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讲座——关于右脉的建议,你必须成为灵 Brighton (England)

公开讲座——关于右脉的建议
英国布莱顿,1982年5月14日
我提议今天让他们先发问, 我会留下… 若你们有任何问题, 请先向我提出。这样你们的思绪便可以静下来。我不介意站着,这样更容易看到大家。我站在这里还是坐在地上?
现在首先最好是问问题。昨天当答问时段开始,大家都有点分心,所以还是现在提问比较好,你们有什么问题?因为你们全都是求道者,你们全都是求道者,你们都在追寻,所以最好现在提问,那么我便可以在讲座中回答。
没有问题?这代表霎哈嘉瑜伽士已经变得更有能力去解释霎哈嘉瑜伽。当我到达澳洲,报纸的记者问我:「母亲,你的门徒是否都是学者?」我说︰「不是,他们都是普通人,他们必须是非常普通的正常人。」记者却说︰「他们懂得的事物,令我很惊讶,感到他们全是学者。」我说︰「所有学识都在你内里。」所有知识都在你内里,你只要内在有光,便可以看到。所有知识都是在你内里,你不需要四处去找寻。全都在你内里,一切都是内置的。
你被创造得那么漂亮去成为灵,为此我不需要做太多,它自会成就。唯一是我们必须知道,自己期望些什么。要成为灵,我们该期望些什么。这也是理论上你必须明白的。这必须是合理的结论,不单只是因为我说了某些话,或因为你已经变成某些团体的组员,又或因为你付了费,不是这样。事实是如其所如,逻辑上它必须是真实的。
几天前我告诉你关于左脉,关于过去,关于潜意识,关于集体潜意识,潜意识的问题以及,我们从物质而来的制约。物质常常想控制灵,物质在控制我们。因为我们最先是从物质而来,但灵可以怎样从中走出来?当我们变成灵什么会发生?人们谈论自觉,很多人谈论重生,每一个人都说你已经再次出生。很多人说︰「我已经第二次出生。」自我确认。 在这个世界,你可以找到各种类型的人,他们知道某些事情必须发生,某些突破必须出现,我们必须有某些追寻。试想像在基督的年代,没有太多人在追寻,没有人可以向门徒说太多话。 他们只是普通的渔夫,非常简单的人。但今天你却可以在世界各地,找到很多求道者。追寻什么?你在追寻什么?就是追寻你的灵。说追寻你的灵也是一句很含糊的句字。你在追寻你的灵,这个灵又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追寻这个灵?在进化中,我们是人类,我们的知觉是人类。这个人类的知觉并不是最终的,若是,我们便不用追寻。它并不是最终的,我们必须到达某一点,某些事情必须发生,我们可以怎样合理地处理这课题?
在我们的进化,什么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是动物,从动物我们进化成人类。与动物相比,人类有何特别之处?人类的知觉状态,有一个新的向度,就如马匹可以走过一条肮脏的小巷而没有任何感觉,无论是肮脏、污秽、漂亮、有色彩,牠都没有任何感觉。对牠是没有任何分别。 但若人类走过一条肮脏的小巷,或一所肮脏的房子,他立即知道他不喜欢。 我们的知觉有一个新的向度, 当与动物相比,以科学的方式来说,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发展了新的知觉。 无论什么在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我们都是它的主人。例如我感到这是热的,每一个人都会感到这是热的。又或我说这是某种特别的鸟儿的颜色,每一个人都会说同样的话,所以无论一个人的知觉(awareness)是怎样,我是说知觉,不是虚构,不是幻觉,是真实的,以他的器官来说,以他的感官来说,大家都是一样的。一个人若感到热,他不会说他感到冷,另一个人也不会说这是冷的,他们全都会说这是热的。
