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吕‧格涅沙崇拜

(Switzerland)


Feedback
Share

锡吕‧格涅沙崇拜 瑞士日内瓦 1982年8月22日

叫他们来,叫他们来,请你们移向前,让一些人可以坐在后面。这里有谁能当翻译?你能,还有谁?我们需要两个人,你可以坐在这里。)

(瑜伽士︰我能翻成意大利文。)

(还有,她还没来?她有没有来崇拜?每个人都要进来,全部人来了,我才开始。上前来,这里还有空位,能坐地上的人可以坐在前面,请来吧,很好!你喜欢它?颜色还可以吧?还有谁能当翻译?好吧,来吧。你翻成法文而她翻成意大利文…已经来了?你在这里,还有谁?孩子可以坐在前面,让孩子坐在前面,这四个孩子迟一点,崇拜开始才来,所有人都来了吗?啊!电动机械车,很棒。愿神祝福你们,对,就是这样,还有谁在外面?)

好吧,我想先告诉你们崇拜的意义。崇拜有两方面,其一是你们取得自己内在的神祇,唤醒你内在所有神祇。诸神祇(Deities)是同一位「神」的不同模样。因此,一方面你拥有神祇,即每时每刻都有意识的神不同模样;另一方面,你拥有自己的神祇,祂们有时清醒、有时半清醒、有时睡了、有时病了。

为此你要运用两种方法,其一是取悦诸神祇,请求祂们祝福你的神祇,或请求祂们唤醒你内在的神祇,因此透过崇拜,意思是无论你们奉献什么,你们献上的任何物品,比如说花朵,若你想献花给神,你毋须说什么,只要奉献就可以了。「这是献给祢的」。任何人都能明白什么是「奉献」,即你甚至不需要用言语来表达。即使是盲人,若他想给你什么,他只要像这样给你便可以了。对任何人而言,这种表达方式已经足够,你不用说什么。当你向神献上花朵,即使你没有念诵任何口诀,你已把花献上了,就这样,你已经献上花。神会否接受则是另一回事。因为你是个觉醒的灵,无论你献上什么,神都会接受,即使你什么话也没说。

那么,奉献后你又能获得什么回报呢?在你有自觉后,无论你献上什么,神都会接受,祂接受是因为那是来自有自觉的灵。我们如何藉由向神奉献鲜花而得到祝福呢?如果你什么也没说,只献上花朵,你也许在人生中不经意地就会获得许多花儿作为回报。或者无论你献上什么物质上的物品,你可能同样会获得物质上的祝福。就精微的层面而言,若你说了某些话,例如,你给别人东西时谦卑地说:「如果你接受它,我会很高兴。」你或许会获得更精微的成果,那成果会是更广阔,更深层的。

你现在做着一些很精粹,原则性,富象征性意义的事情,像鲜花是…象征大地之母的本源。我们献给神的一切物品的象征性意义,都是人们在静坐中发现的。因此他们使用五种物品,称为「五大元素(Panchamruta)」,就如我们这里准备的。你要到达本源,才是真正到达整体。因为灵性的幸福安康才是整体的幸福安康,它不只是你们物质上、生理上、情绪上,心智上的安康幸福,而是整体的安康幸福,完全平衡融入整体。

当你献上一些物品,好比说,我们称它为akshadas,你叫它作什么?姜黄、姜黄米,你也知道,这黄色的东西。当你献上姜黄米,你知道黄色是腹轮的颜色,米是诸神所珍爱重视的。

献上姜黄米是有个小把戏,是人类的小把戏,诸神都很喜欢。因此他们献上姜黄米,意谓「我们把黄色的米献给你」,也蕴含深意「请你赐予我们创造力」。当你们吃下它(姜黄米),更多的创造力会流通于你,我们因而获得这神祇的祝福,这是个小把戏。崇拜只是人类圣者的把戏,你要明白,是去哄骗神,让祂赐予我们更多的祝福。凡神喜欢的,都必须是既祥瑞又神圣的。因而,最终为着圣者的圣洁与他们单纯的心而能成就到。

未得自觉的灵不可作崇拜,宣道者必须是个觉醒的灵,礼敬者(namaz)也必须是个觉醒的灵,祈祷者必须是个觉醒的灵。所有使用的器物,均应当作圣物,受尊重的物品来敬拜。你不能使用任何……好比说,你拿浴室正使用的用具来作崇拜,便是很荒谬。

