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由入静而顺服

Cowley Manor, Cheltenham (England)

1982-07-31 Dedication Through Meditation, Cheltenham, UK, DP-RAW (Evening), 67' Download subtitles: CS,EN,ES,PT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完全顺服委身是唯一的途径/藉由入静而顺服

英国 1982年7月31日

今天,第一次,我冒险斗胆说一些我早该说的话。

今天,我告诉你,你必须承认我,这种承认是确定的,这种状态是不变的,即使我也不能改变它。就如基督曾经说︰「我会容忍,会寛恕任何反对我的人,但任何反对圣灵的人,我都不会寛恕。」这是个很大的忠告,非常大的忠告。或许人们还未意识到这是甚么意思。当然,我知道你们没有人反对我,也不会做些不利于我的事情,这是千真万确的。不管如何,你们是我的孩子,我很爱你们,你们亦爱我,这只是基督给你们的忠告。我们必须反省,为甚么我们并没有进展得本该有的那样快。

当人受催眠,他们完全俯伏在他们导师的面前,放弃自己财产,放弃一切—家庭、房子、孩子,只俯伏在导师面前—当他们受催眠。没有质疑,不知道详细情况,不去找出他们的导师是怎样的人,所有这些人很快走进黑暗,走进巨大的黑暗,走进完全的灭亡。

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必须好好建立自己,我之前不想粉碎你的自我,所以我从来不会对你说这些话。或许这次是我第一次这样对你说,你必须完全的顺服奉献于我—不是霎哈嘉瑜伽—而是顺服于我。霎哈嘉瑜伽只是我其中一个面向。放弃一切,你必须顺服,完全的顺服,否则你不能进一步的升进。没有质疑,没有争论,完全的顺服奉献是你唯一可以成就到的途径。人们仍然受感染,仍然受问题困扰,是甚么原因呢?很多人这样问我︰「母亲,当我们得到自觉,为甚么我们会往下降?」

唯一的原因是你们还未完全顺服奉献,敬畏和顺服还未完全建立好,你仍未知道我就是上天,仍未到达你应该到达的程度。我不是说全部人。若你观察你的内心,你的思维,你会发现,你仍未有完全的虔敬,就如你仍未对基督,对克里希纳,或对祂们任何一位有完全的虔敬。克里希纳说︰「Sarva dharmanam parityajya mamekam sharanam vraja。」忘记这个世界的宗教,祂不是指像印度教,基督教,伊斯兰等等这些宗教,祂指的是所有的持守(sustenance)。「忘记所有的持守,完全顺服奉献于我。」这是六千年前发生。有很多人仍然在说︰「我们完全顺服于克里希纳。」祂现在在哪里?即使那些我给予自觉的人也这样说。当然,祂与我是毫无分别的。但今天,是我,是我给你们自觉。但我们先考虑的却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问题,我们的家庭问题,我们的财政问题,最后才是顺服奉献。我是幻相,这是事实,我的名字是摩诃摩耶(mahamaya),我是幻相,这是毋庸置疑的,我是幻相只为去评价你。

顺服奉献对升进是非常重要的,为甚么?因为当你身处险境,当你的生命有实时的危险,这时候,当整个世界处于即将被完全摧毁的境况,最重要的是你能紧握着某些有能力,你对它有完全的信心,能拯救你的东西。就像你只是被水完全湿透,不要紧,但若你要沉入大海中,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在这时刻,若有一只手伸向你,没有时间让你多想,你会用尽力气,完全的信赖,紧握着这只手不放。

当我们有亡灵(badhas),当负面能量围绕着我们,我们意识到但却有点困惑,这就是我们需要紧握着不放的时刻。这种亡灵令你产生不利的念头,令你有很大的挣扎。这时候,甚么最好?最好是忘记一切,忘记亡灵附着你,忘记你有任何亡灵或其他。用尽你的力气,不管如何,你必须紧紧握着我。

