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讲座:女神的轮穴

New Delhi (India)

1983-02-01 Heart: the Chakra of the Goddess, New Delhi, India, DP, 101' Chapters: Music, Introduction by Yogi, TalkDownload subtitles: CS,EN,PT,RU,TR,ZH-HANS (6)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 mkv format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 mpg format (full quality): Watch on Youtube: View on Youku: Watch and download video - mp4 format on Vimeo: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Upload subtitles

Feedback
Share

公开讲座:女神的轮穴

1983年2月1日,印度德里

我要再次感谢Swanowaphala先生今天给我们带来如此美妙的女神拜赞。令我印象深刻的是,Patrick说他们有信心解决任何问题的方式,就该是这样,这是一个霎哈嘉瑜伽士对自己与他人的理解已经达到了非凡深度的迹象。

女神的轮穴位于脊柱的胸骨后面,这个轮穴位于Bhavasagara上方的位置,Bhavasagara在霎哈嘉瑜伽中被称作幻海。这是信徒和求道者必须跨越的桥梁,是由女神来守护的。当负性力量试图攻击求道者时,祂会帮助祂的儿女通过这一关。

就像我告诉你们的那样,这个轮穴位于胸骨的后方。在儿童时期,免疫系统的抗体在胸骨里面形成,它们就好比是女神的战士。直到十二岁,这些抗体生长并迅速增加,最终遍布全身。人类从而可以面对任何外来的入侵。这些抗体知道如何作战,他们非常自信,且有辨识敌人的能力。它们内在有这些信息。所以当任何反神的元素进入身体,比方说,通过我们吃的食物、不好的言辞、不良的行为,或者邪恶的人、或黑巫术这些东西侵入我们身体,这些抗体就会集合起来,共同对抗入侵者。

那些心轮没有发展好的人,他们一生都会经受巨大的不安全感的折磨。当他们小的时候,如果父母亲用恐吓的方式来管教,这些孩子长大后会感到极度的不安全。他们会害怕黑暗,害怕黑夜,有些人碰到任何事情都有恐惧感。因为在身体内制造的抗体数目不够,导致这个轮穴很弱,这样的人极度缺乏安全感。当孩子长大以后上学时,或者他想要为将来计划做些什么事情时,那么他的信心也会受到家长、老师或其他人的影响而动摇。所以了解成长中的孩子是非常重要的。

在西方社会,他们喜欢分析一切,试图把人的一生看作几个阶段。第一是孩童阶段,他们会认为小孩极其自私,不是天真纯洁的。第二个阶段是青春期,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很任性很情绪化的阶段。在印度,我们不知道有类似青春期这样的阶段。这些青春期的小孩会一形成一个群体,批评或捉弄比他们年长的人。在很小的年纪时就开始了,首先,他们就会捉弄老师,然后捉弄父母,再然后捉弄所有比他们年长的人。他们的脑子变得异常活跃,因为他们看太多电视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这样在非常小的年纪他们就开始表现出令人难以想象的暴力行为。

我曾经住在距离伦敦约二十五英里的地方,每次我去伦敦的时候,都会发现一些小孩子在做着某种恶作剧。有天他们中的一些小孩就跑到我车厢里面,开始把椅套拔出来,把刀子插进座位,打开所有的软垫。而我只是坐在那边看着他们。然后我说:“你们闹累了吗?你们请坐下吧!到底发生什么事啦?”他们回答:“我们都很生气”。“为什么呢?你们为什么生气? ”我问道。他们说:“我们就是生气啊!”我接着说:“但你们总要有生气的理由啊”。这些小孩其实都上着绝对很好的学校,穿着也是很体面的。火车停时,我就打电话给票务员,告诉他小孩在车厢里胡闹的事情,让他最好来看看。他进来以后说:“这种事情很常见啊!”然后他就设法把这些调皮的小孩带出去了。

但是,我只是觉得这些孩子的心轮中部都受到了感染。透过灵量来看,他们的心轮中部受到感染。当他们看到我时,都坐下来,而且很安静,他们都听我的话,我安定了他们的心轮中部,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说:“我们对妈妈很生气”。我问:“为什么呢?”他们说:“因为我们的兄弟都对妈妈生气。”我说:“你们的兄弟为什么要生气?”这时候我才发现弗洛伊德已经灌输给孩子们反对母亲的可笑观念。你能够想象吗?这是怎样一种反神的行为?

