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前夕讲话 Pune (India)

圣诞前夕讲话
印度浦內 1982年12月24日
在庆祝基督诞辰开始前,我们先要简短回顾祂出生后我们所做的事,以便了解自己所在的位置与祂之间有何关联。基督是童贞女的儿子,所以即使最轻微的污点也不应存在于祂身上,祂降世是为了完成一项最伟大的工作——创造我们额轮的意识,这个工作会帮助吸去我们所有的罪,所有的制约和所有的自我。这项伟大的工作让我们的內在建立起伟大的人格。然而不幸的是,我们已经破坏了內在这些机制,致使让基督徒得到自觉成为最困难的事。
一方面,我们有太多的制约。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透过天主教和基督教相关的其他思想,我们在超我中创造出可怕的制约,我常常想,它们就像坚硬的岩石。但那些天主教堂中的人却都自高自大,甚至在面对我时,他们的眼神闪烁不定,他们的额轮并不坦诚。
如果你真的希望在霎哈嘉瑜伽里升进,就必须完全放弃所有那些制约。我们进化到这个阶段,一直企图创建各种机构——当然,我们集资,毫无疑问,很多钱——各式各样的戏剧,罗马教皇的戏剧和大主教的戏剧,还有所有这些大主教们以及所有的蠢事,所有那些无聊蠢驴般的人也被创造出来。他们完全与基督无关,与上帝无关,没有上天生命的意识。对他们来说禁止人做某事的唯一方法就是完全地宗教化。这将西方带入如此黑暗的境地,以致于霎哈嘉瑜伽必须通过极其广泛的形式非常快速地成就出来,否则,你便无法克服大主教、主教以及教皇们的可怕想法。
另一方面是自我部分。像弗洛依德这样的人到来,他们把绝对反上帝的思想带给人类,绝对地违反上帝,绝对地违反圣母和圣子,是荒谬的。这些反上帝的邪恶想法渗入人们大脑,于是人们开始说:“有什么错?这些都是制约,我们要清除所有制约。”于是他们走向了另一面即自我导向的一面,这便是基督必须解决的问题。因此,我的意思是,基督在西方被确立后,他们必须看到自己制造了所有障碍,而这只能是在阳光下,打开后额轮才有可能。
尽管如此,我发现所有来自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仍然更执着于基督教而不是基督。在你之內仍然有挥之不去的基督教情结,这个基督教情结必须要去掉。而印度人更善于脱离所有荒谬的想法。因为在这个国家每件事我们都有无数的挑战。对于制约,我们有很多挑战,对于自我导向,我们有很多挑战。所以人们已习惯了放弃。但在西方,我们仍然非常执着于毫无意义的基督教。
这与基督毫无关系,相信我,这种在你脑中挥之不去的狂热必须放弃,否则,你对基督便没有任何公正可言。那就意味着你接受了另一种宗教,像印度教,或者任何荒谬的耆那教,其他之类的什么宗教。基督教的本质、原理是基督。这个本质现在被所有荒谬之事好像乌云般层层地包围,你们真的必须把“基督教”这个词从你们的词汇表和思想中刪除,否则,你们永远无法抓住它的本质。相信我,这是事实。
现在即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基督所说的或者圣母玛利亚所说的话上,也都是通过这些可怕的人传达给我们。所以不妨学习其他的神祗和其他伟大的降世神祗,我们便可以得到中和。你必须通过学习其他神祗,比如,锡吕•格涅沙,来努力中和自己的注意力。
如果你谈论锡吕. 格涅沙,那么要明白祂是基督的本质。格涅沙是基督的精髓,基督是锡吕. 格涅沙力量的显现。因此,如果你深入大多事情的精髓,那当然更好,那么,基督就在那,但我们必须看到祂如其所如的本质,这本质以前很少人能看到,但现在在霎哈嘉瑜伽中,你应该看到祂的本来面目。祂首先是神圣中最神圣的。你接受那个位置。跟这个弗洛依德的胡言乱语没有任何关系。那些称自己为基督徒的人,一周之內他们用五天时间去做弗洛依德所有荒谬的事,第六天他们谈论基督教,第七天他们上教堂。他们怎能上教堂?我是说,他们怎么能称自己为基督徒——用什么标准衡量的?告诉我。我是说,只是想想看。印度人已经让他们滚蛋因为他们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那样荒谬至极,污秽下流。神圣中最神圣的,我们却用荒谬的想法把祂拉到如此低俗的层次。
