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輪、喉輪、額輪、頂輪 Guildhall Theatre, Derby (England)

心輪、喉輪、額輪、頂輪
英國打吡
1982年7月11日
華倫醫生再次向你們講解那些我昨天告訴過你們的輪穴,因為在一個短的講座裡,我沒法把一切都告訴你們。若你得到自覺而又進展良好,你可以聆聽我上百的錄音帶,那麼,你便會明白這些知識就如海洋般廣闊。就如我昨天告訴你們,當你得到開悟,你便變成知識,這句話令人感到很混亂。人們不明白甚麼是「變成知識。」
有天一個男士來找我,他告訴我︰「我的靈性導師已經給了我知識。」
我說︰「怎樣給予?」
「因為他告訴我︰「「我已經給了你知識。」」
我追問︰「甚麼知識?你怎會相信他已經給你知識?」
他說︰「母親,是這樣的,他觸摸我的前額,我便看到光。」
我說︰「不管如何,你也會看見光,你怎麼知道你已經取得知識?」
他開始想,便說︰「若我取得知識,有甚麼會發生?」
我說︰「坐在你身旁的霎哈嘉瑜伽士,他知道甚麼是靈量,也知道怎樣提升你的靈量,他知道你的問題,你的哪一個輪穴有阻塞,他還知道自己的問題。」
他問我︰「他怎會知道?」
我說︰「他已經變成知識。」
正如我昨天告訴你,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你內在應該既能感覺別人又能感覺自己。
就如瘋癲的人,他不會知道自己已經變得瘋癲,不會知道有鬼附著他,變瘋了,他必須得到醫治,他甚麼也不知道。他漸漸變得瘋癲,住進瘋人院裡。又或某人染上癌症,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直至他們告訴他︰「你最多只能活十五天。」
這是肉身方面,精神方面。自我中心的人不知道自己是自我中心,他壓迫他人,以為他人是他的一部分。就像希特勒不知道自己是可怕的惡魔,將會進地獄。那時候在希特勒身邊的人也不知道有個惡魔正在這個社會形成,一個惡魔將要來臨。沒有人意識到甚麼,忽然十一年後,他以可怕、富毀滅性、撒旦力量回來。若你閱讀在他統治前所寫的書籍,事實上大家都支持他,因為他們說︰「我們正在衰落,我們的社會正在衰落,需要有人帶領我們過樸素的生活,令我們有點紀律,我們需要紀律,我們必須有紀律。」所以他們喜歡他,即使是年青的學生也喜歡他。當他走到大學裡,他們被他這些話所吸引︰「我們要有紀律,要簡樸。你不應吃這種那種食物,你應該過非常樸素的生活。」這些話令他深得年青人的欣賞。他們意識不到這個人是不是魔鬼。
真正的知識讓你看到自己和他人的精微。我們和他人的精微就在輪穴裡,而這些輪穴就在我們內裡,提供我們緊急時的需要。就如若我們想跑得很快,可以跑得很快,我們的心臟開始跳動,交感神經系統開始運作,這些輪穴為運作過度的器官提供適當的能量,令它回復正常,把它帶回正常。例如在左邊和右邊,我們分別擁有交感神經系統,若這兩個系統在輪穴上過分抽離,輪穴便會被分隔,而每一個輪穴都有一位神祇,當這些神祇沉睡了,便會從整體中分隔,因為我們原來就是這樣與整體連上。你要明白,就如脊椎骨,它就像這樣,若它折斷了,整體也會折斷,失去了控制。
當失控了,我們便要靠自己運作。當細胞開始自己運作,便會變成惡性,它與那令我們平衡,令我們有平衡的意識,協調,令我們知道該成長多少的整體失去了聯繫,這就是為甚麼癌症會出現。社會也是這樣,現在社會變得很自我中心,我們不停的說︰「有甚麼錯呢?這樣有甚麼錯?那樣有甚麼錯?」
就像今天,華倫剛告訴你們,我們內在有正法,我們有十個正法,十個內在的持守者,我們必須遵守的十誡。為甚麼要有正法?因為若你偏離正法,便會不平衡;若你不平衡,便會產生任何一種因為不平衡而來的毛病。這就是為甚麼我們不能把癌症治好,因為我們不能令細胞回復正常的狀態。我們最多也只能把開始侵襲其他細胞,令其他細胞變得自我中心的癌細胞切除,但我們不能令它變回正常的細胞。只有藉由生命能量,才能做到。因為當你給這些能量中心生命能量,它們變得更有力量,它們擴展它們的光環,細小的光環變得更大,把兩邊捲入,把它們牽引在一起,同時神祇被喚醒,細胞開始從整體處取得信息。
這是簡單、精微的原理。患癌的人怎會知道自己生癌?因為沒有任何途徑令他知道。若你變成知識,你的手指開始有了意識,它們在解讀字句,解讀語言,這些字句語言告訴你那一個能量中心有阻塞,怎樣醫治它,你馬上有所警惕,你知道甚麼在發生。
就如有人有精神病,他們不知道自己精神有毛病。他們有些人甚至完全意識不到,但跟著他們都會意識到自己有精神病。一位精神科醫生來見我,今天他也與我一起,他是霎哈嘉瑜伽士,他曾經醫治過一些精神病人,一位精神科的醫生,他發覺他這根手指在我面前常常跳動。這根手指和這根手指。(編者按︰左無名指和左拇指) 若它們像火燒一樣不停的跳動,即表示有惡魔附在他身上,就是這樣簡單。他可以把它清除,因為對霎哈嘉瑜伽士來說,只需二分鐘,就可把它清除。那個被鬼附的人也可把它清除,因為一旦你知道那個能量中心有阻塞,知道要喚醒那位神祇,怎樣喚醒祂們,你便能把它潔淨。這就是瘋癲的人怎會也能被治好。
在這裡,一個瘋癲的人走在路上,當他說話,我正在房間裡。他說︰「你要追尋基督,追尋神。」他在馬路上說這些話。他是瘋的,瘋人可以帶領其他人到哪裡?到瘋人院嗎?他就像這樣高聲地說︰「你要追尋主,追尋神。」怎樣追尋?你要怎樣追尋?
