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崇拜 Chelsham Road Ashram, London (England)

圣诞崇拜

伦敦Chelsham路静室 1981年12月25日

(瑜伽士们为Shri Mataji 唱圣诞颂歌——个小孩过去坐在她的膝上。)

我想跟你们在一起过圣诞节,但之前没有机会,碰巧今天和新年第一天,我会在这儿和你们在一起。我希望来年会有好事发生,好运来到。

基督的使命是很独特的,关于祂的整件事都安排得很特别。祂出生在一处非常卑微、非常卑微的地方,因为祂来教导我们谦卑。“teaching”在英文中意思是讲述某事、谈论某事,但是当我说“teach”,我的意思是你们创造或者唤醒內在的谦卑。

实际上,祂来到世上首先要在我们內在额轮的地方,通过消除“自我”这个障碍,来创造一个空间。那个时候祂必须谈及谦卑,因为罗马人是统治者,他们非常傲慢、粗鲁、野蛮、不开化,我们可以说,完全没有进化。正如一些动物诞生了,但后来在生命进化的过程中又被淘汰,因为太有侵略性或体形太过庞大或某些类似的动物没有用。罗马人也是如此。如果你看罗马人的身体,甚至现在偶尔也有被描绘,你会发现他们看起来不像人的身体,而是像某些动物的身体,他们的肌肉等等都非常古怪,他们的脸没有丝毫柔和、圆润可言。所以罗马人的自我影响了他们统治的每一个人,因为民众通常观察统治者并把他们当做典范,并且开始在內在吸收那种特质。

当你看到有些人很谦逊,你也会突然变得谦逊。当你看到有些人很自我中心并且喜欢炫耀,你也会态度傲慢。每天你都会看到类似这样的事发生,一个极其轻浮的老板上任后,整个办公室的人也都像他那样。在那个时代罗马人就是这样通过创造他们自己的典范来影响民众,民众认为他们是典范,他们是最好的,根据他们的说法他们产生了好的成果。民众认为他们很强大,认为这就是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甚至不是罗马人,也效仿他们的做法。

另一方面,谦虚的人们因为自我受到伤害也被影响了,他们变得同样暴力,因为他们太敏感以至于你不能对他们说任何事,他们会过来朝你咆哮,恐吓人们。这种性格也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会带给你某种非常糟糕的病,会令你患上麻风病。如果有些人性情暴躁、向人乱发脾气,他会因为这种性格患上麻风病,神经系统在某种程度上被完全地破坏了,因为麻风病是神经系统的疾病。这些人总是使自己处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对身边每一个人乱发脾气,他们的神经系统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因为他们的中枢神经很脆弱,一种能产生麻风病的恐怖病毒会攻击他们的神经系统。这就是为什么在那么小的地方会有这么多的麻风病,有那么多的麻风病人是因为他们的神经系统被破坏了。

在那样的情況下,基督诞生了。祂不只是为罗马人或任何人出生,而是为整个世界出生。因为当时人类的自我已经开始发展,就罗马人而言,自我已经发展了不少,而那也标示了人类发展自我的趋势。首先他们必须得到控制,所以基督在需要建立平衡的时刻降临……

因此你们目前听到的关于基督的所有音乐和歌曲,首要的是“地球上的宁静”,祂就是来在地球上创造宁静的。首先只有当你是平衡的,地球上的宁静才有可能。其次,你要得到自觉。两者必须兼备。如果你只得到自觉,但是內在没有平衡,就不可能有宁静。但是宁静绝不意味着妥协的个性,不想面对现实的逃避者,绝对不意味着那些。

对基督的描述与真实的祂大相径庭。祂具有最坚强的人格……,是最健全的人……,祂绝不会支持任何荒谬的事物,没有人能夠对祂无礼放肆。当然祂也不会对他人无礼轻浮,毫无疑问,祂是极其慈悲,极其友善却极有力量。这便是平衡。

所以祂来到这个地球在我们的头脑中创造宁静。在这个地球上,没有宁静。为什么?哪里有问题?只有人类缺乏宁静。宁静何时才会安住在你的內在?谁是粗暴的?人类彼此之间都以粗暴相待。自我发展得越来越精微,之后挑衅的方式也从超我中发展出来,阴险诡计从超我中发展出来。冲突出现了。那时为了超越冲突,最好就是在额轮中创造一个空间,在无思虑的觉醒中处在中央。这就是基督必须来此地球的原因。

祂的出生极具象征性。因为祂不是别的,只是生命能量, 祂不是别的,只是你们所称之为的圣子(Logos),我不知道你们语言中所有相应的词汇。如人们所称的声音(Shabda), Omkara 要以这样的方式诞生,因为祂没有身体。祂必是精微中的至精微者。因为这项工作非常精微,sukshma,所以祂那样降世,看看这天国的王为人们躺在马厩中……真是极富诗意。

祂出生的故事是个很有意思的传说。祂降生在很简陋的地方,这是一个象征,因为那时人们极其以拥有的金钱为傲,极其以他们的权力为傲,甚至如今所有基督教国家也如此。奇怪的是,基督教国家会如此傲慢,如此醉心权势,因他们的富裕而无休止地为自己着想。假设基督教国家非常穷困,你认为他们会有种族问题吗?他们和阿拉伯人没有种族问题,根本没有,如此简单。阿拉伯人没有种族问题。他们没有种族,阿拉伯人没有种族,他们有金钱,金钱的种族。那些追逐金钱的人只会向金钱拜倒。他们对任何事都毫不在意,除了金钱。那些有钱人和追逐金钱的人是另一批将脱离进化的人,他们已经在脱离进化。

第二批人是像罗马人那样的。他们中有一个叫保罗的,他们因为权迷心窍而全被毁灭。他们陶醉于此,他们的文明彻底毁了,他们完了。你们到过葡萄牙,你们会惊讶,这些事在那里发生,葡萄牙人的自我如此大,你无法相信那是个荒凉的国家,现在那里一无所有,巨型庞大的建筑物让你看了便知道他们曾富极一时。但现在除了从不开张的古玩店,什么都没留给他们。以基督的名义这种自我再次死灰复燃,再度复活,想想看。想想吧。他们收买人心,让他们成为基督徒。他们给他们钱,全都是金钱,金钱的主张、金钱的事业还在继续。犹太教徒是如此,后来基督教徒也是如此。

祂是在马槽中出生的。对一个小孩来说,被摩诃拉希什米(Mahalakshimi)放在马槽中,是有些太过了。看这多具象征性,是摩诃拉希什米(Mahalakshimi),不是拉希什米(Lakshimi),把孩子放在马槽里,这个地方地址不详。至少,我们还有切尔舍姆(Chelsham)路,华维克(warick)路,布拉默姆(Bramham)花园, 布朗普顿(Brompton) 广场等地方。但这孩子出生在马槽中,被放在马槽里。这世界上最简陋之处便是马槽,最简陋之处作为婴儿床。这至高的被放在马槽中。那么我们该怎样做?我们想我们也应该睡在马槽,我们就会变得像基督,有人相信这种荒谬的事,他们竟那样想。你看,如果他们有足夠的钱,他们会饮酒做各种事。有一天我遇到一个男人,醉倒在一所教堂边,叫着:“我是基督,我是基督。”他一定认为他是因为谦卑而躺在那里。对于这个完全美好的象征,这类行为真是可笑、令人讽刺,却隨处被效仿。

因此,傲慢和自我的人会说:“为什么,如果祂是国王,祂为何出生在马槽?祂为何被放在马槽?”每个人都会有他自己的观念。甚至在印度也有些愚蠢的人,没有智慧,说祂一定是做了许多恶业所以才那样出生。因为对他们而言,业力(karma)给你更多金钱,意思是说神不是如此,真是无知。如果你做了善事,因你的善业被上帝赐福你成为上帝的子民,成为求道者。你成为有信仰的人,而不是那些会去酒吧浪费他们生命的金钱导向的人。这是他们的观念:通过做善业,你变得富有,但下一世你变得更惨。有些人可能会有那样的观念。但祂从未做过任何业。祂本身就是akarma。所以根本不存在祂被惩罚和所有那些事,因为这只是一场戏剧,但却极富象征意义。

现在你看,一个小婴儿被放在马槽中,毫无舒适可言,在马槽中能有什么舒适吗?试想一下。所有基督教的国家都在追求舒适。我们不是吗?我们觉得不舒适的事物都应当是舒适的。基督徒永远都不应追寻舒适,这是基督诞生给我们带来的一个讯息。如果他们追求舒适,他们就在远离基督。因为祂出生在马槽中。祂未获得任何舒适。但那并不意味着你要有某种可笑的习惯,也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必须讲出这件事的另一面,你看。模仿基督是不正确的。你要变成基督,通过模仿祂是不成的,而是要在你的內在去吸收祂的特质。

我知道有人住在猪圈一样的地方,但一旦生活得好些后,他们就想拥有一切。因此要吸收谦卑和适应的品质。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把你放在哪儿,都能谦卑和适应。有些人非常挑剔时间。例如某人必须在10点来,如果他不得不做某项工作,延误了5分钟,他就会失去平和,陷入自责中无法忍受,无法忍受必须等5分钟。如果必须等10分钟,他就会去酒吧,完了,除非他喝上一杯酒,否则他无法安定他自己。这便是人类如火山般头脑的情形。

所以,必须达到宁静。如何做?如果你追求舒适,你会成为懒惰的人。你会瞌睡,你会成为贪图安逸者,但是如果你不再追求舒适,宁静就会来到。因为,为达到自身的舒适,达到身体自私的舒适,我们折磨其他所有人。有一天我讲到只有在西方国家是那样,在印度不会。如果有人一直睡到十二点,你不能去叫醒那人,这是违反宗教的行为,我是说在印度,任何人睡过六点钟,他会为自己睡到那个时间感到羞耻,他会愧疚一整天,然后他会说:“啊,上帝,我很抱歉我睡那么久。”早晨睡到六点钟这么晚被视作一种罪过。我是指像那样的国家。

所以舒适没有止境。没有止境。舒适爬上你的身,什么是舒适?让我们看看,非常简单。在基督象征性的生命中具有非常深刻象征意义的是:舒适不是别的,是物质对灵的奴役。你们意识到这点吗?如果你坐在椅子上,你便不能再坐到地上。如果你坐在沙发上,你便不能再坐到凳子上。如果你坐在天鹅绒上,那么你便无法坐在普通东西上。物质总是奴役着灵。而祂是灵,稻草或是别的什么对祂又有什么关系?

