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轮 Heart Chakra

New Delhi (India)

1983-02-01 Heart: the Chakra of the Goddess, New Delhi, India, DP, 101' Download subtitles: EN,PT,RU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心轮 Heart Chakra

1983年2月1日 印度德里

Today again I must thank Mr. Swanowaphala for singing such a beautiful song about the Devi. I was very much impressed the way Patrick told you that they are confident that they can solve any problem. That’s what it has to be. That’s the sign of a Sahaja Yogi who has reached a very great height in his understanding about himself and about others.

女神的轮穴位于胸骨正后方的脊柱里面,这个轮穴位于幻海的上方,即腹部上方,也就是霎哈嘉瑜伽中所谓的幻海上面的位置。这是各修行者所需跨越的桥梁,是由女神来保护着的。当外界不良的力量试图攻击修习者时,她会帮助所有求道的人去通过这一关。

在儿童时期,免疫系统的抗体慢慢在胸骨里面形成,它们就好比是保护心轮守护女神的战士。直到十二岁,这些抗体慢慢被制造出来,然后就分布到全身去。成人以后,就开始抵抗,面对任何外界不良的能量或疾病。这些抗体知道如何去和外来不良的能量作战,他们也很有自信,且有辨识敌人的能力。所以任何反对神性力量的脏东西要进入人体,它们都有办法抵御。比方说,从我们吃的食物,或说错话,不好的言辞,不好的行为,或者邪恶的人用妖术,邪术这些东西侵入我们身体,这些抗体会集合起来,去打击这些入侵者,把这些不好的东西赶出去。

那些在儿童时期没办法把心轮部分的抗体发展得很好的人,在他们成年之后就会产生有很多不好的后果,令他们受苦。因为这些抗体发展不是很完整。小时候,如果父母亲用恐吓的方式去教育他,他长大后会感到极度的不安全。这些小孩子会很害怕黑暗,很害怕夜间到来,甚至有些人碰到甚么事情都有恐惧感。因为在身体内制造的抗体数目不够,这个轮穴变得很弱,就让他有恐惧产生。这个小孩长大以后,到学校去,或者他想要为将来计划,或做些甚么事情,他可能很脆弱。会对外来的一些事物,比方说老师对他责骂,或者人家对他的看法,很快及很容易退缩。所以在成长过程中的小孩,需要注意他,照顾他免得他的抗体数量不够,影响到他将来的一生。

在西方社会,他们甚么事情都喜欢分析,把人与事物分成很多部分,分成一格一格来讲。首先以小孩来讲,他们会认为小孩是自私,不是很天真纯洁的。第二点他们又认为青春期是很不稳定,很情绪化的阶段。在印度,我们并不了解有青春期的想法,因为印度的文化背景和英国不一样。这些青春期的小孩会一堆堆的聚在一起,批评或对比他们年长的人作怪,捉弄他们。开始时是老师,再来就是他们父母,甚至于比他们年长的人,他们就会去闹,去捉弄他们,反叛性很强。他们脑子变得非常活跃,因为他们看太多电视,接受太多现代社会的文明,他们的行为变得非常乖张,有暴力倾向,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我曾经住在距离伦敦约二十五英哩的地方,每次我要去伦敦时候,在火车上,我常看到许多小孩子不守规矩,做些很糟糕的事情。有天我坐在火车上,这些小孩就跑到我车厢里面,开始把椅套拔出来,还用小刀乱划垫子,把车上所有的装饰品都弄得乱七八糟,而我只是坐在那边看着他们。我说:「你们闹累了吗?你们请坐下吧!到底是甚么问题啊?」他们说:「我们就是生气啊!」其实这些小孩都是上很好学校,穿着也是很体面的,但他们就是这个样子。火车停时,我就请票务员进来,把小孩胡闹的事情告诉他,他进来以后说:「这事情很常有啊!」后来大概是因为我的抗议,这些调皮的小孩就被请出去。

但是,我知道这些小孩的心轮全部都受感染。当他们看到我时,都坐下来,而且很安静,他们都听我的话,而实际上我是安定了他们心轮的中部,让他们不会那么躁动,平静下来。那些小孩说:「我们对母亲很生气。」我问:「为甚么呢?」他们说:「因为我们的兄弟都对母亲生气。」我说:「你们的兄弟为甚么要生气,有甚么意义吗?」这时候我才发现弗罗伊德的理论把母亲所该有的地位都破坏掉了,所以这种理论是反对神的思想。

对印度人来说,母亲是最基本的信念,因为母亲给小孩安全感,即使做父亲的脾气很不好,小孩仍会依靠母亲这边,因为母亲有辨识能力,她知道甚么时候应该生气,甚么时候不该生气,母亲会保护这些小孩。

