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讲座:梵天的力量

New Delhi (India)

公开讲座:梵天的力量

1981年3月11日 印度 德里

   以前我曾经告诉过你们,这些能量就是Brahma Shakti,梵天的力量。梵天的力量能创造、能愿望、能转变,并给予活生生的力量。它给予我们活生生的力量。要理解什么是无生命的力量,什么是活生生的力量,并不是很容易。活生生的力量非常容易理解,一只动物,比如一条小昆虫,就是活生生的力量。它能自如的转动,它能躲避危险。它可能是很小的东西,但因为它是活的,它便能保存自己。但有些无生命的东西就不能自己移动,因此就这观点来说,那「自我」的部分并不存在其中。


      要成为活生生的力量,我们就应当努力弄清:「我们将成为活生生的力量,还是无生命的力量?」当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开始思考着舒适安逸:我们要在哪里居住?我们要做些什么事情?当我们思考这些事情,你们知道的,我们就是在思考死的事物。但当我们由「从事富生命力的工作」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拥有一个处所、一所房屋,或一间灵舍时,那么你就给予了那个地方生命。那种氛围应当从所有死物中去创造,以此得到活生生的力量。
 
    很少有人能理解这是非常微妙的事。例如,有人拿来一张锡吕‧格涅沙照片说:「我是否要崇拜这张锡吕‧格涅沙的照片?」首先我们应当看它有没有散发出能量。假设你想买一栋房子,你必须观察这房子是否散发良好的能量。我们会看它是否舒适,会看其它东西,我们甚至可能看它是否适合其他人进入,但我们就是不从能量的角度去看这房子。

现在,对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我们都要从能量知觉的角度去考虑,意思是这知觉是在活生生的事物上作用着。比如,树根尖上的一个细胞是有生命的东西。当然,它不会思考,它由自身活生生的力量所引导,因此它知道怎样用生的力量去移动、去生存,怎样理解活生生的力量的计划并与之共存,以及怎样与之融合。

而我们人类有决定的自由。现在,一旦获得自觉,你就拥有了活生生的力量。这是你能感觉到的活生生的力量。于是,你必须了解怎样使用这种活生生的力量,通过理解活生生的力量的规划,来使你的身体、思维、自我、超我和一切保持在觉醒的状态。它给予你有关大多数问题的主意。比如,在印度,特别是德里,我发现你们左脐轮受阻,还有右腹轮,心轮,以及额轮,这些是处理我们存有的轮穴。

所以让我们从左边开始。发生了什么?在左边,问题源于左腹轮,因为这是第一个开始释放我们体内负面能量的轮穴。左腹轮实际上只受锡吕‧格涅沙控制,因为锡吕‧格涅沙是生命的起源,同时也联系着生与死。格涅沙是给予平衡者,即「Vivek」,这是让你了解事物如何发展的知识。当左腹轮阻塞,你就开始去找其它人,他们承诺一些事情,比如「我会给你这个和那个,这或那会在你身上发生。」

但这种左脉的事也可能来自你自己对错误事情的渴望。比如,我们可能渴望获得一些非常错误的东西,我们可能想要获得这种或那种无生命的事物,或某些特别的事。假如某人想要一个冰箱,一直在想。他想他必须要有一个冰箱。他必须得到冰箱因为他想要冰箱,他必须获得它。为什么他想要冰箱?因为他觉得冰箱会给他带来更多的舒适。但是当他拿得冰箱时,他才知道并非如此。

所以看待死物的最佳方法是不要过度追求。如果你拥有,很好。如果你没有,也很好。你可以最低限度,也可以最高限度生活。但当我们开始扩张拥有死的物产时,就非常不好。我们的注意力转向死的事物,于是我们转向潜意识,接着到集体潜意识,然后上升越过左脐轮。在左脐轮,我们开始为这些死的事物疯狂。比如,手表和时间。

时间是死的事物,它没有生命。它与生的事物无关。比如,你不能确切的指出花朵何时会结果。因此手表和时间与活生生的力量无关。像手表就是人类的或人造的东西,时间也是人造的。例如,今天,这里是这个时间,而在英国是另一个时间。如果假设在印度是四点钟,在英国却不是。因此,时间不重要,你何时来何时走,做了几次都不重要。

因为活生生的力量是无限的,没有时空限制,你不能计算它运动和发展的路线。一旦我们理解这是活生生的力量,是自然发生的,不受我们死的理念所干扰。我们由死物而来,我们最初是石头,接着成为阿米巴原虫,然后逐步成为人类。因此,我们的注意力一直朝向死物。我们应当获得什么,拥有什么,需要什么?我们有的是终会死亡的身体。我们看不见灵性的需求。藉由正视灵性的需求,你能超越左脉,你开始照顾你的灵性,由此你知道你能获得能量。如果你的灵愉快,你会获得你的能量;如果灵不愉快,就不会获得能量。多么简单的事!