只在講座上說︰「追尋主,追尋神。」是這樣嗎?若我現在說︰「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內裡。」你們坐在我的面前,很簡單,你的注意力正朝向我,現在把注意力放在內裡,你能否做到?你可以說︰「我們能,我們正這樣做。」不是這樣,不是,完全不是這樣。必須在內裡發生。除非某些事情發生,你的注意力仍不能放在內裡。很多人只相信虛假的事情,繼續相信這些事情,直到他們因此而受苦。我看過很多人都是這樣,狂熱者。在他們年老時變得完全……不是很暴力,就是一事無成,或富侵略性、又或很沉悶。他們一些人真的變得半瘋癲,一些則變得完全瘋癲。所以相信一些你毫不了解的事物是絶對盲目的,因此必須要持守誡律。
在印度,錫克教是個大宗教。錫克教信徒理應滴酒不沾。畢竟靈性導師那納克曾說︰「你們不能喝酒。」因為他知道,他知道自己在說甚麼,他是原初存在體的降世神祇,原初的導師,他說︰「你們不應喝酒。」但現在有人告訴我,在英國,錫克教信徒喝的酒甚至比英格蘭人還要多,這是很令人驚訝。試想像一下,伊斯蘭教的穆罕默德與錫克教的那納克是同源的,他們是同類,他說著相同的話。摩西也說著同樣的話。請你問問猶太人,他們正在做甚麼?他說︰「烈酒、酒精,全都要避開。」穆罕默德的時代沒有煙草,所以他沒有提及煙草,穆斯林因此說︰「噢,煙草沒有不妥,抽煙不要緊。」
你看這些事情,有太多的破綻漏洞。在印度,有很多像這樣的團體。若你去看看,你會感到很驚訝。像耆那教(Jains),他們不吃肉但卻喝酒,你能想像嗎?喝酒令你失去知覺是千真萬確的。摩訶維亞(Mahavira)只談論生命能量。佛陀從沒說過︰「不要吃肉。」這並不表示你必須吃肉,我想說的是他從未提過是否要吃肉,這並不重要。佛陀就是因為吃了生豬肉而死。祂進入一所房子,你要明白佛陀是位已得自覺的靈,祂擁有偉大的品格,是轉世化身,祂以客人的身份進入這屋子。
忽然,有個人走進來,他是獵人,他說︰「噢,佛陀,你來到我的房子,我可以給你甚麼?我可以怎樣做?」
祂說︰「我沒有時間了,你有甚麼就給我甚麼吧。」
他說︰「我殺了一頭野豬,但還要一點時間才能煮熟。」
祂說︰「好吧。」祂說︰「現在就把一半野豬給我吧。」祂因此而死。
即使是耆那教,你會感到很驚訝,Naminath是第一位,他是克里希納的表兄弟。在他盛大的婚宴裡,捉了很多鳥,我的意思是他們都是耆那教徒,試想想,那些鳥及其他,當他們看到那麼多鳥被殺,他很反感,說︰「好吧,請不要再這樣了。」
他們卻走向另一種極端的素食主義,我是說他們對自己可以非常殘忍,卻毫不介意。他們吃素的程度,你們是沒法想像。這是宗教的問題,就是你走向極端。宗教首先是不能極端,這是所有宗教最基本的。對基督徒來說,你知道基督曾說︰「遠離死屍,對已死的人你沒有甚麼可以做。」祂把已死的靈魂拿走,放在豬身上,再把豬趕進海裡,你們全都知道這個故事。但每所教堂卻仍把死人埋在腳下,你們不知道何故的走進教堂,已死的人全都躺臥在哪裡。很幸運,我仍然生存,又或我要說,我很不幸,在英國,我常常住在教堂的隔壁,在晚上,我看到他們從墳墓裡走出來,我說︰「我的天啊。」小孩就是坐在哪裡向神禱告。那麼,他們能得到甚麼?
無怪乎天主教把這樣的災難帶給所有所謂基督徒。我是說每個宗教的教徒都違背他們的宗教的根基。首先,基督控制已死的人,祂把死人對人的影響吸走,還嚴禁他們四處走動,走進任何教堂裡。只有在印度不知何故他們沒有這樣做,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樣處理。但在這裡,每一所敎堂都有死屍徘徊,霎哈嘉瑜伽士現在都不上教堂,因為他們害怕。有一次有個霎哈嘉瑜伽士被鬼魂逮獲,他馬上知道,他感到頭痛,因此他不想上教堂。非霎哈嘉瑜伽士仍會上教堂,他不知道自己被鬼附著。
我的一個信徒的母親是天主教徒,非常堅定的天主教徒,她有數學的學位,事情就像這樣,她是個非常堅持的天主教徒。她來看我,我告訴她︰「你必須放棄上教堂這種狂熱,因為在教堂裡,躺著很多屍體。」她不聽我的忠告。現在她年老了,約六十歲,她變得瘋癲。她開始以浴盆作厠所,問題開始出現。她仍會在星期天早上起床,準備妥當上教堂去,回來後看來很好。每一次也是星期天,她起床後,穿得很好上教堂,然後回來。就像有人把她帶到教堂,再把她帶回來。有一天,她迷了路,這個女士打電話到警局說︰「現在該怎麼辦?這個女士迷路了,我的母親迷了路。」她非常擔憂。她致電給我,我說︰「你會找到她,她沒事,她會回來。」三天後,她回來了。天知道發生甚麼事,她回來了,她又再次開始這樣,那樣,像瘋子一樣,警察說︰「沒有甚麼可以做,你還是把她安置在老人院裡。」所以她把母親送進老人院。現在那個瑪利亞,我的信徒告訴我,那是非常令人驚嘆,那裡大部分人都是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他們全都像這樣瘋癲。護士在哪裡也不好受。所有在哪裡的人,星期天都準備妥當上教堂,教堂是特別為他們而設,你可以想像嗎?只看看這種著魔著迷,這是我們內在的著迷,我們要知道這是種著魔,令我們不再是自由的人,我們都是這些事物的奴隸。
當你是這樣,另一種奴役我們的是我們的習慣,它奴役我們。我現在看到的人,曾有一次一個部長與我坐在一起,俄羅斯的部長,很有權力的人。忽然他站起來,他是主人,他忽然站起來說︰「啊,我要走了。」
我說︰「甚麼事?」
他說︰「我染病。」
我說︰「有甚麼事?」
「你知道嗎,我是足球迷,我不能再坐了,足球比賽一定已經開始了。」
試想像,他是主要的主持人,那麼多人都在這裡,他就是不能再待在這裡,我是說他不能把自己黏貼在椅子上,他想走,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感到非常驚訝,他不能保持安靜,不能控制自己。我的意思是必定有某些從足球而來的鬼魂附著他,或是甚麼呢?否則一個成年、成熟的人怎會有這樣的行為。
這不算甚麼,我們其他的習慣比這差勁得多,它們都在奴役我們,令我們沒有它們就活不了。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為我們而設,我們不是為了任何事物而活。若有任何東西奴役我們,我們必須知道我們是所有事物的主人。一張椅子能否令你舒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沒有奴役你。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奴役你。國王,或是皇帝,一點也不在意,若你把這個人放在街上,他也睡得很香甜,無論你把他放在任何地方,他也感到快樂,他才是真正的皇帝,不是那個活得不舒適就不自在的皇帝。若他是舒適的奴隸,他就不是真正的皇帝。
當我們這個能量中心,即臍輪被喚醒,我們便學懂這些;當光在這區域散發,你看到幻海中的綠色,甚麼會馬上發生?在這光中,你甚麼也看不到,但這光卻起作用。開悟就是這樣,它在運作,光本身在運作,你可以想像嗎?光在你身上起作用。