「母亲很重要」这个观念在西方完全被破坏,这就是为甚么西方社会的小孩这么感到不安全,长大后,他们也是极端缺乏安全感。你不会相信,像他们这样平常打扮得光鲜,打扮得很优雅,常常清理他们的房子,连只老鼠都不会跑进去,但是他们会这么没有安全感。和人家讲话时,只让人家站在外面,不敢请人家进屋内谈,尤其在伦敦。因为他们都很害怕。没有人会相信统治我们的英国人居然是这么害怕的民族,但他们事实上就是这样。为甚么他们这么害怕,互相恐惧,害怕别人,害怕自己。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的心轮被感染了。

我告诉你第一个理由,为甚么小孩会感到没有安全感,因为这小孩不知道他放学回家时,他母亲会不会在家里;他们的母亲没有办法承受许多痛苦,保持笑容,不把自己的痛苦显示给小孩看。他们许多的痛苦都来自丈夫。有些母亲不断的把丈夫那边受到委屈告诉孩子。这小孩心灵于是产生惧怕,不能从妈妈那边得到安全感,反倒是这小孩给了母亲安全感。所以这小孩从很小开始,就会变得很负面,具攻击性,很情绪化,他会认为他是生长在一个完全充满憎恨,不安全和恐惧的环境里面。

当这些求道者生长在这些国家中,同样的会有不安全感,他们必须去找一个导师,往往有很多是假导师,这些号称导师的人会折磨他们,榨取他们的钱财,把他们甚么东西都拿走了,有时让他们很孤立无援,不知该何去何从。

但是在印度,女神已降世多次。当负面的力量伤害地上真正的求道者时,这女神就化身到地上来拯救他们。这些事情通常都是被人们所接受的,但他们从来都不是在心里接受,他们只接受大概有这么一回事,而不是真有这么一回事,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神话,说女神化身到这世界来拯救人类,他们不相信会有太初的母性力量降世成人,赶走那些恶魔,拯救人们,拯救这些求道者。

在霎哈嘉瑜伽,当灵量上升但却停在心轮部位,你就要念口诀「札格丹巴」(Jagadamba),然后灵量才会上升。这也就是说,这女神坐于心轮,如果你崇敬她,灵量就会上升。这个轮穴有十二块花瓣,女神有千手千眼,还有一万六千经脉,这么多经脉,是要走到全身各处去,发挥不同力量,应付各种情况。但第一件她必须要做的事情,是经由她的慷慨,仁慈,悲悯及无限的耐心,吸去人类所犯的各种罪恶。

在圣经上有句话:「恐惧的工价是罪恶」,或者你可以换另一种方法来说,「罪恶的工价是恐惧」。如果你内心有恐惧,就是犯了违背真我及违背神的错误。因为,如果母亲是全能的,那么她可以为你解决所有的问题,你无时无刻都在她的保护之下,那你为甚么还要有恐惧呢?那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相信她真有那么大的力量。当人恐惧时,心脏会开始跳得很快。发布有规律的指示给所有的抗体,告诉全身抗体集合起来,应付紧急状况。

但是,当某些人在他们一生中不断累积许多不安全感,那会造成一些身体上的问题。如果他们在年幼时有不安全感,成人以后,他对很多方面都会有不安全感。比方说,一个做妻子的,如果她对丈夫没有安全感,他的丈夫是个不务正业或不正当的人,或和其他的女人纠缠不清,做妻子的母性就会受到伤害。当她的母性受到侵害时,她的心轮就会变弱了,她会受痛苦,甚至会得乳癌。而这种不安全感也有可能只是她自己凭空想象的,许多人就是凭空想象而产生不安。

这方面的恐惧,在西方社会比较常见,因为西方社会的生活方式松散无根。家庭结构不是那么紧密,对任何事情都不很在乎。你问他们任何事情,他们都会说:「有那里不对吗?」一个做丈夫的会说:「拥有情妇有那里不对?」做妻子的也说:「好吧!如果他想要有个情妇,就让他去拥有吧!」在印度,没有女人会忍受这种情形。她为了家庭,宁愿忍辱受冻挨饿,宁愿作任何牺牲,但是她绝不会去碰一个有情妇的男人。

印度妇女的力量来自强烈的贞节观念。印度妇女对贞洁十分重视,只要她们是贞洁的,没有任何事情可打击她们,阻止她们。但如果她们是不贞洁的,她们心中很快就会形成恐惧。贞洁就是女性的力量。许多心中有恐惧的女性都是有贞洁方面问题的。恐惧自己贞洁受干扰的女人,也会有心轮方面的问题产生,这样会导致乳癌,呼吸系统方面的问题及精神病。

