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崇拜

Chelsham Road Ashram, London (England)

Feedback
Share

圣诞普祭讲话

1981年12月25日

英国伦敦切尔沙姆路静室

我想跟你们在一起过圣诞节,但之前一直没有机会,那么巧,今天和新年第一天,我都会在这儿和你们在一起。希望来年会有好事发生,好运来到。

基督的使命是很独特的,祂的一生都安排得很特别。祂出生在一处非常卑微、非常卑微的地方,因为祂来教导我们谦卑。“teaching”在英文中意思是讲授、教导,但是我这里说“teach”的意思是创建或者激发这种谦卑。

实际上,祂来到世上首先要消除自我这个障碍,由此,在我们内在(额轮的位置)祂创造了一个空间。那个时候祂必须谈及谦卑,因为罗马人是统治者,他们非常傲慢、粗鲁、野蛮、不开化,应该说完全没有进化。正如一些动物的出现,但后来在自然进化的过程中又被淘汰,因为它们毫无用处,太具攻击性,或体形太过庞大或诸如此类的情况。罗马人也是如此。罗马人的身体,即使现在也时常被人描绘,如果你看了会发现他们不像人的身体,而是像某些动物的身体,他们的肌肉等等都非常古怪。他们的脸没有丝毫柔和、圆润可言。所以罗马人的自我影响了他们统治的每一个人,因为,当你把面前的某人当作榜样,通常民众是观察统治者并把他们当做榜样的,于是你便开始在内在吸收他们的特质。

当你看到有些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你也会突然变得居高临下。当你看到有些人很自我中心并且喜欢炫耀,你也摆出显摆的样子。每天你都会看到类似这样的事发生,一个极其轻浮的老板上任后,整个办公室的人也都像他那样。在那个时代罗马人就是这样通过树立他们自己的榜样来影响民众,民众认为他们是榜样,他们是最好的,根据他们的说法,他们产生了好的成果。民众认为他们很强大,认为这就是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甚至不是罗马人,也效仿他们的做法。

另外一群较为谦虚的人们也受到影响,因为他们的自我受到伤害,所以同样展现出某种暴力,他们变得过于敏感以至于你不能对他们说任何事,否则他们就会过来朝你咆哮,恐吓人们。这种性格也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会令你患上某种非常严重的疾病,患上麻风病。如果有些人性情暴躁、向人乱发脾气,他会因为这种性格患上麻风病,神经在某种程度上被完全地破坏了,因为麻风病是神经系统的疾病。

这些人总是使自己处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对身边每一个人乱发脾气,他们的神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一种能产生麻风病的恐怖病毒会攻击他们的神经,因为他们对人乱发脾气,神经很脆弱。这就是为什么在那么小的地方会有这么多的麻风病:有那么多的麻风病人是因为他们的神经被破坏了。

在那样的情况下,基督诞生了。祂不只是为罗马人或任何人而生,而是为全世界而生。因为当时人类的自我已经开始发展,就罗马人而言,自我已经发展了不少,而那也标示了人类发展自我的趋势。首先这些自我必须得到控制,所以在自我和超我之间需要建立平衡的时刻,基督必须降临。

因此,你们目前听到的关于基督的所有音乐和歌曲,首要谈及的就是“世界和平”,祂的降临就是在世界上创造安宁。首先只有当你是平衡的,世界和平才有可能。其次,你要得到自觉。两者必须兼备。如果你只得到自觉,但是内在没有平衡,就不可能有和平。但是和平绝不意味着妥协、逃避现实,绝对不是逃避现实的人格。

对基督的描述与真实的祂大相径庭。祂具有你所能想到的最坚强的人格,也是你所能想到最健康的人,祂绝不会支持任何荒谬的事物,没有人能够对祂无礼放肆。当然毫无疑问祂也不会对他人无礼轻浮。祂极其慈悲,极其友善却极有力量。这便是平衡。

所以祂降世在我们的头脑中创建和平。在地球上,为什么没有和平?出了什么问题?只因为人类缺乏和平。宁静和平何时才会安住在你的内在?谁是暴力的?人类彼此之间都以粗暴相待。自我发展得越来越精微,之后挑衅也从超我中发展出来。阴险诡计从超我中发展出来。冲突出现了。那时,为了战胜冲突,最好就是在额轮中央,在无思虑的觉醒中创造一个空间。这就是基督必须降世的原因。

祂的出生极具象征性。因为祂不是别的,只是生命能量,只是你们所说的道(Logos),我不知道你们语言中所有相应的词汇,祂就是声音(Shabda), 他们所说的太初原音(Omkara)。 基督以这样的方式诞生,因为祂没有身体,祂必须是精微中的至精微者。因为这项工作非常精微,微妙(sukshma),所以祂那样降世。看看祂为了人类躺在马槽中,看看这天国的王……真是极富诗意。