我們有一個醫生非常喜歡喝酒,常常喝酒。我從不會告訴你︰「不要喝酒。」因為我不想你們跑掉。不、不、我不會說這些話。你舒適的坐下,只為得到自覺,接著我們便看到甚麼發生了。這傢伙只隔了一天,便把酒戒掉。跟著他要到德國,他想︰「我還是試試一些特別品種的酒。」都是他喜歡的酒。他試喝這些酒後,便嘔吐,不停的吐,不能忍受的吐。他說︰「酒的味道很差,我從來也沒有嚐過這種骯髒污穢的東西。」我甚麼也沒有告訴他,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他因此節省了金錢,他可以把省下來的錢購買別的東西,他現在很自由。我不需要告訴你們這些,因為我們上了癮,認同了,即使你說︰「這樣的事情會在霎哈嘉瑜伽發生。」很多人仍會拒絕。我們對事物的認同是那麼根深柢固,深入我們的存在體,困擾我們,就如我們說,我們完全不自由。我們可能在政治上有自由,但那是那麼表面的。
靈是內在唯一自由的,它沒有苦惱,沒有習慣,不會黏貼著任何事物,是完全抽離的,只向我們散發喜樂。它令我們的靈,我們的注意力那麼開悟。我所說開悟的注意力並不是我們一般理解的注意力,那是「哪裏有光,我們就看見光」不是這類。以這開悟的注意力,我們的意識也變得開悟,我們能透過雙手感覺別人。就像你必定看見昨天坐在這裡的人,那天一個在這裡的男士告訴我︰「你的能量與我不一樣。」不同類的。若你現在有負面的能量,你全身便會顫抖,你肯定會顫抖一會兒,毫無疑問,若你有太多負面能量。
就像有一次,在我們的講座裡,一些人來到這裡,一些婆羅門,他們對我都很反感,因為我不是婆羅門。他們說︰「我們不應有母親的講座。」
我不知道這些故事,他們沒有告訴我,但當他們來到我面前,就開始像這樣搖動。我說︰「你為甚麼搖動得那麼厲害?」
他們說︰「我們是婆羅門,我們知道你是力量(shakti),所以我們搖擺。」
我說︰「為甚麼只有你們在搖動,在場的其他人卻沒有。」
他們馬上指著四個人說︰「看,他們也在搖動。」
我說︰「去看看,找出他們是從哪裡來。」
他們發現原來他們都是來自瘋人院。我說︰「相對地,你們應該看誰在搖動,這些人是誰,沒有其他人了。」所以,若有負面能量,你必定有一點搖動。我們要再次看看,有甚麼用呢,內在擁有這些能量有甚麼用呢?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我們都很務實,萬事萬物都必須有其用途。那麼,我們存在於這個世界有甚麼用途呢?一無事處。若我們已經擁有真正實用的東西,我們就不會追尋其他。這種追尋渴望仍然持續,所以我們可以總結,現在無論我們擁有甚麼,都不是最終。當你擁有最終,一切事物都變得相對,一切都變得相對。一切會轉變、會腐壞,奴役我們的都是相對的事物,還有是一切外表吸引但內裡卻像蛇一樣的事物。我們要擁有抽離的品格。
(母親說印地語)
現在,我們對宗教的理解是我們上局限的教堂,到局限的團體,到局限的會所。做著相同的事情,穿著相同的衣服,戴著相同的帽子。我們視我們屬於同一宗教,不是這樣,這全是人為的,全是人工化的。無論甚麼是人類造的,都是很人工化。你們也知道,他們在所有人造的衣料上寫下「人造的物料」,不是神造的。我們自己製造自己的宗教,還為這些宗教而爭鬥。
宗教是某些我們內裡的品質,你內裡的存在體,它與我們製造的荒唐東西毫不相干,這才是人真正的品質。就如碳有四個原子價,你擁有十個原子價,若這十個原子價都遺失了,甚麼會發生?就像化學品,若少了一個原子價,它便變成負離子,接著它與另一個原子價結合,就會產生正及負的原子價。所以若你多了原子價,你會猛然撲向別人;若你少了原子價,你便抓住別人。它的狀況正正像發生在化合物的情況那樣。
我們內在的原子價令我們平衡,這就是華倫告訴你們它們代表甚麼。當你得到自覺,得到正法,你的十誡便得到開悟,代表你得到力量,你變成這樣,你超越宗教,不再需要跟隨宗教,你只是變成,變得那麼整合。例如,有些人不適合吃馬鈴薯,他們就是不喜歡,只是不喜歡。在得到自覺前,則是相反,若他們不應吃馬鈴薯,卻吃得更多。得到自覺後,你只是不想再吃了,你不想吃了,你是那麼的整合。
我們內在的持守是那麼開悟,令我們對事情的優先次序完全改變。我們開始以生命能量來評價一切。現在,我們看到小女孩奧林匹克,她吃得很少,基本上所有固體食物她都不吃。但若食物是我給她的,她都會吃,但其他人給的她則不吃。若是我給她的,她會要求我給她更多。那是非常令人驚訝,她明白生命能量,若你明白生命能量,你便很容易保持你的原子價完整無缺,因為你已擁有力量。不單如此,你只是不喜歡其他事物,因為你喜歡生命能量在流通。當生命能量在流通,靈藉著你的中樞神經系統散發喜樂,這是靈的品質。你開始感覺到喜樂,當你感到喜樂,你不想為任何事而放棄喜樂,就是不想放棄。你只想去享受,所以你變成知識,處於這地帶,被肝臟支撐著的注意力便變得開悟。
就如我昨天告訴你,坐在這裡,若你想感覺任何人,你能找出答案。就像現在,我看到這個男士坐得有點不自在,我想︰他坐得很不穩妥。我說︰「坐好一點吧。」我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便知道他不妥當,所以我說︰「你是不是有甚麼問題?」
「是」
我說︰「不會有問題了。」
所以透過你的注意力,你馬上知道他人那裡出問題。只坐在這裡,你便能找出任何人的生命能量。例如,現在若沒有俄羅斯人在這裡……我說不說?有鬼附著畢先生,有鬼附著他,我要到俄羅斯,我希望能把附著他的鬼趕走,他是被鬼附。他們在接觸靈異的事情,同樣的事情在美國會發生,亦會發生在任何一處你想練習靈魂,巫師和那些我們稱為preta vidya, smashana vidya的靈界事物的地方,這些都是可怕的事物,用現代的稱呼,可以稱它為靈學,他們還用甚麼稱呼?富吸引力的運動或類似的名字……它其實只是已死的靈魂,只是已死的靈魂,這些人只是在練習靈魂。
他們把已死的靈魂帶來,稱它為聖靈(holy ghost),你可以想像嗎?這種富吸引力的運動是另一種可怕的東西。我不知道該怎樣告訴你們,但我必須要說,整個科學已經變得那麼精微,沒有人知道這蠍子,可怕的,撒旦的力量透過我們,把我們吸引到這些已死的靈魂哪裡。有些人說︰「母親,已死的靈魂有好也有壞。」但是為甚麼你要走向死人?你不知道誰好誰壞。你怎會知道,為甚麼要走向死人?我們要活在當下,不要活在過去。
這就是當你失去你的原子價(valence),便會偏向左邊。當你偏向右邊,你可能是非常嚴肅,不吃這種食物,那種食物,這樣那樣,你亦可能變的非常自我中心。你走向另一面,被稱為超意識(super-conscious)、集體超意識(collective super-conscious),左邊是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subconscious)而右邊則是集體超意識(collective super-conscious)。
當我開展工作,我決定不談已死的靈魂。我告訴自己︰「沒有這些我也可以應付。」這是不可行的。三年來我從沒有提及它,也沒有提及神祇,沒有提及所有這些。這三年我應付得很好,但當有個練習這些靈異的東西的女士來到霎哈嘉瑜伽,她令很多人被鬼附著,上千人去找她,她會告訴他們哪一隻馬會首先跑出,他們會在哪裡損失金錢等等類似的說話,人們通常都是成群成群的來找她。但這裡卻很少人來,讓密教術士附在你身上你也控制不了甚麼。若讓任何可怕的人來,境況就像這樣。這個女士真的令我開始談論這些事,就是因為這樣,他們的確存在。偏向左或偏向右令你們出問題,因為你進入了一個未知的地帶,那地帶是非常非常危險的。