它是不可超越的,没有什么可以通过这些物质的东西让灵不开心,否则,物质会成为主导。你们必须了解的就是祂是灵,如果你要成为灵,首要的便是试着放弃你的舒适,稍稍鞭笞你的身体,我很抱歉在圣诞节我不得不说这些,因为祂也是那样被鞭笞。如果你看到祂出生的那天,对一位母亲来说将孩子放在一个马槽的小床中,真是非常大的牺牲。你想为你的孩子做多少事,你看,将他们穿戴妥当,做这,做那。这孩子被放在马槽中,放在马槽中只是为了让人们能夠明白舒适匍匐于灵之下。我们常常追求舒适。这件事是给我们所有人的讯息。如果你想在房间沐浴,“我必须要有一间带浴室的”,还是舒适。“我妻子怎么办,她在哪里睡觉?”她会和其他人一样睡觉。而你也会和其他人一样睡觉。没人会死,肯定的,我可以跟你保证。

 霎哈嘉瑜伽在这方面是非常严格的,你看。当他们来到霎哈嘉瑜伽几乎没人会死掉。他们有些人本应死掉,但他们没有,他们继续活着,他们继续给予自觉,他们继续做每件事,他们仍然活着。他们远离所有意外,所有问题,他们继续生活。

但这是必须把握的短暂时期。我今天想告诉你们的是非常具体的事情。谈论基督的诞辰很好,很开心,唱颂歌,进入那样的心境。但是,我告诉你们,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真的是一件非常象征性的事,祂睡在马槽中。而另一个象征性就是:我们给予了祂什么?这个世界在那时给予了祂什么?另一个象征意义是,他们给了祂一个马槽。我们会对我们的母亲做同样的事吗?这是我们必须要知道的。马槽毕竟也还可以。它不会有任何感染,没有左脐轮、右脐轮,什么都没有。它没有所有这些问题。没有刺,没有额轮,没有人爬进你的胃,突然感到,“噢,上帝,别让我看到。”所以你是马槽中的蓟,必须温柔,为基督提供舒适。

你必须变得如此柔和,如此甜美,如此洁净和纯粹,因为一个新生的婴儿就要放在马槽中。你是拘莎草,是蓟。对一位瑜伽士而言,kushasana是只坐在拘莎草上的人,所以他才称得上是瑜伽士,祂出生在拘莎草上,没问题,但是现在你呢?在马槽中迎接祂,这是马槽。母亲准备了马槽令孩子感到非常快乐和舒适。蓟代表坚硬、执拗、僵硬、丑陋——所有这些都必须脱落。这是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我不得不说祂的出生非常具有象征意义,为什么,为什么,人们应当思考祂为何是那样出生的?人们可能给出种种解释,但是我知道原因,因为是我安排的。我试着使你们柔顺,我试着塑造你们,有时候我不得不对你们严历,有时我必须对你们发火,有时我必须叫你们离开。刚才有些幻海堵塞很严重的人,我的胃已经开始痉挛。这对我来说没有关系,因为我本应如此,我很幸运我必须面对所有这些。

我们內在的基督怎样了?除非你创造一个马槽,用非常柔软的蓟,否则你不会为你自己、为你的存在、你的灵感到快乐。你自己无法去享受。你们以为通过证明你们的自我,证明你们的傲慢,证明你们相互之间所做的一切,便是享受。有些人在忙着从霎哈嘉瑜伽赚钱,有些人忙着欺骗他人,有些人忙着说谎,有些人则制造问题,有些人殴打妻子,有些妻子挑衅丈夫,这都是些什么事?我们正为基督创造一个美丽的马槽,创造地球上的宁静。我们必须变得宁静。要达到宁静,必须要谦卑,这是基督的讯息:谦卑。如果你变得谦卑,宁静会到来。谦卑是个好词,我不知道它是否如其所指。谦卑意味着不求自身的舒适,而是他人的舒适。将他人考虑在前,那是谦卑。不是说“非常感謝”。你杀了某人然后告诉这个人,“我很抱歉杀了你。”完了。在英语中表示结束了, 一旦你说“我很抱歉”,完了。“是的,我知道。”还有一个是“我知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知道”完了。如果他知道,那么就没事了,然后就没有惩罚。你们不知道,你们都是灵,如此的美丽,你们会被雕琢出来。不错,那是我的工作。你们要被清清干净,那是我的工作,没问题。唤醒昆达里尼(Kundalini)是我的工作,不错,但保持它则是你们的工作。相反有时候我觉得,因为我做所有这些,这保持的工作,变得非常非常的糟糕。好像在印度,我看到有些人试着要帮助我们,给我们金钱,你看。我们自己并不赚钱,你看有些人捐钱,然后他们修建了一些水井,全都荒废了,废弃了。没有人想要珍惜免费的礼物。这是人类的天性。如果你不努力工作保持它,只是把它交托给母亲,“哦,祂会治疗我们,让我们继续做想做的事。祂还是要来的。祂要来照顾我们,我们就落后吧。”这就是为何我的出现有时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那么富有成效。我在英国停留一定程度上是好的,之后就应离开一段时间。

我非常爱你们,你们很了解。英国是我的心脏,你们必须在这,这个圣诞节我想和你们一同庆祝,还有新年也和你们一起,这完全出于我自己的愿望,但我必须要让你们明白,你们必须努力再努力,以确保你们自身的清洁,去除你们的问题,跟上来,不要说:“对,是这样的,母亲。”每次你们都跟我报告说,“母亲,我仍是感染了。看,现在这发生了。”好像这样说是自吹自擂:“我会没问题,我会很好,现在母亲已经走了,当母亲回来的时候,我会展现给祂看看。”

有一次我去孟买, 七天过去了,Raulbai没有来见我,她就在孟买,后来才来见我。所以我问他们, “怎么回事,她还好吗?她好吗?那么她为何不来见我?”我想“她出了什么问题?”

七天后她来见我,她说:“母亲,我很抱歉我没有来见您,因为我这段时间感染了,我想把自己清洁干净后再来见您。”

所以,必须要清洁。必须要保持,提升昆达里尼。集体性的,集体性地相互照顾,你必须只支持霎哈嘉瑜伽士而不是其他人。外部的人,他们都是外部的人。他们不是我们,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试图支持其他人的人不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可能会对我们更好。无论我们怎样,我们都是自己人。外边的人只是外边的人。我们必须彼此相亲相爱。我们必须如圣人般尊重彼此。任何人都不得对其他人说刻薄的话。不允许,要友善,要有爱心,要慈悲,管住你的舌头。谦卑下来,谦卑,谦卑是必须要做到的。用大字写下来,“谦卑 ,谦卑,谦卑。”当你变得谦卑的时候,宁静便会笼罩着你,你会感到如此美妙。要谦卑,是没有错的。

基督甚至达到这种程度,祂说有人煽你的左脸,你把另一侧转向他。要谦卑。对罗马人,没有其他的办法,没有其他办法。祂也教导谦卑。自始至终,祂都在教导谦卑。你们应当谦卑对待彼此,就是这样。你们无需对其他人谦卑,因为现在没有人可以折磨圣人,这已经结束了,那种状况已经结束。但你们彼此之间要谦卑,在生活的需求上保持谦卑。那并不是说你应当成为那种……嗯……成为那种奇怪个性的人,你看,不是那个意思。应当是高贵得体,正如基督诞生时那样。但你应当谦卑。试着训练你的身体,让它们更轻盈,以至于你可以坐在任何地方,你可以走在任何地方,你可以睡在任何地方,你们都是年轻人,要调整你们自己。

如果有人只有一间房你应当说,“很好,没关系,我可以住在过道里,别担心。”但我曾见过他们会第一个冲到带有浴室的房间。你们多少人有带浴室的房间?举起手来,让我看看。住在静室中吧。最好放弃。最好放弃。看现在,最好放弃。你们所有的人都应放弃单间,住在共用的大房间中。因为你们是夫妻,现在你们不去住大房间也行 ,但是无需要求有浴室的房间。

