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崇拜

Chelsham Road Ashram, London (England)

1981-12-25 Christmas Puja: You Have To Be Peaceful, 63' Chapters: Download subtitles: EN,IT,TR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圣诞崇拜

伦敦Chelsham路静室 1981年12月25日

(瑜伽士们为Shri Mataji 唱圣诞颂歌——个小孩过去坐在她的膝上。)

我想跟你们在一起过圣诞节,但之前没有机会,碰巧今天和新年第一天,我会在这儿和你们在一起。我希望来年会有好事发生,好运来到。

基督的使命是很独特的,关于祂的整件事都安排得很特别。祂出生在一处非常卑微、非常卑微的地方,因为祂来教导我们谦卑。“teaching”在英文中意思是讲述某事、谈论某事,但是当我说“teach”,我的意思是你们创造或者唤醒內在的谦卑。

实际上,祂来到世上首先要在我们內在额轮的地方,通过消除“自我”这个障碍,来创造一个空间。那个时候祂必须谈及谦卑,因为罗马人是统治者,他们非常傲慢、粗鲁、野蛮、不开化,我们可以说,完全没有进化。正如一些动物诞生了,但后来在生命进化的过程中又被淘汰,因为太有侵略性或体形太过庞大或某些类似的动物没有用。罗马人也是如此。如果你看罗马人的身体,甚至现在偶尔也有被描绘,你会发现他们看起来不像人的身体,而是像某些动物的身体,他们的肌肉等等都非常古怪,他们的脸没有丝毫柔和、圆润可言。所以罗马人的自我影响了他们统治的每一个人,因为民众通常观察统治者并把他们当做典范,并且开始在內在吸收那种特质。

当你看到有些人很谦逊,你也会突然变得谦逊。当你看到有些人很自我中心并且喜欢炫耀,你也会态度傲慢。每天你都会看到类似这样的事发生,一个极其轻浮的老板上任后,整个办公室的人也都像他那样。在那个时代罗马人就是这样通过创造他们自己的典范来影响民众,民众认为他们是典范,他们是最好的,根据他们的说法他们产生了好的成果。民众认为他们很强大,认为这就是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甚至不是罗马人,也效仿他们的做法。

另一方面,谦虚的人们因为自我受到伤害也被影响了,他们变得同样暴力,因为他们太敏感以至于你不能对他们说任何事,他们会过来朝你咆哮,恐吓人们。这种性格也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会带给你某种非常糟糕的病,会令你患上麻风病。如果有些人性情暴躁、向人乱发脾气,他会因为这种性格患上麻风病,神经系统在某种程度上被完全地破坏了,因为麻风病是神经系统的疾病。这些人总是使自己处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对身边每一个人乱发脾气,他们的神经系统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因为他们的中枢神经很脆弱,一种能产生麻风病的恐怖病毒会攻击他们的神经系统。这就是为什么在那么小的地方会有这么多的麻风病,有那么多的麻风病人是因为他们的神经系统被破坏了。

在那样的情況下,基督诞生了。祂不只是为罗马人或任何人出生,而是为整个世界出生。因为当时人类的自我已经开始发展,就罗马人而言,自我已经发展了不少,而那也标示了人类发展自我的趋势。首先他们必须得到控制,所以基督在需要建立平衡的时刻降临……

因此你们目前听到的关于基督的所有音乐和歌曲,首要的是“地球上的宁静”,祂就是来在地球上创造宁静的。首先只有当你是平衡的,地球上的宁静才有可能。其次,你要得到自觉。两者必须兼备。如果你只得到自觉,但是內在没有平衡,就不可能有宁静。但是宁静绝不意味着妥协的个性,不想面对现实的逃避者,绝对不意味着那些。

对基督的描述与真实的祂大相径庭。祂具有最坚强的人格……,是最健全的人……,祂绝不会支持任何荒谬的事物,没有人能夠对祂无礼放肆。当然祂也不会对他人无礼轻浮,毫无疑问,祂是极其慈悲,极其友善却极有力量。这便是平衡。