告訴你,癌症是因為偏左脈而引發的。我從未見過任何一個癌症病人沒有這種經驗。例如,假導師,或可怕的人的教導,或閱讀關於左脈的書籍,如Rampa Sampa或有關所謂佛教的書籍。任何一種都會引發癌症。我最近在英國的電視中看過一齣有關癌症很好的電影。它說有些醫生做了一個調查,他們說癌症是因為一些蛋白質所引發,他們稱這些蛋白質為蛋白質52,蛋白質58,他們是這樣稱呼它們。他們知道它們是來自我們自創造以來已經存在的地帶,那地帶是集體潛意識,他們還把它們拍下,有相片。我是說我十年前說過的,他們到現在才說。他們只到達剛超越界限的某一點。只要他們得到自覺,因為醫生不能到達這地帶,所以他們不能把癌症治好,最多也只能阻止癌擴散,他們也可能減低患癌的機會,但卻沒有能力把癌症完全治好,因為他們不能把人從那地帶抽離出來。這地帶就像這樣,他們常常都會被捲入。知道這些事情怎樣在我們內裡被引發是非常有趣的。
這個能量中心是最重要的能量中心,因為是它令我們追尋,純粹的追尋必須是追尋靈而不是其他。但那些走錯路的人,你們看到向錯誤的人低頭的人,他們的前額都有一個隆起的部分,哪裡有十一個能量中心,它像山脊般在前額隆起。這十一個能量中心被稱為Ekadeshra Rudras(十一種毀滅力量),它們是負責毀滅,最終的毀滅,被稱為迦奇(Kalaki),或未來佛(Mattreya)或騎著白馬的即將來臨的基督(coming Christ)。當這山脊出現,它發展得越明顯,毀滅亦越接近。我必須要說,很多人不知不覺的有些念頭,我見過有些人繪畫或向人展示一些窮兇極惡的人的圖像,呈方形可怕的東西。我不知道他們怎會有這些念頭,但這確是事實。
現在這些毀滅力量正要作出行動。它們正在運用它們的力量,我們必須非常小心,我們正處於危險境況。在過往,若你們太過偏向左或偏向右,你們不會感到那麼差,而大家也並不關心。但今天,你們都處於危險的境況,你們都是那麼敏感,那麼脆弱,所以你們必須極之小心。毀滅的速度非常快,因此建設的速度要更快。
你看看現在,我是說你看看有甚麼在建設,甚麼也沒有。當你閱讀報章,從早到晚唯一的好消息是王妃生了個漂亮的王子,其餘的新聞都是可怕的消息。你請他們報導一些美好的事情,請他們報導霎哈嘉瑜伽,他們不感興趣。但若有小意外,意外事件,有人死了或有人被謀殺,他們便感興趣,會把那人怎樣被殺,有甚麼戰爭在發生等等的所有相片刊登出來,但卻沒有時間花在報導一些好新聞,一些好消息,一些帶來希望的消息,他們不想要這些,這就是為甚麼……。你看到今天任何組織就是這樣運作,他們是這樣建立自我取向的組織,即使是慈善團體也是自我取向的。
我曾經參與這些組織,與他們共事,我很驚訝,那裡的人內在毫無慈善。慈善必須是發自內心的慈悲,必須是從你內心流露出來,但也有是利用它來取得更好的位置或更好的地位的偽裝。荒謬的事情持續著。善心人實際上是川流不息的人。誰是那位善心人?若他們是我的一部分,我要向誰表示慈愛?若我感到這根手指痛,我能否只對這根手指仁慈?我必須照顧它,令它高興,因為它令我痛楚,我必須擦擦它,無論要做甚麼,我也要做,人們就是不明白。所有這些表面的事物遲早也會脫落,我們便會發現把精力都浪費在一些非常非常瑣碎的事情上。事實上,無所不在的力量成就萬事萬物,我們甚麼也沒有做,相信我,我們甚麼也沒有做過。
現在有多少花朵變成果實?誰在做這工作?這一刻有多少種子在發芽生長?當下此刻。誰在做這些工作?有多少嬰兒在這一刻出生?人體內沒有外來物能停留,身體會把外物逐出體外,但當胎兒在體內,身體不單保留它,還養育它,滋潤它,照顧它,讓它生長,當合適的時候到了,孩子便出生,誰在做著這些工作?我們視每事每物為理所當然。就以我們的眼睛為例,若你是醫生,你能看到如此複雜的眼睛被創造出來,我們透過眼睛看人,是誰創造眼睛?是我們創造的嗎?即使只是一隻眼睛,我們有能力創造嗎?我們看到不同的物種,這是神的慈愛,神的大能,無所不在的大能。
第一次,當你得到自覺,你感到那慈愛,感到生命能量,感到那無所不在的大能。你現在知道那無所不在的力量就在這裡,你也可以看到它的謀略。你能成就它,運用它,你是工具,正如我所說,你是導師,只有你才能成為導師,取得這力量。
我希望華倫已經告訴你們,他是怎樣找到我,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告訴你,他只是因為一個來電而來。他有我的電話號碼,告訴他有關我的那個人令他對我有錯誤的觀念,「她沒有空,就是這樣。」那全是謬誤,我是最多空閒時間的人,只要告訴他打電話給我,來吧,他來到我的房子,得到自覺,他現在在澳洲轉化了很多人。澳洲有七個城市已經擁有集體靜室。我必須要說,英國是最怠倦疏懶的。澳洲有七個城市已經準備好,這是很多人努力的成果。當你有光,你便能把光給予他人。
我們現在要說另一個在它之上的能量中心,是宇宙之母的能量中心。父親住在這個能量中心,之前的能量中心,即臍輪,再向上升,在右邊安頓下來,這是父性。昨天有個男士告訴我,他受哮喘困擾,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回來,他在這裡嗎?他在,很好。這個男士患了哮喘。當然,我告訴他這個毛病是源自印度有過度的浴室文化。你看看印度人,我們沐浴太多,除此之外,還有是來自對父親的傷痛。他的父親死了,他父親不想離開他,很擔憂他。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任何人身上。若有人對他的兒子不好,這是父親的原理。若兒子對父親不好,父親會受到傷害,這是父親的原理。若這個原理受到打擾,又或父親忽然離世,你一生也會感到傷痛。所有這些都在這裡起作用,你的右心輪會有阻塞,你因此患上哮喘。以同類療法來說,你越緊張便越容易有哮喘,因為你越緊張,越會想起你的父親,若他仍然健在,他會幫助你,有時在潛意識裡,也會起作用。這就是問題怎會越來越嚴重。
很簡單的就可以解決,你會很驚訝,只要把這個人的父親原理像這樣提升,他可能是個令人沮喪的父親,可能是個殘酷的父親,可能是失去父親的兒子,甚麼也有可能。你只要把手放在這個位置,唸誦一句口訣,和平(shanti)便會升起,父性便會得到完全的喚醒,你的病會治癒,就是這樣簡單。
心輪中部是受宇宙之母所掌管,她賜予我們安全感。在十二歲時,前面的這塊骨開始發放抗體,它在你內裡製造抗體,直至十二歲,這些抗體是宇宙之母的士兵。梵文稱它為Jagadamba。它們散佈全身,當遇到任何侵襲,它們互相通報,一起抵禦。抗體在前面的胸骨處產生,我們也可以說是位於肋骨處,在肋骨處,即胸部位置,這部分,它們停留在哪裡,直至十二歲,在哪裡被製造。特別發生在女士身上,她們是母親,當有人挑戰她們的母性,她們便會出毛病。
就如有個女子的丈夫很輕挑,常常看著別的女人,她便會沒有安全感,她的母性因此受挑戰。當母性受挑戰,她這個位置便會出毛病,患上乳房的疾病,患上乳癌,這些疾病全因缺乏安全感而起。若女士缺乏安全感,可以源自各種原因,她便會得乳癌。有個已婚的女孩,她嫁給天主教徒,那是跨宗教的婚姻。男方的人常常找她麻煩,在印度這是非常普遍的,在這裡也是,他們想找她的麻煩,麻煩她的父母,她內心因此感到不安全,患上乳癌。當我們對別人殘忍,我們不知道這樣會令人生癌。我們對嫁進我們家,來到我們家的女士仁慈,需要付出甚麼呢?我們都是會說傷害別人的話的專家。我們自孩提開始,已經懂怎樣說傷害人的話,傷害他們,這樣會令他們生癌。你只能在得到自覺後,才會意識到這一點。