当女人失去她唯一的小孩子的时候,她会十分伤心,觉得她的母性结束了,这时候心轮就会严重受损,这对女人来说是最糟糕的一件事了。但是如果她不是女性,彻头彻尾的男性化,她就会对这事漠不关心。我看到在西方社会,女人对于她们小孩的死亡都不太关切。因为她们根本不像女人,如果你是个女人,你绝对会因为孩子的死亡而哀痛,而不是无动于衷。但经过一段时期,这些女人会恢复过来,为她的丈夫、她的家人、或以后的孩子,她会坚强地生活下去。这是当她的心轮健全时才有可能达到的。她对不如意事不会怀恨在心,也不抱怨,遇事沉着稳定,而且可承担一切,她们能坚忍,并且尽心帮助小孩,但是她们从不会宠坏小孩。她们知道宠小孩比打小孩更糟,也不会去纵容小孩,也不会被小孩子主宰。她知道她要带领小孩子成长,并且照顾他们,使他们行为正当,有理想,有美德。一旦小孩子有出轨的情况,做妈妈的会尽力去把孩子导回正途。但那些从不关心小孩子实际成长过程的妈妈,就会尽量去逃避这一切责任。

就男人来说,如果他很小就失去母亲,或他的母亲是个很残酷的人,他的心轮就会受损。此外,如果他们有经历过战争,看过很可怕的事情,这些人会非常情绪化,而且很容易被别人愚弄。

那么,应该怎样改善心轮呢?

在霎哈嘉瑜伽里,有很多方法可改善心轮,使我们获得信心。就像今天节目的介绍人说的,他从来都不习惯说话。我看过好些演戏演得很好的演员,当他们来到我们的公开聚会时,对我说:「母亲,请不要叫我们演讲,因为我们不知如何演讲,我们会演戏,但是我们不懂得和人们说话。」于是我就试了几次叫他们说话,但是他们只是短短的说了两三句,口中叽哩咕噜的,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堆话,然后就坐下了。我发现他们所有人的心轮,都伤得很厉害。也许他们缺少母爱,或不爱自己的妈妈,或者他们不了解女性贞节的可贵。所以那些用色瞇瞇的眼神去注视所有经过的女性的男人,也会使心轮大伤,产生许多问题。其中之一是肺癌。

但是我也看过很多因为不注意生活细节而使心轮受损的例子。比如说有些人习惯先把自己泡在很热的水里,然后到很寒凉的地方,这样,心轮会严重损伤。另有个例子,看起来很简单,但大多数男人都忽略了。在天气很热的夏季里,很多人只穿一件单衣或者是T恤,里面都没有穿内衣。这样很不妥当,任何情形下,男性最好是穿一件内衣,否则当他流汗的时候,心轮就会有问题了。

对人类来说,各式各样的情绪问题是导致心轮受伤的主要原因。如果夫妻间常常在家里吵架,尤其是做妈妈的十分专横,小孩子的心轮最容易受伤。如果爸爸好宰制的话,小孩的心脏会容易出问题,所以夫妻间绝对不要在小孩子的面前吵架,这是非常重要的。

位于心轮中的女神,她已来过地上千次了,而她在心轮那里保护着你,不过要你先值得她来保护才行。你知道吗?当她化身来到时,她的身体是由各类型的自然力所结合而成的。就像她是一个泡泡,而泡泡上面覆盖着许多东西,这就是她从宇宙诸神处得到众多的特质。例如,她的头发来自死神阎犘(Yama),鼻子来自财富之神奎伯拉(Kubera),耳朵来自风神波代拿(Pavana)。她的身体是用诸神的精要来作成的。诸神把自己的特质贡献出来给女神的化身,使她能从事各样的活动。

女神保护她的孩不受负面力量侵害。她看起来是多么的温和甜美,但同时也非常的猛烈,她可以杀死任何人,既温柔又猛烈(Atisaumya Atiraudra),这两种特质只有在女神化身中存在。因为她是宇宙之母,她会不惜任何代价来保护她的子女。有时候子女们会离开母亲而迷失,她会用某些方法去把她孩子拉回来。

首先,她去除求道者的恐惧感。第二,她制造更多的抗体去医治心轮。而且加强那些已经很疲惫的抗体的能量,使他们能再度抵抗敌人。

即使在日常生活中,她也会显示许多神迹来证实她的存在。有一次,有位女士来看我,她来得很迟,我就问她遇上了甚么问题?她说:「没甚么,不过我坐的巴士翻下去二三十呎深,它翻滚下去,然后四个轮子着地,毫无损伤,我们坐在车子里的所有人都没有受伤,但是司机却感到很难过,就跑掉了。于是车上有个会开车的人就去发动引擎,车子居然动了,我们就这样回到孟买了。在路上,他们就问:「车子上一定有圣人在,不然我们为甚么毫发未伤,只有圣人能保护我们。」而那位女士带了有我相片的戒指,他们看到了就说:「哦,那是锡吕‧玛塔吉女士的弟子哪!」于是都向她下跪说:「妳救了我们,妳救了我们!」

