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辰崇拜

(Melbourne)

1985-03-17 Birthday Puja Talk, Melbourne, Australia, DP, 70' Download subtitles: BG,CS,DE,EL,EN,ES,FI,FR,IT,LT,NL,PL,PT,RO,RU,SK,SQ,TH,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Verify using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寿辰崇拜

澳洲墨尔本 1985年3月17日

今天非常高兴的看到,你们既为我庆祝生日亦举行全国性的活动,在三月,这是个很好的组合。三月印度是春天 – Madhumas即是你们所唱的Madhumas。你们都知道,三月二十一日是春分,是平衡的意思,在星象学里是所有星座的中心。有那么多能量中心我要成就达致,我是出生在北回归线,而你们则出生在南回归线,艾尔斯岩(Ayers Rock)亦在南回归线上,正正在中央。很多组合要去成就达致。

升进的基本原则是要在中央,要平衡,要在中央的分际(maryadas)。要在中央的范围是基本的原则。如果我们不保持在范围内,在分际内,有什么会发生?我们会受感染。若能持守分际,我们便不会受感染。很多人说:「为什么要有分际?」就如我们有分际,在这美丽的灵舍的范围里;若有人从四面八方攻击你,从幻海的各方攻击你,一旦你走出幻海,便会受感染。因此你要保持在范围内。但若你有两个毛病,一是自我,一是超我,那么要保持在范围内就很困难了。

在西方,超我还不算是问题,自我才是问题。自我现在有非常精微的含意。我看到你们有复杂的自我,一是粗糙的,像霍梅尼(Khomeini)般,那是枯燥的、明显易见,每个人都能谴责它。这种情况要么纠正它,要么让它完全灭亡。这个自我,若在愚蠢人身上,他是不懂怎样老练世故地把它收藏起来,自我便会表现出来。但西方的自我却是非常老练成熟的;无论是语言或一切都非常老练。像我们会用英文说:「我恐怕要掌掴你。」「很抱歉我要杀掉你。」就是这么不坦诚率直。你看,当你说:「很抱歉」就等如在上面放巧克力,对吗?我们要知道这是伪善。我们是要面对自己,不是面对其他。我们逃避面对自己,这正正就是老于世故的表现。今天是庆祝的日子,我们要以幽默的态度来了解这个叫自我的笨蛋。要采取幽默的态度而不是严肃的态度,因为我不想你们再感到内疚。

我今早阐述了自我怎会变成左喉轮。我是说即使在我进场前,当我放注意力在会场,我这儿肿起一大块—很痛苦,很可怕,极难受。从我来西方开始,肿块从未消退过,你能想象吗?肿块从未消退。因此这轮穴要每时每刻都在工作,这可怜的家伙已经疲惫不堪—Vishnumaya(毗湿奴摩耶)轮穴。实际发生了甚么,我们应该看看它的生理方面,了解它是非常重要的。从小开始,如果我们在这样的社会受教育︰你要外向,要有成就,要取得成功等等,你被灌输了这种强者的概念,容忍是被视为软弱。

试想像在基督教国家,最精彩的是:「很抱歉我要杀掉你」或类似的言行举止。在基督教国家,他们的理论是:容忍是软弱,受人操控是弱点。如果你是这样,永远都不会成功。除非有鬼附着你,否则你不会服从。就是如此。要有人附着你,完全附着你,像希特勒,那么你才会服从。否则每一个人的自我都很大。就如我告诉过你一个倒垃圾工人的故事。每个人都有很大,很大的自我,每个人都想用自己的方法。你们在孩子还小时就已经太纵容他们,你们纵容他们,把他们宠坏。你们时常拥抱他们,抱着他们,做得太过分了,孩子因此被宠坏。他们自以为是,更甚的是如果你告诉他们,不要容忍任何事情,他们便会变得不服从。你因此不懂怎样服从他人。自我不懂怎样服从,因为这是缺点,服从是缺点。

这个可怜的自我是局限的,局限的家伙。自我像一个汽球,那是局限的;当它爆破,你便会瘫痪或出类似的毛病。但它同时也是有弹性的。当自我在超我之上膨胀得太多,超我可以到达某一限度,仍能存在。为了摆脱自我,人们酗酒、吸毒,只为令自我减退,增加超我来压制自我。你游走在两者之间,你生闷气,日复一日,解决了。这是人们对付自我所采用的现代方法,对吧。否则自我会太大。当某人对你说了某些话,你不单没有面对它 — 你发觉自己不能…例如,为我找个杯子,简单如这样的事情,接受它吧。你却生闷气,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生闷气?因为当你消气了,自我可以走往另一处地方,你看这里,它在喉轮交叉。当自我在另一面被压迫,它便会走往喉轮。那么,你的左喉轮便会有阻塞,那纯粹是自我。相信我吧,纯粹是自我。因为它没处走,便走往那里;这就是为何你又生气又思考,思考令你的自我更大,把你的左脉充满了,你只是生气,不肯去面对。

巩固中脉最务实的途径就是在实相中。你要养成习惯:假设某些事情出错,告诉自己:「是的,出错了,因为我犯错。好吧,为什么我会犯错?因为这样那样,下次不要再犯了。」这样做轻易而举,你逃避一切,就这样,享受你的自我,感到悲伤。这是种纵容放纵。其他人也感到:「噢﹗他感到『很抱歉我杀掉你。』他为此而内疚。」没错,我见过这种情况,西方人的脑袋走向太极端,竟然有些法例原谅一些不该原谅的人。因为沈迷于左脉的这个荒唐的左喉轮,他们试着原谅同情一些不该原谅的人。就如有个家伙杀了很多人,他把很多人放进毒气室杀掉,做了很多类似的事情。现时他被拘捕了,他是个负累,很大的负累,因为他是囚犯,他们要很严密的把一切都封闭来监管他。

