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力 London (England)

注意力
1980年5月26日
英国多利士山(Dollis Hill)
今天我要跟大家谈谈注意力。注意力是甚么?它如何作用?怎样可以提高我们的注意力?大概就谈这几个问题。但当我谈及这些问题时,你要知道,我是对你们个别讲的,不是在谈论其他人。人类很喜欢这样做,当我对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总是找寻究竟母亲在向谁说话。这是把你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的最好方法。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认为「这是为我说的,只是为我说的。」那样,便能生出作用,因为我的说话都是些口诀──含有生命能量的语句。如果你不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那你会把一切浪费掉,把应属于你的投往他人。注意力是你唯一可以知道真理的途径。你对自己的注意力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他人的注意力或你对他人的注意力。你要清楚明白这一点。如果你能明白,你便能享有这一切,通过你的注意力,你便能提升至更高的境界,一切都会顺利成就。否则,就像给你食物,但受到滋养的却是他人,而你竟一无所得。同时那个人也未必真能得到滋养,因为他不知道你把一切投向他。
今天我要跟你们谈谈注意力。你要知道,你的注意力要吸收我所说的一切。你应说:「那不是为他人而说的,是专为我而说的。」你最好进入无思无虑的入静状态,那是最好的方法,这样,生命能量便进入你,否则,我的说话便变成纯粹是演讲,你听了也不会有作用。我每次说话都能令你们改变,因为那些话是由我说出的。但许多时你们老是想着别人,或者自己的问题。这许多都是无意义的,这只会使你的注意力负荷过重,令我说话的力量不能进入你。所以,现在你们要运用你的注意力,要知道那些无意义的担忧都是没有价值的。你的注意力要生长起来,变得更高。
注意力是你存在的整块画布。你生命里存在的整块画布便是你的注意力。当然,你能够进入多少,能够发现多少,能够提高多少,那是另一个问题。
梵文中注意力叫“Chitta”,神便是注意力。你的注意力能受多少启发那是另一个问题;但如果你能受启发至一定程度,你的注意力便是神。注意力就好像一幅画布,你的性格上的取向,或者可以说,你注意力的运动都会展现在这张画布上。我不知道英语中“Vritti”叫甚么,它不仅是性格上的取向,而是说一个人的注意力被牵引到某些事物上,我不知道英语中是否有这个字。
首先我们要知道,注意力就好像一幅完全纯洁的画布,然后人类存在的三种状态(the three gunas)为它填上色彩。你们知道这三种状态,一是过去,一是将来,一是现在。你过去对于事物或某情境的经验,都储存在记忆之中。例如,你看见黑色。由于所有与黑色相关连的事物都存在于你记忆之中,当你再看见黑色的时候,过去的记忆便呈现出来了。意思是说,你以注意力来观看外界,因此你的注意力会被过去所看见黑色的经验混入和着色,你的行为也会受到这注意力的左右。例如,现在有某东西被火烧掉,你们每个人都看得很清楚,那么当你们下一次看见火时,第一个反应便是要万分小心。其实事情不会再次发生,但由于你的注意力「知觉」到火的危险,你便会小心翼翼,同时警告他人。因为你的注意力由过去的记忆找出了这些映像,投射到画布上。这是一张活的画布。有时我们会想到一些将来的事情。例如,我们想起某个人,同时想,如果下次看见他,应和他说些甚么话。当你真的遇见那人时,你的注意力便会像冒出肥皂泡般、显现出想过关于那人的一切,于是你便向他说出预先想好了的话。这些都是储存在你们内部的,无论是过去的还是将来的,都是通过注意力气泡状的过程。这要看你受它的牵引有多大,如果你受到牵引,那便叫做“Vritti”,但我不知道英语中我们被牵引到这意思叫做甚么。