对印度人来说,母亲是最根本的信念——任何印度人,因为母亲给小孩安全感,即使父亲的脾气很不好,小孩仍会依靠母亲,因为母亲有明辨力,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生气,什么时候不该生气,母亲是那个会保护他们的人。

“母亲”的概念在西方完全被破坏,这就是为什么西方社会的小孩如此没有安全感的原因,长大后,他们也是极端缺乏安全感。你不会相信,他们总是擦亮家里的铜器,清扫房子,但连只老鼠都不会跑进他们的屋子。当有人来到家门前与他们攀谈时,他们会让人家站在门外,自己站在门内与人交谈。尤其在伦敦。因为他们简直被吓坏了。没有人会相信,曾经统治我们的英国人居然是这么容易受到惊吓的民族,但他们事实上就是这样。他们害怕彼此,他们害怕自己,主要原因是他们的心轮中部非常脆弱。

正如我曾说过,主要原因是家庭缺乏安全感。当孩子放学回家,他不知道母亲是否会在家或是否会离开。他们没有一个既能够承受来自丈夫很多压力,又能保持笑容,也不在孩子面前表露任何自己痛苦的母亲。我所看到的是,那些国家的母亲总是把孩子当作对丈夫的情感要挟。她们通过告诉孩子丈夫是如何对待自己、以及和丈夫之间的所有问题来折磨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于是不能从母亲这里得到安全感,反倒是孩子开始给母亲安全感。所以这个孩子从很小开始,就会变得很负面,倾向左脉,他会认为自己出生在一个充满憎恨,不安全感和恐惧的地方。

当这些虔诚的信徒出生在这些国家中时,同样会有不安全感。他们认为如果自己必须去找一个导师,就目前所知,这些导师会折磨他们,榨取他们所有的钱财,把他们所有东西都拿走了,有时让他们孤立无援,不知该何去何从。

但是在印度,女神已降世多次。数千年来祂在这里降世,当信徒们呼唤祂的时候,当负性力量纠缠求道者时,女神就化身到地上来拯救他们。这些事情过去曾经是被人们所接受认同的,但他们从来都不是从心里真正接受,他们认为是某种神话,说女神化身到这世界来拯救人类是某种神话,他们不相信会有母性力量降世成人,会与那些可怕的罗刹魔作战并消灭他们,把祂的孩子,祂的信徒从痛苦中拯救出来,这些看起来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但是如今在霎哈嘉瑜伽,我们见过很多人的灵量升起但是停留在脐轮中部,你就要念口诀“札格丹巴 (Jagadamba)”,然后灵量才会上升。这也就是说,祂居住在心轮中部,如果你崇拜祂,灵量就会上升。这个轮穴有十二块花瓣,女神有一千只手一千只眼,还有一万六千条经脉,去成就不同面向的启迪。但第一件祂必须要做的事情,是经由祂的慷慨、仁慈、悲悯及耐心,吸去人类所犯的各种罪恶。

圣经上有句话:“恐惧的代价是罪恶”,或者你可以反过来说,“罪恶的代价是恐惧”。如果你内心有恐惧,就是犯了违背真我及违背神的错误。因为,如果母亲是全能的,那么祂可以为你解决所有的问题,你在祂的保护之下,那你为什么还要有恐惧呢?那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相信祂真有那么大的力量。当人恐惧时,就会心跳加快,给所有抗体发出有节奏的指令。你所感受到心怦怦作跳,这只不过是向全身抗体发出的信号,以应对紧急状况。