我们顺服奉献的方式是非常时髦现代,霎哈嘉瑜伽是顺便的,母亲也是顺便的。很抱歉这是不能成事的。我不需要告诉印度人这些,因为若你读过「女神经典」(Devi Mahatmayam)就已经足够了。只要你念诵她一千个名号,也足够令你明白她只能藉由虔敬(bhakti),藉由顺服奉献而达致。她只喜爱bhaktas,即她的虔敬信徒…没有任何记录显示她喜欢好说话,好争辩,穿衣好,生活得好,活在好环境的人…她只喜欢她的虔敬者。这种奉献和虔敬不是狂热的,而是持续不断,连绵不絶,川流不息,不断成长的。这是进步发展唯一的途径。

对我们来说,很多小问题都是重要的。有人拥有房子,有人被大学取录了,有人有一些工作要完成,所有这些考虑都是正法(dharmas),克里希纳描述这些境况为”Sarva dharmanam parityajya mamekam sharanam vraja”。放弃一切正法(dharmas)—这些所谓的正法。像”patni dharma”是妻子的责任,而”pati dharma”是丈夫的责任,”putra dharma”则是儿子的责任,”pita dharma”是父亲的责任,市民的责任,世界公民的责任。所有这些正法都必须完全放弃,你必须发自内心的完全交托。

我就是我,我曾是这样,我就是这样,我不会有任何成长或退步,这是永恒的人格。不管如何,现在你要脱离我,好好运用你在现代出生这状况,完全成长成熟,按照上天的计划,透过你去完成上天想你完成的工作。当虔敬开始,你变得活力充沛,完全处于这种状态。

为此,我必须要说,入静是唯一途径。当然,你可以很理性地做很多事,你可以理性的接受我。感情上,你可能内心感到与我很接近,透过入静,交托,入静就只是交托,完全的交托。对西方国家的现代人来说,这是很困难的。他只会顺服委身于催眠他,把他完全催眠的人,变成这个的人的奴隶。在自由意愿下,他们的自我比自己的灵更强大…绝对的自由下。这就是为甚么所有自由的国家都走入末路,因是自我在扮演着角色,不是灵。当他们自由,他们控制不了自己的自我;只有有人缠住他们的自我,催眠他们,他们才能妥当;把他们关住禁闭,他们才能交托。这些虚伪的人掌握怎样令你变成奴隶的方法是显而易见。

在绝对自由,完全的自由下,你必须交托。我们必须明白,自由不代表自我。自我握杀自由,自由不单被握杀,还被扭曲,被耻辱,变得丑陋。自由,以它精微的形态,是完全没有自我,没有菱角,完全虚空的。就像长笛一样,神的乐章才能好好的演奏出来,这才是完全的自由,不会被中断。

我们要知道,我们正陷入泥潭里,无明的泥潭,罪恶的泥潭。无明带来罪恶,怎样可以走出泥潭?任何想把我们从泥潭中拉出来的人,都会被拖入泥潭中,即使想走近泥潭的人,也会被拖进泥潭,变成泥潭的一部分。我们越想得到别人的帮助,我们越拉他,他陷得越深,自己也陷得越深。所以灵量之树必须生长,从这棵树,即宇宙大我(parabrahma),宇宙大我会把你拖出来,它在泥潭中生长,宇宙大我必须把你拉出来,一个接一个,捉着你的手,把你向外掷。当你被拉出,你抓得不够紧,再次滑落,你的身体只露出一部分,再次陷下去。走出泥潭的感觉是很享受的,但你的双脚仍未完全走出来,仍未完全清洁。除非你完全清洁,你又怎能得到完全的庇佑?你会得到上天完全的祝福,神的爱会完全笼罩你。

很惊讶的看到人们是怎样走到假导师哪里,贴附着他或她,在巨大的顺服奉献下,你会感到很惊叹,他们变得像傻瓜,不断把他们的一切交托奉献,直至完全被摧毁灭亡。

在霎哈嘉瑜伽,人们来,却不交托,可是他们仍会得到滋润,得到照顾,他们的健康改善了,财富增长了,头脑改善了,关系亦得到改善,他们各方面都感到更好,他们的状态改善,每时每刻都得到好处。我们拥有漂亮的集体静室,价钱还是最便宜的,食物也是,所有有利的条件都在最好的状况下提供,万事俱备,我们却意识不到为何要有这些滋润?这些祝福?是为了你的升进,为了令你能完全离开泥潭。

