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价值

Dollis Hill Ashram, London (England)

1980-03-08 The value of marriage, Opt, transcribed, 28' Download subtitles: EN,PL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婚姻的价值

1980年3月8日 英国伦敦

霎哈嘉瑜伽首先会启发你萌芽,然后令你成长。在那成长的过程中,你的人格必须变得更宽宏,越来越宽宏。藉由婚姻,你会进一步成为更好的人,发展出更好的人格。

为什么霎哈嘉瑜伽士需要婚姻?

首先和最重要的,结婚是最正常不过的事。神为了某些目的,赋予你有婚姻的愿望,但如果你不按照神的原意去运用这愿望,事情可以变得颠倒堕落,险恶难缠,也会严重损害你的成长,所以我们要了解这内在想拥有婚姻的愿望。

婚姻意味着妻子是你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妻子是你可以依靠的人;她是你的母亲,你的姐妹,你的孩子,她是一切。你跟妻子分享你所有的感觉,所以重要的是,妻子应该了解这点是婚姻必需的。

现在在霎哈嘉瑜伽,你们看到所有的人都有或左脉或右脉的问题。当在霎哈嘉结婚,大部分自然而然的依据大自然本体的计划。你会和与你有互补性格的人结婚。因为假定你是个偏左的人,如果有一个左脉很强的人,会弥补不足,你也可依此成就美好的婚姻。但要那样成就,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你必须分享,分享生活,每一时刻,每一片段。如果你不懂如何分享生活,事情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困难

对于爱,我们是如何去表达呢?——通过分享我们所有的喜悦,所有的痛苦,所有的问题。但是在霎哈嘉瑜伽,还需要更多一些,我想还需要做得更多更多。这里你必须与社群分享。在霎哈嘉瑜伽,婚姻不是为个人的,绝对不是,如果认为是霎哈嘉瑜伽里面的两人间的事就错了。那是两个社群,也可以是两个国家,甚至完全是两个宇宙的事。所以不能仅是你俩在享受婚姻,纵使你俩已彼此成为好夫妻,但在霎哈嘉瑜伽,这仍然是不够的。

你们的爱,也应该让社群里和社会上每一个人都能享受。如做不到这点,那你还未能达成霎哈嘉的婚姻。这只是一般人的普通婚姻,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我们要的)这样的婚姻应该能让非常伟大的灵有机会来到这个世上。

只有当霎哈嘉瑜伽士在霎哈嘉里达成婚姻,并且能和各瑜伽士及社会平等分享他们的爱,伟大的灵才会诞生。我想说,博东(人名)已经做到了,博东和曼蒂,他们都已经做到了。这是令人惊讶的事,他们在来到霎哈嘉之前订婚,得到自觉后结为夫妻。我也不知道什么在生活中启发了他们能真正的和其他瑜伽士共处分享。每次博东写信给我,总会谈及其他霎哈嘉瑜伽士,问候每个人,关心每个人的状况,每个人的问题。除非能做到这样,否则这婚姻在霎哈嘉瑜伽没有任何意义。所以,霎哈嘉婚姻的首要考验是在这婚姻中你们有多大程度能和别人分享。

举例说,在一般婚姻中,如你们所说,男性是家庭‘首脑’的那个人,那男性,他因各种原因,要成为“首脑”。男性变成首脑没什么不妥。没问题,你变成心脏,心脏比首脑更重要。或许我们还不了解,心脏是多么的重要。你看,就算大脑没了功能,心脏还能继续下去,只要心脏能继续工作,我们还能存活。但如果心脏没功能了,大脑也随之失效。

因此,作为女性你是心脏,而他则是家庭的“首脑”。就让他感觉自己是首脑;那是种感觉,仅仅是感觉,就像大脑总是感觉到是它在做决定。但大脑也知道心脏才是必须被满足的,心脏遍及所有,心脏才是所有事物的真正来源。

所以如果女性了解她的位置是何等重要,她将永不会感觉被辜负或被操控,如果她理解她就是“心脏”。我想,这一点正是西方的人,尤其是女性所缺失、遗忘,或者没有意识到的,如果他们意识到这一点,将会减少许多问题。