但是,当某些人生命中不断累积不安全感,那会造成一些身体上的问题。如果他们早年有不安全感,这是情绪问题,而在以后的生活中这个人会发展出任何类型的不安全感,比方说,妻子对丈夫没有安全感,丈夫是个游手好闲的人,又是不正当的人,还和其他的女人纠缠不清,妻子的母性就会受到挑战。当她的母性身份受到挑战时,她的心轮就会变弱,她会承受很多痛苦,甚至可能患上乳腺癌。而这种不安全感可能只是她凭空想象的,人们只是想一想就建立起某种不安全感,这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然而这种恐惧在西方社会更为常见,因为在西方社会的生活中人心无处安放,做事无须正当理由。你问他们任何事情,他们都会说:“有什么不对吗?”做丈夫的会说:“拥有情妇有什么不对?”做妻子的也说:“好吧!如果他想要有个情妇,就让他有吧!”在印度,没有女人会忍受这种情形。她为了家庭,宁愿挨饿,宁愿做任何事情,但是她绝不会去碰一个有情妇的男人。

印度妇女的力量根基来自她们的贞洁观念。印度妇女的贞洁观念非常强,只要她们是贞洁的,就不会被任何事情吓倒。但如果她们没有贞洁,那么恐惧很快会占据心中。贞洁就是女性的力量。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心中有恐惧的女性多数会有贞洁方面的问题。担心自己贞洁受干扰的女人,也会产生心轮方面的问题,这样的女性会患上乳癌、呼吸系统问题,同样也会有其他情绪方面的可怕疾病。

当女人失去她唯一的小孩时,她会觉得母性消失了,这时候心轮就会严重受损,这对女人来说是最糟糕的一件事了。但是如果她不是女性,她就会对此事不太在意,她只是表现得很有男子气概。我看到在西方社会,女人对于她们小孩何时死亡都不太在乎。因为她们根本不像女人,如果你是个女人,你绝对会因为孩子的死亡而哀痛。但经过一段时间,为了她的丈夫、更多亲人、或其他的孩子,这个女人会恢复过来、接受现实的生活,她所遭受的经历会让她变得极其有力量。

只有你的心轮中部健全时才有可能。这样的女人不会怨恨,也不抱怨,遇事沉着稳定,而且可承担一切,她们非常坚忍,并且尽心帮助孩子,但是她们从不会宠坏孩子,从不溺爱自己的孩子。她们知道宠孩子比打孩子更糟。她们不会宠坏孩子、纵容孩子,也不受孩子的支配。她们知道:“我要引导孩子,并且照顾好孩子。”所以她们关心孩子们所有的理想,正义和美德。一旦小孩有偏离的情况,妈妈会尽力去把孩子引导回正途,过上更好的生活。但那些从不关心孩子实际成长的妈妈,只会逃避这一切。

对男人来说,如果他们很小就失去母亲,或他们的母亲是个很残酷的人,其心轮就会受到感染。此外,如果他们经历过战争,并看到过战争中很可怕的事情,这些人的心轮也会发生堵塞。他们可能非常情绪化,而且很容易被那些试图赢取他们情感的人所愚弄。

那么,应该怎样改善心轮呢?在霎哈嘉瑜伽里,有很多方法可改善心轮,重获信心。正如帕特里克所说,他从来都不习惯说话。我看过好多演戏演得很好的演员来我的讲座时,对我说:“母亲,请不要让我们说话,因为我们只是不知如何讲话,我们会演戏,但是我们不懂得和人们说话。”他们试过一、两次,但只是短短的说了两三句,嘴里嘟囔着,然后就坐下了。我发现他们所有人的心轮都损伤得很厉害。也许他们缺少母爱,或许他们不爱自己的妈妈,或者他们不了解女性贞洁的可贵。