有三样东西很重要,是ghatah,即器皿,容纳灵量的器皿,容纳我们内在原初愿望要到达神的器皿,这些器皿都是我们先要敬拜的,我们的欲望,是ghatah,就是在这里。在它之上是叫作Shripala。Shripala是指这个内里也有水。你明白,意思是这椰子是,这代表,椰子代表同样的东西。它的精微形态是全世界河流的水,河流。椰子是所有海洋的水。海洋的水透过椰子的树干上升,变成椰子里甜蜜的水。这是象征性的东西。所以这器皿叫作ghatah-puja,它是ghatah-puja。

今天我不想谈细节,因为我要谈格涅沙。相同的是,那是水,好吧。接下来我们要敬拜口诀与shankar,它们代表声音,贝壳。实际上,shankar代表以太。然后我们有deepa,什么意思?是光,代表光元素,叫作tejas。他们通常都给女神献上扇子,扇子代表空元素。

这就是怎样事先取悦五大元素,并且运用它们。所以它们,这时候要取悦五大元素的本质或因果本质,用它们来支持崇拜。

还有其他各种事宜,像你们家里的神明,你们可能在家中敬拜某些神明。祂们此时不该来扰乱崇拜,或是已去世的祖先。他们全都要保持安静,因此应该跟他们说:「这是崇拜,请你们此刻不要来打扰我们。」这意谓着即使思绪也不能来,不应该有任何思绪或干扰。一切都要先安静平和下来。

以上是我简短的说明崇拜的一个面向,因为这课题很长,若我真要谈论它,至少要讲三次,每次花三小时,可能仍未能讲完。

现在说到崇拜的第二方面,我要问你们:「你如何能从崇拜中得益?」除了上述礼仪,为了能获得最美好的祝福,或神的恩典更能在我们内里流通,我们念诵口诀。念诵口诀的声音,这声音与神的存在体产生共鸣,再在我们的轮穴上回荡,令轮穴打开得更多,因此我们更能接收到神的恩典。只有自觉的灵才应该念诵口诀,因为若没有与上天连上,又怎能传达到神呢?这是个恶性循环。

有人可能会说:「母亲,除非是蒙神恩典,你是无法获得自觉;没得自觉的人无法打开轮穴;轮穴没打开,就无法获得自觉。」这就是为何有母亲的戏剧上演,还有像你们这样的圣人。我要说霎哈嘉瑜伽士必须打破这恶性循环。你必须自己提升灵量,一旦灵量升起,便会打开轮穴少许,因为你把生命能量给予了轮穴。一旦灵量知道有位霎哈嘉瑜伽士就站在求道者背后,她便会升起。她知道你是她的兄弟姊妹,她与你是属于同一个家庭。她知道自己该在哪片土壤生长,你看,她能感应到,然后她尊贵地升起,她就是这样打破这个恶性循环(轮回)。

这是我们一开始不告诉他们口诀的原因。因为要念诵口诀,你们必须接受我是神祇。在我降世期间,你们一定要认出我,因为人类正危在旦夕,你可以称此时刻为复活的时代,或者最后审判的时代。首先,自觉是在人们还没有认出我时给予他们,但不是给否定我,侮辱我的人。在任何情况下,无论你怎样尝试,他们都无法获得自觉。即使是自觉之后,若人们开始反对我,生命能量也会停止流通,这是因为顶轮的缘故。你们的心必须与我完全一致,否则顶轮会关闭。

那些单纯、心扉完全敞开的人会十分了解我,他们心中有我。在自觉后,在透过思维去了解霎哈嘉瑜伽后,知识分子也会以很迂回间接的方式了解我,把我认出。在崇拜后,当他们在极乐中接受到福佑,他们就能理解崇拜的价值,这是在之后。

现今在印度,崇拜制度是历年来的传统,一直相当盛行。他们不是以思维来理解崇拜。当他们遇到某种人,一些已经成为霎哈嘉瑜伽士的知识分子,你会发现,他们搞不懂这些人。他们不想听脑袋里冗长的节奏和律动,然而有些印度人试着…你明白,变得有点西化,他们试着,他们逐渐产生一种自卑情结,而偏向左脉。

没有必要透过思维去理解,我的意思是你不停以思考分析来理解万事万物,然后才能敞开心胸成为霎哈嘉瑜伽士,这简直就是在绕远路。但是该怎么办?他们习以此方式,所以也必须以这种方式来。即使他们成为霎哈嘉瑜伽士,仍会质疑、思考,为此忧心。假导师就借机催眠他们,并从中取利。

