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辰崇拜

New Delhi (India)

Feedback
Share

壽辰崇拜

1998年3月21日 印度德里

我看到你們安排這個漂亮的歡迎儀式的方式感到極之喜樂。必須說,出於愛,你們找出各種方式來表達你們享受霎哈嘉瑜伽,我真的不能明白,你們的腦袋怎會有這些獨特的想法。你們代表你們來自的不同國家,我希望你們帶著這些旗幟回到你們的國家,告訴他們,救贖的時刻已經來臨。我們要升進,要升進超越人類的層次,到達存在的更高層次。若這樣能發生,它是怎樣改變你的生命,怎樣令你快樂,怎樣令你失去仇恨、損害別人、傷害別人的荒謬想法,因為各種這類想法的出現,令很多人有某種撒旦的滿足感,他們享受摧毀別人帶來的喜樂和快樂。

要保持快樂,我知道,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要承受很多,忍受很多荒謬。你們已經做到。一旦霎哈嘉瑜伽在你們的國家建立為某種那麼漂亮,那麼純潔,那麼重要的東西,你的國家的所有人也會跟隨你已經跨越的路徑。只有你的生命才能反映你內在存有和霎哈嘉瑜伽的漂亮。

我昨天告訴你,人類的知覺缺少了什麼,注意力不在靈上。當注意力放在靈上,你有什麼發生?首先,你變得genetic,這是梵文 — 你超越三態,即是你不再處於tamo guni(答摩狀態),意思是你有各種自我放縱的欲望,你的注意力從這裡移到第二種風格;你處於rajo guni(剌奢狀態),偏右脈︰他們想做點事,想展示某些東西,你想變成某些東西,你想與別人競爭,所有這些掙扎都會消失。“Atit”即超越;接著是sattwa guni(薩埵狀態)︰在這狀態下,你也在追尋,你看到這種極端行為錯在那裡,你只是憎恨這種人生,想脫離它。因此你開始追尋。這也已完結,所有gunas(狀態)都完結,你變得gunatit。

當你的注意力走到靈,這就會發生,因為現在你的注意力不在任何一個固定點,你或可說,受制約的品質,或自我的品質。你變成超越這些的人。就正常的人而言,這是很不平凡的,但對你卻不是,它就是發生了。你只是享受自己,不再關心你的方便,你的舒適或任何瑣事。你只是超越所有三態,三態曾以各種方式控制你,你就是這樣首先超越人類知覺的限制。

其二是你變成kalatit︰超越時間。不知何故,我知道我今天遲了,事情就是要這樣成就。但你們並沒有錯失時間,仍然在享受,我看到,坐在房子裡,你們全都很享受,全都好好在享受,我不在,但你們仍享受。這是超越時間,你們不受時間限制。不管什麼時間,都是你的,因為你在當下,你不是在當下想著未來,你不會想明天有什麼會發生,或你怎樣趕上飛機,你怎樣做這個。你在這裡只是享受,享受當下,當下就是實相。

若你想著未來或過去,你就不在實相。我多次告訴你,過去已經完結,未來並不存在。所以,你坐在這裡,在此刻,或許在等我,或許只是享受你留在這裡的每一刻,享受你與其他人的互動。你是怎樣享受,這份享受是不能形容的。不然人會看手錶,在思忖︰「為何母親還未到?出什麼問題?她為何還未到?」各種想法都會浮現,這樣對成為kalatit 大有幫助。

我記得在納西,我很努力工作,因為沒有霎哈嘉瑜伽士會幫忙做什麼,他們很害羞,很擔憂。剛巧,我們可以說很幸運或很不幸,我的車在途中壞了,我遲到。約一個小時後,也沒有車經過,沒有任何途徑可以走,我們擱在路上。很驚訝,當我到達舉辦講座的地方,有霎哈嘉瑜伽士代替我,他們肩負起責任,忙著給人自覺,把事情成就。不然他們不會,他們不相信自己有力量給人自覺。我或許告訴他們,但他們不會舉手,因為時間到了,他們想︰「很多人來了,母親仍未到,或許她仍在途中,所以這是我們的責任。」因此他們擔起責任。

