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公开讲座

(Austria)


Send Feedback
Share

奥地利维也纳第四次公开讲座
1982年9月30日

我向所有追求真理的人致敬。在之前的讲座,我告诉了你们位于下半身的能量中心。今天我想讲述其余三个在这儿、这儿和这儿的能量中心。这些能量中心对人类都很重要。

当人类抬起头,这个被称为喉轮的能量中心建立了一个新的空间向度。它有十六块花瓣,彰显在我们的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系统。十六个神经丛照顾我们的眼睛、鼻子、喉咙和舌头,我们的眼睛、部分眼睛和整个面部的表情。当人是自我取向,他会像这样仰起头。当他是超我取向,他就会像这样垂下头。这个能量中心对人类,对霎哈嘉瑜伽都是极之重要,因为双手在霎哈嘉瑜伽扮演着重大的角色。

用手来表达是宇宙的语言,这种表达方法是最好的。就如盲人、聋哑的人,对他们来说,最好用双手。虽然我们移动手指和用手势来表达自己,但我们的双手却仍未得到启发。当这个能量中心获得启发,我们的双手也受到启发。这个能量中心有两边,一是在右,一是在左。当人感到内疚,左边的能量中心便会有阻塞,阻碍灵量的上升。因此我经常要求西方的求道者先在心里说:「母亲,我并无内疚感。」我们这些思想制约,是来自所谓的宗教,所谓心理学家和一些我们年幼时照顾我们的人。

当父母对物质性的东西很着紧,时常向孩子大叫或纠正他们,说:「别弄脏毯子,别弄脏这个,别弄脏那个。」内疚感就是这样在我们心里形成。当我们在学校,在大学成长,这种内疚感可以很牢固地在我们内里形成。

要以极大的爱心和谅解去教育孩子,一般人都有这种想法,特别是那些奉行要用洗脑的方法去管教孩子的人。但这种洗脑的方法却会令孩子有内疚这种滑稽可笑的毛病。同样,讨论内疚这个题目的心理学家,并不了解这种讨论的后果。当这些心理学家谈内疚,他们不知道这些是病理性的个案。这是不正常的,这是不正常的个案。当你开始概括地谈论这些不正常的个案,它便变成一般的疾病。他们与被邪灵附体的病人一起工作,却没有任何保护自己的措施。这就是他们染病的原因。一旦他们染上这种疾病,藉着说︰人发展内疚感,这是源自内疚感,那是源自内疚感;他们便以更大的范围去扩散这种疾病。

神以自己的形象来创造人类。人类是不用无缘无故感到内疚。若俗世人类的法官不能判你有罪,那位充满慈悲的法官又怎会判你有罪?你由亚米巴原虫进化到这个阶段,神创造你为整个创造的缩影,你竟然在这个阶段感到内疚。当祂想你在这伟大的时刻,装饰你的灵的宝座,你却变得内疚 – 这是非常令人失望,整件事都极之令人失望。你内在的进化,不是要令你内疚。

就如王子将要被加冕成为国王,王子却突然停下来说:「噢,我有罪,我不能成为国王。」自怜比自杀更差劲。右脉的问题与左脉的刚刚相反,这类人说话充满侵略性,他的个性品格是既用说话来打动人又用说话来奚落人。因此这类人形成很刻薄和枯燥乏味的个性。

有一个牙医来见我。他是牙医,他告诉我:「母亲,我失去笑的能力。我现在不能笑。我的肌肉根本没有心情笑。我变得毫无情感,我不能笑亦不能哭。」他因此去见一些圣人,所谓的圣人,圣人说:「噢,你现在已经超越一切。」我们对灵性上很伟大的人就是有这种误解。这些伟大的人理应是慈悲的海洋,爱的海洋和宽恕的海洋。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应该能带给人喜乐,而非悲伤。