所以我们不应感到糟糕,如果你想分析,你就分析吧!因为我不能停止你的速度,我不会催眠你。在霎哈嘉瑜伽,自由是受尊重的。但我们不容许对霎哈嘉瑜伽未有一定程度了解的人来崇拜,这是对西方人而言,不是对印度人,在这里是有限制的。因为若在印度,我不会向他们解释,因为他们不会想知道。他们知道自己会获得生命能量,他们早就知道生命能量,我不用告诉他们:「你们会获得更多生命能量。」如果他们获得更多生命能量,他们自会知道我是太初之母,就是这样。我不用解释。就像你们可以辨认出哪一种酒最好,他们也能辨认出谁是真心的。他们知道个中滋味。
有一次崇拜,约有六千人要触摸我的脚,因此我说:「现在是崇拜,请不要……你们无须触摸我的脚。」这些话是我说的,但他们以为是杜马的提议,所以他们都责怪他。他们说:「你只想从母亲的莲足得到所有的祝福,你不想我们也能得到。」他们怪责他。
另一件事是,你要明白,我…在西方,我从不用脚做五大元素(panchamruta),而是用手,因为这里的人认为脚是肮脏的,我们不应用脚,你要明白。事实上双脚是很有力量,它们并不肮脏。就像恒河有生命能量,如果你有恒河的水,你会发现不能把水弄脏,反而是无论河里有什么,因为它不怎样保持清洁,不管什么脏东西掉进河里,都会沉淀,不会污浊河水。河水仍是非常清澈,充满生命能量。

因此你们必须明白,不论什么是纯洁的,都是要对纯洁负责,是纯净的源头,能净化所有不洁。那么,它又怎会不纯洁呢?如果你用脑袋去想,你就受局限了,使你想不起有什么是纯洁的化身体现。

我们现在谈到重点,我想我该谈谈「绝对」,就是锡吕‧格涅沙。今天是祂的崇拜,在瑞士日内瓦作这个崇拜是件大事。日内瓦代表右心轮。在我看来,这里的生活方式都是违反右心轮的。每个人的生活就像《罗摩衍那》(Ramayana)一样的悲剧。这是为何在这里敬拜格涅沙是很重要的。

如你所知,格涅沙是纯真的化身,祂的颜色是红色或橘黄色,因为当胎儿还是胚胎时,他最先看到的颜色是母亲子宫的红色内壁的橘黄色,那是血。在霎哈嘉瑜伽,你必定知道每个动作都有响应,都起作用。原本的颜色,我们可以说原初格涅沙只是泥土,因为是用大地之母的泥土创造祂出来的。哥维,格涅沙的母亲创造祂来保护自己的贞洁,当她要沐浴,她将祂涂成红色,因为如此每个人都能看到有人坐那儿保护她。因此当你还是胚胎时,看到围绕着你的红色,你便吸收了这颜色,而你的格涅沙也是以同样美丽的方式以红色着色。它只对变成红色作出回应,它起作用,意指红色的格涅沙,任何拥有红色的格涅沙的人都令别人震慑。他们知道格涅沙坐在那儿,那位纯真、满有贞洁的格涅沙就在那儿。

当格涅沙还是孩童时,你也知道,当孩子出生后,他们都是极有防卫心或很激烈的,尤其当有人触犯他们的纯真的时候。当他们还很小时,不会察觉到自己是这样的,但渐渐地,当他们开始长大,就会变得很有意识,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脱衣。他们对纯真感到害羞。我是说,不是个性害羞,害羞不是因为裸体,不是羞于裸体,因此他们的纯真不应受到侵袭。如果他们的纯真没有受侵袭而他们又是纯洁的,当看见裸女时,他们就会闭上眼睛,他们不喜欢看裸女或裸男。这是种与生俱来,直觉的理解,重要的是他们必须维护自己的纯真。
现在,我们内在的纯真是什么呢?它对我们有什么作用?我告诉过你们,它赋予我们智慧。出于自我,我们会做出种种愚蠢的行径,如我提过的(里根)总统,以及许多其他在那把年纪、位居高位的人。因为他们的格涅沙已经荡然无存了。我们到布赖顿,他们有个天体海滩,而我的女仆是个纯真的人,你要明白,我们去了那儿,她无法理解,她问我:「他们为何要这样?」