當你超越時間,你就只對當下此刻負責。這是一種責任,也是集體,意思是你們全都變得有責任,這是很令人驚訝,我們這裡有那麼多人,沒有爭吵,沒有打架。我們都好好安頓下來,超越各種攻擊對方的愚蠢想法。能這樣是因為你們都沒有牽涉入時間,時間不能令你屈服。或許,若不是你們而是其他人,他們會向我的車拋石,想著︰「她來得那麼遲,我們都很憤怒。」他們會感到憤怒,但超越時間的人不會這樣,他們好好的坐下,享受自己,不介意時間過去。

你變成dharmatit︰你變得超越正法,超越人類的本質。即是你做什麼都是富宗教性,你任何努力都是宗教的。例如,你有一個生意,你想以宗教的態度來做生意,因為你超越宗教,你不介意跟隨一個特別模式或儀式的任何宗教,你是超越它。沒有超越宗教的人,他們要早起,受儀式限制,他們經歷儀式,若有任何一種儀式沒做,他們會很不高興,感到心煩。你不會,對你而言,你常常處於 dhyan,常常在入靜狀態,有任何出錯,你只跳進意識裡,就有解決辦法,你不會受騷擾,當事情出錯,你完全不受騷擾。

就像儀式化令你很受束縛,很溫順,有時也令你很專橫。受儀式限制的人令別人感到煩擾。就像有個理應是我的朋友的女士來我家。

她說︰「我是素食者。」我說︰「那又怎樣?」「我不吃曾烹調過非素食的器皿來煮的素食。」「好吧,我們用新的煮食器皿。」我為她買新的餐具。她說︰「你要小心,即使匙也不可以用。」我為她買新的匙。她接著說︰「玻璃杯,因為有非素食者在這裡進食,你最好買些新的玻璃杯。」

我因此捲入這些問題,接著她在廚房,不容許我的廚師為我們煮食。她說︰「我先煮,然後你才煮。」她製造那麼多滋擾,她不再是客人,而是成為討厭的人。這就是很儀式化的人會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們很多要求,不停的要求︰「這是我們的正法。」

一個在孟買的人告訴我這個故事。她說︰「這個女士以客人的身分來找我,因為她與某些高層有聯繫,她比我的曾曾曾祖母更差。」我說︰「真的嗎?」她說︰「我不理解還有這類人活在印度。她來這裡說︰『我不喝自來水,你要到某個井拿水。』」「現在,孟賣只有兩個井,因此要走去取水。廚師必須用水把自己濕透,才能煮食。」「若他不這樣做,我不吃他煮的食物。」「她不停的要求廚師要這樣做,那個廚師因肺炎病倒了,另一個廚師也染上感冒,你明白?這個女士不介意。」「她說︰『這是我的風格。』」

她因此問我︰「母親,我們對這類人該怎麼辦?」我說︰「你應問她︰『我們有這些食物,若你喜歡,那很好,不然你就不要吃,沒問題,好,斷食是很好的。』」對這類自我中心,麻煩別人的人,這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我們有這種自我中心是因為我們以為︰「這是我們的正法,這是我們的權利,這是…,一切都是我們擁有的,他們竟敢不遵從?」我們麻煩了別人多少,令他們有多不方便,令他們的生活有多不愉快,我們從不想,我們不停要求︰「這是我的正法,我能怎辦?我必須要這樣做。」這樣變成思維的制約,我見過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有這類制約。

曾經有個法國女士來到霎哈嘉瑜伽,首先,她的母親是很儀式化,她令人那麼煩惱。每個星期天,她必須到教堂,穿得好好,到教堂,然後回家。有一天,她失縱了,他們請員警去找她,當他去找這個女士,員警說︰「我們找不到她,天知道她去了哪裡。」她接著說︰「好吧,去教堂找找。」她仍然坐在教堂裡。下一次,她再次失縱,這樣發生了三、四次,員警就說︰「很抱歉,我們不再找她,若你想,你可以讓她住進老人院,就這樣。」他們把她帶到老人院。

