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讲座 「额轮」 Caxton Hall, London (England)

公开讲座 额轮
英国伦敦卡克斯顿礼堂1978年12月18日
今天我们谈谈第六个能量中心额轮(Agnya Chakra)。Agnya,Gnya这个词意思是知道。而A意思是全部。Agnya Chakra还有另一个意思。Agnya意味着服从或命令。这两个都是它的意思。如果你命令某人,这是agnya,服从命令的人则是agnyakari,他是执行agnya的人。第六个能量中心在人类开始思考时被创造出来。
思考是语言的表达。如果没有语言,我们便无法思考,但如果我们无法表达,并不意味着我们不会出现任何思维,并不意味着我们内在没有思维活动。而是在那精微的层面——念头出现,尚未形成语言,所以它们还未传达给我们。
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没有语言,我们就无法明白我们想的是什么。
这就是为何你们看到小孩无法告诉我们他们想要什么,因为他们没法说出他们想要的。他们感到胃部的饥渴,他们想要比如水或其他东西,但是他们没法向我们说出。这就是为何他们无法思考他们需要说些什么。
但后来当你们开始思考并将之形成语言,语言便储存在我们大脑中,如图所示,左侧和右侧的黄色和黑色部分,随后它会以思维波的形式返回。
就好像有人和我们说话,但在语言形成以前,我们可称其为灵感或意念过程,在最初阶段它以特定的形式出现。即光和影的形式,不是语言形式,而是光和影的形式。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如果你们深入自己的思想,你们会发现它们只不过是覆盖在我们额轮上的光和影。
接二连三的光影就像圆形的灯塔,它们在我们头脑中产生某种模式。然后这些模式在非常早期的阶段被我们塑造成语言,这就像注入语言之杯,然后这些杯子保留在脑中,它们就这样出现。当我们思考时,我们才真正地明白,因为呈现给我们的是语言。
那么动物会发生什么?它们是否思考?它们得到一个念头、一个灵感,但是它们不会一直想个不停。当它们开始和人类一起生活,这些灵感会以字词的方式出现。于是这些灵感再次进入思想,就像我们人类这样。比如,你们给某人起了一个名字,假设你们叫他汤姆,或者你们叫狗什么名字。那么,现在它知道这个词意思是呼唤我。所以它将自己和那个词联系在一起。但是当它没得到这个词,它只是个动物时,它只是在那儿,它不会思考。这就是为何它们是非常自然而然的,而我们不是。动物是极其自然的,因为他们不像我们那样思考。
这便给人类制造了最大的问题,如何超越思想。这事稍微有点麻烦,因为或许我能看得更清楚,而你们不能看见那光,接着那光变成了语言。
然后语言依我们自身的特点,变成我们的思想。
但是这些思想实际上是对我们的制约,它们不是得到启发的事物。它们并非来自我们的内在,这就是为何我们不能自然而然。比如我现在坐在这儿,作为人,我无法保持平静。我会一直想些什么。我会想我要说些什么。然后我是说这个还是不说?如果我说这个,是否合适?他们是否会接受?各种想法都来到我的脑中。
那么,在这边我会向自己提问,而另一边出现答案。很好,你说这个,如果像这样说,他们会赞赏你。要这样那样,他们才会明白。你看,就象那样。因此,通过我们此生的经验,大脑中一直不停地在整理。
无论我们这一生在与人交往中从他人那里获得怎样的经验,所有这些都会惯性地进入我们的大脑,整件事变成一种思维过程,通过思维和行动、行动和思维的交互作用来到我们的大脑,开始涌现,要采取什么行动,要提出什么思路,如何解决,我们认为我们在分析自己。这是非常肤浅的事。实际上你根本没做任何分析,你没有。就像那天我说的,你没有做任何事。
所以,你的思考只是不断产生的泡沫而已。因为,如同大海一样,即使那么深邃宁静,当它碰到海岸时,也会出现作用和反作用。同样的道理,当你看着什么,因为你的注意力在外在,所以立即从中产生一个思维波,思维波回来时给你所有相关的影像,无论你对某事物有何了解,它都将以思维过程返回给你。
这样的情况时刻都在发生。它会给你,它会令人如此发狂,以至我们无法停止我们的思想。它只是近乎疯狂地持续。你不知道,你无法入睡是因为思绪不断涌现。它们时而令人恐惧,时而让人欣喜,时而多情浪漫,时而极度消极,时而又非常积极,时而你感到我必须要做,时而你又感到我不该去做。
而当你真正在做时,你并不思考。奇怪的是,我们却从未留意到,当我们在做某事时,比如我说我将讲述这些事。现在当我考虑好,比如大约在十分钟之前我想好,当我演讲时,我便没再考虑我要说什么。因为那时我已将思考过程置入我的大脑,于某处存放起来,然后当我开始滔滔不绝地演讲时,这些内容就径直流出。
所以人类已经发展出,应该说是一种程序,可以说是种非常恶心的事物。非常非常恶心。而它来源于这两者。一是左边的我们称为“自我”(ego),它走向这边,还有右边的我们称为“超我”(super ego)。
右侧“超我”的所有思维制约带给我们恐惧、危险以及我们以前曾经历过的一切可能。正如他们说,那些被牛奶烫到过的人拿到一杯冷饮也要把它吹凉一下才喝。因为你被烫伤过,你知道一些流质烫伤你,所以你认为这也可能烫伤你的舌头。你可能试着这么做。那时你非常自然地觉得“哦,这是很自然的”,但并非如此。这些从前就已储存在你的经验中,有一些让你害怕的东西,这就是你这么做的原因。一旦你意识到这点,这个思维过程对我们的存在而言是绝无必要的。
