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诃湿婆神普祭 New Delhi (India)

摩诃湿婆神普祭

1982年2月20日印度新德里

今天是我们庆祝伟大的湿婆神( Mahashivaratri) 的日子, 是一个伟大的日子,或者我们应该说是伟大的夜晚。 这个普祭应该在晚上举行。 湿婆神就是在这个伟大的夜晚建立在地球上的。 因为湿婆神是那样的永恒。 所以有人会问:“为什么会是湿婆神?” 至于湿婆神的生日,你也可能问“怎么会是祂的生日?”因为祂是永恒的,祂一直都在那里。

    所以,可以说,今天的庆祝活动标志着湿婆神在地球上的确立。就物质本身而言,如你所知,每一种物质都是随某一位神祇而被创造,而那位神祇就建立在相应的物质之中。因此,太初之母认为我们首先必须建立湿婆神。没有湿婆神,一切都无法建立。 首先,要建立湿婆神,因为湿婆神是绝对的。所以你们必须建立湿婆神。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如何建立湿婆神?祂达摩状态(Tamo Guna)之主。 祂是寒冷的,是掌管一切惰性之神。 起初,当地球离开炽热的太阳,被带到离月球很近的位置。 月球是湿婆神的妹夫。所以地球被带到离月球如此之近的位置,以至于整个地球都被冰所覆盖。然后地球又渐渐朝向太阳移动。 当它渐渐移向太阳,地球开始融化。而完全没有融化的那一处,正是上天确立湿婆神的所在之处。

那个地方就是上天安排的,它就是神山冈仁波齐(Kailash)。 山上的冰永远不会融化,整座山看上去就像是湿婆神的脸——眼睛、鼻子,一切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一年四季都保持原样。

湿婆神就是这样被创造出来的。祂被置于静观的状态,作为地球上所发生的一切的旁观者,祂面向宇宙的灵量。上天要把灵量安放在印度, 因此祂面向南边。

祂看着南方,双手这样放着。就像一位旁观者在观看太初灵量的奇观。 湿婆神就是这样被创造出来的。 所以,虽然我们说宇宙的心轮是英国,但湿婆神仍然居住在顶轮之上,顶轮才是祂的宝座。

就像你的头顶上有湿婆神的宝座,但祂是住在你的心里。湿婆神同样是属于顶轮的,祂从顶轮处看着整个身体——所以脚是南 ,这里(顶轮)是北,这边是东,抱歉,是西(右臂),这边是东(左臂)。 这样我们才能看到宇宙的整体地图,看到上天所造世界的整体地图。 所以现在……

(此处母亲用印地语讲话)[你可以坐下。 (瑜伽士:坐下。)坐下,坐下。 不要站起来。 听我讲话。 现在不要拍照。必须专心听我的讲话,要以冥想的状态听我讲。你们必须好好珍惜,不是吗? 你们应该处于冥想的状态,这样便能很清楚地听到我讲话,不用担心。 你们必须处于冥想的状态。]

瑜伽士:所以,这里是南方。

Shri Mataji:所以,你作为静观者而面向南边。 刚才有人跟我说,位于南边的人们头朝南,脚朝北,我的意思是,想象一下,脚朝向北边的湿婆神。 冈仁波齐神山(Kailash)在北边,不是吗? 冈仁波齐不在南边。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把脚朝向北边呢? 我的意思是,你们必须用逻辑推理一下。

这些婆罗门已经告诉了你们所有这些故事,而你们所做的恰恰相反,是不应该做的。有时我会想“神从婆罗门手中拯救这个国家吧。” 他们现在无处不在:他们是我们的统治者,无处不在,而对于梵天他们却一无所知。如果他们是真正的婆罗门就好了,我相信总有一天,真正的婆罗门会掌管这个国家。

所以现在,既然我们明白湿婆神是在物质中首先建立的,那么祂也在我们身上首先建立。 当胎儿成形,心脏的搏动就是湿婆神的建立, 这是湿婆神已经建立的标志。

对于那些出生时心脏就不好或有问题的人,只能说他们的湿婆神并没有完全建立起来。 不是说他们就是坏人,而是说他们不可能活太久,也许以后还得换个心脏,或者前世可能有什么问题,如果他们关注湿婆神原理,那么他们的心脏就可以得到治愈。