但是你发现在西方,很难找到真正有智慧的人。你可以说他们都是受过度教育,就物质生活而言,他们很有本事;但就智慧而言,我是说你会对他们的行为感到很震惊。我真是无法明白,背后有何智慧?因为他们所有的智慧都变成只有性,满脑子都只想着性,常常都只想去明白理解一切有关性的荒唐事。若你开始有性幻想,你的纯真自然会被摧毁,因为对性,你是没法运用你的聪明才智。
我不知道你如何能用智慧去把性合理化,性是如此自然而然的事情。藉由幻想,你真的能享受性吗?你要如何享受?好比说,我们可以凭想象将花朵变成果实吗?更严重的是这样的,假设你说︰「我可以」,当然,你从不会这样想,我希望你不会以为自己能将花朵变成果实,但愿如此。但有些人可能想︰「我能转移…」,例如说,「隔空移物,只用意念,就可以把对象转移。」又或是凭空变出某些东西。你认为自己能做到,相信自己能做到,只因有人曾这么做过。但身为霎哈嘉瑜伽士的你该知道,是邪灵、亡灵做的,它们为你们而做,因为他们爱管闲事的想帮你忙。

对性而言,同样的事情在发生,当你用智力去追求性,你只是让邪灵为你做。因为当你的思维投射得太多,就会进入逮住亡灵的地带。他们有时非常狡猾,有时道德败坏,有时好侵略,你积累各式各样这些质量,最终性变成荒诞愚蠢的行径。很多道德败坏的人,一旦他们袭击你便感到满足。一是你追求性兴奋,即使强暴了一百个女人也无法满足;一是你是最糟糕的性无能。我是说你的欲望永远无法满足。所有这类人一旦死后,都变成同样的亡灵,等待好色之徒走近,好附在他们身上。

纯真的人即使在婚后,可能多年未有性生活,因为他们是如此的纯真。这也可能发生在单纯的人身上。但在这里,性却是从小就当作一种学科来教授,想想看,有这个必要吗?动物需要从小学习性吗?牠们照样能繁衍后代。

(你说什么?)

因此,我不是要教你们禁欲。首先,纯真既有保护性又是红色的,直至,最多到五十岁,慢慢地,如果身心发育成熟的人,不是愚蠢的人,而是适当地发育成熟的人。在五十岁后,它的颜色会开始转变成橘色,它变成橘色。意谓着在你婚后,变红的过程就结束,它变成,开始变成橘色。意思是保护结束了;意思是在婚前,必须好好保护贞操。直到你遇到结婚对象,红色保护童贞。当你结婚后,这种保护不再需要了,你只能与一个人有性关系,就是你的丈夫或妻子。正常的发育成熟便会发生,当你到约五十岁时,它变成橘色,意思是无所执着。你不再感到需要性生活,没有这个需要了。之后你发展出一种称为正常成熟的纯真,它可以与烧制精美的陶器相比。

因此老年真的是人生的黄金时期,老人的言行完全闪耀着智慧。但为什么?再一次,为何要有这种成熟?这种纯真?再次,因为你们是理性的人,因此你可以问「为什么」?纯真是你能带给别人真正的乐趣,能从中产生乐趣。乐趣只能从纯真而来,纯真也是能令你们真正散发乐趣的唯一途径。试想像若世界没有乐趣,什么会发生?但人们常将「乐趣」(fun)与「欢愉」(pleasures)混淆了。欢愉开始时很美好,却以可怕终结。乐趣却是宝藏。任何充满乐趣的事情,你一辈子都会记着,你告诉他人的,是那种创造乐趣的体现。

(瑜伽士︰法文没有乐趣这字彚。)

你能想象吗,法文是很圆滑得体,没有乐趣这字汇。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这些孩子如何创造乐趣,他们令每件事都充满乐趣,现在你看,他们甚至连说话或讲述事情的时候,也能创造出很多乐趣。几天前我最小的孙女安娜在玩游戏,她还不到六岁,她跑到屋顶上,我们听到一声巨响,你也知道,我的女儿是个很紧张的母亲,总是牵挂着她孩子的安康。(乐趣,噢!)她甚至走不动,她的腿因忧心孩子而变得很重,她跑去找什么跌下来,叫喊她的孩子,孩子听到后跑下来,整个人好端端地。

她向孩子吼叫:「怎么啦?你去了哪儿?你为何要走上去?」她就只是对着孩子吼叫。

孩子相当不解地看着她,等着她停止咆哮。孩子非常平静地说:「我可不是专程从雷多来这儿找死呀。」

有那么多事情你纪下,全都充满乐趣,他们从各种事物中很自然的找到乐趣。你看,这里所有的孩子,有这么多的趣事可以写下,他们在做着多么可爱美好的事情,他们的双眼是怎样闪耀着淘气的光芒,想从一切创造乐趣。
乐趣带来喜悦的,它给你喜乐,不仅不会有任何的哄骗,或伤害,也没有一丁点的残酷成分,它只是像花朵一般盛放。