应为他人放弃舒适,而不是为你自己。你应当令他人舒适,而不是你自己。有时,我很惊讶人类怎样迫使其他人吃任何东西。那种自我中心,有时令人吃惊。但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你改变了。你享受给予他人舒适,享受对他人说宽心的话,为他人做一些美好的事,你享受这些。基督被给予一张马槽的婴儿床,而祂宽慰你,给你宁静,祂以救世主身份到来,你能想像这个差距吗?现在你们是整个宇宙的拯救者,就像祂是救世主。但是,你不能自私,你不能享受舒适,你必须像基督,祂曾生活在任何祂喜欢的地方,住在丛林中,祂住在任何地方。只是为人们辛勤地工作,祂甚至有时都没有食物,没有。祂生活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条件下。祂从未要求任何舒适,没有任何要求。祂是个木匠,甚至从未戴过手套。现在你们一定都有手套。你们一定都有袜子穿,你们一定有鞋穿,你们一定有剪胡子,他甚至从未剪过,那不是说你要留着你的胡子,但祂是个非常干净的人。祂生活极其极其简陋,那是我们必须要做的,要节俭。

你知道,我拥有人们可以想到的一切,但是我可以生活在最低限度,我可以只有两件纱丽,有时甚至只有一件。你们应当能夠生活在最低限度,那才是关键。我们要从祂的生活中学到的就是我们是当今的救世主,而救世主的生活正如一个谦卑的人,精粹的言行,非常尊贵。他不会言行举止好像一个乞丐,“呵,呵,呵”像那样。你们也像他们中一些人,你像这样走路,当你们这样说话,你们像(Shri Mataji做了一个乞讨的姿势)。那是不好的,带着尊贵,带着你的端庄,带着你的庄重,你在行走,实际上那些真正伟大的人,那些真正的国王,不需要任何东西。哈!什么可以主宰他们?告诉我?如果你是整个世界的君王,如果你知道自己是这个世界的皇后,还有什么更重要?有什么舒适可以主宰?有什么物质可以诱惑这样的人?因为那人已经超越其上了。那就是badshah,那是王,那是真正国王的标志,天国的王,不是英国,或任何地方,是天国的。那便是你们。你们是天国的子民,对你们来说,这些事应当绝对的一无是处。

应当看到物质的美丽,而不是去占有物质。美丽就是舒适,不是那种你在身体中感受到的好像拥有舒适的东西。美丽是如此让人舒适,人们不知道美丽是多么令人舒适。我肯定当你们今天庆祝祂的生日同时,我们荣耀祂,借着接受一种殉道的精神,在这种精神中我们奉献,在这种精神中我们不索求任何东西,但我们会给予。你毫无所求,但你给予。甚至今天我收到有人来信说:“我想有份工作,您能帮助我吗,请祝福我?”各种那样的事。这可以是任何无意义的事。当然,我是说,一个人可以拥有所有那些东西,但是只要求一件事,那就是灵,一旦你请求,那就是你所做的最高的请求。然后你不想要任何其他的东西,得到完全的享受。

所以,庆祝祂的诞辰,欢庆祂的诞辰,就是欢庆我们的满足,如果你是满足的,你不会追逐你所不足的,不是吗?如果你是完整的,如果你是完全的,如果你是满足的,你不会去追寻,是吧?所以享受你的满足,你的完满,你的完全,你的完全的满足,享受它。最终,所有这些事物都带来某种满足,当然,我不知道你是否从中得到任何满足,但真正的满足源于你的內在,是灵,你享受它。这是对你自身而言,对于他人,你令他们感到舒适。不会像这样,任何人跟你说话后,会过来向我抱怨:“母亲,他咬了我,我遇到另一个恶毒的人,他咬了我。我碰到某人,他打了我。”舒适,你对他人而言是一种舒适,相信我,你是的。舒适。所以那些令他人感到舒适的人不会担心自己的舒适,牧羊人,简单的人。在这么冷的天,想像一下,他们在外面,他们看到天使,这只能被谦卑的人、谦卑生活的人所看到。祂向他们展现,也向智者展现。

所以只有谦卑的人和智慧的人,智慧——常识和智慧。没有智慧的人永远无法理解我,永远无法理解我。那些聪明的人——所谓的有知识的人根本不是智者,他们很愚蠢。你们知道他们是愚蠢的人。智慧。所以这三个智者和牧羊人是另一个伟大的象征,他们将理解霎哈嘉瑜伽。简单的人,牧羊人。另一个是智者。一定有那么多人看过那星星,只有智者能理解那星象。从东方来的智者。是真的,东方人比其他人要智慧得多,毫无疑问。但是为什么?让我们看看他们为什么更有智慧。在一定程度上东方人是更有智慧。

你们看,在你们的身体內,有东和西。东是左边,西是右边。东方人偏左侧,更接近心脏。但并不是东方的日本人,可怕的人,可怕的日本人,然后…….这些售卖毒药的人、诸如此类的人,他们是最糟糕的。但那些知识渊博并且偏左的人,是知识和爱的结合,知识和慈悲的结合。如果没有爱,如果没有慈悲,我是说你都无法跟那个人说话。他像一根木棍。我是说,一根干木棍,我能给你什么生命能量?要有些青草在上面,不是吗,最少要有一点?如果有太多的水,它会坏掉,腐烂,但如果是个笔直的干树枝,你知道我的意思,像干树枝,你如何把生命能量给这样的人?你做不到。你无法提升这样的人。所以第一件事就是爱,智慧来源于爱。智慧不是来自聪明,它来自爱。当你爱某人,你得到智慧的光。通过思考你永远都无法变得智慧,你可以变得愚蠢,绝对的愚蠢。但是通过爱,你可以变得非常有智慧。当我看到霎哈嘉瑜伽士突然说出一些极其智慧、一些伟大的话,突然,他们说出一些如此甜美,如此美好的话,正中心意。就是这样!心是打开的,智慧的芬芳来自心轮,那是种象征,祂们三人来了,祂们是谁?梵天婆罗摩(Brahma), 毗湿奴(Vishnu), 湿婆神(Mahesha)。祂们来看基督——梵天婆罗摩, 毗湿奴,湿婆神,看这生命能量。

因为只有祂们能辨认出,普通人不能。罗马人?不能。所以祂们来了。所以我们要变得谦卑,我们要变得有智慧。智慧是这样的、有这么多的面相的钻石,我无法在短时间內向你们描述。哪一天我会谈谈智慧。但是都是常识,那么甜美,那么美丽:何时该说什么,如何转换主题,什么时候要坚定,什么时候要用强硬的方式处理问题,这是何时成为一位绅士,何时要变得粗野,何时要对人叫喊,何时要变得安静,谦卑和甜美。所有这些判断,你看,所有这些都是智慧,它是重力的中心,要达成它你们必须放弃你们极端的行为。固执是首要被放弃的,所有智慧的人应该放弃顽固。

有个像基督这样的儿子真是莫大的恩赐,我是说,如此自信,你感到adhara,完全的护持,没有任何问题。有个像祂这样的儿子,完全的顺从,完全的百分百的顺服和谦卑,完全理解你。没有问题,你们也都是我的儿子,是仿照祂创造的,仿照我创造基督的模式创造的。我为你们感到自豪,孩子们,跟上来!你们已经有一个为你们而造的榜样。在你们之前是基督。看看祂,是多么好的支持。我从未有任何的抱怨,任何的沮丧。祂从不会沮丧,毫无疑问,祂不会告诉我说,“我很沮丧”,绝不会。这个词不会出现在智者的字典中。你们……当你们完全被安置好后,你们怎会沮丧?这个词必须从那些使用它的霎哈嘉瑜伽士的字典中刪除,问题和不安这两个词。你们解决问题,提供解决方法。没有问题,只有解决方法。

这就是一个儿子应当对待母亲的方式,她可以依靠他,绝对的,没有任何问题,没有。我意思是你有个儿子,一个像基督一样的儿子,还有什么需要担忧的呢?甚至祂说的一句话:“注视着母亲。(Behold the Mother)”就是一个口诀,这是我用过的最伟大的口诀。当你的注意力在这儿在那儿时,我只需对你说出这个口诀,就像是一个命令,并且如此谦卑,如此谦卑。注视(behold)与看(see)不同,不,这是非常谦卑的表达。注视(Behold)是针对某个庄重的,伟大的对象,注视它,接受它,理解它。正是这样对支持和爱的互相理解,应当存在于我们之中。没有隐匿,没有拘束,没有排外。没有排外,必须在一起享受所有。现在你们所有独自享受的想法必须就此放弃。

假期就是当你陪伴你的……霎哈嘉瑜伽士,不再有假期。所有这些事都必须放弃。这都是违反基督行为的。祂从未有过假期。从未有过。今天是假期。假期(holiday)来自神圣日(holy day)这个词。在基督的陪伴中度过的每一天,每一分钟,是神圣日。所以他们一定是将它降低,从基督到灵,灵到幽灵,幽灵到其他事情。我确定,我是说人类擅长对你们看到的进行派生,直接跳进深沟。所以他们一定做得非常甜美,美妙。那就是智慧,都是智慧。智慧的人从不狡猾,从不尖刻。这是我也无法描述的。而最具智慧者就是锡吕•格涅沙(Shri Ganesha), 祂是智慧的化身。向祂祈求智慧。祂赐予你智慧去做任何事,向祂祈求智慧。

