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讲座 追寻的目的 Melbourne (Australia)

公开讲座 追寻的目的
真的非常开心能来到墨尔本。我来这里是因为有人到了悉尼,说:“母亲,您必须到墨尔本来,我们需要您。” 我以前因为别的目的来这里的时候,感觉到墨尔本的能量真的非常好。这里非常有可能有很多求道者。我真的非常开心能到你们中间来。
这个时刻已经到来,成千上万的,上百万的人一出生便是求道者,必须得到他们的自觉。他们必须了解他们的意义,他们必须知道为什么大自然把他们从阿米巴虫变成了人类,他们人生的目的是什么,除非你找到人生的目的,否则你不会开心,你不会得到满足,你可能尝试其他的事,你可能走向各种自我的道路,你也可能走上其他的路,如追求金钱。你可能会吸毒、酗酒、损坏肝脏……各种各样的事.但是这些事都不能给任何人带来满足,你必须找出那个绝对真理,否则我们将在迷惑中,那个绝对真理在你体内,这就是为什么霎哈嘉瑜伽是自然而然的,是活生生的。
Saha 意思是“带来”, “Ja” 意思是“出生”,是你天生自带的,如同在一颗种子之内,所有未来要显现的蓝图已经内置,同样在内在,你的灵和灵量已经在那里,等待一个机会给予你自觉。在谈到自觉的益处之前,我必须告诉你,保持开放的心,就像你去听任何科学演讲或者其他演讲,霎哈嘉瑜伽中没有什么戏法,也没有推销、导师推销。它是实际的发生,一种实现,它内在于你,是活生生的力量,像花朵成为果实或鸡蛋成为小鸡,你获得了自觉, 成为一种不同的个性,一种新的意识向度,在你之内生长。这个新的意识向度得到实现,不仅仅是一些单纯的文字或任何的洗脑,它是你内在实际的变化。籍着这种变化,你开始感受到集体意识,你是整体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
很多人曾经讲到它,我们也相信我们是整体的一个部分,但是到目前为止,在我们的意识之中,在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之中,我们感受不到,因此这是应该发生在你们身上的,在这里我们必须要接受,在自觉之后是什么在滋养着我们的成长。逐渐地你开始接受它,并且我会告诉你为什么它会发生。
在悉尼,我发现人们对于他们的追寻都非常的真诚,同时他们也真的欣赏我的诚实。这是一个过程,长期以来根植于我们内在。这里你可以看见不同的轮穴,这些中心被安置在人类的内在,它们作为精微的能量中心存在于脊髓和头脑中。在梵文中它们被称为“轮穴”,这些中心存在于我们内在,作为我们进化的里程碑,例如,最底部的轮穴被称作“根轮”,在那一点上,我们是碳分子,我们是物质,在那一点上,我们是纯真的,物质是纯真的,所以在我们内在创造的第一件事情是纯真。
在纯真被创造之后,整个宇宙才被创造出来。如果你仔细看的话,这个轮穴放置在灵量之下。灵量是纯粹欲望的力量。只要是纯粹的,我们都称之为神圣。这欲望的神圣力量然处于休眠状态。这个力量是想要与灵合一。不了解灵,你就无法了解神。你需要被置于大能之中,你还没有被放入到大能之中。举个例子,我们使用这个设备(话筒),如果它不与主机连接它就没有意义,所以这必须发生。这就好比种子中的胚芽,它是种子中萌芽的力量,你得到了这个力量,留在体内的力量,它在沉睡中等待着一个时刻,等待一个被上天授权的人而不是任何组织或人类所认证的人,这个人是自觉的灵,是个开悟的人,明白这个力量是什么。它在等待这样一个人,然后它便自我觉醒了,然后你得到你的自觉。它必须是自然而然的。生活中每件重大的事情都必须是自然而然的,我们的呼吸是如此自然而然地在进行,以至于在它停止或直到我们感到不能呼吸之前,我们都把它当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你必须去读一本书或者做一些努力才能呼吸的话,我们中有多少人能够坚持超过5分钟?
我们进化的顶点是如此重要,所有的创造物都是被神圣的力量所创造,你们也是被神圣的力量所创造,这个伟大的事件也将要被神圣的力量所完成。现在一些人问我“这就不能在我们身上自动的发生吗?”我们不知道的是,在我们进化的每个阶段,神都会以某种面向降世或给予一些神的指点,以便给予我们更高的意识。但是这一次,必须由某个人来完成,因为你们已经到达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你必须从神的口中知道这些。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我想人们太自我导向了,他们会说:“为什么是由您来做,母亲?”我说:“你最好也来一起做,如果你们能够做这件事情,我将非常高兴,因为我是一个幸福的已婚女人,我不需要从你们那获取任何东西,我只是需要给予,但是如果你能够做我的工作,我将会非常高兴地退休。” “为什么是由您来做” 问起来轻松,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去问上帝,为什么他给我这个力量。 你们不用觉得太受伤,毕竟你们也拥有很多我不拥有的力量,比如说我不知道怎样开车,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很多事情,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打开一个普通的罐子。但是如果我知道如何启动昆达利尼,为什么这就伤害了你的自我了?为什么你们要感到不舒服?