对英国人来说,供养这头狗是很困难的,他们却要供养这个囚犯。我忘了他的名字,总之是个可怕的家伙。他现在老了—让他死在那里吧,他有什么值得怜悯同情?把他上吊就完了。他杀了那么多人。不,你们怎能这么做 – 虽然他花掉我们那么多钱,虽然他在毒气室内杀了数以千计的人,我们仍然必须供养这头狗。对这种可怕的家伙不应有任何怜悯同情,上天的律法是应该实时把他了结,他在随时日消散。即使到今天,我还读到同情他的文章︰「他还能做什么错事?为何不放过他?」这就是可怕的人怎样透过左喉轮玩弄误导你,此其一。

左喉轮纯粹是自我,你像这样垂下头,像这样走路。虽然左喉轮令你出很多很多生理毛病,但最差劲的要算是疯癫。那天有人告诉我,在美国,四十岁的人会突然变得疯癫,那是很严重的疾病。就像他们那个可怕的叫作艾滋病的疾病,就那样传播开去。作为你的母亲,我要清楚的告诉你,是可怕的左喉轮在玩打戏,不要沉迷下去。如果你有自我,就是左喉轮,面对自己吧。像今天华伦来告诉我他的想法:「无论我们到印度任何地方,无论我们建议什么,人们第一个反应都是『不、不』」。其实那「不、不」是因为我们在不同的环境下成长。面对它吧,我们就是这样成长。因此印度人从来没有内疚感。如果任何印度人有内疚感,他一定是西化了。他们从来没有内疚感。当他们对任何事说「不」,百分之九十九—不是城市人,他们与这里的人是同一模式,因为他们得到你好好祝福—而是乡村的人。你看他们告诉自己:「不,不,我怎会这样做?好吧,如果是我做的,我最好把它纠正。」

「不、不」,以「不、不」开始。西方人或许听过「不、不」后会想:「他在打击我的自我。」因为自我仍然操控人,仍然认为他们是最佳的组识者,仍然认为他们比其他人清洁,比其他人高尚。自我就是这么想,抬高你使你活在顶峰,就像吹胀了的气球或环形物,你浮在表面。因此你不想让空气释放出来,因为你知道,这样你便会打回原形。

就这样你开始感到你对它认识多一点,任何人对你说了些话,你便感到受伤害,这是因为左喉轮。如果母亲说了一些话,再次源自左喉轮。你们在西方已为自己这里制造了一个小袋;我们要面对自己。这个袋就在这儿,我说的任何话,即使我现在说的话,你也不应感到内疚。让我们看看,不感到内疚。依靠你的灵去面对自己,你能洁净它。如果你从灵的角度来看,你能洁净积压多年的毛病。我告诉你,西方现在的问题是左喉轮。所有这些问题都源自左喉轮,但并代表它有减轻缓和,相反左喉轮随时会胀大成为自我。你要明白,我在西方常常见到这种情况。人们端正往前走,一切正常妥当。即使在印度的市区都见到—你让他们成为信托人,他们就会突然跳上马。我说:「他们从那儿跳上马,这个自我从那儿来?」它们全都积存在这里,一旦他们成为信托人,全都回来了。他们像骑着马的John Gilpin,跑得很快。我望着他们,他们往哪里去?他们就在那里,不见了,玩把戏消失了。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当深入了解问题后,我明白到单是走进会堂,你的左喉轮便受感染。看看小孩子,你要明白,从他们孩提开始,不要教他们时常说:「对不起、对不起。」

印度的帕西人(印度拜火教徒)对你们很装模作样。所以我们在早上都不想遇见帕西人,因为一大清早他们会来说:「对不起、对不起。」这是不吉祥的。「Maafkaro、 Maafkaro」你看到人们说:「巴巴,你下午才来,现在不是时候,早上不要这样开始。」我们不会这么说,这是不吉祥的。你一开门就看到有人站着说:「Maafkaro。」为了什么,我做了什么事?你做了什么事要这样说话,时常抱着歉意,为了什么?你不想在早上见到有歉意的面容,对吗?只想见到有人愉快友善地跟你打招呼。这个「Maafkaro, maafkaro,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通常我们在早上都不想遇见帕西人,就是这个原因:你看,如果你在早上遇见他们,整天心情状态都会不好。你曾经遇见抱着歉意的人,这不是歉意,他们的自我极之大。如果你们研究他们的性格,他们是非常自我中心的。

所以我们要明白:当我们开始处理我们的自我,要直截了当。我们不是自我,而是灵。直截了当的说︰「噢﹗我明白。这是错的,这不是我做的,是这个身体做的。现在来吧,不,不,没事了。」你告诉自己:「不,不,没事了。」我们就是要这样处理它,因为令我害怕的是左喉轮。当我想起这疾病,我的注意力便会走往左喉轮。试想像人们变疯了。我发觉大部分自我的人都是因为这样才变蠢。他们是蠢人,表现得愚蠢,言行也愚蠢。只有自我的人吸毒酗酒,因为只有他们才能承受。若某人超我很大,或某人被鬼附而酗酒,他很快会死,活不了,因为他更会被抛向这一面。但自我的人却能承受。我是说不自我的人,就如若印度人饮伏特加酒,他会被抛到海岸,再找不到他,失踪了,即使在失物认领处也找不到他。是你的自我在抗衡着超我,就是这样,你才能应付。你要明白,这就是为何人们能喝酒,这与天气冷或其他无关,是与你的自我更有关。