如果你想作为人类存在,没有必要思考将来或过去。动物从不烦恼。例如动物知道它们走在丛林中。现在它们突然发现一些别的动物从那边过来,它们知道别的动物要去那边。现在就考虑过来的动物有何用处?假定它没过来,那么还真是白费。但是它们在这里有个洞,它们不存在我们那样的问题,因为有个洞,所有的就都出去了。它不会在它们内在持续超过一分钟。
但是你也可以令他们形成制约。通过经验,它们也被制约。通过它们对其他动物和事物有限的经验,它们产生制约。然后它们会据此反应。
所以,我们和它们的巨大差异在于我们思考每件事。我是指我们认为坐下来思考是件很伟大的事。
我们认为坐下来考虑一番是非常明智的。出现任何问题你最好坐下来好好思考。但现在当有问题出现我们怎么做?我们会思考我们之前所做的以及所经验的与之相关的一切。
他们想用同样的方式来思考霎哈嘉瑜伽。现在你们无法对霎哈嘉瑜伽思考。首先,从一开始你在霎哈嘉瑜伽就变成无思虑的意识状态。你无法思考。因它是一种发生,你无法对其思考。它是个活的发生,而思考却是项死运动,它并非有生命的活动。
任何死的事物都会以思维形式返回给我们。灵感是活的,思考却不是。灵感与思想有天壤之别。比如,书放在图书馆里,我们所想及的,或所拥有的或所经验的每件事都写在书中。而我们头脑中出现的任何新事物则是灵感。现在找找你思考的有多少新奇玩意。也许连一句话也没有。通常你说这位先生这样说过,那位先生那样说过,那位先生那样说过,或者我这样说过。我的意思是比方说。如果你能想想此刻你脑中要出现的,你不必思考它,它正奔涌而来。它就在你内在,正浮现出来表达自己。所以,那是自然而然活的事物。那是我们称之为灵感的东西。它是我们所获得知识的瞬间闪光。或者说无论我们思考什么都只是死亡的游戏。
所以,这是基督的中心。祂位于额轮这个中心。如果你读过《女神往世书》(Devi Purana),在书中,祂很早很早以前就出生,很早以前就被创造,祂怎样变成摩诃毗湿奴(Maha Vishnu),你自己也可以去看,因为那是一大段章节,我希望你们都能知道,阅读一下看看祂怎样变成摩诃毗湿奴。这非常有意思。因为所有这些都是用梵文记录,所以我们不应说《圣经》中没有摩诃毗湿奴。圣经不是由一个人一气呵成的。所以,那部分是作为基督来到地球之前祂被创造的部分。
实际上基督教徒对基督的来历一无所知。祂怎样成为基督,或基督圣子降临的意义是什么, 为什么不是上帝祂自己来做这项工作。这就是为何我会要求你阅读摩诃毗湿奴的转世,由此你可以了解基督降世的原因。
祂是最重要的降世,因为祂是原理。祂是创造的原理, 梵文中他们称之为“Tattwa”。祂是Tattwa。在此阶段,根轮上的格涅沙逐渐进化为基督。从红色的轮穴上升至这个轮穴,祂成为基督。祂是原理。那么原理是什么?
我们内在的原理是什么?你会说是灵量Kundalini吗?在这里面,电流是这个电器的原理。
同样地,创造,整个的创造,如果你把灵量当成整个创造,那么灵量是原理和创造的支持。基督代表精髓,创造的精髓。
比如我们会说我们有家庭、丈夫、妻子和孩子。那么孩子是丈夫和妻子的精髓。他是这个家、这个家庭的精髓。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支持他,为他而创造。除非夫妻有了自己的孩子,否则家庭不会有任何意义,他们的生活也不会有任何意义。只有当他们有了孩子,他们才有了意义。同样,基督是精髓,是tattwa本身。正如他们所称呼的,祂是Omkara,祂是第一音,被创造的第一音OM,当太初之父与太初之母分开,祂们创造出这个声音。祂是充满于遍在力量之内的声音,给予照顾和支持,实际上更多的是支持,因为照顾可以说是由父亲或母亲来完成。但祂是整个宇宙的支持。因为祂就是精髓,精髓永远不会消亡。比如,我的精髓是灵,灵永不会死亡。肉身会死亡或创造物会消亡,但精髓必须恒久。如果精髓也失去,则变得一无所有,这就是为何祂是最重要的化身。因为祂是支持。现在这个化身位于我们的额轮。在这个中心,视神经或视丘在这里彼此交叉,就像这样。这个中心是非常精微的点,它向两侧这样那样移动,它创造了两个声音Ham Ksham,Ham Ksham,Ham Ksham。Ham位于右侧,即你们看到的“超我”处,Ksham位于左侧,即你们的“自我”处。
这两个声音创造了两种生命能量。声音Ham创造的生命能量使你认为“我是,我是。”“Ham,我是。”它源于我们存在的力量,我们知道自己要活在这个世上,我们不要死亡。任何想要自杀的人都是不正常的。为何正常情况下每个人、动物或生物都竭力维持它的生命?那是通过Ham“我是”这个力量。好,左手边的是超我,右边的自我是Ksham。
现在我跟你们讲讲右手边的超我。在这个超我中,当你被如此多的事情制约,你会恐惧担忧,因为这些经验使你成为那种头脑中有恐惧的人。这些恐惧都存放在你的超我中。可以说这种情况从你的阿米巴原虫时起,直到现在一直储存在那里。你害怕警察,你害怕这,害怕那。一些人不害怕这些事,但害怕别的事。因为无论你有什么制约,无论你经历过什么,全都放在这儿。而且,比如有人读吸血鬼的书,他便害怕吸血鬼这个词。但没有读过这本书的小孩则不知道吸血鬼是什么。如果你说吸血鬼来了,他们说,好啊,让我们看一看。但那些读过吸血鬼故事的孩子真的感到害怕,他们说“哦,上帝,吸血鬼来了,可怕的事要发生了。”所以你看,无论你读过什么,无论你经历过什么,无论你有什么经验,一切都在超我中。在这个中心的超我传递的信息是:我是。你是,你是“Ham”,你是Ham。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到我这里来的人,你们已看到一些到我这来的人是超我制约的牺牲品。他们这些人,实际上,在这个阶段只有你们可以真正区分这两种人。一种非常具侵略性,另一种我们可以说绝对是从属的、恐惧的。这些人到我这里来时,我看到,他们不停地哭泣:“母亲,您知道发生了这,发生了那。”我实在厌倦了跟他们说话。这种类型的人如此之多,以致你真的必须将他们作为霎哈嘉瑜伽士给予关注,因为你必须要去处理他们,琢磨如何管理他们,如何把事情成就。