我必须日复一日地工作,去完成这项工作,它只是给你的一些礼物,没有买卖,你不能付钱购买它,它在你的控制之外。要去想象神,你需要看到实相,你必须放弃自己的设想。假设我设想了一个大厅,在看到它之前我会有些有趣的想法,但是在看到后,只有我真的知道它是什么,同样地人们写了书,他们写了成千上万本书或者是他们写了数百万的书,那能怎么样呢?如果他们写了这些书,他们给你们任何自觉了吗?他们给你纯粹的经验让你认识你自己了吗?你清楚你的中心,你也清楚其他人的中心,你开始验证你自己的力量,你成为你自己力量的主人,这就是你应该追求的标准。
你不属于自己以外的其它任何东西,我们属于这个邪教或这个团体或这个宗教,或这个和那个,但是你必须明白你不是在那儿花钱请他们当状师,我的意思是说你花钱请他们当状师,或者他们的律师或者法务官,无论你称呼它什么,但是你应该试着真诚地寻求真理,找寻真理,这样你才能得到真理。因此你首先该明白的是你买不到这神圣,你无法买它,这是种亵渎,这是一种亵渎。然后你无法通过努力得到它。如果你要播种,你要怎么做,你把种子放进大地母亲,然后种子自己就会自然而然发芽,它已经拥有那力量,你只需要把它放入大地母亲,然后大地母亲会用她的温暖让种子发芽,你会因此而对大地母亲发怒么?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如果她必须这样做,她便要这样做,无论太阳做了什么,都是它必须要做得,无论你必须要做什么,你可以去做。无论动物们做什么,都是它们必须做的。如果我们明白我们还未到达我们想达到的目标,你便会意识到还有一点差距。
灵量升起非常迅速,但是在某些人身上需要花更多时间,因为我们的能量中心有阻塞或者我们内在不平衡。我会简单地告诉你们什么是灵量,整个事情是怎么一回事,我希望你们都有一些书,你也可以自己打开看,没有书的人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这样会更容易理解。书的后面你会发现有张漂亮的图表。首先你必须对你的寻求抱着诚实的态度,绝对的诚实,然后所有的事都会成就。
现在你们看这幅图,这是第一个中心,我说过叫根轮和圣骨。sacrum这个词是神圣的意思,Sacrum就是灵量所在的骨头,我想让你们从上往下看,这个蓝色的 气球型的结构,一直往下到第一个轮穴,然后这里代表了我们体内一个精微的力量,就是愿望的力量。它在外体现了左交感神经系统,这是人类情绪的一面,它不仅是情绪,它还是制约,来自内在的,当我们说别干这个、别干那个的时候它就会形成一个气球状的结构,称之为“超我”,在梵文中叫mana,所以这是mana的力量。mana shakti英语语言会变得有点混乱,当你说精神方面的事情,你并非指的是脑力。脑力跟思维想事情有关,当你说精神问题时,其实是说人们困扰于情绪问题,这有点混乱,但是在心理学中荣格做了很好的描述。他是一个自觉的灵。超我和其标志即是一种力量,通过它,我们内在积累下所有的制约,我们将之留给过去。超越左手边这个区域,存在于潜意识之外,集体潜意识。自创造以来所有已死的事物都在左手,这边就如同我告诉过你们的,它显现为左交感神经系统。在医学中左边和右边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你将会发现左边和右边有完全不同的功能。左交感神经系统照顾着我们的情感的一面,通过练习霎哈嘉瑜伽,这方面可以得以改善;右面的一边是另外一种力量,它是行动的力量,当我们有愿望,愿望必须要得以实现,这种愿望的力量被称为prana Shakti或行动的力量,有些人称之为 kriya Shakti,它照看着我们理性的一面,我们的智力和头脑。通过它,我们从事思想和身体层面的活动,通过它我们进入行动,它的活动产生了另外一个气球。你可以看到它在这里,一个黄色的气球,我们将它称之为自我E.G.O 。这两种力量在一个点汇合。