有时,你以为自己是偏左脉是大错特错,你不是。你活在幻象里,这样你才能为你的自我找借口。西方人基本上是自我中心的,我们要接受这事实。我们并非西方人,我们是属于神的国度,因此不要内疚。你们不再是西方人。对我而言,你们既不是印度人也不是英国人或澳洲人,你们是我的孩子。但这些事物仍然在你们四周徘徊,所以你们要留意我告诉你们的事情,这些事情会一点一滴的在你们身上发生,不会太多。所以要小心,它是外在的,你发现自己轻微的走出分际。

那些以为自己偏左脉的人只是被亡灵附着,他们被亡灵附着,所以才会偏左脉,否则他们不会这样。他们的性情不是这样,因为这里没有传统,没有公认的制约,没有这些,任何形式的制约这里也没有。因此在西方很难找到tamasikas(虐待自己的人),极难找到。这里只会找到又自大又被亡灵附着的人。这些亡灵宰制你的自我,透过你的自我运作。因此他们比一般tamasikas更危险。你要明白,一般tamasikas即使被亡灵附着也死得很早;不然他只会麻烦自己,身体还出各种痛症,只会麻烦自己。但一个既自大又被亡灵附着的人却很令人头痛。

在印度,你们会很惊奇,酗酒的人变得很友善,非常平和,很文静,很好。有些女士跟我说:「我们想他们喝酒,这样他们会好一点。」但这里却不是,他们变得暴力,为什么?因为自我在这里已经有基础,这些家伙从左或右跳进来取代了自我,接着他们透过自我运作,所以这些人变得凶残,变得武断。我是说所有德国人都是这样子。他们全都被超意识的亡灵附着,因此他们的行为都是残暴的。试想像一下任何人类,人类,把数以百万计的人关进毒气室杀掉,你能想象吗?我是说你连在你面前杀掉一只小鸡也不敢看,竟然看到这么多人要被毒气杀掉?看到他们想逃离毒气室。你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们,你要明白这种残暴的程度,怎会这样?他们被亡灵附着,自我的性情附着他们,所以亡灵利用他们的自我来做这种事。

我们是在中央,我们升进至神的层次,我们与左喉轮毫不相干。我们没有自我。自我在哪儿?消失了。超我在哪儿?消失了。即使它仍潜伏着,只管面对它吧。你为什么要内疚?为什么?真荒谬?你就是要这样去除它。因为我见过霎哈嘉瑜伽士会忽然眉飞色舞,忽然像这样说话,吓了我一大跳。我说:「怎么了?他是正常人,为什么会这样说话?」原因是隐藏的自我突然跳出来表演。很多印度人也有这种表现,那些城市人自我大得很可怕。我说过,你曾经祝福他们,所以他们也有同样的行为。因为有些国家,像中国,有保持在中央的传统,我见过,中国也一样。我不曾见过他们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们甚至不讨论。俄罗斯人对他们那么差,我们却告诉他们︰「不要紧。」我们问他们:「为什么不与俄罗斯绝交?」「忘记它吧。」他们从不批评,从不坐下来批评:「他们是这样做的。」或为此生闷气或思考,没有。像印度人,你会很惊讶,我们竟然有法例不能制作反对英国的电影。你能想象吗?因为他们有尊严地离开我国。即使湿婆神的照片也不准放,因为它或许会显示穆斯林是坏的,就是到达这种程度。

忘记它、忘记它、忘记它,当你开始想及这个人,自我便会受打击,是自我受伤害。你或许也知道,这个气球可以用两种方法吹胀,把它吹胀或从外边除掉所有空气,或甚至打它。受伤的自我是当外边腾空了,气球便胀大,另一个自我,自我胀大是当气球充满了气。两者都是一样;我是说无论你用这种或那种方法,结果都是一样的。当你明白这是自然法则的表现,你不单会患上所有这些疾病,还会在很年轻时精神失常,因为你不懂怎样面对自己。如果你做错事,最佳方法是马上原谅自己:「马上原谅自己,不要紧。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这样做—不要紧,我不应这样做。我不会再这样做了。」只要这么说便能完全中和。除非你中和它,你仍会在这里储存着它,就是这意思。

第二件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西方的女性改变了她们的行事作风,这样对她们的社会十分危险的,因为她们也学了男士那自我的一套。如果男人走了十尺,她们追上了八尺,把男人拉下来,走得比他们更远。这完全超越了自我,因为女性通常都不会有这种自我。跟男士比试自我,女性便完全丧失作为女性的分际,没有了女性的分际。男人有男人的分际;若男人的行为像女人,他便不是男人。同样,如果女人行为像男人,她们便不再是女人。她们失去了分际,出了界,所以她们被亡灵附着。因此当女人是自我的,她们就变得可怕,她们的面容变得可怕,样子看来很可怕,一切的言行举止都可怕。她们变得像豆茎般干巴巴,可以硬得如用铁棒打你。他们说:「这个女人有铁棒在手。」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因为我们有分际,我们有某类作风模式。如果它是玫瑰,它就是玫瑰,要为自己是朵玫瑰而高兴,玫瑰却想变成刺,我们因此便失去了分际。

