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娃斯娃蒂崇拜 1983年1月14日 (India)

莎娃斯娃蒂崇拜
印度杜利亚 1983年1月14日
借着爱,各种富有创意的活动发生,你们看到刘白对我的爱。在这个地方,你们也对创造漂亮的东西有新的想法。因为爱会滋长,你的创意亦会发展。
所有创造力的基础,莎娃斯娃蒂的创造力,都是爱。没有爱,就没有创造力。它甚至有更深层的意义。你要明白,创造科学物品的人也是出于对大众的爱而创造,不是为他们自己。没有人为自己制造什么。若他们为自己制造某些物品,这些物品必须能广泛的被大众运用,不然它就是毫无意义。即使来自科学发明的原子弹和类似的发明,也是用作防卫。若他们没有创造这些武器,人们也不会把战争从脑袋中抽离。现在,没有人会想有大规模战争,当然,他们有冷战,当他们感到厌烦,冷战也会渐渐停止。
所以,所有右边的活动,莎娃斯娃蒂的活动,基本上要在爱中完结。从爱开始,亦从爱结束。不管什么没有在爱中结束,就会卷起,完蛋了,只会消失。所以你能看到,即使是物质,不是用在爱上,就只会完蛋。基础必须是爱,不然,所有我们创造的物品,会是笨拙的,不能融入大众传播媒介,亦不为群众所接受。当然,这要花点时间,你曾经看到,这是要花些时间 — 一旦你发现它不受群众吸引接受,它真的会倾向于消失在稀薄的空气中。
现在这份爱,我们谈及的爱,神伟大的爱,我们肯定透过生命能量感受到它。人们没有生命能量,但他们仍能在无意识下感受生命能量。全世界了不起的图画都有生命能量,全世界了不起的创作也有生命能量,只有有生命能量的作品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不然,所有事物都会被毁灭。很久以前,必定有建立的纪念馆、可怕的雕像,可怕的东西,但大自然却把它们全都摧毁了,它们都经不起Kala 的冲击 — 即时间的毁灭力量。因此,一切能维持的,能养育的,使人高尚的,某种程度上都是来自爱,爱在我们内在发展得很好,其他还未有自觉的人也一样。最终整个世界要知道,我们要走向这份神最终的爱,不然这是毫无意义的。
现在你已经看到,从事艺术创作的人用低下庸俗的方法来吸引人,只为让人以为这是艺术,这些作品都会消失,就如我告诉你,它们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不能经受时间考验,因为时间会杀掉它们。所有这些作品都要消失,你已经能看到结果,每一处,事物是怎样在改变,即使在西方。因此,没有必要对西方那么失望,亦没必要说西方世界是浪费的园地,它会妥当,它要做到,特别是它做了很多莎娃斯娃蒂崇拜,我要说,在西方,这个崇拜比在印度做的多得多,因为他们来学习,尝试找出很多事物,但唯一他们忘记的是祂是女神,学习女神,一切来自女神,这就是他们忘记的,亦是为何出这么多问题。
若你的学习没有灵,没有女神的源头,那就完全无用。若他们已经意识到灵在成就事情,他们就不会做得太过份。我就是这样忠告印度人,始终,你们现在有工业革命,要避过工业革命的复杂情况,你必须尝试认识灵。若你不认识灵,你会与这样人一样出同样的问题,因为他们是人类,你也是人类,你们会走同一道路,你任意的跑,这样会出问题,与西方人出同样问题。
莎娃斯娃蒂有很多祝福,我在这短时间内没可能全都描述。太阳(Surya)给予我们很多力量,不可能在一个讲座里就能全都告诉你们,即使十个讲座也说不完。在敬拜莎娃斯娃蒂时,我们是怎样违反太阳神苏利耶,怎样违反莎娃斯娃蒂,我们要清楚的在我们内在看到。例如,西方人很喜欢太阳,因为他们没有太阳。但他们却做得太过了,你也知道,在他们之内创造了太阳复杂的情况。透过太阳,我们主要是达至内在的光,是内在的光。若主耶稣基督占据了额轮层次的太阳轮穴,那么生命纯洁就绝对重要,我们称为Niti ,是生命的道德。