当一个孩子12岁左右的时候,他这里完全地钙化,但是在童年时期,当你只有一岁或一岁半的时候,你开始感觉到这块叫做囟门的软骨的钙化。在这个中心是第三个力量被称为进化的力量,寄托的力量,这宗教的力量是我们与生俱来的。religo的意思是能力,你可以称它为品质,就好比金子是不会褪色的,这就是金子的品质,碳有四个原子价,这是碳的品质,同样地人类也有10个宗师,这些宗师是正法或者是一个人的宗教。它与外部那些你相信或加入或出生即属于的宗教无关。我们内里有十大宗师,他们在这个地方,我们称它为“幻海”,但是不同于禅宗的幻海而是胴腔,在这个区域我们有了物质层面的发展,只有物质层面发展了我们才能进化,例如,一条鱼从水里出来,通过开始爬行而获得了一种特质,从而变成了一种爬虫,一开始是一条鱼,然后一群一群的鱼开始爬出水面,然后进化。就是这样,直到我们变成人类,在这个过程中你们都知道,偏左和偏右的动物们,右脉的更加凶猛,是强势的类型,左脉的则狡猾,像很多夜行动物,他们都是左脉的,他们易受惊吓,活在左边。而那些富有侵略性的动物则是右脉的,他们甚至不吃某些蔬菜,这是你们给植物起的名字。
在进化过程中被遗弃,他们被扔向右边和左边,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这意味着人类拥有上帝所拥有的一切。如果上帝是原初存在,他是宏观世界而你们是微观的,你们是他身体的一个细胞,可你们并未意识到这一点。觉知和意识是不同的,觉知是一种实现而意识到是指你主观上相信,理性上你知道,“我了解那个,我们觉得我们是兄弟姐妹”。
现在讲讲我们内在的各个中心。第一个能量中心,如同我告诉过你的,是根轮。你们将会很高兴地知道澳大利亚是宇宙的根轮。如果你问生命能量这个问题,你将会知道这是事实。根本上来说,你们是纯真的人,你也不知道当你犯下罪行的时候,这才是罪,你只是非常无辜地犯了罪,你不是故意去做的,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下过错。第二个能量中心是一个叫做“腹轮”的能量中心。第一个能量中心显现为你的盆腔神经丛。右边的那个显现为右交感神经系统,这个能量中心显示你的副交感神经是断掉的,它还不完整。无论你作为一个人类在你的意识中取得了任何的成绩,都存在于这个中心。这儿有一个缺口,你必须在那儿得到突破,并与那个力量得以联接。现在第二个能量中心是称作腹轮的能量中心,你不需要为它的名字烦恼,它是行动的中心。通过它你进行思考,思考将来。这个能量中心照看许多我们内部的器官,它照看你的肝脏,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这个能量中心所照顾,肝脏,然后它照顾你的胰腺,你的脾脏,你的肾,女人的子宫。
这个能量中心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显现为主动脉丛,将腹部的脂肪细胞转化去替代脑部的脂肪细胞,因为脑部的所有脂肪细胞都要被替代,因为你思考,思考,思考,发疯地思考,你思考如此之多,就好像有两只喇叭正从你的思考中走出来,你可能会说:“母亲,头脑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头脑就是问题.” 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头脑是有局限性的吗?理性有局限性。你必须超越局限。我来到这个礼堂的时候,我们必须把车停在外面,这个头脑可以到达一个高度,如果你试图超越它,你会变得疯狂。我们不会把车停到里面来,同样的,这个头脑不能带你超越局限,这是很有局限性的,你必须超越这个头脑。
这个中心在工作,提供着脂肪细胞。当你思考太多时,所有其他的脏器都不能得到照顾,都被忽视。这个人思考地太多,生活在未来,过多地计划,此外他喝酒。假设除此之外他还做了其他事,比如吸毒,吃进胃里吃很多油腻食物,所有这些东西,最后他那可怜的肝脏就完蛋了。肝脏负责解除身体里的所有毒素,各种各样的毒,但这个肝脏不能正常工作了,你却没有感觉到。只有热力开始聚集,你总是觉得烦躁,你感到非常不开心,你不想面对当下,你想要逃离,你感觉极度糟糕,你不知道怎样对待自己,所有都是因为一个不好的肝脏。
除了肝脏之外,你的胰腺也被耗尽,你得了一种病叫糖尿病。得了病后,你喝咖啡,干其他的事情,加剧病情。说起咖啡,我是说人们喝咖啡的量,我有时候真搞不明白,那咖啡真的会对胰腺有损害,你会患上更严重的疾病,比糖尿病还严重。在胰脏外面是脾脏,现代人的脾脏最易受损,脾脏非常糟糕。脾脏是我们体内的计速器,它控制你的速度,当你吃饭时,你突然打开电视新闻,或其他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你受到震惊并在内里产生紧急情况,脾脏已经忙于产生红细胞红血球用于消化食物,突然有了其他的紧急情况,第三方紧急情况。 我们吃早饭的方式是,一半三明治在嘴里还没吃完就跑进汽车里去,告诉你的妻子做这个,做那个,然后匆匆扎入到 业上的竞争之中,最后以你得到一个疯狂的胰脏作为结束。你的胰脏不知道如何应付你套筒式的行为,它变得非常疯狂,开始产生疯狂的细胞,这些疯狂的细胞最终导致非常严重的疾病,那就是血癌。
