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轮、喉轮、额轮、顶轮 Guildhall Theatre, Derby (England)

心轮、喉轮、额轮、顶轮
英国德比郡
1982年7月11日
华伦医生再次向你们讲解那些我昨天告诉过你们的轮穴,因为在一个短的讲座里,我没法把一切都告诉你们。若你得到自觉而又进展良好,你可以聆听我上百的录音带,那么,你便会明白这些知识就如海洋般广阔。就如我昨天告诉你们,当你得到开悟,你便变成知识,这句话令人感到很混乱。人们不明白甚么是「变成知识。」
有天一个男士来找我,他告诉我︰「我的灵性导师已经给了我知识。」
我说︰「怎样给予?」
「因为他告诉我︰「「我已经给了你知识。」」
我追问︰「甚么知识?你怎会相信他已经给你知识?」
他说︰「母亲,是这样的,他触摸我的前额,我便看到光。」
我说︰「不管如何,你也会看见光,你怎么知道你已经取得知识?」
他开始想,便说︰「若我取得知识,有甚么会发生?」
我说︰「坐在你身旁的霎哈嘉瑜伽士,他知道甚么是灵量,也知道怎样提升你的灵量,他知道你的问题,你的哪一个轮穴有阻塞,他还知道自己的问题。」
他问我︰「他怎会知道?」
我说︰「他已经变成知识。」
正如我昨天告诉你,在你的中枢神经系统,你内在应该既能感觉别人又能感觉自己。
就如疯癫的人,他不会知道自己已经变得疯癫,不会知道有鬼附着他,变疯了,他必须得到医治,他甚么也不知道。他渐渐变得疯癫,住进疯人院里。又或某人染上癌症,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直至他们告诉他︰「你最多只能活十五天。」
这是肉身方面,精神方面。自我中心的人不知道自己是自我中心,他压迫他人,以为他人是他的一部分。就像希特勒不知道自己是可怕的恶魔,将会进地狱。那时候在希特勒身边的人也不知道有个恶魔正在这个社会形成,一个恶魔将要来临。没有人意识到甚么,忽然十一年后,他以可怕、富毁灭性、撒旦力量回来。若你阅读在他统治前所写的书籍,事实上大家都支持他,因为他们说︰「我们正在衰落,我们的社会正在衰落,需要有人带领我们过朴素的生活,令我们有点纪律,我们需要纪律,我们必须有纪律。」所以他们喜欢他,即使是年青的学生也喜欢他。当他走到大学里,他们被他这些话所吸引︰「我们要有纪律,要简朴。你不应吃这种那种食物,你应该过非常朴素的生活。」这些话令他深得年青人的欣赏。他们意识不到这个人是不是魔鬼。
真正的知识让你看到自己和他人的精微。我们和他人的精微就在轮穴里,而这些轮穴就在我们内里,提供我们紧急时的需要。就如若我们想跑得很快,可以跑得很快,我们的心脏开始跳动,交感神经系统开始运作,这些轮穴为运作过度的器官提供适当的能量,令它回复正常,把它带回正常。例如在左边和右边,我们分别拥有交感神经系统,若这两个系统在轮穴上过分抽离,轮穴便会被分隔,而每一个轮穴都有一位神祇,当这些神祇沉睡了,便会从整体中分隔,因为我们原来就是这样与整体连上。你要明白,就如脊椎骨,它就像这样,若它折断了,整体也会折断,失去了控制。
当失控了,我们便要靠自己运作。当细胞开始自己运作,便会变成恶性,它与那令我们平衡,令我们有平衡的意识,协调,令我们知道该成长多少的整体失去了联系,这就是为甚么癌症会出现。社会也是这样,现在社会变得很自我中心,我们不停的说︰「有甚么错呢?这样有甚么错?那样有甚么错?」
就像今天,华伦刚告诉你们,我们内在有正法,我们有十个正法,十个内在的持守者,我们必须遵守的十诫。为甚么要有正法?因为若你偏离正法,便会不平衡;若你不平衡,便会产生任何一种因为不平衡而来的毛病。这就是为甚么我们不能把癌症治好,因为我们不能令细胞回复正常的状态。我们最多也只能把开始侵袭其他细胞,令其他细胞变得自我中心的癌细胞切除,但我们不能令它变回正常的细胞。只有藉由生命能量,才能做到。因为当你给这些能量中心生命能量,它们变得更有力量,它们扩展它们的光环,细小的光环变得更大,把两边卷入,把它们牵引在一起,同时神祇被唤醒,细胞开始从整体处取得信息。
这是简单、精微的原理。患癌的人怎会知道自己生癌?因为没有任何途径令他知道。若你变成知识,你的手指开始有了意识,它们在解读字句,解读语言,这些字句语言告诉你那一个能量中心有阻塞,怎样医治它,你马上有所警惕,你知道甚么在发生。
就如有人有精神病,他们不知道自己精神有毛病。他们有些人甚至完全意识不到,但跟着他们都会意识到自己有精神病。一位精神科医生来见我,今天他也与我一起,他是霎哈嘉瑜伽士,他曾经医治过一些精神病人,一位精神科的医生,他发觉他这根手指在我面前常常跳动。这根手指和这根手指。(编者按︰左无名指和左拇指) 若它们像火烧一样不停的跳动,即表示有恶魔附在他身上,就是这样简单。他可以把它清除,因为对霎哈嘉瑜伽士来说,只需二分钟,就可把它清除。那个被鬼附的人也可把它清除,因为一旦你知道那个能量中心有阻塞,知道要唤醒那位神祇,怎样唤醒祂们,你便能把它洁净。这就是疯癫的人怎会也能被治好。
在这里,一个疯癫的人走在路上,当他说话,我正在房间里。他说︰「你要追寻基督,追寻神。」他在马路上说这些话。他是疯的,疯人可以带领其他人到哪里?到疯人院吗?他就像这样高声地说︰「你要追寻主,追寻神。」怎样追寻?你要怎样追寻?