今天我会在开始前向早来的人说,告诉女士们她们出了什么问题,你们要知道西方的困境不是源自男人,而是女人。女人破坏了西方社会。印度的女性却令社会保持完整。我真的十分感谢她们对人生采取积极的态度。这个国家的女性却破坏了一切精致的、富情感的,美丽的,爱、感情、慈悲。女性应给予整个社会喜乐、幸福、感情上的安全感。当她们接管:「这样做,给予那个,那样做,这样做。」即使丈夫们也变成家中的佣人。「你没有妥当地清理,你没有妥当地清洁厨房。」我到英国,很惊叹厨房及其他的清洁在英国做得那么好。你们有各式各样的清洁用品,我说:「为什么会这样?」是男人,他们要干这些活,所以找出一切程序方法来做,要闪亮的,对吧,你想要闪亮的。我给你拿来这些物品,如果你把它放在手上,手会烧伤,把酸性的用品每一处放,穿上大手套把酸性用品每一处放,一切便会清洁妥当。

接着儿童受苦,因为这是园丁的工作,美丽的事物出现,要以慈爱来照顾它。但一开始你就过分纵容你的孩子。母亲要像园丁,她要去修整,去修剪,这样植物才能正常地生长。如果你纵容孩子,便不是好母亲,一无事处。你把丈夫打扮好而不是你的孩子,情况刚刚相反。因为自我时常向着你的丈夫打扮。「坐在这里,去哪里,这是什么?」钱银问题:「给我所有钱,我保管所有钱,」一切事情。有人或许会说法规是如此。如果法规是愚笨的,女霎哈嘉瑜伽士就不应该遵守。我告诉你,这些法规摧毁了你们。因为这是生命的重要元素,是生命的重要领域,不应让它受苦。当感情、爱、仁慈,一切这些需求都欠缺,你的人生便变得没有意义,没有目标。你不知该怎么办,这就是孩子自杀的原因。爱是要修剪的,因此你要有智慧,但你仍未发展这份智慧,因为如果你追逐指责你的根轮,又怎会有智能?你受人愚弄,他们完全愚弄你,是我说的。你必须保持你的智慧完整无缺。他们不只愚弄你,还不惜降低身份来愚弄你,用迂回的途径,并不直接。

作为霎哈嘉瑜伽士,我们都超越所有这些,我们已经到达它之上,我们来是要纠正这个社会的错事,因为霎哈嘉瑜伽面向社会,不只是面向自己。在这阶段,我们要明白我们要做的是︰首先我们要有这种理解。即使是现在,这种霎哈嘉瑜伽运动的理解,女人意识不到她们要像女人,我见过她们仍然说︰「有甚么错?」这种情况持续着。男人也不明白他们要像男人,即使(经历了很多事/过了这么多年)。若他们真的变得像男人,女人会欣赏他们;若你真的变得像女人,男人也会欣赏你。你要明白,异性相吸,这才正常。我们却活得不正常,男人是女人而女人是男人,你该怎么办?要男人明白这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会迟一点才跟女人说—男人要变得像男人。他们要把事情纠正,他们要作决定,统治的是他们,这些都是外在的,事实上源头是女人。女人是潜在的而男人是活跃的。例如,风扇在转动,你可以说风扇的转动是活跃的力量,但潜在的力量却是内在的电力,那才是源头。那个力量比较高,转动的风扇还是源头?就让女人来决定而男人来理解。若源头干涸了,想变成风扇,风扇便不能转动,本末倒置。若你意识到你是源头,是你给予男人所有的shakti(力量),你的行为便不会再像男人。不是说你不能出外工作,不是不能工作,而是要做一些比较适合女人的工作。就像我不喜欢女人做巴士司机或货车司机,又或摔角手。不,不是我说的,是经验说的。

一次我出门,那时我还是学生,在拉合尔,我坐火车,在一些火车站,火车晚上停下来,有个女士来说︰「开门给我。」

我说︰「火车挤满了人,好吧,我试试,我试试。」

她接着说︰「若你不开门给我,我便破门而入。」

我说︰「你怎能这样?」

她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问︰「你是谁?」

她说:「我是Ahmida Bhanu。」

我说︰「谁是Ahmida Bhanu?」

她说︰「女摔角手。」

「噢﹗巴巴,感谢天。」我说:「妳是女摔角手,为什么来女士的车厢,而不去男士的?」她很猛烈地推开门走进来,我望着她,我说:「哗!你这个人!」她坐下,你要明白,她的面容,她的一切,她的步伐和坐姿,一切都是那么男性化。

她那样子坐下来,说:「那些说我不应坐在这里的人来吧。」

我说:「没有人想坐这里,女士,妳舒服的坐下吧。我们会从另一个车厢找些想摔角的人来。」接着她静下来,她真是,我见她全身肌肉都很发达,我可以说她看来像头西方的母牛。这里的母牛像水牛,不像母牛。某些很有趣的情况,令我毕生难忘,我当时很年轻,我真的…我也不知怎的,很想笑,却不敢笑,怕她会打我耳光。

就是这样子,我们在这儿停下来,我们要知道自己要到达怎样的程度。我们是否要成为摔角手?就是这样子。我们要了解这种情况存在已久,我曾经见过,也曾读过一些书,旧的书,亦看过一些电影,即使是从前也有显示,女士们经常拿起扫帚打她们的丈夫。印度亦有幸有一些这样的人,但数量非常、非常少,很少女士是那样子的,数量不多,但数量或许会增加,天晓得,不要管它吧。我要说这些事正在发生。男士的自我太大时,会偏向左喉轮。他们说:「不,让女士处理,不要紧的,满足一下她们吧。她们不再专横,随她们喜欢吧。」她们做自己喜欢的事,男士并不感到困扰,接着他们偏向左脉,享受不到婚姻又或享受不到爱。

