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启示及维持觉悟內在固有的危险

Caxton Hall, London (England)

1979-12-10 Christmas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Lord Jesus, Caxton Hall, London, UK, 60' Download subtitles: DE,EN,FR,NL,RU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基督的启示及维持觉悟內在固有的危险

英国伦敦卡克斯顿礼堂 1979年12月10日

今天这个日子是要让我们记得,基督是作为一个人降生在地球上的。祂来到这个地球上,摆在祂面前的任务是启发人类的觉知,令我们可以看到它在人类意识中的实现,使人类意识到他们不是这个身体,而是灵。基督的信息是祂的复活,即:你是自己的灵,而不是你的身体,籍着祂的复活,祂展现出祂是如何升进至灵的境界的,因为祂是“唵(Pranava)”,祂是梵天婆罗摩,祂是摩诃毗湿奴(Mahavishnu),就如我告诉过你们关于祂的出生,祂以人身来到这个地球上。祂想要展示的另一件事是:灵与金钱无关,与权力无关。它是全能的,无所不在。祂出生在马槽里,不是在皇宫或国王家里,祂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人家——木匠家里。 因为,如果你是国王,就如我们在印地语中所说的“Badshah(国王)”,再没有什么比你更伟大。不是吗?那意味着没有什么比你更高,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装饰你。无论你是什么,你都在最高位。所有世间的东西都只像干草。因此,祂出生在干草堆里。对很多人来说,这让他们很不高兴,他们感到非常难过:基督,这个来拯救我们的人,在那种情況下出生,为什么上帝不给祂提供更好的条件呢?

但对这样的人来说,无论他躺在干草里还是马槽里或是皇宫里,都无所谓,全都一样,因为那不会影响到他们。他们是如此超脱,完全沉浸在喜乐中。他们是自己的主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左右他们。没有什么物质可以掌控他们,没有什么舒适可以左右他们。他们是自己內在完全舒适的主人,他们已在自己的內在得到了完全的舒适。他们是满足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是王。他们被称为国王,不是那些追逐物质或寻求生活舒适的国王。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有舒适,那很好;如果你没有,那也很好,二者并无分别。

因此,当我去到拉丁美洲,那里的许多人都说“但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基督以一个穷人的身份出生?”这又是人类以自己的概念去度量神。你看,他要命令神,“出生在国王的宫殿里”。你不能命令祂什么。我们对神投射了自己的概念——为什么祂是一个穷人?为什么祂是无助的?祂从未表现出他的无助,祂的活力远远超过你们所有的国王和所有的政治家加在一起的总和。祂不惧怕任何人,祂说出了所有祂必须要说的话,祂不怕十字架或任何此类所谓的惩罚。你看,只有人类才会对生活有这种错误的想法,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也想把这些想法强加在神的身上,并试图让神也遵循这些概念。上帝不是你们的概念,祂根本不是个概念。你们也说,概念终究只是一个概念,并不是事实。这是我最近刚刚发现的,这是人们所存有的另一个幻象,认为概念是一个概念。好吧,SHRI MATAJI 说的,好吧。怎么样?但即使这个也是个概念,因为概念是一种思维。

你必须升进到一个超越思维的更高的层次,进入无思虑的觉醒。在那里你不在思维中,而是在思维的间隙里,就是说,当一个念头升起,又降下,两个念头之间有一个空隙。另一个思维又升起、落下,你在这些思维的中央,即我们称之为空隙(Vilamba)的地带。在那里,你暂时静止了。然后,你就会理解基督了。

当然,上帝只是部分地在这里,来拯救我们,因为祂有许多的面向。我要说,祂来到这个地球上,不仅要拯救人类,祂有很多面向,这是另一回事。人类说他们必须被拯救。为什么呢?神为什么要拯救所有这些人?他们为神做了什么?你怎能要求神说祂应该拯救我们?你能吗?你不能那样要求。