“Vritti”是个中性的字,没有坏的意思。它的意思是被牵引或倾向于。”Vritti”是指你有被牵引到某物的性向。无论你的性格上的取向怎样,注意力都会被牵引到某个方面去。例如,你看见有个盲人走在路上,第一个可能生他气,第二个可能心生怜悯,第三个可能上前帮忙他。性格上的取向便是你由三种状态(three Gunas即三德)发展而成的。此所以你的注意力认同于你,而当你的注意力认同于这个,即你的性格上的取向,你的脾性,那么你还是在错误的认同当中。我们举个例说,有个人曾被鬼附,后来他练习霎哈嘉瑜伽,消除了鬼附,但他记忆之中还会存留曾被鬼附的印象。如果那个人很倾向于左边,他的记忆会延绵下去,有一天,当他遇见与过去鬼附有关的事情,一瞬之间,那过去的事便立即浮现,他以为自己又被鬼附了。这是记忆令得我们如此。这只是一种幻相。只是记忆在告诉你说:「噢!我又被鬼魂附体了。」全因为这人左边过弱,经常活于记忆之中,意思即是说记忆比他还要强。如果你能强于你的记忆,那么任何鬼魂都不能附着于你。但在得到自觉之后,你还不认同于一种新的意识状态,知道自我和超我都是幻相,那么你仍然会被自我和超我逮住,你的注意力还是一团糟。
在一种纯粹而又简单的注意力当中,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是「如其所如」(Pratyaksha)地观看这个世界,真真实实地体验事物。因为孩子初生时是没有记忆的,所以要火真正烧伤他的手,他才知道火会伤人。他要真正接触过才知某东西是凉的。因为他的记忆还未建立。因此小孩子能生活在真实的经验当中。但如果那真实的经验变成了记忆,越来越强大的话,他的性格便开始受到记忆的左右了。所有那些社会制约都是从记忆那里来的。你读过的书,甚至生存的整个环境都会积累在你之内。有时候你嗅到某种肥皂的气味,或玫瑰花的香气,与此有关的记忆便呈现出来,令你感到开心或不开心。因为无论你有过甚么经验,都成为你记忆的一部分。这记忆可能助长你的超我,也可能助长你的自我。如果是自我的话,你会感到快乐,相反的话,便是助长了你的超我。因为不快乐的受迫害经验都是储存于超我的。快乐或不快乐这两种状态,都表示你仍生活在幻相之中。一天幻相还存在,你仍然要向上升进。因此如果你因某些事而感到快乐,你要知道那只是得到自觉以前的事,因为快乐的感受会助长你的自我。若是不快乐的感受,虽然会压抑你的自我,但却会助长你的超我。
这两种情况对你都是没有帮助的,对你的升进没有帮助。如果你向这两个方向发展太过,便越来越远离真实的经验。你不能得到真实的经验,因为你注意力陷于一团糟。如果你的注意力倾向于左边,你便陷于恐惧、痛苦、绝望、沮丧之中。如果你倾向于右边,你便会变得得意洋洋、兴高采烈、过份宰制。左脉是蓝色的,太过时便变成黑色。右脉是浅黄色的,也可说是金色,太过时变成黄色,然后橙色,跟着红色。倾向右脉,你变得富侵略性。倾向左脉,你变得能量衰竭,甚至到达冰冻的状态。因此走向极端,一边会冰封,另一边会过热,两者都是错误的方向。
即使你能将注意力保持在中央,你也只是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中央而已。因为中央是个很敏感的地方,注意力很难停留在那里。举个例说,我们可以用火来烧掉房屋,也可以用火来产生烟雾,但我们也可以更适当地用火,用火来煮食,或者照明。然而太过的话,火便不受控制,太小的话,却只发出烟雾。要是我们知道如何平衡,便能保持在中庸之道,用火来达到我们的目的,用来煮食、照明,甚至用来作崇拜。
同样,如果我们能平衡体内的三种状态,我们便能成为一切的主宰。我们的注意力不会陷入所做的事情当中,也不会陷入记忆当中。同时不会被牵引到右边,使我们过份宰制别人。如果走得太右,右脉会像血般殷红。有时我们很难明白,那些教徒,像伊斯兰教的教徒可以走到那样极端,做出各种各样残害别人的行为,大肆杀戮。基督徒也是一样。在印度,婆罗门教亦是一样,甚至反对暴力的佛教也陷于杀戮之中,那是因为他们都陷入了右边的缘故。
倾向于左边会使你疲弱和走向黑暗。那些倾向于右边的人就像那些强邦大国一样,他们是先进国家,能把战争合理化。他们说:「我们要有武器来防备别人。」但从神的观点来看,所有人都是同一的。他们为甚么要互相攻击?有甚么需要这样做?为甚么不能好好坐下来谈判,听取对方的意见?人们为甚么要战斗?如果说为了土地,土地是属于你们的吗?土地是属于神的,神创造大地,人们有甚么理由要战斗?可是人们的注意力往往是这样,他们会立即说:「不,那是我们的土地,是我们祖先的土地,我妈妈的土地,我爸爸的土地,我兄弟的土地。」但那在你们之内的土地又如何呢?那土地是否属于你的?