为着你孩子的福祉和好处,昨天我们有另一场婚礼,你们要做好男女的角色。你们的角色是女性或男性,你们会享受。争论是要在角色上,当男人想为妳做一些事情时,妳要说:「不,不,不,你怎能这样做?我承受不起。让我来做吧。」我曾多次告诉你,当我的丈夫生气时,他会自己洗内衣;他就是以这种方式来表达怒气。又或是当他非常生气时,他会清洗浴室。他做得很差,我一看就知道是他洗的。我想大笑,但却不敢;因为我要维护他的心灵。然后他会以非常尊敬的态度与每个人说话。「您」(Thou),他叫每个人「您」。「您」他说:「您是这样,您是那样。」我便知道他真的为某事而生气。他却不会说为何生气。我们要找出他为何生气。若是如此,不要内疚,只要去纠正。

接着他发现—你要明白有很多方法可以中和愤怒。自我最先的表现就是愤怒。你们昨天结了婚,你们一定要懂得怎样中和愤怒,因为自我仍然存在。找出怎样中和他人的愤怒是很美丽的事情,我从未见过你们的作家处理这个题材;在印度却有很多作家处理过这种境况。你要先找出你的丈夫或妻子的弱点;什么会令他生气不安。我们采取的态度是不要令她不安,不要令她生气。妻子的态度亦一样,丈夫更甚。有哪些地方会令他真的不安?研究一下,就是这样简单,拿它来开玩笑,不要太认真,只要小心避免它;还要找出有什么会令他高兴。例如我有时真的—我从不生气,你们都知道,我从不生气,但如果我表现得生气,只为了…该怎样去显示愤怒,怎样去中和一个人的愤怒?假设我现在很生气,如果你放一个孩子在我的大腿上,就这样,怒气便会全消。当孩子坐在我的大腿上,我无法生气,就是这样简单,所以你要找出来。像我的丈夫,如果他生气,我知道若我跟他说:「为我买一件漂亮的纱丽吧。」呀!就这样,他就非常高兴。呀!我给了他最大的恩惠。如是者,你要找出有什么能讨丈夫的欢心,有什么能讨妻子的欢心,再中和它。

你们要明白,要学习这些生活的细节。这是生活的艺术,是霎哈嘉瑜伽士生活的艺术。这是生活的艺术,透过一些生活细节,你看到我是怎样处理。你见过我演说一些严肃的话题,在你们的笑声中它便在你们的脑海中留下印象;你就是要这样做。因为幽默是其中一个最了不起的方法令事情顺利解决,也使人明白了解,亦不会伤害人。当你见到自己平和下来,事情就是这样得到改善。夫妻首要是能和睦相处,孩子才会感到妥当,每个人都感到妥当,那么事情便能渐渐得到纠正。你们没有责任互相纠正。如果你与非霎哈嘉瑜伽士结婚,而他又是糟透了,这又是另一回事。若两个都是霎哈嘉瑜伽士在我面前结婚,应该是最容易的事。互相保护,互相照顾,要充满信心。在印度,我要说我们的婚姻制度的确有其特别之处。

什么发生了,你会很惊讶,有一次我到新加坡,在早期,我到美国,有一个极讨厌的外交官妻子带醉来到静坐班。因为她喝醉了,我们劝她离开。她却告诉我们的首相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这个女士(锡吕‧玛塔吉)在做这类工作,她不应做这工作,她是个外交官妻子,地位崇高。」说三道四。

英迪拉‧甘地不明所以地对她的主要助手Haksar说:「你告诉锡吕华兹塔瓦先生,她不能这样做,把她带回来。」

总理收到英迪拉‧甘地的讯息,就如同受到致命的打击 。他传召我丈夫,致电给他说:「我们认为你要叫你的妻子回来,这就是发生的事。」

他说:「为什么?为什么要叫她回来?她不喝酒、不抽烟,没有犯任何错。她是位最正派的女士;她很有尊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不问报酬的在做好事,没有犯任何错;你要我辞职也没问题,但我不会叫她回来。」

他听后很吃惊,因为如果他辞职,谁来做他的工作?他是那么能干。单单说:「我会辞职。」他们便全都吓呆了。他是那么有自信,我是从其他人得知此事,虽然总理因为接到首相的讯息而被吓死,吓过半死。

他之后退一步,同时亦内省,说:「我非常了解这位女士,她很有尊严,很正派;她坚守正道,我们不应干预她。」那个传口讯的家伙Haksar亦吓了一跳,把惊吓带回给英迪拉‧甘地。从此之后她没有再干预我的工作。你会很惊讶,她不曾再干预。我丈夫就是这样对我的工作又有信心又了解。你也应该有这份信心和了解。你要了解你的妻子,你的丈夫,他们不会做这样那样的事情。

对孩子也一样,你要对他们有绝对的信心,要知道他们怎么样,他们的情况,他们能到达的程度。这份信任,这份内在的了解是通往祥和、爱和情感的道路。要彼此完全的信任,无论他们在哪里,我都能有信心的说,无论你送我的女儿到哪里,她们都不会过违反正道的生活,我的女壻亦然。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女儿不会想过违反正道的生活,无论你怎样考验她们。你对自己的孩子就是要有这份信任。

就如她们还小时,邻居来说:「你的女儿,用我们的花园来做早晨沐浴。」

我说:「什么?我的孩子,即使你带她们去,她们也不会进你的浴室 。我实时给你二千卢比,现在。你叫他们进你的浴室,就这样。」我十分了解他们。如果有人说:「你的女儿拿走了一些东西。」我十分了解她们,她们从不碰别人的东西,我十分了解她们。她们永不那样子接受他人的恩惠,我十分了解她们。