只在讲座上说︰「追寻主,追寻神。」是这样吗?若我现在说︰「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内里。」你们坐在我的面前,很简单,你的注意力正朝向我,现在把注意力放在内里,你能否做到?你可以说︰「我们能,我们正这样做。」不是这样,不是,完全不是这样。必须在内里发生。除非某些事情发生,你的注意力仍不能放在内里。很多人只相信虚假的事情,继续相信这些事情,直到他们因此而受苦。我看过很多人都是这样,狂热者。在他们年老时变得完全……不是很暴力,就是一事无成,或富侵略性、又或很沉闷。他们一些人真的变得半疯癫,一些则变得完全疯癫。所以相信一些你毫不了解的事物是絶对盲目的,因此必须要持守诫律。
在印度,锡克教是个大宗教。锡克教信徒理应滴酒不沾。毕竟灵性导师那纳克曾说︰「你们不能喝酒。」因为他知道,他知道自己在说甚么,他是原初存在体的降世神祇,原初的导师,他说︰「你们不应喝酒。」但现在有人告诉我,在英国,锡克教信徒喝的酒甚至比英格兰人还要多,这是很令人惊讶。试想像一下,伊斯兰教的穆罕默德与锡克教的那纳克是同源的,他们是同类,他说着相同的话。摩西也说着同样的话。请你问问犹太人,他们正在做甚么?他说︰「烈酒、酒精,全都要避开。」穆罕默德的时代没有烟草,所以他没有提及烟草,穆斯林因此说︰「噢,烟草没有不妥,抽烟不要紧。」
你看这些事情,有太多的破绽漏洞。在印度,有很多像这样的团体。若你去看看,你会感到很惊讶。像耆那教(Jains),他们不吃肉但却喝酒,你能想象吗?喝酒令你失去知觉是千真万确的。摩诃维亚(Mahavira)只谈论生命能量。佛陀从没说过︰「不要吃肉。」这并不表示你必须吃肉,我想说的是他从未提过是否要吃肉,这并不重要。佛陀就是因为吃了生猪肉而死。祂进入一所房子,你要明白佛陀是位已得自觉的灵,祂拥有伟大的品格,是转世化身,祂以客人的身份进入这屋子。
忽然,有个人走进来,他是猎人,他说︰「噢,佛陀,你来到我的房子,我可以给你甚么?我可以怎样做?」
祂说︰「我没有时间了,你有甚么就给我甚么吧。」
他说︰「我杀了一头野猪,但还要一点时间才能煮熟。」
祂说︰「好吧。」祂说︰「现在就把一半野猪给我吧。」祂因此而死。
即使是耆那教,你会感到很惊讶,Naminath是第一位,他是克里希纳的表兄弟。在他盛大的婚宴里,捉了很多鸟,我的意思是他们都是耆那教徒,试想想,那些鸟及其他,当他们看到那么多鸟被杀,他很反感,说︰「好吧,请不要再这样了。」
他们却走向另一种极端的素食主义,我是说他们对自己可以非常残忍,却毫不介意。他们吃素的程度,你们是没法想象。这是宗教的问题,就是你走向极端。宗教首先是不能极端,这是所有宗教最基本的。对基督徒来说,你知道基督曾说︰「远离死尸,对已死的人你没有甚么可以做。」祂把已死的灵魂拿走,放在猪身上,再把猪赶进海里,你们全都知道这个故事。但每所教堂却仍把死人埋在脚下,你们不知道何故的走进教堂,已死的人全都躺卧在哪里。很幸运,我仍然生存,又或我要说,我很不幸,在英国,我常常住在教堂的隔壁,在晚上,我看到他们从坟墓里走出来,我说︰「我的天啊。」小孩就是坐在哪里向神祷告。那么,他们能得到甚么?
无怪乎天主教把这样的灾难带给所有所谓基督徒。我是说每个宗教的教徒都违背他们的宗教的根基。首先,基督控制已死的人,祂把死人对人的影响吸走,还严禁他们四处走动,走进任何教堂里。只有在印度不知何故他们没有这样做,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处理。但在这里,每一所敎堂都有死尸徘徊,霎哈嘉瑜伽士现在都不上教堂,因为他们害怕。有一次有个霎哈嘉瑜伽士被鬼魂逮获,他马上知道,他感到头痛,因此他不想上教堂。非霎哈嘉瑜伽士仍会上教堂,他不知道自己被鬼附着。
我的一个信徒的母亲是天主教徒,非常坚定的天主教徒,她有数学的学位,事情就像这样,她是个非常坚持的天主教徒。她来看我,我告诉她︰「你必须放弃上教堂这种狂热,因为在教堂里,躺着很多尸体。」她不听我的忠告。现在她年老了,约六十岁,她变得疯癫。她开始以浴盆作厕所,问题开始出现。她仍会在星期天早上起床,准备妥当上教堂去,回来后看来很好。每一次也是星期天,她起床后,穿得很好上教堂,然后回来。就像有人把她带到教堂,再把她带回来。有一天,她迷了路,这个女士打电话到警局说︰「现在该怎么办?这个女士迷路了,我的母亲迷了路。」她非常担忧。她致电给我,我说︰「你会找到她,她没事,她会回来。」三天后,她回来了。天知道发生甚么事,她回来了,她又再次开始这样,那样,像疯子一样,警察说︰「没有甚么可以做,你还是把她安置在老人院里。」所以她把母亲送进老人院。现在那个玛利亚,我的信徒告诉我,那是非常令人惊叹,那里大部分人都是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他们全都像这样疯癫。护士在哪里也不好受。所有在哪里的人,星期天都准备妥当上教堂,教堂是特别为他们而设,你可以想象吗?只看看这种着魔着迷,这是我们内在的着迷,我们要知道这是种着魔,令我们不再是自由的人,我们都是这些事物的奴隶。
当你是这样,另一种奴役我们的是我们的习惯,它奴役我们。我现在看到的人,曾有一次一个部长与我坐在一起,俄罗斯的部长,很有权力的人。忽然他站起来,他是主人,他忽然站起来说︰「啊,我要走了。」
我说︰「甚么事?」
他说︰「我染病。」
我说︰「有甚么事?」
「你知道吗,我是足球迷,我不能再坐了,足球比赛一定已经开始了。」
试想像,他是主要的主持人,那么多人都在这里,他就是不能再待在这里,我是说他不能把自己黏贴在椅子上,他想走,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感到非常惊讶,他不能保持安静,不能控制自己。我的意思是必定有某些从足球而来的鬼魂附着他,或是甚么呢?否则一个成年、成熟的人怎会有这样的行为。
这不算甚么,我们其他的习惯比这差劲得多,它们都在奴役我们,令我们没有它们就活不了。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设,我们不是为了任何事物而活。若有任何东西奴役我们,我们必须知道我们是所有事物的主人。一张椅子能否令你舒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没有奴役你。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奴役你。国王,或是皇帝,一点也不在意,若你把这个人放在街上,他也睡得很香甜,无论你把他放在任何地方,他也感到快乐,他才是真正的皇帝,不是那个活得不舒适就不自在的皇帝。若他是舒适的奴隶,他就不是真正的皇帝。
当我们这个能量中心,即脐轮被唤醒,我们便学懂这些;当光在这区域散发,你看到幻海中的绿色,甚么会马上发生?在这光中,你甚么也看不到,但这光却起作用。开悟就是这样,它在运作,光本身在运作,你可以想象吗?光在你身上起作用。
我们有一个医生非常喜欢喝酒,常常喝酒。我从不会告诉你︰「不要喝酒。」因为我不想你们跑掉。不、不、我不会说这些话。你舒适的坐下,只为得到自觉,接着我们便看到甚么发生了。这家伙只隔了一天,便把酒戒掉。跟着他要到德国,他想︰「我还是试试一些特别品种的酒。」都是他喜欢的酒。他试喝这些酒后,便呕吐,不停的吐,不能忍受的吐。他说︰「酒的味道很差,我从来也没有尝过这种肮脏污秽的东西。」我甚么也没有告诉他,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他因此节省了金钱,他可以把省下来的钱购买别的东西,他现在很自由。我不需要告诉你们这些,因为我们上了瘾,认同了,即使你说︰「这样的事情会在霎哈嘉瑜伽发生。」很多人仍会拒绝。我们对事物的认同是那么根深柢固,深入我们的存在体,困扰我们,就如我们说,我们完全不自由。我们可能在政治上有自由,但那是那么表面的。