這個女霎哈嘉瑜伽士告訴我︰「母親,很令人驚訝,他們不然是愚蠢的人,不停的坐著,悶悶不樂,像瘋子般說些荒謬話,他們都是老態龍鍾,很明顯的看來老態龍鍾,但一到星期天,他們都盛裝上教堂,這一點他們都是相同的瘋癲。」制約是怎樣運作是很令人驚訝。

有一個人來與我們一起,他說︰「我是好司機。」我說︰「好吧。」但他只懂駕車,卻不認識倫敦,不知道倫敦是怎樣的地方。他的車駕得很好,但若我要到北面,他會把我帶到南面,若我要到東面,他會帶我到西面。

我說︰「怎麼了?你懂駕車?」「對,我懂駕車,這我懂,但我不認識任何路,我對路沒有任何判斷力。」有一天,員警抓住他,我也在車上。他問︰「你要去哪裡?」他說︰「我們要到這樣那樣的地方。」他因此說︰「你已到過這個地方六次,你再次回到同一地點六次。」

所以在老年,我知道這種事情會養成某種習慣,但你也發現年青人那麼受制于自己的風格。這就是我們稱呼為人類的元素,你執著於或介意某些事物。現在這是某種,我應說是種瘋癲,有些人要求這樣,有些人要求那樣︰「我不喜歡這個,我不喜歡那個。」持續不斷的,很常見的說「我不喜歡」、「我喜歡」。很令人驚訝的他們不停的像這樣說話。

他們到某人的房子︰「不,不,我不喜歡這地毯。」我是說這不是你的地毯,不是你買的,購買這地毯是這個人,你想怎麼樣?為何你要說︰「我不喜歡?,你是誰,你沒付錢買,付錢的人喜歡它,就這樣。為何你要加評語︰「我不喜歡?」你是鑒賞家?所以要批評人?

某人穿著…例如,某種髮型,但︰「我不喜歡這種髮型。」「為什麼?」「我不喜歡,只是這樣。」

從這裡到人類的每一個人,你有什麼資格喜歡或不喜歡?你的立場是什麼?為何你要說︰「我喜歡」或「我不喜歡」?這是很普遍的現象,特別是在西方,要加這種評語︰「我不喜歡。」「我不喜歡印度。」「好吧,若你不喜歡,坐在家吧,為何要來印度?」「我不喜歡土耳其。」「為什麼?」因為若有人穿著長裙,他們會說︰「我不喜歡,因為這是土耳其風格。」那麼你應只穿短裙。但若我們不喜歡短裙。我們不應說︰「我不喜歡。」這樣做會傷害人,令人失去自尊。

當你進入霎哈嘉瑜伽,要知道自己並非尋常的人類,按尋常的標準,你是超越他們的。你的喜歡和不喜歡與他們不同,你整個態度已經改變,我見過有時你像孩子。你說話像小孩,很單純,有時你會說些很深奧的事情,這些事情應是正常人不知道的。要知道,正常人是那麼誇誇其談,他們時刻不停的說︰「我、我、我。」

伽比爾曾經說,當羊還活著,牠不停的說︰「meh, meh, meh,」,意思是「我、我、我」;但當牠死了,牠的腸會拿來造一種稱為dhunak的線,他們用這線從棉花分開種子,那時候,牠就說︰「tu hi, tu hi, tu hi」,即「你是,你是,你是」。

「你是一切。」當你這樣說,你的注意力就會從別人身上轉移。找別人的毛病,時刻用你的腦袋批評別人,找別人樂趣,有時甚至說別人壞話。人們享受說閒話,為什麼?他們享受說別人閒話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別人與自己是一樣的,我則不會對別人說三道四。

以這份理解,我要說,當你是普通人,這種愛的智慧並不存在。只需很輕微的挑釁,你就會生氣,會做各種各樣的事,就像在瓷器店裡的一頭蠻牛那樣的言行。你忽然發現,他們因此成長了。原因是你仍未是一個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享受一切。例如某人很生氣,脾氣很差,他能看到什麼在發生,他有怎樣的言行。實際上,這不是你要生某人氣的正法,不是,是某些生別人氣很低層次的事情,時刻都叫喊別人,向別人呵索或批評別人,以為自己很了不起,這是不會有回報的。當你生命走到盡頭,你會發現你自己沒有朋友,沒有鄰居。

