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代的紛亂 Caxton Hall, London (England)

現時代的紛亂
1980年7月14日
在現代,我們面對種種紛亂,這是現時代的特徵。同時間,有一大群人追求真理。不是一兩個人或十個八個人這樣追求,而是一大群一大群的人覺得需要找尋一個答案。你要知道你為甚麼生在此間,你要知道你自己是誰。你要發現自己的整全性,你要找到那整體。
有一種力量正在微妙地令大眾走上追求的道路。也許我們不知道自己生長在怎樣的時代,我們處在整體過程的甚麼階段,現在的情況如何,我們統統不知道。我們認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就好像我們認為自己作為人類是理所當然的一樣。我們是進化而成為人的,但我們卻沒有去想為甚麼我們要從阿米巴蟲進化到這個階段,我們沒有用我們的智慧去追問。我們只相信肉眼所見的,我們感官所能明白的,但那個去了解超越事物的內在衝動仍在。
沒有光去照亮黑暗,我們不可能明白我們生長在一個怎麼樣的處境。我們生長在黑暗當中,地球上從來沒有這樣黑暗過;從沒有,從沒有像今天這樣黑暗過。於是種種混亂紛紛出現。有作用力便有反作用力,同樣地,追求越切,便越易陷於紛亂與黑暗當中。現在圍繞著我們的黑暗不僅是無知而已。吠陀經或其他經典都說過,你要照亮你自己,你要有光。我經常都只是這樣說,不想去嚇怕你們。我想先讓你們有光,然後你們便可看見。
三年來我沒有一字談及這個黑暗和它的根源,直到有一天他們自己看見了,我知道他們終有一天會看見的。這時,我才開始去講述這個黑暗。我們要知道那些可怕的力量已經被駭人的撒旦釋放出來了。像逃犯那樣,他們上千上萬,四處奔逃,被邪惡的人利用。他們自稱偉大的人物,許多自稱為精神導師、生命導師、許多稱自己為聖人、許多是宗教的組織者。他們控制著這撒旦的力量,而我們全都被這撒旦的力量所包圍,如果我們受他們蠱惑,我們便會被逮住。
且讓我們看看,我們如何會受他們蠱惑,為甚麼我們會陷入羅網,如何去對付這撒旦的力量?首先,我們是通過潛意識界被邪惡力量逮住的,許多心理學家已作過研究,他們稱之為靈力(Psychic Powers)。這不只是靈力,還有其他東西。通過社會制約,通過恐懼,我們形成自己的心靈。英語裡心靈(Mind)這個字不能一分為二,梵文就不同,梵文Manas這個字是指人的超我(Superego),就是你的社會制約和思想積集。此不同於自我(Ego)。因此心靈包括超我和自我兩方面。超我使我們養成習慣,由於有超我,人類有能力養成各種各樣的習慣。就好像一個人坐椅子坐了十年,他便不能坐在地上,於是物質便控制了我們,我們變成了物質的奴隸。當我們的注意力被物質主義充滿了,我們便會把自己投向物質主義的領域,讓物質宰制我們。例如有些人對足球是瘋狂的,喜歡某些事物當然沒問題,但如果那人不知「分際」,失去控制,便成為足球的奴隸,直至我們完全失去平衡。
但其實靈力(Psychic Powers)是因為我們的性習慣而升起的。一旦沉迷於性慾、濫交等,你便走向昏沉,走向潛意識,最後進入集體潛意識。在集體潛意識裡,有各種各樣污穢的人物,他們陰險狡猾,十分駭人,有許多是有虐待狂的人。那種人統統在集體潛意識裡,他們是被釋放出來的,於是能夠停留在那裡。他們逮住了你,你便會問:「有甚麼不對?」「有甚麼不對?」潛意識的領域會使你酗酒、吸食藥物,走向怠倦昏沉的一面。你會自圓其說,指責那些活躍的人有過份的野心,所以最好走向怠倦昏沉一面。但當你越進越深,集體潛意識裡的人物便會逮住你,向你玩各種的遊戲,他們會變得越來越有效。