现在看,情况并不是人们想象的“大脑”在控制、操纵或压制,不是这样的。真正掌管一切的是心脏,除了心脏,别无他选。是心脏才能以力量注满大脑,并令大脑舒缓。大脑会令人头痛,你是知道的;它工作、工作,像疯了一样。但是心脏则充满着爱来照顾整个身体,令身体舒畅,并带来喜悦和快乐。心脏是灵体的居所,所以心脏非常重要,是身体的力量所在,正如你们最终必须成为灵,而灵就居于心脏之内。

通过大脑你们能够觉察,这就是为什么男性要成为首脑,他要外出,要去工作,要和其他人打交道,他的生活要像你们所说的那个负责对外的人。如果有困难或障碍,有时候女性也要工作。但女性不应感到被操控,如果男性说:”好吧,你不要工作了。”如果是出于爱他这样要求!

现在假如大脑开始过度的操控心脏,会带来什么呢?那会是干枯。你看,有许多男性非常注重细节、非常严格,他们就是“头痛症”,无论对己对人,甚至对整个社会,他们都是绝对的“头痛症”。这样的人会变得极度干枯,他们会一直如此,好像他们永远不懂享受妻子的爱,不懂享受和欣赏他们的孩子,无论任何事情都不能享受。因为他们是如此的严格挑剔,比如他们说:“你5点10分到。”假如你在5点9分或11分到达,那就够你受了!他们只顾不停盯着看时间,只顾找错处。当妻子一进来,他们立刻大吼:“什么?你这么迟才到!”迟了多久?45秒!真迷失!

你看,妻子来了,她是你期待的人,你的约会对象,你的喜悦,你即将与自己的心脏会面!这是幸运!你错过了你的幸运!

现在,这大脑会摆脱所有的管制,它会摆脱开来。它变得负荷很重,也产生极大问题,所以,心脏必须获得尊重与遵从,这才是关键,心脏必须被遵从。但这不代表女性可以去操控男性,不是这个意思。遵从,意味着你必须明白自己内在爱的声音。

要带着爱去做事情,如果带着爱就很棒了。比如,我从早到晚演讲教导你们,你们都不会厌倦我的演说。通常人们会的,他们会想…这是什么训话?这位女士整天不停地向我们说? 但你们不会介意。为什么? 因为你们知道,我非常爱你们。

同样的,女性必须建立自己能去爱的角色。男性可能会变得有些滑稽,但是他会清醒过来,他可能会走些弯路,但会调整过来。不要单看表面就判断他在操控你…比如他说,“这个颜色不好看。”“好的, 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就穿什么颜色吧。” 跟着他会说:“噢,我想你现在穿的这个颜色也很好看,你知道我刚才真傻!” 他会这样说的。你知道,你只需要赞同他们。我在自己生活中也验证过,之前这样做过。

举例,我的先生不怎么认路。有次我们要到某处,他说:“我想你应该走这条路。” 我说:“噢,好的,你就往前走吧。我会和你一起走。” 不过我说:“我感觉这条路不对,我们还得再走回来,我挺肯定的。但是没问题,如果你想,我就跟着你走这条路。我在走啊,也很享受,我或许要去这个方向。” 随后他开始怀疑”真是这样吗?这是对的吗?”…他开始想“这…真的像她说的那样?或许对吧?”因为她有这个本能,她的直觉很敏锐,凭直觉能知道很多事情,她有这个能力,你们所说的直觉… 她们有这直觉,就是这样。一旦开始相信妻子的直觉,他们就会跟随妻子的建议。

但是令丈夫‘跟随’自己有什么伟大之处呢?我认为没有必要令丈夫跟随自己。“你走这条路!”有什么需要这样做呢? 我们走同一条路,但是必须知道有人在左边,另一个在右边。走在左边的必须保持在左边,倘若左轮子开始跑到右边去,那就只剩下一个轮子了。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我们都走在同一条路上,根本就没有两条路,只是需要有两个轮子来保持平衡。我们是走在同一条路上,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认为一个轮子要往右走,而另外一个要往左拐。想象这样的家庭会是什么情况?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