在那种情况下,如果霎哈嘉瑜伽士连续念“Ham,Ham,Ham,Ham”,如果他这样念,生命能量就会驱散他的恐惧。即使你身处恐惧中,你在行走时,你感到有什么害怕的,你只要念Ham,Ham,Ham。
当这么念的时候,生命能量就会非常好地清理这一边。而且,念诵Ham还是一种方法,你能够获得上天力量的帮助。关于Ham和Ksham的内容有很多,但因为时间的关系,你们知道,所以我不想太详细讲解。但我要说,右手边的口诀是Ham,左手边是Ksham。
右边是自我,这是个大问题,你们明白,自我实在是个庞大的家伙——我的意思是你们必须面对它们。我是说,这里那里的任何琐碎小事,我发现整件事就是那样进入我脑中。
那么,如何解决庞大的自我问题?庞大的自我只能通过宽恕别人来克服。那些有自我的人必须学会,假如他们感到受伤害他们必须说“宽恕”。如果其他人伤害他们,就说“宽恕”。不但要宽恕他人,还要请求宽恕。两者都要做,更多地请求宽恕。如果你有太多自我,你必须请求宽恕。这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如果你有太多自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过于纵容它。意味着你过分使用它。你宰制他人,那是你有太多自我的原因。如果你有太多自我,你必须时刻尝试从内心谦卑下来。现在你的心中住着你的灵。自我,一个人有太多的自我,常常会带你远离你的灵。那就是为什么要说“从内心谦卑下来”。原因是,一旦你让自我开始膨胀,住在你心里的真我那部分会完全消失或被遗忘。
但是自我有它自身的局限,它最终会变成愚蠢和可笑。你遇到任何自我中心和自吹自擂的人,你会立即知道,因为他会表现他的愚蠢。无法理解他在干什么,他会一直做着那么愚蠢的事情,你会开始困惑,特别是小孩,“那家伙怎么了?他真是滑稽!”接着这个人面对你看到的蠢事,他看清自己,“哦,上帝!我怎么变得如此愚蠢?”你变得愚蠢是因为你忘记了神的存在,忘记了你和整体的关系。你认为,“我什么都靠自己。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这有什么错?那有什么错?我要做这些。”我是指在这个国家,人们为事情争辩的方式。
我的意思是你们必须,我是说任何人必须……那些所谓的发展中国家不能理解这些人出了什么问题。因为前几天我的女婿读到一篇文章说目前人们正在要求允许女婿娶岳母。他就是无法理解,人们怎么能聚集在一起请求这样一件荒谬的事情。她是你的母亲,你怎么可以那样说?我的意思是那对一般人、正常人来说是想都不可能想的事。女婿可以娶岳母。有什么必要制定一个有关的法律并要去讨论它?实在难以理解。
在这个国家我们在做着各种愚蠢的事情,实在令每个人捧腹大笑。是因为我们的朋友自我先生。要理解它是怎样愚弄我们并不容易。它自始至终都在愚弄我们,然后我们想那有什么错?一位八十岁的男士追求一位二十岁的女孩,接着二十岁的女孩愚弄这位八十岁的男人,或许他是一位政治家,在什么地方要竖他的雕像,等等这样那样的一些状况。怎么可能?
只有自我使你做所有这些荒谬愚蠢的事情。一旦你来到霎哈嘉瑜伽,看到人们的愚蠢,有时你不知如何控制自己的笑声。极其愚蠢。这就是事实真相;它以愚蠢告终,绝对愚蠢。我是说即使你想写一本小说,你也找不到像你周围这样的一些“美丽的”人物,当你听他们说话,你会震惊,哦,上帝,这是在干什么,太尴尬了。极其尴尬,他们因自我变得如此愚蠢,谁都无法理解人是怎么想的,因为通过思考你们得到自我,变得愚蠢。
像那样完全发展了自我的人没有任何智慧。如果某人有那样的自我,他内在不会有智慧。你会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是智慧。他行为举止是那样不成熟。他可能是位长辈,某人的曾祖父,但是他一开口说话,就让你震惊。你会想这丑角是从哪儿来的?完全缺乏成熟。前几天有人对我说:“母亲,怎么会这样,我们的父母如此愚蠢而我们在追寻上帝?年长的人这么愚蠢,而我们在追寻上帝?”于是我说:“不是这样,可能战争的原因使父母受到伤害,你知道。”战争期间,大多数的父母受到伤害。他们说:“多半是这样。年轻的人们在追寻上帝,越来越明智,我们不知道怎么向他们妥协,因为他们不追寻上帝。为什么是这样,他们不追寻上帝而我们在追寻上帝?如果他们有些人在追寻,也是极少的。”现在我说这可能是因为战争,但有人说,“那么美国怎么样?你看,在美国没有那么多的战争,他们的愚蠢有时也令人吃惊。”
正如我说的,那是同样的东西,是人类发展的自我。自我是让你去思考每件事情的东西。举例来说,现在我必须,比如,从这里去伯明翰,好吧?于是想现在我要怎么去呢?简单的方式是我会乘火车或者乘轿车,然后出发。如果没有预约的必要,我会立刻搭乘火车或轿车动身。如果轿车可用的话我会乘轿车去,要么乘火车——就这样。有什么必要去考虑呢?