那些假導師給你們的咒語便是此等貨式,那些咒語都是在黑暗界域中那些物體的名字。你唸誦那些咒語便會進入那個黑暗的界域。他們有許多途徑,那些靈魂學家,那些到處教授超感知力的人便是。你很容易分辨出他們,因為他們從來不談絕對,也從來不提那在你們裡面的靈體。他們口頭上說愛,但實際上行出來的都反乎愛。他們只提起你死去的爸爸,死去的媽媽、死去的兄弟。如果你願意,他們可以助你與他們對話。他們這樣做是要你進入潛意識界,進入那可怕的界域,而你卻懵然不知,反而去接受它,所有邪惡的力量都被釋放出來了。
心靈的另一端更加危險,那便是在右邊的超意識界(Supraconscious)。而在左邊,你進入你的情緒,當你投射你的情緒時,可以毫無止境。我看見過有人因看了拜倫(Lord Byron)的可怕詩篇而狂哭大泣。那些人只是把你投進潛意識界,讓你在不幸之中找到歡樂。如果你樂於不幸,你也不會願意別人歡樂,你繼續那浪漫的夢,認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整個世界都在折磨著你,而你是唯一的好人。這樣,你便會毀掉自己。你毀掉了你的內在系統,讓潛意識的念頭把整個靈體包住。你享受自己的不幸,可以想像嗎?那時即使喜樂站在你的面前,你也會說:「噢,我想我是不會快樂的。」你不會知道喜樂的存在。
心靈的另一端是當你理性太過,走出大腦之外。在左邊,你使用你的情緒,使用你的心,但那只是外面的心;而在右邊,你使用大腦和你的理性。你使用理性解決問題,但那是沒有得到控制的。你可以將一切理性化,你可以將謀殺理性化,將戰爭理性化,將一切的侵略行為理性化。如果你問他們,他們會為入侵阿富汗說出一大串理由。如果你問那些美國人,他們說去侵略那些落後國家是合理的。每個人都認為他們絕對正確。西班牙人跑去破壞其他的文明,例如阿根庭、秘魯那些國家。英國人則認為如果他們不喜歡某些人,便有權去擺平他們,他們這樣做只是因為他們不喜歡。還有其他諸如此類的人存在。
所以在那些落後國家,潛意識的力量發展較快,而在先進國家,則是超意識的力量發展較快。他們二者都是一樣的,都是在黑暗之中,沒有分別,也許只在顏色上有點差別。我們可以說一種是煤炭的黑焰,另一種是煤油的黃焰,二者同樣可以令人窒息。
右邊的力量更加危險,因為它沒有任何的徵象。那是自我。你認為那是理性的,你開始理性地解決問題。那會導致甚麼呢?只會導致爭執、吵鬧、打鬥、暴力和殺戮。任何組織如果建基在超我或自我之上,無論是出於善意或惡意,都會走到這個地步。傾向左邊的人變得陰險奸詐,昏沉疲弱。傾向右邊的則走向暴力。又或者他們可以互易角色,疲弱的會變成極端的暴力,但因為他們很疲弱,故需要一點時間。很難令疲弱不振的人變得暴戾起來,因為他們沒有多大的意志力。
而右邊,即超意識那一邊是十分危險的,許多假導師正在利用它。當然亦有許多假導師利用左邊的靈力,例如有些假導師說藉著性,你可以達到神的境界。我不是要拒斥性慾,一點都不是這樣。我說的是對性要有中庸之道,性得有它的尊嚴。在右邊,我也不是要否定理性,但理性須要成為智慧,如果沒有智慧,理性可以是很危險的。
危險來自你們自身,但更多地來自外界,如果你進入了超意識,你會因你的缺點而被逮住。你們看左邊與右邊,分別是自我和超我。它們像氣球那樣,這兩個氣球令你走向兩邊。那些假導師給你們一些咒語,那不是別的,而是你理性的投射,那是你的思維。我們稱之為黑巫術。或者你可稱右邊的做黃巫術,而左邊的做黑巫術。你叫甚麼都可以,它們是同一樣東西。利用這種投射的能力,他們甚至能殺人,他們稱之為靈力。
在超意識界的人喜愛權力,他們有了權力,還要去作密謀,派出間諜。試想一下這些污穢的人做些甚麼,他們說這便是政治。這些都是喜愛權力的人做出來的。他們要更多更多的權力,這個權力到最後足以毀滅一切。傾向於左邊的人會毀滅他自己,傾向右邊的人卻會毀滅一切。比如希特勒便是這樣迷戀權力的人,跟隨他的人從他那處得到權力,他催眠群眾,給他們錯誤的觀念。他製造了戰爭,令整個世界岌岌可危。每個人都有可能變成希特勒那樣,只不過現在人們不喜歡提起他的名字,他們認為希特勒是個大惡魔,其實他們自己也是個大惡魔!