所以祂来到这个地球在我们的头脑中创造宁静。在这个地球上,没有宁静。为什么?哪里有问题?只有人类缺乏宁静。宁静何时才会安住在你的內在?谁是粗暴的?人类彼此之间都以粗暴相待。自我发展得越来越精微,之后挑衅的方式也从超我中发展出来,阴险诡计从超我中发展出来。冲突出现了。那时为了超越冲突,最好就是在额轮中创造一个空间,在无思虑的觉醒中处在中央。这就是基督必须来此地球的原因。

祂的出生极具象征性。因为祂不是别的,只是生命能量, 祂不是别的,只是你们所称之为的圣子(Logos),我不知道你们语言中所有相应的词汇。如人们所称的声音(Shabda), Omkara 要以这样的方式诞生,因为祂没有身体。祂必是精微中的至精微者。因为这项工作非常精微,sukshma,所以祂那样降世,看看这天国的王为人们躺在马厩中……真是极富诗意。

祂出生的故事是个很有意思的传说。祂降生在很简陋的地方,这是一个象征,因为那时人们极其以拥有的金钱为傲,极其以他们的权力为傲,甚至如今所有基督教国家也如此。奇怪的是,基督教国家会如此傲慢,如此醉心权势,因他们的富裕而无休止地为自己着想。假设基督教国家非常穷困,你认为他们会有种族问题吗?他们和阿拉伯人没有种族问题,根本没有,如此简单。阿拉伯人没有种族问题。他们没有种族,阿拉伯人没有种族,他们有金钱,金钱的种族。那些追逐金钱的人只会向金钱拜倒。他们对任何事都毫不在意,除了金钱。那些有钱人和追逐金钱的人是另一批将脱离进化的人,他们已经在脱离进化。

第二批人是像罗马人那样的。他们中有一个叫保罗的,他们因为权迷心窍而全被毁灭。他们陶醉于此,他们的文明彻底毁了,他们完了。你们到过葡萄牙,你们会惊讶,这些事在那里发生,葡萄牙人的自我如此大,你无法相信那是个荒凉的国家,现在那里一无所有,巨型庞大的建筑物让你看了便知道他们曾富极一时。但现在除了从不开张的古玩店,什么都没留给他们。以基督的名义这种自我再次死灰复燃,再度复活,想想看。想想吧。他们收买人心,让他们成为基督徒。他们给他们钱,全都是金钱,金钱的主张、金钱的事业还在继续。犹太教徒是如此,后来基督教徒也是如此。

祂是在马槽中出生的。对一个小孩来说,被摩诃拉希什米(Mahalakshimi)放在马槽中,是有些太过了。看这多具象征性,是摩诃拉希什米(Mahalakshimi),不是拉希什米(Lakshimi),把孩子放在马槽里,这个地方地址不详。至少,我们还有切尔舍姆(Chelsham)路,华维克(warick)路,布拉默姆(Bramham)花园, 布朗普顿(Brompton) 广场等地方。但这孩子出生在马槽中,被放在马槽里。这世界上最简陋之处便是马槽,最简陋之处作为婴儿床。这至高的被放在马槽中。那么我们该怎样做?我们想我们也应该睡在马槽,我们就会变得像基督,有人相信这种荒谬的事,他们竟那样想。你看,如果他们有足夠的钱,他们会饮酒做各种事。有一天我遇到一个男人,醉倒在一所教堂边,叫着:“我是基督,我是基督。”他一定认为他是因为谦卑而躺在那里。对于这个完全美好的象征,这类行为真是可笑、令人讽刺,却隨处被效仿。

因此,傲慢和自我的人会说:“为什么,如果祂是国王,祂为何出生在马槽?祂为何被放在马槽?”每个人都会有他自己的观念。甚至在印度也有些愚蠢的人,没有智慧,说祂一定是做了许多恶业所以才那样出生。因为对他们而言,业力(karma)给你更多金钱,意思是说神不是如此,真是无知。如果你做了善事,因你的善业被上帝赐福你成为上帝的子民,成为求道者。你成为有信仰的人,而不是那些会去酒吧浪费他们生命的金钱导向的人。这是他们的观念:通过做善业,你变得富有,但下一世你变得更惨。有些人可能会有那样的观念。但祂从未做过任何业。祂本身就是akarma。所以根本不存在祂被惩罚和所有那些事,因为这只是一场戏剧,但却极富象征意义。