所以那些用色迷迷的眼睛盯着所有经过的女性看的男人,心轮的发展也很糟糕。许多问题出自这个轮穴,其中之一可能是肺癌。

但是我看到这个轮穴也受到生活中某些疏忽导致严重受损的情况。比如有些人习惯洗热水澡,然后洗了热水澡出来,进入寒凉的地方,这样他们的心轮会严重损伤,产生问题。还有另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许多人有这种习惯,特别在夏天,他们只穿一件单衣或者是T恤,里面没有穿内衣。这样很不妥当,任何情形下,男性最好是穿一件内衣,否则当他流汗的时候,心轮就会有问题了。

人类各式各样的情绪问题导致心轮堵塞。如果夫妻常常在家里吵架,尤其是妈妈十分专横,小孩的心轮最容易受到伤害。如果爸爸好宰制的话,小孩的心脏会容易出问题,所以非常重要的是夫妻绝对不要在小孩子的面前吵架。

位于心轮中的女神,祂已降世数千次了,祂在心轮保护着你,不过你们所有人要先值得祂保护才行。你们知道,当祂多次降世到地球时,祂的身体是由各类型的自然力结合而成的。祂就像一个泡泡,而泡泡上面覆盖着许多东西,那些都是祂从宇宙诸神处得到的。例如,祂的头发来自死神阎摩(Yama),鼻子来自财富之神俱毗罗(Kubera),耳朵来自风神帕帆拿(Pavana)。尤其是祂的身体由伟大诸神的精髓构成。诸神把自己的精髓献给女神,以装备好从事这些繁杂的活动。

正如我告诉过你,首先女神保护祂的孩子不受负面力量侵害。祂看起来是多么的温和甜美,但同时也非常凶猛强悍,祂可以杀死任何想控制祂孩子的人,既温柔又凶悍(Atisaumya Atiraudra),这两种特质只存在于女神身上。因为祂是一位母亲,祂会不惜任何代价来保护祂的子女。而当祂的孩子不可理喻,没有纪律性,祂会用某些方法去把祂的孩子拉回来。首先,祂给予一切所需来去除求道者心中的恐惧。其次,祂通过制造更多的抗体去医治心轮。而且通过给予那些已经很疲惫的抗体能量,使他们能再度抵抗敌人。

即使在日常生活中,祂也会向孩子们显示许多奇迹来证实祂的存在。有一次,有位女士来看我,她来得很迟,她走时我就问她遇上了什么问题?她说:“没什么,不过我坐的巴士翻下去二三十英尺深,它跌落下去,然后四个轮子着地,毫无损伤,我们坐在巴士里的所有人都得救了,但是司机却感到很不安,就跑掉了。于是车上有个会开车的人就去发动引擎,车子居然动了,我们就这样回到孟买。在路上,他们就问:“车子上一定有圣人在,不然我们为什么毫发未伤,只有圣人能像这样保护我们。”而那位女士带了有我相片的戒指,他们看到了就说:“哦,这是锡吕‧玛塔吉女士的门徒哪!”于是都向她跪下说:“你救了我们,你救了我们!”。”

所以,在你的生活中有许多奇迹发生。有时候你看到意外发生,突然间你发现意外就结束了。有一个叫Marathe的新闻记者,他和另外一个记者朋友,两人从Lonavla坐车来,他们经过的是一条很泥泞的下坡路。突然剎车失灵了,司机对他们说:“剎车失灵了,念神的名号吧!”然后他想起我的名字。突然间,他们看到一辆卡车迎面而来,眼看就要相撞了。他们把眼睛闭上,然后,天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睁开眼睛时,看到大卡车走上斜坡,而他们的车则是安然无恙地前进。他们大为惊异,这是如何发生的,看起来就像有人把车子抬起来,然后再放到大卡车的前面一样。他们就这样得救了。当时那个司机也把眼睛闭起来,念颂母亲的名号,这是可能的。许多人经验到奇迹,但他们都不知道那是怎么发生的。

