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时代的纷乱 Caxton Hall, London (England)

现时代的纷乱
1980年7月14日
在现代,我们面对种种纷乱,这是现时代的特征。同时间,有一大群人追求真理。不是一两个人或十个八个人这样追求,而是一大群一大群的人觉得需要找寻一个答案。你要知道你为甚么生在此间,你要知道你自己是谁。你要发现自己的整全性,你要找到那整体。
有一种力量正在微妙地令大众走上追求的道路。也许我们不知道自己生长在怎样的时代,我们处在整体过程的甚么阶段,现在的情况如何,我们统统不知道。我们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就好像我们认为自己作为人类是理所当然的一样。我们是进化而成为人的,但我们却没有去想为甚么我们要从阿米巴虫进化到这个阶段,我们没有用我们的智慧去追问。我们只相信肉眼所见的,我们感官所能明白的,但那个去了解超越事物的内在冲动仍在。
没有光去照亮黑暗,我们不可能明白我们生长在一个怎么样的处境。我们生长在黑暗当中,地球上从来没有这样黑暗过;从没有,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黑暗过。于是种种混乱纷纷出现。有作用力便有反作用力,同样地,追求越切,便越易陷于纷乱与黑暗当中。现在围绕着我们的黑暗不仅是无知而已。吠陀经或其他经典都说过,你要照亮你自己,你要有光。我经常都只是这样说,不想去吓怕你们。我想先让你们有光,然后你们便可看见。
三年来我没有一字谈及这个黑暗和它的根源,直到有一天他们自己看见了,我知道他们终有一天会看见的。这时,我才开始去讲述这个黑暗。我们要知道那些可怕的力量已经被骇人的撒旦释放出来了。像逃犯那样,他们上千上万,四处奔逃,被邪恶的人利用。他们自称伟大的人物,许多自称为精神导师、生命导师、许多称自己为圣人、许多是宗教的组织者。他们控制着这撒旦的力量,而我们全都被这撒旦的力量所包围,如果我们受他们蛊惑,我们便会被逮住。
且让我们看看,我们如何会受他们蛊惑,为甚么我们会陷入罗网,如何去对付这撒旦的力量?首先,我们是通过潜意识界被邪恶力量逮住的,许多心理学家已作过研究,他们称之为灵力(Psychic Powers)。这不只是灵力,还有其他东西。通过社会制约,通过恐惧,我们形成自己的心灵。英语里心灵(Mind)这个字不能一分为二,梵文就不同,梵文Manas这个字是指人的超我(Superego),就是你的社会制约和思想积集。此不同于自我(Ego)。因此心灵包括超我和自我两方面。超我使我们养成习惯,由于有超我,人类有能力养成各种各样的习惯。就好像一个人坐椅子坐了十年,他便不能坐在地上,于是物质便控制了我们,我们变成了物质的奴隶。当我们的注意力被物质主义充满了,我们便会把自己投向物质主义的领域,让物质宰制我们。例如有些人对足球是疯狂的,喜欢某些事物当然没问题,但如果那人不知「分际」,失去控制,便成为足球的奴隶,直至我们完全失去平衡。
但其实灵力(Psychic Powers)是因为我们的性习惯而升起的。一旦沉迷于性欲、滥交等,你便走向昏沉,走向潜意识,最后进入集体潜意识。在集体潜意识里,有各种各样污秽的人物,他们阴险狡猾,十分骇人,有许多是有虐待狂的人。那种人统统在集体潜意识里,他们是被释放出来的,于是能够停留在那里。他们逮住了你,你便会问:「有甚么不对?」「有甚么不对?」潜意识的领域会使你酗酒、吸食药物,走向怠倦昏沉的一面。你会自圆其说,指责那些活跃的人有过份的野心,所以最好走向怠倦昏沉一面。但当你越进越深,集体潜意识里的人物便会逮住你,向你玩各种的游戏,他们会变得越来越有效。
