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轮崇拜 达到霎哈嘉的境界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顶轮崇拜 达到霎哈嘉的境界
意大利2000年5月7日
三十年前当顶轮打开时,我发现到处都充满黑暗。人们都很无知。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必须追寻什么。当然,我发觉人们想寻找一些未知的东西,但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未知的,什么是他们需要寻求的。他们对自己,对身边的事物,对他们生命的目的都非常无知。我不知道如何跟他们开始这个课题。
当顶轮打开后,我想尝试只给一位女士自觉。她是位年老的女士。另外有一位女士也来到我这里。这位年老的女士得了自觉。另外那位年轻很多的女士告诉我她被附体了。我的天呀!我说:“我要怎样给她自觉呢?”后来不知怎的她很快被治愈了,而且得了自觉。
这是极不为人知的知识,而且人类的自我拒绝接受他们是不完整的,也不想接受他们必须得到自觉。
他们的生活方式令他们没有时间给自己。我发现很难说服人们要他们必须得到自觉,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虚构的事情,十分牵强,而且他们只相信那些告诉他们“要做各种各样仪式(karamkands)”的导师,就只是这样,他们在那些导师的指导下做尽各种仪式,却不知道首先要认识自己。这是所有降世神祇、先知都清楚地讲过的,人类要得到自觉不只是我的意思,更是所有先知、神祇的意思。几个世纪以来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说,你们要寻找自己,甚至耶稣基督说过“认识你自己”。穆罕默德、那纳克(Nanak Saheb)也说过同样的话。但没有人尝试去明白,这些仪式不是生命的意义,这些仪式也不会帮助我们达成生命的目的。你们必须得到自觉。
所以只有这两位女士得到了自觉。于是我想,不如到海边去,大约三十人和我一起去。他们用滑稽的方式谈话以表示他们怎能得到自觉呢?他们不配得到自觉。他们还不是很好的人,他们用各种事情责怪自己。最后到海边,他们总共大约有十二人,包括那两位得到自觉的女士。
这预示着真我觉知的运动十分缓慢,而且人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需要得到自觉。我感到有点失望,因为没有人明白我。但有一天,在一个活动中一位女士来了,她被附体并开始用梵文说话,她只是个女佣,每个人都很吃惊。她说:“你们不知道她是谁。”然后她开始引述在《商羯罗颂赞》(Saudarya Lahari)中所形容我的话。我惊讶这位女士出了什么毛病。她说话像个男人,她的声音像男人。人们相信或许不相信,但她真的是被附体了。人们开始向她提问。然后在场的人问我:“母亲,她说的话是真的吗?”我说:“你应该自己寻找答案。”因为如果你告诉当时的人任何类似的话,他们会转过脸去,只有那些假导师才会告诉你:“好吧,你给我五个卢比”,人们便会十分开心,因为他们以为已经付钱给了导师,再不用为任何事情而烦恼了。你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就这样,事情便渐渐地起作用。我依然记得已得到自觉的人问我:“母亲呀,请允许我们作杜迦崇拜吧。”杜迦女神的崇拜是很难做的。一般婆罗门还没有预备好这样做。因为他们还不是自觉的灵。他们通常会遇上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叫了七个婆罗门来。我告诉他们:“你们尽管放心,不会有坏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因为你们现在都要面对实相,而不是神像崇拜(Murti Puja)或其他什么。这是一个真实的人。”他们都有些害怕并退下来。但有些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开始充满信心地念颂所有的口诀。生命能量开始在每处流动起来。我们当时靠近大海,我发现大海在咆哮。但人们不明白。除了那七个人,他们说“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妥当地完成了所有事情。”而我认为这是霎哈嘉瑜伽的第一个奇迹。
我看见人类在这阶段的思想问题,或在这个时候,是太过自我为中心,没完没了的想着自己。他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还要再了解自己什么呢?我们很了解自己了。对于求道者而言,最基本的特质是谦卑。如果你认为你知道一切,便不能谦卑下来,更不能去求道。就算你去求道,也不会跟从别人的道路,他们只会走自己的路,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我遇到过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他们只是来听我的讲座,仅此而已。他们不会得到自觉,即使他们有些会得到自觉,但又失去了。
不知怎的,对我来说,给这些人自觉是个很滑稽的故事。我分文不取,我常常独自上路。但是即便如此,为什么人们还是不能意识到自觉的价值?
后来有一个第一批得到自觉的先生告诉我,今天的社会是个消费主义的社会。就如他们所说,无论是什么,除非你收取他们的金钱,否则他们永远都不会珍惜。就让他们觉得要为自觉而付费。所以你应该找人在入口处收费,否则他们永不会得到自觉。我说你不能售卖自觉,这是错误的。你不能向人售卖自觉。他说你这样便不会成功。其他导师把钱放在首位,甚至告诉人们带一些钱作为学费。他们只是满足于人们的自我,而且使他们走向错误。
这些人以后或会察觉到这个错误,因为他们因身体和精神上的各种问题而受尽苦头,但到那时候他们已经为时已晚。
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著作曾形容过顶轮,虽然有人在一些古印度的书籍中曾经提及,提及顶轮有一千片花瓣,除此之外,没有人再形容过它。如果他们有提及关于顶轮,我便较容易告诉你们:“看,这是在书本上有记载的。” 因为人们就像那样,必须是写在书本上的,他们才会接受。这个处境十分艰难,因为从前没有人集体的给人自觉,没有人写过它,除了一两个人清楚的描述过灵量,但我也可以說,描述得不那么清楚,因为全是以诗歌的形式来表达。人们会唱那些歌,但却不明白当中的意思。
我在想,这些人是怎样迷失在各种各样求道的路上。在他们身上将会发生什么?我怎样才能给他们自觉?虽然这些经历是如此骇人,但不要紧。我继续、继续去做,并把它解决。当然我遇见过一些非常残忍和讨厌的人,他们为我和霎哈嘉瑜伽士带来麻烦。这些事情本应打击我的热诚,但是相反的,我开始想,为什么?为什么人们会这样?