有一件事情,就是真相只有一个,不会有两个。我们的进化,无论什么必须发生的,必定是我们的知觉。就如一条鱼变成一只龟,若鱼变成龟,什么发生在牠身上?就是龟的知觉,牠开始感觉母亲大地。牠失去了某些鱼有的,但却有某些新的感觉。 同样,我们的进化,若某些事情必须发生,我们必定变得更加有知觉,更加有动力。为此,我们可以从很多人的作品中得到帮助。例如,我们可以视容格为其中一位。他有谈及它。容格曾经说,当突破发生,人类会变成,会变成集体意识。他没有说你们会开始做着同样的事情,或你们的行为会一致。不,他说你会变成,你会意识到它,不是没有意识。所以当你追寻灵,若灵要开悟你,在你的知觉中,你会知道某些你之前不曾知道的事情。你今天可能感到热或冷,或许在这新的知觉状态下,你可能有不同的感觉。他很清楚的说,你必须变成集体意识。所以「要变成」是我们进化的一点,不是其它。我们变成某些梵文中,例如他们说,一个已得自觉的灵,对印度人这是很普通的知识 ,并不难理解,他被称为dwijaha。某人已经重生,一只鸟儿也被称为dwijaha。因为鸟儿首先以蛋出生,跟着牠生长、成熟,忽然变成一只鸟。这也是等同自觉,你们都知道,在复活节我们给予蛋,有着相同的象征。我们是蛋,我们必须变成鸟。所以现在这个阶段,我们是人类。我们就如蛋一样,必须生长至某一点,才能变成鸟儿。
人们谈论的各式各样的事情,都不是自觉。就如我可能说:「好吧,若我把你催眠,我可以把一个瓶子给你」,你可能像小孩那样开始吸吮那瓶子。就算你知道自己做着一些古怪的行径你仍会继续做。你被迫这样做因为你被催眠。这种行为并不是自觉,因为作为人类,无论什么发生在你身上,你是不会作出任何行动。我们不会如猴子般把尾巴剪掉而,成为人类。这是发生得那么的自然,这是发生得像花朵变成果实那么自然,这是一个活生生的过程。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无论什么必须发生在我们身上,都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过程,不是一个死的过程。我们能做的都是死的,例如我们可以倒立,我们可以跳跃,我们可以奔跑,我们可以做各式各样的事情,但这些都不是活的过程。活生生的生命过程是当你变成某些,这种改变必须由老实的求道者所提出,若你不老实,那么便很困难了。就算你是老实的,你也会被误导,被一些你阅读而来的念头所误导。因为那本书是你付钱买的,又或你付钱给某个组织,或你付钱给某人,这些都帮不了你。我们必须看清楚,我们必须变成什么。这就是我昨天告诉你的,你变成导师。你变成先知,就如威廉布莱克所说「神之人」会变成先知。他们有能力令别人变成先知。」 要对自己绝对忠诚,你必须要说︰我是否已经变成先知,我是否可以令别人成为先知? 就是这样简单的去看待我们的自觉。这也是你有能力做到。就是你变成先知。因为一切都在你内里,整个机器都在你内里,你就像一部计算机只要与总机接驳,它自会运作。
你就是要变成这样,若你不能变成这样,一切其它的,例如组织一个机构或类似的事情,都是毫无用处,完全没有价值。我可以说,所有都是被误导。你可以得到什么?例如,我的意思是,若雷伊必须要说︰ 「啊!母亲看到光,这些事情发生,那些事情发生。她拥有这些力量,那些力量」这些全是一无是处!对你有什么用呢? 我或许是一个国王,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呢?你要变成什么才是最重要,为着这个改变。若我说你内在已经拥有一切,我要做的只是去证明全都是在内里。我们对这种知识并不是一无所知,实际上自摩西时代已经有被描述,就像他说︰「火之树。」什么是火之树?没有人知道,他们只是说有火之树。但若你看到灵量被完全开悟,你便看到它真的像火之树。圣经也有这样说︰我会如火舌一样在你面前出现。这是什么?没有人可以解释,没有人知道。这些火舌就是那些得到开悟的能量中心。你看它们就像火舌一样。你不需要看到它们,因为当你是在外面,你只看到帐篷,若你是在里面,你什么也看不到,只看到会堂。我们必须明白,不是我们认为什么,什么必须发生,而是实际上什么将会发生,我们都要接受。所以首先我们要摆脱这些错误的认同,以为这样会发生,那样会发生,以为这样会发生,我必须看到光,我必须在天空中飞,很多人付钱令自己可以在空中飞。我的意思这真是荒谬,你为什么想在空中飞?我真的不明白,还要因此付比环游世界更多的钱。我告诉你,坐飞机出门并不需要付太昂贵的价钱,你在付这飞行生意,这个快速特警队生意,这是什么,我们必须明白,这是什么?当我们要在空中飞,我们想进入怎样的境地?