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師那納克(GuruNanak)生日講話 Nirmala Palace – Nightingale Lane Ashram, London (England)

導師那納克(GuruNanak)生日講話
每位霎哈嘉瑜伽士都必須成為導師
倫敦涅瑪娜聖殿 1982年11月1日
今天是著名的,偉大的滿月日,也被稱為Sharada Indu。
Sharada Indu——是女神的一個名號,Sharada Indu,意思是秋天的月亮。
那是最圓的月亮,當然不是在英國——而是在印度,月亮在這天發出最強的光,看到嗎?那納克在這樣的日子裡誕生是件多麼偉大的事。你們都知道,在印度人們根據陰曆(稱為tithi),而不是我們的陽曆,來慶祝生日。
[Rustom:] Jaram, Shri Mataji. 我要和他們一起去。
[Shri Mataji:] 當然。[Shri Mataji 和瑜伽士用印地語簡短的交談。]
這個偉人誕生在旁遮普(Punjab),那裡的人不懂得神的行為方式。在他整個生命中,他常常被正法所困擾,因為你們知道他是原始宗師,原始宗師的職責是照顧我們的幻海、支持我們、給我們一個理想導師的典範。而他總是降生在最險峻之地,比如丘陵、山谷和深山之中;或許他們選擇了更艱困的地點——可怕的人群中,那些需要他説明的人群。
因此當時在印度,不知為何旁遮普被視為一處不信奉上帝、不信奉傳統印度教神靈的地方,或者是一個被看作散發著生命能量的石像。但是他們崇尚金錢,即便現在也是如此,他們仍然崇尚權力。當時有位國王,想通過給人們金錢使他們轉變為回教徒,許多人因此變為回教徒。後來,印度教徒開始仇恨回教徒,印度教徒與回教徒之間產生了巨大的仇恨。正是在這種情形之下,在穆罕默德信徒與印度教信徒持續爭執不休的地方,穆罕默德再次親自降世,雖然他曾決定不再降世,但他認為只有這樣做才會徹底解決這問題。
雖然降世神祇是永生的,即使他們離開肉體,他們仍然在那裡。而且也就是他們,當其他降世神祇誕生世間時,他們為人們展現了許許多多的神跡——他們幫助、支持和指引求道者來到降世神祇面前。所以,要在這樣的日子慶祝他的生日也只是個神話,因為他從未死去,他是永生的生命,無所謂成長,也無所謂死亡。
但是他的生日很重要,因為他來到世上的意義不是為了弘揚幻海的特定面向——像穆罕默德所做的,或是像摩西所做的,大衛,摩西以及之前亞伯拉罕、老子、或是蘇格拉底所做的,這些都被奉行為宗教。而他是來創造友善,我們可以說,來創造宗教間的相互瞭解與融合,這對霎哈嘉瑜伽而言也是非常關鍵的一步。後來,正如你們所知,他又一次降世——天知道什麼地方,沒人知道他降生的地方——但他顯現為舍地的賽巴巴。他也說著同樣的事:譭謗任何宗教都是罪行。
但這樣的努力大多落空,因為當時的回教徒與印度教徒,現代都變得極其狂熱。他們沒有拉進彼此間的距離相親相愛,卻成為了狂熱份子。即使我們看到回教傳播迅速,錫克教也發展迅速。在美國有位恐怖的假導師開始傳播錫克教,他正在把所有白人轉變為錫克教徒,他們開始蓄髮、結成長長的辮子,穿著鋼手鐲(kara)以及過去曾要求的五件事(注:錫克教第十代上師戈寶德•辛格時代開始要求錫克教徒蓄長髮、帶發梳、戴鋼手鐲、穿短褲、佩短劍。)。在導師戈寶德•辛格(Guru Gobind Singh)的時代,當戰爭開始時他們要穿戴這些東西;在當時這很重要,因為戰爭爆發了,為保護印度教或是印度教徒免於回教狂熱份子的侵略,他們必須佩戴這些軍事物品。事實上若你們相信神,沒有人會被殺害。但我想導師戈寶德•辛格認為他必須佩戴著這個。
在所有先知的宗教之中,如果你去看,弘揚一切宗教的所有先知總是受到猛烈的攻擊,以致於他們要帶著武器。甚至在回教中,他們也要用武器來保護自己。現在當這些人拿起武器,他們都受過訓練。沒有訓練,是不可能的。錫克教徒要接受非常嚴格的訓練。但現今的錫克教徒不再是真正的錫克教徒,他們只局限於外表,而內在卻不是真正的錫克教徒。我不會去描述他們必須經歷的一切嚴格訓練。但是所有的門徒如果要成為導師,都必須經歷對自己非常嚴格的訓練,這點無庸置疑。
這不是說僅是由某個人,比如我,來告訴你們要做這做那,然後隔天你們都忘得一乾二淨。這件非常嚴肅的事,你們必須要瞭解。雖借著霎哈嘉瑜伽,你們得到自覺,但我仍要說你們還未真正成為霎哈嘉瑜伽士。因為每位霎哈嘉瑜伽士都必須成為導師,不然他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首先你們是瑜伽士,因為你們得到了自覺。但是瑜伽士是無用的,你們要成為霎哈嘉瑜伽士。因此你們被傳授了有關輪穴的所有知識,每件事、有關靈量所有問題的知識以及各種治療方法,相關的一切都已經告訴你們。
因此,你們現在成為不同種類的人,不同類型的人,你們得到重生,是靈帶給你們新的生命,而非血肉之軀——記住這點——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約翰也曾說:你們是由靈,而非血肉之軀得到重生。那些由血肉之軀得到重生的人,只存活於血肉之軀中。但如果你們由靈得到重生,你們便真正獲得重生。只有知道有關靈和靈量的所有知識,你才能稱得上是霎哈嘉瑜伽士。但除非成為導師,否則你還不是一個完美的霎哈嘉瑜伽士。
所以首先我們必須要瞭解,靈被形容為Kala——月相,月亮的某個面相,但是導師卻被形容為滿月, Purnima,Gurupurnima。導師是滿月,不只是單一的面相。因此從一個面向開始,你們必須達至圓滿的導師。月亮共有16個月相,所以你們需要經過16個階段達至導師的境界。
現在我們要怎麼做?我們要非常客觀的來面對這件事。我們要如何成為導師?因為無庸置疑,我們必須成為導師。你們現在不能只說,母親,您給我們一卷錄音帶,我們會用心學習,我們會對另一個人說您對我們所說的同樣的事。或是拿您的錄音帶,給他們看,“這是我們的母親、她是這樣的、她是那樣的……”。但是這些人會說,“好吧,她也許是這樣,但你又如何呢,先生?”