所以,你必须相信,母亲就在我们内在,在我们的心中,如果祂得到唤醒,祂就会照顾我们,给予我们各种各样所需要的保护,没什么好害怕的。

尽管Patrick曾明确的说过(不用害怕),但是你可以想象,人们仍然非常害怕,我知道真的是那样。就连英语的句型也是这样。任何时候他们都说:“我恐怕……”“我恐怕我必须走了”。那有什么好害怕的?如果你要走,就走好了,“我恐怕如果我……”他们总是那样紧张不安。他们说话的时候非常紧张,你可感觉到他们非常害怕,有时你和他们在一起也会觉得紧张,然后你会因为他们的过度紧张而不知如何接近他们。这些人会很焦虑,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计划太多,想得太多,分析太多,然后自我在大脑中盘踞下来,最后把心覆盖了,因为他们的自我覆盖了心,所以会害怕。实际上,如果你变得自我,你就会开始看穿自己,因为到达一定程度,你就会非常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自我。你会害怕别人,因为你认为别人和你有同样的自我,而你真的会很害怕这个自我。

这种现象在东方社会也是很平常的,在印度就是。假设你要去政府机构的办公室,要小心了。无论是什么人,即使只是一个普通办事员都会毫无理由地对你大吼大叫。他们形成了一种总是大声吼叫的体制,说什么话都是一直大吼大叫。他们向你吼叫是因为他们内心没有安全感。职员害怕他的主管,主管害怕他的经理,经理怕他的上司。到最后,部长害怕选民,选民又害怕部长,整个体制变成一种恶性循环,变成一种可怕的不安全感(锡吕·玛塔吉大笑),你不明白大吼大叫有什么用?有什么好大声吼叫的?因而人产生一种深深的虚假认同,人不再是人,只是某种身份地位而已。你要么是某秘书,要么是某助理秘书,要么是公共秘书。我实在不知道究竟谁高谁低,然后又有其他什么秘书,接着又有书记员,诸如此类,你只是个名称,其他什么都不是。就因为这样,你必须有个大喇叭,你必须对人大吼大叫,不然别人就不会相信你真的是个“人物”了。

人类发展出来这种认同是因为心轮没有发展完善,如果心轮发展完善,那你就是人类。因为你们知道,是你们的母亲给了你们生命,你们是人类,不需要去害怕另一个人,他也是你们母亲的孩子,所以没什么好害怕的。

但是人类一开始穿上衣服,麻烦就来了,比方说,他穿上一套西服,他会马上开始说英语,一旦他穿上了印度服装,他就会去说印地语,系印度腰带,说印地语,穿印度服装,他们可能开始……这是人们发展出来的一种极肤浅的认同,因为他们的内心没有深度,如果他们心中有根可依,就不会这样肤浅了。就因为这样,他们产生恐惧。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肤浅的,其他人也是肤浅的,他们有他们的想法,我们有我们的想法,所以会争吵,如果我不给他面子,怕是他也会不给我面子,这样的恐惧存在于人类当中,然后人的脑子里又想到另外的一招,为什么不拉低别人抬高自己呢?这是第三种类型。

如果你是同一个母亲的孩子,那你怎么可能比别人高呢?你将永远是母亲的孩子,在母亲的眼中,你又怎会优于其他孩子呢?你不能,相反的,如果你想耍花样,母亲就会惩罚你。母亲所做的第二件事是惩罚她的孩子。是的,她会去惩罚。开始时是很温和的,比如说:小孩子不好好吃饭,又调皮捣蛋,她就会说:“好吧!你不想吃,今天就不用吃了。”这是个很简单的惩罚方法,但之后,她会说:“如果你想要用你的方法,那就去用吧!”