所以,在你们的生命过程中,不断发生许多神迹。有时候你看到意外发生,突然间又过去了。有一个新闻记者,他和另外一个记者朋友,两人坐车来,他们经过的是一条很泥泞的下坡路。突然剎车失灵了,司机对他们说:「剎车失灵了,念神的名字吧!」然后他想起我的名字。突然间,他们看到一辆卡车迎面而来,眼看就要相撞了。他们已把眼睛闭上,然后,天晓得发生了甚么事──他们睁开眼睛时,看到大卡车走上斜坡,而他们的车则是驶落斜坡,并没有相撞。他们大为惊异,这是如何发生的,看起来就像有人把车子提起来,然后再放到大卡车的前面一样。就这样被救起了。当时那个司机也把眼睛闭起来,念我的名字,这是可能的。有无数的人经验到神迹,但他们都不知道那是怎么发生的。

所以,你必须相信,母亲就在我们里面,在我们的心中,若果她被唤醒,她就会照顾我们,她会给予各种各样我们所需要的保护,没有任何事需要惊怕的。

但是人们常感到惊恐,我知道真的是那样。就连英语的结构也是这样。任何时候他们都说:「我恐怕……」「我恐怕我必须走了」。那有甚么好害怕的?如果你要走,就走好了,「我恐怕如果我……」他们就一直这样神经过敏。当你和他们讲话的时候,你可感觉到他们真是惊恐吓坏了,而你会觉得紧张,然后你会因为他们的过度紧张而不知道该如何去接近他们。

这些人会很神经质,其中有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计划太多,想得太多,分析太多,脑中的「自我」太强,然后影响到心轮,因为自我影响到心轮,所以有了「害怕」。实际上,如果你太过自我,会从别人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你会害怕别人,因为你认为别人和你有同样的自我,而你真的会很害怕他们。

这种现象在现代东方社会也是很平常的,在印度就是。假设你要去政府机构的办公室,要小心了。无论是甚么人,即使只是一个仆役都会没有理由就向你大吼大叫。他们随时随刻都大声吼叫,说甚么话都是大吼大叫,他们向你吼是因为他们内心没有安全感。一个工人害怕他的工头,工头又害怕他主管,主管又怕他的上司。到最后,部长害怕选民,选民又害怕部长,整个系统变成一个恶性循环,变成没有安全感,大吼大叫有甚么用?有甚么值得去大声吼叫的?但人有虚伪的认同,人就不再是人,只是某种身份地位而已。你要不然就是某秘书,或是某助理秘书。我实在不知道究竟谁高谁低,然后又有其他甚么文员书记,诸如此类,你只是个名称,其他甚么都不是。就因为这样,你必须有个大嘴巴吹牛,然后再对人大吼大叫,不然别人就不会相信你真的是个「人物」了。

人类错误的认同是因为心轮没有发展得很完善,如果心轮很好,你就会是一个很完善的人了,因为你的母亲生了你,你本来就是完好的,不需要去害怕另一个人,他也是母亲的孩子,所以没甚么好害怕的。

但是人类一开始穿上衣服,麻烦就来了,比方说,他穿上一套西服,他会马上开始说英语,如果他穿上了印度服装,他就会去说印度话,这是人们弄出来的一种极肤浅的认同,因为他们的内心没有深度,如果他们心中有根,就不会这样肤浅了。就因为这样,他们产生恐惧。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表面化的,其他人也是表面化的,他们有他们的意思,我们有我们的看法,所以,如果我要不给他面子,怕他也会不给我面子,这样的恐惧存在于人当中,然后人的脑子里又想到另外的一招,为甚么不使用手段玩弄别人而使自己往上爬呢?这是第三种,贬低别人抬高自己。

如果所有的人都出自同一个母亲,那你怎么可能比别人高呢?你永远是母亲的小孩,在母亲的眼中,你不会比其他小孩子更好,你们都是一样的,相反的,如果你想耍花样,搞鬼,母亲也会处罚你的。

母亲所做的第二件事是处罚小孩。开始时是很温和的,比如说:小孩子不好好吃饭,又挑皮捣蛋,她就会说:「好吧!你不想吃,今天就不用吃了。」这是个很简单的惩罚方法,但之后,她会说:「如果你想要用你的方法,那就去用吧!」

比如说,我告诉这些人不要做这个,不要做那个,因为不合适。在一开始大家集合的时候,我告诉他们不要另外安排住所,应该让所有霎哈嘉瑜伽修习者住在一起,而不要把他们分开。但是那些负责安排行程计划的人却认为,还是最好使用空屋子或是公寓。因为他们自认为是很聪明的策划高手。但是你知道,我说了些很简单的事,可是其中却是有特殊意义的,你们必须要了解。后来,他们还是照原来的想法去安排了,于是乎有半数左右的人开始抗议:「我们想和霎哈嘉瑜伽修习者住在一起,和他们作伴」。于是,他们被安置了。至于其他的人──英国人,你知道,他们现在的心情不同了,他们十分容忍,最后他们说:「好吧!如果我们不被安排好,就住在公寓房间里吧。」就这样,他们只好待在几间房里。结果怎样?开始下大雨了,一直下,下个不停,使得这些人无法在事先搭的蓬子下准备要吃的食物,最后那些负责安排的人只好把他们再换到其他地方去,结果还是和其他修习者在一起,正好像我一开始所吩咐的那样。如果他们早听了我的话,就可以省了钱又少了麻烦,而且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产生了。这就是为甚么我不时的用一些小技巧,小方法,来让我的子女了解到他们自己是多么愚笨。