但是并非如此,于是我们必须计划这件事,“我计划好了,现在我必须要出发了”。所以你去火车站,发现没有班车,因为出了些事故,所以火车没开。所以你完全被扰乱了,因为你想火车已经走了,现在怎么办。心烦意乱中你甚至不记得你有一辆轿车,你应该乘轿车去。整件事能令你烦躁沮丧是因为你计划好乘坐火车,你计划了每件事,现在你没法到那,会发生什么?现在你坐在这儿担忧。
一个自然而然的人他会怎么做?好吧,视情形而定,我可以乘火车或轿车去,那时随便我喜欢哪个。他打好主意。于是他去乘火车,看是否有火车。如果有,很不错,如果有空位,他坐上去。如果火车不行,好吧,他回家乘坐他的轿车,于是出发。那么现在你已经通知人们,你们必须在这样一个地方相聚。你也知道在那里。所以那些人跑到那儿,他们会到火车站那儿。有什么问题呢?即使他们在火车站,你可以在火车站会合他们。你乘火车去,你会遇见他们。有什么必要为此烦恼呢?你看你总是可以碰到他们。
在旅途中我们的沮丧已经破坏了要去伯明翰的完美计划,那是我们一个非常美丽的计划。我们要去见新朋友,要去见许多人,我们要享受自己。全完蛋了,因为我们做了计划而计划却没有达成,我们便完蛋了。
所有这些事情使我们成为不幸的人。我们如此悲惨、如此不情愿、如此无聊,以至那些接近我们的人变得难以忍受,他们说:“好了别说了。如果你不想去伯明翰,如果你不想去就不要去。但是现在别折磨我了。”这是许多经历中很普通的一个。如果这个自我先生他是这样的,他不想要你开心。他不想要你放松。他一直给你出主意说:“做这个,做那个,你必须把它做完,这个要完成。你最好告诉那人,谨慎点儿。”并且它定位如此详尽,所以任何事情失败了你便完了,因为你的神经已经完了,破碎了。任何事情,即使你遇到一丁点麻烦,或者有一丝丝干扰,你完了。所以每个人都喋喋不休:“我们有压力。我们有难题。”为什么?做所有这些事情有什么益处?没有益处,你知道。但是你为什么要做呢?因为你有一个很大的自我。它不让你休息。无论你怎么尝试,它都不让你休息。
所以,解决问题的方案是什么呢?从早到晚,请求上帝的宽恕。从两边拉你的耳朵说:“噢,上帝,请宽恕我。噢,上帝,请宽恕我。噢,上帝,请宽恕我”那么,这个自我的气球会下去一些。
早晨、晚上、任何时候,请牢记基督。牢记基督降下你很多的自我。祂尽其所能做的每件事都是说你们不应发展你们的自我,祂做了所有可能做的事。祂出生为一个普通木匠的儿子,在最为平凡的环境中生活,让自己生活在幕后。祂可以出生为罗马皇帝。祂可以出生为那里的任何人。但祂没有,祂以自身的形象出生。
你们知道祂出生的地方即使普通人也不会在那里出生。但是光也在那里。无论祂出生在何处都有光和喜乐。这是我们必须要知道的事,由于我们忘记了全能的上帝,所以我们已经失去了喜乐。当我们忘记祂,忘记祂是爱、祂是喜乐,自然地,喜乐也随之被遗忘。然后我们看见人们完全没有快乐。
他们物质富足,他们钱财丰厚,他们拥有一切,但他们仍不快乐。他们始终这样一团糟,以致你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交谈。如果你说这句话,他们会生气。你说那句话,他们也会生气。他们完全不是正常的人类。他们是病态的人。因他们的自我而患病。请求宽恕是件极其简单的事。但我们又这样做过几回?
即便一天之内都没有一次,一个月之内也没有一次,甚至一年都没有一次。即使圣诞节那天,若我们说:“噢,主啊,请宽恕我们曾做过的一切。”它都会有用。
但那天,我们必定会喝些香槟,以为可以原谅祂更多。
所以我们必定说长论短,我们必定干尽所有傲慢之事,直到圣诞结束。
这个自我,黄色的部分过分挤压你们的超我。确实是这样。挤压得太过,有时人甚至忘记别人因他们的话语而受伤。相反,他们想方设法说一些尖锐的、伤人的、让人痛苦的话。他们说那样的话,我是说从始至终都是如此,如果你们去看的话。比如说一个乡村来的人,如果他进来看到,他会想“他们在吵架吗?”或者“他们在干嘛?”我是说整个讨论,即使议会,我都惊讶于他们彼此交谈的方式,没有一只公牛会那样去对待另一只。即使一条狗通常也不会对另一条狗咆哮。
世上没有任何动物始终对其同类终日咆哮不停。整个世界我可以说没有一只动物会这样。只有人类,如果有两个人在那儿,所有的时间他们都一直,哈哈哈哈,从始至终都这样,这怎么可能?他的自我和她的自我,或许两者的自我在相互冲撞。还有种滑稽的感觉:噢,我已掌握本质,我已经抓住核心,我已经抓住要害。我已经证明要点所在。但我也因此失去了内在如此美丽,如此令人喜悦的一切。实际上,一个敏感的人会从两个争辩的人那里走开。
争辩是愚蠢的标志。我从未见过任何的争辩会达成任何结果。如果争辩能产生结果,那还不错。但从来就没有过。因为,比如,你问我问题,我回答你,行了吧?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回答,那就放弃它。但若你仍和我争辩,我也和你争辩,何时能了呢?