灵是内在唯一自由的,它没有苦恼,没有习惯,不会黏贴着任何事物,是完全抽离的,只向我们散发喜乐。它令我们的灵,我们的注意力那么开悟。我所说开悟的注意力并不是我们一般理解的注意力,那是「哪里有光,我们就看见光」不是这类。以这开悟的注意力,我们的意识也变得开悟,我们能透过双手感觉别人。就像你必定看见昨天坐在这里的人,那天一个在这里的男士告诉我︰「你的能量与我不一样。」不同类的。若你现在有负面的能量,你全身便会颤抖,你肯定会颤抖一会儿,毫无疑问,若你有太多负面能量。
就像有一次,在我们的讲座里,一些人来到这里,一些婆罗门,他们对我都很反感,因为我不是婆罗门。他们说︰「我们不应有母亲的讲座。」
我不知道这些故事,他们没有告诉我,但当他们来到我面前,就开始像这样摇动。我说︰「你为甚么摇动得那么厉害?」
他们说︰「我们是婆罗门,我们知道你是力量(shakti),所以我们摇摆。」
我说︰「为甚么只有你们在摇动,在场的其他人却没有。」
他们马上指着四个人说︰「看,他们也在摇动。」
我说︰「去看看,找出他们是从哪里来。」
他们发现原来他们都是来自疯人院。我说︰「相对地,你们应该看谁在摇动,这些人是谁,没有其他人了。」所以,若有负面能量,你必定有一点摇动。我们要再次看看,有甚么用呢,内在拥有这些能量有甚么用呢?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们都很务实,万事万物都必须有其用途。那么,我们存在于这个世界有甚么用途呢?一无事处。若我们已经拥有真正实用的东西,我们就不会追寻其他。这种追寻渴望仍然持续,所以我们可以总结,现在无论我们拥有甚么,都不是最终。当你拥有最终,一切事物都变得相对,一切都变得相对。一切会转变、会腐坏,奴役我们的都是相对的事物,还有是一切外表吸引但内里却像蛇一样的事物。我们要拥有抽离的品格。
(母亲说印地语)
现在,我们对宗教的理解是我们上局限的教堂,到局限的团体,到局限的会所。做着相同的事情,穿着相同的衣服,戴着相同的帽子。我们视我们属于同一宗教,不是这样,这全是人为的,全是人工化的。无论甚么是人类造的,都是很人工化。你们也知道,他们在所有人造的衣料上写下「人造的物料」,不是神造的。我们自己制造自己的宗教,还为这些宗教而争斗。
宗教是某些我们内里的质量,你内里的存在体,它与我们制造的荒唐东西毫不相干,这才是人真正的质量。就如碳有四个原子价,你拥有十个原子价,若这十个原子价都遗失了,甚么会发生?就像化学品,若少了一个原子价,它便变成负离子,接着它与另一个原子价结合,就会产生正及负的原子价。所以若你多了原子价,你会猛然扑向别人;若你少了原子价,你便抓住别人。它的状况正正像发生在化合物的情况那样。
我们内在的原子价令我们平衡,这就是华伦告诉你们它们代表甚么。当你得到自觉,得到正法,你的十诫便得到开悟,代表你得到力量,你变成这样,你超越宗教,不再需要跟随宗教,你只是变成,变得那么整合。例如,有些人不适合吃马铃薯,他们就是不喜欢,只是不喜欢。在得到自觉前,则是相反,若他们不应吃马铃薯,却吃得更多。得到自觉后,你只是不想再吃了,你不想吃了,你是那么的整合。
我们内在的持守是那么开悟,令我们对事情的优先次序完全改变。我们开始以生命能量来评价一切。现在,我们看到小女孩奥林匹克,她吃得很少,基本上所有固体食物她都不吃。但若食物是我给她的,她都会吃,但其他人给的她则不吃。若是我给她的,她会要求我给她更多。那是非常令人惊讶,她明白生命能量,若你明白生命能量,你便很容易保持你的原子价完整无缺,因为你已拥有力量。不单如此,你只是不喜欢其他事物,因为你喜欢生命能量在流通。当生命能量在流通,灵借着你的中枢神经系统散发喜乐,这是灵的质量。你开始感觉到喜乐,当你感到喜乐,你不想为任何事而放弃喜乐,就是不想放弃。你只想去享受,所以你变成知识,处于这地带,被肝脏支撑着的注意力便变得开悟。
就如我昨天告诉你,坐在这里,若你想感觉任何人,你能找出答案。就像现在,我看到这个男士坐得有点不自在,我想︰他坐得很不稳妥。我说︰「坐好一点吧。」我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便知道他不妥当,所以我说︰「你是不是有甚么问题?」
「是」
我说︰「不会有问题了。」
所以透过你的注意力,你马上知道他人那里出问题。只坐在这里,你便能找出任何人的生命能量。例如,现在若没有俄罗斯人在这里……我说不说?有鬼附着毕先生,有鬼附着他,我要到俄罗斯,我希望能把附着他的鬼赶走,他是被鬼附。他们在接触灵异的事情,同样的事情在美国会发生,亦会发生在任何一处你想练习灵魂,巫师和那些我们称为preta vidya, smashana vidya的灵界事物的地方,这些都是可怕的事物,用现代的称呼,可以称它为灵学,他们还用甚么称呼?富吸引力的运动或类似的名字……它其实只是已死的灵魂,只是已死的灵魂,这些人只是在练习灵魂。
他们把已死的灵魂带来,称它为圣灵(holy ghost),你可以想象吗?这种富吸引力的运动是另一种可怕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你们,但我必须要说,整个科学已经变得那么精微,没有人知道这蝎子,可怕的,撒旦的力量透过我们,把我们吸引到这些已死的灵魂哪里。有些人说︰「母亲,已死的灵魂有好也有坏。」但是为甚么你要走向死人?你不知道谁好谁坏。你怎会知道,为甚么要走向死人?我们要活在当下,不要活在过去。
这就是当你失去你的原子价(valence),便会偏向左边。当你偏向右边,你可能是非常严肃,不吃这种食物,那种食物,这样那样,你亦可能变的非常自我中心。你走向另一面,被称为超意识(super-conscious)、集体超意识(collective super-conscious),左边是集体潜意识(collective subconscious)而右边则是集体超意识(collective super-conscious)。
当我开展工作,我决定不谈已死的灵魂。我告诉自己︰「没有这些我也可以应付。」这是不可行的。三年来我从没有提及它,也没有提及神祇,没有提及所有这些。这三年我应付得很好,但当有个练习这些灵异的东西的女士来到霎哈嘉瑜伽,她令很多人被鬼附着,上千人去找她,她会告诉他们哪一只马会首先跑出,他们会在哪里损失金钱等等类似的说话,人们通常都是成群成群的来找她。但这里却很少人来,让密教术士附在你身上你也控制不了甚么。若让任何可怕的人来,境况就像这样。这个女士真的令我开始谈论这些事,就是因为这样,他们的确存在。偏向左或偏向右令你们出问题,因为你进入了一个未知的地带,那地带是非常非常危险的。
告诉你,癌症是因为偏左脉而引发的。我从未见过任何一个癌症病人没有这种经验。例如,假导师,或可怕的人的教导,或阅读关于左脉的书籍,如Rampa Sampa或有关所谓佛教的书籍。任何一种都会引发癌症。我最近在英国的电视中看过一出有关癌症很好的电影。它说有些医生做了一个调查,他们说癌症是因为一些蛋白质所引发,他们称这些蛋白质为蛋白质52,蛋白质58,他们是这样称呼它们。他们知道它们是来自我们自创造以来已经存在的地带,那地带是集体潜意识,他们还把它们拍下,有相片。我是说我十年前说过的,他们到现在才说。他们只到达刚超越界限的某一点。只要他们得到自觉,因为医生不能到达这地带,所以他们不能把癌症治好,最多也只能阻止癌扩散,他们也可能减低患癌的机会,但却没有能力把癌症完全治好,因为他们不能把人从那地带抽离出来。这地带就像这样,他们常常都会被卷入。知道这些事情怎样在我们内里被引发是非常有趣的。
