大的骗子。我必须承认,我同意这一点,因为过去三天以来,我一直听到人们问我这个问题:“为什么你要做这些事?为什么你这样做?”当有人问这个问题时,一位霎哈嘉瑜伽士站起来说:“先生,当我来到玛塔吉面前时,我处于半昏迷状态。我是酗酒者。我快要死了。你认为你能救我吗?”所以,这个人立刻问我一个问题:“你是如何拯救他的?”我说:“很简单。如果你能唤醒他的灵的意识,如果他能感受到那个绝对存有,他可以立刻摆脱这一切。因为我们之所以做这一切,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我们的绝对存有。”

我们所有的经济和政治活动都是相对的。我们使用相对的术语来谈论这些活动。如果我们找到了绝对的真理,那么无论内在还是外在都不会有任何问题。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也必须保持简单,因为这是一个进化的过程。这是一个生命的过程。就像呼吸这一生命过程必须简单一样。如果为了呼吸你必须阅读书籍或获得特许或许可,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幸存下来。它必须是最简单的事情。正如辛格博士告诉你的那样,“自然而然(Sahaj)”,这就是为什么这是最简单的事情。所以,没有必要因为某个人属于特定的国家而对其生气。你可能出生在中国,也可能出生在美国。为什么你如此强烈地认同这些国家中的某一个呢?如果你不去认同,那么你就会明白,你要得到的是真正的“svartha”。英语中“svartha”也有一层意思是“selfish(自私)”。但是“svartha”也意味着“sva-atha”,也就是“你的真我”。你必须找到它,无论是在这里、那里还是任何地方。但是为了找到它,你并不需要归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种族或信仰,因为一旦你找到了“你的真我”,你就会惊讶地发现,只需从中摆脱出来,就超越了所有这些事物。

对我来说,我从不将人们视为英国人或其他身份,我看不到这些。我在一个人身上看到的是隐藏在云中的灵的美好。我只看到这一点,这使我的心灵和头脑都只是去发展这一点,并将这种灵的美好带入那个人的意识中,广泛地融入其中枢神经系统中,就这样。但如果霎哈嘉瑜伽来自印度,为什么人们会对此感到不满呢?这一点我一直无法理解。它必须来自某个国家。我的意思是,它不可能来自所有国家。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一旦你发展出这种理解,无论它来自何方——即使它来自印度——它都是为了整个世界。基督出生在东方,但是为了整个世界而存在。佛陀出生在印度,但他也是为了整个世界而存在。同样地,现代的霎哈嘉瑜伽在印度被发现并教授,但它是为了整个世界而存在。它不是印度人或非印度人或任何特定人群的财产。

如果你能接受这种情况,我确信,我确信你就不难睁开双眼去面对霎哈嘉瑜伽。实际上,你知道,我来伦敦是因为我的丈夫。在我来到的这个环境中,我发现了两类人。一类是对印度、印度人和导师等等有固定观念的人。另一类人正在求道中,这一类人是真正的求道者,他们被许多人欺骗、迷惑和掠夺。

但他们仍然愿意再次尝试。这正是我们开始寻求时所处的地位。如果我们能意识到我们必须获得这种体验,即灵量被唤醒的实际实现。你可以用肉眼看到你的骶骨中跳动着的灵量。你可以看到它的升起,你可以用听诊器感觉到它,你可以看到它最终到达顶轮,我们称顶轮的位置为囟门骨,基督称灵量到达顶轮为洗礼。洗礼不能由神学院的学生或某些毕业生给予,只能由一个已获得自觉的人来赋予。

好的,我们必须从你们那里学习经济学和政治学,没关系。如果你需要从我们这里学习灵性,让我们互相交流。毕竟,这只手必须给另一只手一些东西,不是吗?如果你把整个世界看作一个整体,把整个宇宙看作一个整体,那么我们谈论这个问题,但我们真的不认同这个观念。如何克服它?就是要找到绝对真理。