现在你看,一个小婴儿被放在马槽中,毫无舒适可言,在马槽中能有什么舒适吗?试想一下。所有基督教的国家都在追求舒适。我们不是吗?我们觉得不舒适的事物都应当是舒适的。基督徒永远都不应追寻舒适,这是基督诞生给我们带来的一个讯息。如果他们追求舒适,他们就在远离基督。因为祂出生在马槽中。祂未获得任何舒适。但那并不意味着你要有某种可笑的习惯,也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必须讲出这件事的另一面,你看。模仿基督是不正确的。你要变成基督,通过模仿祂是不成的,而是要在你的內在去吸收祂的特质。

我知道有人住在猪圈一样的地方,但一旦生活得好些后,他们就想拥有一切。因此要吸收谦卑和适应的品质。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把你放在哪儿,都能谦卑和适应。有些人非常挑剔时间。例如某人必须在10点来,如果他不得不做某项工作,延误了5分钟,他就会失去平和,陷入自责中无法忍受,无法忍受必须等5分钟。如果必须等10分钟,他就会去酒吧,完了,除非他喝上一杯酒,否则他无法安定他自己。这便是人类如火山般头脑的情形。

所以,必须达到宁静。如何做?如果你追求舒适,你会成为懒惰的人。你会瞌睡,你会成为贪图安逸者,但是如果你不再追求舒适,宁静就会来到。因为,为达到自身的舒适,达到身体自私的舒适,我们折磨其他所有人。有一天我讲到只有在西方国家是那样,在印度不会。如果有人一直睡到十二点,你不能去叫醒那人,这是违反宗教的行为,我是说在印度,任何人睡过六点钟,他会为自己睡到那个时间感到羞耻,他会愧疚一整天,然后他会说:“啊,上帝,我很抱歉我睡那么久。”早晨睡到六点钟这么晚被视作一种罪过。我是指像那样的国家。

所以舒适没有止境。没有止境。舒适爬上你的身,什么是舒适?让我们看看,非常简单。在基督象征性的生命中具有非常深刻象征意义的是:舒适不是别的,是物质对灵的奴役。你们意识到这点吗?如果你坐在椅子上,你便不能再坐到地上。如果你坐在沙发上,你便不能再坐到凳子上。如果你坐在天鹅绒上,那么你便无法坐在普通东西上。物质总是奴役着灵。而祂是灵,稻草或是别的什么对祂又有什么关系?

它是不可超越的,没有什么可以通过这些物质的东西让灵不开心,否则,物质会成为主导。你们必须了解的就是祂是灵,如果你要成为灵,首要的便是试着放弃你的舒适,稍稍鞭笞你的身体,我很抱歉在圣诞节我不得不说这些,因为祂也是那样被鞭笞。如果你看到祂出生的那天,对一位母亲来说将孩子放在一个马槽的小床中,真是非常大的牺牲。你想为你的孩子做多少事,你看,将他们穿戴妥当,做这,做那。这孩子被放在马槽中,放在马槽中只是为了让人们能夠明白舒适匍匐于灵之下。我们常常追求舒适。这件事是给我们所有人的讯息。如果你想在房间沐浴,“我必须要有一间带浴室的”,还是舒适。“我妻子怎么办,她在哪里睡觉?”她会和其他人一样睡觉。而你也会和其他人一样睡觉。没人会死,肯定的,我可以跟你保证。

 霎哈嘉瑜伽在这方面是非常严格的,你看。当他们来到霎哈嘉瑜伽几乎没人会死掉。他们有些人本应死掉,但他们没有,他们继续活着,他们继续给予自觉,他们继续做每件事,他们仍然活着。他们远离所有意外,所有问题,他们继续生活。