母亲可玩出很多花样来给大家看,而且在生活过程中轻松游戏的态度是母亲的一个很重要的特质,因为如果她对子女很严厉的话,他们就会吓跑了。如果她的作法,是像其他的导师──比如真正的导师也一样,这些导师会打自己的弟子,又有时候会用绳子把他们吊起来!你无法想象,这些导师是如何对待他们的门徒,有些人从弟子那里拿走大量的金钱,也有些拿走很多的东西。他们要门徒完全的降服,而且要很卑恭屈膝的。这些导师真是折磨自己的门徒啊!不过母亲是不希望那样做的,所以她常用些小技巧来纠正子女们所犯的错。

我现在来举个例子,有个导师,他是我在五,六年前认识的,他来到孟买附近的一个小村落,那里住着一位霎哈嘉瑜伽女修习者。然后这个导师就叫他的弟子来拜访这位女修习者。这个弟子去了,并且告诉她:「是这样的,我的导师快来了,他想见锡吕‧玛塔吉女士,而且他告诉我只有太初之母(Adi Shakti)才能清除我宽恕轮的障碍。」那位女修习者不太了解她的意思,就问道:「你的导师在做甚么?」那人说:「天啊!不要谈他!」并且作了个不想听的表情。「不要提他的名字,哦!妳不会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女修习者就问:「那为甚么你的导师不打开你宽恕轮,当然锡吕‧玛塔吉女士是会来的,但是为甚么他不替你打开呢?」于是那弟子说:「不行,不行,他说只有锡吕‧玛塔吉女士才可以做到,其他人都不行。他大约五年前把我送来这里,然后说:『第六年有个太初之母会来,她会打开你的宽恕轮』。真是难令人相信!这个可怜的家伙为了宽恕轮闭塞所苦,他的导师来时又使他再受苦。于是这个弟子来见我说:「锡吕‧玛塔吉女士,我的导师来了,他要见妳。」

结果我去看那个导师,他坐在那儿,脾气很不好,鼻子都胀得大大的。当然,我到达的时候,他触摸我的脚,顶礼和其他的礼仪都作了,他粗声粗气的对待弟子,然后问我:「我的徒弟有没有触摸你的脚?他的行为表现还可以吗?」我说:「他没问题,但是我不明白你为甚么不打开他的宽恕轮?」那个导师说:「让他下地狱去算了!我才不去打通他的宽恕轮呢!谁又打开了「我」的宽恕轮呢?我为甚么要去打开他的宽恕轮?我就说:「这样不好,我应该打开。」他说:「是啦!是啦!妳会的,因为妳是宇宙之母,而我不是。」说完就进去了,然后他的徒弟告诉我:「锡吕‧玛塔吉女士!我导师把我的腿绑起来倒吊在这口井上面!整整吊了三天。」我就问:「为了甚么事情他把你吊在那里?」那徒弟就说:「不要去问任何人。」然后,那个导师就进来了,说:「对!对!我把他吊起来了!没错!我还会再吊他!」锡吕‧玛塔吉女士就说:「你为甚么要吊他?」那导师说:「他抽烟,因为他抽烟,所以我把他吊在那儿。」我说:『你抽烟啊!我就把他拉高又降低,又上又下,来来回回,我说:『我在抽你啊!』──这个导师把自己的徒弟用这样的方法来折磨!真是残酷!

我说:「你为甚么要做这么可怕的事情?」他说:「不然要怎样才能有纪律,我又不是宇宙之母,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有纪律,这是我唯一懂得能叫他守规矩的方法。」「妳继续去宠他好了,但我还是要用这个方法叫他听话。」我说:「好了,你现在闭嘴,让我把他的宽恕轮弄好。」于是我用了大约两分钟把他的宽恕轮障碍清除了。「好了,他的宽恕轮好了」。然后那个导师说:「他有没有答应妳他不抽烟了?」我说:「他没有啊!」他说:「妳最好叫他答应,否则我就三天不准他吃东西。」我说:「天啊!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导师!希望上帝把这个可怜的徒弟从他那里救出来!」

但是,你们要知道,那个人的意思是,一个弟子一定要守纪律,他必须完全了解他是他导师,但那个导师说:「看看这些人和你嘻嘻哈哈的,妳仍然不说甚么。」我说:「我不需要说甚么,因为我知道如何来改正他们。」