那些假导师给你们的咒语便是此等货式,那些咒语都是在黑暗界域中那些物体的名字。你念诵那些咒语便会进入那个黑暗的界域。他们有许多途径,那些灵魂学家,那些到处教授超感知力的人便是。你很容易分辨出他们,因为他们从来不谈绝对,也从来不提那在你们里面的灵体。他们口头上说爱,但实际上行出来的都反乎爱。他们只提起你死去的爸爸,死去的妈妈、死去的兄弟。如果你愿意,他们可以助你与他们对话。他们这样做是要你进入潜意识界,进入那可怕的界域,而你却懵然不知,反而去接受它,所有邪恶的力量都被释放出来了。
心灵的另一端更加危险,那便是在右边的超意识界(Supraconscious)。而在左边,你进入你的情绪,当你投射你的情绪时,可以毫无止境。我看见过有人因看了拜伦(Lord Byron)的可怕诗篇而狂哭大泣。那些人只是把你投进潜意识界,让你在不幸之中找到欢乐。如果你乐于不幸,你也不会愿意别人欢乐,你继续那浪漫的梦,认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整个世界都在折磨着你,而你是唯一的好人。这样,你便会毁掉自己。你毁掉了你的内在系统,让潜意识的念头把整个灵体包住。你享受自己的不幸,可以想象吗?那时即使喜乐站在你的面前,你也会说:「噢,我想我是不会快乐的。」你不会知道喜乐的存在。
心灵的另一端是当你理性太过,走出大脑之外。在左边,你使用你的情绪,使用你的心,但那只是外面的心;而在右边,你使用大脑和你的理性。你使用理性解决问题,但那是没有得到控制的。你可以将一切理性化,你可以将谋杀理性化,将战争理性化,将一切的侵略行为理性化。如果你问他们,他们会为入侵阿富汗说出一大串理由。如果你问那些美国人,他们说去侵略那些落后国家是合理的。每个人都认为他们绝对正确。西班牙人跑去破坏其他的文明,例如阿根庭、秘鲁那些国家。英国人则认为如果他们不喜欢某些人,便有权去摆平他们,他们这样做只是因为他们不喜欢。还有其他诸如此类的人存在。
所以在那些落后国家,潜意识的力量发展较快,而在先进国家,则是超意识的力量发展较快。他们二者都是一样的,都是在黑暗之中,没有分别,也许只在颜色上有点差别。我们可以说一种是煤炭的黑焰,另一种是煤油的黄焰,二者同样可以令人窒息。
右边的力量更加危险,因为它没有任何的征象。那是自我。你认为那是理性的,你开始理性地解决问题。那会导致甚么呢?只会导致争执、吵闹、打斗、暴力和杀戮。任何组织如果建基在超我或自我之上,无论是出于善意或恶意,都会走到这个地步。倾向左边的人变得阴险奸诈,昏沉疲弱。倾向右边的则走向暴力。又或者他们可以互易角色,疲弱的会变成极端的暴力,但因为他们很疲弱,故需要一点时间。很难令疲弱不振的人变得暴戾起来,因为他们没有多大的意志力。
而右边,即超意识那一边是十分危险的,许多假导师正在利用它。当然亦有许多假导师利用左边的灵力,例如有些假导师说借着性,你可以达到神的境界。我不是要拒斥性欲,一点都不是这样。我说的是对性要有中庸之道,性得有它的尊严。在右边,我也不是要否定理性,但理性须要成为智慧,如果没有智慧,理性可以是很危险的。
危险来自你们自身,但更多地来自外界,如果你进入了超意识,你会因你的缺点而被逮住。你们看左边与右边,分别是自我和超我。它们像气球那样,这两个气球令你走向两边。那些假导师给你们一些咒语,那不是别的,而是你理性的投射,那是你的思维。我们称之为黑巫术。或者你可称右边的做黄巫术,而左边的做黑巫术。你叫甚么都可以,它们是同一样东西。利用这种投射的能力,他们甚至能杀人,他们称之为灵力。
在超意识界的人喜爱权力,他们有了权力,还要去作密谋,派出间谍。试想一下这些污秽的人做些甚么,他们说这便是政治。这些都是喜爱权力的人做出来的。他们要更多更多的权力,这个权力到最后足以毁灭一切。倾向于左边的人会毁灭他自己,倾向右边的人却会毁灭一切。比如希特勒便是这样迷恋权力的人,跟随他的人从他那处得到权力,他催眠群众,给他们错误的观念。他制造了战争,令整个世界岌岌可危。每个人都有可能变成希特勒那样,只不过现在人们不喜欢提起他的名字,他们认为希特勒是个大恶魔,其实他们自己也是个大恶魔!