(瑜伽士︰母亲,你认为我们能否不再翻译,因为要花很多时间…英文,我们可以在最后才向他们解释,只有小数人不懂,我们可以在最后才向他们解释。)

(你没问题吧?因为快要结束了,葛雷瓜,我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只在今天这样做吧,下次还是迟一点才翻,只要翻多一会儿,因为快要完了,因此要花太多时间,否则,只用三分一时间就行,只翻这部分吧。)

乐趣只是像花儿盛放,它不会取笑任何人,不会伤害任何人,不会找任何人麻烦,只像花朵一般盛放,散发香气。是上天的把戏,也隐含着更高的意涵,若你是纯真的,你真能感受到那份喜乐。纯真的人能感受到既严肃又理性的人无法领略到的喜乐。纯真的人可能对某事开怀大笑,对其他人来说,这事可能并不有趣。因此创造乐趣,不是模棱两可的事,而是非常直接、简单,自然得像花儿盛开那样。

现在的日内瓦人,对每件事都很严肃认真,瑞士更甚,引致他们常常以自杀告终。因为你们都是金钱取向,也是有点—想担起帮助全世界的角色。你们想帮助全世界,这代表你们都是非常自我中心。你们想帮助谁?其三,你们这儿拥有一枝愚蠢的军队,根本没有此必要。

(女瑜珈士:母亲,很抱歉,你也知道昨天报章上有报导,在瑞士,又发生了战机坠毁而造成二死的意外。)

(瑜伽士︰你的照片在它旁边)

这样也要来责怪我是太过分了。

(瑜伽士︰他说,是发生在他们想炫耀军事实力的表演里。)

这便是乐趣,这是乐趣,你明白吗?每个人都会为此而开心,你看,这便是有趣的地方。

现在增添乐趣,我们有哈奴曼。祂对格涅沙乐趣的部分有所帮助,就如格涅沙向偏左脉的人玩乐趣的把戏,哈奴曼则向偏右脉的人玩把戏。就像有人哭得太多,她的丈夫死了,「现在该怎么办,我完蛋了。」这样那样,你看…她忽然看到丈夫在房间里走动。祂只会对纯真的人这样做,但对狡猾的人,祂惩罚他们,向他们倾泻各式各样的不幸,一件比一件严重,祂会说︰「现在哭多点,哭多点,你想哭吗?好吧,哭吧,哭多点吧。」

哈奴曼支持祂,例如,当拉斯曼(lakshmana)病倒,祂要到一座大山拿药,祂把整座山带来,因为祂说︰「我没时间去找,你要明白,还是现在找吧。」祂把整座山带来。祂也拥有同样的品格个性,对自我中心的人,祂可以很富毁灭力,像拉伐那(Ravana)—烧毁了整个兰卡城。

若把格涅沙涂上红色,涂上哈奴曼的颜色就是橘色,当格涅沙长期安顿在同一地方,祂运用圣人米高在左面走上走下,而哈奴曼则可以随意的走上走下,祂不用安顿在同一地方,虽然祂是位安定下来的神祇—-祂是会安定下来。当祂安顿下来,祂散发的生命能量能到达每一处,祂是纯真的源头,生命能量的源头,某程度上,祂是一切。当祂以你内在的摩诃格涅沙升进到这里,在神之内祂降格为格涅沙—-从这里,在背后。

当你过分想及性,便会损坏你的眼睛,因为你在运用摩诃格涅沙,你糟蹋了你的摩诃格涅沙,你的双眼开始闪烁不定,眼睛失去了纯真洁净,开始吸收所有不洁污蔑。纯洁纯真的眼睛能给予别人纯真,不单如此,它们是那双让灵能透过它去看外面世界的眼睛。它们有很多组合,我没时间告诉你。人们有这样不洁、亡灵般的眼睛是件很坏的事。任何人拥有这种亡灵的眼睛都会看着这个人,因为这是撒旦的戏剧,现在正在上演,负面的。若我们不把格涅沙放在正确的位置上,这就是我们做着的事情。若我们想格涅沙在这一点反映我们的摩诃格涅沙状态,便要保持眼睛非常纯洁,这样你才能保持摩诃格涅沙的宝座纯洁。