所以这就是母亲的特质,她能改正人们的错误,她知道谁对她有怀疑,谁对她有误解,谁又对她有正确的看法。她甚么都知道,所以她没有甚么好担心的,心也是完全安定的,她也不会像那个导师害怕弟子的行为会出轨或有其他甚么不对,因为她知道如何去改正。

又有一次我遇见一位绅士,他是一个霎哈嘉瑜伽修习者,他来我这里,然后解释一些事给我听:「母亲,妳不知道,事情如此发生…….」我说:「我真的不知道吗?你认为我甚么事都不知道。」他说:「是啊!母亲,妳怎么会知道?」然后我告诉他,他小的时候喜欢玩曲棍球。结果他承认了,又问:「好吧!母亲,妳对我完全了解,但是我真不知道妳是如何知道的?」

宇宙之母是能看见一切的,借着某种方法,她会知道。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的,在现阶段是不能解释的。如果她想要知道的话,对于你所做的事,她都能清清楚楚的知道。

母亲的第三个特质,就是她是摩耶幻相(Mahamaya)。她像你一样的说话,一样的坐着,行为和你一样,一切事都和你一模一样。而你对这女士的高深莫测是无法探究的,她用那样完美的方式所玩的一些技巧是你想都想不通的,因为她是摩耶幻相啊!你认为你自己很好,然后去告诉别人有关你喜爱母亲的事,又试着去做任何的事,到最后你会发现她甚么都知道。当你发现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渐渐的你会明白:「她对我所有的状况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所以我的一切行为最好要正确才是。」她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她就是在你的心轮中央啊!她知道所有你做过的事情,你正在做的事,或是你想要去做的事。那么她怎样来使行为正确呢?不论你在做怎样的错误事情,她就会使这事情达不到结果。如果你说:「母亲,我现在决定了,要这样做,我非要这样做不可。」从长远的意义来看是不会成功的,你必须要确实的了解,你的确是宇宙之母的儿子。

我们曾经在孟买或是其他地方想要些土地,没有人办得到。我们试了又试,他们甚至于想利用黑市交易及贿赂腐败的官员等等,我说:「这类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他们就说:「母亲,那我们要如何来完成呢?我说:「会达成目标的,别担心。」然后这些修习者就开始说:「母亲,那不实际」,「母亲要这样,母亲要那样…….」而大家所说的一切,到头来是非常的不实际的。我说:「到最终,当你们为霎哈嘉瑜伽准备完善的时候,你们自然会得到该有的土地和集体静室。如果时机不成熟就先有了集体静室和金钱方面的捐献,你们会发现各式各样的坏蛋和邪灵都会跑来把钱乱搞,然后所有的心血都泡汤,纪律会大乱。

这就是为甚么要给孩子们一些时间去犯错,从做错事的过程中,可以学到我们做错了甚么,应该怎样去改正。一旦他们了解错在甚么地方,就很容易告诉他们正确的作法,还有该如何去改正。但是若他们一直自以为非常聪明,又是很不错的人,那就只好让他们去自找出路了,母亲会说:「好吧!没关系,就照你们自己所要的去做吧!」

你们要知道,母亲突破了好大的困难才把人们从幻海里救出来,那是很不容易的,是一项很庞大的任务。有时候,要同时提升好几千人的灵量,就好像我要举起一座大山一样,真是辛苦极了!但是一般那些还没有经过改正的人,会认为我非要给他们自觉不可,这是一种很通常的想法,他们这种愚蠢的自我表现使我觉得很可笑,他们居然认为可强制我给他们自觉!他们开口闭口都说:「我来到这里枯坐三天,为甚么还没得到自觉。」好像我没有给他们自觉是犯了罪一样!

故此,一个人对母亲的态度要渐渐转变,他开始想:「她来这里是为我的幸福,她唯一关心的就是我的福祉,她会用某些方法来使我得到自觉,她做得很辛苦,我必须要配合,我要学习去合作,为了我好而她去做这些,我要了解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有这样的正确态度,就非常容易成为一个真正的门徒。

不过,这样的门徒和一般的儿子或女儿是不一样的。母亲是一位导师,毫无疑问的,从你一生下来的时候,母亲就是导师了。对母亲来说,要像其他一般的导师那样的严苛无情,那是不可能的。母亲不可能像他们一样。任何人都不能用严苛的方法去教导别人,一切要你自己的智慧去明了。你应该如何有正确的行为,怎样去得到自觉,又如何去改变自己不好的态度。」因为如果你太自私,甚么都想到自己,又爱出锋头,这样母亲就会说:「对!对!你很伟大,你真是非常非常了不起!」你知道吗?直到你突然发现你的「自我」和「超我」变得好大了,然后,她会说:「好了,你过来,你已经替自己造了一大堆毛病,我来帮你治好吧!」所以最好不要做那些错误的行为。