但这是必须把握的短暂时期。我今天想告诉你们的是非常具体的事情。谈论基督的诞辰很好,很开心,唱颂歌,进入那样的心境。但是,我告诉你们,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真的是一件非常象征性的事,祂睡在马槽中。而另一个象征性就是:我们给予了祂什么?这个世界在那时给予了祂什么?另一个象征意义是,他们给了祂一个马槽。我们会对我们的母亲做同样的事吗?这是我们必须要知道的。马槽毕竟也还可以。它不会有任何感染,没有左脐轮、右脐轮,什么都没有。它没有所有这些问题。没有刺,没有额轮,没有人爬进你的胃,突然感到,“噢,上帝,别让我看到。”所以你是马槽中的蓟,必须温柔,为基督提供舒适。

你必须变得如此柔和,如此甜美,如此洁净和纯粹,因为一个新生的婴儿就要放在马槽中。你是拘莎草,是蓟。对一位瑜伽士而言,kushasana是只坐在拘莎草上的人,所以他才称得上是瑜伽士,祂出生在拘莎草上,没问题,但是现在你呢?在马槽中迎接祂,这是马槽。母亲准备了马槽令孩子感到非常快乐和舒适。蓟代表坚硬、执拗、僵硬、丑陋——所有这些都必须脱落。这是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我不得不说祂的出生非常具有象征意义,为什么,为什么,人们应当思考祂为何是那样出生的?人们可能给出种种解释,但是我知道原因,因为是我安排的。我试着使你们柔顺,我试着塑造你们,有时候我不得不对你们严历,有时我必须对你们发火,有时我必须叫你们离开。刚才有些幻海堵塞很严重的人,我的胃已经开始痉挛。这对我来说没有关系,因为我本应如此,我很幸运我必须面对所有这些。

我们內在的基督怎样了?除非你创造一个马槽,用非常柔软的蓟,否则你不会为你自己、为你的存在、你的灵感到快乐。你自己无法去享受。你们以为通过证明你们的自我,证明你们的傲慢,证明你们相互之间所做的一切,便是享受。有些人在忙着从霎哈嘉瑜伽赚钱,有些人忙着欺骗他人,有些人忙着说谎,有些人则制造问题,有些人殴打妻子,有些妻子挑衅丈夫,这都是些什么事?我们正为基督创造一个美丽的马槽,创造地球上的宁静。我们必须变得宁静。要达到宁静,必须要谦卑,这是基督的讯息:谦卑。如果你变得谦卑,宁静会到来。谦卑是个好词,我不知道它是否如其所指。谦卑意味着不求自身的舒适,而是他人的舒适。将他人考虑在前,那是谦卑。不是说“非常感謝”。你杀了某人然后告诉这个人,“我很抱歉杀了你。”完了。在英语中表示结束了, 一旦你说“我很抱歉”,完了。“是的,我知道。”还有一个是“我知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知道”完了。如果他知道,那么就没事了,然后就没有惩罚。你们不知道,你们都是灵,如此的美丽,你们会被雕琢出来。不错,那是我的工作。你们要被清清干净,那是我的工作,没问题。唤醒昆达里尼(Kundalini)是我的工作,不错,但保持它则是你们的工作。相反有时候我觉得,因为我做所有这些,这保持的工作,变得非常非常的糟糕。好像在印度,我看到有些人试着要帮助我们,给我们金钱,你看。我们自己并不赚钱,你看有些人捐钱,然后他们修建了一些水井,全都荒废了,废弃了。没有人想要珍惜免费的礼物。这是人类的天性。如果你不努力工作保持它,只是把它交托给母亲,“哦,祂会治疗我们,让我们继续做想做的事。祂还是要来的。祂要来照顾我们,我们就落后吧。”这就是为何我的出现有时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那么富有成效。我在英国停留一定程度上是好的,之后就应离开一段时间。

我非常爱你们,你们很了解。英国是我的心脏,你们必须在这,这个圣诞节我想和你们一同庆祝,还有新年也和你们一起,这完全出于我自己的愿望,但我必须要让你们明白,你们必须努力再努力,以确保你们自身的清洁,去除你们的问题,跟上来,不要说:“对,是这样的,母亲。”每次你们都跟我报告说,“母亲,我仍是感染了。看,现在这发生了。”好像这样说是自吹自擂:“我会没问题,我会很好,现在母亲已经走了,当母亲回来的时候,我会展现给祂看看。”

有一次我去孟买, 七天过去了,Raulbai没有来见我,她就在孟买,后来才来见我。所以我问他们, “怎么回事,她还好吗?她好吗?那么她为何不来见我?”我想“她出了什么问题?”