你會真正明白別人受到多大的傷害,因為你這裡也感到有點痛。你怎樣與別人說話,你的言行舉止,怎樣與別人溝通都會完全改變。這個能量中心是非常重要的。在左邊是母親的那邊,亦是母親本身。若母親是瘋癲的,你這裡便會出毛病,你的心臟可能出問題。我們有兩顆心,一是心靈,一是心輪。若母親是非常狂熱,若她對食物或其他事物非常狂熱,她的孩子也會有樣學樣。這樣玩弄孩子是非常危險的,要他們完全遵守紀律,要他們「必須像馬匹一樣走直路……。」必須容許孩子有自由。實際上,當我們過度壓制孩子,他們便會變成小流氓。在這方面,印度人比較好,他們知道怎樣養育孩子,他們容許孩子擁有自由,只教導他們尊嚴這個概念。若孩子還是小孩子時與父母一起很自由,當他們四五歲時,便會變得極之有尊嚴。我聽過孩子說︰「滾開,滾出去。」這些話他們是從那裡學懂的?他們是從父母,從朋友或從其他人身上學懂。通常這些話不會出自孩子︰「滾開。」我曾經見過一個很小的孩子說︰「滾開。」我是說這種話是有點過分,但卻確實發生了,因為我們不懂在孩子面前該說些甚麼話,該有怎樣體面的言行。我們或許是很不正派的人,沒關係,我們可能是絶對敗壞的人,即使是盜賊也知道,在孩子面前,他必須言行檢點,因為孩子可能變成盜賊;即使是妓女,妓女也知道,她的言行不應令孩子喜歡從事妓女行業。
這是常識,無論我們做了些甚麼,孩子很容易模仿。所以無論你想給孩子甚麼,傳授他們甚麼,你便要在他們面前有怎樣的言行。現在的社會,沒有放太多注意力在孩子身上,完全沒有。他們就是這樣,我是說女士也是。母親仍像新娘一樣,忙著找新的丈夫,丈夫仍像新郞一樣,忙著找新的妻子。而孩子,可憐的傢伙,不知道該怎樣辦。天知道他們要在哪所孤兒院裡度過一生。
即使工業也是這樣,我昨天想為小孩買一件純棉的長袖衣服,我四處也找不到。找遍德貝郡都買不到一件純棉的長袖衣,我告訴你,倫敦也是。我是說孩子是不能忍受穿人造纖維的衣物,那是非常危險的,對他們的皮膚也不好。當你們年青時,你們穿著純棉的衣物,這裡有棉磨坊,為甚麼要給你的孩子穿著這些可怕的,你從未穿過的物料。當他們長到你們這把年紀,他們面上會長出疙瘩,他們會……我也不知道他們會患上怎樣的皮膚病。沒有人意識到你們為孩子穿上怎樣的內衣褲,這是非常危險的,我不知道甚麼事情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現在用的東西,你們年青時從未用過,相信我吧。是時候他們需要得到完全的關注,現在卻是他們完全被折磨的時候。
即使工業也不關心他們,為甚麼不為小孩製造一些純棉的衣物。事實上,我認為政府應通過法例,規定小孩的衣物不能以人工的物料製造。年長的人可以穿人工的物料,沒有關係,但對小孩,你不能給他們穿原子彈,這太過分了。我想現代對小孩是太殘忍了。那就是為甚麼小孩都不想在這些先進的國家出生。我們印度因此必須承擔這個重擔。
若你對孩子不仁慈……試想想,有兩個孩子被他們的父母殺害,這是怎樣的社會?每一個星期在倫敦,我還以為是英國,他們告訴我是在倫敦,兩個孩子被他們的父母殺死。這樣的事情我從未在印度聽過。這樣殘酷的對待孩子,我不知道這些婦女是怎樣的人?她們是否只在神的面前展示身材,美麗的面貌和類似的東西?這樣殘暴,這樣自我中心,孩子因此受到折磨,全都有心悸,他們的心臟都很虛弱。孩子是受你托管,神給予你這樣漂亮的孩子,你應該為此感謝神。他們不是多餘的,神給你孩子是對你的恩賜。
在印度,若婦女沒有孩子,她會跑到每位神,每位先知以及所有人那裡哭求,求給她小孩。在德國,人口以二十分之一下跌。現在他們比付給首相還要多的錢給有五個孩子的母親,甚至付更多的錢,但她卻不要孩子。她說︰「我會失去好身材。」我不明白你為甚麼要有好身材?好身材有甚麼用?有誰會對你的身材感興趣?
為甚麼要令自己那麼下賤?我們是母親,我們必須為我們的母性而自豪。母性是婦女的最高成就。我是說我已經達成了,因為我是上千人的母親。我視作為女性,最偉大的成就就是成為母親。作為母親兼導師,你能想像我的困境嗎?沒有比要告訴你的孩子一些他們必須要做的事情更糟了,你很愛他們,不想向他們說這些話,因此你要玩一點可愛的把戲,把他們帶回正路。母親這身份是那麼有趣及漂亮的人生。你們必須是自豪的母親。我必須要說,男士應受責備,因為他們對母親不感興趣,他們只對很年青的女孩感興趣,這是墮落的徵兆。我告訴你,絶對是墮落的徵兆。
穆罕默德的時代,有很多很多的婦女,男人卻很少,因為很多男人被殺,穆罕默德也不知該怎麼辦。他想,就如我昨天告訴你,他們都很務實,生活在這個社會必須務實。他說︰「好吧!我們需要婚姻。」因為若沒有婚姻,任何關係都是不道德的,違反原子價的。所以他說︰「我們必需有婚姻。現在有很多女人,讓我們按男人的數目來把他們撮合吧。但若是男人的數目比女人多,做法便是相反,按女人的數目來撮合。」我們需要婚姻的意思是婚姻要得到集體的認可,得到集體的祝福。他說︰「好吧,與五個女士結婚吧。」你要明白,他很驚訝那時候的人都很敏銳,他們不會與年輕的女子結婚,年長的男子不會與年輕的女子結婚。他們說︰「我們怎能與年輕的女子結婚。」你看。
他因此說︰「不,沒問題,我也會娶年輕的女子,因為有太多年輕的女子而沒有年輕的男子,該怎麼辦?」但若在今天,若你問一個八十歲的老人,他會很樂意娶十八歲的年輕女子,我稱他為老懵懂,因為他不明白,不明白這個女子不會視他為丈夫來尊重他,他亦不能享受作為丈夫的生活,他是祖父,又或可以稱為曾祖父。他的言行必須像祖父,這才是他與年輕女子最理想的關係。
我們與別人的關係現在都很混亂。每一個女子必須富吸引力。為甚麼?每一個男子也必須富有吸引力,為甚麼?目的何在?這樣你能成就些甚麼?能得到甚麼滿足感?富有吸引力完全沒有問題,只要你不令人討厭,只要你能與別人保持理想的關係。但若與人的關係像狗和母狗那樣,還是沒有這種念頭好,追逐一些我們不該追逐的事物是絶對錯鋘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必須活得有尊嚴,有理想。若你只說︰「有甚麼錯呢?」這是爭辯,一切都是錯的,不是單一的錯而是整體都錯。若你想社會繁榮昌盛,你必須保持家庭生活美滿,這是非常重要的。在你得到自覺後,這自會發生。我不需要為此告誡你,你就是能做到,你變成理想的丈夫或理想的妻子。美滿的家庭能從霎哈嘉瑜伽而來。你能看到很多這樣的家庭,現在,霎哈嘉瑜伽有很多美滿的家庭,因此偉大的孩子,偉大的先知若想出生,都會出生在這些家庭裡。
很多偉大的孩子想在英國出生,也有很多已經出生了。我不知道他們可以得到怎樣的對待,人們能不能明白他們,人們沒有生命能量去判斷他們是不是先知。在英國有很多天生有自覺的孩子。有時,我對他們得到的對待感到很難過。沒有人知道他們已得自覺。他們說話的方式,完全是充滿智慧。這些小孩卻被我們侮辱和羞辱,我們對他們都很無知。我必須要說他們非常勇敢,在不獲賞識和照顧的國家出生是非常有勇氣的。我要說的另一個極端是在我們的國家,人們可以為孩子出賣國家,我是說這樣做是太過分了,這也是我們做的又一件荒唐事。保持在中間意味著你愛你的孩子,尊重你的孩子,他們是受你托管,是已得自覺的靈,是聖人,是即將來臨的新世界的基石,這是作為母親需要學習的。
母親的尊嚴必須得到尊重。我肯定你一定很尊重你的母親。現在作為母親,我不知道你有否得到尊重。當母親是婦女可以達致的最高地位被確立,她必須得到尊重,女士們的先後次序也會改變。她們能怎樣做?她們作為母親並沒有地位,所以她們對孩子感到厭煩。她們想︰「母性有甚麼用?母親是一份沒有人會感謝的工作。」這種情況只能在男士內裡有所改變,有所轉化才會有改變。
就像現在你聽著的講話,你可以在一處……我應說你能在一處非常正統的地方聽到的佈道。正統卻變成你的一部份,你變得與它是那麼的協調,絶對的一致,你喜歡它。你以這種方式愛你的妻子,你對其他人不會這樣。丈夫喜歡以這種特別的方式愛他的妻子,妻子也想以特別的方式愛她的丈夫,事情便發生了。沒有不安全感,否則,當你回到家裡,你發覺你的妻子與人私奔。試想想這是怎樣的境況?
