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善輪崇拜(摘要) Vancouver (Canada)

明善輪崇拜(摘要)
1992年9月13日
講於加拿大溫哥華
「今天我們將同來敬拜明善輪。至今為止我們一直在向一個神作崇拜,而今次是你們第二次崇拜明善輪(Hamsa)這個中心。」這個能量中心位於兩眉之間。兩隻眼正好代表左右兩邊。這個能量中心很受我們的眼、耳、鼻、舌、牙齒和喉部所引領。它是個十分重要的中心,因為喉輪必須照顧十六塊花瓣,這些花瓣又照顧著這些不同的器官。而且它必須與宇宙大我(Virata 維羅達)聯繫,因此就必須穿越這個明善輪中心。」
「明善輪是個非常重要的中心,在我們的意識中會表現出吉祥。意思是:假如這個中心能夠警醒和得到喚醒,我們就可以立刻知道甚麼是吉祥,甚麼是不吉祥……我們獲得上天的明辨能力。我想這是人類遺傳基因的一部分,才會令人有明辨善與惡、建設與破壞的能力。」
「……不過這個中心很易被我們這些器官所破壞,這些器官從外面收集思想條件制約和自我。此所以這個中心是很脆弱的。其他能量中心與外界的連繫沒有這麼多,因為這中心與這些器官連繫起來,也就從這些器官處接收了所有訊息。例如,雙眼是十分重要的,因為人們說眼睛就是靈魂之窗,而你們又看過當靈量(Kundalini)上昇與靈魂在發出光芒時,瞳孔是會放大的,你們也就看來純真如赤子,雙眼閃亮。」
假如我們用眼不當,好色貪婪,就會嚴重損害這個中心。一旦我們開始接受一些對生命有害的事物,我們就會立刻很容易地接受任何錯誤和有害的事物。「我感到那是某種遺傳基因的缺憾所引致的,因為某些人絕不會接受任何愚昧、白癡和有害的事物,但另一些人卻很容易老是選擇荒謬和絕對有害的事物。這個也可能會變成一種廣獲認同的集體認受。例如,一個眼睛轉個不停的人可以影響其他人,令其他人也變成那樣。」這是所有各式各樣亡魂(bhoots)進入的好門徑。……當你把它投射回去,同一種亡魂可以走進另一個人內,可以在其他人身上製造出同一樣的真空,或是同一個在明善輪上面的弱點。因此,眼睛必須要非常潔淨、非常純真。
缺乏明辨能力就會影響所有感官。人們習慣了聽一些可怖的事情,就變成受這種『喜歡這些事物』的條件制約所約束。人們會習慣了嗅一些腐壞的芝士、煙草、或人工化有酒精味的香水,其實這些都對鼻的細胞極有害。最終人就會失去嗅覺,失去了這個本來為我們帶來很多喜樂的器官。假如這中心的精微之處喪失了,我們便會喪失昇進,變成與牲畜無異。
喉部也一樣,假如我們說粗言穢語或用它來罵人,向人發脾氣或侵犯別人,或做些諸如喝酒抽煙之類的事,喉部就變得很弱,甜美的聲線也會失去。咀巴與牙齒的味覺,也會向所有不經辨認就接受的事物而發出反應。假如我們做某事,是因為某種東西有很多廣告,或作過很多市場推廣的話,那意味著我們還未發展出自己的智慧與人格。
當明善輪受到喚醒,我們會發展出明辨事非的能力,在梵文裡有一對聯,是說天鵝與白鶴同是白鳥。那麼一隻天鵝與一隻白鶴又有何分別呢?答案是:當你把奶和水混合,天鵝就只會吸啜奶液,而鶴就沒有這種辨別能力。
假如我們失去了辨別事物的能力,我們就像機械人一樣,因為我們不再有人格。「任何人都可以把我們洗腦,而且越向我們講得越多有關我們的辨別能力,我們就越聽那一套。」那解釋了為何如此多的萬千群眾走向假導師那處,或淪為同性戀,染上愛滋病,和染上毒癮。「那真是難以置信,為何人會接受這些事情,這些損害生命的事情……我們付錢去自我毀滅……對任何人來說這都是不順應自然的。」即使牲畜也知道要遠離危險,因為牠們要保存生命。「可是這種普通的常識也漸失去,然後他們會說:『有甚麼不對?這有甚麼不對?那有甚麼不對?』那表示明善輪的遺傳基因已經喪失……明善輪上面沒有神祇,但有眾多器官的無形無相的能量──這些器官由佛陀、大雄(Mahavira)、基督與克里希納(Krishna)所照護著,這四位是受錫呂‧格涅沙(Shri Ganesha)所掌管著。」