争辩不会令你得到任何知识,却让你发展出一个非常可怕的自我。整个现代的理念全都是以自我为导向。所有西方国家都是自我导向。他们想发展你的自我并纵容它。他们还采用如此之多其他的方式。为何如此多地谈论这个问题,因为你们看,我们所有人都被期望成为西方人和富有的人。我不知道应当明智地去领导还是误导发展中国家。所以我们必须了解我们自己,我们对关注事物的理解到了何种程度。
自我正大规模地在我们内在受到纵容。他们处处作用于你的自我从而发展出所有这些所谓的企业。比如对女人,他们会说:“哦,你应该有一个这样的腰,应该有一张这样的脸,应该有……”,对男人,他们说:“你应该有这样的身体。你应当成为宇宙先生,或你应当是某某某。”于是男人立即开始行动,你应该。在这个寒冷的天气,我曾见过那么多的人在路上跑步,我无法理解。像疯子般,要知道,他们之中还有国会议员。他们整夜不眠,整天来回跑动。我说你们在干嘛?有何必要这样做?为保持良好健康你必须这么做。为保持良好健康不需要像疯子般,应是个明智正常的人。应寻求明智之举以保持良好健康,让一切妥当无恙,但不要做这些自我导向的疯狂之举。
其中一种方式是在你形体方面刺激你的自我。再就是你必须有辆大型轿车这种自我。你看到人们都设法炫耀他们的财产。你有辆大型轿车,然后他们也开始有所打算。
我的意思是他们对我来说简直就像小丑,他们就是这样。我是说,轿车我能理解,它是种交通工具,如果有人能买得起好的轿车那倒是应当如此,因为有一部坏车只令人头痛。那没问题。
但凭借拥有一部车你就变成了某个人物。你房子里可以没有食物,但你必须得有一部代步好车。然后所有这些念头都涌现出来。接着他们会做广告,你看,这将是适合你的一部好车。它适合你什么?它只不过用来纵容你的自我。所有这些广告不过就是用来纵容你的自我。
所有这些东西都要人来选择。现在在美国,如果你去看,每个把手肯定都不同。每样东西必须有所不同。为何每样东西有这么多不同?为何你想要每样东西都独具一格?这是某种美学吗,你认为其中有吗?这无关任何美学,只是在纵容你的自我。甚至所谓的艺术鉴赏家也只不过是自我的纵容者。你们为各类收集标记,这个,那个,所有这些不过是纵容你的自我。多么浪费时间,想想吧。
这个自我进入我们内在,是因为我们首先是,正如我曾说过的那样,在西方生存是非常艰难的。他们必须战胜自然界。当你必须战胜自然,你就必须发展出你的自我与之抗争。或实际上,在你与自然抗争时,自我就在你内在发展出来。然后一旦出现那种自我发展的趋势,便很难使其降下来。自我是一种如此可怕的疾病,以至人们已经理所当然地认作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你并非你的自我。你不是。当我说你必须将自己交托给上帝,他们说:母亲,为何我们应该交托?你自己即指你所认同的自我。我并非指你要交托你的智慧。或者我可以说将你的自我交托给你的智慧。
但是放弃它是如此困难。因为我们已经学会与它一同生活,认同它。我们无法想象失去自我的生活,我们不能。并且已经达到这样的程度,以致我们甚至从未意识到我们陷得有多深。比如,“我喜欢这个,我喜欢那个。”你去到某人家中,说出这样的话。
像那样讲话是不妥的。这是种粗俗的表达,“我喜欢。”你是谁?你是上帝吗?我想要这个,我想要那个。我对这个很讲究。我很……你是谁?
只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是谁?我是个灵。我是永恒的存在。而我已经成为了吗?”相反,我们正用我们的自我伤害着每个人的灵。每当我们责备别人时我们伤害着他们。事实上人们已经失去了对上帝的信仰,因为那些侍奉上帝的人如此自私傲慢,以至于任何人都不可能会想起超越你自我的上帝。你会惊讶,自我绝对像泡沫般空洞。它就像一个气球,它会像气球那样爆炸。它应该离去。它应当离去,这样你便会升进。它应该消失,这样你的注意力便会升进到你的灵。你将视整个世界为灵的一部分,为你的一部分。
这是份际,你必须穿越的份际,为此我们必须从基督那里获得帮助。
基督将自己钉在十字架上。为什么?因为祂做了什么吗?祂抢劫了吗?今天你们有成千上万的暴徒来这里抢劫你们。没有人把他们钉在十字架上。基督做了什么?祂只是挑战了这些罗马人和犹太人的自我,这些人对祂生气,这就是祂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原因。现在我们要用祂的十字架钉上我们的自我。
否则我们会再次对我们自己做同样的事:在我们的存有中,我们被我们的自我将我们的基督钉在十字架上。这是基督极具象征性的形象,祂出生在最卑微的地方,极其卑微之处。
祂出生在视丘中,你们可以说,是脑所在的地方,所有的活动出现,所有的、各种的问题在那里让你来面对,祂生活在那里,你必须在那里唤醒祂,这样你的自我将被永远地钉在十字架上。但是我没有说你要和你的自我战斗,因为战斗并不重要。
