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師崇拜(摘要)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1993-07-04 Guru Puja Talk: Gurus Who Belong To The Collective, Cabella, Italy, DP, 56' Download subtitles: EN,ES,FR,NL,PT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導師崇拜(摘要)

1993年7月4日 意大利卡貝拉

今天我們要作導師崇拜(Guru Puja)。我是你們的導師,但我和那些普通的導師很不同。通常導師是很嚴厲的,也沒有耐性。就算是學音樂,那些門徒也要遵守許多規條。大音樂家 Ravi Shankar 曾談到他的導師,有一次他走了一點音,他的導師便把樂器敲他的頭,以至樂器也碎了。雖然如此,那些學徒還是緊跟著導師的。他還要服侍導師。導師會設下許多考驗。例如施華王(Shivaji)的導師叫他找老虎的奶。施華王跑到森林去,看見一頭雌性的老虎,剛剛餵完她的小虎。施華王向老虎行禮並說:「我的導師要得到你的奶,可否給我一點?」那頭老虎能懂人話,於是給他一點奶。如果服從導師,我們可以做到沒有可能的事情。有一次施華王的導師說他的腳給燙傷了,如果有門徒為他吸去濃泡,方能痊癒。其他門徒都欲作嘔,唯有施華王跪下吸啜,後來他發現那只是在褲管裡藏著個芒果。

導師時刻考驗他們的門徒,看他們服從到甚麼程度。因為你們都已經得到了自覺,已經是自己的導師,所以我不會把那一套施諸你們身上。我給你們絕對的自由。我儘量告訴你們甚麼是對你好的,但我不像一般導師般勉強你們。他們常常責備門徒,十分嚴厲。他們不能容許門徒有弱點。有些導師要門徒單腳站立,有些要他們倒立。他們這種做法在我看來是很難的。我的慈愛經常化為眼淚。有時我好像是責怪誰,訓斥一番,但作為母親,同時做你們的導師,是很困難的。每一個母親都希望子女變好。聖潔的母親當然希望子女成為聖潔的人。

要得到神性,我們能勉強人去得到嗎?如果沒有神性,我們能勉強人去得到嗎?如果沒有神性,如何昇進?我們對於具有神性的人,可以施加甚麼紀律?可以勉強嗎?可以對他生氣嗎?我通常用的方法是寬恕。也許寬恕是最好的教導方式,如果他們知錯並且承認,那你便要寬恕他們。有一次有個人得罪了佛陀,因為他不知道佛陀的身份,後來他知道了,便跑來要求佛陀寬恕。佛陀說:「你何時得罪了我?」那人說:「昨天。」佛陀說:「我不知道昨天,我只知道今天。」你們的高貴表現是會影響別人的。如果爭論打架,甚麼事情也辦不來。過去那些導師很嚴厲地控制門徒。他們要門徒四時起床靜坐,如果起不來便打。霎哈嘉瑜伽很不同,我們相信愛的力量。愛的力量能教會你去寬恕。在我們幻海裡的那些導師,他們為人類樹立正法,在各樣實際問題上都採取平衡的態度。這些導師認為這樣做是尊貴的。他們有愛的力量,因此能令他人平衡。那些原始宗師和降世神祇都具有愛的力量,因此能夠平衡。

當我們談論自覺時,我們要對自己有耐心。我知道有些人感覺不大好,有些人仍然有病。有些人甚至感應不到能量。你們都要對自己有耐心。你現在是自己的導師,應該對你的門徒,即是你自己有耐性。有這個耐心,你便能容忍許多事情。有些人老是埋怨自己不好,那是因為他對自己沒有耐心。如果你對自己有耐心,便能接受一切。無論你在何處,你都能自感滿足,因為你已經是覺醒的靈。首先你不要發怒,不要埋怨。你儘管享受生命,你可以在草地上,蓆上,甚至石頭上睡覺,或者你完全不睡覺,沒有甚麼分別。

那些對自己沒有信心的人,也許有不良的喉輪左部,例如他們是天主教徒。於是你時刻顧影自憐,妄自菲薄。就好像有個遇溺的人被救起來了,得到第二次的生命,但他還是痛苦呻吟,好像還在遇溺一樣。你要喚醒自己,知道你無復是從前那個人了,你是一個新造的人。你要清楚地對自己說:我是新造的人。因為得到自覺是你的權利,現在你已經得到了。