比如说,我告诉这些人不要做这个,不要做那个,因为不合适。例如,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们不要换成公寓,应该让所有霎哈嘉瑜伽士住在一起。但是那些组织者却认为,无论如何还是最好使用公寓。因为他们自认为是很聪明的组织者。但是你知道,母亲说的话很简单,可是其中却是有特殊意义的,你们必须要了解。他们照自己的想法去安排了,于是乎有半数左右的人开始抗议:“我们想和霎哈嘉瑜伽士住在一起,和他们作伴”。于是,他们被安置好了。其他那些是英国人,你知道,他们现在的心境不同了,他们非常宽容,他们说:“好吧!如果我们不能被安排(跟其他瑜伽士住一起),就住在公寓里吧。”就这样,他们待在了公寓里。结果怎样?开始下雨了,一直下雨,下个不停,使得这些组织者无法在事先搭的帐蓬下准备食物,最后他们只好把英国人再换到其他地方去,结果还是和其他霎哈嘉瑜伽士在一起,正好像母亲一开始所吩咐的那样。如果他们早听了母亲的话,就可以即省了钱又少了麻烦,而且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产生。这就是为什么母亲不时地用一些小把戏,来让孩子们了解到他们自己是多么愚笨。

母亲可玩出很多花样来给大家看,而且在生活过程中轻松游戏的态度是很重要的,因为如果她对子女很严厉的话,就会把他们吓跑了。如果祂的作法像其他导师──真正的导师也一样,这些导师过去经常打自己的门徒,又有时候会用绳子把他们吊起来!你无法想象,这些导师是如何对待他们的门徒,有些人从门徒那里拿走大量的金钱,也有些拿走很多的东西。他们要门徒完全的顺服,而且要很卑恭屈膝的。这些导师真是折磨自己的门徒啊!不过母亲是不希望那样做的,所以祂常玩些小把戏来纠正孩子们。

我现在来举个例子,有个导师,他是我在五,六年前认识的,他从圣地阿马尔纳特来到孟买附近的一个小村落,那里住着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然后这位导师的一个门徒也住在那里的,于是就派他去拜访这位女瑜伽士。这个门徒去了,并且告诉她:“是这样的,我的导师想来,他想见锡吕‧玛塔吉女士,而且他告诉我,只有太初之母(Adi Shakti)才能清除我额额轮的障碍。”那位女瑜伽士不太明白,就问道:“你的导师在做什么呢?”那人说:“天啊!不要谈他!”他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要提他的名字,哦!你想象不到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女瑜伽士就问:“那为什么你的导师不打开你的额轮,当然母亲会到来,但是为什么他不替你打开呢?”那门徒说:“不行,不行,他说只有锡吕‧玛塔吉女士才可以做到,其他人都不行。他大约五年前把我送来这里,然后说:“第六年太初之母会到来,祂会打开你的额轮”。真是令人难以相信!这个可怜的家伙正遭受糟糕的额轮的折磨,即便是他的导师出现后他还是在受苦。

于是这个门徒来见我说:“母亲,我的导师来了,他想要见您。”然后我去见那个导师,他脾气很大地坐在那儿,鼻子大出气。当然,我到达的时候,他对我行了触脚礼以及其它各种仪式,然后他问起一个在(礼仪)方面名声很不好的人:“他有没有来,他有没有对你行触脚礼?他的行为表现还可以吗?”我说:“他没问题,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打开他的额轮?”那个导师说:“让他去下地狱算了!我才不去打开他的额轮呢!谁又打开了我的额轮呢?我为什么要去打开他的额轮?”

我就说:“这样不好,我会打开。”他说:“是啦!是啦!你会的,因为你是母亲,而我不是。”说完就进去了,然后他的徒弟告诉我:“母亲!我导师把我的腿绑起来倒吊在这口井上面!整整吊了三天。”我就问:“为了什么事情他把你吊在那里?”那徒弟就说:“不要去问任何人。”然后,那个导师就进来了,说:“对!对!我把他吊起来了!没错!我还会再吊他!”我说:“你为什么要吊他?”那导师说:“他抽烟,因为他抽烟,所以我把他吊在那儿。我说:“抽烟啊!”就把他拉高又降低,来来回回,边拉边说:“看你还抽烟!”──这个导师用这样的方法折磨自己的门徒!