今天我只是想到,过了多少个圣诞节,我都从未这么多地谈论耶稣,以那样亲密的态度。这种关系,这种关系,如此近又如此远,因为祂知道我是谁。那种威严,那种崇敬,那种谦卑,在任何信徒,甚至在你自己的儿子中都极难寻觅,是如此亲近,但却完全地理解。那种合一必须发展起来。渐渐地,我们都发展出来,我知道,但这是加速的日子,我们必须在正确的方向上稍稍加快速度。

所以现在,正如你们所期望的,我们外面有个白色的圣诞节,如你们所期望的那样“请给我洗礼,我会比白雪更清白”已经得到神的祝福。想想所有我们曾一同做过的美好事情,我们今后还将一起做下去。你就是那样解决你过去和将来的问题。基督来到这个地球要拓展你的当下。所以基督,现在的基督,今天的,在你们內在诞生的基督,应得到照顾,不是圣经中的那个基督,而是你们心中的基督,在你们內在诞生的基督需要得到照料。

圣经是如此具有象征性,所以人们要花上许多年才能理解它的意思,圣经对你们太具象征性。但是至少你们能夠理解它,而其他人则无法理解。所以一个人通过自己的灵才能理解,那是在你们內在诞生的基督,需要被照料。把祂放在非常柔软的心里,如果你有蓟。祂是一个集体的存有,如果你影响了集体,那么祂便受到影响,照料好祂。

所以他们说“圣诞快乐”是为享受喜乐。在和平中产生了喜乐,喜乐之光,欢乐,我希望整个世界,整个民族获得和平,希望他们可以理解,放弃所有的斗争,所有为金钱和权力而进行的错误的战争,所有认为他们与众不同的错误思想,希望他们来到霎哈嘉瑜伽的旗帜下,带着尊敬和爱被邀请进入上帝的国度。

我希望他们所有人都能得到和平,所有的国家,所有的人类,在他们的家中,在他们的心中,包括他们的孩子。让和平和他们所有人同在。让他们的心中散发和平,他们的语言讲述和平,他们的眼睛只看到和平。所有这些都必须改变,必须出现巨大的改变,整个宇宙必须发生不同的转变,所有的仇恨、憎恨、丑恶必须消失,和平宁静必须充满各处,不是死寂般的宁静而是从智慧而来的鲜活的宁静。我祝福你们所有人成为那宁静的管道,成为那宁静的美丽管道,成为那宁静的荣耀管道,成为你们母亲的伟大子女,祂也会为你们感到自豪!

愿神祝福你!

有个女神的口诀。Yah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ah 噢,遍在的女神,一切的创造者,给所有的一切赋予了宁静。所以你必须寻找宁静,那是你的母亲。我们都念那个口诀。加文你念:Ya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ah, […]

倦怠懒散是最违反神 Chelsham Road Ashram, London (England)