所以,人体最重要的器官是心脏。如果心脏衰竭,你们就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最重要的是照顾好你们的湿婆神原理,即真我。 我们担心各种世俗的事情。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但我们并不担心我们的灵。这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如果你们担心你们的灵,关注你们的灵,那么整个宇宙就会与至高大梵产生共振,至高大梵不是别的,只是喜乐。因此,如果你们不关注灵,以为自己可以享受生活,然而你们做不到。

如果你们只关注其他无意义的事情,而不关注自己灵,你们就无法享受生活。只有通过灵我们才能进入完全的宁静状态。如果灵在我们内在得到唤醒,这种宁静便会开始起作用,你们会感到非常放松,达到与真我完全合一的状态。

你们不会寻求人们通常所寻求的一切——你们只寻求自己的陪伴,想要一些独处的时间,这没有问题。在找到你们的灵之后,你们唯一寻求的是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的陪伴,他们也同样找到了灵,所以灵与灵之间建立了一种融洽的关系,那是在内心深处的。而这个灵是我们内在的整体性存有,对此我已和你们说过,一旦与灵合一,你们自然会成为整体性意识。

湿婆神有很多特质,我不需要告诉你们湿婆神原理(Shiva tattva),但是今天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另一个维度,是目前我还没有谈及的,有关湿婆神原理的维度。

湿婆神原理在身体方面的表现是,这类人更多属寒性体质。 从这层意义上说,这样的人不会发出热力,但有时会拥有过多寒性,处于过度不平衡的状态,性情变得极端冷酷。可能会伴有低血压,也可能腹泻,灵性力量太强也会导致腹泻。

因为偏向左脉,也就可能比较有爱心。 因为偏向左脉属于你们所说的kapha型(阿育吠陀医学术语,指结合水和土元素的一种生命作用原理,常译为水能),kapha型粘液过多。因为偏向左脉,所以这类人很容易着凉,有感冒的问题。所以,这类人要防止自己患上感冒之类的疾病,可以通过霎哈嘉瑜伽学习到相应的防治方法。

但要使之平衡,灵本身是超越健康问题的。而偏向左脉的人总是想着灵,他们也会变得倾向一边。既然要在地球上生活,就必须成为平衡的人。 所以他们必须走到另一边,这一边就是他们内在灵性成长的活动。

一个灵性发展得很好的人不可能仅以湿婆神原理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他必须以平衡的人格存在。当他从内在开始发展这种平衡,住于心中的灵便开始升起并到达他的头顶上。

所以这是一个人必须要到达的第二个阶段。即 整个集体(Shri Mataji 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所以当你开始把自己的爱和情感带入中枢神经系统,把它们带到头顶,可以说,这意味着一旦你把它们带进你头顶的宇宙大我处,它们便开始通过宇宙大我的力量,通过你们的集体存有传播开来,这时你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格。

否则,你只是作为湿婆神原理存在着——其实,无论这个宇宙是否存在,湿婆神原理都存在着。整个宇宙存在时,它存在着;甚至宇宙消失,它也存在着,消失了的宇宙也会进入那磁性,即进入湿婆神原理之中。 所以一个有灵性追求的人必须知道,要将湿婆神提升到高于心轮的层面,就要将它逐渐提升到非常超然的一种存在方式,即存在于顶轮上,在那里是一种完全平衡的状态,完全的平衡。

在霎哈嘉瑜伽中我见过的许多人都极致有爱心、友好,非常甜美。 我想说,德里人就不会像孟买人那样严厉。 孟买人可能很严厉,浦那人也有点严厉。 但孟买人和浦那人会更深入。 原因是他们让自己稍微平衡了一些,他们超越了个人心绪,比方说同情心,(他们建议) “不要对人不友善,不要对人说苛刻的话”。

