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崇拜 Ganapatipule (India)

耶誕崇拜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1998年12月25日‧

我首先以英語講話,跟著才用印地語。

很久以前的今天,耶穌基督出生。你們都知道祂出生的故事,以及祂經歷的各種折磨。

祂是那位作為霎哈嘉瑜伽模範的人。因為祂不為自己而活,完全沒有,祂為別人而活,以開啟額輪。你可能很神聖,可能很有力量,但這個世界是那麼殘酷,他們不理解靈性,他們不明白靈性的偉大。還有,有很多原因靈性被攻擊,他們常常都這樣做。每一位聖人都曾經受過很多苦。但我想基督是受苦最多的一位。如你所知,基督被賦予神聖格涅沙的所有力量,因為祂是神聖格涅沙的化身。首先是祂的純真,我們可以說祂是永恆的孩童。祂不能理解這個愚蠢世界的殘酷和偽善。就算你明白這事實,你又可以做些什麼呢?但基督卻以極大的勇氣,在一個人們對靈性沒有概念的國家出生。

我曾經閱讀過一本有關祂的書籍,說祂來到喀什米爾(Kashmir),遇見我的一位先祖—薩利瓦漢拿王(Shalivahana)。那是非常有趣的,因為全用梵文寫成,作者或許不大懂梵文,但他卻全用梵文。我可以肯定,對西方人來說,這並不太合適。感謝神,他不懂梵文,否則這將是非常危險的。書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他問耶穌基督︰「為甚麼你來印度?」祂回答︰「這是我的國家,這就是我來到這個國家的原因。在這裡,人們尊重靈性。但我卻與那些完全不懂靈性的人住在一起。」他們的對話是非常非常有趣的。因為薩利瓦漢拿王說︰「有更多理由你要回到你的國家,教導他們純潔無邪的原理(Nirmala
Tatwam)。」這是淨化的原則。祂回去,三年半後,就被釘上十字架。

我個人認為,西方和印度的死刑最大的分別是這樣的,在西方,殺戮人是一種偉大的專業,以很瑣碎細微的藉口,他們殺害人。任何人若是聖人,他們都殺害,他們稱他是一位行為鹵莽者。這是逃避靈性的最佳途徑。在印度,若這是聖人說的,永遠都不會被挑戰。他們相信他,因為他是聖人,因為他的品格比我們高得多。雖然有些令人厭惡的人在折磨聖人,但整體上,大家都尊重他們。任何假導師,通常都不會留在這個國家,因為他們知道會被揭露。還有,他們是那麼金錢取向,所以他們走到美國,或其他國家,安頓下來,賺取金錢。這是我們必須看清的其中一個徵兆,這也許是耶穌基督為甚麼在一個非常非常平庸的家庭出生。就算是在孩童時,他也沒有妥當的睡床。他睡在那裡,他的父母親住在一處有牛及有動物居住的地方,這些全都有用文字來描述。那是顯示屬靈不需要任何奢侈,也並不需要任何排場和炫耀。

那是內在的力量,內在的光輝,內在的光芒自動顯現,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來炫耀它。這一類人對金錢沒有意識,對其他事物沒有佔有的概念。他只關心身體上受苦的人,甚至是痲瘋病人,他也想把他們治好,他想去幫助許多許多染病的人。因為在那時候,沒有醫院,沒有醫生,所以他的注意力都放在身體受折磨的人身上,他也在思維上為他們作好準備。在山上有那麼多漂亮的講道。那時候,人們不是那麼物質主義,所以他們都聆聽他,但你卻說不準有多少人明白他。若你不是一位已得自覺的靈,要明白靈性是非常困難的。那位談論靈性的人和那位聆聽者,兩者最基本也是要得到自覺。