七天后她来见我,她说:“母亲,我很抱歉我没有来见您,因为我这段时间感染了,我想把自己清洁干净后再来见您。”

所以,必须要清洁。必须要保持,提升昆达里尼。集体性的,集体性地相互照顾,你必须只支持霎哈嘉瑜伽士而不是其他人。外部的人,他们都是外部的人。他们不是我们,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试图支持其他人的人不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可能会对我们更好。无论我们怎样,我们都是自己人。外边的人只是外边的人。我们必须彼此相亲相爱。我们必须如圣人般尊重彼此。任何人都不得对其他人说刻薄的话。不允许,要友善,要有爱心,要慈悲,管住你的舌头。谦卑下来,谦卑,谦卑是必须要做到的。用大字写下来,“谦卑 ,谦卑,谦卑。”当你变得谦卑的时候,宁静便会笼罩着你,你会感到如此美妙。要谦卑,是没有错的。

基督甚至达到这种程度,祂说有人煽你的左脸,你把另一侧转向他。要谦卑。对罗马人,没有其他的办法,没有其他办法。祂也教导谦卑。自始至终,祂都在教导谦卑。你们应当谦卑对待彼此,就是这样。你们无需对其他人谦卑,因为现在没有人可以折磨圣人,这已经结束了,那种状况已经结束。但你们彼此之间要谦卑,在生活的需求上保持谦卑。那并不是说你应当成为那种……嗯……成为那种奇怪个性的人,你看,不是那个意思。应当是高贵得体,正如基督诞生时那样。但你应当谦卑。试着训练你的身体,让它们更轻盈,以至于你可以坐在任何地方,你可以走在任何地方,你可以睡在任何地方,你们都是年轻人,要调整你们自己。

如果有人只有一间房你应当说,“很好,没关系,我可以住在过道里,别担心。”但我曾见过他们会第一个冲到带有浴室的房间。你们多少人有带浴室的房间?举起手来,让我看看。住在静室中吧。最好放弃。最好放弃。看现在,最好放弃。你们所有的人都应放弃单间,住在共用的大房间中。因为你们是夫妻,现在你们不去住大房间也行 ,但是无需要求有浴室的房间。

应为他人放弃舒适,而不是为你自己。你应当令他人舒适,而不是你自己。有时,我很惊讶人类怎样迫使其他人吃任何东西。那种自我中心,有时令人吃惊。但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你改变了。你享受给予他人舒适,享受对他人说宽心的话,为他人做一些美好的事,你享受这些。基督被给予一张马槽的婴儿床,而祂宽慰你,给你宁静,祂以救世主身份到来,你能想像这个差距吗?现在你们是整个宇宙的拯救者,就像祂是救世主。但是,你不能自私,你不能享受舒适,你必须像基督,祂曾生活在任何祂喜欢的地方,住在丛林中,祂住在任何地方。只是为人们辛勤地工作,祂甚至有时都没有食物,没有。祂生活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条件下。祂从未要求任何舒适,没有任何要求。祂是个木匠,甚至从未戴过手套。现在你们一定都有手套。你们一定都有袜子穿,你们一定有鞋穿,你们一定有剪胡子,他甚至从未剪过,那不是说你要留着你的胡子,但祂是个非常干净的人。祂生活极其极其简陋,那是我们必须要做的,要节俭。