有时候会很可笑。就像昨天,我睡在你们经常睡觉的地方。如果是在孟买或浦那的任何一个中心,都不会听到有任何说话声,中心的任何地方,都不会有说话声。 就像狮子,你看,就像是老虎在森林里,没有人会听到你的声音。如果有老虎的话,就会很安静,就算老虎在几英里之外的地方,你也会知道。但如果我是在德里,就会听见大家都在交谈,有人谈金钱,谈这个那个,各种闲聊喋喋不休,甚至外国来的霎哈嘉瑜伽士也变得和德里霎哈嘉瑜伽士一样。 他们都说很多的话,这令我很惊讶。 对于这种闲聊,他们怎么会如此接受? 所有人都在说话,叽叽喳喳。相反,如果我睡在那里,你们都应该进入冥想的状态,坐下来冥想。而不是这样,对于所有可能的无聊话题,每个人都在说个不停。好像他们没有其他机会交谈似的。他们都在喋喋不休,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了。事情就是这样。

但这是一个人必须知道的,除非你的同情心得到升华——比如你告诉某人“我在这件事上遇到了这样的问题”,类似这样的例子。 我的意思是,是什么主题,都没关系。

如果你开始说“我遇到这样的问题”,另一个会说“是的,我也有……”,你看,这就是同情心。 “我也有这样的问题,这些人太坏了,那发生了,他有同样的问题”,同样的话题。你看,他们都在谈论与霎哈嘉瑜伽无关的事情。

即使与霎哈嘉瑜伽有关,当我在场时,你也不应该说话。我必须向你们所有人提出一个谦卑的请求——你们的行为举止有时并不妥,与霎哈嘉瑜伽格格不入。实际上,在我面前说个不停也是不好的。但我不想告诉你们这些细节,不过,在你们把湿婆神原理从心轮处提升起来之前,你们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你们(德里的霎哈嘉瑜伽士)善于取悦人,善于组织,组织得很好,没有争吵。孟买的霎哈嘉瑜伽士经常吵架,甚至,浦那的霎哈嘉瑜伽士也喜欢吵架。

但我必须说,浦那的霎哈嘉瑜伽士很深入,孟买的霎哈嘉瑜伽士也很深入。就个人而言,他们都已取得了一些成就。现在他们要更深入些,再往内心深入一点。他们必须再次降下回到心轮。多些内心的感受,因为现在的情况是,他们对人非常的严格。 但是你们明白,一定程度的严格是可以接受的。打个比方,如果告诉某人“不要触碰母亲的莲足”,他的内心便会很不舒服。 但这是对“母亲”的一种很世俗的理解。

如果母亲说“不要碰我的脚”,那你就应该这样做。你必须做让我高兴的事,而不是让你高兴的事。所以必须把你那取悦公众的注意力改变过来。有人说“对第一次来的人,母亲,我们不能这么说”。 你必须得说!有些话你必须对他们说。否则,会让我不高兴,这将会带来许多问题。

但是对别人说话时,你不必像浦那人和孟买人那样用他们特有的马拉地语,而是用适当的乌尔都语风格说出来,那样不会让人心里不舒服。但是你必须说出来! 你不应该把那些人看得比我还高,不是那样,你应该这样告诉他们,这样他们才会妥当。

因此,为了更深入你的内在,你还必须进行个人冥想和集体冥想。我不是说德里的所有霎哈嘉瑜伽士都是那样,但是……德里的霎哈嘉瑜伽士善于组织。孟买和浦那的霎哈嘉瑜伽士必须向他们学习,他们互相争吵,我真的受不了,他们彼此怠慢,这样我不喜欢。但就个人而言,他们每个人都很好,他们会有个人主义倾向。有些人变成个人主义者,有些人则变成宣传员,他们会去取悦公众。这些人变成两个极端。

霎哈嘉瑜伽士应该做什么? 你们必须成为对母亲痴迷的人。(笑声)。你们应该做母亲喜欢的事。你们明白吗?不需要取悦公众,也不需要取悦个人,而是做你们母亲喜欢的事情。这是商羯罗告诉大家的,这很简单,“只要让母亲高兴”。 但没有人研究这些。 试着研究一下,“什么能让母亲高兴?” 然后你们会明白,作为湿婆神原理,我是很容易被取悦的。(笑声)

就算你犯了错误,拉三次耳朵,那就没事了(笑声)。 但是不要太过分了。你明白,你犯错误是可以的,但不要想当然地认为你可以不停地犯错误。 因为你的确是有一根大绳子,难道你最终要把自己吊死,这样吗? 所以也要当心那根给你的绳子,要不然,它会将你狠狠地吊起来啊。