这个能量中心是最重要的能量中心,因为是它令我们追寻,纯粹的追寻必须是追寻灵而不是其他。但那些走错路的人,你们看到向错误的人低头的人,他们的前额都有一个隆起的部分,哪里有十一个能量中心,它像山脊般在前额隆起。这十一个能量中心被称为Ekadeshra Rudras(十一种毁灭力量),它们是负责毁灭,最终的毁灭,被称为迦奇(Kalaki),或未来佛(Mattreya)或骑着白马的即将来临的基督(coming Christ)。当这山脊出现,它发展得越明显,毁灭亦越接近。我必须要说,很多人不知不觉的有些念头,我见过有些人绘画或向人展示一些穷凶极恶的人的图像,呈方形可怕的东西。我不知道他们怎会有这些念头,但这确是事实。
现在这些毁灭力量正要作出行动。它们正在运用它们的力量,我们必须非常小心,我们正处于危险境况。在过往,若你们太过偏向左或偏向右,你们不会感到那么差,而大家也并不关心。但今天,你们都处于危险的境况,你们都是那么敏感,那么脆弱,所以你们必须极之小心。毁灭的速度非常快,因此建设的速度要更快。
你看看现在,我是说你看看有甚么在建设,甚么也没有。当你阅读报章,从早到晚唯一的好消息是王妃生了个漂亮的王子,其余的新闻都是可怕的消息。你请他们报导一些美好的事情,请他们报导霎哈嘉瑜伽,他们不感兴趣。但若有小意外,意外事件,有人死了或有人被谋杀,他们便感兴趣,会把那人怎样被杀,有甚么战争在发生等等的所有相片刊登出来,但却没有时间花在报导一些好新闻,一些好消息,一些带来希望的消息,他们不想要这些,这就是为甚么……。你看到今天任何组织就是这样运作,他们是这样建立自我取向的组织,即使是慈善团体也是自我取向的。
我曾经参与这些组织,与他们共事,我很惊讶,那里的人内在毫无慈善。慈善必须是发自内心的慈悲,必须是从你内心流露出来,但也有是利用它来取得更好的位置或更好的地位的伪装。荒谬的事情持续着。善心人实际上是川流不息的人。谁是那位善心人?若他们是我的一部分,我要向谁表示慈爱?若我感到这根手指痛,我能否只对这根手指仁慈?我必须照顾它,令它高兴,因为它令我痛楚,我必须擦擦它,无论要做甚么,我也要做,人们就是不明白。所有这些表面的事物迟早也会脱落,我们便会发现把精力都浪费在一些非常非常琐碎的事情上。事实上,无所不在的力量成就万事万物,我们甚么也没有做,相信我,我们甚么也没有做过。
现在有多少花朵变成果实?谁在做这工作?这一刻有多少种子在发芽生长?当下此刻。谁在做这些工作?有多少婴儿在这一刻出生?人体内没有外来物能停留,身体会把外物逐出体外,但当胎儿在体内,身体不单保留它,还养育它,滋润它,照顾它,让它生长,当合适的时候到了,孩子便出生,谁在做着这些工作?我们视每事每物为理所当然。就以我们的眼睛为例,若你是医生,你能看到如此复杂的眼睛被创造出来,我们透过眼睛看人,是谁创造眼睛?是我们创造的吗?即使只是一只眼睛,我们有能力创造吗?我们看到不同的物种,这是神的慈爱,神的大能,无所不在的大能。
第一次,当你得到自觉,你感到那慈爱,感到生命能量,感到那无所不在的大能。你现在知道那无所不在的力量就在这里,你也可以看到它的谋略。你能成就它,运用它,你是工具,正如我所说,你是导师,只有你才能成为导师,取得这力量。
我希望华伦已经告诉你们,他是怎样找到我,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你,他只是因为一个来电而来。他有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他有关我的那个人令他对我有错误的观念,「她没有空,就是这样。」那全是谬误,我是最多空闲时间的人,只要告诉他打电话给我,来吧,他来到我的房子,得到自觉,他现在在澳洲转化了很多人。澳洲有七个城市已经拥有集体静室。我必须要说,英国是最怠倦疏懒的。澳洲有七个城市已经准备好,这是很多人努力的成果。当你有光,你便能把光给予他人。
我们现在要说另一个在它之上的能量中心,是宇宙之母的能量中心。父亲住在这个能量中心,之前的能量中心,即脐轮,再向上升,在右边安顿下来,这是父性。昨天有个男士告诉我,他受哮喘困扰,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回来,他在这里吗?他在,很好。这个男士患了哮喘。当然,我告诉他这个毛病是源自印度有过度的浴室文化。你看看印度人,我们沐浴太多,除此之外,还有是来自对父亲的伤痛。他的父亲死了,他父亲不想离开他,很担忧他。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任何人身上。若有人对他的儿子不好,这是父亲的原理。若儿子对父亲不好,父亲会受到伤害,这是父亲的原理。若这个原理受到打扰,又或父亲忽然离世,你一生也会感到伤痛。所有这些都在这里起作用,你的右心轮会有阻塞,你因此患上哮喘。以同类疗法来说,你越紧张便越容易有哮喘,因为你越紧张,越会想起你的父亲,若他仍然健在,他会帮助你,有时在潜意识里,也会起作用。这就是问题怎会越来越严重。
很简单的就可以解决,你会很惊讶,只要把这个人的父亲原理像这样提升,他可能是个令人沮丧的父亲,可能是个残酷的父亲,可能是失去父亲的儿子,甚么也有可能。你只要把手放在这个位置,念诵一句口诀,和平(shanti)便会升起,父性便会得到完全的唤醒,你的病会治愈,就是这样简单。
心轮中部是受宇宙之母所掌管,她赐予我们安全感。在十二岁时,前面的这块骨开始发放抗体,它在你内里制造抗体,直至十二岁,这些抗体是宇宙之母的士兵。梵文称它为Jagadamba。它们散布全身,当遇到任何侵袭,它们互相通报,一起抵御。抗体在前面的胸骨处产生,我们也可以说是位于肋骨处,在肋骨处,即胸部位置,这部分,它们停留在哪里,直至十二岁,在哪里被制造。特别发生在女士身上,她们是母亲,当有人挑战她们的母性,她们便会出毛病。
就如有个女子的丈夫很轻挑,常常看着别的女人,她便会没有安全感,她的母性因此受挑战。当母性受挑战,她这个位置便会出毛病,患上乳房的疾病,患上乳癌,这些疾病全因缺乏安全感而起。若女士缺乏安全感,可以源自各种原因,她便会得乳癌。有个已婚的女孩,她嫁给天主教徒,那是跨宗教的婚姻。男方的人常常找她麻烦,在印度这是非常普遍的,在这里也是,他们想找她的麻烦,麻烦她的父母,她内心因此感到不安全,患上乳癌。当我们对别人残忍,我们不知道这样会令人生癌。我们对嫁进我们家,来到我们家的女士仁慈,需要付出甚么呢?我们都是会说伤害别人的话的专家。我们自孩提开始,已经懂怎样说伤害人的话,伤害他们,这样会令他们生癌。你只能在得到自觉后,才会意识到这一点。