后来,我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我们不能令全世界的人都得到自觉,这是最后的审判。这个时候,人们要决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他们要认识自己,并且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霎哈嘉瑜伽士的数量再多对我们帮助也不大,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坚定不移的霎哈嘉瑜伽士。
接着我发觉很多人的各种疾病都得到医治,但他们大多数都迷失了。他们其中有些是吸毒者,戒了毒瘾。酗酒的,他们戒了酒。吸烟的,戒了烟,我从没说过一句话,说你要放弃这、放弃那。我知道,当灵量升起,他们都会自动放弃这些坏习惯。这些都发生了,人们因而变得洁净、美丽,而且开始享受生活。但是没有人会相信他们。当他们四处告诉别人时,别人都说他们疯了。别人不会相信,他们怎能放弃酗酒呢?他们怎能不抽烟?这些人说:“我们就是要喝酒,这又怎样?”我发现有些人多是纵情放肆于享乐的一类。他们享受十分放纵的享乐,那跟灵性完全扯不上关系。
当然事情慢慢开始成就。但我仍要说在这斗争期,我们不能期望会有千千万万的人来到霎哈嘉瑜伽中,虽然这是我的愿望,这也是你们的愿望。你们希望人们能得到自觉,也希望很多美好的事情都会发生。首先你的体质会提升,很多人得到医治。耶稣只是医治了二十一个人,我不知道在霎哈嘉瑜伽有多少千人被治好了。
但人类有另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阅读各种各样的书籍,同时对于他们要寻找什么却没有清晰的想法。他们要寻找什么?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他们试图遵从书中的任何东西。我的意思是他们都是左摇右摆的人。他们从一处转到另一处。他们在霎哈嘉瑜伽的进步比其他人困难得多。因为如果你正在走一条路,而你又开始转到另外一条路,那么你先要走回头,他们却认为这是他们的自由。实际上没有得到自觉,对任何事物,你都不可能拥有自由。自由是指你知道自己是什么,知道自己有能力做什么。在自由当中你应该是接受所有祝福的那位。如果这祝福不在,那么你是不自由的。在你生命中或会有某些东西有问题。一旦你得到自觉,你便成为绝对自由的人。自由的意思是你的灵指导你,就如你所知,灵是上天的反映,是全能的神的反映。如果每人都有相同的反映,并且是觉醒的,那么在觉知层面上,事情会成就,因为人们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建设性的、什么是破坏性的。那不是你们所拥有的虚假的满足,而是在现实中。你们感知到实相,这就是要如其所如的发生的。
在霎哈嘉瑜伽中,第一件事情是你得到体验,感觉到你指尖的凉风。没有这体验,你不应该相信。这意味着新的维度已经来到你的神经系统中,你能感觉到那个你还未知的系统。交感神经系统在这里,但你从不知道它如何运作。你对于真我的知识十分贫乏,但得到自觉后,突然所有东西都受启发了。你开始对自己有焕然一新的感觉。有时候你仍要对抗你的自我,你要超越你对事物的无知。因为自觉给你绝对的知识,不能被挑战的绝对知识,这表征,就如他们所说,就是唯一的真理(Ekmeva Satya)。当你得到这知识,你也可以把它记下来,你能知道是对还是错。这是一些已经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情,你们已经得到了这些生命能量,你们能感觉到这生命能量。例如在霎哈嘉瑜伽里,可能有些不满足的灵,但你可以凭生命能量找出他们是谁?他们在做什么呢?凭着生命能量,你能知道这些人是否处于实相的状态。你能分辨出企图反对你的人,或分辨出试图告诉你其他事情的人,他们偏离得有多远?在你的指尖上你可以知道一切。这就是穆罕默德说过的复活的意思。
我必须告诉你我几天前的一个经历。有一个来自印度电视台的职员,他是一个明星,他来采访我,并问我一些毫不相关的滑稽问题。他的名字是阿巴,所以我说:“阿巴,你正在浪费你和我的时间。你能说到正题吗?”因此他说:“我反对所有原教旨主义。”“但我不是原教旨主义者,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呢?”他说他正尝试找出来答案。我说:“好吧,把你的双手向着我。穆罕默德说,在复活(kyama)的日子,你的双手会说话。”你会感到惊讶,他立刻感到手上有凉风。他问发生在他身上的是什么?我说如其所如。不用争辩,解说关于这些的没有用,询问也没有用,就看看你自己,体验它。他只是惊呆了,之后他跟我说的都没有播出。
所以我要说,如果人们达到实相,并知道这是真实,就没有什么能改变他们,如果他们已经达到了它。你可以看到所有伟大的人的生命。他们感觉“这是真理。”不是靠阅读,也不只是相信,而是能体验出来。如果他们能在中枢神经系统感觉到真理,那就没有可能去改变他们。就像你看见一粒种子变成一棵大树,但你不能把大树变回种子,种子就是种子。当种子变成大树,你不能把它变回种子。大树会生出更多种子,这是不同的。同一道理,一旦你得到自觉,并与上天联合,你便不会堕落,除非你自己愿意自暴自弃。这是非常非常明显的,你怎能在得到这特质,得到这能力后,还会失去它呢!当然首先你必须成长。为此,你必须静坐。一旦你静坐,整个人都会受启发,变得美丽,使你不愿意去改变它。你希望在那里,并永远享受它。
当然你想把它给予别人,这是因为你太享受它的缘故。就像你在街上看见有人在挨饿,而你有温饱,你便想给予那人食物。同一道理,你看见这个世界,人们疯狂地寻找,到处奔跑,做尽各种事情,你想告诉他们。他们可能相信,可能不信。他们可能试图完全否定你,抗拒你。他们会做任何事,但你绝对知道你的路是正确的。你在正确的思想层次上,那就是霎哈嘉的境界。在梵文被称为“Sahaja Vastha”。在霎哈嘉的境界(Sahaja Vastha)里,你不会起反应。你只会观看和欣赏。现在你看,我来了,我已看见这顶轮及所有轮穴的美丽,都穿越了它们,灵量到了这里那里,有非常美好的表现。但有人也会说,“啊!这颜色的组合不好,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用这个?为什么他们不用那个?”就像这样,找别人的错处!这种找错处的做法其实是来自你还未启发的脑袋。你不能享受任何事物,因为你起反应,每时每刻你不断的在起反应。如果有人说一些好话,你仍是去起反应。当然如果有人说些难听的话,你起反应,毫无问题!