通常我看到的圣人画像或雕像,他们看来都是十分悲伤不快。一些艺术家、建筑师为教宗和主教这些人物雕刻建造雕像,雕造出来的样子都是很悲伤,因此没有人想接替这些人物的位置。有时候,这些具侵略性的人,因为他们的侵略性,亦变得左脉。即使是他们与别人说话所采取的态度,他们也感到内疚。这样你两边的能量中心都会出问题。若能量中心不平衡,你会患上脊椎炎。内疚感或富侵略性都能产生这种情况。特别是若你感到内疚,便会患上心绞痛这种心脏毛病,你的左手亦会变得僵硬。

我已简短地向你们介绍了喉轮。今天我要讲解三个轮穴,亦想告诉你有关灵。

喉轮之上是额轮。额轮是位于脑垂体和松果体的区域,也正正处于视觉神经丛。我额头这个记号显示额轮的其中一扇窗,另一扇是在头的后部。这个能量中心是极之重要,因为它控制你的自我和超我。耶稣基督,我们的主耶稣就是住在这能量中心。很多牧师听到我这么说都很震惊。基督的十字架是象征自我和超我在这儿交错的十字架,它们极之接近。这就是耶稣基督被安置,被赐予的位置。这是要透过祂被钉十字架来成就,藉此祂精微的身体进入我们的意识。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说:「现在它已经建立巩固。」祂说的成就是建立巩固耶稣基督在这个非常精微,非常难进入的能量中心。

祂是,祂的身体,祂的身体是由你们感受到的生命能量所构成。这些生命能量在梵文被称为Om或Chaitanya。因为祂是生命能量所构成,所以祂能在水上行走。某天有人告诉我说基督在某处诞生,现在祂要上电视。我说:「最好叫祂在水上行走,你便能找到祂。」这个建立巩固是很重要的。在钉上十字架的一刻,当祂在那状态,祂只说了一句话,这表示某件事情要通过祂被钉上十字架来成就完成。「它」。「祂没有说一切都成就了 – 祂只说:「它已经成就了。」

祂谈及圣灵的未来,祂会寛恕因为无知而对祂所做的一切。可是,祂不会寛恕违抗反对圣灵的人。祂说:「我会派一位顾问,向你们解释一切;我会派一位拯救者,来拯救你们;还会派一位安慰者,给你们安慰。」第三件祂说的是:「你们要重生。」在整本圣经中,只有祂这样说。摩西和这些人,是祂说:「你们会重生。」像我那天告诉过你,因为摩西和亚佰拉罕忙于建立身体这个绿色部分的平衡。

只有基督说,唤醒你内在的基督,唤醒你的力量就是重生。我们开始为人们施洗,你委派某人为牧师,找点水来放在某人头上说:「你已经受洗了。」这样做是那么人为做作,因为什么也没发生。你只放点水,任何人都能做到。真正的洗礼是你要提升灵量,要突破。基督没有说:「你拿点水放在人们的头上」,祂有这样说过吗?第二次出生要发生。第二次的出生,出生即是进化的过程,或你可说是活生生的生命过程要发生。梵文鸟儿被叫作Dvijaha,觉醒的灵也被叫作Dvijaha,即重生。像鸟儿首先是蛋,它在蛋壳里生长,成熟,最后破壳而出。鸟儿出生时个性已经转化,变成另一种东西,绝对与蛋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东西。

在复活节我们送蛋给人来提醒他们,你们现在是蛋,你们要变成鸟儿。我不认为人们了解这一点,因为复活是基督的讯息。钉十字架是完成实现,而复活则是祂的讯息。

我就是不能了解,为何人们令基督看来那么悲惨哀伤。他们显示基督皮包骨的挂在十字架上,一副骨头怎能背负那么大的十字架?米高安哲羅是绘画基督如其人的覺醒的靈,基督是个巨人,健康、充滿活力和喜樂,並非悲哀可憐的漫画角色。

我想只有虐待狂才喜愛見到別人悲傷。或许这就是原因,因为我在下面见到一副被视作是基督,可怜兮兮的骨头放在桌上。灵性生活绝不悲惨,基督来到世上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因为当祂在我们内里被唤醒,祂吸掉自我和超我。即是祂带走我们一切思想制约、我们的行动和业(karmas)。用基督徒的说法,祂吸掉我们的罪。祂为我们而死。祂经历一切苦难,没有留下任何苦难让我们来经历。