现在道德在西方变得很富争论性,人们对绝对的道德没有任何意识。当然,透过生命能量你是知道的,但他们都反对它。那些敬拜耶稣,敬拜太阳,敬拜莎娃斯娃蒂的人都反对它,反对太阳的力量,就是不服从它。因为若你对道德和神圣没有正确的意识,你不能是太阳。太阳带来光,能让我们看清楚一切。
太阳有太多品质,它把潮湿的,肮脏的,污秽的弄干,弄干制造寄生虫的地方。西方制造了很多寄生虫,不单寄生虫,还有很多可怕的邪教,可怕的东西来到这些理应充满光的国家。在黑暗中,他们生存。对灵,对知识,对爱的黑暗。这三种东西取代你们应该爱光明的位置,这里说的光不是你肉眼看到的光,是来自内在的光 — 爱的光。我们要明白,爱的光。那份光是那么抚慰,那么甜美,那么漂亮,那么巨大,那么丰富,除非你内在能感受到这份光 — 这份光是纯洁的纯粹的爱,纯洁的关系,纯洁的理解。若你内在能发展这种光,一切都会得到洁净。「清洗我,我会比雪更白」。当你完全洁净,就是会这样。
大自然最纯洁的形相就在我们内里,我们的轮穴就是由大自然最纯洁的形态制造出来。透过思维,我们是唯一破坏它,违背同一个莎娃斯娃蒂力量的人,你们都在违背莎娃斯娃蒂。
莎娃斯娃蒂洁净大自然所有不洁,但我们却以我们的脑力活动破坏一切。我们的思维活动违反纯洁的理性。我们就是要明白 —  我们不要用思维来弄脏这份纯洁的理性。我们的思维能令我们那么傲慢,那么自我中心,那么不纯洁,因此我们真的在吃下毒药后,却说︰「这样做有什么错?」正与莎娃斯娃蒂相反。若莎娃斯娃蒂在我们内在,她给我们Subuddhi,智慧。这就是为何我们要敬拜莎娃斯娃蒂,敬拜太阳。我们必须有清晰的认识,知道自己要成为什么,在做着什么,活在怎样的污秽中,我们在想着什么,不管怎样,我们来这里是为得到解放,不只是为纵容我们的自我,不是与我们内在的污秽一起生活。这份光已经来到我们内里,我们要尝试超越在我们四周制造的思维污秽。
除此之外,你要走得更高,亦要明白在我们内在有个家伙叫自我。这个自我是虚假的,绝对虚假的,你什么也没做。实际上,当你把双眼四处转,当你把注意力放在不同地方,这只是你的自我想控制你。自我实际是绝对虚假的,因为只有一个自我,那就是大能的神, Mahatahamkara。
自我真的并不存在,它只是神话,很大的神话,因为若你开始想,是你在做一切 — 你在做这事,你在做那事 — 实际你却什么也没做,那么,这个荒谬的自我就会出现,你开始纵容它。它能投射到各个方向。当它向前投射,就控制人,想控制人,想杀掉人,变得残忍;当它移向右边,就变成超意识,开始看到荒谬的,愚蠢的,呆笨的事物;当它移向左边,它开始说话 — 我是说,看到事物 — 说自己是巨人,巨大的基督,巨大的女神,或一些像太初导师的人,「我有很伟大的人格」 — 这就是偏左边;当它移向后,这就很危险。
当人成为导师,这是在毁掉其他人。当他们的自我移向后,他们就变成导师,他们有很多缺点,想推人进这些被形容为绝对Naraka的可怕事物。这就是自我移向各个方向的情况。
现在当人想运用他们的右喉轮,谈及自己,这是最差的。不管你有怎样类型的自我,若你开始吹嘘它,谈论它,它就围绕你,令自我的墙变得那么厚,因此完全没法渗入穿透它。因为这类人完全满足于自己,相信自己就是这样。一旦他开始相信这种荒唐,就没法,没法渗透入去。