「這些遺傳基因由錫呂‧格涅沙安放上去,因為祂是智慧之源。」一旦我們損害了根輪,那智慧、那根基,就會完蛋。「這就是為何不道德的生活對我們的生命極之有害的原因,因為我們喪失了明辨能力……之後假如你得到喚醒,便會成為更高層次的霎哈嘉瑜伽族類。……我見過有人一夜之間戒除毒癮,極之不道德的人變成極之有道德,因為這個輪穴突然間得到喚醒,而靈體之光的最佳表現方法,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也在集體生活中,藉著這輪穴表現出來。」
現在霎哈嘉瑜伽也有很多問題。當人第一次來到霎哈嘉瑜伽,他們會開始留意其他人,並找尋別人的錯處。他們不會看看自己來這裡的目的。他們來這裡不是為了要找別人的錯處,而是去改正自己的缺點。」有些人認為應該從中賺取些金錢,或有些人開始對一些他們不應管的事作批評。
「所以他們忘記了,因為他們只是來霎哈嘉瑜伽,而智慧的遺傳基因卻沒有建立好……所以他們開始找領袖的錯處。有時領袖亦會有這種感覺:「噢!我是領袖,我可以非常強硬,綱紀嚴明,可以控制其他人得來。」他們來這裡是要學習怎去愛、慈悲為懷、忍耐包容。領袖的意義也是指服從──兩者都是要自行辨別選取的。假如有人向你說些甚麼,又假如你為自己的好處而服從他的話,你便會領會到那是對你有益的。假如有領袖告訴你某些事做得不對,你應嘗試看看問題出在那裡,而不是因而感到受傷害。」
「因此所有這些從『前生』積聚而來的東西,也即使是我們重生後仍攜帶著的一丁點──即好像一隻蛋變成了一隻鳥,但破殼之後仍有很多蛋殼的東西纏在身上,因此得到自覺之後,第一個要謹慎辨察的是:『我怎樣可以達到靈體的狀態,純潔的靈體的狀態?』可是,人們卻迷失,因為他們沒有辨別的能力。得到這覺醒後,第一件事我看到在人們身上發生的,是他們雙眼會穩定起來,雙眼減少了轉動。他們有純真的眼神。」
獲得自覺後,懂得享受生命的能力,你自然會得到,最重要的,是辨別的能力。然後,像天鵝般,你從任何事物中皆可提取乳液……你的態度變得不同……生命依然如故。沒有甚麼改變──同一間房子、同一個家、同一城市、同一環境,但你開始享受一切,因為你明善輪的敏銳力現在只為上天的辨察力而工作,而你會立刻知道,然後不再想碰那些刺──只想採摘花朵,而你又知道自己在採摘花朵,自己在喜樂之中。」
「因此,透過明善輪而來的靈體之光會給你智慧。智慧不是指你知道怎樣去與人爭吵或鬥爭……智慧是指你如何凡事看見美好一面並享受它……並且避免任何有害的事物,只做有益的事……明智的人會保護自己。他尊重自己的生命,因為他知道自己已成為了上帝的工具。」
「因此智慧會自動降臨於你,但藉著經驗,你便會知道這條路是正確的……一旦這智慧變得透徹明顯,你就能清清楚楚地看通一切事物──頭腦也清清晰晰──之後任何人說出智慧的事,你也不再感到難受。」
就是因為這種轉化,從前你看過或聽過的同一首音樂或同一首詩,現今卻令人有如置身於七重天中。眼睛、耳朵都是個微妙的器官,「而這些微妙器官就會開始向你從周圍採集而來的美好事物發出反應……一旦你學會這樣做,你會說:『我們在喜樂的汪洋中暢泳。』海洋依舊,但此刻你已找到海洋中的滴滴甘露,其他人卻懼怕會溺斃。世界依舊!這就是為何他們說是個摩耶幻相(Maya)的原因,不過當這辨別能力在閃動,就不會再有幻相。」
「你有智慧與有安全的裝備,你也知自己在做甚麼……我見過某人在會堂內向霎哈嘉練習者叫罵批評,他們仍能享受一切。我見過有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大笑起來。他真可憐,想窮其內涵水平去責罵一切,但在場的霎哈嘉練習者卻只管向他發笑……他們在享受此人的愚昧。」
「所以,生命的整個態度都因為這個明善輪而改變,而你卻不曾發覺原來自己的智慧已自動地發展了出來。然後你也開始鞏固它,也令它成為自己的已喚醒的信念,因為甚麼時候你看見,你相信的都會得成果……人們突然碰上你,你得到幫助。所以,有很多事情發生。」