一方面,她很愿意用所有的力量把你从一切的麻烦中解救出来,比方说,你有心脏的问题或其他的问题,她会不顾一切的去解救你,去治疗人的心是不容易的。人们认为母亲治好了我们,没事了,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其实并非如此。当你加入霎哈嘉瑜伽一段时间之后,有件事会让你意想不到,就是当你想去治疗别人的疾病的时候,你自己会病上三天。去治疗别人是不容易的,那些替别人治病的人,有时候是透过鬼灵来完成的。另有一些被鬼灵附身的人也会替人医治疾病,因为他们自己就是鬼灵化身,那鬼灵对他们也不会产生影响。他们治疗病人时,实际上是放了一个鬼灵到病人身上,而使病人变成鬼灵的奴隶。又像是信仰医疗师,或其他的,比如超意识治疗等等。但是当他们在治疗病人时,你必须要知道,他们是把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放到病人身上去了。其实那些病人并没有真正被治好,而他们实际上是把一些疾病放到你身上或是病人的身上。这是非常冒险的游戏,千万不要随便去做。

如果一个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想要去治疗别人,而他又无法把对方放在真空的瓶子里,那他自己就会发生问题,会被对方的不良的能量感染到。所以我对所有霎哈嘉瑜伽修习者的建议,就是绝对不要去治疗任何人。如果你想治疗别人,就使用我的相片,分发我的相片给别人,但是双手绝对不要碰触他人的身体。可以告诉他们如何治疗自己,但不要去医治别人,因为你不是鬼灵,如果你做了,会受很到很大的伤害,所以要小心,使用我的相片是最安全的方法,对方会因为对着相片静坐而有亲身的体验,因此信心增强,稳定度更高,你也会平安无事,不受到任何的感染。

例如昨天,这里来了一些病人,有人看到就对病人产生怜悯心。结果,他们通通被病人的病气感染。你们不需有这种怜悯心,难道你们的怜悯心会比我更多吗?不需要把病人带来这里的。不需要这样做。如果碰到有病的人,你自己不要去碰他,只要告诉他:「母亲会照顾你,我们不用说甚么,你必须用锡吕‧玛塔吉女士的相片来治病,这样就会痊愈的了。」

否则你的心轮会受到感染,因为那不是你的工作,你不应该去做的。如果你想去治疗别人,有时候是因你的自我驱使,若是出于自我,这样你便会有麻烦,不是说你不能医治别人,你是办得到的。但是你必须要有那样的程度才行,就是不会因为治疗别人而变成有过度的自我倾向。但是,很不幸,那些去医治别人的修习者都是出于自我,到最后,无一例外,通通都离开霎哈嘉瑜伽,成为恐怖的灵媒。当他们在电话上和我通话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有毒药灌进我耳朵里一样,他们的可怕是你们无法想象的。

故此,这是十分重要的,得到自觉的人不要沈迷于医治别人,因为你的心轮会受到破坏。在一个充满恐惧的国家里,人们的心轮很容易受到感染。另外还有些事情令人产生恐惧,令心轮受损。比方说,去看假导师的书,或是某些内容很惊吓的书籍,有些人看有关灵量的书便害怕,因为他们无法承受!任何书籍只要是会令你感到惊恐的,也会使你的心轮变弱及危殆。

心轮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母亲的兄弟,毗湿奴(Vishnu)降世成罗摩(Shri Rama),在我们的心轮右部,代表那照顾孩子的父亲。故此一边是父亲,一边是母亲。虽然父亲和母亲是两个方面,但母亲亦是父亲的姊妹,而舅舅亦是求道者的父亲。你们都知道,舅舅比父亲更大。这心轮中的舅舅就是毗湿奴和罗摩(Shri Narayana),祂照顾受母亲保护的门徒。祂像父亲一样了解孩子。因为在这阶段,他们还未认识全能的湿婆神(Shiva)。故此舅舅便照顾孩子,直到他们长大能面见父亲。我们也可以说,帕娃蒂(Parvati)、乌摩(Uma)或德维女神(Devi),在母亲心轮的位置。在心轮里,舅舅照顾女神的孩子,若女神给孩子自觉和重生,那时舅舅便会照顾她的孩子,帮助孩子们建立对父亲的安全感。

每个人的心轮右部都代表「父亲之道」,父道是很重要的,如果心轮右部受损,或有些毛病,就会得哮喘病。哮喘病的成因是因为心轮受到伤害或是和其他一些心轮的疾病引起的。在孩童时期,哮喘病是很普遍的。因为小孩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有问题,对父亲的了解程度,或你自己的「父道」有问题,都会得哮喘病。因为这样你必须去问那修习者,到底有怎样的一个父亲。有位先生来问我:「为甚么碰到我的人都问,我的父亲是怎样的父亲?每个人都问,我的父亲是怎样的,和我有甚么关系?」事实上,很多人感到他心轮右部有问题,才问他父亲,因为父亲和「父道」都在心轮右边的部位。如果心轮右部弄坏了,就会有一大堆问题跑出来,有许多是我目前不便详述的。