祂降生的故事是个很有意思的传说。祂降生在很简陋的地方,这是一个象征,因为那时人们是那样的以自己的金钱为傲,那样的以他们的权力为傲,甚至如今所有基督教国家也依然如此。奇怪的是,基督教国家会如此傲慢,如此醉心权势,因为他们富裕就极为重视自己。假设基督教国家非常穷困,你认为他们会有种族问题吗?他们和阿拉伯人没有种族问题,根本没有,如此简单。阿拉伯人没有种族问题。他们没有种族,阿拉伯人没有种族,他们有金钱,金钱族。那些追逐金钱的人只会向金钱拜倒。他们对除了金钱以外的任何事都毫不在意。那些有钱人和追逐金钱的人是另一批将脱离进化的人,他们已经在脱离进化。

第二批人是像罗马人那样的。他们跌落了,因为权迷心窍而全被毁灭。他们陶醉于此,他们的文明彻底毁了,他们被淘汰了。看看葡萄牙,你们会惊讶,同样事情在那里发生,葡萄牙人的自我如此之大,你无法相信那是个荒凉的国家,现在那里一无所有,巨型庞大的建筑物让你看了便知道他们曾富极一时。除了从不开张的古玩店,他们什么都没留下来。你能想象这种自我以基督的名义再次死灰复燃,再三复活,你能想象嘛!他们花钱让人们改变信仰成为基督徒。他们给钱,全都是金钱,金钱的主张,金钱的事业还在继续。犹太教徒是如此,后来基督教徒也是如此。

基督是在马槽中出生的。对一个小孩来说,被摩诃拉希什米(Mahalakshimi)放在马槽中,有些太超乎寻常了。看这多具象征性,是摩诃拉希什米(Mahalakshimi),不是拉希什米(Lakshimi),把孩子放在马槽里,无处容身。至少,我们还有切尔舍姆(Chelsham)路,华维克(warick)路,布拉默姆(Bramham)花园, 布朗普顿(Brompton) 广场。但这孩子出生在马槽中,被放在马槽中。这世界上最卑微之处,被当作婴儿床,这至高者被放在马槽中。那么,我们该怎样做?我们也应该睡在马槽中,然后就会变得像基督,有人相信这种荒谬的事。他们竟那样想,你看,如果他们有足够的钱,他们会各种饮酒作乐,你看,有一天我遇到一个男人,喝醉躺倒在一所教堂边,叫着:“我是基督,我是基督。”他一定是认为,因为自己很谦卑才躺在那里。这种对整个美好象征的可笑讽刺画式呈现,被人效仿,随处可见。

因此,那些傲慢和自我的人可能会说:“为什么,如果祂是国王,祂为何出生在马槽里?祂为何被放在马槽里?”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观念。即使在印度也有些愚蠢的人,没有智慧,说祂一定是做了许多恶业所以才那样出生。因为对他们而言,(善)业会带给你更多金钱,我想说的是,上天才不会如此愚蠢。如果你做了善业,你成为上天的子民,成为求道者。因善业,你被上天赐福,成为有信仰的人,而不是金钱导向的人,不是那些会去酒吧浪费他们生命的人。这是他们的观念:通过做善业,你变得富有,(通过行恶业)下一世你变得更惨。有些人可能会有那样的观念。但基督从未做过任何业。祂本身就是无业者(akarma)。所以根本不存在祂被惩罚诸如此类的问题,因为只是一场戏剧,但却极富象征意义。

现在你看,一个小婴儿被放在马槽中,毫无舒适可言,在马槽中能有什么舒适吗?试想一下。所有基督教的国家都在追求舒适。我们不是吗?我们认为的不舒适,其实应该是舒适的。基督徒永远都不应追寻舒适,这是基督诞生给我们带来的一个讯息。如果他们追求舒适,他们就在远离基督。因为祂出生在马槽中。祂未得到任何舒适。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应该设想有一处不舒适的住所,也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必须讲出这件事的另一面。模仿基督不是办法。你要变成基督,通过模仿祂是不成的,而是要在你的内在去吸收祂的特质。

我知道有人住在猪圈一样的地方,但一旦生活得好些后,他们就想拥有一切。因此要吸收谦卑和适应的品质。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把你放在哪儿,(都能)谦卑和适应。(有些人)非常挑剔时间。例如某人必须在10点来,但此人因某项必要工作延误了5分钟,他就会失去平和,就是无法忍受,他无法忍受必须等5分钟。如果必须等10分钟,他就会去酒吧,完了,除非他喝上一杯酒,否则他无法安抚自己。人类的头脑就如同这火山爆发。

所以,必须达到和平。如何做?如果你追求舒适,你会成为懒惰的人。你会瞌睡,你会成为贪图安逸者,但是如果你不再追求舒适,安宁就会来到。因为,为达到自身的舒适,只顾自己身体的舒适,我们折磨其他所有人。有一天我讲到只有在西方国家是那样,在印度不会。如果有人一直睡到十二点,你不能去叫醒那人,这是违反宗教的行为,我是说在印度,任何人睡过六点钟,他会为自己睡到那个点感到羞愧,他会愧疚一整天,然后他会说:“神啊,我很抱歉我睡那么久。” 早晨睡到六点钟这么晚被视作一种罪过。我是指像那样的国家。

所以舒适没有止境。没有止境。舒适爬上你的身,什么是舒适?让我们看看,非常简单。在基督象征性的生命中具有非常深刻象征意义的是:舒适不是别的,只是物质对灵的奴役。你们意识到这点吗?如果你坐在椅子上,你便不能再坐到地上。如果你坐在沙发上,你便不能再坐到凳子上。如果你坐在天鹅绒上,那么你便无法坐在普通东西上。物质总是奴役着灵吗?而祂是灵,不管稻草还是什么对祂又有什么关系?