这种催眠的手法是那么精微,你是不会明白,你只是继续下去,就像同样的快速特警队生意。有位男士, 他是研究院的主管,他患上癫痫症,他的妻子也患上癫痫症,他的孩子也患上癫痫症,他们来找我。他们失去了房子,失去了一切,身无分文。这就是整个学飞玩笑会发生的。现在,我们必须知道我们不能付款,不能为我们的进化付款。要明白这是非常简单。就如我昨天告诉你,若你付钱给这朵花,它能否变成果实? 这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过程,为此你不能付钱,它不明白金钱,生命过程不明白金钱。我不知道有任何人可以。例如他消化不良,他拿出一点钱说︰「我的胃,现在我付钱给你,你能否消化我吃下的食物?」我们是不是要这样? 同样,这是最高的生命过程中的最高, 因此你不能付钱。要明白这些是非常精微的,因为人类相信一切都是要付钱的,否则它不会运作 。你走到一部机器前,你想得到一件货品。例如机器,你必须付钱这是可以成事的,若你得不到你要的货品,你就不用付钱。所以可以成事的都要付钱。任何汽车,若它是免费的,代表它是垃圾,你不会要它。我们必须付钱把它拿到垃圾站。所以在人类的脑海中,一切都要付钱。这是非常错的,你不能付钱。我在说这个生命过程,这是超越人类。人类是做不了的,就如我们不能把花朵转化成果实。生命过程是超越人类可以到达。当你变成,当你变成超人类,你便可以处理它。这必须在你身上发生,若这没有发生在你身上,其它的一切都是错的 。我以极大的关注告诉你。因为那些在市场的人,那些售买货品的人做得很好,他们知道怎样诱惑你,他们知道怎样把念头强加在你身上,怎样给予你错误的认同,你只是认同于他们,直至他们完全的离开。跟着你便陷入困境,你说︰「天啊!发生什么事?」有一点仍然存在,就是你的灵还未失去,它仍然存在。尽管有怎样的错误,怎样的追寻,灵仍然住在你内里。尽管这些,若你仍然活着,这个灵被带到你有意识的头脑,意思是进入你的中枢神经系统。你应该在你的存有感到灵的力量。这是霎哈嘉瑜伽所说的霎哈嘉(sahaja),他必定有告诉你,意思是与生俱来。
昨天我告诉你关于左脉,那是愿望的力量,藉由这力量 我们有所有的思想制约和来自物质,唯物质主义的东西,你也可以说我们收集了所有我们的过去,过去藉由集体潜意识延伸。我昨天也告诉你,癌症是因左脉的极端行为所引起。那些左脉的极端行为 令人患上癌症。若你能把这些极端行为带回中脉,癌症便得到痊愈。它可以被治好,毫无疑问。
第二部分是右脉,我已经告诉你 我今天会告诉你有关右脉。那位男士不在这里?问很多问题的那个男士,他在吗? 他昨天忙于提问,就是这样。我想他对追寻并不感兴趣。好吧,第二面是右面。是我们作出行动的力量。我们首先有欲望,跟着行动。这力量,右面的力量,以右交感神经在我们内里显现。科学也是一样,科学的层面很粗糙。这些都是我们内在精微的东西,这个存在于我们内里的右面的力量。给予我们思维和肉身的力量去作出行动 当我们有任何欲望,便应作出行动。我们想实行这个欲望,所以我们作出行动。我们必须明白这是什么类型的力量。梵文称这力量为prana shakti而另一个力量,左脉是 mana shakti 是情绪的力量,或可以说是思维的力量。用英文来描述它们并不怎样清晰,所以我会说mana shakti 和prana shakti。这是存在于我们内在的两个力量。我们开始以左和右来运用它们,它们可以说是像煞车制和加速器,我们变成驾驶的能手。但在这过程,我们会犯错人类的头脑的独特之处,就是会走向极端。就如我告诉某人︰「现在你必须静坐。」他们便静坐五小时。没有需要静坐五小时。又或若你告诉他们你必须倒立,他们便会倒立十小时。没有需要这样极端,我们只须处于中脉,对我们的身体仁慈点,对自己仁慈点。没有什么需要狂热, 没有什么需要令自己恼怒。这只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必须在你身上发生。例如,试想想,一颗种子被播放在一处有嘈杂音乐的地方,或一处每一个人都奔跑叫喊,尖叫的地方,种子会有什么发生?就是它不会发芽。若那是一处平和的地方,一处正当的地方,而不是播放在一个倾斜的花盆里,它肯定会生长成漂亮的树木或漂亮的灌木。自由地生长!