你会真正明白别人受到多大的伤害,因为你这里也感到有点痛。你怎样与别人说话,你的言行举止,怎样与别人沟通都会完全改变。这个能量中心是非常重要的。在左边是母亲的那边,亦是母亲本身。若母亲是疯癫的,你这里便会出毛病,你的心脏可能出问题。我们有两颗心,一是心灵,一是心轮。若母亲是非常狂热,若她对食物或其他事物非常狂热,她的孩子也会有样学样。这样玩弄孩子是非常危险的,要他们完全遵守纪律,要他们「必须像马匹一样走直路……。」必须容许孩子有自由。实际上,当我们过度压制孩子,他们便会变成小流氓。在这方面,印度人比较好,他们知道怎样养育孩子,他们容许孩子拥有自由,只教导他们尊严这个概念。若孩子还是小孩子时与父母一起很自由,当他们四五岁时,便会变得极之有尊严。我听过孩子说︰「滚开,滚出去。」这些话他们是从那里学懂的?他们是从父母,从朋友或从其他人身上学懂。通常这些话不会出自孩子︰「滚开。」我曾经见过一个很小的孩子说︰「滚开。」我是说这种话是有点过分,但却确实发生了,因为我们不懂在孩子面前该说些甚么话,该有怎样体面的言行。我们或许是很不正派的人,没关系,我们可能是絶对败坏的人,即使是盗贼也知道,在孩子面前,他必须言行检点,因为孩子可能变成盗贼;即使是妓女,妓女也知道,她的言行不应令孩子喜欢从事妓女行业。
这是常识,无论我们做了些甚么,孩子很容易模仿。所以无论你想给孩子甚么,传授他们甚么,你便要在他们面前有怎样的言行。现在的社会,没有放太多注意力在孩子身上,完全没有。他们就是这样,我是说女士也是。母亲仍像新娘一样,忙着找新的丈夫,丈夫仍像新郞一样,忙着找新的妻子。而孩子,可怜的家伙,不知道该怎样办。天知道他们要在哪所孤儿院里度过一生。
即使工业也是这样,我昨天想为小孩买一件纯棉的长袖衣服,我四处也找不到。找遍德贝郡都买不到一件纯棉的长袖衣,我告诉你,伦敦也是。我是说孩子是不能忍受穿人造纤维的衣物,那是非常危险的,对他们的皮肤也不好。当你们年青时,你们穿着纯棉的衣物,这里有棉磨坊,为甚么要给你的孩子穿着这些可怕的,你从未穿过的物料。当他们长到你们这把年纪,他们面上会长出疙瘩,他们会……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患上怎样的皮肤病。没有人意识到你们为孩子穿上怎样的内衣裤,这是非常危险的,我不知道甚么事情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现在用的东西,你们年青时从未用过,相信我吧。是时候他们需要得到完全的关注,现在却是他们完全被折磨的时候。
即使工业也不关心他们,为甚么不为小孩制造一些纯棉的衣物。事实上,我认为政府应通过法例,规定小孩的衣物不能以人工的物料制造。年长的人可以穿人工的物料,没有关系,但对小孩,你不能给他们穿原子弹,这太过分了。我想现代对小孩是太残忍了。那就是为甚么小孩都不想在这些先进的国家出生。我们印度因此必须承担这个重担。
若你对孩子不仁慈……试想想,有两个孩子被他们的父母杀害,这是怎样的社会?每一个星期在伦敦,我还以为是英国,他们告诉我是在伦敦,两个孩子被他们的父母杀死。这样的事情我从未在印度听过。这样残酷的对待孩子,我不知道这些妇女是怎样的人?她们是否只在神的面前展示身材,美丽的面貌和类似的东西?这样残暴,这样自我中心,孩子因此受到折磨,全都有心悸,他们的心脏都很虚弱。孩子是受你托管,神给予你这样漂亮的孩子,你应该为此感谢神。他们不是多余的,神给你孩子是对你的恩赐。
在印度,若妇女没有孩子,她会跑到每位神,每位先知以及所有人那里哭求,求给她小孩。在德国,人口以二十分之一下跌。现在他们比付给首相还要多的钱给有五个孩子的母亲,甚至付更多的钱,但她却不要孩子。她说︰「我会失去好身材。」我不明白你为甚么要有好身材?好身材有甚么用?有谁会对你的身材感兴趣?
为甚么要令自己那么下贱?我们是母亲,我们必须为我们的母性而自豪。母性是妇女的最高成就。我是说我已经达成了,因为我是上千人的母亲。我视作为女性,最伟大的成就就是成为母亲。作为母亲兼导师,你能想象我的困境吗?没有比要告诉你的孩子一些他们必须要做的事情更糟了,你很爱他们,不想向他们说这些话,因此你要玩一点可爱的把戏,把他们带回正路。母亲这身份是那么有趣及漂亮的人生。你们必须是自豪的母亲。我必须要说,男士应受责备,因为他们对母亲不感兴趣,他们只对很年青的女孩感兴趣,这是堕落的征兆。我告诉你,絶对是堕落的征兆。
穆罕默德的时代,有很多很多的妇女,男人却很少,因为很多男人被杀,穆罕默德也不知该怎么办。他想,就如我昨天告诉你,他们都很务实,生活在这个社会必须务实。他说︰「好吧!我们需要婚姻。」因为若没有婚姻,任何关系都是不道德的,违反原子价的。所以他说︰「我们必需有婚姻。现在有很多女人,让我们按男人的数目来把他们撮合吧。但若是男人的数目比女人多,做法便是相反,按女人的数目来撮合。」我们需要婚姻的意思是婚姻要得到集体的认可,得到集体的祝福。他说︰「好吧,与五个女士结婚吧。」你要明白,他很惊讶那时候的人都很敏锐,他们不会与年轻的女子结婚,年长的男子不会与年轻的女子结婚。他们说︰「我们怎能与年轻的女子结婚。」你看。
他因此说︰「不,没问题,我也会娶年轻的女子,因为有太多年轻的女子而没有年轻的男子,该怎么办?」但若在今天,若你问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他会很乐意娶十八岁的年轻女子,我称他为老懵懂,因为他不明白,不明白这个女子不会视他为丈夫来尊重他,他亦不能享受作为丈夫的生活,他是祖父,又或可以称为曾祖父。他的言行必须像祖父,这才是他与年轻女子最理想的关系。
我们与别人的关系现在都很混乱。每一个女子必须富吸引力。为甚么?每一个男子也必须富有吸引力,为甚么?目的何在?这样你能成就些甚么?能得到甚么满足感?富有吸引力完全没有问题,只要你不令人讨厌,只要你能与别人保持理想的关系。但若与人的关系像狗和母狗那样,还是没有这种念头好,追逐一些我们不该追逐的事物是絶对错鋘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必须活得有尊严,有理想。若你只说︰「有甚么错呢?」这是争辩,一切都是错的,不是单一的错而是整体都错。若你想社会繁荣昌盛,你必须保持家庭生活美满,这是非常重要的。在你得到自觉后,这自会发生。我不需要为此告诫你,你就是能做到,你变成理想的丈夫或理想的妻子。美满的家庭能从霎哈嘉瑜伽而来。你能看到很多这样的家庭,现在,霎哈嘉瑜伽有很多美满的家庭,因此伟大的孩子,伟大的先知若想出生,都会出生在这些家庭里。
很多伟大的孩子想在英国出生,也有很多已经出生了。我不知道他们可以得到怎样的对待,人们能不能明白他们,人们没有生命能量去判断他们是不是先知。在英国有很多天生有自觉的孩子。有时,我对他们得到的对待感到很难过。没有人知道他们已得自觉。他们说话的方式,完全是充满智慧。这些小孩却被我们侮辱和羞辱,我们对他们都很无知。我必须要说他们非常勇敢,在不获赏识和照顾的国家出生是非常有勇气的。我要说的另一个极端是在我们的国家,人们可以为孩子出卖国家,我是说这样做是太过分了,这也是我们做的又一件荒唐事。保持在中间意味着你爱你的孩子,尊重你的孩子,他们是受你托管,是已得自觉的灵,是圣人,是即将来临的新世界的基石,这是作为母亲需要学习的。
母亲的尊严必须得到尊重。我肯定你一定很尊重你的母亲。现在作为母亲,我不知道你有否得到尊重。当母亲是妇女可以达致的最高地位被确立,她必须得到尊重,女士们的先后次序也会改变。她们能怎样做?她们作为母亲并没有地位,所以她们对孩子感到厌烦。她们想︰「母性有甚么用?母亲是一份没有人会感谢的工作。」这种情况只能在男士内里有所改变,有所转化才会有改变。
就像现在你听着的讲话,你可以在一处……我应说你能在一处非常正统的地方听到的布道。正统却变成你的一部份,你变得与它是那么的协调,絶对的一致,你喜欢它。你以这种方式爱你的妻子,你对其他人不会这样。丈夫喜欢以这种特别的方式爱他的妻子,妻子也想以特别的方式爱她的丈夫,事情便发生了。没有不安全感,否则,当你回到家里,你发觉你的妻子与人私奔。试想想这是怎样的境况?