现在你必须贴附着我,必须顺服,必须虔敬。我们却仍有保留,仍隐瞒着一些事情,仍以为自己是聪明的,这是最危险的境况。你们全部人必须在内心,看看那部分是最鬼祟的?甚么制约令你不能委身?甚么令你仍有保留?有甚么恐惧?那个是自我?那角落仍然贴附着泥潭?还有甚么牵挂?还有甚么关系?你必须全都要摆脱,除非你能完全摆脱,事情是成就不了。肤浅是不能成事,重点是现在成就到还是永远也不能成就。基督曾经说︰「你只要虔敬和委身,其他的都交给我吧。」

我知道谁在虔敬和委身顺服中成长,我看到人们改善了很多,你不需要面对我,不需要看见我,我不需要亲身在场,是无所不在的力量,这全是我的光,它知道你的一切,只有藉由你的虔诚(bhakti),藉由你的虔敬和委身,你才能到达。

我的成就是要完全彰显你神圣的力量,这是很简单的,就是这样简单。只有简单、纯真、不狡猾、有爱心、相亲相爱的人才能取悦我。要取悦我是轻而易举的,当我看到你们相亲相爱,互相赞美,互相帮助,互相尊敬,一起大声的欢笑,享受大家的共处,我便得到第一个祝福,第一个喜悦。在顺服中,要相亲相爱,因为你们都是我的儿女,都是我用爱来创造的。

你们全都住在我爱的子宫内,我真心的赐给你们这些祝福。当我看到你们争吵,看到你们因前世的微细事情而互相嫉妒,我感到困扰,我的双手在颤抖,你们再次跌进泥潭里。这种帮助不是表面的,而是非常深层的安全感,给予你的兄弟姊妹,一种深层的爱,自私在霎哈嘉瑜伽是没有任何地位,吝啬也不占任何位置,不占位置。吝啬是小器的征兆。我当然不是说你要给我金钱,是我们怎样看待金钱,怎样贴附着金钱,贴附着物质的东西,财富,物质的对象,财产。你拥有最重要的财产是你的母亲,因为她,你才拥有兄弟姊妹。你要从前世走出来,前世就是泥潭,它必须完结,你们都意识到该怎样做,以爱的力量,我保护你们,你们都知道,每时每刻,我都在帮助你们,你的每一个欲望,我都满足你,此其一,就如我所说,是滋润。

可是你的升进必须靠你自己,你的升进必须因你而来,只能由你自己来成就,不是藉由其他霎哈嘉瑜伽士或藉由我,我只能给你意见,不单意见,还有忠告。一切都在掌握之内,都成就得很好。我是有形相的,在你面前我是有形相的,你不需要到任何地方,全都在你内里,你不需要付钱,不需要任何付出,只要内在发展这种委身顺服。你知道,这个男人,他访问我,他说政客操纵失业的人,让神操纵你们吧,但如何操纵?就如我手执画笔,我想画一些东西,但我控制不了画笔,若画笔有角的,它令人烦扰,不能流畅的运用它,又或你可以说它令人不舒服,它是笨拙的,不圆滑的,你们又怎能好好运用它呢?

顺服委身就是清除你的所有的菱角,所有问题,所有的束缚最简单容易的方法。现在静观你的内在,你是否顺服委身?

那些狂热地贴附着我的人也是不正确的。不要狂热,事情变得完全理性,没有狂热。就像有人去看医生,狂热的人会说︰「啊!我不看医生,我不去是因为母亲告诉我她会照顾我。」当她染病,她会来到母亲面前争论︰「母亲,你告诉我你会照顾我,那么我为甚么还会生病?」这就是狂热。

甚么是顺服委身?在你内心深处你必须说︰「是母亲,她在这里,她是我的医生,无论她是否医治我,无论她是否治好我,我都没有甚么意见,我只认识她,不认识其他人。」这是很合情合理,原因是母亲是你知道的最有力量的人,理论上这是真的。「若她这样,她会治好我,若她不把我治好,这是她的权力,是她特发的念头。若她想为我医治,她会把我治好;若她不想为我医治,我又怎能把我的意愿强加在她的身上?」