待人接物,處理人和工作的智慧──每事每物都開始有成果。「假如那不能成就,你也不會感到難過。你會想:『怎好呢?那人不是個霎哈嘉練習者。我們嘗試了。可以做些甚麼呢?』……這個無所不在的活躍力量正在看護著你;所有偉大的聖人在看管著事物;有時你會感到好像天使們在伴隨著你,祂們怎樣引導一切,怎樣令事情成就。然後這個明辨能力穩定下來。除非這個狀態可以穩定下來,否則霎哈嘉修習者很可能會悄然離開霎哈嘉瑜伽。」
我知道曾經有很多人來到霎哈嘉後,只因為一點小事而離開……因為在表面上我們有很多種人;而在表面,假如你停步,有人向他們說了些甚麼,他們就離開,因為他們還未到達那個明辨力的狀態:『這個地方是找對了。假如他有錯,他自會離開。為甚麼我要離開呢?』只有在明善輪好好發展出來之後,人才有可能成長。
「我曾見過有些人變得很熱切投入。你們也知道,這是個非常大的組織,遍及全球。我沒有秘書,但每個人都是我的秘書,每個人都各自修行。他們認同它,他們為它承擔責任……他們做事是為了霎哈嘉瑜伽,為了幫助他人。」
「所以,對於錯誤事物的認同,你們自會捨棄。然後你會開始認同美好的事物,因為你開始獲取美麗的馨香,你開始享受這美麗,你的心也開始打開。假如你的明善輪仍受自我與思想的條件制約感染,那麼這一切喜樂,一切的事情都不可能發生。我們有這麼多條件制約,像印度教、基督教,這個那個。他們的條件制約如此多……可是,一旦我們放棄了所有這些條件制約,相信我們是為自己的福德才這樣做,額輪就會打開。沒有這些,額輪是不能打開的。這是個通往額輪,通往喉輪的入口,是通往頭部各輪穴的入口,頭部是寶座的所在。因此,要保持明善輪清潔是十分重要的。我已告訴過你們很多有關保持明善輪清潔的事情,那是你們應該做的,我意思是指那些在肉身層面的。而且,在精神層面我也告訴你們有甚麼應該做來令思想靜止下來,凡事要看其美麗的一面,而非其粗鄙庸俗的一面,非實用的一面,而是美麗的一面。慢慢地,你會發覺雙眼會變得越來越潔淨。人們越來越投入霎哈嘉瑜伽,可能那是因為他們的深度,也可能是因為他們求道,或可能……但明善輪成就了最偉大的事情,我不知你們有否察覺到──不論你們的業果(Karma phalas)如何也已經了結。你不必為你先祖輩的業果、你自己個人的業果而負責。你做錯了甚麼也已經了結,好像你與過去完全切斷一樣。一旦它得到鞏固確立,所有錯誤、所有過失,不單是你的、你親朋的、你祖先的、家庭的、國家的、世界的,任何事情,都不能碰你。你超然於物。」
「在這過渡期(Krita Yuga),當這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Brahma Chaitanya)正嘗試暴露人從前的業報(Karma)並加以懲罰時──集體地如是、全國地也如是──就連碰你一下也不會,因為這中心的光芒是如此極端有力量,而你會由從前所做的事情所引起的恐懼中得以拯救出來。你會像出於污泥而不染的蓮花般美麗,向世界發放美麗的幽香。」
「願神祝福你們。」 […]

摩訶迦利崇拜 Ambleside ashram in West Vancouver, Vancouver (Canada)

摩訶迦利崇拜
溫哥華
1989年6月17日
今天在溫哥華這個城市,我們聚集在這裡為這國家加拿大和加拿大人民祈禱。我們要知道,有許多負面力量在運作,必須要舉行些崇拜,針對摩訶迦利的力量。所以我想今天:我們做摩訶迦利的崇拜。摩訶迦利的崇拜如同你做女神崇拜一樣,而首先摩訶迦利的力量來到這個地球。太初之母以摩訶迦利力量創造了錫呂﹒格涅沙。然後,祂上升到了摩訶莎娃斯娃蒂Mahasaraswati,以這力量祂創造了整個宇宙。以此祂創造了這個世界,以一種非常美麗的方式,伴著偉大的安排和組織,人類因而誕生,因為對人類來說氣候和這一切都是如此的和諧。
因此,氣候也在人們的性情上有很大程度的影響,在人們的追尋上。就像在印度,我們可以說,氣候非常適合冥想。從很早的時期它就是一個傳統的國家,而從一開始我們有先知們在叢林中追求真理。原因是,在印度,它的氣候非常好,你可以住在叢林裏,沒問題。所以他們很容易擺脫生活中所有的膚淺並且嚴肅地去到叢林,致力於他們自己,尋找真理。因此他們發現了真理,那就是昆達里尼,它是我們內在的力量,祂使我們得到自覺。