所有这些力量都在我们身边,那些想凌驾他人的人,那些想飞的人,那些想有超能力的人便会成为他们的对象。例如有些人能拉住货车,那有甚么用?有些人能让大象踏过身体,我真不明白,为甚么要这样做?在这个国家有多少头大象?你一生之中会发生多少次这样的意外?这些人如果走得太过,甚至会发展出杀人的力量。他们会制造意外,从中杀人;他们会做出各种各样的事情。印度人对此都是耳熟能详的。那些读过几本书的人,都知道这些事情存在。你们很天真,你们不知道,现在西化了的印度人也不知道,他们人人都认为自己是莎士比亚,他们从不读自己文化的书,现状便是这样。
如何可以化解这些邪恶的力量呢?那消毒剂便是上天的爱,爱可以战胜一切邪恶的力量。如果一个人内在有上天的爱,在他体内流通,所有邪恶力量都会销声匿迹。这是你唯一可以拯救世界的方法,那便是借着上天的爱。只有借着爱,你才可战胜那些已被释放出来的邪恶力量,也只有在爱之中,你才可以建立你的信心。
上天的爱无所不在,问题是人类不知道它的存在。这是一个活生生的力量,也是唯一存在的力量。只有光不在,黑暗才会存在,否则黑暗不可能存在,那只是个幻相。同样地,当上天浩爱的光在你体内流通,当你认同于上天的爱,所有邪恶的力量都会退避。那些假导师的咒语所引来的各种可怕事物均会消失于无形,而那些神祇的力量都会被唤醒。比方说,如果你懂得如何安放火种,那燎原之火,亦可以成为油灯中的火。上天浩爱之光会降临在每一个真理追求者的身上。这正是他们所渴望追求的。上天的爱流通于你,凭此力量,你便可以拯救整个世界。现在的世界正是危乱不安。
那些已得自觉的灵,那些真正的导师都在喜玛拉雅山上隐居,或住在世界其他角落的一些山洞之中。他们不想跟你们见面,因为他们认为你们被黑暗腐蚀得太厉害了,你们头上超我与自我的投射像生了两个角那样。若果跟你们见面,你们会表现得像蛮牛。要有无比的耐心,无比的了解,如山的勇气才能面对今日的一切。
神已为你们预备好了一切,你可以自己去发现,我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在我们体内有一个力量,可以实现我们的自觉,由此你们便可以接上上天浩爱的源头,成为上天浩爱流通的河流。你能得以完全清洁,同时你亦能清洁你周围的人。每一次我都重复说灵量及有关的事,我相信你们能够自己看书,并自己去找出其所以然。
但今天是很紧急的,我们要得到自觉,人类要在此时知道上天浩爱的力量,这个力量要进入他们的意识。他们还要利用这个力量,彻底地打败那个危害着整体大有的可怕敌人。
May God bless you! Thank you.
Douglas?
I used to say always that, “How it will work out?” Because it was moving very slowly. Very few people get Realisation in this country specially, and they go up and down and [it’s] difficult to establish them. It’s a fact. But we are establishing slow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