就像锡吕‧格涅沙的顺服委身,当祂的母亲说︰「好吧,你们两兄弟,卡提凯亚和格涅沙,那一个最先绕大地之母一圈,便能得到奖品。」可怜的格涅沙的坐骑只是一只小老鼠,但祂拥有智能,而卡提凯亚的坐骑则是一只常常都在飞,很快速的孔雀。祂看着孔雀说︰「有谁比我的母亲伟大?她是太初之母,地球又算甚么?谁创造地球?是我的母亲创造的,谁创造太阳?是母亲创造的,有谁比我的母亲更伟大?没有,为甚么不绕着我的母亲走,有甚么需要围绕着地球转?」祂比卡提凯亚早得多到达,坐着拿着祂的奬品。

祂的纯真给祂智慧去明白,甚么是合情合理,这就是非常合乎情理。「母亲感受到的痛苦比我感受的多」也是合乎情理。当基督为祂的母亲而被钉上十字架,你可以说甚么?她是摩诃拉希什米,那么有力量,是她要自己的儿子牺牲生命,像人类一般受苦,实在太过分了,要你的儿子受苦牺性,而你却拥有令每一个人完蛋的力量。创造额轮是一份非常精巧的工作,甚么意思?是否代表祂的奉献缺少了甚么?不是,相反,她对祂的奉献很肯定,所以她可以要求祂这样做。当我们期望母亲为我们做某些事情,人们说︰「好吧,母亲,这个论题是我的,我一定要它得到通过。」好吧,做一个班丹,你的这个论题便会被承认。「母亲,我想找到这些。」好吧,你找到了。「母亲,我想得到这份工作。」你得到了这份工作。

现在却是相反,有多少人能像基督那样奉献顺服?一个也没有,这是事实。为甚么祂是最年长的兄弟?因为没有人能像祂,祂经历所有这些,这些可怕的折磨,因为祂是母亲的一部分,她比祂受更多的折磨,祂也是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伟大的幸福,伟大的生命,健康的生命而经历这些苦楚。这才是真正的奉献,虚情假意的人却只会利用这些去拿取好处。

当他们令人受苦,他们会说︰「不管如何,你们也要受苦。」你看他们是怎样捏造事实,「你必须受苦,因为无论如何,你也必须受苦,否则你便不能升进。」这是一种非常精微的理解,非常精微。在霎哈嘉瑜伽,你会非常清晰,你先得到滋润,得到养育,得到训练,令你妥当,之后,那些折磨,对你已经不再是折磨了,因为你已变成灵。灵是不能用任何器具去杀害,不能扔弃,风不能把它吹走,也不能用火烧毁,没有任何途径可以摧毁它,这就是你的灵。你已经得到滋养,已经成长,你已经得到滋润。当人看到霎哈嘉瑜伽士,说︰「啊!他们像花朵,看看他们的脸,容光焕发,如此有自信,如此尊贵,如此漂亮。」

为何要这样?要成为神战车的车轮,你必须忍受冲击,至于牺牲,不用再牺牲,因为灵只会付出,从不牺牲,它的质量是给予,所以你不用牺牲,只要付出。首先母亲有阵痛,好吧,她有所有的问题,好吧。当孩子长大成人,他支持他的母亲,他是个值得自豪的儿子,她因他自豪,而他亦因她而自豪,他们同一阵线,一同战斗。这只有在完全的奉献,为霎哈嘉瑜伽士的未来准备就绪时,才有可能发生。你的人生外表看来很多折腾,很多问题,内在却很有满足感。