但這形成,然後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並且他們形成的學校,被稱作,或大學,稱作同一宗系gotras,從孩子五歲起就送他們到這些學校。到五歲前,他們和父母住在一起,然後這些孩子被送到了那裡,接受了所有關於日常生活的教育。他們的教育制度很不一樣。通過他們的教育他們使孩子覺知所有的一切,專注,和一個完全的獨身禁慾,因為所有在同一宗系裡的都不能結婚。即使在今天,假如我屬於這一宗系,我不能嫁娶同一宗系裡的人。所以即使今天,它更是如此維持。就像在大學裏你不能彼此結婚。所以孩子們維持像兄弟姐妹一般,他們總是這樣感覺著,兄弟姐妹們的感覺。 Gotra=lineage
以同樣的方式,你看,在許多方面,在印度建立了很强的根輪,這就是為什麼,儘管我們有許多其他的國家像中國,我們有古老中國和埃及,然後我們有希臘和羅馬。所有這些國家不重視他們的根輪,那是摩訶迦利的力量創造了根輪。摩訶迦利創造錫呂﹒格涅沙散發出聖潔、吉祥、智慧、神聖的智慧;並且祂建立了錫呂﹒格涅沙在我們的根輪。但是,如果我們不重視我們的根輪,那麼我們的力量就會變得很弱,我們開始感染負面得多。那些有良好的根輪不會那麼快被感染。而我們被感染,我們更會被那些負面的人傷害因為他們知道我們有不好的根輪,他們可以影響我們。
現在所有的導師和所有那些假導師都來到西方國家,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在這裡會比在印度有更多的影響。像Rajneesh一樣,沒有人會接受這樣的一個人。佛洛伊德,沒有人會接受這樣的人。但在這裡,佛洛伊德已經對人們造成了無法避免的傷害,他們準備來傷害這些人,在這樣的背景下,這些人來到這裡開始行動,他們非常成功。所有這些都被發現是非常鬆散的性格,他們正暴露出來,這是很好的,無論是負面,無論是虛假都被暴露出。
但仍然我們必須記住,如果我們有一個强大的根輪那麼我們內在的摩訶迦利力量是最强的,因為我告訴你,首先祂創造了錫呂﹒格涅沙因此祂所有的力量實際上表現在\ Omkara,那就是錫呂﹒格涅沙;而這個在我們內裡錫呂﹒格涅沙的力量,代表著摩訶迦利完整的愛和祂所有摧毀邪惡的力量。他們聯手,我們應該說,每一個光有它的光輝圍繞它,或周圍有輝光;以同樣的方式,摩訶迦利Mahakali光有輝光,如同生命能量,那不是別的 就是\ Omkara和錫呂﹒格涅沙。現在錫呂﹒格涅沙面向,我已告訴過他們,如果你從左邊看那是碳,從右邊看那是Omkara, Aum,像這樣寫\。如果你從右到左看,你會看到它就像swastika卐。如果你從下面往上看,你就會看到它像是一個十字架ȅ。現在他們已經證實過了,他們已實驗了,科學家們已經發現並且宣稱它是這樣的。
所以,Omkara\這個面向在我們內裡的右邊。而左邊是swastika卐。swastika卐是一個非常,非常敏感的工具,如果你使用它右邊的面向 那麼當然是好的,它作用於建設;但如果你使用它的左面,我是指的反時鐘的方向,那麼它是破壞的 毀滅的。所以swastika卐,當它以正確的方向移動時,順時針在前面,和逆時針在後面,如果是在正確的方向上移動前進,所有的負面被拋出到周圍去,絕對不能進入。但是如果它往左手邊移動,那麼任何人都可以進入。因此,即使你移動swastika卐,現在看看,創造了一種開口。如果你做一個swastika卐並去看,它是打開的。但是如果你移動它這個方向,就沒有開口了。它持續關閉,一個接著另一個。因此,往左邊移動,它開始向這些負面力量開放。這正是在西方發生,他們的根輪向左邊移動,逆時針方向。他們違背他們自己的道德原理,完全地違背基督,讓所有這些亡靈進入他們自己。