你们正和你们的影子作战。你们有一个被称为自我的、无法战胜和废弃的影子,他耗费你们的能量来对付他。没有必要与它战斗——唯一的便是,假如你站在光中,你便不会看到任何阴影。就像这样,如此简单。如果你站在光中,也就是基督之中,无论在哪里你都不会看到影子。但是当我这么说,可能听起来就像其他布道的那些人:“站在基督的影中或者站在基督的光中。”那是何含义呢?那光在哪儿,或你该站在哪儿?那个地方在这里——你的视丘中心,没有思维的地方。你必须处于无思虑的觉醒中。许多人有额轮的问题,许多人已经来……[讲话在这里中断,漏了几个词]……思虑会停止,他们会超越思维。这对霎哈嘉瑜伽士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轮穴,因为当灵量上升,超越额轮,立即便没有思维。你不会有从自我或超我而来的任何思维。但是由于你不平衡的方式,在额轮中会出现摇摆。不平衡的方式是,有时你带着自我或带着超我。这种情况出现在我们西方人中,因为我们有太多的自我,我们是真的感到厌倦了。我们对之感到恐惧。然后我们开始用毒品和一些事物来增强我们的超我。
但这样做,我们所做的实际就是在两个极端之间来回推拉,由此,我们一直在我们的自我和超我之间摇摆不定,却对我们自己一点没有任何帮助。
所以我们必须做的是内在升进到额轮,设法稳定你的额轮。许多人问我一个问题:怎样稳定额轮?额轮位于我们视神经的交叉点上,同时也在视丘上。因此,若你有双游移不定的眼睛,你就会有个游移不定的额轮。你必须稳定你的双眼。你必须舒缓它们。现在它是非常非常过时、古老的、陈腐的,以及你如此这般称呼它的各式名词。
但是你必须稳定你的双眼,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稳定它们,一种令双眼感到极其舒缓的方式。最能舒缓双眼的事物便是绿草。如果你能够用你的眼睛看着绿草,那意味着你走路时看着大地。你的眼睛会感到舒缓,你的额轮也会良好。那就是为何基督说:“我告诉你们关于淫邪的双眼。”祂谈论淫邪的双眼。你们通过眼睛通奸。这在现今是很普遍的事。每个女人,男人都必须得看。每个男人,女人也必须得看。好像这是最重要的事。如果你有一个女人没看到,那你完蛋了。
我是说这就是流行的现代。而我是个守旧的妇人。我说过,在基督的时代祂说:“你不应有淫邪的眼睛。”那些有淫邪眼睛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西方的基督徒。在所有的时间,即使在教堂,即使在布道中,他们的眼睛也都在淫邪地不停转动。
若你希望你的额轮妥当,这双眼睛必须非常非常纯净,非常非常有深度,极具慈悲。因为你通过你的双眼接收信息。比如,假若你闭上眼睛,你不会把注意力放在任何事上,因为你的眼睛闭着。你不会给自己增加更多的思维。但如果你的眼睛睁开,你便会增添相当多的思维,因为无论眼睛去到哪里,注意力也去到哪里,你看到事物然后产生思维,并加诸其上。所以你的注意力,本应来到灵这里,本应来到上帝这里,本应通过上天的智慧闪耀的注意力,却因我们那样地使用双眼,因我们对它缺乏尊重,这个美丽的事物遭到破坏。没有什么如大地的绿草或大地那样的纯洁美丽,大地承载我们的双脚,支持我们,看护我们,充实我们。我们应该将双眼放在大地母亲上,而不是看着每个人。
但是,以霎哈嘉瑜伽的观点,现在你们许多人都知道,当你看着某人,你的眼睛会发生什么。也许某个亡灵会进入你的眼睛。你会吃惊,就是我们所谓的调情是亡灵的游戏。我在以前也曾谈及这样的事,当我告诉人们这些,他们并不喜欢。但我看见那些真正的亡灵从一双眼进入另一双眼。我见过很单纯的人来这种地方,比如一个聚会。聚会中,人们简直就是交换亡灵,从一个人的眼睛到另一个人的眼睛。一旦他的眼睛转向别人的眼睛,他便将他的亡灵放入那个人,进入那人体内。你的注意力始终被转移。你感到注意力被某事物吸引,你不知道为何它被吸引。现在,某些标志也做成那样。这便成为问题,你看到整个社会都致力于此,也就是你应当以这样的方式出现——每个男人都应注视你,每个女人都应注视你。为什么?有何用处?若我看你,我可以得到什么?我注视某个人能得到什么?只是看着一个人,有何得益?我们浪费那么多的精力究竟为何?同样,如果你走在路上,我们看些美丽的东西,是没问题的。如果你要购买点什么,行,可以去买,看那些东西,无论你要挑选什么都是没问题的。但是从头到尾,只因为你的眼睛像这样,你就不停的这样做,而且你也不知道你为何如此这般,为何所有的时间你的眼睛都游移不定。
这是人变疯的一个确定无疑的征兆。那绝对是确定无疑的征兆,当一个人疯了,你这样就能分辨此人是否精神错乱。如果你看他的眼睛,眼睛里的虹膜始终都游移不定。他们无法保持稳定的双眼。
也许他们病了,而且他们——你们可以看到——这些眼睛始终游移不定。完全不稳定。不但如此,你还见过那些来到霎哈嘉瑜伽的人们,当他们闭上眼睛,他们发现眼睛闪动不定。他们的眼皮闪动。那意味着灵量升起的过程中存在某种阻碍。如果你把人所有的压力算作一百,那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是通过我们的双眼到来。因此,保护双眼免受我们所从事的各种无用行为的侵害该有多么重要。
基督——基督的一生在许多方面都显现出应如何去尊重他人。但其中之一被到处大量滥用的是那个妓女的故事。祂救了妓女,毫无疑问,祂拯救了她。但是你们却糟蹋这个妓女。一位良妇,你令她成为妓女。你给她错误的观念,于是她变成妓女。一位贤妻被一个自我中心的男人变成妓女。年轻贞洁的小女孩被你肮脏的目光所玷污。你意识到了吗?你的所为恰恰与基督所为相悖。然后,你说祂拯救我们,耶稣基督,即便我们是妓女,祂也会拯救我们。但为何要成为妓女?这是如此愚蠢的思维方式:我们应该成为妓女,这样基督便会来拯救我们。