因此,当你吹嘘这些事物或你夸张的谈这些事物,就要小心,你要明白,你知道我是谁,我有多少次说︰「我就是这样?」即使我说过一次,也为你带来巨大的生命能量,但我有多少次这样说过?至多若你说了一些事情,我只会说︰「对」。我没有这样说,若我大声的说,我不知道有什么会发生,或许就是一阵疾风。因此,我们要明白,是Mahatahamkara 起作用,也是祂成就事情,亦是祂创造。我有时向你叫喊,所有亡灵立即跑掉。我只是叫喊一次。昨天,你们看到所有在咳嗽的亡灵都跑掉,昨天我只是开始…,所以你要明白,你现在是有自觉的灵,你也能做到。运用你的右喉轮向自己叫喊︰「现在请你停止吹嘘,停止说所有荒唐的事情,停止炫耀!」那么它就停止了。
现在这种小说情节真的发生在主动的人身上,他们想为此做点事,不是说他们不主动,他们想做,但他们知道只有一个途径,就是要不停的说话,他们不明白透过内在的途径,更能控制它,因为他们不想用这个途径,所以只用说话,一旦他们用言语来不停的说它,整个力量就会消失。若他们不谈它,只把它保存在内,还可以。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经验,若你开始告诉人,说得太多,那么你取得的力量就会渐渐消失,你只会降至完全低下的层次。所以我们不应说太多︰「我有这个力量,我有这个力量。」或「我看到这个」或「我做了这件事」,这都是很错误的事,我警告你,不要炫耀。
对,你可以谈我的力量,这是可以的,但不要说你的力量。当说到,当然,与某个负面的人交谈,或告诉某人,你应说「我们」不是「我」,要说「我们」拥有,我们一些人已经内在感受到这份能量,我们也曾见过人拥有这力量。或许只是你拥有,但你不用说︰「我」拥有,要说「我们」拥有,那么你就变成Mahatahamkara。当你说「我们」,对,我们一些人,我们真的这样。就如在葛雷瓜的书里,他也说「我」成功了,「我」看过,他不应有那么多「我」,而应是「我们」、「我们以为」、「我们的确」,「我们」,即是说整个集体存在体,整个集体有机体,霎哈嘉瑜伽士的活生生有机体。所以若你说︰「对,我们一些人取得它。」即是说你贬低自己,把其他人放在你之上,要说︰「对,我们一些人拥有,我知道有些人拥有。」
我们就是要这样处理它,因为若你要控制自我,必须容许它扩散到每一个人,这样你就能令它完全妥当,让它扩散。「我们,所有霎哈嘉瑜伽士,我们所有人。」
但这份傲气却不在,我看到这份傲气并不在,仍很个人主义。若你开始想︰「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么什么会发生,你变成一个品格,一个组织。
但这个人会看不起其他人,他会看到这个人很低下,那个人更高尚,另一个人是这个地位。他不会想「我们」霎哈嘉瑜伽士,我们是何等美丽。「我们」,霎哈嘉瑜伽的身体,我们是何等美丽。因此要常常想着「我们」这个字,那么你的自我就会变得越来越小。同一个自我,看来是那么有趣,那么荒谬,它会构成明天,十一种毁灭力量(Ekadasha)。今天,个人的自我会融入十一种毁灭力量,你们必须记着要时刻都说「我们」。
今天对我们是改变的大日子,因为现在太阳已经转变它的方向。现在,太阳从这一边来,让我们欢迎太阳来到北方,对澳洲人而言,虽然太阳已经走了,让我们建立太阳,我们内在太阳的领域,因为太阳永远不会在我们内里消失。
我们就是这样采取一种态度,只应想及一种个性,我们所有人一起,所有人一起。任何想分裂出来或与众不同的人,他们都会消失,我会令他消失。不管如何,他会消失离去,所以你不用担忧自己,也不用担忧任何人想抽离或是什么。