另一件事情是當你很自我中心,只想著自己,不停的說話,喋喋不休的說話,另一個人只會感到厭煩,但你仍不停的說話,不停的說自己︰「我做了這事,做了那事,我到哪裡,我,我,我…。」沒有限制,你對自己說的話一點也不感到羞恥。

當他們只是普通人,我見過有人以各式各樣有趣可笑的態度對待別人。若某人說了另一個人的錯事,這個人就會說︰「他就像這樣,我知道,你看他這樣做了。」立即這些話進了他們腦袋,「對,他就是這樣。」

這樣令你的思維生病,我們可以說是vikrudh,即思維不正常,你病了,接受所有這些病,不停的接受,直至你變成病人。這種病是極之危險,不是對別人危險,而是對你自己,因為沒有人能忍受這種有病的人格。

你或許會說,我見過有人信宗教,現在我是虔誠的人,例如,現在你最好也信教,那又怎樣?你不能這樣,不能那樣,你不能坐在這裡,你不能吃這個,這很重要。時刻都在管束訓導別人,而不是管束訓導自己。因為當你是正常人,你不看自己,只看別人,但一旦你是有自覺的靈,你就開始觀看自己,看看自己有什麼錯。

在成為靈之後,在靈之光下,你觀看自己,你只是觀看自己。什麼在發生,你有怎樣的言行,你怎樣享受自己,當你知道怎樣糾正自己,這是很美好的。你以那麼漂亮的態度做些小事,你會說這是何等漂亮的事情。當然有些人是不會改正的,他們屢教不改。你也應看到這種屢教不改,你也幫不了他們。

就如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時刻都想説明一些錯誤的人,就像他們在霎哈嘉瑜伽拿了委任狀。若有人想做些古怪事,我們期望委任狀來電話,兩小時後,他說︰「現在,請告訴母親,某某人要受到照顧,要這樣那樣做。」對他們而言,告知我絶對是種習慣︰「不,你必須幫忙,你必須做點事。」但現在,這已經變成習慣,我們知道他會就這個課題給我們盛大的講座。

所以你看,這是人性,人類已經經歷各種不同的複雜人生,也生來有一些基因,或他不是很正常的人,雖然我們說他是正常人。因為他的反應,他的反應顯示他很荒謬。沒需要任何人致電給我,告訴我︰「你看,這個人這樣那樣,你最好照顧他。」當你沒有任何權力,當你與這個人毫不相干,沒必要插手別人的事。我告訴你,人的思維是有各式各樣的設計,所有這些設計全都消失,只是消失,我不知道他們怎會有這些設計,如何取得這些設計 —或許來自他們的國家,來自他們的家庭,又或是他們的基因,你怎樣說也可以,全都消失,你的基因甚至改變了。這就是霎哈嘉瑜伽,你變成靈,一切都改變。什麼發生在你身上,你變成知道什麼是喜樂,享受喜樂,享受存在,給予別人喜樂,令別人快樂的人。你時刻都想︰可以怎樣令別人快樂。就只是發生,雖然你與別人都是以同一方式培養成人,受同樣的教育,或許,但全都消失,你變得有知慧,美麗和喜樂。

這是你已經達致的,你可能未必知道,你怎樣享受在這個童軍營,沒有其他團體能像你們那樣享受。我看到你在這裡做了什麼,你們怎樣在享受,怎樣享受大家的共處,這是很不凡的。能這樣是因為你的內心充滿著閃耀的靈的喜樂。你可以審察自己,看看自己,我說的是否存在。當然,有些人只想著自己,他們住在酒店或某些小屋,或什麼,他們不享受,他們仍然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因此他們必須住在那樣的地方。

很令人驚訝,我見過,特別是印度人,當他們來卡貝拉,他們全都想住在酒店裡。在他們的生活裡,房子裡可以只有一個浴室,當他們來到卡貝拉,他們想住在酒店裡,黏貼著沐浴,黏貼著這,黏貼著那,年青人,很令人驚訝。我想,有這種情況是因為他們從未見過好酒店,或他們住的條件很差。霎哈嘉瑜伽士卻可以住在任何地方,睡在任何地方,只有他的靈能令他快樂,沒其他,只有靈給你快樂。