所以我们必须明白,不应沉迷于公众舆论或是自己个人的意见,这两方面都是不对的。 你们必须以这样的方式行事,那就是应该取悦我内在的所有神祇。 就我而言,我并不存在,我并没有存在体。真的,相信我,我根本没有存在体,我只是……你可以说,我的身体只是这么多存在体的组合。否则,我并不存在,我发现我不在这个身体的任何一处;我发现我不在这宇宙的任何角落。有时我发现自己不在任何地方,“这一切是什么? 不是我的,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 但是,我仍然融入其中,享受它,与之共存,而我并不在其中,不在任何地方。

所以,如果你们只是试着去了解什么能取悦你们的母亲,你们就会培养起尊严,因为我希望你们有尊严; 这种尊严会让你们的喜乐发展出来,因为我希望你们有喜乐;它还会让你们有更多的能力去获得更多内在的生命能量,因为这就是我所给予的。

凡是对你们有好处的,如果你们照做,就会取悦我。但我认为对你们有好处的,你们可能不这样认为。站在个人的角度或是大众的角度,你们可能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就像我告诉过你们的那样,“请不要在晚上7点前安排我的活动。” 然后你们可能会说,“这个时间不适合我们大家啊。” 这并没什么问题,假如这个时间不适合我,那才是问题。

因为我有特定的时点,那个时间我的状态才会真的特别好。那个时间我要安排给别的人,是固定的。 所以你们不能根据你们的时间来安排我的时间。 上午11点之前的时间不应安排任何固定的活动。如果你安排在清早五点,我不介意。某些特定的时点,我必须用于其他目的。 所以你们必须明白,凡是适合我的事情都应该去做,因为这也是为了你们好,因为那些事情是对你们最有益的。

我只是把自己的习惯告诉你们,以便你们从我这里获得更多好处。但是他们坚持说那些上班的人来不了——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来!如果7 点钟有一个影片,他们会不会去看那个影片?那为什么要降低你们母亲的身价,以方便那些人呢?

如果人少,那对我们更好,我们便能更好地安住在神的国度里。所以不要让我降低我的身价。你们应该明白,不要贬低我,要维护你们母亲的尊严。

我同意,无论要达到什么目标,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必须得到帮助,所有的公众都必须得到帮助,但是,你看,我们却无法摆脱精微的污垢(kacharas )。有很多东西是要舍弃的。所以我们不…也不应该担心这些污垢部分。我们将拥有最好的一切,但要拥有这些,人们不应说话过于严厉。我再说一次,不要使用苛刻的语言。

有人会命令别人“出去,出去,出去!”,不要像这样说话。改变你的语言。必须让自己学会如何以温和的方式,以适当的方式与人交谈。 这对霎哈嘉瑜伽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你继续出言不逊,也许你会冒犯到某位圣人! 所以,要明白,你不应该那样做。要努力让自己变得有能力,好使你走向公众时,能够有正确的观点、正确的概念、正确的举止、正确的行为和正确的知识。在这里,我不是指理性上的正确,而是绝对的正确。

湿婆神是绝对的,祂是绝对知识的给予者,祂知道什么能让我高兴。 一旦发生真正让我不愉快的事情,祂就会停止这场演出。祂只是为了取悦我,观望着这一切。一旦祂发现事与愿违,祂会停止整场演出,并宣告,“停止,一切都结束了”。

因此,虽然我可以说旁观者是湿婆神,但祂也正是审判者,祂注视着这一切,所以你们尽量确保妥当。我试着创造一个美好的场景来取悦湿婆神,所以祂继续留在那里,这些使宇宙成为一个美好的栖身之地,你们在那里升进,获得那应许给你们的永生。但你们得明白什么才能使母亲高兴。

有些人习惯一直盯着我看,这是不应该的。要垂下双眼,你们不能老盯着我看,这是愚蠢的。且不说愚蠢,这样做并不能取悦我。如果我一直盯着你看,你会高兴吗?我不会盯着你看,但我会试着通过做各种事情来让你们高兴,你们为什么不向我学习一下,我是如何让你们高兴的呢?