你会了解到一个没有父亲的人,是多么的缺乏自信心,而且行为是多么的不正常,又有些人不知父亲是谁,这些人会变得顽强任性,放纵而任意妄为,或者是表面上很规矩,私底下却是放纵无度,无法无天。失去父亲的人是不太懂纪律的,因为通常父亲是告知纪律给子女的人,或者这些人常在悔恨和不快乐的情绪中过了一生,他们会对自己的小孩极度的严厉,再不然就是过度的宠爱小孩。就是说,要不就溺爱,要不就严苛。像这样的人,小时候可能是非常的守规矩,但长大以后,反而会过度放纵而漫无纪律,这是一种很不平衡的个性。

因此那些没有父亲的人要知道神祇罗摩(Shri Rama)是他的父亲,他不用为任何事情担心,罗摩用一支箭就可以杀死任何数量的敌人,要坚信,罗摩的力量可以克服任何困难。不论是父亲健在或是已死亡,完全不需要去害怕的。如果父亲已过世了,你可以告诉他不用替你担心,你很好,请他在平和的状况下去转世投生适合的地方,不要执着于尘世的一切。这就是关乎心轮右部的。

心轮左部是你的母亲,不论怎样,任何人都是一样的。这是「母亲之道」,如果你的母亲对你非常的不好,或是态度很荒谬可笑,或是母亲和你之间的关系极差,那么左手的感应就会显出来给你知道了。

所以这两个要点对人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个霎哈嘉瑜伽修习者能够有坚定的心,认为天上的父母就是他的父亲和母亲,那很多问题就会很容易就解决了。但光相信是不够的。就好像你坐在车子里,然后想,要去某处,这样子是不会到达的,你必须要有动作,发动引擎,踩油门,转方向盘才行。在霎哈嘉瑜伽里也是一样,你必须要有行动,去清除在各轮穴中的障碍,使灵量提升得更高,并且维持不坠。在霎哈嘉瑜伽里,「你想」,「你觉得」等是不重要的,你可能会认为你在团体里的表现很好,很不错,但事实上不是那样,真正的是你实际上到达的程度,你的灵性提升到甚么样的境界。就像我所说的,你光是坐在车子里,甚么行动也没有,那车子是不会动的。你应该有所行动,而不是光说不练,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把霎哈嘉瑜伽彰显出来。极少人知道这个重要性,大多数的人只是从早到晚不停的说这个,讲那个,却没积极的付诸行动。

即使我现在跟你们讲话,我也一直在打开你们的心轮,我一直不停的在做。会有效的,等到演讲结束的时候,你会发现心轮开了,就是这样,因为我知道怎样去做。我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你们的心轮,发生了甚么问题,那里感染到了,然后我到那个位置把它打开。

这就是你们应该做的,即使在说话的时候,也能彰显出来。或者你很安静,即使举起手来,不管你做任何动作,即使是看人一眼,也都能彰显出来。而不是作一大堆议论。

人类最大的恐惧是他们认为自己犯了很多错,永远得不到自觉,会被毁灭,会下地狱去了。这是不对的,如果他们自己不想下地狱,那没有人会去的。如果你自己想停止堕落,你是办得到的,现在时机到来了,你将会得到永恒的祝福。

愿神祝福你们。

Today’s lecture I’ve given you ah in a way that you should understand importance of confidence, but not by saying, “I am confident.” Because when you say outwardly you are actually egoistical. But when you say in your vibrations, then you are confident.

May God bless you all!

Today I’m sorry I have to go for a dinner tonight and I won’t be able to spend much time today for touching Feet, because yesterday My brother came home for dinner and I reached 11 o’clock, so he went away without eating food. Again today he’s coming so I hope today you’ll excuse Me for My brother because, after all I must look after your Mama also sometimes (Laughter).
May God bless you!

Tomorrow I’ll talk to you about Vishuddhi Chakra, ah which I will start exactly at 6.30. I hope you make it convenient to Me and exactly at 6.30 we start our program tomorrow exactly at 6.30.

(Shri Mataji speaks in Hindi a few words)

Those who do not obey suffer. You should not. Once I’ve said it, what is there? Obedience, why is it difficult? Why is it difficult to obey? It is just try and obey and you’ll find it, obedience gives you the real confidence – is obedience, just obedience. Just try. Just try to obey. It’s very simple. And said today no touching a Feet is all right. For Indians it is difficult, but if in English, if I say, “You touch My Feet” they will not, they say, “Who are You?” (Shri Mataji laughs). You laugh at them and they laugh at you. That’s what it is. So today you become Englishmen.

Thank you very m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