倦怠懒散是最违反神
英国伦敦超士咸路 1980年9月27日
……他提及那个旅程,很顺利的完成,我希望你们在我开始今天的讲话前能听到。昨天我谈及两件我们在英国要做,也要明白的事情。你要明白,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我们的确要承受这些问题。
我们的工作传播得很快,人们都接受它。我发觉欧洲的土壤肥沃得多,很令人惊讶,一旦人得到自觉,就变得极棒,我的意思是他们视得到自觉为期望已久的事情,他们明白霎哈嘉瑜伽的程度比这里的人多得多。虽然你的灵量升得很高,我可以看到,但你们的进展却并不太好。现在雷已经去了印度,他会告诉你怎样,什么类型的人在印度,他们有什么进展。
正如我所说,我们的国家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怠倦懒散。不管如何,我们要克服怠倦,怠倦实际是撒旦的力量,它不单是来自物质对灵的控制,还是真正邪恶的力量,因为它阻碍你的升进,所以我们必须避免怠倦。若要摆脱怠倦,我们必须很有警觉性,警觉它怎样爬上你的身上。克里希纳曾经说全世界最邪恶的陋习是「aalasya」。「aalasya」的意思是怠倦。”Aalasyso Bijayate” –––– 一切都源自aalasya。依克里希纳所说,怠倦首先出现,因为倦怠,我们养成陋习,也因为怠倦,我们偏向右脉。为了避免怠倦,我们过于偏向右边。依克里希纳的说法,所有事情都源于怠倦。因为怠倦,人失去了生命的精粹,这是我们的特质,我们真正的问题就是怠倦。
我们说因为霎哈嘉瑜伽有种”akriya”包含在内,我们什么也不用做,那是毫不费力。一切都毫不费力,自然而然的成就了。所以我们视一切都是为我们自自然然的成就到。灵量Jagruti只在第一次自然的发生,不是在第二次,只在第一次。是用我或我的相片来成就,但之后,你要自己来做,你要保持灵量升起,要明白自己出什么问题,身处何种境况。我的意思是你们每一个都是杰作,独立的杰作。因为怠倦,你像受云雾遮蔽,也因为怠倦,你被隔离,怠倦亦带给你自我。因为若任何人挑战怠倦,你都会站在那人头上,你不喜欢这类人。怠倦也出现在注意力不是放在灵性发展的人身上。正如我昨天告诉你,他们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对灵性生活不重要的事情上。
我们放注意力在其他事物上远比灵性生活多,怎会这样?为什么我们放更多注意力在物质的事物,物质的舒适,物质的成就,物质的迷惑上?为什么?你必须想一想,为什么不是放在灵性升进上?原因是我们认同于物质,我们都曾经经历这个循环,以为自己要有物质上的发展,因此有工业革命,我们创造了被工业主宰的社会。机器出现,我们看到机器控制我们,我们想躲进机器里不把自己识别出来。机器亦令我们怠懒,因为运用机器制造对象后,双手便不用工作,双手便失去了灵巧,我们丧失了行路的能力,只能乘巴士或汽车,完全不想走路。机械化和过度的运用物质令我们变得物质化,变得物质,没有物质便不能活,我们那么认同于物质。在得到自觉后,若你仍然认同于物质,你的自觉便会慢下来。所以我们要明白,要彻底的明白,物质是绝对次要的。当然,若没有肉身,你们是不能得到自觉,因此必须有肉身。但粗糙层面的物质是毫无意义的。对你们来说,精微的事物还可以,也是重要的。就像这光,它在燃烧,是重要的;水在海洋中是妥当的;开阔的天空,这里的天空不太好,到别的地方会更好。例如这里的大地之母,我不知道它是怎么样,印度某些地方的大地之母是非常精微。你认同于物质,物质也认同于你。我们运用它,与它一起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才那么容易回到同一个物质的旋涡里,陷进物质里,放注意在物质上。现在若我说︰「不要再放注意力在物质上。」你便走到另一面,在精微层面,你跳进了陋习里,陋习是…我可以说是不清洁、污秽、肮脏、管理不善。你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若处于中央,什么是物质?我们要明白,要尝试认同自己的灵。
什么是物质?让我们把它找出来。物质是什么,物质能创造什么?你们知道物质是由五大元素所构成,也知道我们的肉身是五大元素所构成,是在人类的右边。五大元素一是把你推向左,一是把你推向右。我这样说是当你们开始运用物质,渐渐就变得怠倦懒散,变成物质的奴隶,养成了习惯。若你习惯坐在椅子上,就不能坐在地上,若你习惯过舒适的生活,就没法过不舒适的生活,类似的事物在奴役你。其二,当你想控制物质,过分活跃的运用物质,你令一切都很恰当,很美好,一切都恰当美好,一旦你过分有效率的运用物质,你的自我就会发展,一旦自我发展,你就会有极端的行为。因为生产越多,你就越滥用它,不然,你不知道该怎样把它们全部出售。你变成富侵略性的生意人或富侵略性的国家,想兜售货品,想以他们先进的物质来控制其他国家。虽然藉由暴力,你能再进一步,但你却变得物质主义。物质取向的人没有真心,物质取向的人是没有心,只是干巴巴的,只懂钱、钱、钱,他不会超越钱,所以对金钱有太多执着依恋也是物质取向,浪费金钱亦是物质取向,而最差劲的要算是不善理财。变得物质取向是你的本性,你已经开始了这样,人类的天性是要变得物质取向,因为我们的生命是以物质开始。
升进也是人类的天性。就如成为野兽是自然的,成为霎哈嘉瑜伽士就更自然,两者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你该何去何从才是问题。梯子能把你带上亦能把你带下。若你要往上走,你的双眼必须向上。五大元素在你内里创造了什么?它们创造了你内里的五个轮穴,你也可以说五大元素创造了六个轮穴。当这五大元素创造轮穴时,它也让我们拥有神祇的aasana(体位),即让神祇进入的宝座,所以它们很重要。若你要给神祇一个宝座,你不会提供不洁的宝座,你会给祂们最美好,最佳的宝座。所以你要知道,当你使用物质,要看看它吉祥的一面,你要知道你使用的物质是否吉祥。
我们随意购买衣服,随意购买物品,若我们能运用生命能量的感知来选购物品,就能知道该买什么,什么是美好的,因为漂亮与吉祥往往是相辅相成,它们不是分开的两件事。漂亮为你的灵带来喜乐,吉祥也同样为你的灵带来喜乐。其他的漂亮都不是真正的漂亮。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所使用的物品都必须是吉祥的。所有吉祥的物品,不论是什么都是重要的,必须常常放在最高的位置。以我的相片为例,它是非常吉祥,你不应放在地上,不应践踏它。吉祥也分等级。因为你是圣人,因此你的衣服也非常重要。你是否意识到自己是圣人?是否意识到你的自尊?你现在已是圣人。你该穿什么衣服,你不是流氓,并不在街上,所以必须穿上庄重有尊严的衣服。我必须告诉你们全部人︰「必须穿得有尊严,不要穿上令人感到你没有尊严的衣服。」衣服必须庄重,因为你现在是圣人,不再是走在街上的普通人,你是神挑选的圣人,所以你不应穿上可笑、有趣的衣服,而是穿上一些让人感到你的尊贵的衣服,不是虚假而是真正的尊贵。你看到衣服的生命能量。穿上你的国家的服式,你不需要穿着其他人的衣服或是什么,衣服最重要是让你感到尊贵,有责任感,衣服要令你能保持尊严,衣服的效用就在于此。
现在说说另一件事,你使用的任何物品,例如你的房子。你的房子应该是充满喜乐,充满尊严,人们来时会感到舒适,让人坐得很舒适的地方。但过分舒适是违反霎哈嘉瑜伽,也没有必要像斯巴达那样简朴刻苦。他们连盖着地面的东西也没有。房子要令人感到舒适,但不必过于个人化,因为这样会令舒适爬上你身上。舒适是英国人必须完全避免的,不容许他们的身体处于舒适的状况对他们是件好事。尤其是英国人过分沈溺于浴室,我曾经看过,他们是太过分了,我感到很惊讶,我走到一处接待处,我能告诉你是英国人还是其他人所拥有的,若是英国人所拥有,浴室就会很妥当,会有各式各样的毛巾,各式各样的肥皂,我的意思是他们会照顾所有的细节。我立即知道这个浴室是英国人拥有的,因为他们对浴室非常有意识,虽然他们并不沐浴。我曾经见过一些英国的房子,有六十间房间却没有浴室。
他们并不常沐浴,但浴室对他们却很特别。若你放一张舒适的椅子在浴室里,他们不会介意坐在浴室里。就浴室而言,我们要养成习惯,十分钟之内,要离开浴室。现在当我说你要沐浴,意思不是说你要早晨就沐浴,不是这个意思。你要在外出一小时前沐浴,这是从吉祥的角度而言。现在你是圣人,所以你要多用水,洗十次手是最基本的。要令自己的能量妥当,你必须洗手。
在印度,有些人不停的洗六十四次手。我常常都警告事情会产生反效果。就如医生不停洗手。同样,有些人亦不停的洗手,你并不需要把手皮也洗脱。你能多洗手是件好事。我的意思是你既是圣人亦是孩子,我与你说话时的态度就如你又是圣人又是孩童,这是颇复杂的境况。当你是成年人,我以这样的方式向你说话,你有时也会感到受伤害,但最重要的是你要明白︰「我们都是圣人,作为圣人,对于物质,我们应该怎样处理。」
你们家中应该不缺任何物品,缺乏不是神圣的征兆。吝惜、缺乏 — 你来到某人的房子,发觉房子像可怜的乞丐洞,不应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你要有恰当的盘子,恰当的物品,甚至或许有只放在某处的破损盘子。所有物品必须是清洁的、整齐的,或许还是人手造的,即使没有人手造的物品,它们必须是清洁和吉祥的。若你找到人手制造的用具,能找到人手制造的用具是非常好的,能用人手制造的东西也是非常美好的。我们到过圣雄甘地的集体静室,是吗?虽然那地方是非常简陋,但每样物品都安置得很妥当,这方面日本人很懂得处理,我们要好好向他们学习。你要从很多人处学习。因为受禅的影响,日本人懂得生活的艺术。他们拥有简单但舒适的房子,他们懂怎样令房子看来很漂亮,怎样令人感到舒服。
神创造物质,所以我们必须尊重物质。什么值得受尊重都要尊重,不是所有物质。不是每一种物质都要尊重。例如,当你看到某类不吉祥的油画,不要看这类油画,不要看这类油画是因为它不会带给你喜乐和快乐,它就是不能带给你喜乐。