你们也应这样了解你的孩子。不要在别人面前侮辱他们,建立他们的性格和尊严,说:「来吧,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很了不起,你会成为这样,那样。」引导他们在正确的道路上,让他们保持在那里,尊重他们,不要纵容他们。我们通常都会纵容孩子,要么是我们过分被溺爱,要么是你过分溺爱他们,两者都是错的,这再次是自我在作祟。你要告诉他们怎样与人分享,告诉他们怎样分享。如果他们与人分享东西,你高兴的是他们为别人付出,给东西别人。「把这个给他人,让他人也能一起玩。」你要显示你因他能与人分享物品而高兴,你自己也要给予别人,孩子自会学懂这种待人处世的态度。

对霎哈嘉瑜伽而言,婚姻是很大的连繋,我们藉婚姻连系在一起。这个社会的人的婚姻生活都十分愉快。如果有人未能拥有理想的婚姻,最好忘掉它吧,没关系。我见过一些六十岁的女士,我这把年纪,还要求结婚。没错,六十来岁的男女︰「母亲,我只是六十岁,我想结婚。」我说:「什么?」我六十岁时拥有上千个孩子,你怎能说这种话?我是说你不应该一生都当新娘。你应该是个母亲和祖母。

我认为四十五岁后不应再想结婚,这是荒谬的。四十五岁后,所有已婚的女士要知道,她们是母亲,亦会成为祖母,但她们却常常想当新娘。这就是婚姻失败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你在三十岁或三十五岁之后,不再是新娘了;你是母亲,绝对是个母亲。你是父亲,你们是孩子的父母。在我们的国家是那么称呼的:在三十岁前,人们叫你们新娘,如doolai,但一旦你长大成人,没有人再叫我的名字。他们只会把你叫作「卡巴那的妈妈」或「莎丹娜的妈妈」。即使我丈夫也被叫作「卡巴那的爸爸」,不会再叫他的名字,因为你成为父亲或母亲,接受这身分吧。但你却不接受,这把年纪你仍想当新娘,你想要一张新娘要的床,睡房里要有一切新娘有的物品,那不成的。因为妳不再是新娘,接着你想:「噢!这个男人变得无趣」,「这个女人变得无趣」,你便找另一个女人,另一个男人,情况持续着。之后你找孩子,破坏人的纯真。

如果你接受,正常地成长,成熟得如霎哈嘉瑜伽士,如父亲和母亲,如有尊严的人。夫妻关系并不是爱的唯一来源,还有很多关系是爱的更大的来源;但要视乎你处于甚么位置。当你是条小河,那还可以;但当你成为海洋,就要成为海洋:当你成为大海,就要成为大海。当你成为海洋,你就要成为海洋。大海不能仍然像细小,细小河流的开端,它能吗?每个人同样都要知道,要从这关系中成长,不应时常纠缠着夫妻的事情。像四十五岁还找丈夫,他们疯了吗?这种情况在霎哈嘉瑜伽应该停止;那些超过某个年龄的人不要再为婚姻来烦扰我。他们应要成为母亲,有那么多孩子要照顾,我们快有幼儿园,去哪里吧。什么是同伴?同伴是孩子,是孙子,是曾孙。我们要明白这一点,男女都要明白。男人也一样,男人也不想成为父亲。如果你是个成熟的父亲,你不会有结婚的念头,忘记它吧。如果与一个女士相处不了,忘记它吧。不要紧,没有这个需要,你已经受够了。

完全没有需要有这样的事情,它在非霎哈嘉瑜伽士的社会起作用,所以它也应该对你起作用。印度人在社交方面很不错,但经济和政治上就不行。不要学他们的政治,糟透了。我是说我想不到有比印度政治更差劲的政治,最差劲的。如果你听到这些事情,真是啼笑皆非,这样的笨蛋。所有蠢驴都参政,绝对是蠢驴;比差劲更差劲。他们叫喊像驴子,行为像驴子,还互相攻击,使用各种技俩,你能想象吗,真的很可怕。我是说如果你想听笑话,你可以以笑话的角度去看,蠢驴的行为,犹如他们在主管打理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他们大部份都是蠢驴,我没有碰过多少个是明智合理的。那些明智合理的人都想成为蠢驴,该怎么办?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要这样,试想像圣人竟然想成为蠢驴!要明白优点就是优点,我们不应丧失我们的优点,但任何缺点都要去纠正。这是对自己中庸平衡的看法。因为得益的是我们,没有人会得益;霎哈嘉瑜伽士对此要自私点。我们是获益者;如果我们获益,整体都会获益,霎哈嘉瑜伽整体都获益。这就是我要告诉你有关你的社交生活,你的自我,这些都很重要。

最重要的是当你在顶轮,你便成为我的脑袋,你真的成为我的脑袋。因此你们要非常小心,不是想着你的家庭、你的子女,你的家居。不是想着墨尔本也不是悉尼的灵舍或澳洲,而是想着全世界、全宇宙,和它的福祉。当你成长到这个状态,你便真的成为我脑袋的一部分,我的脑袋关注着更大的远景,更高层次的事情。它也在较低层次运作,这是它的好处;它可在你们个人的层次运作。我放注意力在你们的个人问题、个人的建议,放注意力在任何你们说的话;但光却是为着全宇宙。因此我们进入普世宗教的领域,我们要唤醒它,成就它。除非你们到达这层次,你仍不能称为全面成熟的霎哈嘉瑜伽士。要到达这层次,你们必须很努力;又或我们可以现在称呼你为霎哈嘉瑜伽士,你会成为伟大的瑜伽士(maha yogis)。因此,我们要到达伟大瑜伽的状态。从这到那是很简单的,它自然成就。试想想,四年前我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多人能成为我的子女,但今天却实现了。四年间能有这么漂亮动人的成绩,是很了不起的,明年的成就会更大,我从这里的人身上可以看到。