現在霎哈嘉瑜伽有一個問題,在西方,人們不想聽到你應該道德。他們發現這很困難。如果你告訴他們你必須有道德,他們認為我們是原教旨主義者或類似的東西。但這是一個最基本的事,我們必須成為有道德的人,現在他們看到了結果,他們得了愛滋病,他們得到了所有的疾病,所有這些麻煩;從那他們已學到我們的根輪應該要良好,否則,所有這些問題都會來到。但是他們仍然不願意接受,他們犯了錯誤。所以這是另一個自我的問題他們認為的:“哦,他們是很榮耀的,他們應該被榮耀的,他們做了一些新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去割鼻子,你就不會去頌揚這些人。但是像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了,這種的荒謬仍然是穩固的,人們不怎麼反對它。
但是苦難太多了,無論你怎樣嘗試,苦難都存在,他們必須承認自己做錯了,他們做錯了,這是他們應得的。但無論是什麼,儘管他們–可以說魯莽或愚蠢的舉動,不管你怎麼稱呼它,他們得救,而必須為他們做的,畢竟他們都是求道者,他們值得被救。但他們卻不瞭解自己的仁慈。對他們來說,仁慈就是他們的自我應該得到滿足。
霎哈嘉瑜伽不是這樣的,你只是把靈注入某人然後這人感到絕對興高采烈一段時間,隨後就結束,它是要成長,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過程,它在我們內裡成長,它需要時間,有時會讓人感到沮喪。但我們不應該。我們應該知道我們是基礎,我們是在靈性史上做最重要的工作。到目前為止,這樣的工作還沒有做過。因此,我們正在做一件大事,我們應該對我們自己非常滿意,並且應該有信心,因為這需要有質量的人。你不一定要受過良好的教育,你應位居高位;儘管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也許是有幫助的,但是,如果你是一個很有深度的人,你可以成就,假以時日。如果土壤不好,那麼樹就得深入地向下。同樣的,當環境不好的時候,我們必須深入。
但是不要感到沮喪;不應該感到不安,因為即使你一個人你是一個聖人,而聖人為那國家帶來所有的好運,所有的吉祥,所以不須感到任何的絕望或不愉快。而是試著建立你的深度透過冥想和在集體中穩定下來並且互相交談。我相信這會成就,摩訶迦利的力量將會彰顯出。在這崇拜之後我相信會有些重大的事情發生。正如你所知道的,所有這些假導師已暴露出來,現在他們多數露出檯面。他們當中的一些已經死了,其中一些已經暴露出——已經發生了。漸漸地,他們都會消失。我們不必去擔心他們。我們應該擔心我們自己那些負面不應該落在我們身上,負面落在霎哈嘉瑜伽士上令人沮喪。他們覺得:“我們很少,別人那麼多,為什麼我們這麼少?”’
我的意思是這沒有關係。必定是如此,沒關係。有更多的人不是那麼重要,我們應該有的是質量。我們應該有很好質量人的那是很深入的,那是明白霎哈嘉瑜伽,那是非常了解的,因為即使是你有許多的人而他們不知道任何霎哈嘉瑜伽,他們是無用的。所以你不僅要有這份對上天神性本質的愛並且也要有霎哈嘉瑜伽知識。這兩件事都是一樣的,事實上,如果你愛一個人,你會知道那個人的一切。當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世界各地,許多國家將接受霎哈嘉瑜伽,許多將會開始公開地談論它,在一個很高的水準,那麼即使是些國家沒有能取得許多成果的,或者我們可以說些城市,都會突然躍進。
我對多倫多有很大的期望。我認為多倫多會發展得很好,我相信今晚也是,我們會有很多人堅持下去。因為有上千的人沒有用,最終出現兩個,像那樣的事,一般經驗。所以這會是個很好的主意。今天的禱告應該是,發自我們內心,讓我們得到非常强大的格涅沙力量,讓我們獲得。其次這個力量應該是要摧毀所有那些負面。即使不集體那也是負面。所有集體的問題,或是所有這些負面問題都必須透過我們展現出的摩訶迦利的力量摧毀。
願神祝福你們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