祂的到来是要创造喉轮和顶轮之间的通道,正如你在这里看到的,就是打开宇宙大我、太初存有的额轮。祂出生在那里是为了打开那扇门。在进化过程中,每一个降世神祇来到这个地球上,都是为了打开我们內在的一扇门,或开启点亮我们的意识之光。所以基督的到来恰恰是要打开那扇窄小的门,那扇被我们的自我、超我压迫的小小的门。自我和超我是我们思维过程的两个副产品,一个是过去的思维,另一个是未来的思维。祂的到来是要制造一个中间狭小的空隙、从这个空隙中穿过。这就是祂牺牲自己、牺牲自己的身体的原因。对你们而言,那是一个非常大的令人懊恼、值得同情的事情。但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它不是。那只是一出戏,祂们必须在其中扮演某个角色。这就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把祂表现为受人愚弄的可怜虫一般。祂从不悲惨,那样的人永远不会像你们那样悲惨。这是另一个概念,认为祂应该是被愚弄的、瘦骨嶙峋的、饥饿得皮包骨的,能夠一根一根数,太可怕了,我告诉你们。

从祂的童年,直到祂的死亡,祂都是一个快乐的人。祂是幸福,祂是喜乐,为了使你们所有人快乐,借此启发你们的喜乐之源,给你们幸福的光芒,那正是你心中的灵的本质。祂来到这个地球上,不仅是为了拯救你们,给你们幸福,而且也为了给你们喜乐。因为人类在他们的无明里,这种愚昧常常毫无必要地令他们打击自己、毁灭自己。没人要你去酒吧,陷入麻烦;没人要你去竞争,然后变得破产;没人要你去可怕的假导师那里,惹上麻烦。是你自己主动寻求自己的毁灭。祂的到来像清晨的鲜花,令你快乐。首先是令你快乐,给你喜乐。你可以看看任何一个孩子。至少我知道我自己,我不了解这里滑稽的人们。我的意思是对他们而言鲜花看起来像荆棘,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想。

但你看看,无论哪个地方的孩子,任何一个孩子,都是那样一个给人带来喜悦的小精灵!而基督是神的孩子,祂作为一个孩子来到这个地球上,祂是给人带来最大喜乐的精灵。这就是为什么圣诞节,对于我们所有人、对于整个宇宙,都应该是一个有着巨大喜悦的节日。因为祂为我们带来光,籍由这光,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个被称呼为上帝的人,有一个人将去除这种无明。这是开端,所以对我们来说,保持快乐、幸福、放松是必要的,不要像我们以往那样把任何事都看得那么严肃。因为神圣的生活不会令你严肃,那全是一场戏,是摩耶幻相。我在所有仪式化的人们、所有所谓的宗教人士身上看到过,他们太过严肃,而不像对神虔诚的人。一个对神虔诚的人笑声如珠。他不知道如何隐藏他的喜乐,当他看到人们不必要的严肃时,他不知道如何控制他的笑声。我的意思是并没有人死啊,何苦要搞得那么严肃。人们说这话的方式有时就只是不知道如何处理与我们自己的关系。对于像基督那样的人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会令他感到悲伤。如果你真的相信祂,那么首先请放弃这些:愚蠢的悲伤、生闷气、坐下来变得乖僻、不理会任何人、沉默寡言到处惹人烦。

不应这样看待基督,而要去看祂如何去跟众人说话、祂是如何向周围的人敞开祂的心、如何尽力给他们带来喜乐。祂说过,你将获得重生,也就是说,祂必须做这项工作,到某个时候你必须得到它,祂已经应允,你确实会重生。基督将在我们內在出生。我不知道基督徒明白这一点吗?你怎样实现“重生”?不是通过洗礼仪式。从神学院来的人,并不能让你成为一名基督徒。就像在我们印度,我们有一些收费的婆罗门,就像在这里你们那些收费的人一样,你们明白的。他们整天吃、喝、享受,只在晚上的时候进行祷告和讲道。你必须是被上帝授权的人。除非并且直到你是被上帝授权的,否则你不能给予喜乐。这就是为什么我看到的所有这些人,所谓的梵学家和大牧师是如此的严肃,因为他们没有获得上帝的授权。我的意思是,即使在圣诞节,如果有人从村里来他会看到好像正在举行着某个葬礼。仪式后,牧师们回家了,你们怎么庆祝?然后在一场真正的葬礼之后喝着香槟,他们怎样庆祝?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喝香槟。