我们只需要了解这点,就是一个人必须靠心脏的力量而生存, 另一个人必须靠理性和理解的力量而生存。说到理性,它最终还是要求助于心脏。当理性临到无法知道或理解的那一点,就会向心脏求助。一旦女性认识到自己内在的这个特质,就必须好好的滋养发展心脏的力量。但是你们却处处和男性竞争:“假如他骑马,我为什么不能?” “假如他能做这个,我为什么不能?”“假如他能开车,我也能。”

看,有许多事情,做事的智慧在于以‘无为而为’去达成。举例说,我不开车,所以很多人开车让我到处去。我不打字-—很好,每个人都替我打字。但是有些事情我会做得比谁都好,好像我的厨艺非常棒,所以有关烹饪的事情他们都会来找我。情况就是这样。

但是妳们别做男性希望做的所有事情,而你们也别做女性希望做的所有事情。假如男性煮饭而女性开车,那是错误的事。

男性应该懂得所有男性的事,而女性也应该懂得所有女性的事。大家必须学习,全心投入的学习,我意思是说,女性和男性都可以拥有相等的聪明才智。女性能够走向右边,男性也能够走向左边,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样做,你们会令整个宇宙不平衡,这是关键。

并不是说这样做会令自己变得更重要或次要,必须摒弃这错误想法。男性认为:“我们是男性,应该穿裤子。”“好啊,你们穿裤子;但我们穿漂亮的裙子。” 这才是对事情的正确看法。

一旦这错误想法不复存在,霎哈嘉瑜伽将会成就得更好。

只当缺乏爱,人们才会感到被操控。有时候你喜欢有人来操控你,对吗?例如,有人对你说,“过来吧,吃东西,你一定要吃,要吃掉它!”你喜欢这样,因为你知道对方在照顾你,关心你,爱护你,希望你吃下这个或者做那个。你喜欢这样的人,希望有人这样对你,而不是被弃之不顾,随便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样不好。一旦你感到“哦,这个人关心我,他爱我。” 那么你就会开始关心对方的感觉,也开始理解对方。

现在内疚感又作祟了。请你们立刻停止这种内疚感吧。我不是要令你们内疚才说起这些,而是希望你们理解必须保持非常轻松的心情。

这种平衡很早之前就已存在,很早很早之前。即便是当罗陀和克里希那在这世上的时候,罗陀是力量,而克里希那就是这力量的表现者,也就是你们说的潜力与动力。人们只知道克里希那,但实际上罗陀才是力量。当克里希那要除掉刚沙(Kamsa),祂必须向罗陀寻求力量。是罗陀完成了一切,祂必须跳舞,克里希那按住祂的脚,说你肯定很累了。为什么罗陀跳舞?如果没有罗陀的舞蹈,事情就不能成就。

所以事情都是如此互相依存的,是如此互相依存,正如你不能只有灯芯或只有光,你无法分开这两样东西。如果能了解这点,那么这种平衡是完全和谐的,就像神和祂的力量是绝对的合一。你无法想象这种合一如何达成!——神和祂的力量。祂的力量,祂的愿望和神是一致的,绝无任何分别。

但人类是没有整合的,你们的愿望不同,你的思维不同,你的祈求也不同,所有一切都彼此分裂。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不能理解,你们的婚姻也因此是分裂的。完全的合一是要彼此融合。如果妻子必须工作,不用担心;如果男性必须工作,也无需担心。只要你们在内心能完全了解那合一和平衡。

当然,女性要担负起家庭的礼仪风范。她要表现得美好优雅;如果言行举止像男性那样就不美好了,而男性则不必像女性那样特别注重优雅,毕竟他是男性。他的行为是可以接受的——他不必穷凶极恶。但有时候男性稍有一两句咒骂,对男性来说没有太大关系,但对女性来说就有问题,因为她是美好风范的展现。