從基督美麗的一生我看到,我們必須學習,除非我們是已得自覺的靈,我們仍然會折磨基督的靈魂。我們也曾經見到,這樣的事情正在發生。那些談及基督的人,祂很清楚的說︰「你會稱呼我為『基督,基督』,我將不會承認你。」祂非常清楚的這樣說過。我不知道他們為甚麼不把這句話從聖經中刪除。意思是那些以神的名說話,傳道和好好打扮以炫耀自己是屬靈的人,基督將不會承認他們,就是這樣簡單。在現在最後審判的時候,祂將以靈性來評價整個世界,即以生命能量。祂的審判已經開始,我已經看到。你可以看到在那麼多的國家裡,事情正在消失。所有他們的自我,他們的侵略性,他們的殘酷,都被挑戰。那些在戰爭中犯錯的人,會被批判。所以在歷史中,那些對社區,對人民犯錯的人,他們全都會被批判。他們不能作出侵略的行為以及不能再折磨人。這就是神聖格涅沙原則怎樣藉由霎哈嘉瑜伽起作用。

基督沒有這樣說,但祂卻有說︰「將會有最後的審判。」一方面,祂是非常仁慈和慈悲,另一方面,祂卻是真正的錫呂‧格涅沙,因為祂拿起武器,打擊在廟宇裡兜售的人。你不能以宗教的名義來做生意。這是怎樣一件需要明白的大事。但基督徒並沒有遵從,他們沒有。我不知道他們何去何從?我們有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他常常談論靈性,只談論靈性。但他的繼任人卻把他與他的靈性放在一邊,開展一個的新世界,新的念頭以及新的生活方式。那些應該是甘地的追隨者現在卻想擁有很多的酒吧,擁有各式各樣的物質,你可以想像嗎?這個國會是由聖雄甘地開展,但國會卻在做著這些事情,他們怎可以作出領導?

這個國家最美好最珍貴的就是靈性。除了靈性外,他們可以往何處去?他們可能不是基督徒,但他們尊重基督,他們尊重聖經。我必須告訴你這是事實,人們就是不知道。他們不是基督徒的意思是他們還未受洗,但他們卻尊重基督。因為他們知道基督是那麼有靈性—祂是靈性的化身,這就是印度人可愛之處。無論是印度教徒或穆斯林,對他們來說是完全沒有分別。在印度,有很多穆斯林是聖人和蘇菲派(Sufis),他們得到所有人的尊重,無論他們是否穆斯林或印度教徒。

所以對於基督,完全沒有人會反對。相反,你們看到昨天他們是怎樣因基督而那麼高與,因為他們都是已得自覺的靈。就算他們不是,在這個國家,基督也很受尊重。他們不明白,他們怎能細察基督的一生?他們怎能評價基督?他們又怎能製作有關基督的庸俗電影?這是他們不能忍受的,因為他們內在對靈性的尊重比外在多得多。以基督之名,人們已經做了太多的錯事,殺害了太多人,各種各樣的錯事都被接受。作出這些行為後,人們不明白他們怎能評價基督。

例如,我所知道的英國,我對看到的感到非常驚訝。若有任何人去世,他們喝酒,任何人出生,他們也喝酒。只有喝酒他們才能有關連。「你們怎可以喝酒?」我問他們。他們說︰「為什麼不能?基督創造酒精。」我說︰「什麼時候?」「在一個婚宴裡。」我說︰「在婚宴裡?那不是酒,而是他們在那裡種植的葡萄的葡萄汁。我們的語言稱它為drakshas。這怎會是酒呢?」酒必須先發酵,必須腐壞,怎會這樣?所以喝酒是一出最大的戲劇。

在印度我們知道,雖然沒有人說什麼反對喝酒,但我們知道喝酒是一種犯罪的行為。你看到每一天,每一個人都知道,若你喝酒,你會變得完全失去理性。在宗教的平臺上,沒有甚麼可以說。每一個人都知道喝酒是怎麼樣的。在海外的人不是不知道,他們也知道。但不知何故,喝酒成了潮流。甚至在我的國家,也開始推介喝酒。我不知道為甚麼在獨立後,人們開始喝酒。在每一個派對,他們喝酒,在聖誕日,以基督之名,他們也喝酒。這是對基督美麗、神聖的人生的一種侮辱。