你怎么能通过侮辱祂来庆祝圣诞节呢?祂来启发你的觉知,因为祂尊重你的觉知,它已经达到那个点了,但你试图把它拉下。这是理解祂的方式吗?祂已经允诺,你会被洗礼,你将重生,现在在霎哈嘉瑜伽这个承诺正在被履行。所以保持喜悦,在额轮这里,基督再次在你之內出生,祂在那儿,你始终知道怎样向祂请求帮助。你们应理解的重点是,时机已经到了,经典中承诺你应得的一切都将被履行,不仅是“圣经”中所承诺的,而是世界上所有经典所承诺的一切。今天,这时间已经到来。你必须成为一名基督徒、一名婆罗门、一名苏菲教徒,而这只有通过你的昆达里尼的觉醒才能达成,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方式。

你最后的审判也是在现在。只有通过昆达里尼的觉醒,神来审判你。否则祂要如何来审判你呢?你想像一个人,现在一个人进来了,祂坐在这里要审判你。怎样审判?通过你修整过多少次头发?或你为圣诞节做过多少缝纫?或你买过什么礼物,或送出多少张卡片?对多少人送过其他一些可能不尽如人意的东西?不是那样的。或者是,你以什么价格买了东西?那些使我们变得独特的东西和方式?我们将以哪种方式被上帝审判?不是那么肤浅的方式,人们说。那么,我们已达到什么深度?让我们看看在深度上我们可以走多远。最多我们到达一个点,而那又是一个概念罢了。因此,我们达成的任何深度最多只是理性的一点概念而已。超越这个之上的,我们无法到达。那么我们如何被审判呢?如果你去医生那里,人们是如何被诊断的?他有自己的仪器,他把仪器打开,让探照灯的光照进患者体內,亲自察看说,就是这部位。而你的灵性将如何被审判呢?

如何判断一颗种子?通过发芽。当你看到发芽的种子,它的发芽能力,你知道那是一颗好种子或坏种子。同样地,你也将通过这种发芽的方式被审判。你实现自觉的方式、你保持它、尊重它的方式,这是你会被审判的方式。而不是通过你穿的礼服款式、你的佩饰、或你的发型;不是由你占据的位置、也不是根据你是否成为大政治家或大官员而审判;不靠你建了什么样的房子、贏得的所谓的诺贝尔什么奖;也不是通过你的慈善工作被审判,那样你认为你捐了很多钱。如果你捐了很多钱,那将有一个巨大的自我在某处招摇,它会拉低你的层次。

这是一个审判,在其中一小片羽毛可能比一艘轮船还要重得多。这是对于人格的一个不同类型的审判。我们可以看到基督如何被人类审判、如何被上帝审判。祂来了,像一片羽毛出生在干草堆里,而祂的母亲从未感到这有任何的不舒适。同样的,那些在行为上未压迫过他人或未曾犯罪的人,将被评判为第一等。

在昆达里尼的觉醒过程中,本身也存在着其固有的缺陷。从本质上说,由于你以前的业,昆达里尼有一些缺陷。因为你这一世在做的、因为你所接受为实相的,都只是一个概念。因为当你不知道“绝对”的时候,无论你要做的是什么,那都是出于无明。你在这无明的黑暗里做的任何事,都会有一个黑暗的微粒潜藏其中。因此,在觉醒之前,如果你已经宣扬说我们是伟大的圣人、这样、那样,那你将没有机会了。如果你认为你是一个神圣的人,你是一个觉醒的圣人,那就没机会了。所有宗教的祭司、神父、牧师将是最后得到自觉的人。