所以你们要明白天主教的制约让我们如此厌恶自己,导致我们走向另一端,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制约更甚。你却与这些人联系不断,从早到晚,他们不是弗洛依德派就是所谓的基督徒,即使在获得自觉后依然如此。但是你们必须明白,你们是特殊的人群。你在他们之上,你们已经升到他们之上。基督已被唤醒。
所以要公正地对待基督,你必须去除所有制约,从基督教开始,如果你有任何的制约,或者你曾属于弗洛依德一派,你要脱离那个可怕的家伙,他绝对的反基督。恶心,恶心,恶心!我们与弗洛依德的理论没有任何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相信我,我们无需就任何事在任何观点上去维护他。他充分利用人们的反感发展出许多制约,然后他编造出所有这些故事,因为他将自己放在一个很低的水准上,以任何标准来衡量都算不上是人。你看,基督为人而来,但不是为那些低水准的人来,即使麻风病人也好过他,我想。真可怕!甚至想想都令我作呕。这是极不圣洁的事,因此,为了一切实际目的,我们必须明白,我们和弗洛依德没有任何关系。他是蠢人、是污垢,绝对是低层次的人,我们从他那里或从他的思想中,不会学到任何东西。
现在另一方面就是教堂的制约。还是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仍然对此困惑。当然,如果你要拯救所谓的基督徒,你必须去除他们的制约。幸运的是,我们有人写过这方面的文章,谈论这些事情对社会有怎样的危害。
但是仍没有人意识到这是反基督的活动。它就是反基督的活动。基督来到这个地球上,在这里摩西已经建立了正法。在基督之后,有那么多。祂想人们应处于平衡中,祂必须传递出祂复活和升进的资讯。这就是祂来到这个地球的目的。但是他们之后做了比伊斯兰教更糟的事,伊斯兰教就在圣经中。所有这些法律都在圣经中,圣经说任何人做了这样的事都应被杀死,任何人像那样做都应该被砍头。所有这些都包含在圣经中。你看,不管是穆斯林做着什么都包含在圣经中,都来自于圣经。所以为了中和这些,弗洛依德先生开启了另外一种风格。
对于我们来说,上天的律法在约束着我们,因为我们知道那是升进的唯一道路。这不是强制性的,而是自愿的接受,我们要升进,我们要完全妥当,霎哈嘉瑜伽里没有制约,只有我们如何提高,如何走得更远。所以,我们能接受现状,并不断前进。这就是为何自觉会给你力量去战胜你头脑中反基督的活动。你们必须面对自己,这是主要的。我说,你们不但必须面对自己,还必须面对周遭所谓的社会,为了自己看清楚这些你们还沉浸其中的、完全有害你们成长和升进的思想制约和反基督的活动。由于你们现在已是得到自觉的特殊人类,你们要和自己辩一辩,然后得出正确的结论。与他人争论则毫无益处。
正如你们了解的那样,因为制约,人们沉默不语,但制约却在內在不停增长。因为自我,人们太过健谈,他们用语言侵犯他人,自我也增长过甚。所以,人必须处于静观的状态,也就是该说话时,你会说话,该沉默时,你会保持沉默。这是在喉轮的层面。在额轮层面上,你会憎恶一切丑恶的、不圣洁的和污秽的事物。因为现在你的內在已经发展出一种新的感知力,产生了一种新的对神圣和吉祥的感知力。试着增强你內在的这个吉祥的感知能力。我发现人们很容易粘住负面的人。他们认同负面的人,非常普遍。他们认为自己有同情心,正在做的是怜悯同情之类的事。
这个人可能是你姐妹,可能是你的兄弟、母亲或可能是你的妻子、孩子,可以是任何人。但由于你执着于这样的人,你实际上是在害他,因为那个人可能要下地狱,那么你也会下地狱。所以,如果你想对这个人做点有益的事,最好是不要执着那人,告诉他这些都是反基督的活动,去追隨那些从事神圣事业的组织,让他明白力量只存在于追隨那种组织而不是执着于某个单一的负面人格的人。