现在人们常常告诉我︰「霎哈嘉瑜伽士并不存在。」这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是从物质而来。若我们的出现并不恰当,人们可以分辨出来。一切都在我们内在,若你变得吉祥,人们就会发现你的存在。不论我们身处何方,人们都知道有你。这种存在是物质给予我们的祝福。所以我们必须尊重物质,要意识到你穿着什么,把衣服抛在地上,随处乱放,活得像骡子,或像住在猪舍里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应过的生活。他必须活得有条理,必须尊重衣服。不是过分在意你的衣服而把别人的衣服抛掉,别人也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们必须互相尊重,因为你们都是圣人。若你尊重自己,也要尊重他人。一旦你开始尊重物质,即你内在的精粹,即注意力,物质的精粹是注意力,注意力赐予你存在。我给你举一个例,最近马里亚与我一起,当她为我翻译时,她忽然看到这里的花朵,她把它们弄好,这便出现了很有趣的情境,每个人都看着这个女士在做些什么?现在她明白了,我告诉她︰「当你在说话,你必须全心全意地说。你的注意力,你的注意力在那里?」
若你的注意力放在金钱上,即使我在谈论高层次的事物,你仍会只想着钱。若你的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即使我是在谈论另一些事情,你仍会想着其他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出现不会令别人的注意力转移或令人感到困惑。明白吗?若你的出现是可笑有趣的,像个爱开玩笑的人,或像个小丑或你是很可笑不洁的人,每一个人的注意力都会受打扰。若你的衣着过分夸张,注意力也会受打扰。若你是圆满的出现,无论你站在哪里,大家都会感到有个了不起的人出现。尊重自然流动,尊重实际在流动。那是很不平凡,你也不知道人们是怎样尝试去帮助你,事情又是怎能成就到。
若你的注意力受物质支配控制,人们能分辨出来。我们要清楚的照顾我们的注意力,因为在物质方面,这些国家都很先进。什么在发生,每种物质都吸引你的注意。你走到街上,有个女士站在这里,那里有些东西出售,这类事件…常常牵引你的注意力,你要明白,他们的工作就是要你吸引你的注意,不然,他们又怎能从你身上取利?看看,他们并没有合理辩解,他们制造物品,宣传物品,令你的注意力分散。这是一种力量,在对抗我们的注意力,所以你要尽量把注意力放直,或把注意力放在大地之母上。若你能控制注意力,就能克服物质对你的控制。
现在最好的是把注意力放在灵上。若你开始把注意力放在灵上,灵本身的甜蜜会令所有事物变得甜美和漂亮。注意力必须放在灵上,即使你准备就绪,也要把注意力保持在灵上。这不难做到,因为灵量已经到达这个阶段。若在得到自觉前我这样对你说,你会说︰「母亲,怎能做到?」现在你们都已经得到自觉,尝试把注意力放在灵上。意思是当灵量升起,你开始看着灵,或可以说当你得到自觉,你看到灵。灵开始在你身上流通,你开始看到它流通于这些事物。一段时间后,你必须进入灵,看透灵的窗户,借着发展灵的旁观见证能力,看透所有事物。若你发展旁观见证的状态,从你的注意力,你变成知识,变成真理。物质变成知识,富美感的事物开始带给你喜乐。你并非想拥有它们,但它们却能给你喜乐。即使你想拥有它,也只是为了要享受它,然后把它送给别人,只是这样。它为你的享乐而设,你想把它送给别人。当你发展你的旁观见证能力,就不会为自己保留任何物品,只想把物品送给别人,与别人分享。这时候你就知道自己变成旁观者,因为你正在享受。旁观状态是克里希纳,宇宙大我(Virata)的状态,一旦你开始与别人分享你的东西,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
崇拜的精粹是怎样克服粗糙的物质。崇拜只是怎样克服我们粗糙的物质。当我们想拥有物质,要知道物质是神赐予我们的,一切都属于神。例如我们给神花朵,毕竟花朵是神创造的,我们在给祂什么?我们向神展示光,或向神做摇灯礼(aarti),这样做又是什么?全都只是神的光。我们做了些什么?向神展示光的时候,我们是在敬拜自己内在的光,我们内在的光元素得到唤醒。光元素就在额轮,当你作摇灯礼时,当你把光放在神面前,当你向神展示光时,你内在的光元素就得到唤醒;当你献上花朵,根轮就得到唤醒;当你献上蜜糖,你的注意力就得到唤醒。因此,为何我们要向神献上物品?不管如何,神什么也不需要,但神却是享受者,你不是享受者,你不能享受,神是享受者。在你内在,当神在你内在时,享受的是灵。
所以任何能取悦灵的物品都会在崇拜中献上。现在你献上大米 — 人发现这些物品 — 你把大米献给女神,米应该放在她的大腿上。为什么是大米,为什么要向女神献上一点点大米?因为献上米,你在取得食物的满足感,或食物给予你的满足感就得到唤醒。不是说你要向我大洒物品,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说的是要以尊严和体谅的态度献上物品。你向我献上大米 — 这些人不明白为什么要向神献上大米?说到底,为什么向衪献上棕榈叶?祂要棕榈叶干什么?若基督是神的儿子,把棕榈叶给祂又有何用?或是给祂油、用油沐浴、用油擦祂的双脚又有何用?这样做得益的全都是你。
这样做在霎哈嘉瑜伽是得到验证的。当你擦我的双脚,感到好一点的是你,不是我。当你擦我的双手,你感到好一点,当你俯伏在我的双脚前,你感到好一点,她,她是一位伟大的…「什么,你正在做什么?」
女士︰反射疗法(按摩脚部以松弛神经)
锡吕‧玛塔吉︰反射疗法,很有名,呀?反射疗法。她应该对双脚或类似的事情有认识。有天她说︰「母亲,我想为你按摩双脚,我知道这样那样做。」我说︰「好吧,来吧。」她为我按摩双脚,应该是我感到放松,但却反而是她感到放松。她越为我按摩,就越感到放松。
所以你看,当你为神办事,神就会赐福给你,你得到祝福。不管你有任何问题,把它交给神去解决吧。同样,什么让你感到满足,也交给神,你自会得到满足。当你向我献上花朵,根轮,它给你两样东西,腹轮和根轮,所以花朵非常重要。若花朵是美丽的,就能洁净腹轮;若花朵是芬芳的,就能医治根轮。我是说花朵的效用还不止此,只想想,这样做是为了改善你的轮穴。
其他会使用的物品如酥油,酥油对喉轮好。克里希纳十分喜爱酥油和牛油。若你用牛油来按摩我的双脚,你的喉轮就得到改善。你知道得益的是你,不是我,我没有不妥。我唯一的不妥是你在我体内,若你有问题,我就有问题,因为生命能量必须流向你。我散发的生命能量就如解毒剂,它们必须流动,要明白,这些都是非常精微的事情。从粗糙层面到灵性层面,你透过这些物品而移动,因为首先你唤醒你的轮穴,当轮穴得到唤醒,你的神祇就会快乐,”prasanna”。当神祇快乐,你保持…你取得让灵量通过的通道,当灵量有通道,灵量就能上升,你的注意力就开始与灵合一。这是循序渐进的。你从物质层面走到精微层面,再从精微层面走到你的轮穴,从轮穴走到神祇,再从神祇走到灵。灵自得其乐,你什么也不用做,只把灵交给灵就可以了。
那就是为何崇拜规定要使用这些物品。现在人们看不到这种联系,他们想︰「为何我们要给神什么?毕竟任何东西都是属于他的。」争辩开始︰「为什么我们要点上灯?没有这个需要。」这是一种逃避,你身在何方,在那个阶段层次?你在什么层次,你是在与物质分离的层次。同样在霎哈嘉瑜伽,我发觉你必须明白霎哈嘉瑜伽的完整远景,你正在做着一件大事,你并不微小,你在做着一份很了不起的工作,因为那份工作提供解决人类的问题的方法,所有问题,不管是政治、经济或其他事情的解决方法。
还不止此,你会感到很惊讶,人越多,我越能成就到。你们越多人,越洁净,我越能集体地把癌症治好。但你们的通道却充斥着各种问题,什么也不能透过你们流通。若你们能洁净自己,我就能集体地阻止癌症扩散,因为若你们能散发更多生命能量,左和右边的宇宙大我(Viraat)就变得更洁净,那么来自左和右边制造癌症的侵袭,所有可怕的疾病就会减少,它们就是会减少。
你们却不明白自己肩负的责任,不明白你们在做着些什么,撒旦的力量玩弄你于指掌之间。没有注意自己的洁净,没有注意自己的灵性成长,你完全帮不到我,因为生命能量没有流通。生命能量必须透过你流通。若我能自己处理这些问题,就不用追逐着你们。生命能量必须透过你流通,你是通道,若你不保持自己清洁,不谦卑,不对生命能量谦卑,不对它顺服委身,就不能成就到,你完全帮不了我。所以地方上的局限狭隘的问题必须放弃,只着眼于解决一些大问题。若有二万一千个霎哈嘉瑜伽士,我就能完全阻止癌症,完全消灭癌症…我能控制痲疯病,我已经在控制癌症,癌症在减少,集体地也可以。我是说我未有看过统计数字,但癌症的数目会减少。癌症是来自左面的侵袭,你越走向左面,侵袭便越多。右脉的侵袭也有很多战争,所有战争的发生全因来自右脉的侵袭。所有充满野心的人,像希特勒,他们都在侵袭我们。
你要升至高于你自己多少,我们必须明白,不要沉醉于你正在做的荒唐事情,你为此真的要好好努力工作。即使要你早起,你也必须早起,你要明白自己的责任,那是重点。人们现在只忙于工作,忙于能赚多少钱,能走得多远,什么时候要去工作,这些事情对我们都不重要。不是说你要放弃工作,成为集体静室的负担,不是这个意思,意思是你做自己的工作,赚取金钱,工作需要钱,我需要钱,你们也知道所有这些工作需要花多少金钱。我们参与到欧洲的这个大计划,却只有很少钱,那是不可能的,不管如何,我们总要去做。所以我们需要钱,你必须赚取、付出钱,你必须付出金钱。