我说:“你为什么要做这么可怕的事情?”他说:“不然你要怎样才能立规矩,我又不是一个母亲,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立规矩,这是我管教他的唯一方法。”然后他接着说:“你继续宠坏他好了,但我还是要用这个方法叫他听话。”我说:“好了,你现在闭嘴,现在别说话,让我把他的额轮弄好。”

于是我用了大约两分钟把他的额轮障碍清除了。我说:“好了,他的额轮现在好了”。然后那个导师说:他有没有答应你他不再抽烟了?”我说:“他没有啊!”他说:你最好叫他答应,否则我就三天不准他吃东西。”我说:“天啊!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导师!希望上帝把这个可怜的门徒从他那里救出来(锡吕‧玛塔吉笑起来)!”

但是,你们要知道,那个人的意思是,门徒一定要恪守纪律,门徒应该完全明白我是导师,那个导师说:“看看这些人怎么做的,他们对你无礼,又给你添麻烦,嗯,还和你嘻嘻哈哈地说笑。而你仍然不说什么。”我说:“我不需要说什么,因为我知道如何纠正他们。”

所以这就是母亲的特质,她能纠正人们的错误,她知道谁有疑惑,谁对她有误解,谁又对她有正确的看法。她什么都知道。如果她什么都知道,她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她对此完全确信,她也不会像那个导师那样害怕某天门徒会行为不端或有其他什么不对,因为她知道如何去纠正。

又有一次我遇见一位男士,他是一位霎哈嘉瑜伽士,他来找我,然后开始向我解释:“母亲,你不知道,事情如此发生……”我说:“我真的不知道吗?你认为我什么事都不知道?”他说:“是啊!母亲,你怎么会知道?”然后我说:“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小时候经常打板球,一直到你进入霎哈嘉瑜伽。”“是的,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说:“我就是知道。”他接受了,说:“好吧!母亲,你对我完全了解,但是我真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但是母亲是(听起来像观世音菩萨) ——母亲是能看见一切的,借着某种方法,她会知道。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的,在现阶段无法解释。如果她想要知道的话,对于你所做的事,她都能清清楚楚地知道。

母亲的第三个特质就是,祂是摩耶幻相(Mahamaya)。祂像你一样说话,一样坐着,行为和你一样,一切事都和你一模一样。而你无法探究女士的深度,她是大幻相!祂用如此巧妙的方式对你施以这样的一些把戏,是你想都想不到的。你认为你自己很好,然后去告诉别人你对母亲的看法,又试着去做任何的事,到最后你会发现祂什么都知道。当你发现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渐渐的你会明白:“祂对我所有的状况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我的一切行为最好要正确才是。”

祂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祂就在你的心轮!祂知道所有你做过的事情,你正在做的事,或是你想要去做的事。那么祂会怎么做呢?不论你在做怎样的错误事情,祂就会使这事情达不到结果。如果你说:“母亲,我现在决定了,要这样做,我就要这样做。”这样不会成功的,你必须把自己真正当作母亲的儿子来判断。

我们曾经在孟买或是其他地方想要些土地,没有人办得到。我们试了又试,都是黑市交易、商业贿赂和腐败的问题。我说:“这类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他们就说:“母亲,那我们要如何实现呢?”我说:“会实现的,别担心。”然后这些瑜伽士就开始说:“她不现实,她这样,她那样……”而大家所说的一切,到头来非常的不切实际。最后我说:“当你们为霎哈嘉瑜伽做好准备,就会得到土地和集体静室。”因为一旦你们开始筹备静室并且有了一些钱财之后,你们会发现各式各样的亡灵都会联合起来把募集来的钱乱搞,然后所有的安排都泡汤,漫无纪律。

这就是为什么要给孩子们一些时间经过犯错来学习,从做错事的过程中,可以学到我们做错了什么,应该怎样去改正。一旦他们明白这个道理,就很容易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他们做错了什么,以及该如何去改正。但只要他们自以为自己非常智慧,只要他们自以为非常友善,那就只好由他们自己去了,母亲会说:“好吧!没关系,就照你们自己所要的去做吧!”