所有人類的其他想法,已製造一個接一個的問題。現在你看,因為你屬於不同的宗教,所以你是壞人。若你想知道基督徒,最好走去問猶太人;若你想知道猶太人,最好走去問穆斯林;若你想知道穆斯林,最好走去問印度教徒。你會對他們怎樣談論其他人感到驚訝,就如所有人都是壞人,只有他們是最好的。所以這種態度要完全改變。你忘記了︰誰是什麼,他是那個宗教,來自那種家庭,有什麼背景。他們互相變得只是一體,他們享受所有霎哈嘉瑜伽士的陪伴,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在一起,就這樣。那麼多霎哈嘉瑜伽士都會在這裡,這是Mecca,這是Kumbha Mela,你怎樣稱呼也可以。你享受集體的喜樂是因為你已跨越阻止你看到真相的障礙。

真相是,就如我昨天所說,你是靈,一旦你成為靈,你變成gunatit,kalatit 和 dharmatit。一旦你超越這些界限,就變成海洋裡的一滴水,若水滴是在海洋外,它會常常害怕太陽,因為它會幹掉,它不知該怎麼辦,往哪裡滑走,移往哪裡。但一旦它與海洋合一,它只在移動,在享受,因為它不孤單,它與漂亮的海洋喜樂的浪一起移動,這就是你已達致的,你意識到,你知道,但你卻不知道自己已經做到,因為你是靈。

現在,有時你要提防自己,你會驚歎於自己的改變,你怎樣變得那麼簡單、敏銳和有智慧。西方有很多問題,因為他們仍很愚蠢,我認為,很愚蠢的人。因為即使是八十歲的老人,也想與二十歲的女士結婚,他不明白為何他要這樣做,因為他不接受自己的年紀,他不接受︰「我是老人,我要有老人的言行。」他想與可以是他孫女的女孩結婚,在西方這很普遍,他們常像這樣想事情。任何他們看到的年青女孩,他們都想與她結婚,他們可能已走在往墳墓的路上,但不要緊,他們想有一個這樣的妻子,這是西方的問題。

怎會這樣?因為他們不明白自己已老,成為老人是值得自豪的。我五歲時,不能想像那麼多人為我慶祝生日,即使我五十歲,也沒有這麼多人。我現在七十五歲,看看多少人來祝願我生日快樂!當你年老,若你有智慧的生活,你應對自己的年紀自豪;但若你是愚蠢的,當然沒有人會幫助你。每一個人都會取笑這個人,他們也會做同樣的事情,這是西方的習俗,不停的擁有一個接一個的妻子,與妻子離婚,這類事情不停的發生。

我要說,印度卻反其道而行,他們不大尊重婦女,他們理應對婦女極之尊重,理應把跳進火葬柴堆裡為丈夫殉葬的婦女放在顯要位置,即使婦女是舉足輕重,他們也不尊重。怎會這樣,我不知道。某些人說有些詩歌寫下︰要毒打婦女,我是說這詩人是誰?我想,他才應被毒打。首先,他是婦女所生,他卻寫下這種詩歌。所以你看,我們喜歡接受一些錯誤的,絶對荒謬的事情。這樣是因為你沒智慧。有智慧的人會接受有智慧的事情,他不會接受任何荒謬的事情。你不停閱讀一本接一本的書,你讀了那麼多書,你因此何去何從?你發現你讀的書對你沒好處,沒有用,但若你喜愛閱讀,你就不停的讀。

所以缺乏智慧令你沒有辨別能力,你為它辯解,你都在辯解,說︰「這很好,我做什麼都是最好的。」我要說,這不是自我,而是愚蠢的人類理解。「我做什麼都是好的,我怎樣的態度都是好的,有人膽敢告訴我這是錯的,那是錯的?」每個人都取笑這個人,找這個人樂趣,這種人會受很多苦,受一切的苦。但他永不會接受︰「我做錯了一些事。」