这里的人连十英镑也不愿意支付,这种人,藉由他们,我怎能传播霎哈嘉瑜伽?在精微的层次,我们对金钱是那么依恋执着,我们不明白我们要施予金钱,我们必须这样做。不单是金钱,金钱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我们必须是自己的信道。有些人有钱,他们却把钱花在错误的用途上,把钱浪费掉。这是珍贵的金钱,吉祥的金钱,这些钱落在正确的人手里,就能用于正确的途径。问题因此产生。现在我不需要这些钱,你们知道得很清楚。为了你的福祉,你必须付出金钱。问问嘉云,他会告诉你,他是非常慷慨,他感到很好,我不是要从你那处拿些什么,反而是我十分愿意花我的钱,你肯定知道我有这样做。但你们要明白,这些工作必须要做,所以你需要钱,我不需要告诉你︰你要付钱。我从来没有向印度人说这些话,从来没有,你会惊讶于他们从不带给我问题,只有天知道他们怎样解决自己的问题,他们不金钱取向,从不为钱而争吵,没有人谈钱,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有关钱,没有人压迫任何人,粗暴对待任何人,控制任何人,每一个人都做得很好,钱不要只一个人来管理,要二个,三个人来管理,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拿了多少钱。
这是很重要的,为解决这个问题,你向我献上大米,这样做被称为「Oti bharne」,实际上是我要求你向我献上大米。你把大米放在我的纱丽上,你向我献上大米五次,我则回赠你七次,那是象征性意义。你们知道象征性意义是怎样成就事情。即使你说︰「母亲,你是否圣灵?」也能成事,它给你自觉。若有人很有警觉性,很敏感的坐在你的面前,你必须知道这种象征性的事情该怎样做,怎样以恰当、成熟、体谅和正当的态度来做。你们非常渴望作崇拜,但你是否明白,在崇拜之前,通常都有争吵。首先是被鬼附的人会来,每一个人都开始争吵打架,想象一下!你必须先沐浴,「你在做些什么?」
早上不要与任何人交谈,要保持安静,你正在开启大能,将要解决全世界的问题的大能。你洁净自己,清洗自己,让你的轮穴成长进化。人们不赞同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变得仪式化、机械化,对他们而言,物质变得十分重要,所以认为仪式化、机械化才重要。但现在则不一样,你们与别不同,是有自觉的灵。不是说你要做出家人或什么,你必须,我告诉过你们,你们要活得像普通人,很尊贵的人,不要毫无尊严、幼稚、虚假表面,爱开玩笑,像小丑般突出滑稽,不要穿这类衣服。你应该穿上恰当的衣服,令人感到你有风度,我的意思是我在告诉孩子,你的言行必须是个成熟的霎哈嘉瑜伽士。你们全是圣人,知道很多连圣人也不知道的知识,你可以走去问问他们。
他们就是知道我是这样,这是你不知道他们却知道的事情。你与他们最大的分别是你随时都可以找我,你们却不明白,对他们而言,我很了不起。正如我昨天告诉你,那些圣人怎样把我认出,他们派人来帮助我。在神圣方面,你们对我的认知很差,不然,你们不会在我面前叫喊,在我面前争吵,令我头痛,告诉我一些不该告诉我的事情。「他敲打我的门。」有人告诉我,说︰「他来这里。」另一个人告诉我︰「他做这种事。」你们都不应以这种态度向我讲话。
实质上,说话束缚着你们。说话从何而来?喉轮,说话从喉轮而来,它是从「vani」开始,声音来自更低。所以要把它提到更高,在不同阶段发声。当它变成Madhmaya,是在心里,它在心脏地带脉动,你不会感到那脉搏,跟着它来到这里,在这里,它变成”vaikhari”,跟着变成”pashyanti”,意思是它看,它只是看。接着它变成”para”,变得只是敬畏的当下的宁静。我们要发展这种状态。我们却不明白这些都是我们的特质,就是我们要开悟和提升,令我们每一部分,每一片花瓣变得美丽。若你明白这些很微小,很微小但很重要的事情,因为我正在说一些大事,即使小事也能令你完全闭上双眼。
这是我的很大的愿景,十分大的愿景。这伟大的愿景只能藉由人类来实现。你不要视自己为普通平凡的人,不然我不会拣选你。你却对自己毫无认知,就如你对我毫无认知。你必须认清自己,尊重自己。不要尊重物质界的东西,先尊重自己,尊重你内在的东西。若你以这样的途径前进,我想你会更能明白我在说什么。
人类的身体是神的圣殿。这个圣殿必须得到开悟,必须是吉祥的。你要清洁洁净自己的身体,让它成为神能住进去的漂亮圣殿。但我们却欺骗自己,明白吗?当我在说话,你们都在听,你们想︰「啊!母亲说得非常甜美漂亮。」只是这样,实际是没什么听进耳,为什么?因为怠倦懒散,怠倦是令我不能进入你们的障碍,怠倦是障碍物,那是十分美好的事情,它微笑,只要你想着︰「啊!母亲在说一些美好的说。那是非常伟大。」它带给你快乐,但我的话你却没有听进耳,没有吸收它。就是这个原因。要尝试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感觉自己的尊贵和荣耀,感觉你的存在,你必须处于当下。当我告诉别人,他们会说︰「我知道,母亲,我知道我在做什么。」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这表示你已经被鬼附着。你被鬼附着,虽然知道是错的,却仍然这样做,是鬼附着你。最好用鞋打法拍打自己。这种状态现在必须消失,我不喜欢你用鞋子拍打自己,我的意思是你到达这个层次吗?这个层次是那么静止。
你的出现要带给人”Prasannata”,即令人感到愉快,别人与你为伴时要感到愉快。出现是…你能理解,慎重的出现,你知道对某种情况该怎样应对。你不会有轻率的行为,不会冲向任何东西,不会跳上任何东西。若某人在说话,你不会支配整个谈话。当你说话,你的态度不会很激情或很夸张,不会像疯子般说话或有类似的言行。你的出现自然的显示你处于中央,很平衡,要保持这种平衡。这种风度是非常重要的,只看看自己,你是否有风度?有些很好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却没有干劲,完全没有冲劲。他们待人接物,必须有干劲,他们要告诉别人,以合适的,甜美的,漂亮的态度,这样才能成就事情。若不能成事,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我再次出门十七天,我真的要出门十七天,我很想念你们,很关注你们,因为你们仍需要好好成长,我感到你们对集体并不理解,你们是非常急躁,很容易令对方烦躁,你们怎能这样?你们全是圣人,必须互相尊重,相亲相爱,互相说些甜美的说话,你们全是圣人。一位圣人遇见另一位圣人,他是怎样遇见的?你曾否见过一位真正的圣人遇见另一位真正的圣人?你必须看到,你看来不像这样。最先的证据就在于此,你是否真正的圣人。他已经去了印度,他们怎遇见你?
瑜伽士︰真的抓着我。
锡吕‧玛塔吉︰看看?
瑜伽士︰我不相信他…
锡吕‧玛塔吉︰他们是怎样遇见对方!你们互相拥抱,享受共处,说笑话而一起笑,明白这是那么和谐。没有人会想︰「我是对的。」没有人会这样想。一旦你开始想︰「我是对的,他是错的,」「我在做对的事情,他是错的。」完蛋了。他们享受大家,像波浪移动一样。明白吗?他们常常欢笑,享受着,大声地,互相帮助,这是绝对值得看到的境况。
起初,我们只有五六个人,在Nilambar,来自伦敦,来的人一个比一个好。他们常常打架,吵架,还互相痛击,你相信吗?这种事情曾经发生过,我告诉你,真是很让人感到羞耻。每个人都来告诉我︰「母亲,你找到的是怎样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真的是霎哈嘉瑜伽士吗?」不停的为这些那些事争辩,各种事情都发生过,情况持续着,他们没有把全部实况告诉我,我只知道部分的情况。我感到很羞耻。问马高,他们常常都是这样,我是说他们会打破对方的头,那时的情况就是这样,你相信吗?你却从未在印度见过霎哈嘉瑜伽士会做这样的事情,我不曾见过。任何人想玩弄这些花招把戏都要离开,马上离开这个循环。没有分党分派,没有互相争吵,没有这种事。每一个人都感到惊奇,怎么这些人那么不可思议,一个比一个好。他们是那么急躁,坏脾气,常常打架,他们很惊讶怎会这样。
就以这里的查娜为例,尽管她是那么震惊,她不懂怎样处理,人们都是好批评,她尝试保持平衡,她常常都在后面,从不走在前面。说到工作,她是第一个去做,担起责任。这是上次发生的,不单是倦怠,比怠倦更差。怠倦,你要明白,是魔鬼的头脑,当你从倦怠中走出来,你只是在吹嘘。在印度,我不曾看见人们吹嘘,我真的告诉你,很小人吹嘘。我们甚至从不大声说话或发脾气,从不。现在人们通常都很沉默,跟着是霎哈嘉瑜伽士,噢!你要看看他们是怎样的享受。噢!女孩,男孩,每一个人,他们是怎样享受,我很喜欢看到他们,你们必须尝试享受共处。
人类身上发生最差劲的事情是自我,最差劲的,被鬼附还好,至小它轧痛你。但你不会感到自我轧痛你,不会感到有自我,你视自己为最端正、最好的人。脾气能在鼻子上显示,我可以看到鼻子「哈哈」的像这样,这个自我,印度人也从你身上取得自我,与你接触过的人,你看,就像一条狗与人类接触后,学懂很多事情;同样,当印度人与你们接触后,便取得自我,我们可以看到分别。在简朴的村庄里,人们想变得友善,和谐和美好,怎能做到?透过理解吉祥的质量。吉祥的出现令人感到安心,舒适,吸引人和漂亮。
你怎能发展这些质量?我建议你向我的相片做摇灯礼。当你做摇灯礼时,有人提高自己的声音以盖过其他人,他想做带领者,另一个人又想带领其他人,不要这样做,要和谐一点,我可以分辨出来,这样做是不合韵律。要以同一音调,同一风格来唱歌,尝试令它变得一体,要有和谐。以谦虚和喜乐的态度,我们一起唱歌,我们的心也一起歌唱,全部人都在唱,我们那么多人…感受到喜乐,我们那么多人。若他们看到你这样,会对其他人有坏影响,我的意思是任何人也感到震惊。为什么霎哈嘉瑜伽能在印度传播?因为他们看到人与人之间的爱。
若你把注意力放在灵上,就能感受到集体。注意力必须像我昨天告诉你一样,找出你有多少次很友善的与别人说话,又有多少次与人争吵。若某人说了一句苛刻的说话,只要保持沉默,不要有坏的感觉,没问题,它来了又走了。
一些负面的人偏左脉,一些负面的人偏右脉。有时候这些组合却很合拍。当好支配人的人想控制偏左脉的人,他们成为好朋友。因为一个喜欢控制人而另一个则乐意受人控制。一旦受支配的人稍为处于中脉或走往右脉,他们就会起冲突,两人变成最差劲的敌人。事情就是这样发生,所以必须提高警觉。偏左脉负面的人,必须尽量回到中脉。同样,偏右脉的人也必须回到中脉。