我來這裡的第一年,我感到很震驚,我的鄰居是個四十八歲的女子,她的兒子二十二歲,兒子的朋友二十出頭。這個女子與那個二十歲的男孩私奔了,她留下三個孩子。房子被出售,按法例她可以得到一半產業,或類似的分配。她的三個女兒現在流落街頭,她最小的三個女兒流落街頭,誰來照顧她們?那個女人,四十八歲,仍然當新娘,你能理解嗎?正上教堂結婚去。這種事情完全沒有尊嚴,沒有愛,沒有感情。我們追隨的基督曾說︰「你說︰「不應通姦。」」我卻說︰「我們不應有淫邪的眼睛。」」祂到達這精微的層次,「我們追隨基督,配戴十字架,上教堂,我們身處何方?」
現在說到另一個能量中心,喉輪。這個能量中心對人類非常重要,因為當這個能量中心被喚醒,你變成旁觀者,你變成集體。這是集體存有的能量中心。我再次說,當這個能量中心被喚醒,你變成集體的存在體,這是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就如我現在與你們一起,我必須告訴你們,我們受過甚麼苦以及印度人受過甚麼苦,而東方人受的又是另一種苦。例如東方人受說話過多的苦,我們稱它為喉輪的右邊,西方人則受完全不說話的苦,特別是英國人,他們從不說話。實際上你必須擰他們,他們從來也不笑,問題是他們只微笑,因為微笑被視為好的行為舉止,有時這也是非常沉悶的舉止。
左喉輪比我們能想到的精微得多。若你的左喉輪有阻塞,這是一種非常有趣的情況,對西方人來說,這是非常普遍的,因為他們發展了新的罪疚感。我是說每一個人都是有罪的。雖然沒有進過法庭,沒有犯過任何罪,但每個人每時每刻都感到有罪。就像有一個女子,「啊!我很內疚。」
「發生甚麼事?」
「我沒有向她說謝謝。」有甚麼關係,有甚麼需要內疚。
「啊!我很內疚。」
「發生甚麼事?」
「我潑出一點咖啡。」好吧,沒有關係,可以清潔的,為甚麼要內疚?人就是有這些不知名的內疚,他們不知道為甚麼要內疚,為甚麼常常有這種內疚感。
「天啊!我不應這樣做,不應這樣做。」
甚麼?我們有怎樣的內疚,內疚是很可怕的。我曾經見過,從美國開始,英國、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瑞士,這些地方的左喉輪是最先也是最後我需要征服的。
一位女士站起來說︰「母親,我因為越南感到內疚。」
我說︰「越南?很久以前的事了,你現在還能做些甚麼?」
「不,我仍然感到內疚。」
「為甚麼?你能做些甚麼,為甚麼這樣關注它,你與它有甚麼關係,為甚麼你要內疚?」
「我就是感到內疚。」
我說︰「真荒唐。」
就像這樣,每個人都發展這種內疚。這是從何而來的。讓我們看看源頭。源頭先來自聖經,人們錯誤解讀聖經,聖經說︰「你是罪人,生來已是罪人。」我的意思這是荒唐的。這句話的真正意思是︰「你是唯一意識到罪的人,不是動物;你是唯一意識到你的無明的人,不是動物;你是唯一意識到你的盲目,其他人不能,動物也不能。」
為甚麼?因為你內在發展了這個「我」(I-ness),正如我昨天告訴你,發展了「我」是因為自我和超我在這裡相遇,因為你抬起頭,因為這個輪穴想得到開悟。你抬起頭,自我和超我便在這裡相遇,在這裡鈣化,你便有這個「我」,那就是為甚麼你以為︰「我做錯了或我做對了。」動物不會這樣想,牠們不會關心,牠們想怎樣做便怎樣做,當牠們想做甚麼,從不會坐下說︰「我感到內疚。」你曾否遇過任何動物這樣說?除了人類,他們常常都這樣說。這是虛幻的,我們活在巨大的虛幻迷茫中,這絕對是幻象,相信我,沒有甚麼需要內疚,內疚常常把你吞噬,令你養成慣性,感到迷失,所以這個能量中心要得到開啓是非常重要的。
在我的講座開始前,我都會先告訴他們,這個口訣必須要說︰「母親,我並無內疚,母親,我並無內疚。」十六次,這是感到內疚的懲罰。若你感到內疚,你必須受到懲罰。對嗎?這是對你的懲罰,就是說︰「母親,我並無內疚,母親,我並無內疚。」說十六次,這樣你便可以克服內疚。這是很實用,有成效的。內疚令你有脊椎炎,你的心臟感到痛楚,你的手患上我們稱為冷凍的手,所有毛病因此出現,全因你有這種虛構的內疚。
現在,另一種虛幻出現,我視它源自心理學家,所謂的心理學家。他們對心靈沒有意識,因為他們沒有任何途徑進入心靈,他們做的只是記錄,找出原因,嘗試把人治好。他們曾經治好多少個瘋癲的人?霎哈嘉瑜伽必定曾治好上百人,他們治好多少瘋癲的人?他們不曾治好任何人,相反,若你走到心理學家哪裡,你或許變得更瘋癲,像他們一樣的瘋癲。因為這些心理學家,當他們與人交談,他們不知道他們處理的是病理學的病案,不正常的病案。當你處理病理學的個案,你自己也因此中毒,或可以說是受污染,你不知道怎樣保護自己。
我要說容格是唯一真正的心理學家,因為他是個頗完美的人,他得到自覺後,提及醫生也會得病。現在,他們開始變得病態,像那個膚淺的佛洛依德,是他開始談論性和類似的東西,他自己卻是反常的人,他因癌而死。他的一生得到甚麼?他是這樣反常的人,我的意思是試想像他是因癌而死的卑鄙的靈,他又怎能指引我們,給我們任何有意義的論點。現在無論他的任何話,我們都視為聖經,甚至比聖經還重要,人們相信佛洛依德,比相信基督更甚。事實上,他們相信他。若把他的言論作個結語,你可以說他把每一個人都定位為性,你不能超越性,不能比性更高,甚麼也不是只是性。試想想,把人格降至這個層次。作為母親,我只能給他一個光彩的注釋,這個可憐的傢伙必定是在處理病理個案時被逮獲,令他向人灌輸這些錯誤的觀念,他只處理心理,左脈也是從這裡開始,亦在這裡結束,在你的超我結束。因此沈溺於性把你帶到超我,意思是把你帶到潛意識和集體潛意識,現在一切有關性的問題都是源出於此,情緒化的行為和一切曲解墮落都會帶你進入集體潛意識。
有個在印度的女孩,她很不正常,她來對我說,她想與女孩子一起,想與女孩結婚,想穿得像男人。我對她說︰「真的嗎?」我以霎哈嘉瑜伽的治療方法醫治她,我發覺她內裡有個男人,她被降至一文不值。有個男人附著她,她這些念頭都是來自這個男人,她才會說這些話,她被鬼附著。所有不正常的行為都是因為你被鬼附著。
有個古巴的女孩來看我,她在美國但來自古巴,矮小的女孩,矮小但漂亮的女孩,她告訴我,她的丈夫告訴我︰「母親,我很驚訝我的妻子可以喝光一整瓶威士忌,一個人把整瓶酒喝光。」
「好吧,坐下。」我為她做班丹,跟著我看到一個很大,很龐大像Globe Trotter的人,真的是一個很巨大的黑人從她身上走出來。我看著她說︰「你是否認識任何黑人?」
她說︰「母親,你是否看到他,你看到他嗎?喝酒的是他,不是我。」她對我說。當他離開她,她就變回可愛的妻子。
所有這些不正常的行為,若你做得過分,便會帶你進入集體潛意識,在哪裡你被所有這些可怕的東西所逮住;若你變得非常,非常自我中心,它也可以帶你進入集體超意識。那麼,你也能變成希特勒。「有甚麼錯呢?有甚麼錯呢?希特勒有甚麼錯呢?」沒有甚麼錯,當他說我是來拯救阿萊亞斯民族,我的鼻子是特製的,他完全正確。我的意思是神必定很驚訝的聽到這些話,我是說你要創造多樣化,是嗎?但就是這樣,我的意思是我們在人生中做著一些荒唐的事情,就像說︰「有甚麼錯?」我們跳進溝渠裡,回來時,你的頭上不能沒有負載任何東西,這些負載起作用,你變得很不正常。