当你达到绝对真理时,你会感到惊讶!在英国,当我在那里时,我是一个英国人,因为我正在解决英国人的问题。如果我在印度,我就是一个印度人。所以,当我是一个英国人时,他们会谈论我们的印度:“印度怎么样?我们有这个问题,那个问题。”当我去印度时,他们说:“英国怎么样?”“他们有那个问题。他们破坏了他们的家庭;这种情况已经发生在他们身上了。”如果我去美国,他们会谈论[音频听不清]。

所以,我们如何试图逃避真理呢?你必须知道,你必须得到它,时机已经到来,开花的时刻已经到来。它必须发生在你身上。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没错。我就是这样,我为此感到自豪。

你不知道我们内在有一个代表家庭主妇的能量中心。它就在那里。当这个能量中心失调时,你就会患上一些疾病。

[音频中断]

你必须念诵家庭主妇的名号。家庭主妇本身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我是一名家庭主妇,我是一位母亲,我也是一位祖母。尽管我是一位祖母、母亲、妻子,我也是一位神圣的母亲,因为我在我的所有孩子身上看到了神性,无论他们的种姓、社区或其他因素是什么。我所关心的是,为什么你们不知道自己也拥有那种神性呢?你们想要付钱给我,你们想要购买我,但你们做不到。你们想要为我做广告,一位母亲能做什么广告呢?我的意思是,这让你们感到不吉祥。自己做广告,宣称自己是神圣的母亲,这太可笑了。这是为了让你们理解神性的美丽。神性的美丽就是谦逊(含羞不露):“Ya Devi sarva bhuteshu Lajja rupena samsthita礼拜在一切存有之中的女神, 她的形相是谦逊”。这是一种界限,一种份际,你不能越过某个特定的界限。你不能逾越,你就像这样生活。如果基督愿意,祂本可以杀死所有试图把祂钉在十字架上的人。祂拥有那样的力量,而且祂会回来。祂将带着十一个毁灭力量(Ekadesha)回到地球上。但祂没有这样做。祂持守分际,祂必须完成那项工作。我也必须完成这项工作。如果你们能稍微敞开自己,理解我对你们内心深处之美的关注,(就会明白)我不在乎你们来自哪个国家,属于哪个种族,诸如此类。因为我能看到你们内在你们自己看不到的东西。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我今天必须这样说,因为最近三天来采访我的那位先生,一直在我耳边念叨:“你们印度人为什么要为我们操心?”这真是一个非常滑稽的情况。

这是一个非常滑稽的情况,因为我并非作为移民来到这里。事实上,是我的丈夫当选了。这是上天的安排,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我的到来,完全是神的恩典,使我能够拯救这个国家中许多迷失的灵魂。是否说因为我是印度人,就注定不能做任何事情吗?那么你们这里为何会信奉基督?基督不可能是一个英国人。

[笑声]

很抱歉今天我要提及这个话题,因为我不了解这些事情,我不了解基因之间的差异,我不明白这些事情。我理解英国有它自己的价值,印度也有它自己的价值。但是当我面对这样的问题时,当人们就是这种水平时,有时我能理解;看看我身边这些美丽的孩子们!他们是真正的求道者。他们如此热切地寻求真理。为什么人们不能理解,总得有人去做这件事呢。如果神指派我来完成这一使命,那么我又是个印度人,对此我能怎么办呢?然而我非常感谢,在这个曾被许多演讲者使用过的地方,我知道,你们给了我一个机会,给了这本书的发布一个机会。

我还是不要多说关于葛雷瓜(Gregoire)的事情,我告诉你,我为了这本书没少折磨他。一年来,我真的没少批评他。他不得不改变了很多,因为他是一个知识分子,而且那个时候他是一个固执的知识分子,他对每个人都直言不讳。我说:“不,我的孩子。你必须以非常谦卑的方式行事,你必须以一种让人们愿意倾听的方式行事。你必须非常努力地去做;你看,这些人就像任性的孩子一样。所以,如果你要提供给他们知识,你必须以一个母亲的方式去做这件事。”我真的折磨了他一年。之后,这本书才达到了现在的甜美程度,我想说人们一定会喜欢它。