我来这里的第一年,我感到很震惊,我的邻居是个四十八岁的女子,她的儿子二十二岁,儿子的朋友二十出头。这个女子与那个二十岁的男孩私奔了,她留下三个孩子。房子被出售,按法例她可以得到一半产业,或类似的分配。她的三个女儿现在流落街头,她最小的三个女儿流落街头,谁来照顾她们?那个女人,四十八岁,仍然当新娘,你能理解吗?正上教堂结婚去。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尊严,没有爱,没有感情。我们追随的基督曾说︰「你说︰「不应通奸。」」我却说︰「我们不应有淫邪的眼睛。」」祂到达这精微的层次,「我们追随基督,配戴十字架,上教堂,我们身处何方?」
现在说到另一个能量中心,喉轮。这个能量中心对人类非常重要,因为当这个能量中心被唤醒,你变成旁观者,你变成集体。这是集体存有的能量中心。我再次说,当这个能量中心被唤醒,你变成集体的存在体,这是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就如我现在与你们一起,我必须告诉你们,我们受过甚么苦以及印度人受过甚么苦,而东方人受的又是另一种苦。例如东方人受说话过多的苦,我们称它为喉轮的右边,西方人则受完全不说话的苦,特别是英国人,他们从不说话。实际上你必须拧他们,他们从来也不笑,问题是他们只微笑,因为微笑被视为好的行为举止,有时这也是非常沉闷的举止。
左喉轮比我们能想到的精微得多。若你的左喉轮有阻塞,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情况,对西方人来说,这是非常普遍的,因为他们发展了新的罪疚感。我是说每一个人都是有罪的。虽然没有进过法庭,没有犯过任何罪,但每个人每时每刻都感到有罪。就像有一个女子,「啊!我很内疚。」
「发生甚么事?」
「我没有向她说谢谢。」有甚么关系,有甚么需要内疚。
「啊!我很内疚。」
「发生甚么事?」
「我泼出一点咖啡。」好吧,没有关系,可以清洁的,为甚么要内疚?人就是有这些不知名的内疚,他们不知道为甚么要内疚,为甚么常常有这种内疚感。
「天啊!我不应这样做,不应这样做。」
甚么?我们有怎样的内疚,内疚是很可怕的。我曾经见过,从美国开始,英国、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瑞士,这些地方的左喉轮是最先也是最后我需要征服的。
一位女士站起来说︰「母亲,我因为越南感到内疚。」
我说︰「越南?很久以前的事了,你现在还能做些甚么?」
「不,我仍然感到内疚。」
「为甚么?你能做些甚么,为甚么这样关注它,你与它有甚么关系,为甚么你要内疚?」
「我就是感到内疚。」
我说︰「真荒唐。」
就像这样,每个人都发展这种内疚。这是从何而来的。让我们看看源头。源头先来自圣经,人们错误解读圣经,圣经说︰「你是罪人,生来已是罪人。」我的意思这是荒唐的。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你是唯一意识到罪的人,不是动物;你是唯一意识到你的无明的人,不是动物;你是唯一意识到你的盲目,其他人不能,动物也不能。」
为甚么?因为你内在发展了这个「我」(I-ness),正如我昨天告诉你,发展了「我」是因为自我和超我在这里相遇,因为你抬起头,因为这个轮穴想得到开悟。你抬起头,自我和超我便在这里相遇,在这里钙化,你便有这个「我」,那就是为甚么你以为︰「我做错了或我做对了。」动物不会这样想,牠们不会关心,牠们想怎样做便怎样做,当牠们想做甚么,从不会坐下说︰「我感到内疚。」你曾否遇过任何动物这样说?除了人类,他们常常都这样说。这是虚幻的,我们活在巨大的虚幻迷茫中,这绝对是幻象,相信我,没有甚么需要内疚,内疚常常把你吞噬,令你养成惯性,感到迷失,所以这个能量中心要得到开启是非常重要的。
在我的讲座开始前,我都会先告诉他们,这个口诀必须要说︰「母亲,我并无内疚,母亲,我并无内疚。」十六次,这是感到内疚的惩罚。若你感到内疚,你必须受到惩罚。对吗?这是对你的惩罚,就是说︰「母亲,我并无内疚,母亲,我并无内疚。」说十六次,这样你便可以克服内疚。这是很实用,有成效的。内疚令你有脊椎炎,你的心脏感到痛楚,你的手患上我们称为冷冻的手,所有毛病因此出现,全因你有这种虚构的内疚。
现在,另一种虚幻出现,我视它源自心理学家,所谓的心理学家。他们对心灵没有意识,因为他们没有任何途径进入心灵,他们做的只是记录,找出原因,尝试把人治好。他们曾经治好多少个疯癫的人?霎哈嘉瑜伽必定曾治好上百人,他们治好多少疯癫的人?他们不曾治好任何人,相反,若你走到心理学家哪里,你或许变得更疯癫,像他们一样的疯癫。因为这些心理学家,当他们与人交谈,他们不知道他们处理的是病理学的病案,不正常的病案。当你处理病理学的个案,你自己也因此中毒,或可以说是受污染,你不知道怎样保护自己。
我要说容格是唯一真正的心理学家,因为他是个颇完美的人,他得到自觉后,提及医生也会得病。现在,他们开始变得病态,像那个肤浅的弗罗伊德,是他开始谈论性和类似的东西,他自己却是反常的人,他因癌而死。他的一生得到甚么?他是这样反常的人,我的意思是试想像他是因癌而死的卑鄙的灵,他又怎能指引我们,给我们任何有意义的论点。现在无论他的任何话,我们都视为圣经,甚至比圣经还重要,人们相信弗罗伊德,比相信基督更甚。事实上,他们相信他。若把他的言论作个结语,你可以说他把每一个人都定位为性,你不能超越性,不能比性更高,甚么也不是只是性。试想想,把人格降至这个层次。作为母亲,我只能给他一个光彩的注释,这个可怜的家伙必定是在处理病理个案时被逮获,令他向人灌输这些错误的观念,他只处理心理,左脉也是从这里开始,亦在这里结束,在你的超我结束。因此沈溺于性把你带到超我,意思是把你带到潜意识和集体潜意识,现在一切有关性的问题都是源出于此,情绪化的行为和一切曲解堕落都会带你进入集体潜意识。
有个在印度的女孩,她很不正常,她来对我说,她想与女孩子一起,想与女孩结婚,想穿得像男人。我对她说︰「真的吗?」我以霎哈嘉瑜伽的治疗方法医治她,我发觉她内里有个男人,她被降至一文不值。有个男人附着她,她这些念头都是来自这个男人,她才会说这些话,她被鬼附着。所有不正常的行为都是因为你被鬼附着。
有个古巴的女孩来看我,她在美国但来自古巴,矮小的女孩,矮小但漂亮的女孩,她告诉我,她的丈夫告诉我︰「母亲,我很惊讶我的妻子可以喝光一整瓶威士忌,一个人把整瓶酒喝光。」
「好吧,坐下。」我为她做班丹,跟着我看到一个很大,很庞大像Globe Trotter的人,真的是一个很巨大的黑人从她身上走出来。我看着她说︰「你是否认识任何黑人?」
她说︰「母亲,你是否看到他,你看到他吗?喝酒的是他,不是我。」她对我说。当他离开她,她就变回可爱的妻子。
所有这些不正常的行为,若你做得过分,便会带你进入集体潜意识,在哪里你被所有这些可怕的东西所逮住;若你变得非常,非常自我中心,它也可以带你进入集体超意识。那么,你也能变成希特勒。「有甚么错呢?有甚么错呢?希特勒有甚么错呢?」没有甚么错,当他说我是来拯救阿莱亚斯民族,我的鼻子是特制的,他完全正确。我的意思是神必定很惊讶的听到这些话,我是说你要创造多样化,是吗?但就是这样,我的意思是我们在人生中做着一些荒唐的事情,就像说︰「有甚么错?」我们跳进沟渠里,回来时,你的头上不能没有负载任何东西,这些负载起作用,你变得很不正常。