但有些事情男性是不能做的,比如,对女性保持莫名的兴趣。有些男性非常疯狂,你知道,非常可怕。绝对的,我不能理解他们这样地对女性感兴趣,女性穿什么衣服,诸如此类,这些老鼠般的行为很可怕,不是男性应该做的。这样做就意味着他们是女性的奴隶。他们也许会把自己称为什么人,这个那个的。我曾听说,有人拍卖肯尼迪夫人的内衣,有人从澳大利亚专门坐飞机前去购买。我意思说,这些人,应该怎么形容呢?我不知道英文怎么表达,但他们简直比蚯蚓还令人厌恶,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人。

所以,男性必须像个男性,男性应该成为像罗摩那样的人。你们都听说过他的生平,他是怎样的人,如何爱他的妻子,如何尊重自己的贞洁。不尊重自身贞洁的男性不是真正的男人,而绝对是蚯蚓一样的角色。

就是这样,男性应该有自己的个性,骑士一样的风度,要有勇气,能够给予保护。假如贼人闯进家里,他对妻子说,“哦,你去开门,我要躲起来。”但当贼人走后他却说:“我要开始操控了!” 这是不对的。男性必须履行保护的职责,他必须能够照顾别人。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男性有点粗鲁也无关大碍,没有关系。他必须面对很多事情,就像花茎上的刺,而女性则像花朵。花刺和花朵,你们会选择做花朵,对吧?但是在夫妻关系当中,你们却愿意做花刺。这是错误的。

他必须去保护,去对付在家庭生活中的侵入者以及其他各类事情。相反的,也是这些男性允许错误的人侵入他们的家庭。就是这些男性,他们带来可怕的女人和可怕的人,通过操控,“哦,她是我的朋友,你怎么能反对?” 但是她究竟是怎样的朋友? 他必须说,“我不喜欢这样的人来到我们家,他们来这里不合适,应该离开。” 是他应当说这些。妻子必须理解这点。但如果他是出于操控说这些,则完全是废话。

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所以你们也看的很清楚。如果带着爱去做,事情会很完美;但如果用操控去处理,则完全是愚蠢的行为。为什么要操控呢?我意思是我不明白“操控”这个词语。车的两个轮子会彼此操控吗?他们能这样吗?如果一个轮子开始操控,认为自己比另一个大,这车就不能前行而只能不停打转了,是这样吗?婚姻里不存在操控的问题,而是互相联合、理解与完全合作的问题在他们内在——这个意识必须渗透到社会上,渗透到每个家庭。

对社会无益的婚姻是没有意义的,它只是浪费,就是个浪费。我们有很多这样的婚姻;他们结婚,生活愉快,彼此快乐,就此而已。我们(霎哈嘉)的婚姻将改变社会,它充满喜乐和幸福,他们的家会欢迎每个人的到来,他们会照顾别人,为别人做事。有很多人都认为没有人能为他们做任何事,你们为别人做了什么呢?做过吗?做了什么呢?一旦你开始理解和决定这样去做,事情就会非常好。

如果没有正确的成长教养,通常一个女性会很自负、自私和自我中心。男性也可能会这样。但我在说,如果女性没有正确的成长教养,她们可能不乐意为别人花钱,也不乐意客人到家里来分享这样分享那样。但是我们必须再次判断,是不是带着爱去做这些呢?

比如丈夫邀朋友到家,她们可能不喜欢朋友到访,这意味着必须要为此有所花费。她们宁愿为自己多买些饰品,也不愿为到访的朋友花钱。情况可能会这样,有些男性也可能会这样,但这都是错误的。这些都要分享出去,你们要明白。整个事情的精要在于你们要把满满的爱传递给别人,你不一定需要为这花钱,可能只需要仁爱待人,亲切和善,再加上一点小钱而已。为别人花一点儿小钱没什么损害,也能表达你的爱。

我们在霎哈嘉瑜伽里还是太计较了,谈到钱、谈到爱,我们就变得非常的谨慎。我们的内心里有太多的恐惧。操控从来都不应该存在于霎哈嘉瑜伽中,比如我不断的对你们说很多,外人可能认为我在操控。因为假如你能清晰了解,我确实在触动你们内在的痛处。

现在你们的注意力偏左了,你们全都感觉内疚。这样不好,要拉回来。所以,这也是一种逃避—你们开始感到内疚,实际上意味着不去修正自己。不要为任何事情而内疚,我这样说,因为我必须告诉你们真相!