现在没有人需要悲伤。例如,犹太人说:「噢!我们… 他们否定基督,因此他们说:「噢!我们要有苦难,我们要受苦。」所以他们好好地受苦。因此希特勒出现,让他们能受苦。他们以为这是宗教虔敬的生活,对吗?今天,这一群曾受苦的人走向另一端。他们做尽一切跟他们的宗教没有关系的事情。因为最重要的诫律中最重要的是:「你不能杀人。」

你如何解释这基督徒部队,以基督的名义杀掉那么多无助的人?小孩子、天真的小孩子、妇女,他们并无犯任何罪。以神之名,以基督之名,以穆罕默德之名,这些人只是施展他们的虐待狂。那些爱心和神的怜悯的字眼在哪里?穆罕默德谈及Rahamat,常常谈及Rahamat,他称神为Rahim 。Rahamat即是慈悲,Rahim是慈悲的化身。人们难以理解这些国家,他们对神,对降世神祇做了些什么,没有人能解释。佛陀的追随者,像日本人和中国人,他们做着什么?

摩诃维瓦(Mahavira)的追随者,变成极端的素食者。他们甚至连街上的蚊子和小虫也想拯救。他们愚蠢到让一些虫子吸食觉醒的灵的血,只为让虫子能得到自觉。我们要知道,这种荒谬的素食主义 ,我们是否要给鸡自觉?我们对动物,对桌椅比对自己的孩子更仁慈。人类走错了方向,正确的方向是在中央,等待最后的升进。当灵量上升,它带你通过这道基督之门,通过祂是唯一的途径。

因此我说人人都要通过祂进入神的国度,那是你内在的边缘系统。自我和超我代表你的过去和未来。一个思绪出现,离去,另一个思绪出现,再离去。一是过去,一是将来。我们的思维游走于思绪之间。我们要在这两个思绪中央,即现在。

单单只在演讲时说:「你们要在中央」,是不能达到的。藉着演讲、派襟章、成立组织或张贴某些明信片在头上,是不能达到的。所有诚实的求道者要知道,这全是外在的,与内里毫不相干。

若你是真正的求道者,你便知道这些都是纵容自我,也是十分误导的。我们要以正确的观点,以人类恰当的智慧去了解。当你穿越你的额轮,便会变得无思无虑。因为你把你的注意力建立巩固在现在。

我要重申一点,这并非人为虚构的,而是实现实践要发生,它要在你们内里发生。你的意识知觉要被启发开悟。不是只说:「我是个觉醒的存在体」,给自己发假证书。

当灵量通过顶轮这个最后的轮穴,千块花瓣,开启进入神的精微力量,进入祂的爱和慈悲之中。此时,你变得无思无虑,处于完全喜悦,完全放松的状态。透过凉风,你首次感受到全能的力量。这是可兰经中被描述为“Ruh”,在印度经典叫作”Chaitanya Lahari”的圣灵的凉风,即知觉的波浪。亦可说是开悟了的知觉的波浪。很多很多用梵文写的书籍有相关的记载,但它们并没有翻译出来。有些人到印度学习梵文,他们却只对文化的漏洞感兴趣。就像盗贼只对银行的漏洞感兴趣,他们去那里学习了解,以印证他们取得的银行弱点漏洞。

在印度六世纪后期,一场称为性力派(tantrism)反神的大型起义发生。侮辱神祇,不神圣的行为被视为性力派的象征。他们的行为令神祇感到嫌恶,因而消失。他们在周围制造了一个地带,把一切邪恶负面的力量集合以供他们使用。梵文称这为bhoota vidya(魔鬼的知识)、preta vidya(邪恶的知识)等等,简单地说即是坟墓的知识。请不要骚扰他人。那些想诱骗催眠别人,想赚钱的人学习运用这些知识,这些科学。