从前,当霎哈嘉瑜伽士来到我面前,对他们来说,即使坐在地上也是一种牺牲,脱掉鞋子是个大牺牲。昨天的讲座,有三个人离开,只因有人要求他们脱掉鞋子,就像有人令他们秃头,他们就是这样走了。为甚么要在霎哈嘉瑜伽中成长?要成长、站立得像伟大母亲的伟大儿子,要做的工作是巨大的,不是二流的,平凡的人能做这份工作。他们不能害怕、恐惧、傲慢、无耻,他们不能有思维。所以必须练习入静中奉献,入静中完全奉献。现在你们在做着所谓「你的」工作,对你并无任何好处。你先是小婴儿,小家伙,现在你是集体的存在体,你不是为自己办事,而是为集体的存有而工作。你开始成长到能意识你会变成整体。你的工作,你的金钱,你的妻子,你的丈夫,你的孩子,你的父母,亲戚,这些考虑都已经完结,你们全都要肩负霎哈嘉瑜伽,你们每一个人都很有能力,养育你们也是为此目的。

以你喜欢的方式做事,无论你有任何能力,若能以完全奉献的心,你便能做到,奉献是需要的,完全的奉献是你唯一可以再进一步的途径。肤浅的霎哈嘉瑜伽士,我们必须放弃他们,我们也帮不了他们,你不用对他们有任何怜悯,这样不好。若他们没有不妥,我会再次把他们带回来,把这工作留给我吧。不要花精力和注意力在他们身上。你们必须迎上前,你们都是求道者,你会找到,现在你已经茁壮成长,已经长大成人,为甚么?要站起来,就像我今天面对你们,你们也要面对其他人,面对群众。奉献不是你不必谈论霎哈嘉瑜伽,很多人以为保持沉默就是奉献的途径,只有在入静时你才要这样,你必须从这个外壳中走出来。告诉所有国家,所有人,已经完结了,伟大的信息,救赎的时刻来了,就在这里,现在,当下此刻,你们全都有能力做到。若有人嘲笑你,你要以体谅和智慧尝试向他们解说事情。

个人的好恶必须牺牲。「我喜欢这样」和「我喜欢那样」必须放弃。这不代表你们全都变得像机器,不是这样。但受这个「我」的奴役束缚必须放弃。受习惯的奴役束缚也必须放弃。你会很惊讶,一旦你能顺服奉献,你吃得不多,有时甚至完全不吃,你不会想起食物,也想不起吃了些甚么,想不起睡在哪里,怎样睡着,这样的人生就像望远镜一样,不断扩展。你会创造自己的远景,并且完成它,完满它。你看来是简单、平凡的人,但你不是。要顺服委身,完全顺服委身,你必须现在就这样做,不是为了自己的好处,自己的成就,这些都完结了,是为了令你完全走出泥潭,站在陆地上,大声的唱诵赞美你的父亲的歌曲。那些仍在泥潭里的人,他们能有怎样的音乐?能唱怎样的歌曲?能给人怎样的安全感?能怎样帮助别人?

你必须完全的抽身而出,为此必须拥有坚定不移的智慧。每时每刻,你不需要责备你的左边和右边,不需要这样,只要抽身而出,贴附着它。伟大的梵天婆罗摩(Parabrahma)自会照顾你。贴附着它,即使是死亡也退回,这些小事又算甚么?

你的母亲的名号是非常有力量的,你知道它比其他名号更有力量,是最有力量的口诀。但你必须知道怎样念诵它,要完全顺服奉献的去念诵这些名号,不像其他名号。你知道在印度,当他们念诵导师的名号,他们拉自己的耳朵,意思是︰「若我在念诵名号时犯错,请原谅我。」就是这个意思。这口诀是非常有力量的口诀。你唯一需要的是顺服委身,具爆炸性的奉献。今天,我告诉丽塔,所有英国的雏菊都有香气,她不相信,她说︰「我从不知道,我反而常常感到雏菊是没有香气的,气味怪怪的。」我说︰「好吧,这些雏菊,你嗅嗅它们吧。」当她嗅到它们,她很惊讶。名号,它们是那么精微,它们是今天英国最芬芳的花朵。只是名号,意思是Nishkalanka,代表Nirmala(纯洁无瑕),即完全没有任何Mala,Mala是甚么?就是这个泥潭,没有任何泥潭—–nih,绝对是。在顶轮的喜乐叫作Nirananda。自古已被称为Nirananda或Nirmalananda,很多人称呼它为Nirmalananda或Nirananda。这种喜乐,即使把你钉上十字架也会享受;这喜乐,即使给你下毒,你也享受,就算在临终时,你也享受这喜乐,这喜乐就是Nirananda。