如果我们劝解那些人,叫他们不要战争,他们是听不进去的。唯一的方法是让他们得到自觉。得到自觉之后,你的注意力便会升进,脱离自我和记忆可以渗入的层面。你们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你们会进入更高的层面,注意力会升得更高。在这个更高的层面,那些由右边带来的迷惘混乱(Vidshepa)将不复存在。那些知识分子,无论多么精明,都是陷于迷惘混乱之中的。他越迷惘,他便越喜欢肯定某些事物,因为他不能肯定自己,于是他便去肯定某些事物。「事情是如此这般」等等。如果事情真是如此,要甚么肯定它。但那些知识分子不停地去肯定事情是如此这般的,终有一天,他们会进入疯人院。他们不断重复肯定,那只表示他不能真的肯定。他们好像被鬼附了身的人。他通过大脑去解释一切事情,说:「事情便是如此这般,这是正确的,我们应该这样做……」等等,他们能说服许多跟他同样迷惘的人。他们都相信和依赖这些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成为人们的领导,因为人们更加迷惘,他们需要一些表面看来不是那么迷惘的人。人们会附着于这些人,甚至被带往战争,屠杀,因为他们变成嗜血、冷漠、没有爱心的人。
另一个是走向蓝色的左脉,左脉的蓝色就好像月光的蓝色。于是这些人喜欢罗曼蒂克的情调,喜欢坐在月光之下。这些都是从诗人拜伦那里来的。这些观念走进你的注意力以后,便成为很强烈的情绪。你便会去想:「噢,我要找寻我的爱人。」你于是到处去找寻男女间的爱情。然而这种爱往往不是带来喜乐的,此所以诗歌中常说爱情是最令人痛苦的事,比死亡更可怕。许多诗歌都这样说,你们为甚么还要陷入其中呢?我是说,一本又一本的书籍已说过同样的话,你们为甚么还要涉足其中呢?那些书籍经已警告过你们说:「不要追逐爱情,爱情只是种欺骗,是非常短暂的…..。」如果某人能和另一个很好的人结婚,而且双方都知道恋爱和婚姻要合乎中庸之道,就像厨房里的火、庙堂中的火,小心照顾,不走向极端,那么这是对他们有利的。
同理,右脉是太阳脉,那些人认为太阳是很重要的。我们要使室内有阳光,但不能太过。好像有些人赤裸身体,羞辱太阳,曝晒至患皮肤癌为止。计划这,计划那,亦会产生许多问题。因此你要平衡两边,保持在中央,在平衡之中。
平衡这个字不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之中,它往往用于文学作品或科学研究。对人类而言,他们不知平衡为何物。由于这个原因,即使在得到了自觉,注意力升高以后,他们还会走向左边或右边,依他们的性格上的取向下堕到左边或右边。如果这种认同仍在他们里面,注意力就很容易被牵引下去,过去的问题一一再现。
得到自觉以后,你们应该变得轻松些,你应该这样想:「我们已经把过去的东西抛下了,为何仍存在呢?」我们应该变得轻松,如释重负,因为你的注意力会越升越高,最后与神的注意力结合在一起。你的注意力已受启发,因为你已经知道自己的问题何在,他人的问题何在,也知道自己处于甚么位置。但如果你不知道注意力应该是纯粹的,反而让那些虚幻的事物进入注意力,那么你的升进便会减慢。如果你能逐渐排除那些幻相,能知道那些是幻相,不附着于快乐或不快乐,你的注意力便能起飞,停留在很高的位置。那时你便不会每时每刻走向这边或那边,你的注意力会持续,再向上升进的余地便越小。