对我们来说,我们要知道我们不是随意地起反应,我们不那么容易起反应,我们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正是去享受,享受一切,这享受是上天的祝福。你甚至能享受混乱和折磨,如果你能明白没有什么能发生在你的灵,它才是真正的光,你自能享受一切。无论你遭受什么痛苦,无论你觉得在哪里有麻烦,但其实这灵体的宁静之光使你绝对,完全的快乐,而且你也会把快乐给予其他人。你不用设计、不用计划怎样给予快乐,是自然地发放快乐,而且这是毫不费力的。这就是霎哈嘉瑜伽,因为你在霎哈嘉瑜伽的境界,你只是静观。你感觉这犹如一出戏剧,有不同的风格,不同的类型,你只是观看着,从中得到快乐。观看时,重要的不是“我喜欢这个、我喜欢那个”,不是这个“我”喜欢,这是自我。自我使你远离喜乐,即远离实相。这世界所有令你觉得麻烦的事情,如果你从另外一个角度,从霎哈嘉瑜伽的角度去看,你就不会认为它麻烦。应该有更高的生命存在。这个更高的生命存有,需要在你内在建立起来。
几天前我跟一班官僚见面。我告诉他们我知道工资是减少了,你可能会觉得其他人获得较多的工资和较多的福利,但有一个方法能令你真正享受工作。如果你拥有爱国心(Deshbhakti对母亲国度的虔诚),如果你爱国,无论付出多少你都不会在意。你想要付出一切,而且能渡过各种所谓的饥饿和焦虑,还能若无其事。同时,你的情感变得非常深沉。例如你在旅游时突然发现有人病倒了。你能凭生命能量感到这人病了,你的怜悯和爱立刻就流向这个人。你会尝试帮助这个人。可能的话,你甚至尝试医治这个人。你像海纳百川一样的接收他所有的问题,但这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也不会给他带来麻烦。一个大爱无疆的人,他从不炫耀他的爱,他不在乎自己的重要性,如果有人要侮辱你,好吧,那侮辱算得了什么?
那些已到达了霎哈嘉瑜伽境界的人是伟大的艺术、音乐及思想的创作者,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作品都留存至今。很多人创作,但他们的作品却无人问津,然而那些自觉的灵,无论他们创作什么,都是来自永恒的本质。因为他们在永恒的海洋中,在纯洁的海洋中,他们完全没有伤害人和麻烦人的念头,他们时刻受到保护,他们不会被伤害。当你们进入神的国度,谁还敢伤害或麻烦你们呢?
我在霎哈嘉瑜伽士中看到了昌盛,他们十分慷慨,明白事理。我不必去讲课,告诉他们现在不要做这不要做那,不,不用了。那些在霎哈嘉瑜伽中尚未成熟的人应该尝试成熟起来。对于还未成熟和带来麻烦的人,不用为他们担心。你们应该有同情心。你们真应该同情那些还未成熟的人。
我觉得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因为这三十年来我四处奔波,把你们这么多人集结起来。全世界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这里只是冰山一角。所以这是将要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有人形容过和预言过。诸如此类的事情将会发生,许许多多的人会得到他们的自觉。
当然这是难以置信的。但正如现在你们看到的,我们都是一体,是多甜美的感觉。这里没有争辩,没有斗争,没有坏念头和没有人喜爱低俗的东西。他们令人愉悦并拥有善解人意的品质。我曾看见他们成为诗人,谱写美丽的诗句。我曾看见他们成为演说家。我也曾看见他们成为很好的组织者。然而有一样东西是很重要的,那就是谦卑,你们应该是个谦卑的人。一开始我就说了,现在我还要说的是,你们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你们的谦卑。你们应该成为谦卑的人。不要认为你是个特别的人,或不要以为自己是十分重要的人。一旦你觉得你是个重要的人,那么你便不是整体的一部分。如果我的一只手开始觉得自己重要,这是愚蠢的。一只手怎能是重要的呢?所有的手都需要,所有的都是需要的,双腿也是需要的。身体一部分怎能这么重要?如果你在霎哈嘉瑜伽的旅程中,何时何地开始有这种想法,那我必须要说,你不是在霎哈嘉的境界中。
我的努力是要带领你们进入那自然而然霎哈嘉的美丽境界。在那里你们绝对与真我合一,与自然合一,与你们身边的人合一,与你们的国家和其他国家合一,在每个地方,在整个环境,正如他们所说,整个宇宙 (Brahmand)成为你们的一部分,你们不会和它分开,而是与它呼应,你们可以称之为“Ninaad”。 显而易见,这是与你们自身存有的呼应,与你们生命的呼应。这不是物质层面的进步或是其他东西,而是灵性层面的升进,那是最高的。在每一个国家的每一处,都有这样质素的人,而且直至今日,人们还记着他们。同样道理,在你们的生命中,在你们的创作中,在你们的工作中,在你们能做的任何事情中,你们都将代表着一门非常伟大的知识,这是关乎实相的知识。
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是决定:我们要给多少人自觉?我们能为自觉做些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这是唯一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们以完全自觉的状态,持续做这件事情,你会惊奇地发现,这一过程就像在攀登一座大山,当你到达山顶,你将会一览无余,并且感到非常满足。尽管你们当中有些人还在攀登的过程中,但不要紧,没有问题,你们可以继续攀爬,你们必须尊重自己,爱自己,明白你们必须达到山顶。一旦你到达了山顶,你将会知道你就在那里,你的所有的爱、情感及所有的一切倾泻而下,并从山顶向山下流淌。