不久前的一天,有一个人问我一个问题:“母亲,孩子怎么会得血癌呢?”。 我说,如果我告诉你,你不要生我的气,但是当我们照看我们孩子的生活时,小可怜,他们是非常小的孩子。我们试图让他们成为好公民,所以这个疯狂的脾脏变得完全地不受控制。它开始产生血细胞,这些血细胞变成恶意的,它们随机地运动,当一个细胞变得非常大的时候,恶性肿瘤就发生了。尤其是有时候当我们也是非常恶意的人的时候,你希望在社会中成为独一无二的人,吞噬每一个人,侵略每一个人。在这些竞争中,我们希望自己拥有一切。当你老的时候,你发现你的双手颤抖,双脚颤抖,你不能正常地走,路或者你发展出一些疾病,比如说心脏病或中风。这个事业上的竞争,非常有竞争性。竞争是为了什么?每个人都应该能够在与其他人的关系中得以成长,举例说,如果只有你的鼻子开始像这样长大,没有与你的身体或者脸发生联系,那其余部分将会发生什么?只是凭借你一己之力,我是独立的,然后你独自成长,与社会、与世界上的其他人和其他部分的没有联系、没有协调,然后你变成恶意的。你失去所有的平衡,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这是悲剧。当它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是如此的自我导向,以至于剧痛不能被感觉到,直至你到达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你突然那个人疯狂了,在英语中你称它为 ga-ga,美式英语。你发现他们不能说话。
我曾经在巴黎见识过一些人,年纪不是很大,比我要年轻,上了一辆公交车。他们非常大声地说话,各种法语单词,然后我问:“他们在做什么?”他们说:“母亲,他们在谈论以前的战争。” 我说:“为什么?”他们回答:“他们就是这样说话的方式,他们疯了。” 他们变得不正常了,因为你正蹦蹦跳跳地朝地狱奔去。这个过程将会在我们的社会中产生一些非常滑稽可笑的人,他们非常的神经过敏,他们抽动他们的头、脖子,每一个部位。他们的孩子是如此的具有侵略性,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会如此行为。我们必须要明白我们是整体的一个部分,任何不是在与其他人的联系中所完成的事情能给世界造成可怕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正在制造之中。
就像我曾经告诉过你们,第二个能量中心对于现代人非常重要。因为当你开始思考得太多,你就是在用你右边,左边就会冻结。通过加快你的思维过程,思考太多关于未来的东西, 有太多的计划,当然大多数计划都白费了,这种浪费在思考上的精力让我们发现,我们其实没必要思考这么多,我们原本没必要这么泄气,在某种程度上,计划一点用都没有。假使我必须来到这个大厅,我不认识路,我能有什么计划?我只能问别人你是怎么去到那儿的,并且如实面对它。假设一颗种子要生根发芽,能在之前就计划些什么吗?不能!它能够做的就是面对它,它是一个小细胞,这么明智,它知道这里有一个障碍物,没有必要与这块石头抗争,于是它绕过去,穿透所有柔软的地方,让它自己非常明智和合理地嵌入进去,并且利用那块岩石,用岩石去将树稳固。