同样,若我们过于极端我们便会偏向右或偏向左,若偏向左,我昨天已经告诉你们有什么会发生。所有那些催眠术,ESP和大部分灵性导师,都想玩把戏,你要明白,就像他只会催眠你,人们变得因为这些导师,人们变得完全疯癫︰「他是我们的导师。」他们的行为却像完全没有脑的人一样「啊!我现在感觉到,我感到极好。」我看原因是因为你感到这个男士内在有安全感「若我跟随他」,你明白「他将要到天堂,我将会与他一起上天堂。」事情是不会像这样发生的。你必须独自上天堂,你必须变成自己的导师。你必须认识一切,不是某人把拖车放在背后,再把人放在拖车里说,来吧,我将要上天堂。实际上,这些人大都是走向地狱。你会很快的跟着他们。所以事情从不是这样,相信我,任何人说追随某位灵性导师便可以上天堂,都是绝对错的。你必须遵守原则。任何一位真正的导师都会常常告诉你,你必须变成某些……他永远也不会只说︰「好吧,你给我钱,好吧,你是成员,你现在是我的孩子,你现在是我的门徒,我给你爱,让我们有爱吧。」爱在哪里?「给我更多的钱,给我名车,给我这些,给我那些。」像疯子一样,我们以为,这些东西是可以交换的。我们都是求道者,我们有权去找寻我们的灵,我们不要被这些把戏,这些人的,我可以说这些恶作剧所欺骗。不单要你的钱,我不介意,他们是走私者,让他们拿到钱拿到他们想要的,但你却不知道他们破坏了你得到自觉的机会,当你的得到自觉的机会被破坏,就很难再给予你自觉。若你不认真的,正面的去解决,你将会处于一个无可救药的处境。我曾经看到人们为此而受苦。
这种我们内在的行动,提供我们的思维和肉身的能量而在右边运作,就像我们想着未来,开始计划计划这些︰「我们必须明天做这些,后天做这些。」我们开始坐下想,「现在,我要到哪里去找这些?跟着拿一张票,我便会到哪里。」我的意思是我们的脑袋为未来而运作,很大程度,我们变得完全的未来取向,到达某个程度。我有时遇见一些未来取向的人,他们甚至忘记自己的名字,你相信吗?我的意思是他们甚至忘记他们父亲的名字。这还可以,但连自己的名字也忘记,像疯子一样。因为他们记不起自己的名字,他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他们在做着些什么。我曾经遇见这样的人,他们真的是病人,因为他们已经变得那么未来取向,他们不知道任何他们的过往,这种未来取向的行为开始在那些常常想着未来的人的社会开展。我要做什么,我明天要做什么,我明天将有什么成就?」所有这些事情,当他们这样,他们的注意力便会走向极端右。在这里,我们处于非常危险的位置,非常危险的位置。当我们开始望向未来, 望向未来是一种幻像,完全是来自想象。因为你认为的未来并不存在,存在的是现在,你须处于现在而不是未来。
人们会说你必须处于现在,但怎样才能处于现在?我们不能。你一是处于过去,一是处于未来。因为当思绪的波浪升起,它上上落落,另一个思绪波浪升起,上升跟着下跌。当这个思绪的波浪升起,我们跟着它升起,但却看不到它下跌,跟着这个思绪的波浪升起,我们看到它,但却看不到它走往哪里。我们就在这思绪的尖端跳动。我们不知道我们或许在过去,或许在未来。在这两个思绪之间是现在,我们不知道把注意力放在哪里,这是非常困难做到。只说你必须处于中脉是不能做到。所有这些︰「你必须这样做,必须那样做。」不能令你做到。除非有光,就如这房间没有光,你说︰「一直行。」你不能,因为你看不到,看不到哪里是通道,可以怎样走。就算你下命令,做你喜欢的,就是不能走直路而没有碰到任何这些椅子,因为没有光,你看不到。所以我们要明白,我们对未来有太多的计划,我们实际上做的是,我们活在一个想象的世界。已经有很多人们活在想象的世界的故事。他们怎样发现一切都被摧毁。有些人藉由他们的身体的努力而成就到,当他们运用他们身体的力量,他们为自己制造了另一些问题,因为他们变得肉身取向。
若你只是肉身取向,灵便会生你的气。所以右边的移动是为那些小心翼翼的人而设,你可以称呼那些对时间很挑剔的人,那些对事情很坚定的人,那些干巴巴的人,那些非常率直的人,他们不能容忍任何荒谬。另一种人是,你发觉这种人通常都是令人头痛的,他们令人烦厌,你不能容忍与他们为伴。他们可以是非常令人厌烦的人,他们教训你怎样可以,直截了当,怎样可以绝对走直路。大自然没有什么是直的,它是那样 漂亮的移动,因为大自然被创造成多元化,多元化带来漂亮美好。他们不会想及漂亮,他们不会想到爱,想到慈悲,没有这些。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谨慎的世界,这就是他们的生活。这类人内在发展了很大的自我,就如你看到这里一样,是一个在头脑里被称为自我的黄色的东西。藉由左脉的行动,情感的那一边,我们发展了超我,藉由右脉的行动,我们发展了自我。