當你超越dharmatit,你變得超越正法,正法變成你的一部分,你不會做錯誤的事情,你就是不會做錯誤的事,不做錯事不是某人告訴你或你想跟隨它,或出於被迫或你受管束,只是你不喜歡做錯誤的事情,或說一些不尊重人,沒有幫助,沒有愛心的說話,這就是霎哈嘉瑜伽士的品質,你已成為靈,變成靈,你不用告訴任何人,那麼明顯,那麼顯著,人人都能看到,當你越深入自己,你發現自己內在已被賜予這種了不起漂亮的感覺,你擁有這種內在的美好,令你戰勝別人的自我。

我必須告訴你一個故事,我有一次去見一個聖人,霎哈嘉瑜伽士因此說︰「母親,你從未去見這些導師,為何你要去見他們?」我說︰「你與我一起去吧。」我們因此登上很高。我說︰「從這裡你看他的生命能量,你要先看他的生命能量。」

很多生命能量湧現,我們走上小山,爬上去,這個男士理應有能力控制雨,開始下雨,雨下得很大,我完全濕透。當我走上去,我看到他坐在石頭上,很憤怒的在搖頭,我也不知道為何,我走進他的洞穴坐下。

他回來,對我說︰「母親,你為何不准許我把雨停了?是否要抑制我的自我?」我說︰「不是,不是這樣,我沒有這樣想,我看不到你有自我,是另一個問題,你是修行人,是苦行者,你買了一件紗麗給我,我不能接受你為我購買的紗麗,因為你是修行人,我要完全濕透,才能向你借用紗麗。」整件事情完全融化,他變成很不同的人。

透過智慧,你知道怎樣處理不同類型的人,你會說一些令他們的自我融化的話,他們的制約也被帶到一種新的覺醒。他們看到你的智慧,你的愛,你表達的,我應說,你的靈。這就是為何那麼多聖人,雖然受折磨,很多人找他們麻煩,卻仍明顯的那麼受尊敬和被愛。但這時候這些聖人,我必須說,肯定是很好的人。但有一事,他們對門徒頗嚴厲,要他們守紀律,原因是他們不是有自覺的靈,他們的門徒,這些導師想︰「除非你能管束這些人,否則他們永不能升進,永不能成為了不起的人,所以必須管束他們。」

那些真理的追尋者接受︰「好吧,不管你說什麼,我們也照做,即使你要我們斷食,我們也照做。」他們會站在他們頭上︰「好吧,站在我們頭上,做你說的,我們願意做,你不用擔憂。」他們就是很有紀律。

霎哈嘉瑜伽沒有教導紀律,原因是你是有自覺的靈,只要你的靈在,就會給你光,在這光中,你清楚的看到自己,你可以律己,不用我告訴你。我知道那麼多人一夜間就放棄毒品,我從未告訴他們,甚至從未談及毒品或什麼。他們怎能做到?因為他們有光,你今天也取得光,是靈之光。你變得完全獨立,絶對自由,完全自由,因為你有光。你不能做,不能做錯誤的事情。就如現在這裡有光,若某處有大爆炸,我不會走向爆炸的地方,不會,你也不會,因為你有眼睛。靈和它的光是最重要的指引因素,透過這些因素,就如我所說,gunatit,你變成kalatit 你也變成dharmatit,你不是任何事物的奴隸,不是手錶的奴隸,不是時間的奴隸,亦不是你處於的gunas (狀態)的奴隸,你不想看到自己是否右脈,左脈或中脈,你是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是超越所有這些事物,所以你是gunatit,你是dharmatit,因為dharma(正法)變成你的一部分,你不用跟隨正法的紀律。

我在霎哈嘉瑜伽曾見過,有些集體靜室的規則是很嚴格,不應這樣。我已告訴他們永遠不要嚴厲。若某人不能在…例如四時起床,不要緊,讓他十時才起床。一段時間後,他自能在四時起床,不要太過管束他們,孩子也不應管束太過。當然,若他們是有自覺的靈,他們是那麼好,那麼漂亮,若他們不是,嘗試給他們自覺。一旦你意識到未有自覺的人在犯這些錯誤,他們在黑暗裡,你對他們的態度就會改變,你會嘗試極之有耐性,極之仁慈,對他們有感情和有愛心,因為你會知道這個人沒有自覺,他仍未有眼睛,看不到,他是盲的,他聽不到,感覺不到實相,所以首先要讓他感覺實相。在此之前,給他講座和管束他有什麼用呢?他仍會繼續犯錯,找自己麻煩,或麻煩別人。