由於有許多社會制約,因此你不能自得其樂,特別在西方,那些人慣於可憐。他們沒任何不幸,卻楚楚可憐。那些生活在過去虛幻的不幸之中的人,不可能享受現在的喜樂。對於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來說,最重要的是以心靈去接受喜樂。那喜樂像一個海洋,無時不在讓你無比愉快,只是那海洋的一點一滴,也足以令你轉化。那經驗是令人快慰的,那是正在等待你們的。那樣的人不能忍受別人不快樂。他自己是充滿喜樂的,同時向四周散發喜樂。他能夠從許多小事情上得到喜樂。因為你是個海洋,一件小東西掉在海洋裡,也會泛起陣陣漣漪。那漣漪沖擊海岸,不僅是為你,也為了他人。很小的事情也能令你快樂,你時刻都像一個愛的海洋。愛是能散發喜樂的。那不是世俗的愛,而是上天的愛。

作為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作為導師,我們要愛自己,了解自己的生命。我想許多霎哈嘉瑜伽修習者還不大了解自己。在世上有多少人能給他人自覺呢?有多少人知道靈量的知識呢?有多少人常常看見別人得到重生呢?你們這麼有力量,甚至只要望著那個人,你亦可以使他得到自覺。在世俗的愛中,人是有恐懼的,他們害怕愛他的人離去。但你是滿足於你自己的,你是時刻受到保護的。甚至如果你的注意力在短暫的時間轉弱,你也會立即知道問題何在,你能夠保護自己。每當你有身體的疾病,你便能馬上感知,並知道如何治療自己。當然你們要有平衡,如果你沒有平衡,便不能感應到生命能量,不知道自己有甚麼問題。你便不知道自己走向甚麼方向,是不是走向毀滅。在霎哈嘉瑜伽,我們是要維持這種平衡的。我們不平衡,是由於我們仍然想著過去,或者將來。有甚麼好擔憂呢?所有的天使、仙眾都為你們工作。你們就好像新加冕的皇帝,但你以前是個乞丐,於是每個人走過,你都向他求乞。

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是不平衡的,為甚麼呢?例如有些人害怕世俗的法律。他們不知道有多麼大的力量在我們周遭,沒有人可以阻止你,可以逮著你。但當你開始懷疑,說「但是」的時候,當你開始想著人為的法律的時候,神的律法便不能起作用了。否則任何人都不可能傷害你,你是絕對受到保護。

我們這些新時代的導師和過去的導師分別在於,過去的導師要你受苦,要你完全聽從他的話。新的導師是很不同的,因為你的母親現在就坐在這裡。有誰敢碰你一下呢?你們要相信我的話,要對自己有信心。從沒有人是拜在太初母性力量(Adi Shakti)的門下。太初母性力量有神的所有力量,因此有誰可以傷害你們,騷擾你們呢?除非你要折磨自己。你和以前那些門徒的最大分別是,你毋須受苦。如果有人受苦,那他內部一定有些惡性能量。有些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曾到過假導師那裡去。他們也許有意外,或甚麼可怕的事情,但忽然間,他們都能全身而退。也許你們親人的惡性能量跑到你的身上,但你亦可安然無恙。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是有阻塞的,但在得到自覺之後,便可清除。無論你有甚麼問題,只要你想提昇他人的靈量,便可清除。當然如果你自己不練習,或不幫助他人得到自覺,你便形同廢物,就好像你不用一輛車,它就形同廢鐵一樣。因此你要給他人自覺,無論男女,無論你生活在甚麼國家,你都要讓這個能量工作和生長,否則你便會窒息了。我知道有許多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是很好的,他們作崇拜,但卻生病。你們要用你們的能力讓他人得到自覺。如果你不知道一些禮儀,那是可以原諒的。所有由於無知所犯的錯誤都可以得到原諒。但如果你明知故犯的話,我便不知道了。在一個範圍內你是安全的,但在這範圍以外,有許多惡性的力量在作用,要逮住你,那是你自己的錯誤,霎哈嘉瑜伽是管不著的。

另一個常見的錯誤是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經常找尋另一個修習者的錯誤。在過去,如果導師有十個門徒,要是其中一個投訴別人的話,他便會馬上被驅逐,作為門徒,是不可以投訴別人。就好像我們有一隻手在痛,另一隻手不會向大腦投訴,反而會去安撫他。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都是屬於集體的導師,就好像格涅殊哇(Gynaneshwar)所說的那樣,他們集體行動。你們如同一個被喚醒的森林,無論你們要甚麼都可以得到。格涅殊哇說你們好像海洋,向世人教導神的知識。你們作為一個團體去行動,便有很大的力量,為世人帶來甘露。

集體的力量是對個人的第一個考驗。那些不能生活於集體之中的人便不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有些人以為他們服侍我,照顧我,參加崇拜,於是他們便有權斥責其他人,大聲呼喝其他人,命令他們做事等等。不是的,你要完全在集體之中,你才是個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如果不能參加集體,你便不算是。如果你的自我或超我使你不能與其他人相處,那你便不再與上天有任何聯繫。那些不參加集體的人跟上天沒有連繫。