每个人都要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滋润培育整体,帮助整体,解放整体。不管如何,不是贬低任何人,因为霎哈嘉瑜伽不是这样,霎哈嘉瑜伽只能在集体起作用,渗透弥漫这种品质的灵才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谁不是这样,就不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
不管你怎样想自己,我没什么可以说,但这种渗透的个性,从一处移到另一处,不管你有没有说话,就如你的母亲,不管我有否与你会面,都是没任何分别。但我在渗透进你们所有人,透过一些小事,我也与你们同在。就像这样,尝试互相渗透,看看这份美丽。你会更自得其乐,因为这是件大事,你要成就达致的大事。因为这个自我令你像硬壳果,你因此不能与这份渗透的美丽有亲密的关系,只看看音符怎样互相渗透交流。
今天,这会是个了不起的主意,我们今天在杜利亚(Dhulia印度城市) 做崇拜是件大事。杜利亚的意思是微尘。我孩童时有天我写了一首诗歌,我还记得,是很有趣的诗歌 — 我不知道现在把它放了在了哪里 — 诗歌说我想成为微尘,在风中飘荡,它飘到每一处,能坐在国王的头上,能俯伏在某人的脚下,亦能飘到小花朵上,也能坐在任何地方。我想成为微尘,那是芬芳,那是富滋润性,能开悟启迪人。
就像这样,我曾写过一首很漂亮的诗歌,那时候,我记得我必定只有七岁。「成为微尘」,我仍记得很清楚,很久以前,我应是一颗微尘。因此我能渗透入人们,成为微尘是件大事,不管你触摸什么,就变成…(听不清楚),你只要感觉,就有芬芳,能像这样是很了不起的,这就是我的欲望,它已经达成了,我年幼时,就有成为微尘的想法,今天在与你谈话时,我想起我想变成微尘,这个地方就是这样。
刘白就像这样,她是个简单的女士,很简单的女士,她像很简单人一般生活,但她有渗透人心的意识。昨天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来到,我肯定他们会好好担起霎哈嘉瑜伽,有很多来自杜利亚的霎哈嘉瑜伽士,我肯定会有更多人来,我希望你能与他们会面,成为朋友,尝试认识他们,他们或许不懂英语,找人来当翻译吧,与他们交谈,好好接待他们,与他们成为朋友。我想你为渗透而与他们会面,你应知道谁是这里的人,谁是来自纳西克(Nasik),因为不知怎的,我们从未遇到过这个特别地方的霎哈嘉瑜伽士,当我们回去,我们只拿到一个或两个地址,这不是好主意,尝试看看这里有多少人,询问有关他们的问题。
这份渗透只能在你的自我开始渗透四周才有可能发生,这是克服右脉问题和怎样敬拜莎娃斯娃蒂的方法。因为莎娃斯娃蒂手拿维纳琴,维纳琴是原初的乐器,她演奏得像音乐,而音乐渗透人心,你不知道它怎样进入你,怎样成就事情。霎哈嘉瑜伽士就是应该这样渗透人心 — 就像音乐渗透人心。
我告诉你,她拥有很多特质,不能在一个讲座里完全描述,她其中一种最伟大的品质是她最终变成精微,就如大地之母最终成为芬芳,音乐最终成为韵律,就像这样,不管她创造什么,最终都成为某些伟大的东西,物质,不管她创造什么,最终都成为美学。若物质不能有美感,那就是粗糙,就像一切,现在你会说,什么是水,水变成恒河。
这些都是精微的东西,因此物质进入精微的东西,因为它要渗透,它必须渗透,不管什么,最佳的要算是空气,空气变成生命能量。
你能看到怎样,不管什么从物质而来,来自五大元素,变成精微的东西。当然,左右脉一同把它成就,因为爱要为此工作,当爱在物质发挥作用,它就变成这样,这就是我们怎样看待自己的生命,要让它成为爱和物质的漂亮结合体。
愿神祝福你们!
Read twice  on 21/10/20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