如果这是你的生活,这是最伟大的生活方式。不要去理会所有其他人:那些政客和所有被认为很伟大的人。你们比他们高很多,因为在霎哈嘉的生活方式中你们已经被打造得像钻石一样,这是非常令人满足的,也是绝对的平安。它赐予你们喜乐、赐予你们平安、赐予你们能力、赐予数之不尽的东西,你们顶轮中的千片花瓣都受到启发。上天知道你们在这种状态中所能得到的一切,你们融入浩瀚的千片花瓣的顶轮之中,在那里,人们得到一切关于科学的知识,一切有关伟大发现的知识。
所以人们要建立自尊,自尊和自以为是是不同的。你们应该尊重自己。尊重自己,你们就会变得谦卑。你们会变得非常有爱,因为你们拥有爱的能力,而非外力强加。
我赞同云从海里升起,再降下雨水,这都是生命的循环,它们都在这样做着,它们对此毫无意识,它们不会想,它们正在做什么伟大的事情,因为它们就在循环之中。你们不在那循环之中,你们仍然在工作,而且没有感受到任何自我的重要。你们这样做,因为你们必须要这样做。
另一个循环,不是自然界的循环,而是另一个觉知的循环。在那里你们觉知自己在做什么。同时你们非常谦卑,非常有爱心,非常和善。你们不会打骂任何人,不会苛责任何人,你们能应付最难相处的人,如果有人行为滑稽,你总能为他提升灵量并感到满足,如果你悄悄地替那人提升灵量,那也好。如果你不能提升灵量,那么算了吧,放下他吧。他是多难相处的人,他可能是块石头,对于一块石头,你能做什么?你不能让爱、尊严、这类特质流向他。这对铁石心肠的人是不可能的。放下他,这不是你的工作,完全不是你的工作。我会要求你:首先看看自己到底有多么谦卑,你们要非常谦虚。这是你们的装饰,这是你们美丽之处,你们拥有爱,那是纯洁的爱,没有欲望或贪婪。你爱其他人,只是因为你在爱中。第二;因为你被赐予平安,你们绝对在平安之中,并且你们会惊讶,当你们在平安之中,智慧便会来到你们身上。你们会被视为最有智慧的男士,最有智慧的女士,因为你们在平安之中。只有在平安中,你们才能发现真理。你们能发现想要的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法。你们变成十分智慧和明智的人,远比其他人更伟大。你们绝非普通人。你们拥有喜乐。喜乐是不能以笔墨来形容。像我多次告诉过你们的那样,这种纯粹的喜乐,不是开心或不开心,只是喜乐,你们只是享受,享受所有,享受每一个陪伴,每一件事,每一个场景,享受所有在你生命中的点点滴滴。你们都懂得怎样去享受一切。
你看,单是喜乐就有无限的包容。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我的女儿和女婿去看一些历史遗址,我们要攀爬很久,攀爬了大概三小时,于是我们全都累了。在那里有一个由大理石做成的小休处,我们说不如在那里休息一下。当我们分散开时,他们说:“为什么我们要千辛万苦地来到这里呢?”大家都很不情愿。忽然间,你知道,这里有一处有趣的地方。忽然我看见一些大象的雕塑,我因此说:“你们能看到那些大象吗?每一只的尾巴都不相同。”他们说:“妈妈,你怎么能看到大象们的尾巴呢?我们都这么疲累。”我说:“你们也能看见,你们来看看。”因为这喜乐将你们从无意义的思绪中转移。你们只用说:“这思绪都是毫无意义的。”你们只是转移你们的思绪,这就是你们获得喜乐的方式。去做给你们带来喜乐的事情。
假如这里有个无趣的人,你只是去看那乏味背后的幽默,那个人是怎样使你乏味的?你就能从中学会以后不要令别人乏味。
这种喜乐有这样的特性,能教你看见每事每物中的快乐本质。如果这是个坏人,好罢,你依然能享受,因为你看见他有多坏。当然,如果这里有个好朋友,你也总能看见,但你不会跟着批评他们的思路走。批评从你的脑海中溜走了。你的思路对同一件事物立刻从荒谬转变成有趣。你不去批评,而且不觉得这是不好。
有时候人们会惊奇我如何包容这些人,但是我没有去包容,我没有放注意力在他们身上,无论他们干什么。如果你们有这本质,我们可以称之为一种状态,在那状态中你是完全在Turya的境界,如卡比尔(Kabira)说过“Jab Mast Huephirkya Kolin”,这个意思是“当我已进入喜乐的境界时,为什么我还要说什么?”就像是一种你必须明白并尊敬的秉性。它在你们内里,尊敬它,不要将它与他人比较,其他人不是在你们的水平,所以你们是在不同的水平,而且你们只是试着去享受它,永远不要感觉自己比别人更高或更伟大。不,不要这样想。你们要感恩的是,你们没有与所有那些滑稽的念头和可笑的生活方式混合在一起,在那里你不停地批评“这些不好,我不喜欢这个”。你是谁?你不认识自己。当你说“我不喜欢这个”,你就不认识你自己。你怎么知道你不喜欢?我曾见过一些知识很贫乏的人,他们对什么都知之甚少,他们只是批判别人。我不明白原因何在,为什么会这样呢?但可能他们终日只想着自己。这是很常见的。但如果你知道那绝对知识,那么你就变得非常谦卑,绝对谦卑、甜美、温柔和善良。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对我来说也是。我没有想到我会活这么久来见证这美丽的日子。因为按照别人的标准,这毕竟是个非常艰苦的生活,但它给我的最大喜乐,就是让我创造了霎哈嘉瑜伽士,聆听他们,和他们交谈。他们如此甜美、和善和令人尊敬,所有这些对我帮助很大,我必须感谢你们。有了你们的支持,有了你们的帮助,有了你们的理解,我就能实现这个目标。如果我能靠自己去实现它,我永不会要求你们的帮助。但你们就好像我的手,我的眼睛。我非常需要你们,因为没有你们,我不能做到。就好像调校频道,除非而且只有你有这些频道,否则作为太初之母或其他什么又有何用?你怎样调校那频道呢?如果那里有电流,那里便需要有频道,否则这是个静止的东西。同一道理,我总是感觉我需要有越来越多的频道。当这成就时,我的灵真是在非常非常高的状态。我为这天已经来到而再一次感谢,并且衷心地祝福你们,现在你们已承担起这责任。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们有责任去给其他人自觉。不要把它只留给自己。这必须给予其他人。你们能解释,你们能和他们谈话,你们能非常理解他们,尝试明白他们并和他们谈话。你们必须给别人自觉,否则你们不会感到完整。为了要感觉完整,你们必须给人自觉。