这是不可超越的,没有什么可以通过这些物质的东西让灵不开心,否则,物质会成为主导。你们必须了解的就是祂是灵,如果你要成为灵,首要的便是试着放弃你的舒适,稍稍鞭笞你的身体,我很抱歉在圣诞节我不得不说这些,因为祂也是那样被鞭笞。如果你看到祂出生的那天,对一位母亲来说将孩子放在一个马槽的小床中,真是非常大的牺牲。你们是多么想为自己的孩子做些事,你看,将他们穿戴妥当,做这,做那。但这个孩子却被放在马槽中,放在马槽中只是为了让人们能够明白舒适已盘踞在灵之上。我们常常追寻舒适。这件事是给我们所有人的讯息。如果你想找个住房,“我必须要有一间带浴室的”,还是想着舒适。“我妻子怎么办,她在哪里睡觉?”她会和其他人一样睡觉。而你也会和其他人一样睡觉。我可以向你保证,肯定没人会因此(因不够舒适)而死。

(死亡)在霎哈嘉瑜伽里是不那么容易的事,你看。当他们来到霎哈嘉瑜伽以后几乎没人会死掉。有些人本应死掉,但他们没有,他们继续活着,他们继续给予自觉,他们继续做每件事,他们仍然活着。他们远离所有意外,所有问题,他们继续生活。

但这是一个必须好好利用的短暂时期。我今天想告诉你们的是非常具体的事情。谈论基督的诞辰很好,很开心,唱颂歌,进入那样的心境。但是,我告诉你们,祂睡在马槽中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真的是一件非常象征性的事。而另一个象征性就是:我们给予了祂什么?这个世界在那时给予了祂什么?另一个象征意义是,他们给了祂一个马槽。我们会对我们的母亲做同样的事吗?这是我们必须要知道的。马槽毕竟也还可以。它不会有任何感染,没有左脐轮、右脐轮(的堵塞),什么都没有。它没有所有这些问题。没有刺,没有额轮(的堵塞),不会突然感到有人钻进你的胃里折腾,“噢,上帝,不想看了。”

所以你们就是马槽里的蓟(一种多刺草本植物),你们必须变得柔软,才能为基督提供舒适。你们必须变得如此柔和,如此甜美,如此洁净和纯粹,因为一个新生的婴儿就要放在马槽中。你们是拘莎草,是蓟。瑜伽士就是坐在草垫上的人,只坐在拘莎草上。所以基督就是一位瑜伽士,祂出生在拘莎草上,没问题,但是现在你呢?在马槽中迎接祂,这就是基督降生的马槽。母亲准备了马槽令孩子感到非常快乐和舒适。蓟的坚硬、执拗、僵硬、丑陋——所有这些都必须被去除。这是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我不得不说祂的出生非常具有象征意义,为什么?为什么?人们应当思考祂为何是那样出生的?人们可能给出种种解释,但是我知道原因,因为是我安排的。我试着使你们柔顺,试着塑造你们,有时候我不得不对你们严厉,有时我必须对你们发火,有时我必须叫你们离开。刚才有些幻海堵塞很严重的人,我的胃已经开始痉挛。这对我来说没有关系,因为我本应如此,我很幸运我必须面对所有这些。