这个自我并不容易被看到,因为若你有超我,你的身体便感到痛楚。身体上,你是一个可怜的人,你面上有皱纹,你看来很憔悴。若你有自我,你便看来很活跃,我们可以说希特勒是极之自我的代表,他脑海中以为自己是某位降世神祇,他必须拯救人类,他知道有关种族和一切,他理应拯救某些种族。这种念头来自偏右脉的人,他们很有野心,与他们谈话或许感觉非常好,他们或许看来很谦虚,也或许是非常好的生意人,什么也可以是,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这个自我先生 在他们的脑袋中出现,就像一个大气球把他浮在天空中。自我的终结是愚蠢,你会感到惊讶,自我的尽头是愚蠢,这些人沉醉在各式各样愚蠢的事情里。 他们会说︰「有什么错呢?」 例如,我知道有些老人的行为是非常愚蠢,他们说︰「有什么错呢?」 一个老人家,例如九十岁,他甚至不能没有手杖行走,却跳你们的舞,跟着他跌倒。你明白吗?他想︰「有什么错呢?」就像我认识的一个女士, 她大约八十五岁,她死于从马上跌下来,很自然,我的意思是你对一个八十五岁的人期望什么,那是很明显,一位八十五岁的女士她应该安居于家中,照顾孙子她或许还有曾孙,你明白吗?她不这样,为什么她想象一个二十五岁的女士一样爬上马背上?他们做着这些愚蠢的行为,却说︰「有什么错呢?愚蠢是没有错的,有什么错呢?」 这种人对社会,对其他人都是一种骚扰。那些拥有超我的人会麻烦自己,而那些自我中心的人却会找别人麻烦。他们常常都纠正别人,折磨别人,把自己的念头强加在别人身上。 这类人可以非常,非常成功。因为没有什么是胜过成功,他们继续把东西锤打在别人头上,说︰「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当你持续这样说,你忽然相信︰「是,事情必定是这样的。」这类人是最危险的。我可以说,超我类型的人,对那些不知道超我类型的人的把戏的人来说 超我类型的人,他们可以是非常,非常,非常危险,因为他们很精微,你看不到他们,他们会催眠,他们可以附在你身上,他们可以是非常害羞,他们亦可以对你作出各种你意识不到的事情。所以要选择那种比较好,那种不好是不容易的,走向极端都是错误的,无论是偏向右或偏向左。
现在让我们看看身体有什么发生? 就如我说有关癌病,在左边肉身上,有什么发生在未来取向的人?我们有一个能量中心特别为未来取向的行为而设,被称为腹轮,以组糙层面,在我们内里彰显,被称为大动脉神经丛的神经丛。腹轮对人类很重要,特别是已经发展的人。实际上,这个轮穴把我们腹部的脂肪转化,以供脑袋之用,这是太阳神苏利耶的能量中心。当我们开始思想这些细胞这样被转化,它们对脑很有用。若你不停的思考,常常都在思考,常常都在思考,什么会发生?我的意思是头上不会长角,你在消耗着它,你在消耗着所有这些细胞,你必须有其它补充。因为要补充,腹轮必须很幸勤地把细胞转化,以提供脑的需要。因为要做这工作,其它腹轮要照顾的器官,例如你的肝脏你的胰脏,你的脾脏,你的肾脏,全都是这个能量中心所照顾,还有是女士的子宫。现在,若腹轮只做一个工作,它不能做其它工作,其它工作便会被疏忽,那么你便发展了称为肝脏疾病的可怕疾病。
肝脏的毛病是我们感觉不到,别人知道你有肝病,因为你的脾气很坏,因为你很挑剔,因为你常常向人咆哮,因为你对一切都不满,因为你批评人。所有这些都是肝脏出毛病的征兆,有肝病的人对自己永远不满,因为肝脏照顾我们的注意力,肝脏有问题的人,他们的注意力很可怕。像这样走,你不能保持你的注意力向前。在街上你会直往车辆走,因为你在看着一些你不应看的事物,你一直都这样看着别的事物,你不能行走,我的意思是你找不到任何动物,像这样走路,只有人类才会这样。若你看到他们在街上,你会感到很惊讶。 他们都走到哪里?他们不走直路,他们不向前看,他们的双眼像这样,那样。因为注意力摇摆不定。注意力摇摆不定是因为肝脏有毛病,所以肝脏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肝脏有特别的能力,从身体抽出毒素,显现为热。