奇怪的是,當我給你們自覺之後,我發現比較容易跟你們談那些精微幽隱的事情,那些事情自身的美麗,表達的方式,思考和行為的方式。那是很美麗的。在集體之中,那種感覺好像點滴在汪洋之中。但如果一滴水說不能生活在集體之中,要走到岸上,那你便沒有集體的性質,你最好不要崇拜我。

導師應該如何在集體之中行動呢?在霎哈嘉瑜伽,沒有人應該認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甚麼是世上最高的呢?沒有。每一樣東西都是一樣的。有時候有些人可以很殘忍,作為霎哈嘉瑜伽修習者,那是如何可能的呢?作為導師,你不能發怒,憤怒表示你失去平衡。你可能由於家庭而有某些阻塞,執著於任何事物表示你沒有平衡。那些平衡的人是不執著的,否則他們便看不見真理。有些人因為自己是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而感到驕傲。他們認為自己成為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是要去拯救整個世界。我見過許多政府官員,他們自以為很了不起,他們其實只是些公僕,他們也許被稱為官員,但只是服務人群的官員。同樣地,我們生在世上乃是要事奉神,你的事奉便是要去拯救這個世界。如果你有不該有的驕傲,怎樣去完成這項工作呢?如果你的表現如此,也沒有人會接受你。

你們不要妒忌任何人,因為妒忌表示你要傷害你自己。妒忌這種情緒一定是從動物界那裡來的。為甚麼要妒忌呢?你們都是得到了自覺的靈,你們如何可以妒忌他人呢?就好像你是一顆鑽石,別人也是一顆鑽石,放在一起更加閃耀生光。又例如有個人是不好的,但你很好,完全沒有需要妒忌那個不好的人。如果你發現有位女士是很好的,你便要向她學習,看看她為甚麼這樣好。最好是學習。當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欣賞他人時,我是感到很快樂的。他們發現別人的好處和偉大,當他們這樣做時,他們自己也開始變成一樣。如果你感到妒忌,你是妄自菲薄的。今天你會因為別人的頭髮是黑色的,或灰色的而妒忌,或者別人擁有個高鼻子而妒忌,但你們之間不應心存妒忌,那是會虐殺喜樂的。你們要消除恐懼、嫉妒,驕傲和沒有耐性的習性。

有一類的導師是很有耐性的,他們不會發怒,慢慢你會發現,他們不用告訴門徒甚麼,慢慢地,他們都能夠自律。在霎哈嘉瑜伽,我們從未有過這麼多的門徒。試想在格涅殊哇的時候,他只有一個門徒,有些甚至沒有門徒。也許他們沒有人可以傳授,沒有人可以明白。現在有那麼多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這多好。我們互相了解,我們知道有關靈量的一切,我們知道許多事情,知道世界發生著甚麼事。我們不是坐在喜瑪拉雅山的山洞,念誦神的名字,我們是生活在這個世界之中的。我們沒有逃避這個世界,我們能面對生活的各種問題。但我們知道真理,而他們卻在無明當中。因此我們知道問題的所在,並知道如何解決。現在你們要謙卑地嘗試用自己的力量。

你們要知道,你們是知識的儲存庫。你應該投射到那知識的泉源去。例如,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霎哈嘉的語言來表達。你時刻都可以用霎哈嘉瑜伽去比較你所看見的事物。這是很重要的,會給你雙重的喜樂。有一天我回到家,呼吸急速,有個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對我說:「母親,你受了這個地方熱力之苦。」只有一個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能明白這一點。每個人都很舒適,感到涼快,只有我在搧涼,我吸取了全場的熱量,讓你們得到涼快。我的工作便是這樣,吸取別人的熱量,化為清涼。有時候有些人大聲呼喝,你可以令他們涼快,令他們的熱量消除。吸收這些熱量是很重要的,不要害怕吸收,你只須要保護自己,做一次靈體保護便行。要記著你是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只要你記著,那投射的作用便會開始。像威廉‧布萊克 (William Blake) 投射進想像界,最後他得到知識。無論你看見甚麼,或他人做些甚麼,你都把它聯繫到霎哈嘉瑜伽,這樣你便能連接上愛的力量。

不要忘記你們都是得到覺醒的靈,最低限度你們要用對能量的感應來保護自己。因為在你們周圍有許多惡性的力量,你要時刻記著你是個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你要發展出去愛人的守則。那些導師受了許多苦。但你們要對自己有信心,便會絕對安全,嘗試成為穩固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這樣你便能成為自己和別人的導師。

願神祝福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