当我们尝试去支配他人时,我是说那些世故的人,你越是老练,你的自我也便越老练,带着这些精于世故,你非常的满足,“抱歉”、“是的”,虽然说着这些,但是在内在一个大大的自我先生开始发展起来,就像一个气球一样,它挤压你的超我,然后超我降低。现在位于 两个地方的缝隙,这个缝隙本来应该在这个地方,但它不在那儿了,自我压制超我,直到超我开始看到这个巨大的自我,然后这样的人开始逃逸,开始需要酒精。酒精可以让超我升起,或者开始尝试毒品,尝试生活中各种各样的逃逸方式,以图从他的自我中挣脱出来。因为他无法忍受它了,现在摇摆不定开始了,自我和超我开始摇摆,这就是为何你会看到一些完全混乱困惑的人们。此外,总体来说,现代全部的问题是在混乱状态之中,最后的审判已经开始,只有通过唤醒你的灵量,你才能评判你自己,并纠正你自己,你才能进入天国。这些混乱实际上已经将人类引入如此疯狂的危险的年代,所以霎哈嘉瑜伽不得不来到这个地球上去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问题。在得到自觉之后,当你发现你通过昆达里尼被唤醒,它是如此的卓有成效。我曾经见过人们一夜之间放弃许多事情,我知道有一位老人,非常老的男人,在新加坡他非常出名,很富有,是一位非常知名的人士。他得到他的自觉,他告诉我:“一夜之间我放弃了赌博,我放弃饮酒,放弃了赛马”。这些都是逃避生活的方式,都是逃避,因为我们如此厌烦我们自己。想象一个人被囚禁了,如果他被囚禁在一个美好的地方,他理应不感到心烦,归根到底,面对你自己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这是我们拥有的最美丽的事情,但是由于我们是如此害怕我们自己,以至于我们不想一个人,有其他人在会要好一些,然后即使当真的有其他人进来的时候,我们也不想直接面对他,我们还要有一些东西摆在中间,比如说一瓶啤酒或其他的。在自觉之后,你第一次开始享受彼此,你第一次开始感受到另外一个人的生命能量,通过那人散发出来的清凉的风,你真正享受那个人的美丽,这应该发生在 你们所有人身上,你们所有人都应该拥有它,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是彻头彻尾的求道者。但是首先你必须有自我判断,你必须要明白,你在这儿不是为了与你自己玩游戏,有各种游戏提供给你。工厂、工业革命提供了这些游戏。所有现代的思想家,所有的书籍,再加上来自印度的导师,都在供应着这个市场,整体情况很清楚。你们不必紧张,因为虚假和谎言的背后是真实。如果你看到上千朵假花,你应该知道其中有一朵真正的玫瑰。同样,在虚假和幻想的背后是实相,它在你的内在,是如此的美丽,你必须通过你的灵量的唤醒来获得实相。
简而言之,我现在将告诉你们其他的中心,如果你翻阅这本书你将会了解所有轮穴的名字和知识,但是我可以简短地告诉你。第三个能量中心是我们追寻的能量中心,通过它我们进行追寻,是脐轮。通过它,阿米巴原虫感到饥饿,它寻求食物,在追求食物的过程中,我们来到有猛犸象和大型动物的阶段,但是它们是如此难以驾驭的大型动物,以至于它们不能维持自己,因此智能动物出现了。它们中的有一些也是非常可怕的动物,像狐狸等等。然后非常有力量的动物出现了,它们有比庞大的身躯更为有力的力量。就这样,随着这样的追寻我们来到了一个节点,在这里我们变成了真正的人类。
当我们成为人类,我们开始追求像财产一样的事物。如果不是财产,那么便是政治上,经济上,社会工作中,社会事务中的权力,最后我们追求灵。灵是所有追求的解决方案,没有光你不能看见这世上的任何事物,没有灯光在这儿,我看不见你,对我而言,在黑暗中你除了黑暗什么也不是,我看不见它,我不能将一个与另外一个关联起来,我不知道谁坐在这儿听我说话。但是只要有光,你能非常清晰地看见所有事情,这就是发生的事情,当你得到开悟,你成为自己的导师,这是追寻的结束,也是个开始。在这个追寻之中,围绕着这追求,我们的各方面渐得以发展,然后最终我们成为人类。对人类而言,有10种持守,在十诫中曾被描述过。当我谈到十诫的时候,一位绅士变得非常生气,然后说你是基督徒,你是基督徒,你是基督徒。但是十诫还是有犹太人的时候被记录下来的,基督徒没有写下它。摩西不是基督徒,他是犹太人。这个犹太人对我发火,说我是一个基督徒。
摩西、亚伯拉罕、孔子、苏格拉底、穆罕默德、那纳克、伽纳卡、老子,他们都是原始宗师。原始导师的原理,原始宗师,他们化身在这个地球上是为了教导我们如何持守我们的戒律。他们教导我们反对所有的酒精和激烈的事物。基督没有谈论这些,但并不意味着当他说他变水为Wine,他是说让wine发酵。你不能在一分钟之内发酵,你知道这点。Wine是一个非常常用的词,即使今天你将会发现Wine 意味着葡萄,我的意思是说即使是葡萄藤子 也被叫做Wine,即使是葡萄藤子的汁液也被叫做酒。现在为了区分,我们开始叫它葡萄汁,但这也非常非常不准确,你会觉得惊讶这是非常大约50年前,人们可能已经开始,或类似的在印度,也可能是国外我不清楚,甚至今天许多人叫它Wine Raksasia。在印度语言中,它被称之为Wine,任何葡萄汁都被叫做Wine。因此这些宗师还告诉我们很多其他的事不能去做,让你自己保持在中央。