如果你在左边有任何疾病或问题,为了给予它平衡,你便要把注意力放在将来。但是如果我说让你看将来,有的人就卡在将来了。正如死的事物是死的,是「Mithya」(幻相),同样的,未来也是幻相,也不存在。它们是一样的,无论你去左边或右边,无论你去了潜意识或超意识,它们都是一样的。因此,回到过去是无用的,但如果你太停留在过去,最好是想一想将来,这样你会稍微往中脉靠一点。不过,这对你们人类来说很困难。

当我们开始感到内疚时,会产生别的问题,当左喉轮堵塞时,我们开始感到内疚:「我不应该做这或那。」然后你开始说:「我很可怜,我很内疚……等」,你开始咒骂自己。这是另一种愚蠢的话。当你开始这样做时,你又变成死物。因为活生生的力量从来不会谴责。不,它不断前进,关注需要移动到哪一边。它不会自责,不会攻击任何事,它拥有智慧能停在中脉。

这就是人们应当怎样让注意力脱离死物,以超越左脉。当你在左脉时,你应当从中脉来看事物。你想看的事看不到,为了最终逃离所有这些事,你开始自责,感到悲惨。这样,你就把左脉变成非常悲惨的境地,这是左脉所有执着的集合。最终,你开始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没有用处,你应当做这做那。

现在为了超越这种状况,你必须数算一下你的福分。逐一数算你的福分。你获得了自觉,在数千年中,有多少人获得了自觉?你获得了能量,在这么多世纪中,有多少人获得了能量?在禅宗的卷宗中写道,在八个世纪中,只有二十六个获得自觉的灵(Kashyaps)。即使在佛陀之后,又有多少人获得自觉?你还必须想一下,有这么多获得自觉的人们说着同样的语言,你还必须感谢自己,可以了解所有的事情。

但是当你左脉受阻,你进入过去并开始说:「神啊!我是多么没用,我一无是处,我多么没用,我仍有阻塞。」你们知道,那些左脉受阻的人往往爱抱怨,因为穷极无聊的事而郁闷,他们在受苦。现在与之相对的是右脉。如果我告诉你们应当到右边,这是非常危险的游戏。举例来说,我们生活中有很多思维限制。首先,是我们的欲望,我们渴望成为优秀的霎哈嘉练习者,想成为导师,伟大的人物等等。我们应当有很多的门徒来摸我们的脚,我们应当被称为伟大的导师等等。

因此,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事是被禁止的,比如不应当摸别人的脚,也不允许被别人摸脚。这是所有霎哈嘉瑜伽修行者重要的班丹之一。无论你具备什么特性,都不可以摸别人的脚,也不可以叫别人来摸脚。那些摸脚的人将失去能量,被人致礼的人也将心轮受阻。因此我们对于霎哈嘉瑜伽的这个思维限制也应当去除。我们都在一起共同成长,我们是一种人格的各部分。没有谁更高或更低,谁如此认为即便是轻微的,也会下降得更快。这是左脉的思维限制,于此人们总是踉跄跌步。因此这种欲望在霎哈嘉瑜伽中必须被放弃。

你们在霎哈嘉瑜伽中一定有很广大的欲望,所有人都必须获得自觉,尽可能的多。我们应当去拯救尽可能多的人。我们应当努力尽可能地改善自己。我们还一无是处,但我们能改善并拥有很多福分。

这些思想也可以来自你的左边。比如,如果你头上有些亡魂,它们会让你想,你是没用的、一无是处。现在请提升右脉,下降左脉。用你的左手。为什么我们做这个?你从右脉获得恩典,并放到左脉。那些左脉受阻的人应该试一下。另外,如果你有「自己一无是处」的念头时,最好用鞋敲打自己。唱赞美神的歌,并说「我是快乐的,我拥有一切。」