愿神祝福你们。 […]

摩诃拉希什米崇拜 (India)

摩诃拉希什米崇拜
印度 1986年1月6日
 
希望你们都享受留在格纳帕提普蕾。问题是我们未能安排在你居留的地方附近煮食,所以你们要走很远的路。我想步行也不错,对你们很有帮助,对腹泻和其他毛病都有帮助。
事实上,我到过这地方,却并未到过酒店和居住的地方。我告诉你,有人把一亩地捐给我,免费的,是在另一面海边附近的地方,真的很漂亮。请你们每人都要寄一封感谢信给他,我肯定明年必定可以安排得更好,以更合群的方式来安排。
你们也知道,跟着的行程会是经浦那、Rahuri 和 Akluj。这些地方对我们都是非常重要,因为我的先祖曾经统治过Rahuri,所以这地方很有力量,因为他们都是伟大的Devi bhaktas(女神的虔敬者)。还有所有的Naths,像Machhindranath,Gorakhnath,所有被称为avadutas已进化的灵,伟大原初导师的降世神祇,都曾在这地区工作,是祂们最先公开的谈论灵量。你们也知道,被称为Punyapattanam的浦那,长久以来都是神圣的地方。跟着你会到一处称为Nira的河流,它是以我的名字命名。我们购买了很多在这河流附近的土地,会用作耕种。你也看到你早晨沐浴的Bhima河,你会享受这河流。
他们会邀请你到这里的一个宴会,一个二天的盛大宴会。这就是我为甚么不来的原因,因为期间不能有任何讲座,你们在这里都会很享受,跟着你会到一处很有趣名为Wani 的地方,这是一个山区车站,很漂亮的,哪里还有一个水坝,跟着你们便回来。我要争取这个机会与你们谈话,因为我很少能有时间与你们谈话。
外在的事物都应是用来滋润你的升进。你必须看到自己内在有多少成就,你发展了何种品格,你有多不执着,多合群,多慷慨,要让人看到你这些质量。你要评价自己,不要叫他人评价你,你有多平衡,有多智慧,因为所有这些令你好好安顿下来,给你平衡。我不知道我们还有多少年能这样,我认为已经很好了,因为我感到大家能量上的分别—即使在格纳帕提普蕾之前直到现在—都有极大的差别。事实上,我是从你哪处取得凉风。
所以升进是你们最关注的,也是你们全部人最关心的。你们来这里是为了升进,我知道必定有很多困难,很多不便,有些人还矖伤了皮肤,我很抱歉。在这个国家,极端的行为是被视为不恰当,所以你们要避免极端的行为。做得过分实际上是偏向右边或偏向左边,所以请你们做任何事也不要过分。就如你们或许很喜欢在Bhima河沐浴,在浅水里沐浴是很好的,但你们不应到深水处。我因此有些担忧因为它是静止的,你们仍要明白怎样控制自己,不要到危险的地方。除此之外,对你,对整个霎哈嘉瑜伽运动,也对我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若你出事,我会既担忧又失望。
重要是你要保持在中央,任何事也不要走向极端。若你在中央,每个人都会尊重你,若你走向极端,他们会以为你有些不对劲,基本上是你不对劲,整个讲座也会被你弄糟。我的意见是你要保持在中央,任何事也不要过分,一切都要保持正常的状态。因为像这样出门远游,你们都要大费周章,面向太阳。现在是马哈拉施特拉邦最寒冷的时候,所以你可以想象我们还能做些甚么,我是说我们要以最理想的组合取得成效。
很抱歉那些被矖伤的人,因为要医治他们,所以我迟到了,讲座也因此要延迟、延迟、延迟。我是说太过分了,不要再这样了,请不要再走在太阳下,没必要这样。你已有足够的太阳,太阳融化了你的脑袋,令这个国家的人疯癫。若你们走在太阳下,最终都会变成疯子,脑袋也必定有某些事情发生,所以还是完全不要走在太阳下比较好,就像现在这样就可以了,只一会儿就行,不要坐在太阳下。这是很吸引,我知道,因为你不能取得阳光,但这房间每一处都充满阳光,所以你完全不需要坐在太阳下。坐在太阳下可能为你带来麻烦,因为Akluj的太阳是太猛烈了。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未必能与你们同行,所以请好好照顾自己,这是你们唯一可以为我做的事情。
你必须要静坐,必须为升进而忧心,不要随便把自己的东西四处放,要小心。我很高兴他们在摩诃拉希什米庙宇里对你们那么欣赏,他们尊重你们,给你们oti,他们真的很可爱的接受你们,接受你的个人风格,接受你进入他们的小区。他们还说︰「我们分辨不出谁是印度人,谁不是。」因为我想在格纳帕提普蕾,或许你们的皮肤变得没有那么苍白,他们说︰「我们分辨不出谁是谁。」那很好,现在事情正在成就,我们的性情品性越来越相似。
至于崇拜,之前已有三个崇拜,第四个是在格纳帕提普蕾,这里也有三个崇拜。这三个崇拜,我可以肯定会是更安静,更有成效,事情会更好。若你有任何问题,可以告诉我,我们可以安排。但要紧记,不要让自己疲惫不堪,不要挨饿也不要过饱。任何极端的行为对这个旅程都是不好的。因为我想第二组人会比我们之前成就得更多。所以第二组人要尝试保持正常的生活,多放注意力在灵,在升进上。
最后,好消息是你们很多人都想订婚,我很高兴他们可以在浦那或Rahuri订婚。对想订婚的人来说,这会是个好主意,若有任何人仍想结婚,请告诉我,我们或许能在Rahuri作一点安排。但最好还是那些想订婚的人,这是很容易办到,这会是个好主意。任何人想订婚,在离开浦那前,请让我知道。
现在若有任何问题,或你想说些甚么,请说吧,因为我不会再有机会与你们交谈,现在这里很少人,否则,在崇拜里常常…在浦那,人数最少有这里的五倍。
是?她说甚么?注意力不妥当?甚么?甚么?
问题︰她想知道怎样令注意力安顿下来,怎能进入深层的入静。
 
重点是你放注意力在哪里,你要多放注意力在周遭…。你要明白,在静坐中,你先要讨论这些,还有很多人可以告诉你,他们会把它成就。第二,你的双眼最好是看着大地之母,最好是全神贯注在大地之母上。当你走路,要看着大地之母,当你与任何人交谈,也要看着大地之母,你自会明白,你所吸收的一切都会比较好,你的专注力也较好,对吗?