這是你透過開悟已經達致的,即你超越所有這些事物。你變成那麼有愛心,那麼能給人喜樂。我是說在霎哈嘉,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我看到他們的愛和情感的漂亮,不單對我,也對其他人。若只是對我,我能解釋,但我不能解釋他們對其他人也是那麼仁慈。就如我昨天告訴你,這些人到以色列,現在他們到埃及,到俄羅斯,誰告訴他們?我從未要求任何人到任何地方。他們自己感到要去,做這工作,幫助人脫離無明。

所以今天,當你為我慶祝我的七十五歲的壽辰,有那麼多氣球在這裡,它們很引人注目,如圖畫般,有各種不同的顏色,在表達你們對我的愛。一切我都能看到愛,不管你在這裡做了什麼,你的所有裝飾,每事每物,我感到我的孩子是那麼有愛心,我沒有為你們做什麼,我不知道為何你們對我有這份感激,我仍想知道,我做了些什麼?我什麼也沒做!你們表達愛的方式,很令人驚訝,除了,我要說,你已有靈之光,在這光中,或許你看到的事物與我不一樣,但你們展示的感激之情真是超越我。

就如有一次,有個講者說︰「我不感謝你的母親,我視她為理所當然。」這是事實,沒需要感謝我,你要視我為理所當然。但你想感謝我的方式,就像小孩子想說多謝,你只是變成小孩子,那麼熱烈,你不明白通常任何地方都不會像這樣做,沒有人會像孩子般表達他們漂亮的愛。

你能看到這是很新的事物,這種和平,這種愛,這種喜樂,遍佈這個遙遠的地方。你怎能做到?怎能處理好?這是不容易明白,不是人類能看到的,他們只是不明白這些人怎能如此,為何他們活得那麼快樂?現在你在房子裡很舒服,你在房子裡活得很好,一切俱全,但在這童軍營,並不是住得舒適的地方。但你能住在任何地方,我知道,我曾見過。不管你在哪裡,只要有霎哈嘉瑜伽士在附近,你就什麼都不介意。這種集體的互相享受共處,沒有任何期望,沒有批評,沒有說閒話或任何這種荒謬,是那麼漂亮。即使你拉大家後腿,你也知道,我享受你開的玩笑,明白這是種友情,漂亮的友情。不管你是來自印度,或來自英國或美國,又或來自任何地方,你發現有這種一體的體諒,一體的移動,就像一個波浪接一個波浪升起,是連續的,永恆的,這是我們要達致的,亦是其他人要達致的。

為此我們要記著,你有光,其他人沒有,所以你要很顧及他人感受,要有耐性,要瞭解他們的問題,只要聆聽他們,他們有什麼問題?他們會先告訴你︰「我的生意在下跌。」或他們或許說︰「我的妻子不好。」或「我的兒子沒工作,他沒工作。」他們會告訴你各種事情,聆聽,聆聽他們。這些事情對他們都是重要的,對嗎。之後你會漸漸發現,你看,他們會軟下來,因為你散發愛,散發喜樂,透過你的靈的覺醒,散發信心。你們都擁有這些力量。你只要站在任何地方,就能為這地方創造和平,創造快樂,所以要有信心,不要失去信心。

你的智慧去明白理解人也很能說服人明白︰「他們是很特別的人,他們不生氣,不發怒,不瘋癲,不會追逐某種瘋狂,只是非常,非常平衡的人。」你們也不用練習,就能這樣。這是在你內在,你應為此自豪,你不應以為這是你要達致的,或要變成的,你已擁有它,你內在已經有它。唯一是你要看到自己在靈之光下,這是很簡單的事,在成就。別人不容易明白你,但你卻很容易明白他們,因為你以前也是這樣,現在他們在看你,他們會變得像你。