第二件事是关于右脉。在右脉,你们大多数是腹轮受阻。因为你在思考。这是另一种思考使你的右腹轮阻塞。思考无论是来自右边还是左边,首先会给你的肝带来问题。最糟糕的是当两边都受影响时,有些亡魂让你觉得你一无是处。另外一种情况是当你开始想自己是如何伟大,摇摆和疑惑就开始产生。

因此,你们必须明白在霎哈嘉瑜珈,你是在发展清晰的边缘,中央位置,在那里你既不会偏右也不会偏左。这非常微妙,你现在在左脉,但你不会一直停留在左脉,明天你可能到了右脉。确实,你又会碰到右脉的问题。因此你必须学会平衡,就像你开始学习骑车一样。你可能一会儿倒向这边、一会儿倒向那边。

你什么时候学会骑车?如果你问我,我会说「当你在学的时候」。我的意思是当你摔倒的时候就是在学习的时候。因此在霎哈嘉瑜珈,要得到平衡,你就要认真观察自己。它要去哪里?到左边去了,那就赶紧往右拐。它要往右去,赶紧往左拐。现在到了中脉,你是将自己分离,你总是不执着于己。不要责备自己,不要攻击任何人或批评别人。利用这一点去静观自己,只是静观并指导自己。

指导和迷失是非常不一样的。现在假设有死物在这里,假设有个死物,当我把它扔出去,它肯定会倒下来。而有生命的事物扔出去决不会倒下来。活生生的事物知道怎样指引自己。同样,你将学会指导自己。如果你学会了这点,你就掌握了霎哈嘉瑜珈。

自责是没有用的,无论是哪种方式,想着你自己多伟大或多渺小也没有用。现在观察这匹马要到哪里去。你现在骑在马上,你现在已不是一匹马。在得到自觉之前,你是一匹马。牠要去哪里你就去哪里。牠看到草就可能站在这里吃草。这匹马想踢人就踢。但现在你要从这匹马中脱离,骑在马上做一个骑手。现在你是一个骑手,你必须了解你怎样被这些事情所愚弄。这些欲望都是在你体内所有远古时代的东西。你在做的侵略和业报也是远古时代的东西。你这么做会得到这或那。很多人会说:「母亲,我们为霎哈嘉瑜珈做了这么多,但我们仍没有获得什么。」现在做什么都是无用的,现在你必须弄清楚你有什么问题。

如果心轮阻塞,这些人就永远不会进步。心是光的源泉,是梵天力量的源头。心是真我(Atma)的位置。如果在心中没有生的力量,那么你如何进步?

你必须知道选择什么。这是霎哈嘉瑜珈应当让你学到的。你应当变得成熟,好知道该选择什么。这就是成长。这样你就不用问母亲,你不用问任何人。

你应当获得这种发展,「我应当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应当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我应当知道怎样去修正。我应当知道‘我’,这个我是指灵,而不是自我」。自我不再存在,超我也不存在,是灵在指导你。

你看那些获得自觉的小孩。他们不问这样的问题。他们知道谁愚蠢,谁笨。他们知道谁阻塞了。他们知道要谁闭嘴,要和谁争论。他们不会怜悯阻塞的人。他们只是观察。如果有人来了,他们会告诉我:「母亲,这个人阻塞了。」就这么多。别的人来了。他们立刻告诉我:「他很好。」就这样。他们只是证实。他们不恨任何人,不为任何事忧虑。有人带着很不好的邪灵来了,他们说:「请最好离开。」不会对那个人有恶意。

一旦你在高山之颠,你就不用为交通担心。但是你现在还没到最高处,这就是你为什么会担心:「我爬上去又掉下来,爬上去又掉下来。」这只是一个幻象,只是精神在思维上的投影。你站在高山之颠是一个事实,但你尚未确立,还缺乏坚持。

神是享受者。你不能享受。你只能享受神,这是最伟大的享受,去感受神为你创造了什么,祂给予你在人类知觉中多么美丽的生命,在其中你能了解祂多么爱你,祂为你做了多少工作。祂把你带到目前的境界。祂所给予你的,你可以给予其它人并使其它人快乐。如果你能这么想,你的左右两边立刻得到安妥,你自己也将充满了神圣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