在格涅沙崇拜,你必须带些柔软的青草来,因为durvah,祂喜欢青草,这是叫作durvah,因为柔软的青草能舒缓眼睛,不单如此,你给予你腹轮的绿色部分,因为当你还未开始思考,未开始思考过程,祂已经存在,这表示部分腹轮,当你没有思考,绿色部分,腹轮的下半部是绿色的。

所以绿色,在这阶段,我们还未成为人类,在这阶段,它代表腹轮的绿色,哪里创造整个宇宙,创造一切。直至这里,它是绿的,当它开始创造自我,它变成黄色,它运用太阳,行动的部分,不是运用,而是太阳变得活跃,代表太阳这一面。

所以绿色实际上是代表格涅沙,某程度上格涅沙的一部分,因为直至哪里,你仍未思考,你处于接近大地之母的层次,你要明白,大地之母不停的付出,当绿色还在时,太阳的部分仍未开展,因为大地之母给予这青绿。当然是太阳令它变得青绿,这是另一点,但你仍未开始做任何事,当你开始以人类的层次做点事,整个便变成黄色。因此腹轮有两方面,肉身和思维。肉身是绿色,思维则是黄色。

我们今天在这里敬拜格涅沙,我希望你们能从草地里拿些青草来,一些柔软的青草,因为它是很重要的。

你要双眼看着绿色植物以改善你的格涅沙,当天气暖和,你可以早上赤脚在草地上走动,在仍有露珠时。过度活跃的人应吃素,这样能帮助他处于平衡状态,不会太狂热,多吃点素,吃小的动物,那便会妥当。

今天我没有说祂的坐骑(vahana),因为我在另一些讲座已经说了。祂的vahana,祂的坐骑,我没有谈及它,因为我在别的格涅沙讲座有谈及它。

最好你能找到这样的,像这样的,很薄…这种,这个很好,这个也好…你可以有更多,只要…这样水会从我双脚泼出来。

没有为我洗脚的人今天可以为我洗。噢,很好,就是这东西。他拿到我正正想要的,正正就是这东西,这个很好,对,噢,仍有一些太硬,不要紧。是这种圆的,圆的叶片,你可以摘下它,摘一些?这些圆的叶片,圆的叶片,这是圆的,不是平的而是圆的,不要有边的,而是圆的。现在让他来做,它们是圆的,是吗?圆的?是,就是它,就是它,这样可以了。它们也不是圆的,圆的,好吗?它们全是平的,这里有圆的,不,这也是平的,我想这个国家会有这些东西,我想你应拿一些…这也可以,你只要把它们用细绳系上,就这样。这就足够了,只要用这把它系上,一些枝条,只要用小枝条把它系上,用它来洒水,它们被称为durvan gulah,即幼苗,这个的幼苗。

(瑜伽士︰母亲…他们把在复活节给孩子的蛋,放在这种草上。)

你看,(噢,对…很好,谢谢,把它系上,这个也是,好,你可以把它用细绳系上吗?很好,很好,还有没有?大一点比较好,好吧?因为我们选择不多。

现在,要为我洗脚的人,不曾为我洗脚的人请都上前,让她来,让她来,我很高兴你能来,很高兴见到你!好吧,现在,来这里,一个为我清洗,另一个开始做这个,你可以问他,对,来吧,好,好,好,现在,这会是在崇拜后,好吗?那四个小孩,他们在哪里?安纳在哪里?先清洗我,现在,让我看看,那四件我给你的东西,给小孩的?。好吧,孩子去了哪里,他们四个?…不,一个…好吧,我们有这四个,来吧,好吧,现在来吧,孩子先来为我洗脚,来吧,首先,所有孩子,来吧,来吧,等一等,清洗我的脚,来吧,拿点水来,我想…她在哪里?玛利安曼妮,玛利安曼妮?还有你从哪里带来黄色的…黄色的…用力点擦,用力点擦。

…愿神祝福你,好,现在,维臣比她年轻,是吗?巴巴拉最年轻,好吧,现在,嘿…这是你的…好吗?巴巴拉,该给予,dakshina,你明白吗?