现在我把我们的错误分成两类,我们的第一宗错就是不相信全能的神会照顾我们。克里希纳曾明确地说过Yoga kshemam Vahaamyaham, 意思是瑜伽之后,与神联合之后,我会照顾你的福祉。这意味着你必须获得链接。假设我不是澳大利亚公民,澳大利亚政府为何要照顾我呢?同样,如果你不是神的国度的一员,或者你没有进入神的国度,或者你不是神的臣民,他就没有责任照料你的福祉。我是说当然是神创造了你,所以他会照顾你,但是不能确定他愿意照顾你。人们对神的要求太多,他们认为自己已经获得联接,他们对神的态度就好像随便翻块石头就能找到神一样。他们一直要求,请照顾我的儿子,请做这个…… 从早到晚地祈祷,这让人厌烦。当你没有与神联接,就像你也一直这样对待其他人的话,你会被抓起来。这发生过,我们生活在虚幻中,“我一直在祈祷,上帝请给我这个, 我一直在努力。” 但是我们没看到,这是我们应得的吗?我们是这个灵吗?我们有尝试去变成这个灵吗?我们已经做了各种努力变成这个灵,当你是这个灵的时候,你会真正的得到福祉,真正的福祉不仅能得到上帝的力量,而且你变成了你自己的主人,你自己的能量开始显现出来。
这种追寻和环绕其四周的正法被十大宗师照管着,这是另一个中心,而在它之上的中心是宇宙母亲的中心。她赐予我们安全感,当它遭到破坏,这种安全感遭到破坏,特别是女性。当她们觉得她们的丈夫忽略了她们,或是他们与别的女人调情,或是别的什么,那么这个中心就会出问题。当这个中心出问题时,她们会生病如乳腺癌。乳腺癌在离婚率高的社会更为普遍。我对此作过一次正式的演讲,你们可以从悉尼拿来,然后就会对此比较了解了。
现在你们可以看到右边的心轮,这是父亲的能量中心,左%F定是这个轮穴出故障导致的。左边是母亲的中心,是我们自己选择的父亲和母亲,我们出生前选择了他们,选择可怕的父母是件愚蠢的事,但你最好付出代价。最好这辈子就付完,这样下辈子你就不会再变成他们的孩子了。但我们并不是要评判他们,如果他们不是求道者,与他们一起生活是有困难的,我知道这点。与从早到晚计算金钱的父母一起生活是非常不容易的,他们数算每一分钱,每个存钱罐,而这些罐子都是空的,都他们存起来了。他们太物质主义了,你受不了这样的人。我非常理解,甚至有这样的妻子,也有这样的丈夫,极其物质主义,你真是受够了他们。记下每件事,必须知道每一个灯柱,什么都要数清楚。
今天一位采访我的女士问我:“母亲,你给多少人带了自觉?你又治愈了多少人?”我说:“你应该先问问太阳,它使多少片叶子变绿,然后再来问我。”我从不记账,不论是人还是钱,我不会记录,我没有时间,我从来不懂怎么记账,下辈子我可能会作会计 (仅供参考)。
因此这个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当我们变得对抗我们的父母的时候。我不是说你们应该继续和疯狂的人一起,没有必要让一头公牛冲过来撞伤你,对吧?但是你不需要评判他们,你可以离开他们,不要让他们在出现在你们的生命中,这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你对他们上了心,整天和他们吵架,然后你的这个心轮就会感染。我要说在这方面印度人是非常明智的,他们非常的明智。他们和父母的关系处理得很好,然而这些父母也同样的非常明智,他们爱他们的孩子,他们给予一切。孩子从一开始就真正的爱自己的父母,照顾他们知道他们去世。在 西方国家,父母还处于一种结婚时的心境。我的意思是他们觉得自己是新娘和新郎,没有足够成熟来为人父母。甚至于你会发现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娶了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我是说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上天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理解力。在这种环境下,可怜的孩子们不知道要选哪对父母。最后的审批开始了,现在要做什么?