现在,你们每个人都有些经验,我给你们举个例子,某人的妻子,她不在这,他也不在这,但是了解下她的事会比较好。他非常执着于她。他和她结婚了,他来问我。我很吃惊他居然那么迟钝,他为何不能看明白她?他为何不了解她?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果我说不要结婚,他会认为母亲是想要强迫他或什么。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真的感到震惊,大约有两分钟,我什么话也没说。我肯定她玩得一手好牌。我说,“好的,你们可以结婚。你们会很快乐,如果你们有这个愿望,你们会得到快乐,就这些。”我没有说“喜乐”这个词。如果你认为你能获得快乐,那么就结婚。现在她嫁给他了,然后他说她必须要跟他去英国。他带着她。我尝试阻止这件事,我告诫他:“要小心。”结果他们丟了护照。他找到他的护照,她没找到。但他紧抓住我不放。他说请求瓦斯塔瓦先生,无论如何让她找到护照,护照应该在那。我说好吧。然后他们造了一份她的护照。然后她跟着我,现在还一直跟着。
我说:“请带走这位女士,我不想她一直跟我在一起。这令人头疼,整个24小时都跟着我。我必须得有时间和这些可怕的附体分开。请让她离开,她糟透了。”但是他不能理解我,仍然站在她那边。然后有一天,她攻击了我的心脏。心脏仿佛遭到了重拳的袭击。我说,现在你把手放在我的心上看看,它悸动的像什么似地。他无法把手放过来,甚至无法把手靠近我的心脏。我说,现在让她离开。当她离开时,心悸就停止了。然后他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她,没放弃她。
我去洛杉矶,她到处跟着我。真让人同情,你看,她早应离开了,她是精力相当充沛的妇女。但是在洛杉矶,她渐渐地开始对他呲牙咧嘴。最后,他陷入麻烦,他开始出现疼痛,但当我一离开洛杉矶,她就得了癫痫。这时他才意识到把她时刻带在我身边是件多么危险的事。现在他不能让她离开,因为她得了癫痫。他没把她带回去。她不停跟他们讲诉她可怜的故事,以此来搅乱所有的灵舍——“哦,你知道我丈夫,他想离开我”,这个,那个,无稽之谈,所有的人都被她迷惑。
现在,她是一个附体,又一个附体,再一个附体。附体逐渐增多。多一个附体对另一个表示同情,就又多了一个附体。一旦你施予同情,就又多一个附体。她还不停制造问题——“你看,这个不好,他不好,他反对我,这个家庭反对我,那个反对我。”然后一些人心轮感染,心轮被感染。因此后来他让她离开。
现在你不要再重复所有这些无聊的事。不要容忍负面,不要总带着它,审慎明辨是平衡中重要的一部分。无需恐惧,但审慎明辨是平衡中重要的一部分。明白吗?如果你有负面,最好去除它。如果有人是很负面的,最好不要和他有什么关系。无论是什么血緣关系,也不要和他有什么关系。因为降低自己毫无用处,如果你是个求道者,一个有责任心的求道者,一个霎哈嘉瑜伽士。你们必须要小心。
今天是圣诞节,我得说,因为战争只是从额轮爆发。因为如果偏离了基督的原理,你就开始争论不休,反过来支持了负面。常常都是这样,走在相反的方向上,对吗?然后你们进行所有反对基督的言论。同样的额轮,当它变得可笑,你开始把绝对虚假和错误的事看得非常合理。所以我们必须保持警觉。我们要和基督在一起。现在,他们也会说一些得到生命能量:“母亲,很好。我在那也满是能量,真的,我们看到生命能量。”什么都没做,我感觉很尴尬,有时我不说,我感觉很尴尬。
人们也会跟我玩一些把戏来控制我,因此我十分担心,有时,怎么跟这些人说呢。因为我看到自我倾向的人极其敏感。现在他们并非傲慢,但却极其敏感,如果你告诉他们任何事,他们都不会接受。就像昨天,我批评了普纳所有的人,他们说那是为了我们好。没人说:“母亲,为什么说这些,这些事?”没有,没人这样。每个人都说是为我们好。但是在西方,如果你批评他们,那么你也会被批评。没人会那样来接受那些。
所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要解决你的自我问题,首先,知道吗?不要跟你的自我玩游戏,而且,还要看清你的制约,即附在你身上的亡灵,所有这些制约已经变成你体內的亡灵。所有教堂的亡灵都跑到你们脑中。他们都在那,所以你必须明白不能有任何亡灵,因为我们一定要是神圣的,我们一定要是洁净的。我们要获得重生。我们是重生之人。基督已经拯救了我们。但是你们必须想到祂为我们做了那么多工作。你越是站在负面那边,我们伤害基督就越多,折磨祂越多,麻烦祂越多。基督出生在最艰难的环境——马厩里,出生之地人人都要求舒适,而祂在生命的最初就经历了艰险的生活直至死去。你们可以看到,祂本身就是出生在马厩里,你们没有一个人出生在马厩里。而基督徒对舒适却是那么在意,最令人惊讶的是,为什么基督出生在马厩里?在一个非常非常寒冷的夜里,基督出生了,衣不蔽体,却闪耀着祂的美丽。