好吧,我已经按尺码给了他们每个人,好吧…完成了,完成了…现在,把它拿出来,这些应该放在头上,一些领袖,问孩子们,他们知道该怎样做,怎样放在头上,叫罗兰士做吧,一些应放在我脚下,一条毛巾,有人应这样做。我想懂怎样做的人该在这里,有人要揩干我的脚,你能吗?没拿照相机那位?来吧,毛巾放在这里,用来揩干我的脚…这里,把它放在这里,告诉他们不要掉下,只要放在这里。

他们不可能是…而该是Chaturthi,这是按印度人的说法。你看,Chaturthi,它必须是…也会是…也是…什么时候?十六天前,这是在…之后…新月之后的二天。它是,它应是Chatur Dashi,印度的历法是第四天,因为他是在Chaturthi那天确立的,因为印度人,你要明白,是有点不同,必须现在开始,12时,你要翻译,它是Chaturthi,你看它是怎样成就到。

现在,还没有清洗我的双脚的人来,现在,你要做的是拿这个…现在先,用这个盛水…

还没有,还没有为我洗脚的人请来吧…给他们冷水为我洗脚,你必须清洗我的双脚,你要擦,大力擦我的双脚,用力点,擦它,擦它,你擦我的右脚…下半部,下半部,擦它,对,擦它,大力擦它,大力点,大力点,擦这里,用力,用力,用力,这里…

这些水是用来喝的,不要…把它放在另一处,一瓶或什么。

好,现在,你没事,好吧?好吧,现在,你意识到在为我擦脚,你取得更多生命能量,你理性的明白,愿神祝福你,你现在取得更多吗?愿神祝福你。现在其他人来,不是握住它,而是要擦它,不要握住它而是要擦它。

你有到过Hare Rama哪里吗?

(瑜伽士︰没有,他没有。)

但他念诵口诀时…

(瑜伽士︰对,他曾到罗马,之前也到过,他是从西西里岛来的。)

为何他的右喉轮有阻塞?右喉轮?

(瑜伽士︰啊,对,他以前曾吸烟,母亲,他现在没有再吸了…)

现在好一点吧?…好。

现在他要念诵格涅沙颂。

要擦你的手指,像这样擦你的手指,你的手指这样做,不是我,擦你的手指,那么它们会更敏锐,对吗?

(来吧,来…现在,听听他说什么,好吗?…现在他在念诵,听他说。)

意思是唤醒你内在的基督,唤醒你内在的格涅沙。

享受自己吧。

这里有很多黄色的花朵,这是什么—花朵?

放这个先,我想会较易吸收,没有毛巾了,上面放一条,这很好,这是什么?加文?

清洗要先做,最好现在做,再pushpam…所有清洗要先做,再这样,你想他们为我洗脚或手?

(瑜伽士︰他们请求清洗你的莲足。)

好吧,你来这里,让一些人可以空闲一会儿,你来吧,你可以做,对…你也来吧,这两个也能…你两个在这里,我们能做的就是我们能成就到,因为必须是瑞士人,把它放下,好吧,她是德国人,那么…你来这一边,好吗?现在你倒水吧,你管水,好吧,他们做其余的事情,告诉他们无论在什么崇拜…无论加文说什么。

倒点水在我的手上,看看,这里有个匙,一个匙,做吧,你要倒在这里,倒多点水,这是…那么你的母亲不会感到口喝,对吗?现在,这是什么?…同样有关amrut的东西。

(瑜伽士︰现在我们用五种甘露来沐浴,它们叫作panchamrut,五大甘露,先是酥油。

首先是酥油,要多点奶,小小热奶,热奶,要热的。

(瑜伽士︰第二是奶。)

奶应是最后,会好点,你要明白,因为正在把它加热,跟着是什么?

…现在有没有奶?…用一点水。

(瑜伽士︰母亲,我已经叫他们拿来。)

(瑜伽士︰母亲,跟着是糖吗?)

最后,应是,因为它…
他们拿来了…

(女瑜伽士︰母亲,太热了。)

加点水,放点水…还好,但愿如此。

也不错,加点冷水,好了,它现在可以了,不太热,若它太热,我再告诉你,我想加点糖,在这之间,这会好一点,这样温度会降一点。

现在加水在上面,水。

加多点水,一点点,把它清洁,在脚趾上,谢谢,生命能量很好。

现在,拿毛巾来,给她一条,给她一条毛巾。

完成了,这里有生命能量,双手在震动,放下它…双手因为生命能量而震动,把它放下,有生命能量,巨大的生命能量,是吗?

愿神祝福你,这个也有生命能量,把它放在你脸上,你会看到生命能量,愿神祝福你。

你可以把他们推下,让他们看到,在脸上,他们能看到生命能量,愿神祝福你们。

你必须在这里与我们一起,你要放花朵,你要明白,现在,已婚女士,好吧,现,你要放…我想未婚的先放红粉,未婚女士。在霎哈嘉瑜伽,你很难找到他们。…我们有七位,我想,三、四、五、六,七,好。安娜,来吧,你还未婚,又或你已结婚?你可以试试,就是这样,你看现在,你要放的是所有这些…先放线,最好放直线,像这样,先放在在线,不,前面的线,对,最好放最前的线,这样较好,现在…今天很红,啊?你哪里拿到这些?很红,是吗?这红粉很红,这是很特别的,格涅沙就在这里。

(瑜伽士︰母亲,我们现在要念诵这些名号吗?)