然後你站在街上像瘋子一樣叫喊,若你激怒他們,他們便會變本加厲,所以還是不要與他們交談,不要與他們爭辯,忘記他們吧。我們看到所有狂熱的人,都有鬼附著他們。
他們大部分人都被鬼附著,我可以說,很多總統,很多專橫的人,他們大部分都是被鬼附著。我與他們會面,與他們握手,他們在我面前發抖,我便知道他們是被鬼附著,他們怎會在哪裡?他們不應在哪裡,他們被鬼附,他們附著別人,他們令他們成就事情,所有這種侵略是透過附著他們的鬼魂力量開展的。這個能量中心令你回復正常,當靈量昇起,穿透你的腦囟骨區,把它開啟,從你的雙手,透過這個能量中心,集體的品格開始彰顯,你變成集體的品格,你變得,我再次說這是實現(actualization),不是「我們是兄弟姊妹,讓我們組織聯合國,好好的一起賺錢吧。」這是實現,令你能從內在感受另一個人,這才是最重要的。
這個能量中心,我是說我也不知道能花多少時問不停的談論它,這個能量中心有十六片花瓣,它照顧你的眼睛,鼻子,耳朵,喉嚨,頸項……一切,甚至你的臉孔和所有這些,也受它掌管。合群的人,集體的存在體擁有一張散發生命能量的臉,只能藉由生命能量才能看到,你會知道誰是集體的存在體。
最重要是頭的這一部分,我告訴你,當你屈服於錯誤的事物時,最大的障礙是腦袋的最底部,梵文稱為mudhra。這是非常重要的,它腫起,築起大的障礙物,你便與那無所不在的力量完全切斷。意思是一切的保護,一切的指引,一切富滋潤性的事物,一切都從你的生命中消失。現在我們從這個能量中心說到這個能量中心,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必須告訴你,雖然是時候要結束這個講座,這個能量中心是額輪。它是位於腦垂體和松果腺之間,它控制我們的自我和超我,在視交叉床之間,存在著這個非常精微的能量中心。
有些人叫它做第三眼,他們看到的第三眼不是我說的第三眼,第三眼代表我們從內在而不是外在去看。這個能量中心是非常重要。它以神祇摩訶毗濕奴來裝飾,這是它的印度名號,它的英文名號是主耶穌基督,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追尋主基督。」你在哪裡追尋,祂存在於哪裡?祂必須得到喚醒,祂就在這裡。(編者按︰錫呂瑪塔吉指向額輪)因為你們都是來自這個背景,所以我想談及它,雖然摩訶維瓦(Mahavira)和佛陀也是在這個能量中心,摩訶維瓦在這裡,佛陀在這裡,而基督則在中央,在腦袋裡。這是很重要的東西,所有基督教組織都未領會到基督,就是基督要在我們內裡出生,在我們內裡被喚醒,這只能透過喚醒靈量才能做到,當祂被喚醒,在這個位置,因為祂被喚醒,自我和超我都會被祂吸入,這是一件大事。
這就是為甚麼祂說︰「我是作事者。」這很好,他們把祂釘上十字架。被釘十字架也是一齣戲劇,因為自我和超我把這個位置壓迫得很緊,要穿越它,你需要一位神聖的人,祂本身是Omkara(唵),一位擁有神聖品格,永遠也不會死的人去穿越它。克里希納曾經說︰誰在這一點上。祂說︰「這神聖的力量,這Omkara,永遠不能被殺害,也不能被摧毀。」因此耶穌基督出生,為我們創造這個通道,祂要證明,它是不能被殺害的。他們全是一體,互相關連。這些你都能在霎哈嘉瑜伽裡找到,因為當和諧被建立,你必須提問,耶穌基督和克里希納有甚麼關係?你能從生命能量找到答案,他們互有關連,非常緊密的關連。基督曾說︰「那些不反對我的人便是與我一起。」沒有人嘗試去找出祂說的「那些人」是誰。聖經說︰「我會像火舌般在你面前出現。」沒有人嘗試去找出這是甚麼,或是生命之樹,這是生命之樹(錫呂瑪塔吉指向能量圖),所以祂必須在你內裡被喚醒,這就是重點,當祂說︰「有人會來喚醒它,那麼你便永遠的知道我的父親。」現在有那些以主耶穌基督之名運作的機構在做著這工作嗎?他們做的只是祭祀,或是狂歡節,收集金錢,建築教堂,這些那些。
透過喚醒基督,你必須在每一個人內在建造一所教堂,這是洗禮的真正意義。洗禮的真正意義是靈量被喚醒,當它來到你的腦囟骨區,那是被稱為梵穴,靈量便會穿透它。有誰這樣做?沒有。我到過一所被稱為統一的教堂,我相信他們把所有教堂統一起來,這樣做也把全世界的鬼魂統一起來。各式各樣的假導師都在那裡,各式各樣,他們毫無辨別能力,我感到很驚訝,你也知道,基督並不那麼圓滑,我這樣說是因為當祂鞭打那些人後,說︰「若他們感到熱,我可以處理。」意思是若他們感到熱,他們便是有阻塞,我們能處理。若他們感到冷,我便點亮他們,若他們是半途膚淺的,「我便把他們從口中吐出來。」這是祂用的語句。因為膚淺的人會向魔鬼妥協,還會談論神,他們又怎能傳達好信息?為甚麼不把你內在的基督喚醒,自己去看清楚?當你提昇靈量,你會感到很驚訝,靈量到達這一點便不能再上昇。對所有基督徒,這是問題。你必須要他們念誦主禱文,便能解決,這是口訣。當你這個能量中心有阻塞,因為克里希納是集體的存在體,「Allah Ho Akbar」也是同樣的意思。你要把手指放進耳朵裡說︰「Allah Ho Akbar」自覺的靈,你的靈量便會昇起。你能看到靈量在三角骨裡跳動,能看到靈量的昇起,能感到靈量到達頂輪,穿越頂輪,你通過基督的大門,祂吸入這兩個機構(編者按︰母親指自我和超我),令這裡有通路,當靈量昇至超越額輪,你便變得無思慮。
這個邊緣的區域是神的國度,你從哪裡得到指引,靈量亦能通過。這是最後要做的工作,現在已經完成,大規模的完成了,這工作必須要做,已經做了,是被承諾的,時候到了。有時我也很奇怪,人在哪裡?我現在在英國與你們一起,你會很驚訝,在印度,成千上萬在村莊裡的人得到自覺,但這裡我卻發覺人們不想要實相,必須要有個馬戲團,那麼,至少英國人會來,印度人卻很少,他們從不粘附著這些,這是很奇妙,我就是不明白。事情是怎樣成就是很奇妙的,我們何時才會喜歡它?我的意思是它是免費的,你不需要付款,是你自己的,自然而然的,就在這裡。但仍然,他們得到自覺,他們迷失。
這是很令人驚訝,你不會相信,我已經在這裡工作了十年……八年,八年了。最初的四年,有六個人,他們上來,下降,再上來,再下降。我說︰「甚麼類型的人?」四年了,你能想像嗎?在印度,我只留了三個月,便有上千人來。是否就如約翰所說的,只有很少人會獲救。他說只有數千人會獲救,我們在西方是否只能做到這樣?英國人卻成就得最小,你會很驚訝,甚至意大利也比較好,瑞士,日內瓦,好得多,有甚麼發生?在這裡,他們追逐著一個要一輛勞斯萊斯的人,一個要求第五十九號勞斯萊斯的傢伙。為了給他勞斯萊斯,他們挨餓,當他來,他們把車給他,你能想像嗎?他們說他是個完美的導師。他們的腦袋沒有純粹的聰明才智去理解,你怎能從這部荒謬的勞斯萊斯得到靈?至少在德貝郡不能,來自德貝郡的人不應對這種事留下任何深刻印象,因為勞斯萊斯就在這裡製造。你不能製造神,你能嗎?你有能力製造勞斯萊斯,沒問題,你能否用勞斯萊斯來交換神?