请通读这本书,它将会帮助你,因为它蕴含着生命能量。我也发现这本书具有生命能量。它将帮助你理解:在你内在存在着灵,当灵开始在你的中枢神经系统中散发自己的本质时,这些生命能量的变化就会开始随之流动。凭借这些生命能量的流动,你可以治愈他人,你可以提升他人的灵量,你可以给予他们自觉。你所有的力量都会得到展现。

毕竟,无论我自称为一位导师还是一位母亲,这有什么用呢?一位母亲如果不能把财富给予她的孩子,那又有什么用呢?我的意思是,哪位母亲会喜欢把财富留给自己呢?我想把我所拥有的一切都给予你们。我想对你们倾尽每一滴血液,这将赋予你们内在的那份美丽。这应该被全世界的人们所理解。这与特定的国家或种族无关,而是为了让你们所有人都能接受这一点,因为你们的进化已迫在眉睫。它必须发生;它必须出现,以解决那么多在我看来毫无用处的问题。

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

让我们理解我们自己内在存有的统一性。让我们明白所有这些伟大的人,基督曾说过:“那些不反对我的人都与我同在。”这些人是谁呢?你们都与祂同在吗?祂所说的这位父亲是谁呢?让我们通过霎哈嘉瑜伽来寻求答案,因为通过霎哈嘉瑜伽,一旦你与神有了连接,这些生命能量会赋予你一种新的觉知,使你能够找到答案。你可以伸出双手问:“有神存在吗?”立刻就会有一阵凉风开始吹过。你可以提出任何基本的、绝对的问题,你都会得到答案。但如果你问:“这是一位真正的导师吗?”如果这位导师是一个骗子,生命能量就会立刻停止,你会感受到热力。有些导师会给你带来如同癌症患者一样可怕的热力。

令人惊讶的是,人们对他们走向何方,所为何事,身受何变浑然不觉,因为他们陷入了自我,无法洞察自己。就好比如果你坐在车里,无从知晓车外究竟发生了何事,一旦你下车,你就能看明白发生了什么。这非常非常简单,是最容易做的事情。但对你们来说,这可能看起来很困难——对我来说,即使连接这个[麦克风]都很困难——但对我来说,将你们与神连接起来也不困难,仅仅如此。区别就在于,我知道一些事,而你们知道一些别的事。无所谓多寡,仅此而已。大家若这样想,便不会为此感到不舒服了。

大部分的疑虑源于这样的思考:“她会征服我们吗?她会这样做吗?”不,不,不,是你们自己的力量将要展现出来。是你们将会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我不希望任何人来触摸我的脚,尽管葛雷瓜会说:“我必须触摸您的莲足”。只是因为他已经体验过我的莲足。但我甚至不希望任何人触摸我的莲足或接受我所说的话。但你们必须保持头脑开放。只是因为某些人某些事,就像那位先生前几天说的:“您很富有”。我说:“假如我很穷,你会说我’你很穷’ ”。但我总得成为某种角色。如果我是一个家庭主妇,他们会说:”你是一个家庭主妇”。如果我是一个官员,他们会说:“你是一个官员”。但是你们自己得到了什么呢?这才是关键!

所以,这就是我们在一个非常非常低级的层次上生活的方式。我们必须去到中脉,并得到自觉。得到自觉是关键。幸运的是,在24日,他们将在卡克斯顿大厅举办一个活动,我将在那里更详细地讲解这一点,并且你们将与人们一起尝试获得这种体验。只需去获得它。就是这样。

我希望你们能方便前往那里,亲自获得你们自己的力量和宁静。如果你的头脑给出某些想法,那么就告诉它保持安静,因为它所告诉你的东西并不总是正确的。现在,就来吧,带着开放的头脑,亲自见证吧。

我再一次感谢辛格夫人来到这里,因为我知道她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女士,她写了一些美丽的书籍,这些书籍真的让我明白她是从一个更高的层次去思考问题的。而且,在印度高级专员公署中有辛格博士和辛格夫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祝福,因为像他们这样对印度了解如此深入,认识印度灵性的人应该在这里。

我也非常感谢政府派遣辛格博士来参加活动,并感谢在座各位今天能来到这里聆听这场讲座,聆听辛格博士那非常博学、令我深感钦佩的演讲。衷心感谢大家。

愿神祝福你们。

[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