到那里的人只学习色情和肮脏的东西,这些污秽不堪的东西,对那里的哲学是毫无意义。我与女儿到过尼泊尔两次;我们没见过有什么不对劲。但有个霎哈嘉瑜伽士告诉我,尼泊尔是充满这些…色情的雕像。我问:「它们在哪里?我看不到。」他说:「看看那儿,在庙宇的屋顶。」这些日本人都把对焦镜头向着屋顶观看。他们带来专用的梯子,用来爬高专用的梯子,去拍摄特别的脑袋特别的照片。尼泊尔人告诉我,这些蠢人在做着不神圣,神圣不可侵犯的事情。他们不知何谓神圣。我说:「并非如此。他们本来有的,但现在却失去了。他们可以从中赚钱。」他们感到惊讶,说:「谁会购买这些不吉祥的东西回家?它们会把邪灵带回家。」这些性力术士说服了可怜的艺术家,告诉他们把这些雕像放在庙宇的屋顶,好使是处女的雷神…不会走近这儿,因为它是那么肮脏,明白吗。

我们要明白,神是纯洁,祂既圣洁又神圣。祂是神圣。有了这个概念,我要告诉你们神圣,你们内在的圣洁,内在的美,内在的喜悦,看顾着你的光,就是你的灵,它是全能的神在你内心的反映。圣灵是全能的神的力量。

神是静观圣灵这出戏剧的旁观者,基督的母亲正是圣灵的化身。圣经却没有提及这些,因为若罗马人和犹太人知道她就是圣灵,他们会把她碎尸万段,攻击她。没有提及是因为基督要上演钉十字架这出戏剧。在你获得自觉后,可以通过感知能力发现我说的都是绝对的真理。因为你的灵是绝对的,所以能给你绝对的答案。它不会给你相对的答案。它把你带离相对的世界。通过你的新感知力,即是生命能量的感知,你知道绝对。我们可说是圣化的感知,神圣的感知。当灵量冲上这一点,她开悟了灵,因为灵的宝座就在这里。

我们的脑袋里,所有七个能量中心是这样排列的。所有能量中心的宝座都在脑袋里。所以当灵量在这个能量中心走出来,所有能量中心都得到整合,因为灵把你们整合。

就像若这房间没有灯,你便要四处摸黑,当有了灯,你便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因此相对性消失了。当你成为灵,你的注意力被启发为集体意识:它成为,因为你内里的灵是集体的存在体。每个人的灵都互相联系。它发放的讯息是集体讯息。

现在,当你把手向着自己,为自己的能量场做保护,你便能找出自己的毛病。若是肉身和心理的不平衡,便会显现在右手手指的不同能量中心。若是情绪出问题,便显现在左手。你能解读接收到的生命能量的感应,亦能验证一切。坐在这儿,你能感应任何人的生命能量。某天我说莫扎特是天生有自觉的人。他们说:「我们怎能知道?」我说:「只是张开双手,想着莫扎特」,立即有很强的能量在流动。当这些觉醒的灵弹奏音乐或绘画图画,对觉醒了的人来说,这是喜乐最大的来源 – 因为你不用思考。喜乐的创造者的精华与你融合合一。你感到极乐在你内里流动。只因为喜乐所以你享受,因为灵是你内里的喜乐。灵是喜乐,意思是它既不是快乐也不是不快乐,它单纯是喜乐。

当自我被纵容,你便快乐,当超我受伤,你便不快乐。你摆脱这种二元性而成为喜乐,喜乐是单一的,因为你成为戏剧的静观者,不再牵涉其中。就如你在水中,因为你看到四周的波浪,所以害怕会被水淹死。但若你上了船,稳定了;你安坐在船上,便会享受相同的波浪。你们就是要到达这种掌握能力。

我给你另一个粗浅的比喻,但你不要想得太多。汽车有制动器和油门,我们同样有制动器和油门。驾驶者尽量平衡两者,便会成为专业的司机。他自动地驾驶。现在师傅坐在后面 – 即是灵。这专业的司机成为师傅,看着内里的司机在驾驶。当你以旁观者的身份看自己,你便不会牵涉在这笑话中。

你一定见过有些小孩像这样以第三者身份来说话。例如他们会说:「约翰不会去那里。」今天有很多觉醒的灵在欧洲、英国和美国出生,所以我们要获得自觉去照顾他们。有伟大的圣人在这地球出生,他们说的是能量感知这种另类语言。若他们遇上问题,会以吸吮相关的手指来表示。很多圣者想出生,但他们会避开那些不了解、不尊重,不爱护孩子的国家。所有已婚的霎哈嘉瑜伽士都会生下伟大的圣者,了不起的人。我请你们所有人知道,复活的时候到了,审判你们的时候到了。