他們在追逐這些可怕的事物,另一種可怕的事情是有人想教你怎樣飛。坐在這裡有個董事的妻子,她的女兒染上癲癇症,丈夫也有癲癇症,女兒也是,他們全都是癲癇症患者。他們支付上千英鎊,花了三千鎊去學飛,開始像青蛙一般跳躍,試想像?以你的純粹的聰明才智,一定會請那個導師從比薩斜塔跳下,我想建造斜塔也是為此原因,看看他能否飛高一吋,為甚麼不運用你的聰明?你應是最平衡,最聰明的人。昨天我告訴你,你是被安置在宇宙最重要的位置,即心臟,英國是宇宙的心臟,但心臟卻很怠倦疏懶,我可以怎樣做?你要告訴我,我該怎辦?為這個心臟打氣至實相。這裡有求道者,我不會說這裡沒有求道者,他們很多人是嬉皮士,上千人變成嬉皮士,他們很容易的接受荒唐的事物,為甚麼不是接受你們追尋的事物?我難以理解,就是不明白。
就如我告訴你,我不是移民來英國,我來是因為有某些事情發生了,我的丈夫被選來到這個國家,這是重要的,我視這必定是命中注定,就是這樣。我必須懇求你們現在接受和明白,這是威廉‧布萊克曾告訴你的︰「先知將會來這個國家,有神性的人(god of men)將會變成先知,他們有能力把其他人也變成先知。」這就是霎哈嘉瑜伽,甚麼也不是只是這樣,他應許了很多事情,他甚至描述過我住的房子,他曾經描述我們現在居住的房子的正確位置,他也有描述我們作為基地的集體靜室,那麼的詳細描述,令我感到很驚訝。一位這樣的聖人和預言家,在這個偉大的國家出生,卻沒有人想去了解他。我現在該怎樣做?我希望人們很快便能意識到,在轉化人類和拯救這個災難的時刻,他們必須扮演主要、很重要、關鍵的角色,他們就是帶領人進入神的國度的人,我滿懷希望為此祝福。
願神祝福你們。
很幸運,在德貝郡有高水平的霎哈嘉瑜伽士,真的很令人驚訝,威廉‧布萊克曾經多次提及德貝郡,他們想我來德貝郡。我說︰「伯明罕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我不來德貝郡了。」
他們說︰「母親,我們請求你。」跟著他說︰「布萊克說你會來德貝郡。」就是這樣,我來到這裡,我希望這個集體靜室能創造出很好的霎哈嘉瑜伽士,再從中創造偉大的先知。無論如何,布萊克高調的提及德貝郡,他推薦它。但當我坐車在外面走了一趟,有很多巫術,人們沈溺於可怕的東西。我很擔心,頗為擔心,這是非常危險的東西,對你,對你的孩子,你的家庭,對每一個人都是危險的,我發現這些口袋,我感到很驚訝它們怎能在這裡昌盛成功。願神賜你力量和智慧去明白,你是怎樣被安置在神的偉大工作中。
若你有任何問題,你有五分鐘時間提問,昨天有很多提問。事實上,我只在第一天容許提問,因為第二天還問問題是浪費時間,請不要提問個人問題,不要問個人問題,個人問題遲一點才問,我會回答,若你想問一般性的問題,請提問。
問題︰你有否見過神?
錫呂瑪塔吉回答︰為甚麼要問這個問題?你有否獲授權去問這個問題?你先要看看你的靈,我們才談及它。你為甚麼要問這樣的問題?你是印度人?至少要保持一點禮貌,請坐下。這種「你是否見過神?」的傲慢問題不應該問,你為甚麼問我這種問題?誰授權你向我問這個問題,我必須也問問你,你能否感到你的靈?好吧,先感覺你的靈,這就是為何佛陀從不提及神,我昨天只告訴你們,因為你忽然想見神,你是否擁有眼睛去見神?你甚至連我也看不見,你又怎能看見神?
你要先成為靈,我們才談及它。小孩子不會在與國王交談時摑他一記耳光,對嗎?他應否這樣做?我們要知道自己的界限,自己的分際(mariadas),特別是印度人,有時我感到很驚訝,提出「你有否見過神?」這種問題。我有否見過祂,為甚麼要告訴你?沒有此必要,沒有必要……這是很傲慢無禮,我很驚訝你在這裡這樣問,印度人從不會這樣,很令人不安。試想像,若我真的見過祂,他會相信嗎?又或沒有見過祂,這些問題有時令我感到……我是說這樣的問題,你明白嗎?
他是貝尼大學的哲學博士,你不會在印度找到這類人,我不知道這些唯物主義,絕對粗淺的人從何而來,我是說他怎會問我這樣的問題?不該問的,我來是給你自覺,只是這樣,是你應得的,這是你的權利。我要說就像銀行,我在兌現給你的支票,只是這樣。若給你的支票已簽署,就是這樣,完成了。這是我與你的關係,我不會告訴你關於我自己,令自己再次被釘上十字架。基督想告訴人一些有關祂自己的事情,他們便把祂釘上十字架。
我現在若告訴他︰「我當然知道神。」他是不會接受的。若我說︰「我不知道。」他也不會接受,蠢人,印度人絕對不蠢,他們很有智慧,我必須要說,我很驚訝這種愚笨從何而來。很有智慧,印度人是很有智慧,因為你看看大地的瑜伽,我們的國家是個很古老的國家,你不會知道這個國家得到甚麼讚頌,我能……不要以你看到的人來評價它,不、不、不,它是個很偉大的國家,非常偉大的國家,靈性上,絕對是靈性的國家。我不知道他們發生了甚麼事,很表面膚淺的人出現,極之膚淺,我也看到一些偉大的靈,不要評價它,不要評價這個偉大的國家。
當我與丈夫一起到印度,我告訴他︰「我們已經觸碰到我們的國家。」
他說︰「你怎麼知道?」
我說︰「看,生命能量!整個國家都有能量,大氣中充滿能量。」
他說︰「真的嗎?」
我說︰「請你問機師。」我們坐頭等,他走去問機師。
他說︰「先生,我們剛在一分鐘前著陸。」像這樣偉大的國家,整體,宇宙的靈量就在這個國家,你能想像嗎?靈量,他們卻沒有追尋的欲望,欲望的力量就在這裡,他們卻沒有力量去追尋,你能想像嗎?我很驚訝,那些人來以導師自居,可怕的人卻在賺錢。若我是印度人,我會感到羞愧,因為感到羞愧,我有時也會想︰「他們對我們擁有的做了些甚麼?」那麼巨大的遺產,你只是幼芽,只是外在的,你是樹木,我們則是根,你不能沒有我們而活,我們是你的根,你看這些根,我就是不明白,它仍會妥當,這是母親關注的。
讓你們現在得到它吧,請把手朝向著我,脫下鞋子,你必須是在追尋,若你並沒有追尋,來我的講座有甚麼用呢?

H.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