我们要明白,在霎哈嘉瑜伽,服从母亲的说话是对的。但有些人有宰制人的坏习惯:「看在母亲的份上这样做吧,是为了母亲。」这个人是谁?为什么有人会说为了母亲的原故而做一些事情?或这是母亲说的。不,当你成为灵,便会明白母亲讲的话,所以你要了解你的灵。这是成就它的最佳方法,而你会很好。我想我所有的孩子从这个高度成长,让他们能在较好的基础和层次开始。因为我们过往从较低层次开始,我们出问题;让我们的孩子从较高层次开始,我选择了墨尔本来让孩子成长。我希望妇女们要做好她们的角色,男士们也要做好他们的角色。这里会建立很好的家庭制度,很好的社会。

这是什么?关上它吧。我知道,我对光十分清楚。我知道它们怎样行动。毗湿奴摩耶(Vishnumaya),这是毗湿奴摩耶,我们利用了毗湿奴摩耶,我们就是从祂哪处取得光,毗湿奴摩耶藏在哪里?你要明白,今天我们就是需要毗湿奴摩耶,我们要以精微的方式去了解毗湿奴摩耶是怎样来。看看这是多么自然而然,因这东西来了,所以我能谈毗湿奴摩耶,要把话题转到毗湿奴摩耶不是件容易的事。你们一定要看这场戏剧,你们一定要看这场戏剧。这位毗湿奴摩耶,祂是怎样来的?祂怎能那么漂亮的透过我作事?怎样,发生了什么,祂从哪里来?水力发电,水力发电是什么,在水中,是导师原理在水中。但当它下来,当导师原理来到你身上,在这层次,毗湿奴摩耶起作用,祂解放,祂起作用。为了什么?为了开悟人。在粗糙层面发生的亦在精微层面发生。因此需要有降世神祇,导师原理要藉降世神祇才能降临地球。所以毗湿奴摩耶起作用,令人开悟,就是这样,整件事就是这样成就。你们看到我怎样突然转换了话题,你感觉不到。我只想让你们知道,母亲是怎样转换话题,因为我知道有些事情在某处发生了,所以我转换了话题,这话题看似很顺畅地继续。

我要告诉你们另一件事是你们一定要透彻了解霎哈嘉瑜伽。很少人真正懂得灵量,真正懂得生命能量。他们不知道幻海在哪里。要开设定期课堂,即使稳定的霎哈嘉瑜伽士也要参加。幻海在双脚哪个位置,轮穴在双脚哪个位置?当我叫他们按摩我的双脚,他们不知道它(轮穴)的位置。你们可能没有受过教育,不要紧;但你们要受霎哈嘉瑜伽的教育,受霎哈嘉瑜伽全面的教育。你要知道这些疾病从哪里来,怎样医治它。你们每一位都要在这儿受教育。在上静坐班之余,你们也要上课学习霎哈嘉瑜伽的知识,有什么东西该做。有一本书,他们写了一本关于儿童的好书,可是却欠缺自发性,所以我要下点功夫。不单只是书籍,还有很多我的录音带。当你们聆听我的录音,要把母亲所说的话记下来,帮助你去了解。教育在霎哈嘉瑜伽很重要,否则你的聪明才智会生锈。你要受霎哈嘉瑜伽全面的教育,不单要给人自觉,你们也要拥有知识,让他人知道你们拥有丰富的知识。

从来没有人受过你们这个程度的教育,连圣人也没有。所以你们要好好利用这优势。不论你的年龄,教育程度,全都没有关系,你们要知道霎哈嘉瑜伽是什么,它代表什么,它怎样起作用。向自己提问并找出答案。你们要知道,你们仍然是霎哈嘉瑜伽的学生,仍是霎哈嘉瑜伽的学生。你们要掌握它,要了解它的每字每句。单单享受霎哈嘉瑜伽是不够的,你也要明白它。就像你享受别人造的蛋糕,你也要知道它是怎样造的,那么你便能造给他人吃。但如果你不懂怎样造,便没有人会相信你。我曾经见过这种情况。

我见过有些霎哈嘉瑜伽士不停的工作,他们很活跃,只因他们一向都如此;但有些人却怠倦疏懒。你可以在两个印度人身上见到同样的差异;虽然一个在这里一个在哪里,不需要这样。每个人都要有同样的热诚干劲,不只是一个人。若只有一个人是这样便作用不大。有时这个人会很支配他人。每个人都要工作,整个身体都要工作。如果我们能这样发展,会对整体发展提升大有帮助。对吗?