現在霎哈嘉瑜伽有個非常重大的責任,我想很多人還不太瞭解。我希望他們能夠仔細地聽我說,真正理解這個責任。迄今為止,如果你們去看,就會發現,導師仍是導師,而沒有門徒成為導師的。他們仍被視為某個導師的門徒——不管是假導師的或是什麼。他們自己從未成為導師。因此對他們而言無需成長,他們必須做的事是持著導師的名號,那便足矣。耶穌基督有自己的門徒,穆罕默德有自己的門徒,那納克有自己的門徒,舍地賽巴巴也有自己的門徒。他們之中沒有任何一個成為導師。但是現在這是你們的天命,抱歉,你們必須成為導師。這實際上是個特權,成為導師是個非常偉大的特權。要成為導師,我們必須學習該怎麼做。我想,這個主題有時間的話也可開展一次講座。因為我在導師滿月日(Guru Purnima)上曾告訴過你們,我們要必須達成的10種成就。
今天你們將瞭解我們如何成為導師的16個階段。
首先,我們對自己要有完全的訓練。不需由別人告訴你。像那位尼克先生受到所有人攻擊,不用,你攻擊你自己。你現在就是尼克先生。你必須讓這個身體順服於你,這是首先要掌握的。要做到讓你的身體能睡在任何地方,能忍饑挨餓,能在任何環境下生存,它不敢抱怨。它應當能夠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睡著,也應當能夠在任何時候保持清醒。這個身體要能被駕馭。即使你們讀《八支瑜伽(AshtangaYoga)》,裡面也是說首先要駕馭這個身體。因此得到自覺之後,你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駕馭這身體,這對西方人而言則是最困難的一件事,因為物質淩駕於他們的靈之上。所以首先靈要到來——初相——至少必須有靈的存在。
如果你們必須成為靈,那麼月亮應被光所籠罩。在第一相中我們要駕馭我們的身體。那麼我們要怎樣才能駕馭我們的身體?首先我們必須瞭解“讓我們失去身體主控權的是什麼?”我們必須知道所有企圖控制我們的惡棍。
所以,將你從你自己分離出來……[錫呂•瑪塔吉叫一些人挪出些位置來。]
所以,首先我們必須要面對自己的身體。在霎哈嘉瑜伽中,我們學會最首要的事是我們要尊重我們的身體。這是第一個原則——尊重我們的身體。意思是,恣意放縱對身體而言是種罪行,因為恣意放縱對你們的身體毫無益處。你們所有人先要尊重你們的身體,然後才能主宰它。如果我不尊重你們,我不能掌握你們。
因此要駕馭這身體,首先要尊重你們的身體。要尊重你們的身體,你們必須把它照顧得很好。但不是放縱。這不表示你們一連數小時站在泥濘中或風雨中,或是暴露你們的身體,讓你們的身體完全成為感冒、咳嗽以及各種疾病的棲息地,然後你們可憐的母親為清潔你們的喉輪而受苦!這就像是一匹垂頭喪氣的馬兒。所以你們必須要照顧好你們的身體,不要讓它生病。
懶惰有違這身體。懶惰的人必須知道懶惰有違你們的身體。因為懶人不會費心讓自己穿著得體,不會將身體穿戴妥當,不會妥善照顧自己的身體,在身體不同關節上加潤滑油,按摩他們自己。照顧這個身體,這很重要。要照顧好這個身體,你們便要花費一些時間,因為這個身體是眾神的廟宇。現在你們已經成為神的廟宇,但若這廟宇髒亂、患病、污穢不堪、毫不起眼,它便像根竹竿,或像個氣球,沒有人會想靠近它。所以嘗試去改善你們的個性,它必須是一座美麗的廟宇。
我的意思是,我已經給你們這麼多秘訣,我想在我這麼多次的降世中都沒有給予這麼多秘訣,即使在身為導師時也沒有。因為通常那時來到導師面前的人們,都是真正偉大的求道者,他們可以僅是為了取悅他們的導師就把自己一連倒吊幾個月的時間。所以那是一群具有特別素質的人——但數量只有一個或兩個。而當人數增加,素質便會降低,我接受。但為何你們不將“我們要讓自己擁有一流的素質”視為己任?
所以首先訓練好你們的身體。我已經告訴過你們在早上要做一些運動。我聽說有些人睡過了早餐時間,我很驚訝。我的意思是,這實在太過。你們看,是神的祝福,賜與你們這身體,是為要讓你們更警覺,讓你們把光給予他人。否則的話,如果蠟燭甚至連半點閃爍的火光都沒有,又有何用處?
所以你們第一個要做的事是徹徹底底地清潔你們自己,讓你們的身體良好、警覺。
我告訴你們,事實上在你們的年紀,一個人睡覺不應超過6、7個小時,不需要。深入睡眠6、7個小時足矣。我也是,在晚上我大約在……從未在11點前入睡,有時在十二點就寢。昨天我們2點才睡,第二天照常5點半起床。所以一共睡了多久?3小時的睡眠,3個半小時。因為剛才我大約睡了……最多半個小時或1小時,就這麼多。而你不會像我一樣工作,在意識上,即使睡覺我也在工作。所以,你們讓身體這樣長久的休息,身體騎在你們頭上,你們將難以變得警覺。
因此首先身體必須照顧妥當,不要放縱它。我的意思是,達到何種放縱的程度,例如人們不保持房間的清潔,衣服的清潔,他們不做任何事,一些最基本的事都不做,甚至不會有人談及這些,這確實發生了。你們明白人可以達到任何底線,放縱到任何底線,就是這個問題,要如何解決?
在這個滿月的日子,要知道在滿月時你們會過度活躍。當月亮逐漸盈滿,活動性也隨之增長。在晚上也是如此。但是迄今為止除了我之外你們之中沒有任何人在夜間活躍。但若這發生在你們身上,你們會很驚訝,你們甚至會在睡眠中活躍。因此你們的首要任務是必須照顧好你們的身體。身體必須體面,而不應當跟隨現今所謂流行時尚,這非常重要。人不應該跟隨當今的時尚,接受那些荒謬的事,有損於你們端莊儀錶的事,這些讓你們看來滑稽可笑或非常時髦,像個花花公子。我們穿著必須中正、端莊、得體。
現在人們告訴我,在英國甚至起床都非常困難。在我年輕的時候,有人跟我說:“不要叫醒英國人。”我從未嘗試這麼做,我也絕不會這麼做。我只是,在此時,這樣跟你們說,絕不是在早上說。因為我曾被警告:“永遠不要叫醒英國人,這是地球上最大的罪行。”所以,為何英國人如此沉溺於睡眠?今天整個英國都在睡覺。他們想要加薪,更多薪水讓他們可以睡更久。吃了喝,喝了吃;中間是睡覺。這就是預設的程式……生活——預設好的生活內容。真是非常困難。從一開始霎哈嘉瑜伽士到來,我便看到要叫醒他們很困難。而這些人同時也是因守時而聞名。他們因為守時而贏得滑鐵盧之戰。他們是如此守時,以致於人們常常要調准鐘錶——甚至在美國也是如此。他們是同種類型的人。
現在,守時的另一面是他們睡得像木頭。他們從前也習慣這樣睡,一定是,因為有句諺語:“不要叫醒英國人。”但我常常會想到這件事的其他方面,為何諺語這樣說,但這說的就是懶惰。所以,試著明白為何我們要睡這麼多。如果左脈沉重,人們會睡,如果後額輪沉重,人們會睡。如果前額輪過度工作,那麼人們不會睡。所以當我說,“不要睡覺。”意思是說,你要將你的右額輪處於工作狀態,你開始思考,這再次與霎哈嘉瑜伽相違。所以,它可能是左額輪,右額輪,右額輪,左額輪,右額輪,左額輪。它會從一邊到另一邊。
所以要處於中正的狀態,你必須與基督合一。祂一天的每分每秒都是警覺的;毀滅、打擊、擊打、療愈、照顧、指導——一天的二十四個小時。去問被稱作Avadhuta的任何一位覺醒的靈,他們是導師,他們會告訴你他們幾乎很少睡到三小時或四小時。因為他們睡覺時無法工作,所以他們睡四小時,剩下的時間他們就工作;或者冥想以及借助投射的方式做事,或用雙手做事。他們是忙碌的人,他們非常繁忙。你們必須是非常忙碌的人因為現在你們受雇於上帝。你們必須通過辛勤的工作完全公允地對待這個雇傭。相反你們已經看到要偷懶是很容易的。
所以現在,因為你們許多人都已感到困意,把你們的……第一件事是為所有那些懶人們設的,將你們的右邊提起從左邊落下,七次。讓我們來做……用右手……好些嗎?現在是後額輪。讓我們來做。懶惰是罪魁禍首。錫呂. 克裡希納反對懶惰。我的意思是說,任何地方,只要一有機會祂就會說反對懶惰。現在看著我。對著相片,你們一樣可以這樣做……好些嗎?今天晚上我們必須保持清醒。真是大問題。但不要在這正式場合睡覺,好嗎?私下裡你們可以。好些嗎?將你們的眼睛,三次……再來一遍。