很多人时常问我同一个问题:「进食前先清洁自己好吗 – 我们还未准备好。」你不用审判自己。这些事情你在前世已经做过,现在不用再做了。另外,我们要知道,这个宇宙的创造者更着紧拯救祂的创造。祂的每一个向度特点都忙于帮助你们。若祂要拯救祂的创造物,祂就要拯救人类。开花结果的时候到了,很多花朵会成为果实。

霎哈嘉瑜伽远古已经存在。那些获得自觉的人都是自然地得到的,没有其他途径 – 就如每一颗种子都是靠这活生生的力量发芽。生命之树开始时只有一两朵花朵,但今天却有很多很多花朵。所以这是大规模的事件。你们很多人曾与我一起到印度,见过数千人获得自觉。因为乡村的人没有那么复杂。这也会在这个地球上很多人身上发生。

一名女访问员问我:「没有见过你的人怎样得到自觉?」很简单,我在香港时,电视台的女老板叫我站起来给人们生命能量。在这个可怕繁忙的城市,很多人通过电视得到自觉。科学有很多发明,如照相机,它能拍下有能量的照片。在今天,有很多方法让我们能以比基督或任何人更快的途径传扬散播它。尽管如此,要传扬它仍是很困难,因为它变得…人们喜欢方便型的瑜伽。若你叫他们倒立,他们很乐意。但若你只告诉他们:「你要把手放好」,他们就是不明白。

世上一切重要的事情却都是很简单,以很简单的方法。除了你的进化,你的呼吸、你看东西之外,一切都是那么简单。因为它很重要,所以它要简单。那些要霎哈嘉瑜伽能与他们的思维有很多共通之处的人很难接受霎哈嘉瑜伽。我不是说你要关闭脑袋,又或相反,完全开放。要逻辑地得出结论,并非盲目的、不是盲目的相信。一旦你得出逻辑的结论,你便不能依赖这有限的脑袋,因为你已经进入无限。

为此我们要放弃这种有限。一旦你得到开悟,一切都变得合情合理。你能验证一切。它是很简单,就像我们不能与失明人谈各种颜色。我们只需说:「好吧,张开眼睛,你就能看见。」获得自觉就是那么简单,不危险,也不会出问题。

愿神祝福你们!今天是最后一天,非常感谢你们给我机会与你们一起;那么伟大的求道者。我明年必定会再来。即使你今天未获得自觉,你们全都会得到它。我们会在这里开设一个中心,已有跟进的聚会。因为是免费的,你们在维也纳和奥地利要自己组织统筹。你们自己要小心。你们可以写下你们的问题寄到伦敦给我。愿神祝福你们!今天是最后一天,若有需要,你们可以花五分钟时间发问。但最好还是取得自觉。

你们可以来楼梯前。我想一些人可以过来,因为还有人进来。请来这边,不要站在门前,来这边。我说过这是你自己的,是你们的资产。

就像燃点了的灯能点亮另一盏灯。没有任何责任。像我的手指痛,我擦擦它。我的手指没有责任。正如你们不是其他,没有其他人能代替我。若我按摩手指,使它舒适一点,是没有任何责任,就做吧。现在,无论我告诉你们什么,请聆听我,与我合作,就是如此。首先你要知道,你要有愉快的性格。没什么值得认真严肃或无聊轻挑的去对待。只要兴高采烈,因为你们现在要获得最后的升进。

现在,双手很放松地向着我,放在大腿上。但首先要脱下鞋子。因为它们很紧,令你不能与大地之母有任何接触联系。若你的颈或腰有东西束得紧,若有很紧的东西,就要把它放松。即是说你要感到舒适。又或若有很重的颈链之类的,一些压在轮穴上的东西 – 因为它是精微的东西。你甚至可以摘下眼镜 – 会没问题。现在每个人都要做。不想做的人要离开。大家都闭上眼睛。若有人保持眼睛张开,会影响生命能量,因此为各人的利益着想,我要求你离开。你要对自己好些。现在请闭上眼睛。不要放注意力在任何地方,只管放松。完全不用把注意力放在任何地方。只管把注意力完全放松。让它想,让它做它喜爱的。