这种在身体的热必须被转化,或必须转变成血液,或变成血液里的水,它必须从你身体里排出来,或许以汗水或其它形式排出。当肝脏的齿轮松脱,什么会发生?就是它没有能力做这工作,它不能把这些热传到血液里,热仍然停留在身体里,你真的被加热了,这些热令你产生各种问题。在霎哈嘉瑜伽,当灵量升起,什么会发生?它改变血液的形态。因为这热,氢气和氧气被安置在很古怪的位置,就像这样,那样。他们开始接收他们内在的热,这就是为什么有肝脏毛病的人在灵量升起时感到有点热。但我们可以藉由令肝脏平和和舒适而把它治好,你肯定可以,肯定可以把你的肝脏治好,这是无庸置疑的。
第二样发生在你身上是胰脏,它令你有糖尿病。只有思考太多的人才有糖尿病。就如一个印度的农夫不知什么是糖尿病,你因此停止吃糖。但这不能治好糖尿病。糖尿病是因为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太多。医生不明白,所以他们说糖尿病是不治之症,因为他们不知道思考与这疾病的关系。这是当你不停的思考便会发生,像疯子一样,你便得到糖尿病。若你得到开悟,糖尿病是可以被治好。你也可以医治别人的糖尿病,因为这个充满活力的力量,它把流通于你的三个力量整合,你得到补充。你可以给予已经消耗尽的人。因为你可以藉由这个力量去补充他们,你也可以去医治。
第三是发生在人身上最差劲的就是因为脾脏而来的血癌。脾脏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们内在的平和中心。一个没有妥当脾脏的人不是一个平和的人,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但医生却不懂,所有科学取向的人也不懂把它联系到某些非常,非常简单的道理上。简单的是当你进食,若我们吃得怱忙,我们的脾脏便有麻烦。我们可以患上血癌。若母亲是急躁,或父亲是急躁的,孩子可能出生便会患上血癌。我们很高兴告诉你,在纽约, 有一个血癌的个案,当我在印度的一条村庄, 有人来告诉我,这样这样的男孩病了 他只有十六岁,有血癌,医生已经 宣布他两星期内便会死亡 他们常常都是这样宣布,他们只善于宣布 当这个个案来到我面前,我告诉他们︰ 我做不了什么,我现在在村庄里,但你可以打电话给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她曾经在英国现在在纽约, 她可以照顾这个案。 你感到很惊讶,这男孩完全被治好。他出院后来看我,现在他回到学校。我的意思是我们治好很多血癌的病人,但在这里我们不是去从事医治… 或治好任何人,这不是我的任务,这是发生得很自然的,是灵量升起的副产品。主要是我们要令你成为医生,我们要令你成为博学的人,我们要令你成为有集体意识的人,我们必须进入神的国度,住在祂的平和、祝福和喜乐里。还有肾脏的问题,高血压,所有都是因为这引起,人们担忧,他们急躁,你明白,这种急躁只是习惯。我知道有些人,当你一说︰「啊!你到某处必须乘坐飞机。」 飞机这个字忽然引发这种急躁。「啊!他们变得疯癫,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忘记他们的护照,忘记他们的行李。忘记这些,他们发狂似的。若你走到机场,你会发现,这个被称为左脐轮的能量中心,脾脏变得狂热。当你进食,或做任何工作时便会产生某种紧急状况,需要更多血液去消化食物。所以这个脾脏,可怜的家伙辛勤的工作,去制造额外的血细胞。当你进食时,例如你也看报纸,这是最差劲的事。很可怕,我们在早上阅读报纸,同时也在进食,你的脾脏便出毛病。因为另一种紧急情况出现,更甚的是你骑着单车,手上拿着三文治赶紧回去工作。你忽然发现路上塞车,令你处于更坏的境况,令你很急躁,你不明白为什么。在你前面的人不停的说︰这个人出了什么问题,他为什么不能把车驾快一点?这个人也对前面的人说着同样的话。这种疯狂的情况持续着,这种无意义的竞争继续。若你在进食时这样怱忙,这样急躁, 你便会有这种麻烦。这是非常危险的,被称为血癌,这病在年青人中是非常普遍的。