很簡單,你能看到,我開展霎哈嘉瑜伽時只有一個女士,現在,今天,看有多少人在這裡。我做了什麼,我真的不知道,我做了什麼?我沒有概念。你想什麼,這份感激,這份享受和喜樂!所有這些事情,不管我告訴你什麼,你要意識到你的存有,你的真我,你的靈,就是你是靈。作為靈,你超越所有這些事物,一旦這樣發生,你會很驚訝,你有怎樣的人格。

母親以印地語繼續講話

(翻譯自印地語)

我今天說英語,因為我大部分時間都以印地語向你說話,不管我對他們說了什麼,我肯定你必能明白,我說的是當靈之光在你內在擴散,你內在三種品質就得到喚醒。你也知道,你內在有三種狀態 — Tamo Guna(答摩狀態),Rajo Guna(剌奢狀態) 和 Satwa Guna(薩埵狀態)。

擁有Tamo Gunis(答摩狀態)的人有自己的風格,Rajo Gunis(剌奢狀態)也有他們自己的風格。當他們對他們的追逐感到厭煩時,他們就進入Satwa Guna(薩埵狀態 — 即追尋真理)的領域。他們感到要停止這些無用的追逐,要看得更遠。當你進入Satwa Guna,你就開始追尋。當你達致你想追尋的,就超越所有這三種狀態。就是當人被認為是Gunateet(超越狀態),Kalateet (超越時間),Dharmateet (超越正法).。他們沒有任何特定的正法,他做的任何事就是正法,他不會做任何違反正法的事情。

他的本質,Swabhav – (Swa是靈 ,bhava是靈的性質),變成swayam,真我。它變得像這樣 — 他經歷某種特別的自我存在,某種特別的和平和特別的存有狀態。那麼,他變成特別的人格,他把平和、快樂和喜樂給予任何接觸他的人。

有時,當你把愛給予別人,他們未必明白,他們會濫用這份愛,這是會發生的,但這樣不會令你沮喪,你只是感到他仍處於無明,仍未有能力明白,他缺乏恰當的理解,你不會評論他的短處,你只靜觀,想,或許遲一點他會改善,因為你知道自己曾經也像他,現在你站在更高的層次,明天他也會來到我們的山丘。

現在你們有那麼多人,耶穌基督只有十二個門徒,他們卻能製造那麼多基督徒。沒有任何人給自覺,他們令別人成為基督徒,你們能給人自覺,這是你們全部人現在要做的工作。你遇見任何人,只要給他們自覺。所有問題和疑惑都會消失,你內在會產生一種新的追求,新的目標。

一種非常獨特的manvantar (進化物種)開始出現,救贖的年代已經來臨。因此,人類的轉化必須發生,這是最需要的,不然,人類的問題永遠沒法糾正和解決,必須有轉化。當他已轉化,會變得那麼吉祥和漂亮,他生命的各種吉祥會進入環境而躍動。

為了達致這種漂亮和吉祥的生命,你什麼也不用做,不用為此付費,不用勞動,什麼也不用做,只要喚醒你內在沉睡的能量,保持在喚醒狀態,去享受。

在霎哈嘉瑜伽有很多有深度的人,我很驚訝的看到他們,他們怎能那麼快的有這份深度,實際上,這份深度已經在他們內在,但他們過去處於黑暗中,現在,當他們進入光,就變得開悟,美麗和吉祥,我對此能說什麼!

我內心有一個偉大的大變動,不管整個創造有什麼力量,你都要達致。所有古代聖人已達致的力量,願你也能達致,要達致,即使你過正常人的生活。

今天是非常吉祥的一天,你們以極大的喜樂來慶祝,像小孩子一樣,你給我那麼多的愛,我能說什麼,我就是找不到任何字句,這實在是太多了!要完全明白和吸收它是很困難的,為何你賜予我那麼多愛,我為你做了什麼,我就是不能量度它,我沒為你做過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是你的愛在生長,不停的生長,到達這個層次。

我只能對你說,請保持這樣生長,亦要帶著別人與你一起。他們也應體驗這種快樂和喜樂。願他們全都變成這過程的一部分,一種特別和獨特的人格在出現。.

我永恆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