但是我们内在的基督怎样了?除非你用非常柔软的蓟创造一个马槽,否则你不会为你自己、为你的存在、你的灵感到快乐。你自己无法去享受。你们以为通过证明你们的自我,证明你们的傲慢,证明你们相互之间所做的一切,便是享受。有些人在忙着从霎哈嘉瑜伽赚钱,有些人忙着欺骗他人,有些人忙着说谎,有些人则制造问题,有些人殴打妻子,有些妻子挑衅丈夫,这都是些什么事?我们正为基督创造一个美丽的马槽,来创造世界和平。我们必须和平共处!要达到和平,就必须要谦卑,这是基督的讯息:谦卑。如果你变得谦卑,和平就会到来。谦卑是个好词,我不知道它是否如其所指。谦卑意味着不求自身的舒适,只求他人的舒适。将他人考虑在前,这便是谦卑。不是说“非常感谢”。不是你杀了某人然后告诉这个人,“我很抱歉杀了你。”完了。这在英语中表示结束了, 一旦你说“我很抱歉”,就完了。“是的,我知道。”还有一个有同样意味的说法是“我知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知道了”。完了。如果他真的知道,那么就没事了,后续也不会有惩罚。你们不知道,你们都是灵,如此的美丽,你们会被雕琢出来。不错,那是我的工作。你们要被清洁干净,那是我的工作,没问题。唤醒昆达里尼(Kundalini)是我的工作,不错,但后续维护则是你们的工作。相反有时候我觉得,因为我做了所有这些,这维持的工作,变得非常非常的糟糕。比如在印度,我看到有些人试着要帮助我们,给我们金钱。我们自己并不赚钱,你们是知道的,有人捐了钱,然后修建了一些水井,现在全都荒废了,废弃了。没有人想要珍惜免费的礼物。这是人类的天性。如果你们不努力维护自己,只是把它留给母亲。“噢,她会来治愈我们的,让我们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她总是要来的。她会来照顾我们,”这样想的话,我们就会落后。这就是为何我的出现,有时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那么富有成效。我在英国的停留在一定程度上是好的,之后就应离开一段时间。

我非常爱你们,你们很了解。英国是我的心脏,我必须在这,这个圣诞节我想和你们一同庆祝,还有新年也和你们在一起,这完全出于我自己的愿望,但我必须要让你们明白,你们必须努力再努力,以确保你们自身的清洁,去除你们的问题,跟上来,不要说:“对,是这样的,母亲。”每次你们都跟我报告说,“母亲,我还是有感染了,发生这样的事情。”好像这样说是自吹自擂:“我会没问题,我会很好,现在母亲已经走了,当母亲回来的时候,让我给她看看。”

有一次我去孟买, 七天过去了,Raulbai没有来见我,她就在孟买,后来才来见我。所以我问他们, “怎么回事,她还好吗?她好吗?那么她为何不来见我?”我想“她出了什么问题?”

7天后她来见我,她说:“母亲,我很抱歉我没有来见您,因为我这段时间感染了,我想把自己清洁干净后再来见您。”

所以,必须要清洁。必须要维护,提升昆达里尼,集体性的,集体地相互照顾,你必须只支持霎哈嘉瑜伽士而不是其他人。外来的人,他们都是外来的人。他们不是我们中的一员,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试图支持外人的人不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可能会对我们更好。无论我们怎样,我们都是自己人。外来的人终究只是外来的人。我们必须彼此相亲相爱。我们必须如对待圣人般尊重彼此。任何人都不得对其他人说刻薄的话。不允许,要友善,要有爱心,要慈悲,管住你的舌头。谦卑下来,谦卑,谦卑是必须要做到的。用大字写下来,“谦卑 ,谦卑,谦卑。”当你变得谦卑的时候,安宁便会笼罩着你,你会感到如此美妙。当你谦卑,一切妥当。

基督甚至达到这种程度,祂说若有人煽你的左脸,你要把另一侧转向他。要谦卑。对罗马人,没有其它的办法,没有其它办法。祂也教导谦卑。自始至终,祂都在教导谦卑。你们应当谦卑对待彼此,就是这样。你们无需对其他人谦卑,因为现在没有人可以折磨圣人,这已经结束了,那种状况已经结束。但你们彼此之间要谦卑,在生活的需求上保持谦卑。那并不是说你应当成为那种…嗯…成为那种奇怪个性的人,你看,不是那个意思。应当是高贵得体,正如基督诞生时那样。但你应当谦卑。试着训练你的身体,让它们更轻盈,以至你可以坐在任何地方,你可以走在任何地方,你可以睡在任何地方,你们都是年轻人,调整你们自己。

如果有人只有一间房你应当说,“很好,没关系,我可以住在过道里,别担心。”但他们会第一个冲到带有浴室的房间,我曾见过。你们多少人有带浴室的房间?让我看看。举起手来,住在静室中。最好放弃。最好放弃。你们看,最好放弃。你们所有的人都放弃单间,并住进共享的大房间中。因为你们是夫妻,不去住大房间也行,但是无需要求有浴室的房间。

应为他人放弃舒适,而不是为你自己。你应当令他人舒适,而不是你自己。有时,我对人类感到惊讶,竟然允许他人什么都吃。。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方式,有时令人吃惊。但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你会改变。你享受给予他人舒适,享受对他人说宽心的话,为他人做一些美好的事,你享受这些。基督被给予一张马槽的婴儿床,祂来宽慰你,给你安宁,祂以救世主身份到来,你能想象出这个差距吗?现在你们是整个宇宙的拯救者,就像祂是救世主。但是,你不能自私,你不能享受舒适,你必须像基督,祂惯于随心而居,祂住过森林,祂住过任何地方。只是为人们辛勤地工作,祂甚至有时都没有食物,没有。祂生活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条件下。祂从未要求任何舒适,没有任何要求。祂是个木匠,甚至从未戴过手套。现在你们一定都有手套。你们一定都有袜子穿,你们一定有鞋穿,你们一定要刮胡子,他甚至从未刮过胡子,那不是说你就要留着胡子,但祂是个非常干净的人。祂过着最为简洁的生活,那是我们必须要做的,节俭。