所以,首先應掌控你的身體。比如說,你在身體的一側睡著感覺身體酸痛,那麼你會怎麼做?你會換向另一邊睡,同樣地,這身體對不同的衝擊免疫,你們看就像你把手錶放入水中。用水沖這手錶,由此證明它是防水的,所以一個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是能抵禦一切的人,因此……他沒有什麼怨言,因為他應當能抵禦一切,明白嗎?任何霎哈嘉瑜伽士若有抱怨,你們都可說:“你為何抱怨?你不是要能承受一切嗎?”所以霎哈嘉瑜伽士任何的抱怨都不被接受或同情。如果你們開始接受那些終日抱怨的人,你們將總是忙碌於照顧他們,而對霎哈嘉瑜伽卻毫無用處。那些習慣整日埋怨的人都應該去醫院留在那。抱怨的人真的都是那些在某種程度被附身的人,我想,他們終日抱怨,試圖折磨你,讓自己成為別人的麻煩。這樣的人無法成為導師。
試想,如果導師抱怨,那他還可以教些什麼?只有抱怨。老師會成為抱怨的專家,學生也會變成抱怨的專家。所以,你們看你們創造出一群抱怨的門徒。當他們來到我面前,我發現他們在抱怨上全都更勝於你們。這也是非常典型的,像……澳洲人很少抱怨,但如果他們抱怨,他們也會因此受到狠狠打擊。你很難找到一位抱怨的澳洲人。我收到一些信件——除了其中的一、二位現在已經自行離開——他們很少抱怨自己,抱怨他們身體是否舒適、這事、那事。
因此能生存在任何環境下的人,就是完成那十六分之一的人,只是那十六分之一。“Jaisé rákhahu taisé hi rahu.”,“母親,我們樂意您的安排。”母親當然會把你們安置妥當。母親巳經給予你們全世界的珍寶。她不會像那些導師一樣折磨你們。僅一次就夠了,我兒子已經歷所有折磨,你們不用再經歷任何折磨或麻煩。但你們應該看到你們的身體如何反應,然後告訴你的身體:“是的,身體先生,能否請你從現在開始好自為之,別再想著被嬌慣。”
所有這些放縱都是透過我們的感官對我們起作用。因此你們若能主宰你們的身體,你們也將能主宰你們的感官。舉例來說,感官的掌控,或我們可以說控制大部分器官的最高的感官,我個人認為,是舌頭。因為它是荒謬無聊事物的源頭,通過舌頭,我們說些話,去傷害別人。通過舌頭我們學會如何不停地說閒話。通過舌頭我們能夠顯出我們是多麼瑣碎無聊。我們不是管好我們的舌頭,就是濫用我們的舌頭,對舌頭而言二者之間沒有什麼區別。這只是關於說話的部分,是比較低層級的,但當它到較高層級——吃;無時無刻不想著吃。我已經告訴過你們上百次,霎哈嘉瑜伽士有時真的應該去吃完全無味的煮熟的食物——只是去測試你的舌頭。能夠吃嗎?嘗試這樣去做,然後試著這樣做。我父親曾說,“你們必須稍微燙燙你們的舌頭。”他說這是一個人應當驗證的一種試驗。而他是一位如同導師般嚴厲的監工。
因此我們應該看看我們的舌頭能承擔什麼。它是否挑食?當它發現食物,它是否開始分泌唾液?首先,它是否將我們的注意力帶到食物上?食物是否對我們很重要?因此,克服你們舌頭問題的第一步是忍饑挨餓。饑餓是你們能糾正自己的唯一方法。你們會發現如果你們讓自己挨餓,比如說,早上只吃一點點,份量減半,你們會很驚訝你們的腸吸收也會減半。經過一段時間後,即使你們想要,你們也不能多吃,你們的腸會負荷不了。鍛煉你們自己。挨餓是個很好的方法。我想耶穌基督所做的40天禁食是個非常好的主意。但卻不應變成這樣的事,像——他們齋戒,他們在清晨吃最美味的食物,然後一整天挨餓,想著食物。因為讓自己完全挨餓,而不去想食物,是很難做到的,所以你們從中途開始挨餓,而不會想任何食物,從中途開始。逐漸地,試著掌控你們的舌頭。
唯有當你們知道如何去讓自己挨餓,你們才能掌控你們的舌頭,這是對西方而言。對東方而言,他們從早到晚都在禁食。我知道一些女士,如果你問她們,她們說:“我週一禁食、我週二禁食;我週三禁食、我週四禁食;我週五禁食,如果我週六不餓的話,周日也許我會吃點東西。”我的生命中遇到許多這樣的人,他們持續地禁食。他們是這方面的專家高手,你們看,他們可以展示給你看,他們可以禁食50天、80天、108天、365天。挨餓的專家。因此,對他們而言,在他們挨餓的時候,我必須說:“你們要吃東西。”
對你們我必須說:“讓我們選個日子讓我們可以挨餓。讓我們有一天來慶祝今天這個納那克的偉大日子。讓我們選一個挨餓的日子。我們應該選哪一天呢?
我們不能選週一,因為週一我們有講座。
我們不能選週二,因為這是哈努曼要工作的日子。
我們不能選週三,因為這是要發揮創造力的時候,那怎麼能行?
我們不能選週四,因這天我們是導師,我們要如導師般非常努力地工作。
我們不能選週五,我們要作為母親的力量。
我們不能選週六,因為我們要完成錫呂•克裡希納的所有密謀。
而我們怎能選周日呢?這是屬於聖子的日子!
因此哪一天最適合挨餓?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我們應該選週四,因為週四是導師的日子,讓我們來挨餓——半天,我們可以嗎,我們可以先從半天開始?然後一整天。禮拜四,讓我們選擇,也許下午,因為我想早餐很重要。不吃早餐的話,你們看,馬兒跑不快。所以讓我們下半日……或許我們可以在上半日挨餓。事實上你們要設計自己,如果你們必須成為導師?就像讀大學,由你們自己全權決定。是你們要去訓練自己,沒有人會告訴你們做這做那。那都是為了督促喚醒你們。
在印度,情形剛好相反。如果你告訴某人,“你得在5點起床”,那個告知的人會在4點被叫醒,他自己,那個告知人,因此他不用起床去叫醒他。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而整間房的人都會在4點被叫醒,這樣他們就能夠完成被叫醒的人交給他們的任務。但那位要叫醒別人的人可能整晚都沒睡。這正好是相反的另一個極端。
比如說我在這裡,一天夜裡我睡在這。如果我在淩晨1點起床,我發現所有人都在靜坐,走道裡,浴室,到處都是。他們沒有回家,沒有吃東西,什麼都沒有,只是靜坐,接收生命能量,改正自己。我在裡面睡覺。半夜我想去浴室,就是走不過去,因為他們全都在靜坐。沒有人睡覺,沒有人睡。所以這是另一個相反的情形。因此對你們這些人,讓我們這麼做一天,你們必須要有一天禁食,有一天保持清醒。哪一天比較好?我們來看看。
沒有電影的一天。半晚。我的意思是下半夜,不是上半夜。哪一天?是你們無法保持清醒最難的一天。周日晚。但那天有電影。不看電影!你們看,像那樣去對待自己,跟自己開玩笑!“現在,周日晚上會有一場電影嗎? 十二點之後就沒有了。”因此周日晚你們在十二點起床。讓我們來這麼做。享受它,不要生氣。在其中找樂子。這事你們想越多,你們越感到沮喪。你們只要不去想它,真正去享受它。就像游泳一樣。在十二點起床,你們所有人,好好洗個澡,坐下來,唱拜讚歌。這樣、那樣。讓我們就這麼做,好嗎?[瑜伽士們在下面說支持]邁克爾,你覺得怎樣?[一位瑜伽士說。] 呃?
[瑜伽士]:我可以在兩點去睡覺。
在十二點,不!你們要在十二點起床。不,不,你們要睡到十二點,在十二點起床。你們看,上半夜人通常是要睡覺的,這會比較好。下半夜是更佳的時間,好嗎?所以上半夜,你們都必須睡覺,任何時候都可以。如果你們願意,你們可以在大約八點或九點去睡覺。但那並不重要,你們何時睡覺並不重要,無論你們何時睡下的,你們都要在淩晨十二點起床,或說十二點以後。
錫呂•克裡希納在晚上十二點左右出生,所有的導師大都誕生在晚上十二點鐘左右。為了表示慶祝,我們必須有一天在十二點之後不睡。但卡克斯頓禮堂講座怎麼辦?