现在你把自己放在他们的位置上想想,你会怎么做?当你知道如此疯狂的父母,今天他们结合了,明天他们离婚了,在街道上他们会接吻,互相拥抱,做各种各样没有意义的事情,她们会非常的尴尬。如果你问他们,你们干什么去?他们会说他们正准备离婚的事。这些荒谬的事情正在发生,因此小孩不愿意出生在这些地方,像英国、德国、瑞士。每一处出生率开始向负增长,特别是德国、西德和东德,所有的事情人们会给许多钱。一个妇女如果她生了三个孩子,她会挣到比他们总理更多的钱。但是妇女还是不想生孩子,他们想自由、独立,他们不想成为母亲,结果可怜的印度必须容纳所有现今出生的孩子,我们被指责人口过多,现在怎么办?我们必须承担这个负载,因此这是你的责任,如果你自己不生孩子,至少对那些生孩子的人表示同情和最大的理解,不要责怪他们。每个人都跟我说,你们的人口问题怎么办?我告诉他们,现在谁应该为我们的人口负责。因为在那个国家,即使你有14个孩子,他们都爱所有的孩子,我们不是那么自我导向,他们的心没有关上,他们不是如此没有感情,没有孩子的人都会去各个圣地祈求祝福 ,让他们得到孩子,得到一个孩子。在印度是如此的有福,孩子是如此的重要,但是他们所犯的错正好与你们相反。
那些发展中国家的错误在于他们不相信全能的神将会照看你的一切,他们不相信他们天父的力量,因此他们犯下违反天父的错误,或者说有反天父的罪行。当你不相信天父的能力,贿赂、腐败、 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投机取巧、金钱,所有这些事情都在发生。然而在印度,我要说一般人是诚实的,也许我们的官僚、政客们、商人们是这样,但是印度的普通人 是非常诚实的。但是也有另一面的事发生,假如一个印度人来到你家,你要小心,他可能偷走你家中的任何东西而逃跑,任何东西,但是如果你一个美国人到你家,你要小心你的妻子,他会带走你的妻子或者女儿。如果一个英国人来了,他会用一种更狡猾的方式,因为他是一位学者,因此他会读诗给你妻子听,到了晚上你就发现妻子没了,这是很重要的,我是说妻子逃离将会造成问题,对家庭根本的问题。试想在一所房子里,有孩子,有丈夫,厨房,所有这些场所,每个人都睡得很香,清晨他们发现这个房子的主要支柱没有了,所有这些都垮了,会给孩子们带来什么影响。没有人想到,没人了解,也许他们以为他们正在相恋,所以他们必须离开,男人也是一样,男人与女人没什么分别,但这是反母亲的罪,妇女必须值得 尊重并得到尊重。
家庭主妇在我们内在的位置是左边脐轮,如果一个主妇的神祇不在我们家中,不是指那个女人而是说主妇,那我们的脾脏会出问题,孩子们会变得疯狂。为什么没人管教他们?今天有人问我,为什么那人要杀里根?我说,问问他母亲,她一定是从早到晚追在孩子后面,所以他要采取行动或者说这是他的反应。这些事怎样发生的?家庭中有一个基础,有一个安乐窝在你家中,你必须在这个安乐窝里生活,作为父亲、母亲照料你的孩子。孩子们是整个人类世界最重要的,让政客们去地狱吧,让经济学家们去干自己的事业,但是孩子需要得到照顾,这是你最基本的责任。但是在印度,我们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们照顾孩子的时候,我们不介意以孩子的名义出卖我们的国家,我感觉我们生活在两个极端,犯了反母亲的罪,也犯了反父亲的罪。我们犯了反母亲的罪,像澳大利亚人,让我们面对所发生的事。我们在感情上被自己所束缚,我们自我折磨,我们生活在虚假的事物之中。如果一个妻子想与另一个男人私奔,我们甚至会为她买张度蜜月的机票,因为我们是考虑周全的好丈夫。妻子们也一样,如果她发现丈夫对别的女人感兴趣,她不应该嫉妒。
霎哈嘉瑜伽不能这样。丈夫必须尽丈夫责任,他应该让妻子操持家庭,女人应该像个女人,她必须注意孩子们没有任何危险。我们无权如此伤害别人,我们不知道伤害有多深,我们让自己的妻子、丈夫患上癌症,我们造成各种各样的可怕疾病,精神折磨我们,把他们逼疯,因为我们的疯狂、任性对自身情绪的浅薄的认识,一个男人开始寻找另一个女人,然后他又去找别的女人,找了10个女人,然后有十个男人去找了10个女人,最后到了精神病院或孤老院。在英国我看到一个邻居有一所巨大的房子,他死了,他是个老人,你会诧异人们一个月以后才发现他的尸体,因为那里没有家庭观念,连只老鼠都不会钻进这房子,你能想象吗?在思维上也发生这种情况。