你知道,我拥有人们可以想到的一切,但是我可以过极为简洁的生活,我可以只有两件纱丽,有时甚至只有一件。你们应当能够过极简的生活,那才是关键。我们要从祂的生活中学到的就是我们是当今的救世主,而救世主的生活正如一个谦卑的人,品行高洁,非常尊贵。他的言行举止不会像一个乞丐,“嗬,嗬,嗬”像那样。你们也像他们中一些人,你像这样走路,当你们这样说话,你们像乞丐(Shri Mataji做了一个乞讨的姿势)。那样不行!你走起路来要带着尊贵,带着你的端庄,带着你的庄重前行。实际上那些真正伟大的人,那些真正的国王,不需要任何东西。哈!告诉我什么可以主宰他们?如果你是整个世界的君王,如果你知道自己是这个世界的皇后,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呢?什么样的舒适可以主宰你?有什么物质可以诱惑这样的人?因为那人已经超越其上了。那就是帝王(badshah),那是国王,那是真正国王的标志,天国的王,不是英国,或任何地方,是天国的。那便是你们,你们是天国的子民,对你们来说,这些物质上的东西对于你们来说应当毫无用处。

应当看到物质的美丽,而不是去占有物质。美丽就是舒适,不是那种身体感受,不是你拥有某些舒适的东西。美丽是如此让人舒适,人们不知道美丽是多么令人舒适。我肯定,当我们今天庆祝基督的生日时,便是接受了一种殉道的精神,籍由这种精神,我们奉献,我们给予而不索求任何东西,以这种状态我们荣耀赞美祂。你毫无所求,但你在给予。直至今天我还收到有人来信说:“我想有份工作,您能帮助我吗,您能给我一份工作吗?”各种各样的事。可能是任何毫无意义的事。当然,我是说,一个人可以拥有所有那些东西,但是只要你请求一件事,那就是灵,一旦你请求得到灵,那就是你所做的最高请求。然后你就不想要任何其他的东西,并得到完全的享受。

所以,庆祝基督的诞辰,并为祂的诞辰而欢乐,就是为我们的充盈而欢乐。如果你是充盈的,就不会追逐你的匮乏,对吗?如果你是完整的,如果你是充实的,如果你是满足的,你不会去追寻,是吧?所以享受你的充盈,你的完整,你的充实,你完全的满足,享受它。最终,所有这些事物都带来某种满足,当然,我不知道你是否从中得到任何满足,但真正的满足源于你内在的灵,你享受它。这是对你自身而言,对于他人,你是慰藉者。不会像这样,任何人跟你说话后,会过来向我抱怨:“母亲,他攻击了我,我遇到另一个恶毒的人,他攻击了我。我我碰了某人,他就打了我。”给予慰藉,你对他人而言是一种慰藉,相信我,你是这样的。给予他人慰藉。所以那些安慰他人的人不会担心自己的舒适。牧羊人,单纯的人,在这么冷的天气里,想象他们在外面,看到了天使。这只能被谦卑的人所看到,他们过着谦卑的生活。天使向他们显现,也向智者显现。

所以只有谦卑的人和智者才有智慧——常识和智慧。没有智慧的人永远无法理解我,永远无法理解我。那些聪明的人——所谓的有知识的人根本不是智者,他们很愚蠢。你们知道他们是愚蠢的人。智慧。所以三个智者和牧羊人是另一个伟大的象征,单纯的人,牧羊人,另一个是智者,这样的人将理解霎哈嘉瑜伽。一定有很多人看过星星,但只有智者能理解星象。从东方来的智者。是真的,东方人比其他人要智慧得多,毫无疑问。但是为什么呢?让我们看看他们为什么更有智慧。在一定程度上东方人更有智慧。

你们看,在你们的身体内,有东和西。东是左边,西是右边。东方人偏左侧,更接近心脏。但并不是最东边的日本人,(他们是)可怕的人,可怕的日本人,然后….这些售卖毒药什么的人是最糟糕的。但那些知识渊博并且偏左的人,是知识和爱的结合,知识和慈悲的结合。如果没有爱,如果没有慈悲,你都无法跟那个人说话。他像一根木棍,一根干木棍,我能给一根干木棍什么生命能量?要有些树叶在上面,不是吗?最少要有一点。如果有太多的水份,它会坏掉,腐烂,但如果是个笔直的干树枝,你知道我的意思,像干树枝,那么你如何把生命能量给这样的人?你做不到。你无法提升这样的人。所以首要的就是爱,智慧来源于爱。智慧不是来自聪明,它来自爱。当你爱某人,你得到智慧的光。通过思考你永远都无法变得智慧,你可以变得愚蠢,绝对的愚蠢。但是通过爱,你可以变得非常有智慧。我看到霎哈嘉瑜伽士突然说出一些极其智慧、一些伟大的话,突然,他们说出一些如此甜美,如此美好的话。我说:“就是这样!心打开了”。智慧的芬芳来自心轮,那是种象征,祂们三人来了,祂们是谁?梵天婆罗摩(Brahma), 毗湿奴(Vishnu), 湿婆神(Mahesha)。他们来看基督——梵天婆罗摩, 毗湿奴,湿婆神。看这生命能量。