人们会认为这是操控,如果看不到在这背后的爱,在这背后的美与慈悯。所以最好的方式是永远不要认为别人在操控你。你们怎么会被操控呢?你是一个灵!你的自我可能受挫,你是灵,灵是无法被操控的。你是灵吗?感受到你的灵了吗?如果感受到你的灵,你永远不会被操控,没有人能操控你。但如果你一直感觉到被操控、被操控,你会变成一个很紧张很可怕的人,无法面对别人。

现在是时候,你们必须感知到自己是灵,你的丈夫是个灵。如果作为丈夫,你必须认识你的妻子也是个灵。在此层面上,彼此之间必须加强尊重,因为你们俩都是圣人,都是霎哈嘉瑜伽士。

你们必须尊重对方,因为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没有得到自觉的人也尊重你,因为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啊,他们是得到自觉的灵!” 想想吧,在你得自觉之前,当别人说他自己是自觉的灵的时候,你会对那人有什么感觉?对这一点,你还没有特别的意识,但是你应该有此意识。有了自觉后,你们不应傲慢,你们必须尊重别人,那些自觉的灵,他们都是你母亲的孩子。当你们彼此谈话时,务必要了解这点,特别是作为丈夫和妻子,更要了解这点。

你们必须改变之前对妻子和丈夫关系的认识,我认为那是一种“合约化” 的婚姻。在那些婚姻中,你们看到的是他有多操控,他有哪些权利,我有哪些权利,我得到多少钱,他得到多少钱,那些钱如何保存,等等等等。只有当互相不再信任,这种情况才会发生。但是你们必须更加的信任对方;你们应该争相看自己付出多少爱,多少信任,争相看自己有多诚实,多么温和待人,多么肯为人做事,应该在诸如这些好的方面争相付出,婚姻才能成功。婚姻中的竞争应该是在这些方面,而不是在操控、恐惧或无聊的事上竞争。

另外,我必须指出,在已婚人士中存在的、非常错误的现象就是:夫妇彼此扮演着十分悲惨的角色,像“悲惨世界”。他们会坐下来,为了莫名的事情,呜呜呜的痛哭一番,仿佛整个世界要倒塌下了。现在有些所谓伟大的诗人,比如拜伦(Lord Byron)或者其他一些可怕的人,写下很多悲惨可怕的诗句。他们都会背诵下来,像“哦,那最甜美的歌是…” 等种种无聊作品。现在,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们不能陷入这个圈子,天天沉溺于悲叹地享受彼此的不幸。

现在你们没有不幸,一切都过去并结束了。你们现在是新的人类,拥有新的知觉,新的事物,你们没有不幸。忘记所有不幸的一切,尝试享受彼此相处。如果你也坐下来开始“享受”这些不幸,你要立即走出来并且提醒自己,“哦,我们中了拜伦先生同样的圈套了!” 我不想在霎哈嘉瑜伽中创造另一个拜伦先生,所以务必记住,不要讨论和分析你的不幸。你没有任何不幸,你是灵,是自己和别人喜悦的源泉。没有时间坐下来掉泪哭泣。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认识自己的灵。你知道你是个灵吗?知道吗?那为什么不知道呢

你拥有能量上的知觉,为什么还说自己不知道呢?你必须了解所有的事情。必须采取积极的行动让自己快乐,散发出喜悦的芬芳,并把喜悦带给别人。你必须做到这些,否则一切都没意义。

你看,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促成伟大、美好的婚姻,但最后却发现,两个垮掉的人坐在那里生闷气!再想象那些即将出生的孩子,他们会想,“这些闷闷不乐的父母!神啊,求求你救我们离开这哭泣的娃娃吧!” 所以,你们别让这种态度,粉碎我所有的希望。

如果你们有任何问题,尽管问,因为我不知道要向你们说得多深入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