当然,你们并不能做所有这些事情,我知道,因为有人说,“母亲,我们去了那里,有人给了我们一匹马,这样那样的。” 你并不能为我去完成这些事情,对吗? 如果我有困难,你解决不了我的困难,对吗?但是我可以解决你的困难,所以我可以很容易让你高兴,因为我有很多方法让你高兴。

不管有什么方法,都不应该真的惹怒别人,这是唯一的事情。就算你做不了什么特别之事,但也不要做一些出格的事,使人不高兴。 如果你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那就不要做让人不愉快的事情,你要取悦我。就是这么简单。你不需要做任何额外的事情,只要试着有爱心、重情感、有尊严,我就会很高兴的。 实际上,这会使我万分高兴,我会对你很满意。 但我必须告诉你一个人必须要达到的目标,以及一个人应如何超越这些事情。

所以,德里瑜伽士现在有必要从心轮提升到顶轮。孟买和浦那的瑜伽士有必要从顶轮降回到心轮。我想说,拉胡利(Rahuri)瑜伽士则介于两者之间,他们是非常好的组织者,就个人而言,他们不会给我制造问题。所以我认为拉胡利也许就是我的麦加圣地,不管怎样,它都很好。

但我们都可以像那样。我们都可以改变并影响对方,提升和教导我们自己。 如果我们真的爱自己,关心自己的进化,那么我们就会得到所有这些教导。如果我们真的关心,就不必太担心。渐渐地,这一切都会实现,平衡也会建立起来。 那些说话太多的人,不应该说得太多。我的感觉是,当你说话太多,一旦不说话,你就会完全不说。不偏不倚的做法是,有必要时必须说话,没必要时就不应该说话。

所以,通过霎哈嘉瑜伽,你会逐渐培养出那种人格,会发展出那种智慧,知道哪些是该说该做的,哪些是不该说不该做的。不行动是湿婆神的品质。祂什么也没有做,祂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整出闹剧。祂什么都不做,但祂仍然是那个必须观看的人,如果祂不再观看,那么整场演出就结束了。

要是你能明白在无为状态之中,祂做了有多少就好了。看看这种反差,就这样,祂什么也没做,但祂让每个人都跳舞以取悦祂。同样地,你会同时拥有这两种天性,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可以达到那种平衡的人格。这是为你好,为了你的进化,为了你的成长。所以今天,你们所有人都有一个好机会,让湿婆神原理在你的内在独自进化,最终融入到整体之中。

伽比尔在他优美的双行诗中有描写到这些,也不知道大家能否理解。上行诗“Man mamta ko Thir kar launga”的意思是“心中的慈悲啊,我愿将你激发,将你散发;心中的慈悲啊,我愿将你激发,将你散发。”下行诗“Aur paancho tattwa milaunga”的意思是“我将慈悲融入五大元素。”你们了解伽比尔有多伟大吗?说到伽比尔·达斯,让我们看看他所说的,“我将慈悲从心中散发出去,完全融入五大元素之中。” 这就是霎哈嘉瑜伽。

如果你明白这一点,那么你就不必去了解其他的一切了。你已经在心中得到了,在内心你是资本主义者,而外在则成了共产主义者。如果你能好好达到这种平衡,你就做到了。我们可以做到,大家齐心协力就能做到,我们可以成就它,并且我们可以向世界表明每个人都可以成就它。所有所谓的平凡人,都能变得不平凡。

所以今天,我们必须为自己做出决定,我们要去做,要去接受关于它的教育,以灵性的方式,以霎哈嘉的方式。如果你每时每刻都静观你自己,你就可以做到。不要为自己作什么解释,或者说,“哦,这发生在我身上,那发生在我身上”,这并非重点。

很多人会那样跟我说,太荒谬了。你要挑战一下你自己,“那怎么会发生在你身上?你为什么不这样做?你应该这样做。为什么你不能这样做?”就这样,承担起自己的工作,你就可以实现它,我敢肯定,因为你身上拥有这种力量。

我祝福你们所有人拥有灵性成长和集体性。这两方面都要兼顾。 如果你们只有灵性成长而无集体性,那是没有用的。 如果你们只有集体性而缺乏灵性的成长,也没有用。要好好将两者结合起来。

所以我们必须接受湿婆神并在宇宙大我中建立湿婆神。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如果你们能理解这一点,那么你们与他人的关系会很好、很长久,并很牢固,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们的生活质量也会变得非常好。

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