蚁蛭(Valmiki)在他的《罗摩衍那》里讲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一只狗被问到:“下一世你想要做什么?”于是它说,“让我成为什么都可以,但不要成为牧师那样的人(Mathadhish)。让我变成什么都行,只是不要成为任何一个地方的牧师”。试想一下,狗都有那样的智慧。但我不是说,他们中所有的人都像那样,可能有些人真的是很真实诚恳的。有些人可能是真正觉悟了的,被神授权的。但我相信他们没有被众人所接受,这一点我很确信。因为我已经看过你们的历史,所有这些人都已被拋弃,并被折磨。

但现在审判对错的时间到了。你们再也不能钉死谁了,你们不能。每个人都会通过昆达里尼的觉醒被审判。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有三种类别的人。我不知道以哪种方式开始,才能不吓到你们。其一是像我们这样的人类,他们被称为Nara Yoni;第二类是天人生(Deva Yoni),是那些天生的求道者或觉悟的灵;第三类是罗刹(Rakshas),这些被称为Ganas。但我们可以说,人类中叫做罗刹娑(Rakshasas)的物种,是那些邪恶的人。因此,我们有邪恶的人、优秀的人,我们还有在这两种之间的人。优秀的人是极少数的,他们是天生的自觉者。我不会担心他们有什么问题。但是你必须处理居于两者之间的人,他们正在寻找好的东西,但也有些不好的东西抓住他们。因此,我们必须了解,这些人的昆达里尼有天生的缺陷。

他们首先是健康状况不好,身体的健康情況糟糕。特别在这个国家,人们忍受寒冷的气候,并因水中钙含量过多而面临其他麻烦。同样地,这因国家而异——’sthanvishesh’(正如他们所说的,你们有你们的问题)。就像在我们国家,我们有某些问题;在你们的国家,你们有某类的问题,身体的问题根据你出生的国家不同而有所不同。你们中的大多数已决定要在某一个特定的国家出生。这就是为什么你认同于你的标签到那种极端的程度,以致于有时候甚至认为自己并没有缺陷。根据你在健康方面所遭受问题的数量,每个国家都归为一个类别。因此,一名霎哈嘉瑜伽士应该知道,健康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身体是神的圣殿,你必须要看顾好你的健康。你也知道,昆达里尼升起时发生的第一件事就是你的健康状况得到改善。因为副交感神经系统给你启发,它流入交感神经系统,于是你的健康得到改善。

今天我不会详细讲述那些,因为时间很短。如果你读任何一本书——我没写过多少书——如果你听我的讲座,其中一些已经被书面记录下来,然后你会知道昆达里尼如何帮助治愈大多数疾病,包括那些正被人为因素调理的病,比如肾脏疾病。有个人已经被霎哈嘉瑜伽治愈。毫无疑问,我们可以治愈肾脏的问题,但一个依赖仪器的人不能被治愈,你可以尝试,但你不能治愈。我们可以给他延长寿命,但他不能被治愈。而且任何时候治愈人并不是你的工作,你必须记住这一点,没有霎哈嘉瑜伽士要从事治疗人的工作。病人可以使用我的照片,但霎哈嘉瑜伽士不要去给人治疗,因为治疗别人意味着你有一个伟大的慈悲的人格。我见过一些一直在为人治疗的人,他们进入到这样一种治疗的狂热中,以致于他们忘了自己也正感染着一些东西,自己也还陷在某些麻烦中,他们从未治愈自身,最终我发现他们也被拋出霎哈嘉瑜珈。但用照片可以治疗人们。不要以为治疗人的身体是你的责任,不要以为你是一个伟大的身体施恩者。不,你不是。你是一个灵性施恩者,只是作为副产品,人们的身体健康状况得到改善而已。因为如果基督必将被唤醒,如果上帝必会来到这个身体中,那么这个身体必将被洁净。这是通过昆达里尼完成的,治疗并不像医院里那样各部分独立分开地工作。