你知道,我拥有人们可以想到的一切,但是我可以生活在最低限度,我可以只有两件纱丽,有时甚至只有一件。你们应当能夠生活在最低限度,那才是关键。我们要从祂的生活中学到的就是我们是当今的救世主,而救世主的生活正如一个谦卑的人,精粹的言行,非常尊贵。他不会言行举止好像一个乞丐,“呵,呵,呵”像那样。你们也像他们中一些人,你像这样走路,当你们这样说话,你们像(Shri Mataji做了一个乞讨的姿势)。那是不好的,带着尊贵,带着你的端庄,带着你的庄重,你在行走,实际上那些真正伟大的人,那些真正的国王,不需要任何东西。哈!什么可以主宰他们?告诉我?如果你是整个世界的君王,如果你知道自己是这个世界的皇后,还有什么更重要?有什么舒适可以主宰?有什么物质可以诱惑这样的人?因为那人已经超越其上了。那就是badshah,那是王,那是真正国王的标志,天国的王,不是英国,或任何地方,是天国的。那便是你们。你们是天国的子民,对你们来说,这些事应当绝对的一无是处。

应当看到物质的美丽,而不是去占有物质。美丽就是舒适,不是那种你在身体中感受到的好像拥有舒适的东西。美丽是如此让人舒适,人们不知道美丽是多么令人舒适。我肯定当你们今天庆祝祂的生日同时,我们荣耀祂,借着接受一种殉道的精神,在这种精神中我们奉献,在这种精神中我们不索求任何东西,但我们会给予。你毫无所求,但你给予。甚至今天我收到有人来信说:“我想有份工作,您能帮助我吗,请祝福我?”各种那样的事。这可以是任何无意义的事。当然,我是说,一个人可以拥有所有那些东西,但是只要求一件事,那就是灵,一旦你请求,那就是你所做的最高的请求。然后你不想要任何其他的东西,得到完全的享受。

所以,庆祝祂的诞辰,欢庆祂的诞辰,就是欢庆我们的满足,如果你是满足的,你不会追逐你所不足的,不是吗?如果你是完整的,如果你是完全的,如果你是满足的,你不会去追寻,是吧?所以享受你的满足,你的完满,你的完全,你的完全的满足,享受它。最终,所有这些事物都带来某种满足,当然,我不知道你是否从中得到任何满足,但真正的满足源于你的內在,是灵,你享受它。这是对你自身而言,对于他人,你令他们感到舒适。不会像这样,任何人跟你说话后,会过来向我抱怨:“母亲,他咬了我,我遇到另一个恶毒的人,他咬了我。我碰到某人,他打了我。”舒适,你对他人而言是一种舒适,相信我,你是的。舒适。所以那些令他人感到舒适的人不会担心自己的舒适,牧羊人,简单的人。在这么冷的天,想像一下,他们在外面,他们看到天使,这只能被谦卑的人、谦卑生活的人所看到。祂向他们展现,也向智者展现。

所以只有谦卑的人和智慧的人,智慧——常识和智慧。没有智慧的人永远无法理解我,永远无法理解我。那些聪明的人——所谓的有知识的人根本不是智者,他们很愚蠢。你们知道他们是愚蠢的人。智慧。所以这三个智者和牧羊人是另一个伟大的象征,他们将理解霎哈嘉瑜伽。简单的人,牧羊人。另一个是智者。一定有那么多人看过那星星,只有智者能理解那星象。从东方来的智者。是真的,东方人比其他人要智慧得多,毫无疑问。但是为什么?让我们看看他们为什么更有智慧。在一定程度上东方人是更有智慧。

你们看,在你们的身体內,有东和西。东是左边,西是右边。东方人偏左侧,更接近心脏。但并不是东方的日本人,可怕的人,可怕的日本人,然后…….这些售卖毒药的人、诸如此类的人,他们是最糟糕的。但那些知识渊博并且偏左的人,是知识和爱的结合,知识和慈悲的结合。如果没有爱,如果没有慈悲,我是说你都无法跟那个人说话。他像一根木棍。我是说,一根干木棍,我能给你什么生命能量?要有些青草在上面,不是吗,最少要有一点?如果有太多的水,它会坏掉,腐烂,但如果是个笔直的干树枝,你知道我的意思,像干树枝,你如何把生命能量给这样的人?你做不到。你无法提升这样的人。所以第一件事就是爱,智慧来源于爱。智慧不是来自聪明,它来自爱。当你爱某人,你得到智慧的光。通过思考你永远都无法变得智慧,你可以变得愚蠢,绝对的愚蠢。但是通过爱,你可以变得非常有智慧。当我看到霎哈嘉瑜伽士突然说出一些极其智慧、一些伟大的话,突然,他们说出一些如此甜美,如此美好的话,正中心意。就是这样!心是打开的,智慧的芬芳来自心轮,那是种象征,祂们三人来了,祂们是谁?梵天婆罗摩(Brahma), 毗湿奴(Vishnu), 湿婆神(Mahesha)。祂们来看基督——梵天婆罗摩, 毗湿奴,湿婆神,看这生命能量。