[瑜伽士:]母親,我們可以試著在週六這樣嗎?
[錫呂•瑪塔吉:]呃?
[瑜伽士:]週六晚。我們可以在週六晚這樣嗎?這樣安全點,如果周日有意外發生也好過在週一。
好吧。你們可以在週六或周日的白天睡覺。周日,很抱歉,周日下午你們可以睡覺。不、不、不、那樣不好。但如果你們做任何補償,那麼你們便沒有怎麼折磨你們的身體。你們必須設計一種方法,使你們的身體感到它必須在十二點起床:最好是固定那個時間,你說什麼?好吧。
[另一位瑜伽士:]您認為週一人們的工作會受到影響嗎?人們週一的工作可能會受影響。
[錫呂.瑪塔吉:]他說什麼?
[瑜伽士:]因為在週一清晨起床,他們的工作可能會受影響,母親。
他們永遠不會聽我的話——他們永遠不會。你們看,工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的靈,你們的主宰。工作,無論如何一段時間後就不用做了,因此工作不重要;最好照顧好你們現在接手的這個新工作。忘掉你們的工作,忘掉這些東西,重要的是你們的靈,不然你們不能成為導師。靈是最重要的事。其他的事,是絕對地不重要,是個零。我已經非常緩慢地試著將你們帶離物質主義和這些世俗之事的泥潭。但你們必須為神工作。你們是特別的人。
因此,你們要讓自己成為導師,因此神給你們所有的祝福,所有的一切。但是過奢華生活的想法必須放棄。人們想要讓生活變得奢華,然後擁有這世界的奢侈豪華,卻不想擁有神祝福的奢侈豪華。兩者間你們必須選擇其一。你們要麼過一種物質奢華的生活,要麼過一種享受有神祝福的奢侈生活。二者你們必須選其一,抉擇的時刻已經到來。因而沒有什麼事情是重要的。你們看,對金錢的不安全感,也是另一個謬誤——至少你們這些人不應有這樣的想法。我是指,你們起碼永遠不會挨餓,但是印度人如果不工作他們會挨餓。但你們這些人永遠不會挨餓。如果你們失業,政府反而更高興,只要你們不去煩他們。如果你們坐在家中靜坐,他們會非常樂意。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中,掙更多錢或製造更多錢根本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成為靈,為此,無論需要做什麼事,我們都要去做。寧可讓任何事遭罪,也不要讓你們的靈遭罪。因為你們要成為滿月,就像導師那納克那樣。導師那納克賺了多少錢?你們應該去瞭解。他如何度過他的一生?不要擔憂金錢,因為不需要更多的錢。只需要你們的食物和生活夠用便可。如果有時你們需要額外的錢來應付緊急狀況,則會有相應的安排準備。我已經這樣幫助了許多澳洲人,你們知道。但是,是對那些完全投入奉獻的人。這就是為何他們得到幫助。無論何時若有意外發生,他們無需擔心。但你們對靈的奉獻必須完全、徹底,實際上不用放任何心思在你們的工作上。因為這是環環相扣的。
得到自覺後,如果你們不去關心你們自己,不關心你們的靈,你們會有世上所有的問題。首先是財務問題,然後會有身體健康的問題、精神的問題、情感問題。一切的問題會隨之而來,因為我已喚醒你們的靈量,我已經完成了一部分,而另一部分是你們的心,你們的心還未敞開。你們必須把你們的心交給霎哈嘉瑜伽。你們還未打開你們的心,心要打開。你們仍在擔憂你們的父親、母親、兄弟、姐妹、妻子、兒女。你們要毫無疑惑地對霎哈嘉瑜伽完全打開你們的心。唯有如此,無疑惑的意識才會穩固下來。除非你們打開你們的心,否則靈量的升起毫無意義。因為靈量雖然上升,但心卻沒有打開。如果大地母親透過種子釋放她的力量,而種子卻不開啟,那又有何用處?一切都無濟於事。對霎哈嘉瑜伽打開你們的心。
對靈打開你們的心,然後說:“母親,我們是靈。”你們要瞭解這點,許多人也許並未意識到,你們來到世上是要成為靈,而不是成為工作的人類。你們必須明白你們的偉大,瞭解你們和世俗的人不同。那就是為何你們受到祝福。誰如此深受祝福?很久以前你們曾被布萊克所描述:這樣、這樣的人會來到地球——神的子民。神的子民,你們心中裝著什麼?你的心會硬得像塊石頭,除非有靈的光芒在你心中。它是顆石頭心,這石頭會傷害每一個人,會徹底毀滅你們。打開你們的心……完全地打開。
你們已經見過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有經濟上的困難,而他們那樣為霎哈嘉瑜伽工作,日復一日。他們捐給霎哈嘉瑜伽多少錢?可以想像嗎,他們籌集了約70萬盧比!拉斯托姆也知道。他們為靜室籌了70萬盧比。70萬大概是3萬5千英鎊。光在孟買他們就籌了3萬5千英鎊。在德里他們籌了50萬盧比,2萬5千英鎊。他們要工作,他們有家庭、他們有孩子,但他們什麼也沒考慮,只想著霎哈嘉瑜伽,只想著霎哈嘉瑜伽,只想著霎哈嘉瑜伽。他們把大部分的錢都捐給了霎哈嘉瑜伽。他們用最少的花費生活。
如果我告訴他們,“何不為自己新買一件襯衫?”他們會說:“母親,我在前世穿了很多的襯衫了。”如此滿足!“我們現在找到了真我,讓我們穿著真我。我們找到了自己的心,讓我們成為心。”有什麼必要去擔心這些事呢?所有這些無聊的事我們已經幹得夠多了。我告訴你們,他們會認為自己很窮,但他們並非如此。是凡他們能夠存錢的地方,他們都會存錢。他們以前常給我一些錢。我說:“不,我現在並不需要,不需要。”他們說:“我沒有地方保存這些錢,沒有信託,什麼都沒有,我們要怎麼辦?”
他們持續這樣,直到,我想……在1973、74年,當我回去,我們想設立一間靜室,因為你們這些人都會去那兒。因此我說:“好吧,現在你們得給我錢,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可以給我錢,不管存多存少。”你們會很驚訝,每個人都拿出一千盧比,他們每個人,無論他是個勞工或……他們每個人至少都捐了一千盧比。最高的達到兩萬一千。 3年的時間,他們存了這麼多錢,因為他們想“這是我們的責任,為霎哈嘉瑜伽存錢。如果明天我們要設立靜室,我們怎麼設立呢?”但我們仍沉溺於各種事物。
這就是何為導師原理(Gurupad)。
[那位紳士必須坐下來。給他一個位置。請進來。請進。過來,不必站著。很好。]
因此今天是如此偉大的一天,導師那納克的生日。我們要認識他的一生,他是如何度過一生的,他如何生活,面臨怎樣的處境。所以,首先要關注對你們自身的訓練,對霎哈嘉瑜伽負起責任。我很驚訝人們告訴我,在中心人們整晚點著燈,而油的花費驚人,每週300英鎊。我感到吃驚!你們每個人都要為每度電負責,為你們在這兒消費的一切負責。這是神的聖殿。某人捐贈了一部車,每個人都想用這部車。你們看,這種節約、省錢的思想仍然佔據著霎哈嘉瑜伽士的頭腦。如果他們能夠通過用別人的車而省下錢,他們就會去借。永遠不要借別人的車。這不是給你的,你們必須要有自己的自尊。為何要去借別人的車?這是不該做的事。
所以關於真我的第二點是自尊。首先是尊重自己的身體,第二點是自尊。我們很傲慢,我們可以很殘忍,但我們卻毫無自尊。正是缺乏這樣的訓練。看,我突然發現戰爭結束後,再也沒有關於人們如何擁有自尊的教導。這不像在戰爭中,可能,這種氛圍也許是創造出來的,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即“我超越一切,不在意他人”之類的想法——可能早就存在,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但,現在就是如此,非常普遍。不過你們這些人要正好相反。為著自尊,你們要先人後己。沒有關係,沒有人會死掉,我可以告訴你們許多這種例子。你們都必須擁有自尊;二流的人不允許留在霎哈嘉瑜伽,至少不許留在靜室,因為它會給霎哈嘉瑜伽帶來壞名聲。個人可以敗壞整體。只有那些想要成為導師的人才必須留在靜室。靜室不是為了給每個人都提供方便。
另一面是:“我們要照顧自己,我們要成為這個,我們要成長,我們要成就它。”那麼這只是另一個極端,所有事都會成就,我毋須告訴你們。你們都知道這是如此基本,如此粗淺,在這裡這麼多年,到現在為止,你們所有人早就該成為偉大的導師(AVADHUTA),絕對應該是這樣,控制所有元素,一切事物,早就該是這樣。但是你們仍然受制於各種元素,你們怎能控制它?