想想我们不要浪费我们的注意力是很好的,你渐渐的安顿下来。我想大部分第一次来的人都会感到,在开始时把注意力稳定下来是有点困难,但你慢慢会做到。因为我们的注意力先放在一些小事上,琐碎的事情上,例如我要坐在地上,或你要坐巴士来,或是某些你在某处看到的不洁的事情。我们的注意力常常放在别人的缺点,漏洞或不洁的事情上,因为注意力本来就是这样。跟着注意力开始放在漂亮的地方,小小的事情你开始看到它漂亮之处,一些琐碎细微的事情你开始看到上天。这个时候你便知道你的注意力享受一切。
通常我们的注意力,特别是当我们把注意力放在错误的事情上,这里有任何漏洞?我们开始评价每一个人,评价每一处地方。看看这里,若你坐在这里,对我来说,这地方真的很美妙,对你,可能这些只是一些劣等的事情,你们只会想着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它是很漂亮,因为我看到这件漂亮的纱丽在这里张开,花朵安排得很漂亮,很美丽的花艺,是那么的特别,还有这个背景,一切都是做得那么仔细小心。他们怎样来到这里?怎样把这些东西系上?这是很不凡的。我一想到所有这些事情,便会感到极之喜悦,我的孩子很辛勤的工作,把这里布置得很好,这是非常好的,他们是怎能安排得那样好。我满脑子都想着这些,令我感到很振奋。我看不到劣等的事物,看不到其他。无论你看到甚么,你的注意力便在哪里。
所以尝试看一些美丽的事物,有那么多漂亮的东西我们可以去看。我现在看到的是我的孩子的心,他们真心实意的做这些事情,不是吗?若你有深度,你便能看到他们是怎样甜美的张开纱丽,怎样把花朵撒开,怎样做这些事情。是注意力,注意力放在哪里?当你看到自己是︰「我怎样可以舒适点?我要拥有这些,我要拥有那些。」你便没有喜乐。喜乐是来自你深层的看到他们为我们做了些甚么,他们是怎样为我们工作,怎样为我们带来物品,怎样以爱心为我们烹调食物。毫无疑问,相比他们,你甚么也没有做。你真的像王室人员那样走动…他们必须要这样做,特别是格纳帕提普蕾是一处很艰苦的地方。人们要老远从那格浦尔来,五十人来这里为你们煮食,钱不是万能,即使你想付钱,也办不到。是爱心,是感情,是注意力,是慷慨热诚的照顾客人。
我们必须享受他们为我们做的一切,我们是那么享受,这就是你的心怎样变得越来越有深度。但若你的心是扭曲的,只看到错事、坏事,或类似的事情,或对一些事情︰「我该买些甚么?我该买些甚么?」只是这样,你便是昏了头。若你真心的想买些好东西,你便能找到你想买的,也可以很快的买到。当我昨天为所有中心购物时,我想这个价值的东西只需一卢比,我很快就能为所有印度的中心购买到需要的物品。因为是为他们购买,我会更好,若是为我自己,我想我不会办得那么好。你会很惊讶,我从不为自己购买甚么,我没有时间,你们已经给我很多东西,我不用再购买甚么。
这是你怎样对待事物,怎样办事,怎样把事情成就的方式。昨天我到过的商店是充满芬芳,哪里的一切都有香气,每个人都嗅到,原因是我享受一切,享受为别人办事,不是别人,谁是别人?对我来说,霎哈嘉瑜伽士不是别人。我是为自己而做,我的更大的存在体,更高的存在体。你就是要这样看待事物,对吗?那么你便会享受。
锡吕‧玛塔吉说马拉地语︰(*我现在要对Sangli人说,我们很久以前曾在这里作过一个崇拜,最近也有一个崇拜,在Sangli 的报章里有很多报导,因此有很多工作已经做了。霎哈嘉瑜伽能在这里建立,因为氛围很美好,很宁静。这里所有人都准备帮忙,所以我想给Sangli人一份小礼物,请他们要接受,这是我的请求,还有另一份礼物,但仍在市集里,当礼物到达,我也会送出,谁想要它?*)
我买了很多东西,但仍未送到,所以我先给他们一件东西,(*把它带来,现在吧。*)这位霎哈嘉瑜伽士是他达先生,他是这里的高级官员。是他做的…这位是马力先生,他是区域…我能说区域吗?他是这里的区域农业部长,管理整个区域的农业,他在1975年得到自觉,被派来这里,因此他参加了崇拜,他的家人也在这里。他达先生为我们做了很多好事,请为他鼓掌。还有耶达先生,他是出版报章的,耶达先生,请为他鼓掌。
他们都位处高位但仍很谦虚,只看看,他是这里的总管,他是工程师,管理这个地区的所有农业活动,他是负责的官员,另一位是报章的编辑。
当人有自我,他们没法与周遭有任何联系,他们不明白自己的程度,就如你推一个气球,它会升上天空,完全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充满空气的气球,这就是为甚么称呼这为自大,明白吗?所以有实力的人,经过实质的训练,实实在在的成长,他们不会跌进自我的陷阱,他们不会跌进这种陷阱。他们先变得很谦虚,学习,更谦虚,再学习然后更加谦虚。就如牛顿曾经说︰「我像个小孩子,在知识的海岸收集小卵石。」连牛顿这样的人也这样说。现在我发现,很难找到像牛顿这样的人。那些在西方很有学问的人,在他们的作品里,我看到他们的言行举言都很谦卑,你可以看到他们是很谦卑的人。谦卑是知识的征兆。当树木负重,它会垂下,当它负载满果实,它会垂下。同样,有知识的人会垂下,会很谦卑。
马拉地语讲话︰(*今天的崇拜真的很重要,因为今天要敬拜摩诃拉希什米。在霎哈嘉瑜伽,摩诃拉希什米的重要性是其他力量没法相比的,因为摩诃拉希什米是我们称为中脉的力量,她在中脉里,透过她副交感神经得以启动。要令摩诃拉希什米力量强壮,在我们的进化里发生了很多事,当中重要的事件是摩诃拉希什米的降世。摩诃拉希什米曾多次降世,她很有勇气,以人类的形相在这个宇宙出生,做了很多工作。
没有关于摩诃拉希什米的这些降世神祇的资料是很令人惊讶的,没有人曾深入而详细的描述她。摩诃拉希什米原理是建基于拉希什米原理,即是说拉希什米的母亲是摩诃拉希什米,应是说,拉希什米的母亲,意思是当拉希什米降世为人类,她很平衡,女神形相的一位女士。她是那么平衡,因此她能站在莲花上,手上拿着两枝莲花,一枝是粉红色的,莲花代表温柔。粉红色的莲花代表这个人是lakshmipati,他会拥有拉希什米,这个人的性格会有这种粉红色,意思是他性格很可爱,不是干巴巴的人。
其二是若你看到莲花,即使蜜蜂来到,牠也能在莲花里找到安身之所。蜜蜂有很多刺,即使是这样,牠也能在莲花里找到安顿的地方,即莲花也欢迎牠。因此,拥有拉希什米的人会欢迎每一个人,无论是怎样的客人。他要让每一个人感到舒适,不论是大人物或小人物,他们按照每一个人的社会地位照顾他,平等的招待每一个人。
其三是—(锡吕‧玛塔吉的双手︰左手付出的手势,右手保护的手势)—意思是我们要慷慨。若他不慷慨,他就不是lakshmipati。Danat(慷慨的品质)是一种很令人喜乐的质量,这种喜乐不能与购物带来的喜乐相比。任何达到慷慨力量的人,我想这个人是最了不起的,因为他已经到达人类进化的顶点。我们必须能慷慨。因为拉希什米以左手付出,同样,一个lakshmiputra(拥有拉希什米原理的人)的人也要以左手慷慨的给予,即使右手不知道。以左手给予表示毫不费力很霎哈嘉(自然而然)的给予。一切欲望必须只是慷慨。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物质的事物,我认为一切事物唯一重要的,就是我们能给予别人甚么。透过慷慨,我们能表达我们伟大的心,能表达我们的感情,我们的温暖,这就是为甚么物质是那么重要,不然,一切物质都毫不重要。