所以要为第二阶段作好准备,你是在前线,我只需花很小时间,但我需要真正拥有坚定不移的智慧和完全顺服委身的人,坚定不移,即使只是一秒钟,也不能偏向这边和那边。那么,我们便能进展得更快,我们可以上前迎战。或许你现在已经意识到负面能量的精微,它们是如何运作,怎样运用它们的力量—当然它们的力量是有限的—去摧毁神的工作,你们要如何有警觉性,好好装备妥当和完全顺服委身。这些我只能向你说,我不能向来到布鲁日会堂(Caxton Hall)的人说。他们有些人是肤浅的,有些是全新的,天真的,有些絶对是三等人。但在这里,正如你今天面对我,我想坦白的告诉你们,就如克里希纳只告诉阿周那︰”Sarva dharmanam parityajya, mamekam sharanma vraja.”

没有其他出路。”Vraja”的意思是重生的人,像固体,结实确定的人格。当你是固体,你必须顺服委身。当你是完美,你必须顺服委身,这样能帮助你离开泥潭,这个帮助是很有意义的。没有人能明白为甚么母亲要帮助我们?他们认为她过分慷慨,我不是,我很有常识。因为你们有能力在地球上彰显神的喜乐。只有你是那枝能奏出神的乐章的笛子,神会运用你,调动你。为此,我这样做是要令你完美,令你成为神最漂亮,最合适的工具,我不知道你能否明白生命可以是那么可爱漂亮,顺服委身的人生,以理解,合情理,完全的顺服奉献,抽取所有的养份,把它奉献给一个更高的目标。就像树叶吸收阳光,给予颜色,创造自己独有的颜色,为着一个更高的目标,好让人类能迟一点运用它们。没有甚么在这个地球是以相反的途径成就到,万事万物都为了同一目的而运作,为了如此无私,如此广博,如此伟大,充满生命力的目的。

你变成海洋,变成月亮,变成太阳,变成地球,你变成以太,苍天,你变成灵,你为它们工作,你变成所有星星和宇宙,肩负它们的工作,就是这样。因为你已经跳进你的本源,跳进你的tattwa(原理)。这就是你怎样跳进每一个人的tattwa,但要对这tattwa顺服,因为我是所有这些的本源,我是tattwa─Tattvamasi,我是本源,保持你的本源,我是灵量,我是精粹。

我们只能明白要顺服委身于某些从粗糙层面看是重大的事情,在粗糙层面看,它们是重大的,我们却不能向某些很精微的事物顺服,那些事物是很微小,很深入,很有效,很有活力,很普世,也是永恒的,我们从未想过顺服委身于这些事物。我们可以顺服委身于看来像大山的人,他像大山一样压迫我们,像希特勒,像假导师。但你却不向看不见,听不到,但实际上是很有力量的精微存在体顺服委身,就如核子弹,当核子分裂,当它还未分裂,它在每一处。在最精微的层次,它是很有活力,当你把它分离,它变成很有活力的毁灭力量。当你的注意力渗透入这个宇宙的精微层面,你便越来越深入它。那种强烈欲望想带根源找到水源,是同一个源头。你的灵量与太初灵量和它的力量,Parabrahma,是相同的。

所有这些事情你只能在得到自觉后,在成熟后才能明白。在此之前是不能明白的,这就是为何在过往八年里,我从未告诉你们这些。我常常以非常爱护亲切的口吻向你们说话,我也常常令你感到你在遵从我,没有任何责任,超越所有这些概念,你必须变成真我。你们现在是时候要负起责任,变成创造你的原本目的。就像建造一艘船,是要把它带到海里,试试它能否在海上航行,现在要启航了,走进海洋里。这是第二阶段,当你懂船只的一切,海洋的一切,你便要启航。以绝对的自由和智慧,你现在要启航了,不用害怕任何风暴,任何冰雹,任何台风,因为现在你知道,你的工作就是要超越。

愿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