所有這些力量都在我們身邊,那些想凌駕他人的人,那些想飛的人,那些想有超能力的人便會成為他們的對象。例如有些人能拉住貨車,那有甚麼用?有些人能讓大象踏過身體,我真不明白,為甚麼要這樣做?在這個國家有多少頭大象?你一生之中會發生多少次這樣的意外?這些人如果走得太過,甚至會發展出殺人的力量。他們會製造意外,從中殺人;他們會做出各種各樣的事情。印度人對此都是耳熟能詳的。那些讀過幾本書的人,都知道這些事情存在。你們很天真,你們不知道,現在西化了的印度人也不知道,他們人人都認為自己是莎士比亞,他們從不讀自己文化的書,現狀便是這樣。
如何可以化解這些邪惡的力量呢?那消毒劑便是上天的愛,愛可以戰勝一切邪惡的力量。如果一個人內在有上天的愛,在他體內流通,所有邪惡力量都會銷聲匿跡。這是你唯一可以拯救世界的方法,那便是藉著上天的愛。只有藉著愛,你才可戰勝那些已被釋放出來的邪惡力量,也只有在愛之中,你才可以建立你的信心。
上天的愛無所不在,問題是人類不知道它的存在。這是一個活生生的力量,也是唯一存在的力量。只有光不在,黑暗才會存在,否則黑暗不可能存在,那只是個幻相。同樣地,當上天浩愛的光在你體內流通,當你認同於上天的愛,所有邪惡的力量都會退避。那些假導師的咒語所引來的各種可怕事物均會消失於無形,而那些神祇的力量都會被喚醒。比方說,如果你懂得如何安放火種,那燎原之火,亦可以成為油燈中的火。上天浩愛之光會降臨在每一個真理追求者的身上。這正是他們所渴望追求的。上天的愛流通於你,憑此力量,你便可以拯救整個世界。現在的世界正是危亂不安。
那些已得自覺的靈,那些真正的導師都在喜瑪拉雅山上隱居,或住在世界其他角落的一些山洞之中。他們不想跟你們見面,因為他們認為你們被黑暗腐蝕得太厲害了,你們頭上超我與自我的投射像生了兩個角那樣。若果跟你們見面,你們會表現得像蠻牛。要有無比的耐心,無比的瞭解,如山的勇氣才能面對今日的一切。
神已為你們預備好了一切,你可以自己去發現,我相信你們都已經知道了。在我們體內有一個力量,可以實現我們的自覺,由此你們便可以接上上天浩愛的源頭,成為上天浩愛流通的河流。你能得以完全清潔,同時你亦能清潔你周圍的人。每一次我都重複說靈量及有關的事,我相信你們能夠自己看書,並自己去找出其所以然。
但今天是很緊急的,我們要得到自覺,人類要在此時知道上天浩愛的力量,這個力量要進入他們的意識。他們還要利用這個力量,徹底地打敗那個危害著整體大有的可怕敵人。
Douglas?
I used to say always that, “How it will work out?” Because it was moving very slowly. Very few people get Realisation in this country specially, and they go up and down and [it’s] difficult to establish them. It’s a fact. But we are establishing slowly, steadily and firmly. And everybody was very much worried that “Mother how are you going to do it in such a big way?"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