最后,是心脏的毛病。当你放太多注意力在外在的物质的东西,你的物质上的进展身体上的进展,以及把你的脑袋过度计算机化,你便疏忽了住在你心脏,必须得到你的关注的灵。灵便会退去,当灵后退,你便得心脏病。只有偏右脉的人会有心脏病,不会是偏左脉的人。我把这些告诉一个医生,他说,很惊讶。在精神病院,你不需要心电图 你不需要它,他们永远不会心脏病发作。一个疯子不会有心脏病,这是很令人惊讶。一个疯子用他的心更多,他的左脉,他的情感,他的心应该跨掉,但却不是,是他的头脑崩溃了!你可以想象吗?而那些用脑的人,心却崩溃了。 这是大自然在我们内里创造的平衡。你看大自然是怎样聪明地指引我们到中脉,不走向极端,保持在中央保持在中脉。当你完全处于中央你便进化得很快。
这是我们拥有的右面,未来取向的那一面。 你们都知道我们的品性都是非常未来取向 这种未来取向不能只说︰「啊!现在,不要思考。」你做不到,你就是做不到。若我命令你︰「现在,停止你所有的计划。」你只是做不到,你就是不能做到,你必须计划。 你发现所有这些计划都失败,因为这些计划与上天的计划没有关系,上天有一些计划而你又有另一些计划,它们永远也不会结合在一起,这就是你的计划怎么会失败。你只是感到很灰心,感到孤立无援,你不明白这是怎样发生。
我们要明白,我们要知道有一个上天的力量,无论你喜欢与否,所有这些生命的工作,成千上万的花朵变成果实,一颗种子变成大树,一颗特别的种子变成特别的大树,各种的选择都是井然有序的,整个化学作用被组织起来的途径,所有化学的周期定律,所有在这个世界你看到的一切都是井然有序,必定有某人做着这工作。所以有一个上天的力量围绕着我们,毫无疑问,但我们仍未能感觉到它,就是这样。若我们还未感到它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它的确存在和运作着。我们亲眼看到那么多活生生的事情在发生,我们视这为理所当然,我们不受困扰。你看,人类生命的本身,孩子将要出生身体里有一个胎儿。医学的定律是,若任何外来的对象进入身体,会立即被抛走,一切力量都是被建立成把它抛走。但我们发现,当一个胎儿开始生长,整个系统滋润它,照顾它,真的对它很费心很小心地,水被创造围绕它,令它不受骚扰,作出各种关怀。身体会对胎儿作出各种关怀,去照顾它。当胎儿成熟,便会被抛出。谁做这些?谁在做着这些?我们有时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无论如何,我们为什么要变成人类?有什么需要这样?有什么需要这样?若我们得不到答案,这表示我们仍然在过渡期,我们必须到达哪里,才能得到答案。我们被创造成人类,去感觉这个上天的力量,去处理这上天的力量,去享受上天的恩赐。这上天的力量是集体的存有,它赐予你集体,在我们心里的灵就是在我们内在的集体存有,它彰显流通的上天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联系到总机,我们便会变成我们应该变成的模样。就像一部机器,当它连系到总机,它便有了意义。这部机器(母亲手指麦克风),虽然与总机连系,却意识不到电力,感觉不到我的声音。但一个人,当他联系到总机,你变得有意识,这是你必须明白的。当你得到自觉,你可以提升别人的灵量,你也可以给予别人自觉。雷伊就做了很多,甚至在利雅德(沙地亚拉伯之首都),他也有这样做。在每一处他到过的地方也有做。 他就像你,一个工程师,他就像你,你会对他怎样认识自己和认识别人感到很惊讶,你会完全改变,因为当你得到你的灵,当你得到最高,所有世俗的事物便会退掉。你变成自己的导师,不再被任何习惯或其它一切所束缚,它只是漂亮地成就。我们必须给自己机会,必须有耐性。所谓的聪明智慧最差的,是你能对一切开玩笑,这是最容易的。开一切事物玩笑,把它解决。 在古老的时代,当他们想面对真实,像基督来到,他们没有对祂开玩笑,但在祂被钉十字架时却开他玩笑,他们只是否认。现在这基本上都不是问题,问题不再存在是因为否认是需要更多力气,所以还是开玩笑比较好。这是愚蠢。我再次说,开某些事情玩笑是愚蠢的,因为你就是这样,你是灵,是你必须得到它,若你只知道怎样开玩笑,请与它一起玩吧。那么你的人生继续,你的生活继续,对你这有什么用呢?若你没有得到自觉,你对自己的评价是你是失败的,你已经失败了。这里在给你机会,你可以很舒适,你可以得到忠告,你可以得到救赎,但没有人能令你感受到你存有的漂亮,你必须亲自去体验,若你不想体验,没有问题 完全没有问题,你有自由这样做,做你喜欢做的事,但若你想去做,请你停止你的导师搜购 不要再摇摆不定,停下来,看清楚你需要什么。这是认真的事,必然会发生。