首先擺脫這種奴役,這種心智上的奴役。“好吧,如果它在那,它就在那;如果它不在那,也無所謂。沒有什麼比我還重要,我是整個世界的王。如果我必須睡在地上,我可以;如果我必須睡在宮殿中,我也可以。沒有什麼可以主宰我。”那麼你便是導師。你們知道在印度,有些霎哈嘉瑜伽士能夠控制,絕對地控制,所有元素。
我們有這樣的典範;你們知道許多事已經發表在《涅瑪娜瑜伽》上,你們一定聽說過。但如果你們遇到他們,你們會發現他們是偉大的聖人,所以當他們說話時,你感到是一位偉大的聖賢在說話;他們的舉止,任何時候你們看他們的舉止,他們的一切都那麼偉大。我們現在需要的就是那種素質的人,因為那是每個國家的現狀。
你們要變得極其優秀。因為當今不是我們能夠放任事情自生自滅的時期。或說我們不只是門徒,我們全部都要成為導師。而現在也不是你們能夠與時間戲耍的時刻,你們不能漫不經心地與惡魔周旋,你們必須戰勝它,你們必須達到頂峰。這個時刻,整條船要麼沉沒要麼被拯救,這是當今的現狀。這就是你們已得到自覺的原因。如果這危險時期並未到來,你們之中有多少人真正相信你們是值得得到自覺的人?但是你們得到了,因為這個時期必須給予每個人自覺,同時還要給予他們所有的力量好讓他們成長起來。
但如果你們不敞開自己的心,把全部注意力放在自己的靈上,這些力量便不會成就;這些力量沒有任何一個會在你們內在成就。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每位元元導師都能支配各種元素。那納克,你們一定知道。人們坐在那兒,他們向他求水,他將他的手放在一塊岩石上,水開始汩汩流出。這是為什麼這裡叫做“旁遮普(Panjab)”。“Panja”:意思是五——五條河流在此地。傳說他們所有人都擁有控制元素的力量。因此我們有多欠缺?你們為何仍像那些販賣廉價品的人,或那些忙於製造廉價品的人,或那些毫無價值的人一樣?你們是要拯救整個世界的人。
而我生命的大部分,心血、艱辛、所有一切和汗水,我把它傾注到你們這片土地上。我要離開的時刻也就要到來。只剩下三年多的時間。在那之前,我希望,我們能建起一間靜室。我們不須付費,但是你們要準備好在裡面居住,否則,若你們不能住在裡面,我可以告訴你們,你們不會再從神那兒得到任何更多的祝福。因此,為何神要祝福你們?這是人應當問自己的一個問題。你是你的靈嗎,或者你是除了靈以外的任何事物?當我說某些話,它就像一陣咆哮,我不知道你們到底聽進去了沒有,但我要求你們現在,當蓋文請求我來慶祝那納克導師日,我真正並不想來,因為要談論導師那納克並聆聽他的事蹟,那個人必須得是個非常偉大的人。因為要承載這光明,你們必須完善你們自己。若其他的任何事都比霎哈嘉重要,那你們怎麼能夠談論霎哈嘉瑜伽?
我去美國,我很驚訝。美國——不論怎樣——很少的人,但對他們而言,霎哈嘉瑜伽是最重要的事。他們只談霎哈嘉瑜伽,他們的生活就是霎哈嘉瑜伽;從早到晚他們都只是在成就霎哈嘉瑜伽,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他們不受干擾。澳洲人你們也知道的。但是心沒有敞開,靈還沒有展現它的光芒。是它給予你們完全的滿足、完全的喜悅、完全的導師原理,因為那時你們開始給予——如果沒有光,你們將給予什麼,黑暗?你們將給予他人什麼?如果你們要去給予,給予的是你們內在的黑暗……
因此第二階段,必須——正如我曾告訴過你們的——要有自尊。那些向別人索取、提要求的人是有缺陷的人,他們沒有自尊。誰能給予我?當我寬恕時,沒人能夠給予我。我們必須學習去給予,給予、給予、再給予。沒有關係。有時我真擔心,我沒有給你們任何艱難的考驗。我告訴你們,當你們嘗試去作怪,哪怕只有一點,也肯定會受到某些傷害,但我會又一次撫慰你們。但是你們看這是種平庸。這種平庸無法幫到你們。現在是平庸的年代。政府中都是這種平庸、無用的人。你們身處的經濟社會中也都是這些庸才,到處都是庸才。
在霎哈嘉瑜伽,我們必須是極其優秀、極其奉獻、極其有活力、極其慈悲的人,否則霎哈嘉瑜伽將無法成就。如果你失敗了,那將是你的責任。很自然地,你們會希望我來幫助你們。你們看,我已經在我的範圍內盡力而為了。所有快速的方法,即時成就的方法,我已經傳授給你們,例如做崇拜。但那並沒有留在你們之內,維持在你們之內。生命能量是那麼強,你們卻沒什麼概念。有些人感受到冒出來的有八級強風。所以它就在那。你們也許沒有感受到它。如果你們問加岡吉令•馬哈拉傑(Gagangiri Maharaj),他會告訴你們,當他第一次面對我時,他發生了什麼。但對你們而言,什麼都沒發生。如果八級強風降在直布羅陀的岩石上,它也不會有何知覺。因此就我而言,我已經非常努力地工作,你們知道的。而我知道你們可以升進上來,你們內在就有這個潛力。
所以,你們必須制定你們自己的規章制度,不需要任何人來為你們制定。如果有人定很多規矩,你們也為自己定這規矩,比如喝茶的規矩,你們就瘋了似的效仿。我的意思是我無法理解。你們看這就像趕時髦的生活,沒有方向,沒有引導。你們必須——如果你們是導師,你們必須至少是自己這部車的駕駛員;如果還未成為導師,你們應該站穩腳跟,明白自己是導師,你們必須在手中緊握自己的工具——那些將用來指引別人而不是支撐自己的工具。如果你自己是個瘦弱無力的人,你們如何抓住那些信眾,你如何引導他們?因此,艱苦卓絕的努力,堅持不懈的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制定自己的規章制度,將自己視為門徒一樣對待。你是導師,你也是門徒。
所以,這件事的第三個階段是要成為靈。靈是導師。其他的都是門徒——你的身體、你的頭腦、你的情感、你的智慧——所有一切都是門徒,而你是導師。為此,你們不必是那種聰明絕頂的人,你們不必是受過許多教育的人。而必須是那種勇敢的,具有霎哈嘉特質的人。
當你們去印度,你們一定會遇到一位紳士,叫哈瑞斯長德拉(Harishchandra),他是個非常單純的漁夫。他是研究生學歷,但也是一位很單純的人,在銀行工作。當他進入霎哈嘉瑜伽來到我面前,他得到了自覺。我曾告訴過你們他的故事,再一次,我要告訴你們他是個怎樣的人。他告訴我,他們要出海,他要到海的另一邊去,去一個小島上去講霎哈嘉瑜伽。那兒大約有25人。但很快就要下暴雨,很大的暴風雨。因此他站在海邊,面對呼嘯的狂風,伸出雙手,說道:“現在停下來,我要去做母親的工作,這是神的工作。請您停下!直到我回到家中,都請您保持平靜。”當他一這麼說,一切都停止下來。他們都看見、見證了這些。他去到那兒,做了所有的工作,然後回到家。當他剛進家門,就開始下雨,大雨傾盆而下。
他看起來是個普通的人;我意思是和你們這些人相比而言,你們是真正“偉大的”英國人。他過著極其平常的生活,妻子也是個漁民。她把魚經過篩選後拿到市場出售。但是看看他的身體非常健壯、容光煥發、肌肉也很發達……這個人,他的行住坐臥、言談舉止……完全的謙卑——難怪耶穌會選擇漁夫。祂有成千上萬的漁夫作為祂的門徒,但祂不稱他們為“門徒”,祂說“他們都是母親的孩子”——成千上萬的數量,你們不知道。他曾請求我去他們那,等等;但他們來參加了我的講座,其中的一部分人。有一天,我到那些島去了。
他說,“您去任何一座島,他們都會全天候在那兒等著我。”但他在那兒的方式著實讓人吃驚。他到我在的地方給我帶了一些魚。但我說:“你們看我吃你們帶來的魚,但我其他的孩子怎麼辦?”他說:“不用擔心,下次會把所有的魚都送來。”然後,你不會相信,他送來整整一卡車的魚!