因为只有祂们能辨认出,普通人不能。罗马人?不能。所以祂们来了。所以我们要变得谦卑,我们要变得有智慧。智慧是这样的、有这么多的面相的钻石,我无法在短时间內向你们描述。哪一天我会谈谈智慧。但是都是常识,那么甜美,那么美丽:何时该说什么,如何转换主题,什么时候要坚定,什么时候要用强硬的方式处理问题,这是何时成为一位绅士,何时要变得粗野,何时要对人叫喊,何时要变得安静,谦卑和甜美。所有这些判断,你看,所有这些都是智慧,它是重力的中心,要达成它你们必须放弃你们极端的行为。固执是首要被放弃的,所有智慧的人应该放弃顽固。

有个像基督这样的儿子真是莫大的恩赐,我是说,如此自信,你感到adhara,完全的护持,没有任何问题。有个像祂这样的儿子,完全的顺从,完全的百分百的顺服和谦卑,完全理解你。没有问题,你们也都是我的儿子,是仿照祂创造的,仿照我创造基督的模式创造的。我为你们感到自豪,孩子们,跟上来!你们已经有一个为你们而造的榜样。在你们之前是基督。看看祂,是多么好的支持。我从未有任何的抱怨,任何的沮丧。祂从不会沮丧,毫无疑问,祂不会告诉我说,“我很沮丧”,绝不会。这个词不会出现在智者的字典中。你们……当你们完全被安置好后,你们怎会沮丧?这个词必须从那些使用它的霎哈嘉瑜伽士的字典中刪除,问题和不安这两个词。你们解决问题,提供解决方法。没有问题,只有解决方法。

这就是一个儿子应当对待母亲的方式,她可以依靠他,绝对的,没有任何问题,没有。我意思是你有个儿子,一个像基督一样的儿子,还有什么需要担忧的呢?甚至祂说的一句话:“注视着母亲。(Behold the Mother)”就是一个口诀,这是我用过的最伟大的口诀。当你的注意力在这儿在那儿时,我只需对你说出这个口诀,就像是一个命令,并且如此谦卑,如此谦卑。注视(behold)与看(see)不同,不,这是非常谦卑的表达。注视(Behold)是针对某个庄重的,伟大的对象,注视它,接受它,理解它。正是这样对支持和爱的互相理解,应当存在于我们之中。没有隐匿,没有拘束,没有排外。没有排外,必须在一起享受所有。现在你们所有独自享受的想法必须就此放弃。

假期就是当你陪伴你的……霎哈嘉瑜伽士,不再有假期。所有这些事都必须放弃。这都是违反基督行为的。祂从未有过假期。从未有过。今天是假期。假期(holiday)来自神圣日(holy day)这个词。在基督的陪伴中度过的每一天,每一分钟,是神圣日。所以他们一定是将它降低,从基督到灵,灵到幽灵,幽灵到其他事情。我确定,我是说人类擅长对你们看到的进行派生,直接跳进深沟。所以他们一定做得非常甜美,美妙。那就是智慧,都是智慧。智慧的人从不狡猾,从不尖刻。这是我也无法描述的。而最具智慧者就是锡吕•格涅沙(Shri Ganesha), 祂是智慧的化身。向祂祈求智慧。祂赐予你智慧去做任何事,向祂祈求智慧。

今天我只是想到,过了多少个圣诞节,我都从未这么多地谈论耶稣,以那样亲密的态度。这种关系,这种关系,如此近又如此远,因为祂知道我是谁。那种威严,那种崇敬,那种谦卑,在任何信徒,甚至在你自己的儿子中都极难寻觅,是如此亲近,但却完全地理解。那种合一必须发展起来。渐渐地,我们都发展出来,我知道,但这是加速的日子,我们必须在正确的方向上稍稍加快速度。