对 – 不,格涅沙?我还要迟一点做火祭,你可以念诵女神的108个名号,你可念诵女神的名号,葛雷瓜给了你什么,这个很好,歌维的名号,哎,她是歌维,你看,她是处女,处女是格涅沙的母亲,所以可以念诵她的名号。

把双手放在与…与左手一起…擦它,擦它吧。

你可以念诵处女的名号,葛雷瓜已给了你,你可以用法文来念,另一个人念英文,葛雷瓜可以念,葛雷瓜会念。

(瑜伽士︰我读拉丁文,再翻成英文?)

现在是已婚女士,有多少人…在这里?你们有多少人来?未婚女士,有多少人在这里?七个,你们可以带这些植物来吗,七棵给未婚的,七棵在外面…植物,我们购买的植物,七棵,咿,你有?好吧,我会给他们,来吧,我想你照顾它们,未婚的…愿神祝福你们,多一个来,现在,发自内心…这是乐趣…多一个,我们要多一个,多一个,多一个,对,她在这里,有两个在这里?多两个?多两个,两个,带多两个,两个其他的,开始时两个处女在这里,巴巴拉和其他女孩,就是这样,你们两个,对,今天是处女和孩子特别的日子…愿神祝福你们。巴巴拉去了哪里?

叶纳维从未结过婚?叶纳维和麦德娜,她们都是处女,从未结过婚,叶纳维曾经结婚?你曾经结婚?…另个处女…你能—葛雷瓜,还有多少个?四个?好吧,多三个,好吧,等等,我们看看。

(女瑜伽士︰母亲,我是从…?

你仍是处子,处子是处子,必须尊重她,无论她是什么年纪,对吗?

她想一个,现在这里有两个男孩,三个男孩,是吗?让他们给,让他们有,三个男孩。你看,不应丢下他们,这样就能解决,你看,不要令他们不开心,来吧,刚好三个,三个男孩,孩子来吧,他们在哪里?今天是他们的日子,好吧,愿神祝福你们。照顾这植物,好吗?其他人在哪里?其他两个男孩,这里有马太,马太从未来过崇拜?这里…他并未在清洗时来,他该来的,他在做什么?马太,你哪时在哪里?你为什么不来?你是个男孩,小男孩,好吧?我们到伟臣,你叫它作伟臣,他还好吗,因为…不能照顾植物,你要马上照顾它们,我想,他去了哪里?叫伟臣来,就这样吧。

(瑜伽士︰他像小天使,这个有最好的触摸…)

他很认真的提升灵量,你看到他怎样提升,怎样把它系好,很奇妙,你看,他是怎样做的,最奇妙的。他又怎样,他糟透了,一些花?一朵玫瑰花?,或一些花?好吧,好吧,他忘了,这就是年青人可爱之处,什么是正确的东西?樟脑?不严重,一点也不严重,让他吃点东西,我已吃过了,现在你可以给大家,特别要给孩子,把它给孩子,灵食(prasad),我拿了灵食,还有什么?

现在已婚女士,已婚女士?给孩子,给孩子,只给孩子,其他已婚女士在哪里?叶纳维,来吧,全部已婚的,两组人,你们全坐下,有多少人?好吧,我们可以处理,还有谁?好。

所有已婚女士上前来,好吧,让我们有它,现在先用这些手镯,这里有些手镯,好吧,手镯,你看,把它一个接一个传给所有女士,这些手镯在这里,另一个绿的也是,这是要…不,这是给你的,不是给我,好吧,这里有另一套,还有多一个,她会拿到它,现在完成了,现在看看,你把它放在我的手上,红的,绿的,现在红的,再绿的,谢谢,现在红的,绿的,红的,绿的,红的,完了?红的,红,绿,再红,现在,啊,它们当当声,对吧?它们制造乐趣。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你开这个一点,现在,这是…你放在我的脚上,这就是…就是这样,完结了,完成了。现在到我的手,你像这样先画线,其余你再填满它,你明白,画线,做吧,再只有这…这里,线画到这里,再塡满它,好吧?用这根手指,额轮的手指,其余的,我们可以现在塡满它。

香港集体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