你们怎能做到?以什么途径来做到?让我们看看,偏右脉的人必须对偏左脉的人友善,而偏左脉的人亦要对偏右脉的人友善,首先这样开始。什么是给予和付出?偏右脉的人比较有组织能力,或许有,或许没有,至小是比较好的演说家,或是好的领导,或许是,或许不是,也说不准。他可能是懂提建议,能把问题带出的人,他会说︰「我会这样做,我会那样做。」诸如此类。偏左脉的人会感到害怕,却非常谦虚,更有爱心,更富情感,亦更受别人的控制指挥。这个人要发施号令而另一个人则接受指示,就是这样。
我们该怎样解决这样混合的问题?自我的人要尝试服从偏左脉的人,而偏左脉的人则要尝试向偏右脉的人发施号令,而偏右脉的人要接受他的指示。他们必须互相理解,必须有一个契约。「好吧,我是个自我取向的人而你则是超自我取向,现在让我们一起做一件事,你尝试支配我,我尝试服从你。」这样做是有效的,这是心理上的风格,你只是把它实践出来。试试让偏左脉的人来支配你。但在这里,要找个偏左脉的人却有点困难,很少这类人。我相信有这类人,但一说到自我,他们比其他人更差劲,对吗?所以要找偏左脉的人是颇困难。找个偏左脉的人,请他支配十位自我取向的人,直至他发展了自我,他仍是妥当的,一旦他发展了自我,不要让他再支配其他人了。对自己完全体谅下,观看自己,你是怎样发展,你走得多远,这出戏剧必须演下去,与自己逗玩。若你认同自己︰「我常常是对的,没有人是对的。」你就不会有任何成就,我只能说到这个程度,因为若你是完美的,我就不需要浪费这些话,所以最好是做这样的事情,「好吧,你来发命令,我来做。来吧,让我们看看你的想法?让你来组织统筹,我们来做。你来告诉我们该怎样做。」那么他会很用心,而你则用注意力,这样能好好成就事情,这个组合会是非常好的。
让我们下定决心改善自己,不要因此有坏感觉。我们要大大的改善,很大很大的改善,因为你们之间的关系看来好像很坏。就如癌症,绝对是癌症,恶性的。所以要尝试看着你的自我,若它是…现在即使你告诉他们说有人要他们说︰「很抱歉。」他们也不会说,他们会以讽刺的态度说︰「哈!我很抱歉。」或说类似的话,以讽刺的态度来说抱歉令抱歉变得没有意义。好吧,什么也不用说,不应用这种态度说话。你应该说︰「看看你自己,这个自我来了,请告诉我别的事情,我会照做。」
只想想基督为祂的门徒洗脚,这是明智的霎哈嘉瑜伽士该做的事情。他为另一个门徒洗脚。若你记得我的外孙女华娜,当你们来我的房子,我想大约有八至十个人来,她拿一个小桶,为每个人洗脚,每一次,她都把水带到浴室倒掉,再把桶注满水,以极大的满足把水带回来。她只是五岁,还未足五岁。她为每个人洗脚,把脚擦干,在做完后,她来到我的双脚前说︰「我不会看每一个人,我现在要跑掉,我已经完成我的工作。」接着她离开。华娜是十分高质素的女霎哈嘉瑜伽士,她视最能显示集体的精粹的方法就是为每个人洗脚。「我有些不妥当,让我把它洁净吧。」
就如若你想起我,你就会明白我怎样辛勤地为你们工作,为什么?因为我非常爱你们,你们是我的一部分,若你们不妥当,我亦会不妥当。若你顾念这一点,你就永远不会视任何人比你低。为别人洗脚比为自己洗脚更佳,这是个好主意,每一次也能把你的自我降低。
穆罕默德也用这个方法,最能好好运用这方法的要算是拿纳克,他说︰「让所有锡克教徒做一点seva。」他们要做一点seva作为惩罚。当有一群人时,什么是seva?某些人要坐下来,即使是灵性导师,非常伟大的导师,也要为每一个参加讲座的人清洁鞋子。有人给他光亮油、刷子等等。最近,他被惩罚去清洁那些顺道拜访的人的鞋,他应该为他们清洁衣服,清洗他们的东西,作为惩罚。傲慢的人要这样做,争吵打架的人也要这样做,直率的人亦要这样做,这样做是很有效的。他们应该清洗衣服,应该清洗双脚,按摩双脚,给他们按摩,令他们感到好一点。
在印度,你看到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都在清洁别人的轮穴。但在这里,人们甚至不能接受自己的轮穴有阻塞,你有没有看到这种情况?每一天,他们都在为每个人洁净,他们会说︰「巴巴,请洁净我的轮穴。」他们都会这样说,当你为他们洁净轮穴时,他们说︰「感谢你,你已经为我洁净了。」接着他们帮助他们,按摩他们的双手和双脚,因为你为他们做了那么多工作。这里的人却不会这样做,我希望可以看到更多的互相体谅,相亲相爱,互相吸引,大家都必须向前看,互相帮助而不是互相批评,我讨厌听到你们批评其他人,但若事情做得太过分,最好告诉我,你必须评价自己,「我为别人做了些什么?」有些人想︰「只要保持沉默就可以了。」重点不在于此。要友善,送些礼物,与他们交谈,有那么多不同途径去表达你对别人的爱。有时可以送些花朵,尝试找出他的好恶是很好的,不要做别人不喜欢的事情,有时你会看到,还是不做比较好,又有什么用呢?若这样做会破坏大家的关系,最好就不要做,只要找出什么你不喜欢。
一件小事,我的丈夫不喜欢我把花朵插在头发上。在马哈拉施特拉邦,每一个已婚妇女都会把花朵插在头发上,这是习俗。我嫁了给他,他却不喜欢这样,因为在他的小区,只有坏女人才会把花插在头上,因此,我从来不会把花插在头上。只在特别的崇拜或与马哈拉施特拉邦有关的事情上,我才会这样做。我的头发从不弄个圆发髻,没问题,若他不喜欢,我为何要做他不喜欢的事情?没必要制造冲突和问题,不要做一些别人不喜欢你做的事情,要尽量避免做这种事情,做了会产生问题,尽量做些取悦别人的事情。让我们看看你是否已想出怎样取悦别人。若你取悦别人,你的神祇就会感到十分高兴,因为祂们全是一体,在你内里,在她内里,祂们全是一体。祂们感到高兴是因为祂们互相连在一起,当你们对待大家不友善,祂们就感到不高兴,因为祂们是一体。
若你们能做到,恰当的,互相体谅的做到,你们全部人都会变成圣人。我看到你们未来的形像。你们一些人会是十分十分了不起,一些人会承担起这个责任。开展一个计划,一个对自己,为自己,建立自己的计划。你对待别人是何等甜美,让我们就这样做吧,与别人交谈,有些人就是不说话,我见过他们每时每刻…(静默),他们会有很差的喉轮。你必须说话,必须友善,必须开放你的心。这个南斯拉夫的女孩很直率,我就是因为她的直率而喜欢她,她有一颗寛容的心。
以寛大的态度来说话,开放的心!没有秘密,这种冷漠,叫什么?英式的态度?
女瑜伽士︰冷漠。
锡吕‧玛塔吉︰冷漠?
女瑜伽士︰当你视自己高人一等。
钖吕‧玛塔吉笑着说︰冷漠,我以为必定有一些特别的英语来形容这种情况,你也知道他们是这样冷淡,当你坐…。
其他女瑜伽士︰母亲,上唇要硬。
钖吕‧玛塔吉︰吓?
几个瑜伽士︰上唇硬的…上唇。
钖吕‧玛塔吉︰上唇?上唇,不大用上唇,不需要用上唇,可能是骄傲。
钖吕‧玛塔吉︰这种情况只有英语才会出现,对吗?你走进火车里,他们不说话,我是说他们不淮你说话,他们用沉点令你凝结,他们不能看到人笑,微笑或开玩笑,什么也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他们,全程他们都在看报纸,他们会把报纸折起来阅读,然而他们却知道你的一切。
女瑜伽士︰这可否称为「与世隔绝」。
钖吕‧玛塔吉︰与世隔绝,对!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这是很危险。人若与世隔绝便会陷入麻烦里。与世隔绝是自找麻烦,你知道为什么?因为你孤立自己,便会受侵袭。要在一起,所有亡灵也知道你与世隔绝,他们会攻击你。即使你偶然想变得独特,他们也会攻击你。即使有些人变得…,藉由说话太多,他们也会变得与世隔绝,变得独特,你坐在每个人头上。最好与每个人一起,这是最好的,与每个人一起,和谐共处,拿别人开玩笑,别人也跟你开玩笑,你不应生气。若有人对你开玩笑,你不应说︰「噢!闭嘴。」不应这样说。开一个玩笑,作为娱乐。英语有一种很好的质量,就是他们能自嘲,英语就是能找到方法嘲笑自己,这就是英语漂亮之处,我不认为有任何一种语言能有这么多字句来表达这种奇特的情况,这是很使你尴尬的处境,你只能卷标他们,卷标他们令你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你知道这种情况该用那种药物,情况就是这样。
这只是标签,「噢!它就是这样。」看到社会各处出现这种境况是很有趣的。这种情况有描述…,即使是狄更斯,以他为例,那时候他发现并指出这种事情。我是说文学里很漂亮的描述所有这些事情,你会惊叹于人们怎能看到自己是这样,社会是这样。人的特性描述︰人的品格是怎样形成,怎样演化成社会问题,漂亮的描述,这就是智慧,英国人的智慧,我告诉你,我是说若你受荒唐的想法控制,你便有可能失去这种能力,不然这种智慧是天生的,我是说像莎士比亚这样的人显示什么?你们都是了不起的人,怎会这样?而一些…,不是一些人,而是很多人,你们会是最有智慧,因为你对他们的创造有优势,除此之外,你对自己的创造也有优势。你属于这样了不起的国家,试想像整个国家陷入怠倦懒散的泥泞里,谁能拯救这个国家?就是你们。
所以一次又一次反对怠倦懒散,不管如何,怠倦疏懒是违反基督,违反神,违反玛塔吉。试试变得兴奋,喜乐,快乐,有尊严,敏锐,甜美,这些质量并不多,是很少,只有一种。我知道我们会很享受生活,会非常快乐。首先要去除脾气,你要明白愤怒,说︰「我很生气。」代表什么?为什么生气,为你的愤怒、脾气、受激怒而自豪!我肯定这会很漂亮,你正在成长,但你的成长却因为这些荒唐的质量而发育不全。所以你要远离这些质量以保护你的成长,就如你保护一棵小植物免受冰霜侵害,就像这样。对植物而言,冰霜不算什么,因为植物在生长,冰霜却会杀死植物,所以不要让冰霜出现,要快乐。人们走上来,又跌下去,我曾经看到人上来,接着下去,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在十七天后再来,看到你漂亮的发展,我的注意力每时每刻都在你们身上,在你们身上运作,我与你们比其他人更亲密,因为这些人只看到我两天便开始哭!他们迷失了,我却常常与你们见面,比印度人多得多。
保罗在吗?保罗来了吗?
瑜伽士︰来了,母亲。
钖吕‧玛塔吉,保罗,发生了什么?
保罗︰我想带来一个讯息,来自印度人…
钖吕‧玛塔吉︰呵?
保罗︰…除此之外,印度人向你表达爱,印度有个霎哈嘉瑜伽士病得很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