所以现在,正如你们所期望的,我们外面有个白色的圣诞节,如你们所期望的那样“请给我洗礼,我会比白雪更清白”已经得到神的祝福。想想所有我们曾一同做过的美好事情,我们今后还将一起做下去。你就是那样解决你过去和将来的问题。基督来到这个地球要拓展你的当下。所以基督,现在的基督,今天的,在你们內在诞生的基督,应得到照顾,不是圣经中的那个基督,而是你们心中的基督,在你们內在诞生的基督需要得到照料。

圣经是如此具有象征性,所以人们要花上许多年才能理解它的意思,圣经对你们太具象征性。但是至少你们能夠理解它,而其他人则无法理解。所以一个人通过自己的灵才能理解,那是在你们內在诞生的基督,需要被照料。把祂放在非常柔软的心里,如果你有蓟。祂是一个集体的存有,如果你影响了集体,那么祂便受到影响,照料好祂。

所以他们说“圣诞快乐”是为享受喜乐。在和平中产生了喜乐,喜乐之光,欢乐,我希望整个世界,整个民族获得和平,希望他们可以理解,放弃所有的斗争,所有为金钱和权力而进行的错误的战争,所有认为他们与众不同的错误思想,希望他们来到霎哈嘉瑜伽的旗帜下,带着尊敬和爱被邀请进入上帝的国度。

我希望他们所有人都能得到和平,所有的国家,所有的人类,在他们的家中,在他们的心中,包括他们的孩子。让和平和他们所有人同在。让他们的心中散发和平,他们的语言讲述和平,他们的眼睛只看到和平。所有这些都必须改变,必须出现巨大的改变,整个宇宙必须发生不同的转变,所有的仇恨、憎恨、丑恶必须消失,和平宁静必须充满各处,不是死寂般的宁静而是从智慧而来的鲜活的宁静。我祝福你们所有人成为那宁静的管道,成为那宁静的美丽管道,成为那宁静的荣耀管道,成为你们母亲的伟大子女,祂也会为你们感到自豪!

愿神祝福你!

有个女神的口诀。Yah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ah 噢,遍在的女神,一切的创造者,给所有的一切赋予了宁静。所以你必须寻找宁静,那是你的母亲。我们都念那个口诀。加文你念:Ya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ah, namastasai, namastasai, namastasai, namo namaha.你念一遍然后他们念三遍,这是一个祈祷。

【瑜伽士念口诀三次】【SHRI MATAJI双手做合十状。】

然后另一个是 kshama rupena samstitah。这是口诀,因为宁静只会来自于谦卑和宽恕,kshama。这是为何基督就是kshama。你们向基督祈祷。

【瑜伽士念口诀三次】

锡吕•玛塔吉将祂的右额轮对应的手指放在祂的吉祥痣上。

尽管那样,额轮还在堵塞。现在你可以抽出你的额轮吗?那些感到受伤的,请现在放弃你的额轮。你能夠把手指放在这里对着额轮吗?【锡吕•玛塔吉指着祂的BINDI】。这儿。对基督有益。【一个瑜伽士把一个手指放在锡吕•玛塔吉的额轮处,祂握着那手指好一会儿】嗯……好些吗?所以现在所有这些都对基督太过了。最多你们只能清洗我的双手还有这里,那里。让我们唱歌,你可以继续普祭。 [锡吕•玛塔吉的声音渐消失]。所以puja 结束了,你们只要清洗我的双手。[锡吕•玛塔吉解下手表。]

所有这些礼物应在树的附近或其他地方打开,不是吗?这就是树,生命之树,不是吗?它是万物的赐予者,所有礼物的赐予者。它是生命之树,是kundalini,你们看这么有象征意义。复活节的蛋,树……我是说如此有象征意义。我希望你们的灵量就像那树一样美丽。所有礼物的赐予者,梵文中称之为Kalpa adau。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