不要有任何压力 – 现在此刻。你应该知道你的左手是代表愿望的力量;右手是行动的力量。我们要用右手来行动,左手向着我,轻微伸展手指。手十分放松。现在右手,像我说过,我们首先要由脑袋拿走这所谓内疚的东西。所以手要放在颈前方的左边。

但不要张开眼睛,左手保持张开向着我 – 在大腿上。放好后说:「母亲,我并无内疚感。」请重复说:「母亲,我并无内疚感。」这是十分重要,因为这是西方国家其中一个大问题。

把右手放在心上,全心全意说:「母亲,我是否一个灵?」问三次。在心上 – 高一点。心是高一点的,对了。问三次。因为你正是灵,只问问题。

请把右手放在腹部的左边。问:「母亲,我是否自己的导师?」请说十次。问:「我是否自己的导师?」若你有跟随灵性导师之类,有思想制约,他们会马上消失。因为你是自己的导师。你根本不需要任何导师。当你成为导师,你完全不需要任何导师。所有要充满信心地问。她叫什么名字?看,这就是负面能量,为什么需要这样?在这里,妻子不会被杀。他们就是这样作出攻击,明白吗?走吧。叫你的丈夫要检点。你不能打扰,明白吗。让她走吧。就是这样,他们甚至不文明。他们不是文明人,怎能获得自觉?十分不文明。好了,没关系。宽恕、宽恕、宽恕。再把右手放在腹部的左边。说十次:「母亲,我是自己的导师。」请再说:「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成为灵。我的纯粹愿望就是成为灵,成为自己的存在体,成为真我,成为绝对。让它彰显吧。」

把右手再放在心上说:「母亲,我是一个灵。」充满信心地说你是,相信我。脚垂直放在大地之母上,垂直接触着大地。你看,不要把脚向前伸。坐在地上的人没问题,他们不用担心。现在把手放在心上说:「母亲,我是一个灵。」说十二次。不要感到内疚。这是你们唯一的障碍。你们说时全都感到内疚。要有信心,我是说你们是一个灵。

为什么要审判自己?让上天审判你。只管说 – 没有内疚感。好了,没有内疚的说:「若我犯了任何错,请原谅我。」你可以对神这样说。「神啊,若我犯了任何错,请原谅我。」没有内疚感,我这样说是为了带走你的罪疚感。好了点。好了点。仍有一点。现在请再把右手放在左边肩膀接近颈的地方。再说,请再说十六次:「母亲,我并无内疚感。」请这样说。不要自怜,而是充满信心。

好了。现在把右手横放在前额按着它。用手按着 – 横向。说:「母亲,我宽恕所有人。」好多了。

把手放在头顶,在脑囟,即你小时软骨的位置。感觉头的中部的厚度,向后,向前,按着它。你可以用手的底部按着它,你可以用手的底部按着它。尝试按着它,你可以自己做。用手的底部,用手的底部,很好。现在把手放在头顶,看看有没有凉风出来。你要说:「母亲,我想得到自觉」,因为我不能干涉你们的自由,你们要自己要求。你可以换另一只手。

把手放在大腿上向着我,左手在头上。上下移动看看有没有凉风。你可以换另一只手去试试。若这里有记者,我请他们先获得自觉,否则他们不应发表任何文章,因为没有自觉,你是不能明白理解霎哈嘉瑜伽。

这并非表面的东西。你们要得到自觉。否则你会扰乱或阻碍…或你可以说,误导其他求道者。现在好一点。很多人都获得了。(锡吕玛塔吉吹扩音器)

现在双手向着我,看看有没有凉风,从你的手出来,别张开眼睛,颈保持直。若你感到凉风,很好,感觉不到也不要紧,眼睛请…我会告诉你们怎样提升灵量。要没有思维地看着我,手向着我。

香港集体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