我曾认识一些人,他们对于治疗的力量是如此着魔,以致于他们开始定期到访医院,最后他们也在医院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们甚至不愿来参加活动,他们不愿意来见我。因此,这是上帝的最大障碍之一,是Vyadhi(身体的病痛)。身体的病痛也不应该让你下跌太多。如果你的身体有一些问题,请忘记它,逐渐地你自然会得到改善。对于一些人来说,需要一些时间去变得妥当。但最主要的事是成为你的灵。所以不要总是说“母亲,治好我的病,治好我的病,治好我的病”,只是说“母亲,请使我保持在属灵的生活中”,这样,你会自动被治愈。有些人可能需要花些时间才能被治好,但你已病了一生。如果它需要多一点时间也不要紧,还是遵循我们教过的针对不同疾病的方法就可以了。特别在这个国家,肝病、你们所谓的痛风及所有这些疾病的烦恼,针对所有这些,我们有治疗的办法,但请将它尽责地成就出来,洁净你的身体,这灵魂的庙宇。但那不应该是你生命的终结,这只是一个非常小的部分,就好像清洁了整个场地,接着你却走了出去。你可能会问我为什么你要做清理。就像当我们在Oxted,我惊讶于有些人常常把家里的一切擦洗得光亮整洁、草坪修剪得非常漂亮,一切都做得非常好,甚至都不会有一只老鼠会进入他们的房子。

在一起的几个月时间里,我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人进来,或任何人出去,他们是如此特别的夫妻。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清洁、整齐以及所有这些事情上都做得如此出色,可夫妻双方却甚至连互相交谈都没有。我曾经见过那样的。除了我们的房子外,还有七所房屋。他们都感到惊讶,那么多人来我们家。他们问:“您这是一所开放式的房子?”我说:“是的,这是一所开放式的房子。”他们不明白我们怎么了。没有人会看那些擦洗得一尘不染的东西或任何事,它本应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会去到那种程度,所以它成为一种真正的自然而然的霎哈嘉瑜伽,余下的对神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健康是重要的,但注意力应放在你的灵。应该是放在你的灵上,因为你的注意力会进入各种不同的方向,然后它会卡住。你必须允许它运作,它才会成就。

我感觉到的第二个障碍叫做Akarmanyata(就像他们所说的,它意味着一个人不想去成就它)。当然,对于那些无用的、不想获得他们的自觉的人,就忘记他们吧。但是,即使得到自觉,而后他们不想去成就,那就是一个先天固有的问题。他们是懒惰的,简而言之,他们就是懒。

这样的人在这个国家中惊人的多。我的意思是,一天我看到这样一幅图景,你们国家的人怎样去到了德国,炮制出一套完整的机械装置及生产那机械装置的完整工厂,那工厂正出售无人驾驶飞机,他们一切都已经做得太过头了,还以为这样我们的孩子也许正拥有一段美好时光。

但在霎哈嘉瑜伽,我们必须保持警觉。当人们来到这里时,霎哈嘉瑜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得到他们的自觉,他们得到凉风又再失去。其原因是他们不想去成就它,这是另一个危险Akramanyata。当迷失一年后,他们回来了,说“母亲,我们不相信它。但我有一些胃痛,你能治好吗?”你们已经具备所有的力量,但你们不用它,取而代之的是你们成为一个无用的人,来这里浪费我的时间。这些力量都在你內在,这是你的财产,这是你的灵在內在照顾着的、势必显现出来的灵性财富,但由于你接受的这些障碍,它未能成就。这是Akramanyata,我们可以说这是不把它成就出来、不认识它、不理解它、霎哈嘉瑜伽是什么、如何操作、生命能量是什么、它是如何工作的。人们就只是说“噢,这太多了。”因为他们不想面对实相,因为只要你的昆达里尼升起,光就可以进来。闭上眼睛前,你突然看到光进来,你不想睁开眼睛,因为它太亮了,因为你就要睡着了。