我說,“我現在甚至還沒有一卡車的門徒,誰來吃這些魚?” 【母親咯咯地笑】
他說:“不算什麼,我只不過告訴漁夫們母親要一些魚,每個人就拿出他們所有的魚。一天我們沒有魚吃,又能怎麼樣,又有什麼關係?”想像一下天天住在那個國家的那些人。
莫迪告訴報社記者,因母親的恩賜,我們能夠控制各種元素。這些報社記者覺得他們太過吹牛。但這是事實,他們可以。對他們來說這不是吹牛,是真實發生的事,所以他們說的是事實,你們看。但這是該發生的。我們這裡應當還有些事值得引以為豪。很重要的。
所以,正如我曾告訴你們的,現在我們要來到另一個階段,成為你們自己的導師。把自己抽離出來,認同自己為靈,在靈的光中成長。所以抽離出來。人必須要發展這種抽離。“我的母親,”它這樣開始;“我母親受著癌症的煎熬,我父親被瘋狂所折磨。母親,您能治癒他們嗎?”所以,現在我先治療父親和母親。然後“我結了婚,我的妻子這樣、我的孩子這樣。”然後“我的房子”,然後“我的車”,然後“我的狗”,然後“我的傘”。我忽然要從A到Z,從Z到A。好吧,我可以這麼做,到一定程度,但究竟為何?為了什麼?為何要去治癒父親、母親、兄弟、姐妹、各種關係,第十次婚姻還有第十一次離婚?為何要糾正這一切,為了什麼?這必須要有個目的,如果目的實現不了,這樣做有何用處?目的是你們至少要將所有事交到我手中,然後將自己抽離出來。但是你們既想把事情交給我,又要去擔憂它。抽離出來吧。
但像這種對不執著的認識:“我對金錢非常不執著,母親,絕對不執著,我不會被此所困。我讓燈一直開著,為什麼要擔憂金錢?”這是狡辯。“為何我們要照管煤氣以及一切,畢竟我們是不執著的人。我們從中抽離,你看,我們不執著金錢。”但誰來付錢?我見過的另一種不執著,很有趣的一種,是這樣:“我非常抽離,因此我會不在意洗不洗澡,我是否得病,內在是否有各種問題,也不在意把我的問題帶給其他人,我不執著。為何我要遮蓋自己?我不執著!如果我感冒,我不執著,讓每個人都被我傳染感冒”那便是原因——“我能怎麼辦呢?我不執著,我感冒了,這又有什麼關係?我是個不執著的人,其他人為何要介意?他們也應當不執著。”
這是我們對不執著所持的荒謬想法!不執著來自於我們內在。你們不受困擾。你們不被困擾。你們認識自己的母親。不執著首先表現為慷慨。不執著是慷慨。葛蘭莎(Grenza)是如此,她毫無緣故地賣掉她的首飾。我的意思是我絕不會收下那筆錢,但她就是賣了它們。這是很了不起的。她並不富裕,她是波蘭人而非英國人,她賣了她的首飾,這是共產主義對人們的影響。他們非常淡泊,我告訴你們共產主義者是非常淡泊的人。當然我決不會拿那筆錢,它只是放在那。但她行為的方式,就是這樣。你們看我只是……Record it I must have……為了神的工作,好吧,首飾算得了什麼?我的意思是你們知道我送出了那麼多首飾,以保持人們間的關係妥當。有一次我把我的金手鐲(注:原文為kana,懷疑是印地語的kada,與前文的kara是同義詞)送給克莉絲汀,你們知道的,那是在她訂婚的時候。我把它從我手上取下,然後送出去。我不執著。你們看,【母親笑起來】。我甚至從未感覺到它的存在!毫不執著,克莉絲汀這可憐的傢伙,你們看,她歡喜得都快暈過去,但對我,它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是。只是塵土!
因此要達到這樣的毫不執著。現在你們應該知道自己身處何地。就像,不執著的想法不應該是……我會說那是種嬉皮式的無執著:說你們有權去剝削別人。或我之前告訴你們的另一種想法也非常荒謬。這不是種概念,這是一件事,是你們自身意識本身不執著。所以,就你們的物質層面而言,這四件事非常重要。
你們吃什麼並不重要,因為無論你們吃什麼,如果腦中一直想這些無聊的事,那最好……不論你吃沒吃都毫無差別,分析它。像在酒店,“你要吃什麼?”“我要吃松餅。”“你要吃什麼?”“我要吃這個、我要吃那個。”為什麼?我就是不明白為何浪費這麼多精力?為何你們不一起都要松餅?知道嗎,這是很重要的事。或,“今天我要吃這個。”“我”,從一切物質主義之中,突顯出來的是這個“自我”先生。所以我們發展了這個自我先生,因此“我”這個字必須刪除。我們應該說“我們”,“我們”意識是你和所有霎哈嘉瑜伽士的集合。當你說“我們”,你會發現情況會有不同。或者說你的名字,像“這位諾曼、這位諾曼不聽”,像孩子們說的。我問一位小男孩,我說:“你要回家嗎?”“我會回去,但這個—”—他的名字是穆納—“這個穆納不想回去,他非常倔強,我該怎麼辦呢?”