除非人类已经进化,这个世界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任何问题,要听信我。无论什么他们从思考而来的,例如他们创造民主,他们创造共产主义,这样那样。在真实中,所有这些荒谬都是毫无意义,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例如你可能说我是非常有力量,所以我是一个资本家,但我不能不为给予而活,所以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我绝对是一个资本主义者和绝对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一切都存在于我们内里,这些念头都是人为的,令一些人是民主派一些人是另一类型。因为当他们执着于自私和所有这些事物,他们不能从中创造出任何好东西。不执着是因为你与灵合一,灵是不执着,它给予你光。这种不执着令你看到整体,像一出戏剧一样持续着,你可以好好的成就到,你变得充满活力,你会对自己那么有活力而惊叹不已。除此之外,我们必须意识到,若这里有一个力量,它是全能的,这力量可以自己思考、组织和照顾你,很多事发生在霎哈嘉瑜伽士身上。若我告诉你们一切,你必定会很惊叹。令人惊讶的事情在发生。克里希纳曾经非常清楚的说︰「yogakshema vahamyaham」 意思是若你得到瑜伽,你便万事安好。瑜伽之后,祂说先有瑜伽,合一必然首先发生,那么你便万事安好。我曾经见到人们走到所谓导师哪里,他们染病,你看到他们的面容苍白,完全的完蛋,一无是处,绝对是痛苦的人。这种人怎可能达到瑜伽?
不单肉身方面,思维上他们也是处于平和,他们充满慈悲和爱心。这种慈悲不用说话,只在流通,流通着散发着,你甚至可以把你的慈悲给予花朵,若花朵将要凋谢,你可以给予它,它们可以多活一会。例如,树木将要死亡,若你给予它们,它们便会昌盛,若你把它给予动物,牠们会变得不同。因为是你首次得到这力量后,把它回赠,回赠大自然。到目前为止,你通常都是从大自然拿取的,现在是第一次你向大自然给予某些东西。因为慈悲只在流通,它不接受任何东西,它只流向其它人。这必须发生在你身上,不要只满足于那些低下的东西,那些无意义的,那些虚拟的或大规模的念头。我在说每个人都意识到的集体,这不是大规模的活动,这是集体。愿神祝福你们!
我希望今天很多人都可以得到自觉与灵合一,感觉到他们的集体。我唯一的愿望是,在英国,我把布頼顿放在很高的位置,我常常说英国是宇宙的心脏,它是非常重要的,它是心脏,毫无疑问。这就是为什么布莱克曾经说,它必须变成耶路撒冷。祂所说的都是真相,他说了很多有关霎哈嘉瑜伽的话,是完全可以验证的。心脏却很懒散,心脏在睡觉,这是令人伤感的事。就如我说欧洲是肝脏,它在喝酒,你可否想象事情的境况是怎样更加差劲。若一切都是违反我们的本质,英国的本质是它是心脏,意思是它可以连接起来,它在传播,无论什么发生在英国,都被认真对待。例如你变成,你们全部人,都变成愚蠢的人,整个世界也会变得愚蠢。你们的责任是那么重,连你们也意识不到,我们在做着非常重要的事情,对这个国家看来是很微小的事。因为很少人真的来到霎哈嘉瑜伽,安顿下来,非常少人,我想只有很少这种才干的人,小孩子在这里, 很多在大约十岁时来到,我可以肯定一定会有很高质素的求道者会来。他们都有点紧张,因为他们想向来自美国和来自欧洲的人学习,没有什么可以向他们学习,是你要去传播,是你要传达这信息。我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国家,无论如何,我的丈夫会在英国被选。在过往的八年我们都在这里,你相信吗?我或许会在这里多四年,所以我希望某些事情会发生。在布頼顿这是一处好地方,我肯定很多人会在这里得到自觉,在解放人类里作出帮忙。很感谢你们,愿神祝福你们!
若你们有任何问题,请必须向我提出。老实说,我是你们的母亲,我从不因你提问而感到被冒犯,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实际上,我没有任何问题,你必须向我提问,我们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