即使你睁开一点点眼睛,哦,上帝,你不希望面对光,因为你认同了那种状态,你不想睁开眼睛。昆达里尼打开你的眼睛,毫无疑问,但你再次把眼睛闭上了。所以放弃Akarmanyata是你的自由。现在,这也可以是很集体性的。这我可以告诉你很多,那是种非常严重的疾病。它传播扩散,比如说,在那里的那些夫妻。妻子是那样的人,丈夫不是去提升妻子,他会屈从妻子,特别在西方社会。在印度正好相反,因为在印度,丈夫更多的居于支配地位,女士会屈从于她的丈夫。所以所发生的是,两个人都离开了,先前得到的也失去了。原本双方都应该是非常觉醒非常好的,如果非常觉醒的那一方可以稍稍放下自我意志的话——“不,我要探查一下,我有眼睛看,让我看看,我必须给自己一个机会。”

如果他们接受,那么它就会运作,然后他们会去到第二步。凡事不能像喷气式飞机,在这儿坐下,下一刻你就在月球上了。即使是在月球上,你也许开始了第三个危险——-Sanshaya(即疑惑、怀疑)。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疑惑的疯狂。例如,你们在这儿的人当中,至少,我不知道会有多少百分比的人第二天会走出来,比如,大声宣扬说:“我还是怀疑”。那是智慧的标志吗?你在怀疑什么?迄今你有什么发现?这念头从哪里来?是我一个接一个的演讲中所说的“自我先生”吗?是自我在怀疑,因为他不希望你能找到绝对。你认同你的自我,你不想找到实相,因为这“自我先生”从头至尾一直指导着你的生活。现在,你想怀疑。怀疑什么?你在怀疑的是什么?你感觉到这凉风。好的,然后坐下来吧。这就像是某人进入大学,坐在那里,老师说:“现在这是我给你们的图解”。学生站起来,说:“我们怀疑”。真的,那老师应该说什么呢?

但他们不会说,因为他们已经付费了。他们付钱了,即使是一场可怕的戏剧,无聊透顶,我们仍然奉陪到底,因为我们付钱了。你看,奉陪到底。 “毕竟,我们已经为它付钱了。怎么办?”但是对于霎哈嘉瑜伽你不能付钱。我见过各种愚蠢无聊的人接受这么多的假导师,像某人说:“我要教你怎么飞”。他们绝对地为那做好准备,他们出钱,毫不怀疑正宣扬这事的家伙他会不会飞。你见他飞到过哪里吗?请至少要那人飞飞看。他们会看见昆达里尼升上来,用他们自己的眼睛,他们会看到它正有规律地跳动、上升、冲破这里。但他们仍然会坐下来,说,“我怀疑”。现在你是谁?你已经达到多远?你为什么要怀疑?你怀疑什么?你对自己了解多少?

现在,在这关键时刻,让你自己谦卑下来。在你的心里谦卑下来,“我还不认识我自己,我必须认识我自己,我还不认识自己,我没有达致绝对。我凭什么怀疑呢?”这是昆达里尼觉醒的最大障碍之一,甚至是在觉悟之后,这个障碍叫做“Sanshaya(疑惑)”。

第四个障碍,我们可以把它叫做Pramada(因为Pramada,我们一直蹒跚不前)。这真是个愚蠢的问题。我的意思是有些事人们必须遵守。如果你驾车上路,比如你习惯于,欧洲大陆式驾驶,所以你总是拐向错误的一边。若在伦敦,你会被逮捕。同样道理,你一直采用欧洲大陆方式驾驶。而现在你在伦敦,所以你最好接受伦敦人的方式,了解这里的道路、地图及所需的法规,并试着去遵守。但关键问题是你却怀疑它,而且你不想遵守。所以Pramada便是由此产生的错误。因为昆达里尼的觉醒作为一份免费的礼物,给予来到这里的任何人,给予曾去过地狱或天堂、或做过许多平常之事的任何人。但我们却责备霎哈嘉瑜伽,责备那在我们內在自然而然发生的一切。