我很独立,我是个人主义者,我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你真的是个人主义者,如果你真的成熟了,你会知道集体会更好,你会明白你是整体的支撑,因为你成熟了。毫无疑问,孩子们是不成熟的,他们会这样行事,我们有责任,我们必须在观念上接受、兼容、共存。我们在印度没有这些荒谬,我们非常自在,我们生小孩,没问题,我们没问题,为什么你要追逐这些浅陋的想法?你将对所有这些可怕的疾病负责,所有这些男人和女人们得上的病,孩子们也会受苦,如果你要做慈善,最好先从自家开始。最好对你的妻子,对你的丈夫仁慈,对你的孩子仁慈,不要有坠入爱河的概念,你真的会坠落,也让其他人坠落。这是个概念,仅仅是个概念。我想一定是有些可怕的人向你灌输了这个概念。如果你真的坠入爱河,为何你转身跟其他人结了婚,你陷入,跟另一个人结了婚,然后准备再跟另一个人结婚。你牵着一个人的手,这个人应该是你的爱人,或随你怎么称呼,但同时你眼里还在看其他人,这种想法是绝对错误的。你必须在爱中成长。你的孩子也一样是你的陪伴。他们是一辆马车的两个部分,一个是左边,另一个是右边,他们不是不平等,他们是平等的,但是他们不是同样的,他们有各自的作用。女人必须勇敢地承担她们的责任,作为母亲的责任,我经常这样说,看看我,我是一位母亲,不管怎样我认为我做得非常好,现在如果我开始想,神啊,我是一位母亲,但是我必须知道如何驾车,这样我就完了,我必须知道怎样开巴士,我必须知道怎样开火车,有什么用呢?我看见一个摄影师来见我,他是来给我拍照的,双手满是泡,我说先让我来治好你的泡吧,你要怎样给我拍照?我问你做什么了,拍照吗?“不是,” 他说,“我去了一个森林,砍了一些树”, 我说:“为什么?你是一个摄影师,你的手是灵巧而柔软的,你为什么要毁掉你手指的灵巧性?”他说:“我们还必须做点其他的事情。”我问:“为什么必须?你看鼻子不会做眼睛的工作,眼睛也不会做耳朵的工作,你为什么必须做?你的手全毁了”。就是这样,我们认为男人很伟大,因此我们开始说让我们去做男人的工作吧,男人们想为何女人们要变成这样,你们是互补的,你们永远相互陪伴,你们是一架马车的两个漂亮的轮子,这需要在你内在成长,成熟。当这个中心枯竭,你就会患上这个中心的问题,你会得哮喘、肺结核以及乳腺问题,男人患上哮喘,非常严重的哮喘以及其他肺部的问题,最后也可能发展成为肺癌。
当你过多地运用右脉,工作太过努力时,你是自我导向的。这个自我发展得如此之大,以至于你的左脉受到忽视,你变得没有情感,那个时候你的心脏给予一个信号—你得了心脏病。有时候当你行动过多,你可能不会有心脏病,但是你可能会大脑瘫痪,我们专心致志于 毁灭我们自己,这种毁灭是来自于我们内在而非外部。一些人会试图吓唬你“这将会发生,因为太阳已经这样了……”,这没有什么,你的内在毁灭已经开始发生,你们正面临这些,但你们不能接受它,你们必须接受这是一个挑战,:“我不会允许我自己被周围愚蠢和荒谬的观念所毁灭。”然后在你自己的决断力和荣耀之中,你将会得到惊喜,在自觉之后,你将会变得富足,但是如果没有自觉,这只是变成一个又一个的演讲 只是洗脑而已。这件美丽的事情要在你身上发生,一旦你发现在你内在存在着的美丽,我曾经见过许多人一夜之间发生改变,一夜之间它就发生了。我希望今晚这也能够在你们身上发生,今天我跟你们谈论了这个能量中心,稍后我将会对你们谈论在这儿和那儿的另外两个能量中心。
自觉从边缘系统里,在囱门中发生,在梵文中这被称为 Brahmarandra。非常感谢你们, 愿神祝福你们。如果你们有任何疑问请问我,但是问题应该是一些有帮助的问题,而不是一些争吵。我在这儿不是为了和你们吵架的,如果你不想得到自觉,我也不会强迫你们。请不要为任何其他的组织或其他的导师辩护,因为我不感兴趣,我只是对你们感兴趣,我看到你们闪耀的光芒,这是为什么我只是对你们感兴趣,我不在乎别的人,所以你们不要尝试提出其他的观点,说这个导师说这些、这些,有一个人是这样说的,在某本书上是这样写的。你还没有得到你的自觉,如果你得到自觉了,你就可以明白。如果你确定你已经得到过自觉了, 我不想将自觉强加于你,没有任何可争论的,这儿没有在进行选举,没有。你不能给予我任何东西,这儿没有买卖,这是神殿,你来到这儿是为了得到祝福,现在你们可以问我问题,非常感谢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