因为只有祂们能辨认出,普通人不能。罗马人也不能。所以祂们来了。所以我们要变得谦卑,我们要变得有智慧。智慧如同一颗钻石,它有很多面相,我无法在短时间内向你们描述。我会找一天谈谈智慧。但这都是些常识,那么甜美,那么美丽:何时该说什么,如何转换主题,什么时候要坚定,什么时候要用强硬的方式处理问题,也就是,何时成为一位绅士,何时要变得粗野,何时要对人喝斥,何时要变得安静,谦卑和甜美。所有这些判断,你看,所有这些都是智慧,它是重力的中心,要达成这个境界,你们必须放弃极端的行为。固执是首要被放弃的,所有智慧的人都应该放弃顽固。

有个像基督这样的儿子真是莫大的恩赐,我是说,如此自信,你感到支持(adhara),完全的护持,没有任何问题。有个像祂这样的儿子,完全的顺从,绝对百分百的顺服和谦卑,完全理解你。没有问题,你们也都是我的儿子,是依照祂创造的,依照我创造基督的模式创造的。我为你们感到自豪,孩子们,跟上来!你们已经有一个为你们而塑造的榜样。在你们之前是基督。看看祂,是多么好的支持。祂从未有任何的抱怨,任何的沮丧。祂从不会沮丧,毫无疑问,祂不会告诉我说,“我很沮丧”,绝不会。这个词不会出现在智者的字典中。你们……当你们完全被安置好后,你们怎会沮丧?(沮丧)这个词必须从那些使用它的霎哈嘉瑜伽士的字典中删除,还有问题和不安。你们解决问题,提供解决方法。没有问题,只有解决方法。

这就是一个儿子应当对待母亲的方式,她可以依靠他,绝对的,没有任何问题,没有。我的意思是你有一个像基督一样的儿子,还有什么需要担忧的呢?甚至祂说过的一句话:“注视着母亲。(Behold the Mother)”就是一个口诀,这是我用过的最伟大的口诀。当你的注意力在这儿在那儿时,我只需对你说出这个口诀,就像是一个命令。并且如此谦卑,如此自信。注视(behold)与看(see)不同,不,这是非常谦卑的表达。注视(Behold)是一种光荣的,伟大的行为,注视它,接受它,理解它。我们之间应该存在这样一种互相理解的支持和爱。没有隐匿,没有拘束,没有排外。没有排外,必须在一起享受所有。现在你们所有独自享受的想法必须就此放弃。

假日就是陪伴自己的时间,对霎哈嘉瑜伽士来讲,不再有假日。所有这些事都必须放弃。这都是违反基督行为的。祂从未有过假期,从未有过。今天是假日。假日(holiday)来自神圣日(holy day)这个词。在基督的陪伴中度过的每一天,每一分钟,就是神圣日。所以一定是人们将神圣日往下推进,从基督到灵,灵到精神,精神到其它事情,我确定。我是说人类擅长于从一个正确的点进行派生,然后直接跳进沟渠。所以他们一定做得非常甜美,美妙。那就是智慧,都是智慧。智慧的人从不狡猾,从不尖刻。这是我也无法描述的。而最具智慧者就是锡吕•格涅沙(Shri Ganesha), 祂是智慧的化身。向祂祈求智慧。祂赐予你智慧去做任何事,向祂祈求智慧。

今天我刚刚想到,过了多少个圣诞节,我都从未这么多地谈论耶稣,以那样亲密的态度。这种关系,这种关系,如此近又如此远,因为祂知道我是谁。那种敬畏,那种尊重,那种谦卑,在任何信徒中,甚至在你自己的儿子中都极难寻觅。如此亲近,但却完全地理解。那种合一必须发展起来。我知道,我们都在逐渐发展,但这是加速的日子,我们必须在正确的方向上稍稍加快速度。

所以现在,正如你们所期望的,我们外面有个白色的圣诞节,如你们所期望的那样“请给我洗礼,我会比白雪更洁白”已经得到神的祝福。想想所有我们曾一同做过的美好事情,我们今后还将一起做下去。这就是你要如何解决你过去和将来的问题。基督的降世要拓展你当下的状态。所以基督,现在的基督,今天的,在你们内在诞生的基督,应得到照顾。祂不再是圣经中的那个基督,而是你们心中的基督,在你们内在诞生的基督需要得到照料。

圣经是如此具有象征性,所以人们要花上许多年才能理解它的意思,圣经对你们太具象征性。但是至少你们能够理解它,而其他人则无法理解。所以一个人只能通过自己的灵来理解,即在你们内在诞生的基督,需要得到照料。如果你有蓟,你需把祂放在非常柔软的心里。祂是一个集体的存有,如果你影响了集体,那么祂便受到影响,你要照料好祂。