天然圣石(swayambhus)有很多身分,在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是摩诃拉希什米的身份。藉由她的恩典,我们的灵量能有通道上升,或她赐予升进的渠道。这渠道,摩诃拉希什米的渠道是高于拉希什米原理。右手,就像这样,这只手是保护的征兆,它有双重意义︰庇护,庇护每一个人,这只手保护每一个人。在现实里,我们看到的却是相反。Lakshmipatis令每个人感到有压力和恐惧,相反,拉希什米只是安静的站在莲花上,完全没有卖弄自己。否则,人们会要求汽车,要求这个那个,去炫耀他们很富有,高人一等。
另一方面,她没有给人重量或压力,她很轻巧的站着,那么优雅,没有给任何人带来麻烦。真正的lakshmipari只会坐在某个角落,充满自信安静的坐着,安静的离去。即使他想付出甚么,他也只会付出后说︰「锡吕‧玛塔吉,这是我的捐款,请不要透露我的名字,无论如何你也要接受,我在你莲足下给予我的捐款,就是这样,这再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当我告诉他我不接受捐款,捐款是给信托基金(因此捐款者名字必须透露),他会说︰「你可以以任何名义捐赠,我不会反对,我把捐款给你,我不想透露我的名字,我不介意你向税务局透露我的名字,不然,我不想透露我的名字。」他谦卑地请求不要透露他的名字,这个人才能称得上为真正的lakshmipati。
拉希什米的右手是像这样向上指的,意思是你的注意力要往上,向着一个更高的目标。当一个人成为lakshmipati,他的注意力会是这样︰「我现在成为laskshmipati,但现在,我可以怎样到达神?」当人到达这个层次,他便拥有财富,拥有很多财富,变得富有,但却感到内在并不富足,我们可以说他内在的摩诃拉希什米原理已经被唤醒。透过摩诃拉希什米原理,灵量被唤醒,当灵量被唤醒,这就是为甚么我们说︰”Udo,Udo,Ambe”。即「神圣的灵量,请你醒来吧。」我们在摩诃拉希什米的庙宇中这样说,因为她只能通过摩诃拉希什米的渠道才能得到唤醒,她在摩诃拉希什米渠道被唤醒,跟着她穿过在其上的所有轮穴,升上来,穿透顶轮。
让我们看看摩诃拉希什米曾以多少位神祇的形相降世。首先,摩诃拉希什米原理与导师非常接近,一种很多爱和纯洁的关系。若你从最初开始看,所有原初导师,她以女儿或姊妹身份出生。就像阇拿迦(Janaka)的女儿是悉旦,她是摩诃拉希什米的形相,是摩诃拉希什米的原理,悉旦是摩诃拉希什米,她是阇拿迦的女儿。接着是那纳克(Nanaka)的妹妹—Nakaki,她是摩诃拉希什米,她是位妹妹。同样,穆罕默德的女儿法蒂玛(Fatima),她是摩诃拉希什米。她之后是罗陀(Radha),罗陀是摩诃拉希什米的形相。她之后是玛利亚,玛利亚是摩诃拉希什米,她的关系是纯洁的。她是那么纯洁,她以她的纯洁生了耶稣基督,所以她的形相是纯洁的处女,因为她的纯洁,她是处女的形相,她有纯洁如耶稣基督的儿子,所以她也是摩诃拉希什米。
因为这些摩诃拉希什米的降世神祇,我们上层的轮穴得到修补,意思是罗摩的轮穴在心脏的右边,她在这里的形相是悉旦,她在哪里的形相是罗陀,而她在这里的形相是玛利亚。在这个位置三个轮穴相遇,这就是为何摩诃迦利、摩诃拉希什米和摩诃莎娃斯娃蒂这三个力量相遇。当这三个力量相遇,它们构成一个力量,即太初之母。太初之母住在顶轮里。有人说,在顶轮,太初之母的形相是摩诃摩耶—太初之母存在着,她的形相是摩诃摩耶。因为这三个力量就是太初之母以摩诃摩耶的形相出现在这个世界,她能渗透每一个人的顶轮。你们也知道,她就在你面前,你全都知道,我不需要再说甚么了。
就是这样,由于摩诃拉希什米,太初之母降世,她拥有摩诃迦利、摩诃拉希什米,摩诃莎娃斯娃蒂这三个力量,她内在拥有这三个力量。只有透过摩诃拉希什米原理,我们纯粹的欲望—那是安巴(Amba),实际上是摩诃迦利的力量—才能被唤醒,她能办到。这就是为甚么太初之母是很重要的,因为透过这三个力量,即使万事俱备,最后的工作仍要去做,所以需要太初之母,即是说要透过这三个力量事情才能完成。即使我们能轻而易举的办到,能很轻松的得到,我们仍要很努力的工作,否则事情是没法做到。它是颇为困难,若只有太初之母能做到,就不需要有这些混乱了。
你必须辛勤地工作,我要有你的支持才能完成这任务。现在在台上的是你,不是我。你可以拿取我的力量并且运用它,你要知道自己已在台上,所以你是值得受敬拜,你是很特别的,我又怎样?无论我拥有甚么力量,我已很久很久以前已经拥有它,对我这力量毫不特别,但你必须运用它,必须接受它,必须达成它,并且要掌握它,这是太初之母的真正欲望,是她纯洁的欲望。为着这纯洁的欲望,她每时每刻都很努力,而你们只是赚取它,成就它,以爱接受它,迎上前,你已在进步中。对我这是极大的满足感,这种满足感令我忘记一切,忘记我过往受过多少苦,在过往很多年,我受了很多苦。悉旦要受多少苦楚,罗陀要受多少苦楚,玛利亚要受多少苦楚,我忘记过去,我感到过去好像从未发生甚么,无论现在发生甚么,都会是很特别的。
这些降世神祇,我们要记着,摩诃拉希什米降世为人类—人类的形相。女神摩诃迦利从未以人类的形相降世,她的形相常常都是女神,以女神的形相出现是很容易的,但以人类的形相出现却是困难的任务。像人类般奋斗,像人类般生活是很困难的,受人类的局限来生活更加困难。是诸女神以人类的形相来完成所有工作,所以今天我们能享受她们过往工作的祥瑞成果。
在格纳帕提普蕾所做的伟大工作是值得写入历史,很伟大的工作已经完成,这样的事情在未来的每一年都会继续发生,我热切期望能继续这样最少三年、四年。若这能发生,你们对这些工作也会有点概念,我们从格纳帕提普蕾开始,完美的到达顶轮,所有这些是那么aditi(原初),没法用言语来表达,你们全都要接受,接受属于我的一切,这是我唯一的纯粹欲望。当这样能成就,我甚么都不想要了。*)
(*就像这样—放一点东西在双脚下,放红粉在双脚上,放红粉在脚上,叫一些人,一些妇女来。拿一点东西,为双脚放点红粉,下面要更多,现在叫人来,叫女士吧,来吧,来吧。
来吧,拿一只匙,也拿一个碗,拿那个边沿有曲线的碗,在这里,叫女士来,拿一个碗,坐下,拿碗来。
你来,你来吧,让女士做崇拜,我会告诉你该怎样做,让他们来做,不要触摸它,不要用手触摸,小心点,你甚至不能触摸碗,不要用手来触摸,拿着边,只拿着边,现在放下,说Shri Sukta,念诵格涅沙颂(Atharva Sheersha),说吧,放下,放下。
开始念诵口诀,这是对的,让他们来做,不要用手,拿着这里。
现在是,所有男士都在这里,先把这个移到这里,告诉他们清洗我的双脚,倒水在脚上,清洗它们,念诵Shri Sukta,放…移开它。
不要用手,移开这个,在这碟子上。*)
这红粉很好,因为它有生命能量,你们都拿一点(*与一只匙一起给每个人*)迟一点才拿。
(*拿水来,现在男士可以来
你妻子不在这里?