我们必须以霎哈嘉瑜伽的智慧之光来思考所有这些事情。除非你已意识到这点,否则我的讲话对你没有丝毫用处。但一旦你意识到,你便知道,若你瞟了某人一眼,你可能突然会感到头后部疼痛。
你可能感到象一只飞镖射入你脑中,或者出现了什么状况。你可能感到某人的脸使你头晕目眩,你会有各种经验,然后你便知道你的眼睛是多么重要。
如果你有双纯洁的眼睛,你所有的神经过敏,以及所有一切都会得到治愈。但它是这样一种恶性循环:通过眼睛你收集了所有的不洁并累积在额轮处,你必须清洁额轮来使你的双眼洁净。这是个恶性循环。
但它可以从某一点开始,就如我曾说过的,我们必须请求宽恕。第二,我们必须将基督带入我们的额轮。第三,我们必须放弃所有的毒品、麻醉品以及所吸的各种烟草。
当你是一名霎哈嘉瑜伽士,那会自动发生,它自动会发挥作用。
但是眼睛表达了你的整个生命、你的大脑、你的身体、你的四肢,每样事。如果你的额轮稳妥,那么你的眼睛也将是完美无瑕的。双眼注视之处,所散发的完全都是爱。
仅是你双眼的一瞥,你便能提升灵量;仅是你双眼的一瞥,你便可以治愈他人;仅是你双眼的一瞥,你便可以将喜乐带给饱受摧残与蹂躏的人们。
所以这双眼睛,你们看,它是你生命之窗,心灵之窗。当灵透过你的眼睛表达,你一定注意到你自己,灵量升起时瞳孔会变大。一个自觉的灵会有一双黑色的眼睛,因为他们眼睛瞳孔放大了。至少当我看见他们时,他们都是瞳孔张大的黑黝黝的眼睛。此外,我们还可透过他闪闪发光的眼睛来分辨一个自觉的灵,那有着钻石般闪亮的光彩。双眼总是晶莹闪亮,你可以从这双眼睛分辨出此人是自觉的灵。未获自觉的灵的眼睛与自觉的灵的眼睛,二者有着天壤之别。所以你们可以想象,你的灵如何透过你的眼睛观看。但假如眼睛不洁,灵便不会长久停留在那儿。所以,如果我们要在身体层面理解基督,我们必须尊重我们的眼睛。在精神层面我们必须放弃我们头脑中所有的不洁。
那么现在我们来到头脑的不洁。头脑的不洁是,我是指,有如此多的毒药,你知道,周遭都是。我是指那些书籍,写有毒药的书籍。心理学家应该去除你们中所有的毒害。我不知道他们究竟能否做到。但他们有着最糟的额轮。所有这些心理学家都有最糟的额轮,我不认为他们真有能力可以给遭受精神折磨的人带来丝毫的缓解。精神痛苦有两种类型。比如说同样的事物,一种是……
母亲向旁边说:“生命能量如此强烈,我无法承受。”
其中一种精神困扰是人们过多地压制你。你看你继续背着十字架。那么这是人们对基督所持的一种非常错误的想法。背负十字架并非意味着想压制你的人可以继续奴役你。你也不会奴役任何人。若有任何人试图令你成为奴隶,你都应当绝对地予以拒绝。
你应说Ham,我是。你是谁要支配我?任何人,不论你是黑皮肤、红皮肤或黄皮肤,整个世界,没有人有权去支配任何人。如果有人这么做,“哦,现在怎么办,你看毕竟我们是穷人,或我们要像这样,又或他是在提供支持”,所有这些。然后他们逃离对他们自身的责任,这样的人无法得到自觉。奴隶不会成为国王。所以,那种奴隶,注定要受困于背负十字架,这是现代的另一种困惑。我们必须在自尊中升进。我们必须明白,这个世界没有人有权支配我们。
但是,背负十字架又是什么?首先,处在基督层次的人绝不会受苦。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这是一场游戏(Leela),是为他们玩的游戏。
他们从不遭罪,即使他们所谓的类似遭罪的行为,他们做那些事是因为他们想这样做。他们不是无助的人。他们不是奴隶。那些认为通过承受苦难、遭受苦难,我们会成为基督信徒的人们,他们应当明白,他们只是心理学上的案例。如果他们叫喊、哭泣,不停说着:“怎么办,你看我在恋爱,我的爱人折磨我。”你既没有恋爱,你也没有爱人。这是一种心理俱乐部。他是一个专制的男人,你喜欢他的专制,这就是你们在一起的原因。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
所以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自尊。他必须尊重他的真我(Self),那是他内在的灵。没有什么应该支配它。无论你属于此国或彼国,此主义或彼主义,所有这些都将被打破。
在上帝的法则下没有人有权可以支配任何人的灵。但当你被授予自由,你走到另一边,即自我先生一边。你不知道如何使用你的自由。所以你试图支配别人。你的自由、他人的自由都处于危险中。你凌驾于每个人之上,折磨每个人的灵魂。你通过土地、房屋或财产进行控制。所以无论这种方式还是那种方式,在心理上,如果你属于这个种类或那个种类,你都是在背离你的真我。只要保持在中脉状态,自己好好看看。只是看着它。你对他人是在散发爱吗?如果你是个奴隶,你如何去爱?你没法做到。如果你是放荡不羁的,你如何去爱?爱有它自身非常甜美的束缚。你必须和它们一同生活。你要享受这些束缚。
若一个小孩来到你家,毫无疑问他会弄乱你的房子,做他该做的那些。而你应当享受那破坏。那么若你的自由因一个孩子的喊叫而受到了挑战,你便还不是个明智的人。
这就是放任。亦或我该说它是种孤独。它将你与太初的存有、大的存有,你的大我隔离开来。这将无法容忍其他人的自由。在家里孩子没有哭喊的自由。你设想的是何种自由?一位母亲无权说她需要说的关乎孩子的话,而她有责任告诉他孰是孰非。假如儿子无权在他母亲家里吃他喜欢吃的,那么你有的是哪种自由?这些事情真是一堆乱麻。