這就是不執著。以第三人稱說話是不執著,這麼做時你不在場景中,你是個旁觀者。你是這場戲的旁觀者。因此不執著應是這樣的:你應該見證整出戲劇,而不涉入其中,只是觀察發生的一切,在集體中也是如此。這當然也成為一個政治問題——在霎哈嘉瑜伽中同樣成為政治問題,根本不是什麼政治問題。我們在這裡不是要像工會領袖般爭鬥。我們都是領袖!哪有時間爭鬥?我們要和誰戰鬥?那是我們要決定的。因此,談到這些事,應當毫無執著,只對靈執著。
所以我們更進一步,現在看看心智層面上我們應是怎樣的。身體層面你們已經看到你們必須發展出這四種形式的無執著。在你們心智層面上,你們現在要做的,便是去瞭解每篇文章的精要之處,試著分辨出真正的知識(Vidya)和假知識(Avidya)。因為假知識會害死你們,會奪走你們的能量,而真正的知識卻會令你感到支持養護。所以試著找出那些提供真正知識的書籍。
我很驚訝,有一位芭芭拉女士,她只是上次遇到過我一次,她和加文寫了這麼厚的一本書,你們會很驚訝!我的意思是在霎哈嘉瑜伽中達到這樣的水準!——非常直接。我會給你們看那本書,你們知道她可能因這本書被授予博士學位,你們相信嗎?在一所美國大學,當然只有美國才有這可能。但確實,這本書有那種水準,我為這本書感到驚喜!所以試著去累積養分,像閱讀《女神頌》,讀一讀——瞭解一下《聖經》,瞭解一下《古蘭經》等等,那些支持你們、滋養你們的書籍。像布萊克、卡比爾(Kabir)、納那克。我的意思是有那麼多,還有老子。這些能指導你的真正的知識。你們會很驚訝,一旦當你們開始這樣做,它便降臨於你。
我遇到一個人,在——靠近拉胡裡(Rahuri),你們知道我們去那裡——有個駕牛車的男士,它駕著牛車接我去一個公開講座,你們知道我們到那的目的。他坐在那兒,我們等著,我與他交談。我感到他好像是一位偉大的聖賢坐在那為我駕車,我的意思是,完全的無執著。他從未讀過書,他不會寫字,但他的談吐令我不禁說:“啊,上帝,這知識從何而來?這一切都從何而來,這樣的睿智?”真是有智慧,我告訴你們!那樣的智慧讓我感到震驚,我真的驚呆了!它出自一個甚至從未上過任何學校、大學的人。基督耶穌沒上過任何學校或大學。這樣的智慧,你們無法想像,下次你們去那,你們遇到他。
如果你能夠,如果有人能翻譯他的話——你們會立刻想要觸摸他的腳。極其謙卑單純的人,穿著又白又乾淨,你們看到他們的托披(topi)和乾淨的衣服,載我下鄉。對他來說,這是全世界最大的殊榮——就是為我駕車。他說:“這一定是所有事中最偉大的,我一定曾做過什麼好事,才能為您駕車!”他用最淺顯的方式跟我解釋牛和人類的特性。想想看!他談論的其他事,如果我告訴你們,你們不會相信,所以我……。太不瞭解了。那是偉人的特徵,他不說無聊的事,他沒有時間談論無聊的事。
我也看到我的外孫,他們從不談論無聊的事,他們沒有時間,他們非常忙碌,你們知道嗎?他們來到這兒,所有的時間都在清理,他們說:“我們要把布朗普頓廣場(BromptonSquare)清潔好,然後我們要把騎士橋(Knightsbridge)清潔好,然後我們要清潔倫敦,然後我們要把整個英格蘭弄乾淨。英格蘭的地圖在哪?拿來吧。”你們看,他們所有的時間忙著清潔,然後,“這地方是這樣,這地方是這樣,噢上帝,真糟糕,拿一些鞋子來,做這做那。”他們從早到晚都很忙碌。他們會走上樓到房間去,他們非常忙碌。他們是忙碌的人,他們沒有時間談論日常瑣事之類的事。
然後我們帶了一些布娃娃,我給他們帶了一些布娃娃和玩具,他們把它們全都放在那,你看,他們把玩具和地圖都放在那。“現在,看,現在”對布娃娃說:“現在你們來照顧。知道嗎?”他們像那樣跟布娃娃說話。布娃娃是他們的門徒,教導布娃娃,“……你們看,呃,不要像這樣坐,坐要有坐相,你們不知道,你們不能彎曲膝蓋?最好學習如何做,你們必須學會如何彎曲膝蓋。”你們看,因為布娃娃腿是直的,你們看。【瑜伽士都笑了。】而所有的男孩,甚至我見過的很小的兒童,他們所有的時間都在忙著做霎哈嘉瑜伽。在他們工作的每個層面上都是如此。
今天我告訴魯斯頓有關於我父親的事。知道嗎,當然,他是位博學之人。但是當他跟一些人交談,他常常會談到一些事,像我告訴他有關人類的一種被稱為桑柏蘭塔(sambhranta)的狀態。他告訴我說,人和神有天壤之別。當神降世時,桑柏蘭塔的狀態——即介於由潛意識和意識之間的領域被喚醒——是立即達成的。你看,他直接降臨。但人類要走這條路,他們絕沒直路可走。看到神降下,因此他也適當地降下,但升進往往是另一條路。他持續這般,他收集潛意識中的一切。因此這桑柏蘭塔的狀態,當他醒來的時候,就變得如此危險,因為他可以收集任何東西。在他累積過程中,夢境就變得如此滑稽。他也許會看著一個神,他曾在夢中見過,像個女巫的模樣,而女巫則像個神。
你們看,我看到他總是忙碌著。我過去和他交談,我找到了一位益友而他也發現我是位益友。他很健談,因為他的注意力在那。他的注意力不在“別人有什麼樣的髮型,他們如何坐下或他們的穿著如何,這個物品中你有什麼?”並非這一切。他的注意力在靈上,他自己的靈還有別人的靈。他的大腦如此充滿活力以致於他用心便知你們的字典,我告訴你們,他一生中從來沒查閱過字典——不論梵文還是英文,而他精通14種語言。你們能夠想像嗎?他是如何辦到的?從前他的網球打得非常好,他還每天游泳3英里。3英里。他肌肉健壯,可以輕易舉起你[笑]……沒錯!非常健康的人格,健康的人。非常慷慨,非常慷慨的人。比我還要慷慨得多。因此你們可以想像,非常慷慨。對他而言,一切都無關緊要。“好,若你喜歡,它就是你的。”他會禁食,但他待人慷慨大方。同時還是位有原則的人。
因此我們來到第二點,即我們已經開始的第五階段——心智上你們必須只攝取滋養你們的事物。藉由生命能量的覺知,你們會知道。如果不明白,可詢問其他的霎哈嘉瑜伽士。但是只吸收那些滋養的事物,而不是那些恐怖的,破壞你們成長的事物。如果你們讀了,其後果你們自己負責。我必須說你們是真正偉大的讀者。你問任何人的名字,每個人都知道。我說,“誰是格羅佩斯(Gropius)?”每個人都知道。你們不需成為學者專家才能分辨。每個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什麼事發生了,這是誰,那是誰。在你們追尋過程中,你們做了件好事——閱讀所有的一切,無論好壞,無論什麼。但是現在,得到自覺之後,你們必須試著找出你們必須讀的,你們必須要瞭解的,那些都應當能起到滋養的作用。
說話也應當能滋養人,幫助人。因此在談話中,你們應該有慈悲。如果你們和別人交談,應當充滿慈悲。霎哈嘉瑜伽是個慈悲的系統。一位導師必須要非常、非常有耐心。不像其他的假導師,或甚至連真正的導師都沒有耐心。這是一個以耐心為成就的唯一途徑的系統,因為沒有導師給人自覺,只有你們要去給人自覺。你們也知道自覺是什麼。有一天我們遇到一個人,那人端坐不動。我說,“現在……”他們說:“我們讓母親失望了,我們不能給他自覺,這是毫無希望的一例。”我說:“真的嗎?”所以我去到那。最後你們看,他們說:“母親,有個男子坐著。”我想回避,你們看,但他們說,“都安排好了”所以我提升他的靈量,把它升起。固定在上面,現在我的手都疼了。“噢不,我什麼都沒感覺到!?”