我们从不自我批评,不,我一定是犯了错。好吧,没关系。如果我犯错,我会改正的,没关系。母亲是宽容的,毫无疑问,但有时我的宽恕是没有用的,因为除非你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你才会走这条路,而不是那条。你已经走到那条路上。因此,我们要明白阅读的规则。那便是我们所出现的称之为Pramada的问题。那之后,我们有另一个固有的问题,称为Bhrama-darshan(幻觉体验)。我们开始看到幻象,特别是使用LSD(一种强烈的致幻剂)以及所有类似物品的人。他们看不到我。有时,他们只见到光或见到未来或过去的任何类似的幻象。他们可能会把我看成是某些其他的东西。如果你在梦中见到我,那很好,或在梦中看到某些事,这也是正常的。但是你开始看到称为Bhrama Darshan的幻象。“Bhrama”是指幻象,然后你开始发展幻象。

最糟糕的部分是,人们开始说关于幻象的谎言。我知道每一个人。当这幻象运作,它对生命能量也是最危险的。有些人对自己绝对自信,我知道,他们告诉全世界,他们支配每一个人,说,这件东西的生命能量不好,那件东西的生命能量不好,然而他们并没有掌握这些。现在,我必须非常小心,我不能像一个老师那样说话。所以我说好吧,给自己一个班丹,把你的手朝向我,看看你自己和所有的一切吧。

如果他们万一知道,我已经发现他们正在说谎,那他们就完了。我必须对他们的错误保密。你看我非常小心,因为我知道他们正站在非常湿滑的地面。所以,即使我以不那么直率的方式提到,它还是可能会发生。但是,我们必须知道那是为我们好,我们必须坚持我们的真理,不应该被自己的想法引入歧途。接着到来的另一个障碍是Vishaya Chitta(在那里注意力被你以前认同的物件、你一直关注的事物所吸引)。比如说,你喜欢板球。好吧,你喜欢,但你不应该是个病态的人。我的意思是喜欢板球并不意味着你要变成一只板球棒,除此之外你对别的一无所长。对于一切实用性的用途,你就是死的了。对于那些将你的注意力吸引到一个非常错误状态的事情产生的疯狂,对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也都没有好处。

今天的讲座更多地是针对霎哈嘉瑜伽士的。我正指出,在维持我们觉醒的旅程中有哪些天生固有的危险,这是非常重要的,要去理解。除此之外,现在我们遭受的其他两个大的危险是:有人被附体,一些念头钻进他们脑袋里,他们开始唱歌,这那。我很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看到一个魔鬼通过他们发言,但我就是不知道如何告诉他们“哦,请停止吧”。即使是在赞美我,我也知道那是什么。但他们就是走上来说“母亲,我们想给你唱首歌”。好吧,我不能说什么,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这方面的知识,是其他某些东西在做这事。因为所有这些问题,你被附体。有一天,有人来找我,说:“母亲,我感觉对自己非常有信心,自信满满的,我觉得我非常擅长做一些事情”。他做了。首先,他看到附体钻进他身上,然后,他做了,以一种很糟糕的方式。我知道每个人都对他生气。但我没有,因为做事的是附体。

你不知道,当被附体时人们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我的意思是,他们应该在疯人院结束生命,但因为成了霎哈嘉瑜伽士,他们有机会升进,但由于这些人仍没有在其应该的位置安顿下来,所以他们做所有这些事情。然后还有两种状况,会使昆达里尼升起又降下,这是一个人內在固有的危险。很多人问过我,“母亲,如果我们得到自觉,会保持在那种状态吗?”确实是会保持下来,但只是部分地保持下来,有时是非常微薄的一部分,有时整个地都被吸回。它被吸回。如果这样,那么你会说,“我们开始怀疑”。哪里写过无论你可能有什么问题你都将会升进并安置在某种伟大美好之中?那可能吗? 即使我要从这里去印度,我还必须接受预防注射和疫苗接种,我必须获取我的护照,通过面试呢。