然后你站在街上像疯子一样叫喊,若你激怒他们,他们便会变本加厉,所以还是不要与他们交谈,不要与他们争辩,忘记他们吧。我们看到所有狂热的人,都有鬼附着他们。
他们大部分人都被鬼附着,我可以说,很多总统,很多专横的人,他们大部分都是被鬼附着。我与他们会面,与他们握手,他们在我面前发抖,我便知道他们是被鬼附着,他们怎会在哪里?他们不应在哪里,他们被鬼附,他们附着别人,他们令他们成就事情,所有这种侵略是透过附着他们的鬼魂力量开展的。这个能量中心令你回复正常,当灵量升起,穿透你的脑囟骨区,把它开启,从你的双手,透过这个能量中心,集体的品格开始彰显,你变成集体的品格,你变得,我再次说这是实现(actualization),不是「我们是兄弟姊妹,让我们组织联合国,好好的一起赚钱吧。」这是实现,令你能从内在感受另一个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能量中心,我是说我也不知道能花多少时问不停的谈论它,这个能量中心有十六片花瓣,它照顾你的眼睛,鼻子,耳朵,喉咙,颈项……一切,甚至你的脸孔和所有这些,也受它掌管。合群的人,集体的存在体拥有一张散发生命能量的脸,只能藉由生命能量才能看到,你会知道谁是集体的存在体。
最重要是头的这一部分,我告诉你,当你屈服于错误的事物时,最大的障碍是脑袋的最底部,梵文称为mudhra。这是非常重要的,它肿起,筑起大的障碍物,你便与那无所不在的力量完全切断。意思是一切的保护,一切的指引,一切富滋润性的事物,一切都从你的生命中消失。现在我们从这个能量中心说到这个能量中心,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必须告诉你,虽然是时候要结束这个讲座,这个能量中心是额轮。它是位于脑垂体和松果腺之间,它控制我们的自我和超我,在视交叉床之间,存在着这个非常精微的能量中心。
有些人叫它做第三眼,他们看到的第三眼不是我说的第三眼,第三眼代表我们从内在而不是外在去看。这个能量中心是非常重要。它以神祇摩诃毗湿奴来装饰,这是它的印度名号,它的英文名号是主耶稣基督,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追寻主基督。」你在哪里追寻,祂存在于哪里?祂必须得到唤醒,祂就在这里。(编者按︰锡吕玛塔吉指向额轮)因为你们都是来自这个背景,所以我想谈及它,虽然摩诃维瓦(Mahavira)和佛陀也是在这个能量中心,摩诃维瓦在这里,佛陀在这里,而基督则在中央,在脑袋里。这是很重要的东西,所有基督教组织都未领会到基督,就是基督要在我们内里出生,在我们内里被唤醒,这只能透过唤醒灵量才能做到,当祂被唤醒,在这个位置,因为祂被唤醒,自我和超我都会被祂吸入,这是一件大事。
这就是为甚么祂说︰「我是作事者。」这很好,他们把祂钉上十字架。被钉十字架也是一出戏剧,因为自我和超我把这个位置压迫得很紧,要穿越它,你需要一位神圣的人,祂本身是Omkara(唵),一位拥有神圣品格,永远也不会死的人去穿越它。克里希纳曾经说︰谁在这一点上。祂说︰「这神圣的力量,这Omkara,永远不能被杀害,也不能被摧毁。」因此耶稣基督出生,为我们创造这个通道,祂要证明,它是不能被杀害的。他们全是一体,互相关连。这些你都能在霎哈嘉瑜伽里找到,因为当和谐被建立,你必须提问,耶稣基督和克里希纳有甚么关系?你能从生命能量找到答案,他们互有关连,非常紧密的关连。基督曾说︰「那些不反对我的人便是与我一起。」没有人尝试去找出祂说的「那些人」是谁。圣经说︰「我会像火舌般在你面前出现。」没有人尝试去找出这是甚么,或是生命之树,这是生命之树(锡吕玛塔吉指向能量图),所以祂必须在你内里被唤醒,这就是重点,当祂说︰「有人会来唤醒它,那么你便永远的知道我的父亲。」现在有那些以主耶稣基督之名运作的机构在做着这工作吗?他们做的只是祭祀,或是狂欢节,收集金钱,建筑教堂,这些那些。
透过唤醒基督,你必须在每一个人内在建造一所教堂,这是洗礼的真正意义。洗礼的真正意义是灵量被唤醒,当它来到你的脑囟骨区,那是被称为梵穴,灵量便会穿透它。有谁这样做?没有。我到过一所被称为统一的教堂,我相信他们把所有教堂统一起来,这样做也把全世界的鬼魂统一起来。各式各样的假导师都在那里,各式各样,他们毫无辨别能力,我感到很惊讶,你也知道,基督并不那么圆滑,我这样说是因为当祂鞭打那些人后,说︰「若他们感到热,我可以处理。」意思是若他们感到热,他们便是有阻塞,我们能处理。若他们感到冷,我便点亮他们,若他们是半途肤浅的,「我便把他们从口中吐出来。」这是祂用的语句。因为肤浅的人会向魔鬼妥协,还会谈论神,他们又怎能传达好信息?为甚么不把你内在的基督唤醒,自己去看清楚?当你提升灵量,你会感到很惊讶,灵量到达这一点便不能再上升。对所有基督徒,这是问题。你必须要他们念诵主祷文,便能解决,这是口诀。当你这个能量中心有阻塞,因为克里希纳是集体的存在体,「Allah Ho Akbar」也是同样的意思。你要把手指放进耳朵里说︰「Allah Ho Akbar」自觉的灵,你的灵量便会升起。你能看到灵量在三角骨里跳动,能看到灵量的升起,能感到灵量到达顶轮,穿越顶轮,你通过基督的大门,祂吸入这两个机构(编者按︰母亲指自我和超我),令这里有通路,当灵量升至超越额轮,你便变得无思虑。
这个边缘的区域是神的国度,你从哪里得到指引,灵量亦能通过。这是最后要做的工作,现在已经完成,大规模的完成了,这工作必须要做,已经做了,是被承诺的,时候到了。有时我也很奇怪,人在哪里?我现在在英国与你们一起,你会很惊讶,在印度,成千上万在村庄里的人得到自觉,但这里我却发觉人们不想要实相,必须要有个马戏团,那么,至少英国人会来,印度人却很少,他们从不粘附着这些,这是很奇妙,我就是不明白。事情是怎样成就是很奇妙的,我们何时才会喜欢它?我的意思是它是免费的,你不需要付款,是你自己的,自然而然的,就在这里。但仍然,他们得到自觉,他们迷失。
这是很令人惊讶,你不会相信,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十年……八年,八年了。最初的四年,有六个人,他们上来,下降,再上来,再下降。我说︰「甚么类型的人?」四年了,你能想象吗?在印度,我只留了三个月,便有上千人来。是否就如约翰所说的,只有很少人会获救。他说只有数千人会获救,我们在西方是否只能做到这样?英国人却成就得最小,你会很惊讶,甚至意大利也比较好,瑞士,日内瓦,好得多,有甚么发生?在这里,他们追逐着一个要一辆劳斯莱斯的人,一个要求第五十九号劳斯莱斯的家伙。为了给他劳斯莱斯,他们挨饿,当他来,他们把车给他,你能想象吗?他们说他是个完美的导师。他们的脑袋没有纯粹的聪明才智去理解,你怎能从这部荒谬的劳斯莱斯得到灵?至少在德贝郡不能,来自德贝郡的人不应对这种事留下任何深刻印象,因为劳斯莱斯就在这里制造。你不能制造神,你能吗?你有能力制造劳斯莱斯,没问题,你能否用劳斯莱斯来交换神?