现在我们要把基督非常舒适地安置在我们的內在。我们不要在额轮把“马厩”给祂,思想的马厩或冠冕——我们不要给祂这些。我们要令祂舒适,不再以怜悯来接受负面。你要好好地朝向你们的吉祥、神圣,以便基督能享受安住在你的额轮。我们不要用无用的想法、不舒服的行为、不吉祥的外表以及接受不神圣的错误思想来折磨祂。
试着去尊敬祂,祂站在那,努力让祂感到舒适。我希望我能做到,但是祂驻于每个人的额轮处。如果祂只是在我的额轮,我早就令祂得到最大的舒适,但是祂要在每个人的额轮处显现。
所以作为母亲,我要求你们照看好祂,给祂好的住处,一个舒适的时间,因为祂出生是为了让你重生。祂被赋予了一项如此伟大的责任去吸入你们所有制约和自我,但不是说你要把石头放在它上面。
有时我发现一些西方人的制约是如此之大,像大山压在小孩身上。有时,我发现一种巨大的难闻的呼气。自我的可怕呼气,发出恶臭,像一阵大风吹向额轮,从这种糟糕的自我发出的可怕难闻的气味。
绝对不能用这样的方式对待诞生于你內在的王中之王。你受到如此敬重——基督在你的额轮诞生。但你要尊重你的额轮。
你应把注意力保持在中央,这样才不会摇摆不定——想像下,把一个孩子,正如他们说的,把一个孩子放到翅膀上。所以额轮一定要保持非常洁净、健康和神圣。注意力要圣洁。外在的注意力仍不夠圣洁,应当是无执着的注意力。如果你开始透过你的额轮来看,它会展现一种圣洁的力量,以致于任何人,看到你的眼睛都会了解安宁从这双眼中流出,没有色欲、贪婪和攻击。所有的这些我们都能达到,因为有基督在我们的额轮中。在那接受祂。祂已经出生,还需要继续成长。我肯定霎哈嘉瑜伽士会明白额轮有多么重要。
在东方,没问题,因为对他们来说基督就是格涅沙。格涅沙是个孩童,他们肯定知道孩童是没有任何污染的,没有问题,什么都没有。所以谈及罪,他们仍然是孩子。有个故事:有位牧师去一个村庄做大型讲座,村民们得致谢。所以村民站起来说:“非常感谢您告诉我们所有人这些事,我们曾不知道何为罪,感谢上帝您告诉我们罪的存在!”。所以他们脑中本没有这些意识。他们并不理解。你会吃惊,你不能去问印度人,要知道,他们不会明白它的含义。他们可能会说弗洛依德先生,这个,那个,但是他们不明白,这是反上帝的。实际上,我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当拉斯托姆很犹豫地告诉我它真正的含义时。所以那就是本来的意思,我们要明白。
今天是圣洁伟大的一天。让我们在额轮处庆祝基督的诞生,让我们颂赞祂,让祂在纯洁的本质中,在祂圣洁的身体中,祂应该在那,不是基督教也不是那些无聊的弗洛依德派。基督教和佛洛德派都是一样地糟,二者之间没什么区別。无论你用山压在孩子身上杀掉他,或是用可怕的恶臭,肮脏的气味吹向他,那都是一回事。
所以请千万去除这两种思想。只有在纯洁之中你才可以敬拜祂,绝对的纯洁,因为祂就是纯洁。现在你可能会说:母亲,如果祂是纯洁的——有些愚蠢的人问我:“如果祂是纯洁的,那么我们怎会令祂不纯洁?”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尊敬祂,祂为何要在那儿?祂会消失。祂喜爱纯洁。祂会从那消失——这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所以最好是准备一个摇篮,美丽的摇篮,爱和诚实的摇篮,如同祂母亲为祂准备的那般。用所有的甜蜜、善良和信心,你将令基督的美丽和吉祥得到滋养。
愿神祝福你们!
You can sing. After food we will have a bonfire here and then we can sing a nice some carols, till twelve o’clock and then our great friend who is here, Mehrotra, he has decided to give you some cakes and tea – we’ll have some cakes and tea and then you can sleep of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