当你进入神的国度,那么你将接受审判。不仅是审判,即使你得到一个优惠券,被获准进入飞机后,也许他们还会要你下来。那情況出现在一些昆达里尼下降的人那里。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信号,危险的信号来自于一些问题:例如假导师的问题、去到错误的地方、进入灵界、做黑巫术、对不是神祇的人鞠躬、崇拜假的神明、做疯狂的仪式、不合时宜地禁食、不理解禁食、礼仪、轮穴和连接以及霎哈嘉瑜伽的完全整合的意义等。在一些人中,你已经看到昆达里尼升起,又立即降下。这是一件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情,真的还很麻烦。

你应该知道,最后的危险是你开始觉得你已经成为神或像个神祇或某种东西,这是最大的危险。然后你开始把律法攥在自己的手里,开始命令他人,或做各种专横的事情,或让自己凌驾于自我满足之上。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危险。谦卑是去认识在你面前有一个海洋的唯一道路。你已经好好地进入了船里,但是你必须知道很多,必须理解很多,你仍须照看你的注意力,你的注意力(Chitta),你的觉知。

而且你还要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把它成就出来:你真正地把自己发展成一个成熟的霎哈嘉瑜伽士,借着这,集体性成为你的一部分,凭借这,你再无疑惑。你从无思虑的觉醒跃进到无疑惑的觉醒。除非且直至那发生在你的身上——不是在我身上,而那是一种状态——在这状态中,无论何时你只要抬起手,昆达里尼就会升起。除非且直到你已经达致那状态,请努力把它成就出来。不要懒惰。

你必须看看自己周围,与人们会面,与他们交谈。你谈论它越多,你做得越多,你给它越多,它会流动越多。你坐在家里越多,“哦!我在家里做普祭”,没用的,它会越来越停滞不前。你必须把它给予别人,必须把它给予更多更多的人,成千上万的人必须得到它。为什么这很重要,因为你不会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全世界已经显现的力量而变得自负,绝不会。当这些力量真正显现时,你觉知到它们,绝对地。我的意思是,想像一下太阳说,“我是太阳”。他说过他是太阳吗?在那里的是什么?如果你去问问太阳“你是太阳吗?”他会说:“是的,我就算是吧。我能做什么呢?”就这么简单。你成为一个很简单的人,绝对简单。因为没有伪装,没有复杂。你就是那样。因此,如果有人问你有趣的问题,你说,“顺便说一下,有什么要问的么?这是真的。我的意思是我是自觉的灵。我是。这有什么关系?”我们必须以这种理解力去到霎哈嘉瑜伽。我必须说,我很惊讶它是如何奇迹般运作的!且它正在成就着。但是只有你才可以使它在你之內安顿下来。

现在,在你们中间,有的仅在边缘区域。我们把他们放在边缘区域,这点你们非常清楚,他们中有些人进入中心。另外还有一些是极少数,是在內圈。他们所有人都处在一种状态中,在那里他们可能像抛物线一样被拋出去,你看。然后你不明白为什么一名霎哈嘉瑜伽士像那样表现。如果你看到一些霎哈嘉瑜伽士像那样的行为,在抛物线上走,要知道,你可能也会做同样的事。所以一定要小心。

所以今天在这个时刻,当我们庆祝基督诞生的伟大事件时,让我们知道基督在我们內在出生,伯利恒(注:耶稣降生地)是在我们內在。你不必去到伯利恒,它在我们內在。祂在那里,我们必须照看祂。它仍然是一个小孩子。你必须尊重它、必须照顾它,因此光就会真正地成长,人们会知道你是觉醒的灵,没有人会怀疑你不是。

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Power Point Presen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