他们在追逐这些可怕的事物,另一种可怕的事情是有人想教你怎样飞。坐在这里有个董事的妻子,她的女儿染上癫痫症,丈夫也有癫痫症,女儿也是,他们全都是癫痫症患者。他们支付上千英镑,花了三千镑去学飞,开始像青蛙一般跳跃,试想像?以你的纯粹的聪明才智,一定会请那个导师从比塞塔跳下,我想建造斜塔也是为此原因,看看他能否飞高一吋,为甚么不运用你的聪明?你应是最平衡,最聪明的人。昨天我告诉你,你是被安置在宇宙最重要的位置,即心脏,英国是宇宙的心脏,但心脏却很怠倦疏懒,我可以怎样做?你要告诉我,我该怎办?为这个心脏打气至实相。这里有求道者,我不会说这里没有求道者,他们很多人是嬉皮士,上千人变成嬉皮士,他们很容易的接受荒唐的事物,为甚么不是接受你们追寻的事物?我难以理解,就是不明白。
就如我告诉你,我不是移民来英国,我来是因为有某些事情发生了,我的丈夫被选来到这个国家,这是重要的,我视这必定是命中注定,就是这样。我必须恳求你们现在接受和明白,这是威廉‧布莱克曾告诉你的︰「先知将会来这个国家,有神性的人(god of men)将会变成先知,他们有能力把其他人也变成先知。」这就是霎哈嘉瑜伽,甚么也不是只是这样,他应许了很多事情,他甚至描述过我住的房子,他曾经描述我们现在居住的房子的正确位置,他也有描述我们作为基地的集体静室,那么的详细描述,令我感到很惊讶。一位这样的圣人和预言家,在这个伟大的国家出生,却没有人想去了解他。我现在该怎样做?我希望人们很快便能意识到,在转化人类和拯救这个灾难的时刻,他们必须扮演主要、很重要、关键的角色,他们就是带领人进入神的国度的人,我满怀希望为此祝福。
愿神祝福你们。
很幸运,在德贝郡有高水平的霎哈嘉瑜伽士,真的很令人惊讶,威廉‧布莱克曾经多次提及德贝郡,他们想我来德贝郡。我说︰「伯明翰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不来德贝郡了。」
他们说︰「母亲,我们请求你。」跟着他说︰「布莱克说你会来德贝郡。」就是这样,我来到这里,我希望这个集体静室能创造出很好的霎哈嘉瑜伽士,再从中创造伟大的先知。无论如何,布莱克高调的提及德贝郡,他推荐它。但当我坐车在外面走了一趟,有很多巫术,人们沈溺于可怕的东西。我很担心,颇为担心,这是非常危险的东西,对你,对你的孩子,你的家庭,对每一个人都是危险的,我发现这些口袋,我感到很惊讶它们怎能在这里昌盛成功。愿神赐你力量和智慧去明白,你是怎样被安置在神的伟大工作中。
若你有任何问题,你有五分钟时间提问,昨天有很多提问。事实上,我只在第一天容许提问,因为第二天还问问题是浪费时间,请不要提问个人问题,不要问个人问题,个人问题迟一点才问,我会回答,若你想问一般性的问题,请提问。
问题︰你有否见过神?
锡吕玛塔吉回答︰为甚么要问这个问题?你有否获授权去问这个问题?你先要看看你的灵,我们才谈及它。你为甚么要问这样的问题?你是印度人?至少要保持一点礼貌,请坐下。这种「你是否见过神?」的傲慢问题不应该问,你为甚么问我这种问题?谁授权你向我问这个问题,我必须也问问你,你能否感到你的灵?好吧,先感觉你的灵,这就是为何佛陀从不提及神,我昨天只告诉你们,因为你忽然想见神,你是否拥有眼睛去见神?你甚至连我也看不见,你又怎能看见神?
你要先成为灵,我们才谈及它。小孩子不会在与国王交谈时掴他一记耳光,对吗?他应否这样做?我们要知道自己的界限,自己的分际(mariadas),特别是印度人,有时我感到很惊讶,提出「你有否见过神?」这种问题。我有否见过祂,为甚么要告诉你?没有此必要,没有必要……这是很傲慢无礼,我很惊讶你在这里这样问,印度人从不会这样,很令人不安。试想像,若我真的见过祂,他会相信吗?又或没有见过祂,这些问题有时令我感到……我是说这样的问题,你明白吗?
他是贝尼大学的哲学博士,你不会在印度找到这类人,我不知道这些唯物主义,绝对粗浅的人从何而来,我是说他怎会问我这样的问题?不该问的,我来是给你自觉,只是这样,是你应得的,这是你的权利。我要说就像银行,我在兑现给你的支票,只是这样。若给你的支票已签署,就是这样,完成了。这是我与你的关系,我不会告诉你关于我自己,令自己再次被钉上十字架。基督想告诉人一些有关祂自己的事情,他们便把祂钉上十字架。
我现在若告诉他︰「我当然知道神。」他是不会接受的。若我说︰「我不知道。」他也不会接受,蠢人,印度人绝对不蠢,他们很有智慧,我必须要说,我很惊讶这种愚笨从何而来。很有智慧,印度人是很有智慧,因为你看看大地的瑜伽,我们的国家是个很古老的国家,你不会知道这个国家得到甚么赞颂,我能……不要以你看到的人来评价它,不、不、不,它是个很伟大的国家,非常伟大的国家,灵性上,绝对是灵性的国家。我不知道他们发生了甚么事,很表面肤浅的人出现,极之肤浅,我也看到一些伟大的灵,不要评价它,不要评价这个伟大的国家。
当我与丈夫一起到印度,我告诉他︰「我们已经触碰到我们的国家。」
他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看,生命能量!整个国家都有能量,大气中充满能量。」
他说︰「真的吗?」
我说︰「请你问机师。」我们坐头等,他走去问机师。
他说︰「先生,我们刚在一分钟前着陆。」像这样伟大的国家,整体,宇宙的灵量就在这个国家,你能想象吗?灵量,他们却没有追寻的欲望,欲望的力量就在这里,他们却没有力量去追寻,你能想象吗?我很惊讶,那些人来以导师自居,可怕的人却在赚钱。若我是印度人,我会感到羞愧,因为感到羞愧,我有时也会想︰「他们对我们拥有的做了些甚么?」那么巨大的遗产,你只是幼芽,只是外在的,你是树木,我们则是根,你不能没有我们而活,我们是你的根,你看这些根,我就是不明白,它仍会妥当,这是母亲关注的。
让你们现在得到它吧,请把手朝向着我,脱下鞋子,你必须是在追寻,若你并没有追寻,来我的讲座有甚么用呢?

H.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