所以人们说“圣诞快乐”是为享受喜乐。在宁静中产生喜乐,喜乐之光,欢乐。我希望整个世界,整个民族获得和平。希望大家可以理解,放弃所有的斗争,所有为金钱和权力的进行的错误的战争,所有认为他们与众不同的错误思想,希望他们来到霎哈嘉瑜伽的旗帜下,备受尊敬和关爱的邀请进入上帝的国度。

我祝愿所有人获得安宁,所有国家、所有人类,家中有平安、心中有安宁。愿他们带着平和之心陪伴孩童,陪伴所有人。让安宁彰显,让他们的心中散发安宁,让他们的语言表达平和,让他们的双眼所见皆为和平。所有这些都必须改变,巨大的改变必须发生,整个宇宙必须发生不同的转变,所有的仇恨、憎恨、丑恶必须消失,这不是死寂般的沉静,而是到处都充满了从智慧而来的生机勃勃的和平。我祝福你们所有人成为和平的管道,成为和平的美好管道,成为和平的荣耀管道,成为你们母亲的伟大子女,祂是如此为你们自豪!

May God bless you.

愿神祝福你们!

有个女神的口诀。Yah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ah 噢,遍在的女神,一切的创造者,给所有的一切赋予了宁静。所以你必须寻找宁静,那是你的母亲。我们都念那个口诀。加文你念:Ya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ah, namastasai, namastasai, namastasai, namo namaha.你念一遍然后他们念三遍,这是一个祈祷。

凯文和瑜伽士们一起念:[“Ya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hita, namastasye, namastasye, namastasye, namoh namaha.”]. 【念口诀三次】【SHRI MATAJI双手做合十状。】

然后另一个是 kshama rupena samstitah。这是口诀因为宁静只会来自于谦卑和宽恕,kshama。这是为何基督就是kshama.。你们向基督祈祷。

【瑜伽士念口诀三次:Ya Devi sarva bhuteshu, kshama rupena samsthita, namastasye, namastasye, namastasye, namoh namaha. 】

锡吕•玛塔吉将祂的右额轮对应的手指放在祂的吉祥痣上。

尽管那样,额轮还在堵塞。现在你可以抽出你的额轮吗?那些感到受伤的,请现在放弃你的额轮。你能够把手指放在这里对着额轮吗?【锡吕•玛塔吉指着祂的BINDI】。这儿。对基督有益。【一个瑜伽士把一个手指放在锡吕•玛塔吉的额轮处,祂握着那手指好一会儿】嗯……好些吗?所以现在所有这些都对基督太过了。最多你们只能清洗我的双手还有这里,那里。让我们唱歌,你可以继续普祭. [锡吕•玛塔吉的声音渐消失]。所以puja 结束了,你们只要清洗我的双手。[锡吕•玛塔吉解下手表。]

所有这些礼物应在树的附近或其它地方打开,不是吗?这就是树,生命之树,不是吗?它是万物的赐予者,所有礼物的赐予者。它是生命之树,是kundalini,你们看这么有象征意义。复活节的蛋,树……我是说如此有象征意义。我希望你们的灵量就像那树一样美丽。所有礼物的赐予者,梵文中称之为Kalpataru。

Gavin: Just getting water.

Shri Mataji: Of the hands.

Sahaja Yogi: He’s just bringing the water.

Shri Mataji: Is there a towel, or…?

[Shri Mataji puts the towel on Her lap].

[Video interruption. Puja continues with the washing of Hands].

Shri Mataji: … way, isn’t it? I mean, if you tell somebody “Don’t put your fingers there”, they won’t listen. But once it is burnt, then they know, wisdom comes in, through experience. But now [they don’t have?] innate. [Unclear]

[Aside to Gavin] Yes, just wash first of all. [Hands are washed]

Look at that. [Shri Mataji looks and puts Her hand into the water used to wash Her Hands] Hm. Ganges.

River Thames has behaved so far, so far.

I hope so, she behaves even when I go away.

Should we put it somewhere? [Yogi: Put it in that…] She was very furious, you know? Very furious she was. She is a standing danger. I must say. For the sinful, be careful.

All the polish of the house and everything like that [She laughs]. Today I was polishing symbolically. [She laughs] Ah, now. First of all we’ll wash and then we’ll do it, all right? All right. Bring it, the… no, I think I’ll have now the ghee.

Should take this quite a lot, keep it with them and take it at least seven days, as a medicine. This is very good. For all those who have Void problems, specially for [voiders?].

Linda, I’ll have time now, once this is over then you can come and see Me, and then we’ll discuss about other things, all right?

Now, what should we do?

Gavin: He’s just getting ghee now. It’s been warmed.

Shri Mataji: You don’t have anything for Aarti and all that, I’ll bring this time when I go there. If I save some money [She laughs]. Yes.