所以,當他們來到這個地球,或許他們所有神聖的力量都已經被摧毀。印度人最好的地方是至少他們尊重,他們尊重神聖的地方,這是他們的長處。他們知道甚麼是神聖。當然,現在他們變得既現代化也美國化,但他們仍然知道甚麼是錯,甚麼不該做。因著霎哈嘉瑜伽,我非常高興的說︰「外國的霎哈嘉瑜伽士也變得非常美麗。」我很驚訝,因為在他們的文化裡,是沒有靈性的。我不知道他們怎能離開那些荒謬的事物而像蓮花一樣,漂亮地冒起,以靈性的漂亮香氣出現。這是奇跡。每一個人都說︰「母親,我們不能相信,這是怎樣發生的?你是怎樣應付過來的?」我可以說這是基督的祝福。他們看到人們怎樣以基督之名和以很低下的方式來成就事情,因此他們發展了某種認知,知道必定有某些不妥之處,這不是基督,他們描述的不是祂神聖的人生,是別的東西。這就是我想為甚麼在西方,有更迫切,更大的升進力量。

昨天有人來告訴我︰「母親,沒有集體靜坐。」我聽了很高興。在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是靜坐,毫無疑問的。但外國人做靜坐比印度人多得多,令人很驚訝。以靈性來說,外國的男女都裝備完善,特別是俄國人。我很驚訝在美國,他們告訴我︰「母親,這些美國人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說︰「為甚麼?」他們沒有那種對我的尊重,他們沒有靜坐。沒有靜坐的人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說︰「我同意。」他們令所有美國人靜坐。我不知道為甚麼東盟國家的人,如保加利亞人,俄羅斯以及所有羅馬尼亞人,他們怎能那麼喜歡霎哈嘉瑜伽。當然,他們有共產主義的詛咒,或許他們因此感到自己的人生有某些缺失,所以必需深入自己,這就是為甚麼他們可以成就到。我必須告訴印度人,你們必須靜坐。印度人有一或二種壞品質,其一是聯群結黨。例如,若他們是婆羅門,他們會坐在一起,若他們是Kayasthas,他們會坐在一起,若他們是Bhaniyas,他們會坐在一起。若不是這些,他們會以另一種名義聯合一起。這是我的國家最差的詛咒。因為當你們聯群結党,你永遠看不到別人的優點,亦看不到自己的缺點,這種聯群結黨為這個國家帶來很多問題。

在基督的年代,有不同種類的人。一是喜歡靈性,一是不喜歡。現在我們這裡有些人喜歡靈性,但他們的一隻腳仍然在水中。這個老問題仍然存在。這會把我們的國家摧毀。我們不能結合在一起,我們不能成為朋友。當然不是在霎哈嘉瑜伽,我必須要說,這問題已經好好的解決了。若你看看就算在基督的年代,祂與祂的門徒也有問題。特別是某些與彼得有關的事情,他就是那位說撒旦將會遇見你的人。我想人們已經跌入撒旦的力量中。他說他把很多人的撒旦惡魔清除,放進豬裡面。這是事實,撒旦的力量正強而有力地運作。我們越發展對靈性的安全感,它們便越發展得好。撒旦的力量在西方和在東方是以不同的形相出現。我想告訴你們怎樣小心地去找出在西方的撒旦力量。

你未必受到它影響,因為你是已得自覺的靈,但你必須對抗它。例如種族主義,種族主義仍然非常強大,非常非常之強大。你必須藉由與另一種族的人通婚以對抗種族主義。但我仍對一個黑人與一個白人配婚感到困難,那是沒有可能的境況。若我真的嘗試這樣做,我也不知道甚麼事情會發生。

我必須告訴你,我們曾經有過這樣的婚姻。一個白種的法國女士與一個黑人配婚。不是那個法國女士好支配人,而是那個黑人。所以我很驚訝,你知道嗎,怎會這樣的?所以我想原因是他想報復,或許是暫時的。首先巨大的愛心和情感必須在人們之間滋長。這種顏色是那麼深入皮膚裡,與內在的愛毫無關係,是那麼深入皮膚。感謝天,在我的國家,你可以有膚色很黑的妻子,而丈夫的膚色可以很淺,或是相反的情況。他們從不以這個角度來看事情,我想在這個國家,這種情況並不存在。