所以,这种自由只不过是奴役的对立面和极端。而在中脉状态则是爱,在那里你受每个人的束缚。我被我的孩子们束缚。是的,我为他们感到自豪。他们束缚我,我也束缚他们。这是相互的束缚,我们大家都享受彼此间的这种束缚。当存在这爱的束缚,便有这种给予和取得。但我们理解爱的束缚的重要吗?以最轻微的借口我们都会打破它。比如妻子说:“今天我想出去。”丈夫说:“为什么?我非常疲倦你不明白吗?”或者如果丈夫说“我想吃些东西,”或某个特别的东西,他说煎薄饼等这类小东西。而妻子说:“哦,你每次的要求都让我疲倦不堪。”如果妻子只是想想看,做了那个小点心,丈夫定会非常开心。
她应该渴望了解什么是他想要的。而他应当渴望去做她所想要的。然后享受彼此的陪伴;否则你们就浪费了作为人类所拥有的特质。
你们不知道你们多么地浪费彼此。时刻充满着如此美妙的束缚,还有彼此间的交流。你们收获了什么?你们争吵的方式,你们走来走去的方式。你们收获了什么且让我看看?当你死的时候,你得在报纸上宣告某某某已过世,而你发现那里一个人也没有。当你死的时候,你甚至还得付钱让人来看你。
这便是现今的情形。如此冷漠、如此空虚、如此孤独。透过这些你有何成就?所以我们必须得有这种束缚。这里不存在牺牲的问题,你看,这种“我们必须为家庭牺牲”,你牺牲了什么?我的意思是,若你为你的家人付出,你由此得到喜乐。那便是你如此做的原因。
如果你想过一个美满的生活,你不会有任何牺牲,却能由此获益,过上美好的生活。假如你的妻子说:“别去酒吧,”若你不去那里,那么你不应说她传统、守旧,这样那样。相反你应感恩你的福报,在现今这样的时代还有人告诉你真理。
因为整体的结构已经建立好,你意思是说真理不应当被宣讲?你所身处的周遭全都是这些谬误。若想得到幸福,便要来到实相中。
朋友也是一样。我们和我们的朋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我们对他们有何期待?送他们圣诞卡片,若他们不回赠,便感觉不快。没有更深的束缚,我们便不会与他们生活在一起。
如果你允许我们自己受他们的束缚,他们将受我们的束缚。你最好试一试这个。试试为他们所束缚。不要害怕任何其他人。只是试试受他人的束缚,你会惊讶他们会给予你的真是多。
我就是这方面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可以告诉你我就是这方面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受你们所有人的束缚。若有人说:“母亲,您什么时候会离开我们?”不,我不能。我不能。我完全被你们束缚。我不想离开因为我非常爱你们。我怎么能离开你们?对我来说这不可能。所以,从这种生活我有何所得?一切都在此世界之中。你想让我得到什么?我甚至都无法数算从中我所能获取的。我自己成为一个海洋,深不可测的海洋。
打破你个人自由和解放的观念,即解放你的智慧。你正在解放你自己的智慧。无论年老还是年少,甜蜜和美丽永不会消逝。那会成为你自己。而那些在你个体内外形成的毒药,请把它们丢掉。那是精神的毒药。通过额轮,你可以将它们带走。你看,这还是个开口,借助它才能把许多东西带出去。试着去成就它。若你怀着爱去看树木,你会发现树木本身会给予你它创造的喜乐。因为你变成无思虑。美丽之树的创造者会把所有储藏在树中所有的喜乐全都倾注于你。每个人都是一个喜乐的仓库。无尽的宝藏,我向你们保证,相信我。不要只因为某人穿戴不妥,或他不符合你在学校所学的那种模式而浪费了它们。每个台阶,每一处都有美丽存在,不要将它错过。但是若你占有它,亵渎它,那么你将永远无法享受它们。你将永远无法享受每个人内在时刻生发的那所有的美丽、所有的储备以及所有的财富。
对于额轮而言,这是件好事,基督将要到来。在我祝愿你们圣诞快乐的时刻,借此机会我说到额轮,我说的是,Agnya是指人们必须知道命令什么以及如何顺服。顺服上天。顺服你的长辈。顺服你的真我而不是你的自我。然后你也可以命令别人。不仅是人类,你甚至可以命令太阳和月亮,所有的风和世上的一切。你可以,用额轮控制每样事。你可以试试一件事。如果你知道某人要做不好的事,只要将他的名字交给额轮。他便不会这样做了,试试看。
这是一个诀窍,我把这个诀窍讲给那些已得到自觉的灵,却不是那些还没有得到自觉的人,那些已得到自觉的人可以试试。
如果别人在做错事,你可以试试你的额轮。你在你额轮上命令的任何事都会得到尊重,但你的额轮必须有基督在那。因为你有了这伟大的支持者在你内在被唤醒,祂并不存在于此处而是进入到每个人的头部。
它遍布于所有微小的原子和分子。在太阳之内,以及你去的任何地方,它无处不在。它就在那儿。所以尝试发展你的额轮,那是你自己的主宰。
那些有着良好额轮的人能够掌管任何事物,懂得掌管世俗之事和掌管人类的方法,他们其中一些人则精通于,比如,其他手工艺等。最好能掌管你的额轮。你真正成为你自己的主人,由此你可以掌控许多事物。
今天在这个伟大的日子,我祝愿你们圣诞快乐,我祝愿你们拥有最有力量的额轮,当人们看见你的前额,他们应该知道基督已在你之内重生。
愿神祝福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