You know, the letter was not shown to Modi [She laughs, Gavin laughs]. Letter you give up [She laughs].

This is ghee?

Yogini: Yes, Mother.

Shri Mataji: This is ghee! So much!

Out of proportion it is, I mean. [Laughter] It’s too much softening [laughter]. All right, give Me little bit now, some. Just a wee bit. As it is you all have liver, so you don’t need ghee. [Ghee is poured on Shri Mataji’s hands]

It’s all right. Now pour some water. Good for cleaning the nose of all the people who have sinus… [She laughs, inaudible words] the ghee, but not for eating, eh?

Now. Little bit now of another thing, whatever it is [Yoghurt is offered on Her Hands.] Put the whole thing.

Again some water. Now. Milk has to be more. Madhu, madhu, you get madhu first, madhu means… Milk will be more than this. [Honey is poured onto Her hands] Yes.

Gavin: Shall I put milk next?

Shri Mataji: Yes, milk, then. And more milk than…

Gavin: …sugar.

Shri Mataji: Yes.

Milk. Need for more milk, I think. More. Here. Yes, it’s all right.

[Sugar is poured] Not too much sugar.

Not to feel guilty, for Heaven’s sake. Not to feel guilty at all, left – left [She raises left index finger] Vishuddhi catching.

Don’t think! In My presence you are not supposed to think at all. Just don’t think. Don’t feel guilty. [She raises left index finger] Catching, still.

[Aside] Good, thank you.

[Video interruption. Then Shri Mataji is holding a small girl in Her lap. Yogis laugh. Shri Mataji cuddling the child]

Yogi: She’s posing!

Shri Mataji: She’s posing! [Shri Mataji laughs] Look at her. Wrapped up in the sari. Fitting in great, herself [unclear].

Gavin: Just matches her eyes.

Shri Mataji: Eh?

Gavin: The sari just matches her eyes.

Shri Mataji: You see? Just see [indistinct words]. It’s a dignified thing, you know, sari is very dignified. Now. All right. [The small child gets off Her lap].

Very nice people. Very sensible.

Gavin, in your list you must put this also. If you tell this list to Me, there, who is coming gives you. Who are coming to India out of you? Here? Now, those who are coming should get this list of a few things that you need, essential ones.

I don’t find that thing with which you used to give Me water, is it here or not? With the spoon and all that.

Gavin: I must check it with Marcus afterwards.

Shri Mataji: Marcus?

Marcus: Yes, Mother.

Shri Mataji: You’ve got that spoon and…

Marcus: Yes, Mother.

Shri Mataji: That you have got.

Marcus: Yes.

Shri Mataji: All right [speaks aside in a low voice. Sounds like: there’s the spoon]. This one is very good because it is not hard wood.

[After the decoration of the Devi, Shri Mataji sits with Her left hand upward and Her right hand raised in blessing]

Yogi: Christmas… [indistinct].

Shri Mataji: Now, just put some red on my hand. Red [Kumkum? Unclear]

[Video interruption]

Shri Mataji: I will.

Gavin: Our Mother, You are the Counsellor who was promised by Christ.

Shri Mataji: I am.

Gavin: You make us become our own knowledge.

Our Mother, You are the Redeemer, who was promised by Christ. You have given us our second birth.

Our Mother, You are the fulfillment of every prophecy and every prayer.

Our Mother, You are the wholesomeness, by which all wrongs are cleansed.

Our Mother, You are the right discrimination, by which we have received enlightenment.

Our Mother, You are the integration, by You God’s whole creation has been threaded together. We bow to You who are auspiciousness; we praise You who are Love; we give thanks to You who are compassion; we prostrate before You who are all-knowing, all-seeing and all-forgiving. We are Your children: let us never be separated from You, whether by Your illusion, or by our own limitations. Give us strength of Spirit and to the world give peace. Aum.

Yogis: Amen.

Shri Mataji: Let your life be fragrant by My blessings, by My love, by My concern, and the pride that I have for you all.

May God bless you.

[Video interruption. Then a yogini presents her song to Shri Mataji.]

Yogini: … and it’s called “Mother God”.

Shri Mataji: Who?

Yogini: It’s called “Mother God”.

Shri Mataji: “Mother God”.

Yogini: “Mother God”.

[Yogini sings.]

Shri Mataji: Oh. [Applause]. Sang [you?] with such a heart. Everybody was, everybody’s heart was singing with you. Thank you very much. May God bless you.

These songs should be recorded and should be sent to India. They would be very happy, you see, to have these songs. Very beautiful. Who wrote it?

Yogini: Hugo wrote it, Mother.

Shri Mataji: Eh?

Yogini: Hugo wrote it.

Shri Mataji: Hugo.

Yogini: Hugo did that.

Shri Mataji: Congratulations. Give him a hand.

[Applause of Shri Mataji and yogis]

Beautiful. Integration is so important, you see. Somebody has to write, somebody has to compose, somebody has to sing and somebody has to listen.

[Laugh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