今天在我寿辰的日子,我想大大的祝福你们。你们要知道,我在世的年岁在我的每个生日后都在减少,因此你们要成长去接班,这是很重要的。你们要成长是很重要的。我的所谓年龄,虽然看不出,但是在减少。你们要知道,因此要加快行动,争取成就它。当人们来,跟他们好好地谈,给他们喜乐,切勿给他们任何…给他们喜乐,照顾他们,友善对待他们,这样做比实时告诉他:「你是亡灵,你离开。」较能吸引他们。当他们已在霎哈嘉瑜伽,当他们在这里,我自会告诉他们。他们仍有问题,我知道有些人仍有问题,我们要告诉他们:「你有问题,你最好离开。」这是可以的。他们需要离开灵舍一段时间,然后再回来。就是要这样,否则他们的问题得不到纠正。这些人也要欣然接受,他们会好的,他们要改变。这样比因为自我而让他们继续下去好得多。

所以尽量与自己合作,因为它想变得更好,越来越好。我会要求那些人,我会告诉华伦,那些我认为不妥当的人要离开灵舍。灵舍并非任何人都可以留下来。只有纯洁到某程度的人才能留下,要符合起码的标准。如果他们不符合标准,便要离开。即使爱支配人的女士,或像女人的男人,也要离开。你们要做正常人,否则其他人来到,看到有人像一块这里切下来的鸡一样,该怎么办,他们不会留下好印象。我告诉你,就如我展示给你看的那位痛苦悲惨的基督,无力地站在哪儿,我不知道有谁会被祂感动。要像在西斯丁教堂(Sistine Chapel)的基督,站在那里像一座塔(听不清楚?),男人本该如此,要有尊严、尊贵、仁慈、有威严。女士则要既甜美又和善亲切。这样的回报是又多又大,很多,很多的,你不会知道我获得多少回报,今天却很轻易的得到。

你要明白,我不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时,我天性是对人很友善,我的本性都发挥出来。举一个例:在伦敦,有一个人来,他的名字 …那个专员叫什么名字?浦那的专员,他现在是浦那专员,对吧。他来见我们,我们在我丈夫的办公室之类的地方会面。我丈夫CP说:「我会叫他们来吃晚餐。」我说:「好吧。」我在家煮晚餐,有大约二十五人来吃。他们用餐,不管如何我也要照顾他们。当我来浦那,Mehrotra告诉我这个专员非常焦急,他要以会长或主席又或接待委员会的身分来迎接我。

我说:「我记不起这个男士是谁。我只记得这个名字。」

他说:「不、不、不、不、是另一位。」他们其中一位来了,他很赞扬我。我很惊讶他见到那些事情。

他说:「这位女士的丈夫地位崇高,却仍很谦卑。她十分仁慈,像母亲一般。」他回家告诉妻子:「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女性,多么完美的女性。」我不知道自己做过些什么。我必定是煮得很好,一定是,我也必定照顾得他很好,我必定对他和所有人都很亲切。我一定是忙着打点而什么也没吃,我一定是做了一些事情,连我也忘记自己做过什么。我只是依照自己的本质来行事。不单是今天,我见过很多这类情况。只因为我是这样,只因为这是我的本质。

你知道我们驻英高级专员,第一任及第二任的专员,第二位专员叫B.K.Neru,他们对我都极之尊敬,实在难以想象。因为你要亲切、为人设想和亲切友善。你在这里照顾我,我照顾他们。因此他们印象这么深。我告诉你,我丈夫的朋友和每一个人都对我非常尊重敬爱。我们跟印度法律部的首长和情报科的领导见面,他以皇室的待遇接待我们。海关首长获悉母亲的孩子会来,他亲自到机场,你知道吗?他就是坐在这里,我不知他有没有出来见你们。那只是我跟他们的私人交情,不然有谁会关心谁是谁的妻子?

很多人跟随我丈夫,却没有人关心他们的太太。这次我跟丈夫到中国,他在日本和其他地方如檀香山的助手都专程来见我。他来则没有人来见他,他说:「你来了,他们都来见你。」你相信吗?对他们来说我只是一位女士。这是很有力量的事情,是很有力量的事情,女性要懂烹饪,这是很重要的。如果不懂烹饪,她们便不是女性,我也不认为她们是女性。女士们全都要懂烹饪。你们要学习烹饪,每个人都要学习烹饪,这是很重要的。女性的潜在力量就是她怎样煮食。你要明白,我们的男人不会去其他地方,因为我们的烹饪功夫很到家,他们都回家吃饭。他们记挂着食物。这就是你们拥有的力量。

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我们只会有一个简短的崇拜。在生日举行的崇拜应该是更深入,更真诚,更喜乐,不宜流于仪式化。不需要有太多仪式,因为我们都满怀喜乐地庆祝母亲的寿辰。我们已经在这里,令你到达这里的条件已不再需要了,因为你们都满怀喜乐,对吗?所以我告诉他,在今天我的生辰,做一个很短的崇拜。不需要有盛大的崇拜,只要邀请所有神祇,祂们都已来临,在上面,看看祂们散发的生命能量!祂们多么高兴你们为我庆祝生日。我们在每一个崇拜都要唤醒祂们,请求祂们对你们慈悲等等。虽然祂们都在我之内被唤醒,你希望祂们这样。现在祂们都在你们内里被唤醒了,根本不需要盛大的崇拜,完全没有这个需要。我就是如此告诉穆地,你们做一个很短,很短的崇拜,一个很短的崇拜已经可以了。

今天的讲话就像崇拜一样。请记着当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它是对你说的。今天不是说你们,所以不要感到内疚。你们先要记着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是我的孩子,我很爱,很爱你们。所以请对自己有信心,对自己充满信心,好吗?这是你们今天能给我的最大的礼物。

愿神祝福你们!

(锡吕玛塔吉用印地语讲话。)

你们替我洗脚五至十分钟,洗手约十分钟;就是这么简单。不需要太多人,把那东西放在这里。

崇拜开始。

第二部份

首先,你要记着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我的孩子,我很爱你们,很爱很爱你们。所以请对自己有信心,对自己充满信心,好吗?这是你今天能给我最了不起的礼物。

愿神祝福你们

马拉地语

所以你要为此清洗我的双脚十…五分钟,清洗我的双手约十分钟,就是这样,很简单。我们现在不需要太多人。把这东西放在这里,这东西,对,好吧,把它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