但我們有另一種情況出現,你看,這是一種典型的人類問題,就是來自自我的歧視。我必須要說,基督曾經嘗試對抗你們的自我。祂在一個非常謙卑的家庭出生,祂並非一位白色膚色的人,不是。以你們的語言,祂的皮膚是褐色的,但以印度語來說,他是黑皮膚的。但當說到靈性,你只看到開悟的那一位,你看不到他們擁有甚麼的顏色,甚麼膚色。那是非常、非常的表面的。我視這為西式生活必須征服的其中一個敵人,物質主義是另一個。我視反對基督最差勁要算是不道德。不道德卻廣受西方社會接受,各式各樣的不道德行為都被接受。就如他們所說,所有不道德的人若把選票投向某人,他就成為美國總統。好吧,沒有甚麼關係了,容許各種不道德行為,這是絕對違反基督的。人們不明白不道德會帶領他們到達我也不知道該怎樣稱呼的國度,因為那裡甚至比畜性的國度還要差。他們是那麼不道德,他們聆聽如佛洛依德那樣的人的說話,就像他們是沒有腦袋,沒有靈魂,去注意這樣的人。只有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你才可以擁有像基督那樣模範的人生。無論是甚麼,都已經過去、結束和完蛋了。

今天你是已得自覺的靈,道德是你的力量。忘記過去吧。我可以肯定,若你過著非常、非常道德的生活,你可以令很多很多人來到霎哈嘉瑜伽的旗幟之下。同樣,另一個非常差勁的敵人是憤怒。他們很自豪,他們會說︰「我現在很憤怒,你知道嗎,我是非常憤怒。」他們不會因此感到羞愧,仍繼續說︰「我非常憤怒。」好像說「我很憤怒」是沒有錯的。他們說︰「我憎恨你。」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想像任何印度的語言,若他們用憎恨這個字,代表我正在犯罪。所有這種侵略性是來自憤怒。若某人想發怒,他應該對自己發怒,最好還是擺脫憤怒。你可以拉扯你的頭髮,你可以咬你自己,你可以用枕頭打自己,這些可能都是最佳去除憤怒的途徑。看看自己為甚麼憤怒?有時是絕對毫無用處的,有時是沒有意義的,有時是絕對瘋狂、愚蠢的。但直至你停止說︰「我非常憤怒。」就是這樣,就是這個時候你才意識到你正在完全的下跌。

基督並沒有談及所有精微的東西,我卻曾經向你談及,因為是留給我說的。沒有得到自覺,你又怎能談論精微的東西?你不能。

上次我告訴你有關生命生量,那是甚麼,那象徵甚麼以及你可以怎樣得到我們稱為Tanmatra的精微能量。光元素—Tejas,水元素—Jala,以及火元素—Prithvi。但我卻沒有告訴你一個非常特別的元素,以英語來說,你們稱它為乙太(ether)。乙太是被另一種Tanmatra所管理的元素,我們稱它為Akash,特別在今天,因為是基督犧牲了祂的生命,開啟了我們的額輪,令我們到達了Akash這個狀態。沒有祂是不可能達至的。我們可以如常溝通,像我們可以與別人交談,我們可以說話,我們也可以用手指來表達自己,用手去溝通,但若要與生命能量溝通,你必須擁有生命能量,否則你不能感覺另一個人。若你處於額輪,代表你在思維層次,絕對的思維層次,那麼你的生命能量也在縮小,意思是你不知道他們真正在說甚麼。你沒有能力評價你的生命能量,因為這些生命能量是在思維層面。

他們說︰「母親,我們問過生命能量。」我說︰「真的嗎?」若你沒有生命能量,你又怎能詢問生命能量呢?這是非常普通的事情,我們詢問生命能量,我們想從生命能量找出答案,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你只在思維層面。基督所做的是把你帶離思維層面,那是最困難的。我感到很驚訝,那些跟隨基督教的人卻是處於最差的思維層次。他們絕對是處於思維層次。他們就像……我不知道該怎樣稱呼他們。就像德里的霧一樣,你不能橫越它。這是基督打破的。我們向祂該負多少責任,祂清除了人類升進的最大障礙,就是打破了這個額輪,這個在我們內裡的思維存有(mental
being)。我們像瘋子一樣閱讀,像瘋子一樣聆聽別人,我們喜歡那些餵食我們思維存有的人。他們是那麼多思緒,那麼好爭辯,不停的只想及自己的聰明才智。那麼,你只需要說︰「好吧,跪拜吧。」你不能與他們充滿思維的行為對抗。那就是為甚麼很思維取向的人需要敬拜基督。