但即使在智慧状态(萨埵Sattwa-Guna),向上升时,你也可能发生很坏的情况。例如,如果你说:「我要尝试停留在智慧状态。」当你这样想时,你便开始以你的辨知能力来看世界,而不是通过生命能量本身。你会想:「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这事上吗?」我们应该继续做这事吗?我们应该慈善为怀吗?我们应该服务人群吗?」这类人是存在的,他们经常想:「噢,我们要成就伟大的工作。」他们就像救世军那样。且让他们拯救自己,我看不出他们能做甚么救世的工作。这些观念会令你停留不动,能令你彻底僵化。这些观念可以很狡猾地作用于你,有些你亦不能知道。所有这些善心好事的观念只会使我们想:「且让我们办一个慈善团体。」于是一切都完了,你的注意力也完了。
但如果你的注意力升得更高,例如,我的注意力不是甚么,就是善心本身,我的意思是说,那能量就这样自然地流通。你们就变成善心本身。一个得到自觉的人和一个未得自觉的人有很大分别。前者的注意力能去除一切幻相,到达更高的境界。这注意力能清楚看见甚么是幻相。同时,你能清楚看见你自己,能不陷于其中。当然我会尽力推你们一把,但你们也要知道那些幻相一定要排除掉,否则你便不能生长升进。你们要排除一切的幻相,最好的方法是进入无思无虑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之中,你能超越三态。你还需要通过宽恕轮。当你通过宽恕轮以后,你便成为一个超越三态的人(Gunatit),这时你不需要刻意地去做任何事,事情只是自然地成就。
但西方一个大毛病是事事去分析。你们要分析些甚么?问问你们自己。我对现在整个分析性的知识啼笑皆非。他们会坐下来,扯下一条头发,然后把头发再分成一百条。现在有许多具有分析性知识的人,但他们说不出为甚么染色体有螺旋状的运动。我的意思是说,他们不知道在微观层面,事物是如何运作的。他们也说不出细胞如何分裂。那么他们坐着究竟是分析些甚么?
如今他们已为了一个目的来分析,是为了事奉神。通过分析性的知识,我的说话和行事才能被记录下来,通过分析性的知识,我才能上电视,当然还要他们许可我占用时间。但由于我不符合他们分析性的知识,他们或许不邀请我,这是可想见的。但试想像一下,如果你们不是发明了这许多东西,例如没有科学,你们的注意力也许会更好。由于科学的发展,你们的注意力变得很混乱。因此我不知道那一种情况较好──科学昌明抑或是原始生活。当你们的科学越发达,你们便进入另一个极端。你们的注意力不被整个地烧掉,你们也不会停止。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们维持科学的平衡的话,那是对你们有帮助的,但现在却失去了平衡。不论给人们甚么,他们都会把它弄得很坏,走向极端。例如你给他们一匹马,他们不会好好地骑,一定要把马驱策至衰竭倒毙为止。无论是甚么事情,他们都行之过甚。所以第一件事是你们要安静下来,对自己说:「我不会让这些虚幻的事情进入我的注意力。」
这些统统都是幻相,但你们将太多注意力放在这些幻相上,你们太过认真,其实它们都是虚幻的。例如,在你得到自觉以后,你会觉得那些坐在月光之下的人可笑。但那个人会说:「你真是冷漠无情。」他也许还会给你念诵诗篇。如果你看见一个春风得意,趾高气扬的人,你心里也会发笑。但他们会说:「你这个人一无是处,游手好闲,浪费光阴。」所以你是不同的,你已得到自觉,要知道,你的注意力要升得更高更高,到达一个很高的境界。