你来吧,留在这里
不要用手触摸,只拿水来,不是热水,现在你要等两分钟,当女士来了,我们会叫你。
用碗来倒。
崇拜要很宁静,很平和的来做,这样便不会出错。
现在你明白我们不用「贫穷」这个字句,”alakshmi”,即不是拉希什米原理,他们不会说”daridrya”(贫穷),他们不说摧毁(贫穷)”daridrya”而说”alakshmi”。你看这是多精微,全都不吉祥,不是拉希什米原理,全部—它涵盖的范围很大。这都是经过深入研究才写出来,清晰和恰当的思维,你看看它的生命能量。
噢!不是这样,之前它有水,是吗?现在来做,我们做些甚么,现在已经发生了。这是我说的,现在把它倒下,现在没用了,没有分别了,现在像这样做,听我说吧,把水倒在我的双脚,把它放在旁边,不要触摸到水。*)
它从Kamal到Vishwa,不是二者之间。(*你明白吗? *)对摩诃拉希什米的描述是她喜欢莲花,也喜欢宇宙,不是两者之间。(锡吕‧玛塔吉不停的笑。)
(*用手来擦,现在念诵108个名号。你们还有甚么是摩诃拉希什米?*)
你们要明白,摩诃拉希什米原理变成Viratangana,即觉醒(buddhi),脑袋—知觉,我们应该说,她变成Narayani Shakti,或Viratangana是宇宙大我在脑袋中的力量(*所以最后是摩诃拉希什米原理 *)某程度上,中枢神经系统也是摩诃拉希什米原理(Mahalakshmi Tattwa)。
(*现在她成为摩诃摩耶,因为摩诃拉希什米原理,她成为摩诃摩耶。当摩诃拉希什米原理升起,她变成摩诃摩耶。意思是对女神—摩诃迦利和摩诃莎娃斯娃蒂,她以此作为掩护,变成摩诃摩耶,意思是这是宇宙大我,克里希纳的戏法。成为摩耶(幻象)是克里希纳的戏法,上天的摩耶(幻象),摩诃莎娃斯娃蒂和摩诃迦利,当这二个力量和摩诃拉希什米相遇,便构成摩诃摩耶,摩诃摩耶的形相便彰显出来。因为有聪明才智,万事俱备,是透过克里希纳戏法而发生的,像克里希纳,克里希纳的力量。女神迦利或其他摩诃迦利的降世神祇,每个人都能看到,她没有任何隐藏,你看到面前的一切,她手拿利剑站着,你看到她所有的手,这里的摩诃莎娃斯娃蒂是纯洁的,就如她从未结婚,从未,即像一位妇女,一位处女,完全的纯洁,知识的形相,穿着白纱丽。当摩诃拉希什米力量与这二个力量相遇,她便有了颜色,即她变得多样化,摩诃摩耶形相便显现,摩诃摩耶显现是因为这些力量,这是克里希纳。*)
我在向他解释,是这样的,摩诃拉希什米原理在拉希什米原理彰显后才开始,即拉希什米藉由富裕和从富裕而来的满足彰显后,摩诃拉希什米原理便开始在我们身上发展,令我们想到自己的升进。它是这样发生的,在我们脑袋里有三个力量,即摩诃迦利、摩诃拉希什米、摩诃莎娃斯娃蒂—在额轮之上。刚巧这二个力量,摩诃迦利和摩诃莎娃斯娃蒂,祂们是受祝福,受摩诃拉希什米原理祝福,摩诃拉希什米原理基本上是Narayana原理。Narayana是毗湿奴,毗湿奴变成克里希纳,克里希纳力量就在这里变成宇宙大我的力量,就是Viratangana。
当她与这两个力量结合,摩诃摩耶力量便开始彰显。因为她是—你也知道克里希纳是怎么样,祂常常玩把戏,这样,藏起这个,这样做—这些事情都是从这个力量开展。所以它并不开放,像摩诃迦利力量是那么开放,摩诃拉希什米力量是一个隐藏的力量,像玛利亚。没有人会相信玛利亚是摩诃拉希什米,或是罗陀,是悉旦。很简单,这力量是隐藏的但却很有力量。在顶轮的时候,它变成摩诃摩耶,人们不懂怎样找出太初之母的实相,你们明白吗?
是她支撑着整个宇宙,她变成灵,整个世界(Vishwa)的灵,Vishwa Gyaneshwara(格涅殊哇)也曾把它纪录下来。他说︰”Vishwatmake Devi”—宇宙圣灵的神,她变成宇宙。
两位外国来的已婚男女可以上来,李察,你不要来,其他人请坐下,你们常有机会,那些没有这机会的人才来,他是最先站起来的,我告诉你,请坐下,不要来自英国的,因为英国人常有这个机会,必须是来自澳洲或其他没有这个机会的人,英国人要把机会让给其他人,你们常常都遇到我,你在这里清洗我的莲足,来吧。她的丈夫在哪里?他是英国人吗?是吗?愿神祝福你们。好吧,叫一些澳洲人来,我是说即使你不是与同一个女士结婚,没有此需要,让澳洲人,或澳地利人或一些没有这个机会的人来,西班牙人也很好,好吧,愿神祝福你们。我要说英国人是最有特权,对吗?
你想擦我的双脚?你从未擦过我的双脚?好,来吧。现在,用右手拿着它,用左手来擦。你已经擦了我的双脚,是吗?你已经擦了它,你已经擦了我的双脚?你有否擦我的双脚?你有否以水来洗擦我的双脚?你已经做了,好吗,让他来做,这个也…你看现在的生命能量,你把手放在这里,好一点吗?现在好一点吗?好吧。
愿神祝福你们。愿神祝福你们。愿神祝福你们。愿神祝福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