這種思維上的謬誤令人感到自己高人一等。「啊!無論我們做了些什麼,有什麼錯呢?」他們不能糾正自己。因為除非你超越這個思維上的界線,你看不到自己,你不能內省,你看不到自己,你卻看到其他人,「這些霎哈嘉瑜伽士是這樣的,霎哈嘉瑜伽是這樣的。」以及各種類似的事情,但你看不到自己,因為所有事情都是那麼思維取向。這種思維取向必須藉由耶穌基督的幫助而得到完全的約束。祂在你腦海裡也是思維,基督也是思維的,現在該怎樣做?那個要打破人們思維取向的人也是思維,你令祂成為思維,就像一座石像。

所以,首先我們要告訴自己,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四次。跟著你可以升上,這是非常重要的。在靜坐中,你必須超越思維。感謝基督,祂是坐在額輪上,去完成這荒謬的思想存有。

我想人們或許必須停止閱讀。就算是我的講座,也變成思緒,該怎樣做?我的意思是任何東西一進入他們腦袋,不知何故,都變成了思緒。跟著他們向我發問︰「母親,你是否這樣說?你有沒有…。」我說︰「我這樣說是要令你無思無慮,只想嚇倒你,不是要你坐下來分析,不是這樣。我這樣說後,你變得絕對的震驚和被嚇倒。」所以對你們全部人來說,最好是變得無思無慮,這是基督的祝福,這是祂為你們完成的。我可以肯定,若你能成就到,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不要作出反應,只是不要有反應。他們對看到的任何事物,都作出反應。有甚麼需要這樣呢?這樣做有甚麼用呢?你想對這種反應做些什麼呢?這種反應什麼也不是,只能在你腦海裡製造了思潮上的漣漪?我已經告訴了你數百萬次,在這個崇拜之後,你必須變得無思無慮。

若這樣的情況發生,我視我們已經成就了很多。這是基督賜予我們的最大的祝福,你必須真的很享受這祝福。只有在你內在的Akash
Tatwa在工作,它是怎樣運作的?藉由你的注意力,你們都知道,它是與我一起工作。我以我的注意力成就了很多事情。是怎樣成就的?只要我的注意力變得無思無慮,只要無思無慮,它自然成就到。但若你常常把注意力放在思緒上,不停的思考,它便不會做它應該要做的工作。只要你是無思無慮,你的注意力便能成就非凡的事情,否則便不能。

所以必須從你自己那處升起,跟著從別人處升至謙虛這更高層次。在那裡,你與天空溝通,我們可以稱它為Tanmatra,或是本質,或是乙太的精華。乙太令我們可以擁有電視,擁有電話,否則,這將會是奇跡。但以這個Tanmatra,只要坐下,你便可以做這工作,它在運作,只用注意力運作,我是知道的,你亦知道。你不需要請求我把注意放在某處,你只要放注意力,它自會起作用。這是你得到非常重要的東西,我視這是你沒有不妥當首先取得的東西。你們開始從土元素顯現,跟著是火元素,再跟著是Jala(水)元素,跟著我們來到Tejas(光),我們的臉孔變得閃亮。最後,我們處於無思慮的知覺狀態,藉此我們的注意力變得絕對的自由去做一些特別的工作。但若你仍然不停的思考,注意力便被迫要忙碌,你知道,非常忙碌,你不需要問我︰「母親,請放注意力。」你也可以放注意力,你自己也可以成就到。

在這注意力下,你不感到你得到甚麼,你立足在何處,你穿著些甚麼,其他人在做著些甚麼,不,甚麼也不是。你與自己合而為一。這是一個充滿幽默的人生。那麼多幽默,那麼多喜樂,那麼多快樂,你不再關心所有一般人關心的事情。

現在,霎哈嘉瑜伽在那麼多國家中有成就。我因你們而感到自豪,非常自豪。現在霎哈嘉瑜伽也到達非洲的國家。對我來說,這是極大的滿足。你們全部也可以做到,你們也可以成就到。唯一要做的只是變成無思無慮的知覺狀態,就如基督的祝福的一樣。若它成就到,你會絕對的享受自己。

願神祝福你們。

Translation from Hindi:

The fact is that this English
language has been imposed on us for the past three hundred years. I have never
studied the English language. Never! Even in school there was a small book, and
in the Medical Colle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