我說:“這個男士對我們在他身上所做的努力並不太在意。他只是想對我們有禮貌。”因此後來有兩、三個人上前,拿了盞燈,把燈放在他前面,幫他在這裡,那裡做靈體保護,做每件事。再次,我為他提升靈量三次。“不,完全沒有一點感覺……!”像這樣大約持續半小時,然後我放棄了。我說:“先生,我很抱歉,你太偉大了以至得不到自覺!我們下次再試試。”“我還不是很信服!”我精疲力竭,我說:“真的嗎,我對你已經確信了,所以你讓我們走吧。”然後我走出去。
你們要有無比的耐心和幽默感,你就是不能責備他。你們看,如果我告訴他:“你一無是處,毫無用處,你的靈量很糟,離開這裡,走得遠遠的,滾開!”我不能對他說這些話,我必須完全容忍他,不但如此,最後我還得說“你是個偉大的人”。明白嗎?不然他可能會用其他方法。因為,自我已經那麼大,哪怕我釘了這麼多釘子進去,也不能使它洩氣變小。我想它是用某種特殊材質所構成!【大笑】這是如此艱難的一個任務。
所以你們要明白我們必須慈悲為懷。我們必須閱讀一些滋養我們愛心的東西。讀一讀那些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施捨出來的故事。圖卡拉馬(Tukarama,馬哈拉斯特拉邦的偉大聖人)。讀讀圖卡拉馬的故事。圖卡拉馬是個窮人。有一天他到一些地方,把工作做得很好,所以他們給了他很多甘蔗。他的孩子很喜歡吃甘蔗。但沿途每個孩子都央求:“給我一根甘蔗。”他每個人都給了。當他回到家,只剩下一根甘蔗。所以他的孩子們說:“我們有三個人。”他說:“沒關係,下次我會給你們帶。你們三個分著吃吧。”他們吃了這根甘蔗。他們說:“最好現在吃了它,還有一個孩子來的話,這根甘蔗也沒了。”
因此一個人要知道那些不斷給予他人的故事。讀一讀那些樂善好施之人的事蹟。他們奉獻自己的生命。人們把他們釘上十字架,他們折磨自己。他們允許人們剝削自己。他們允許人們毒害自己。讀一讀這樣的犧牲,這樣偉大的犧牲。我們是幸運的人,我們曾親眼見過這所有事情。但是至少你們要成為他們中的一員,你們至少可以,如果沒有見過,想像一下。你們可以的。把這當作你們的守則記著。
因此我們現在行動,從不執著開始,我告訴了你們四種不執著,然後我告訴你們滋養自己的心智,滋養心靈的養分。沒有什麼比給予更能滋養人。除非你學會如何給予,否則沒有什麼能滋養你的心、你的慈悲。現在可以請你們列出物品清單,你在今年一年、在去年一年施捨了多少東西。我沒法寫,因為實在太多。請列出這樣的物品清單,有多少東西,除了你們的腦子以外,你們已經給到別人的,不假思索地,或是懷著給予的想法。讓我們來看看,自上個耶誕節以來到這個耶誕節。
心若是打開,一定是想著給予。除了物質層面外,也要給予其他類型的幫助。但是,沒有,我們甚至沒有去幫助他人,因為這麼做不用花錢,只是伸出援手。我曾經見過,很容易就可以看出,偷懶的方法。現在,我來到這裡,有人會來回奔走,其他人只是坐著。茶點送到他們面前,食物送到他們面前,別人做好每件事。他們只有擺碗盤,離開然後清洗。這不但是種自私,還是種缺乏禮貌的表現。這樣是很不禮貌的。在霎哈嘉瑜伽你們在任何時候都要極其忙碌,去幫助別人。對人要有所助益。
你們知道,拉維•香卡(RaviShankar)的導師是一位非常偉大、非常偉大的人,一位自覺的靈。他是個偉大的人。因此他知道非常多的事情。有一天我在一位醫生家做客,享用晚餐。到了晚一些的時候,電話來了:“我非常需要你的説明”,有人跟醫生說。醫生說:“我現在有點累。”他也是個樂善好施的人,毫無疑問。他說:“噢,你一定要來,我有個大問題。看,我看到一個小嬰兒。”醫生問:“你發現了什麼嬰兒?”他說:“是個寶寶。”——他是位老人——他說:“我發現一隻鹿寶寶正在遭罪,鹿媽媽已經過世,沒人照顧它了。”所以我說:“好吧,我和你一道去”因為我知道我會摸那寶寶。我便跟他一起去。我們看到,這個人坐著抱著那小鹿,靠近他的心。
醫生問:“你在做什麼?”他說:“我試著盡可能把我的生命給他,你看,如果可能的話,當你到的時候,至少你會發現他還活著。”就像這樣,這般的愛。因此醫生脫下他的外套等等,然後他說:“好了,把它放下來。”坐在那,準備[聽不清]。顯然他是個覺醒的靈,毫無疑問。我把手放在小鹿上,撫摸它,它活過來了,它又活了,完全好了。他非常高興。他說:“您是女神德維,您是女神,我知道。但您做了件不好的事。”我說:“什麼?”“您結婚了。”我說:“可是女神也必須結婚的。”他說:“不,如果您嫁給一位吝嗇的人,您會怎樣?”我說:“我會確保我沒有嫁給一位吝嗇的人,那將是最大的詛咒。”他說:“我有這樣的太太,非常的吝嗇,我真是受夠了她,受夠了她的吝嗇。”
因此就是應當這樣;吝嗇應當被厭惡,絕對地厭惡,絕對是一切之中最壞的,對霎哈嘉瑜伽士來說,如同麻風病。吝嗇,就是省錢……省英鎊,你們知道。那必須從你們心中摒棄。對自己吝嗇是好的,對他人吝嗇則是壞的。
格瑞革告訴我一件令人震驚的事。他說:“這是我們的文化。”我說:“你們的文化?什麼樣的文化?”你們看,他說:“如果我們去一家酒店,如果要付錢了,我們開始左顧右盼。”我說:“真的嗎?”他說,“這很普遍。”我真是不敢相信,這就是所謂的文化?這是反文化。無論你們怎麼稱呼它,它根本就不是文化!文化是走上前,“好,我來付錢。”但美國人甚至更糟,他們會說:“我昨天為你付過了,你今天為我付吧。”我想這絕對是可恥的吝嗇。
但這是彬彬有禮的,你們看,別人付錢時,你們看向另一側。這也許是彬彬有禮的,我不知道。無論它是什麼,都是一樣。我告訴你們,這是第五階段。
所以心懷慈悲,無論如何也要心懷慈悲。你們可能必須工作到兩點,你們可能必須工作到四點,沒關係。你們必須工作、你們必須工作、你們必須工作,因為慈悲本身就是給予喜悅,因為你們的靈是慈悲的海洋。沒有其他的方法。沒有其他方式能夠享受你們的靈,只有給予、給予、給予。沒關係,如果你們還未吃東西,沒關係。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許多時候你們知道有時我24小時未進食,我依然忙碌。這身體不一定要吃東西。慈悲是這身體的食物,它滋養身體。所以你們要對自己吝嗇,但你們必須要有慈悲心。
心,打開你們的心。首先對神打開你們感恩的心。這是人所要具備的另一個特質。應該說是種更高的特質,對神的感恩。祂給予你們自覺,祂給予你們這身體。你們意識到這身體,人類的身體是祂給予你們的嗎?祂賜與你們每件事。數數你們得到的祝福。甚至擁有早晨,作為人類來享受,你們不屬於任何bandhan,你們不屬於任何pash,你們不是pashus,你們不是動物,動物是pashu。你們是自由的人。神賜予了你們自由。而祂還賜予了你們祂的自覺。
心懷感恩。但是我們的語言是這樣,“感謝、感謝、感謝”,完了。這只是口頭上說說,就過去了,言不由衷。從你的心裡感謝祂,打從你們的心底。不只是外在去到教堂:“上帝,感謝您。”行了,結束。要從你們的內心感謝祂,書寫讚頌。頌辭、歌唱頌歌:“榮耀歸於上帝”,獻給那創造我們的偉大的主。您的門徒就坐與此,你們說話的每一刻都想著,比如母親,或是想著上帝。你們會很吃驚!這只有當你們足夠敏銳,當你們擁有記憶力才能做到。這世界上最大的奇跡是每個人都會死去,卻無人記起。而另一個是,每個人都被神祝福,卻無人知曉。但你們是如此特別地被祝福。因此你們要怎麼做?要充滿喜樂,要心懷感恩,祝福因此會降臨到你們身上。沒有感恩之心,一切都是徒勞。感恩的心,你們要對神懷有感恩的心,這樣祂便賜福與你們。若你給予別人,祂必將給予你。但不要將此視為你們自己的。你們給予的是神所賜與你們的。
因此今天我告訴你們這八個階段的運動,所以你們已經成為一半的滿月,只在頭腦層面。而另一半,留到下一個導師滿月,好嗎?
願神祝福你們!
你們希望我怎麼做?吃掉這些甜食。那是你的工作。
【印地語的簡短交談。錫呂.瑪塔吉笑了。】我告訴你們——現在讓我看看他帶來了什麼。是什麼?我們要先進食嗎?讓我們先吃東西。我不想你們餓著肚子……[笑]
[母親評論美好的日子、月亮等。祂提到那些不繼續參加印度遊的人有責任協調和組織在英國其他城市的專案。他們必須“用粉筆畫出一個適合的方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