现在我谈谈在得到自觉之后,你会有甚么不同。首先你的灵量会上升,就像发丝那样微小的,然后穿过自觉轮。之后上天的恩赐便会进入。这是一个很微妙的改变,但都是真正发生的。但你的轮穴还未完全打开。灵量只穿过轮穴的中央,还有许多注意力是未曾触动的。事实上,由于未受触动,你甚至不会感到能量中心被穿透。跟着你要扩大那管道,让更多的灵量可以上升,打开那些能量中心。通道打开后,便能将幻相排除至两边。在每一个能量中心,由于光的通过,会唤醒我们的注意力。但有时这光与我们积累的黑暗相比是太小。特别是西方人,你们一定要排除你们的迷惘。但你们还是认同于迷惘。如果我问你:「你好吗?」那表示你还是陷于迷惘之中,这些都是要排除的。其中一种迷惘是:「我真的是得到自觉了吗?」我希望你们不会再有这些问题。至低限度你要相信这是真的得到了自觉。我曾经对一些人解释说:「你是真的得到自觉了。」但他们还是不能安心,说:「不,母亲,这样子怎可以算是得到自觉呢?我们以为是能够『这样』或者『那样』的,我们以为得到自觉以后,便可以从窗户飞出外面去。」还有其他许多荒谬的说法,幸好这些想法今天都不存在了。
在得到自觉以后,便有光进入我们身体,我们便要使这光生长,方法是把那些幻相排除于注意力之外。那统统都是幻相。有时我也会捉弄你们。因为除非你能真正肯定自己,我才不会给你对自己有错误的看法,我想知道你们的注意力是否还会动摇。我知道你们还是不能肯定自己的,此所以你们还没有信心。
首先你们要学习驾驶,然后参加考试。试场上会放五块大石,相距不过仅容一辆汽车通过的距离。考官要你绕过所有大石,这是有意为难的,为甚么?因为他要你成为师傅。如果能看见那些幻相把你往下拉,那你便能驾御你的注意力了。你只要把那些幻相丢掉,抛弃那些幻相,你便会明白你是那永恒的注意力(the Eternal Attention),你是永恒的生命(Eternal Life)。唯一隔绝你的事物是无明,所谓无明便是你把幻相看成为真实。你尽管抛弃它,那只是幻相。当你这样做时,你便会惊奇你的注意力可以升得多高,那些过去令你惊慌害怕、或令你兴奋莫名的无聊事物都会隐退,而你亦只会一笑置之。在这个状态,你才能真正享受自己,因为你的注意力已在「真我」的喜乐当中。我说你们会在,而且已在那喜乐当中,要保持在那里。
跟着谈谈如何达到这个境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如何消除过去的记忆呢?那是要去建立新的记忆。你要记着你是何时得到自觉的,经常想着这个经验。每当有不好的记忆呈现时,你只去想你是如何得到自觉的。任何带来麻烦,甚至令你得意的记忆呈现时,你只是回想你是如何得到自觉的。当你感到自己有攻击性或发怒的时候,你只是回想当初你顺服时所感到的喜悦。只是回想你放弃自我时的喜悦。这样子新的记忆便能建立。如果你建立起这个新的经验,便能使其他类似的经验联系到这个记忆上面去。例如关于你帮助别人提升灵量的经验。当你为别人提升灵量时,你自己是在无思虑的入静状态中,不会有任何思想,但此时你却能记录提升灵量时的喜悦。如果你能够记录提升灵量时的喜悦,你便能积累那些快乐的时刻,那些令你迷惘、恐惧、快乐或不快乐的经验都会被排除,剩下纯粹的喜乐。因为这时你有的经验都是喜乐的经验,喜乐中没有思维,那只是一种直接的经验(Pratyaksha)。这便是我说你们要张开眼晴的原因。
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明白我的说话。
愿神祝福你们。
I think let us meditate today. Maybe this meditation will help us.
Please close your eyes.
(break in recording)
..all of you, these things, put it on the fire. Douglas [Fry], take these two, these things, and take them on the fi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