你们要知道,母亲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人们从幻海里救出来,那是很不容易的,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有时要同时提升好几千人的灵量,我感觉就像要举起一座大山一样,真是辛苦极了!但是总的来说那些还没有经过纠正的人,会认为得自觉是在为我效劳,这是人类很常见的想法,他们这种愚蠢的自我表现使我觉得很可笑,他们居然认为他们得自觉是在为我效劳!然后开口闭口都是这种腔调:“我来到这里坐了三天,为什么还没得到自觉?”好像是我的罪过一样!

故此,一个人对母亲的态度要渐渐转变,他要开始想:“祂来这里是为了我的福祉,祂唯一关心的就是我的福祉,祂会用某些方法来使我得到自觉,祂工作得很努力,我必须要配合,我要学会合作,祂所做的都是为了我的好处,我应该设法了解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当发展出这样的态度时,确立一位真门徒就容易很多。

不过,这位门徒和儿子或女儿是不一样的。母亲是一位导师,毫无疑问的,从你出生的时候起,母亲就是导师了。对母亲来说,很难像其他导师那样严苛无情。母亲一点也不可能像他们一样。她无法狠狠地抽打孩子。一切要以你自己的智慧去明白:你应该有怎样的行为,怎样去请求得到自觉,又如何去改变自己的态度。因为假如你过多地想着自己,又爱到处炫耀,这样母亲就会说:“对!对!你很伟大,你真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直到你突然发现你的脑袋上长了两个犄角,变得一无是处。然后,她会说:“好了,你过来吧,你得了这种病,我会治好你的。”所以最好不要做这些事。

一方面,祂愿意竭尽全力把你从一切的麻烦中解救出来,比方说,你有心脏的问题或其他的问题,她会尽心尽力地去解救你,去治疗人的心是不容易的。人们认为母亲治好了我们,没事了,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其实并非如此。当你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有件事会让你意想不到,就是当你试图去治疗别人的时候,你自己会病上三天。去治疗别人是不容易的,那些替别人治病的人,有时候是透过亡灵来完成的。另有一些被亡灵附身的人也会医治疾病,因为他们自己就是亡灵,亡灵会怎样呢?他们治疗病人时,实际上是放了一个亡灵到病人身上,使他变成亡灵的奴隶。这样亡灵附体的人,会成为治疗者或者是信仰疗愈师,或其他的,比如超意识治疗、等等形形色色的治疗师。但是当他们在治疗病人时,你必须要知道,他们是把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放到病人身上去了。其实那些病人并没有真正被治好,他们实际上是把一些疾病放到你身上或是病人的身上。这是非常危险的游戏。

如果一个霎哈嘉瑜伽士想要去治疗别人,由于他不能将别人放置于真空里,这样他自己就会染上这些问题,他也会吸入这些问题。所以我对所有霎哈嘉瑜伽士的建议,就是不要去治疗任何人。你没有必要碰触他人的身体来治疗别人,你要使用我的相片,分发我的相片,告诉人们如何治疗自己。但不要去医治别人,因为你会有问题,因为你不是亡灵。如果你做了,会受到很大的伤害,所以要小心,不要尝试医治任何人,只要使用我的相片就好。使用相片他会建立信心,稳定下来,你也会平安无事。

例如昨天,这里来了一些病人,有人看到就对病人产生怜悯心。正因为如此,他们通通被感染了。你们不需有这种怜悯心,难道你们的怜悯心会比我更多吗?不需要把病人带来这里的。不需要这样做。但是他们都受到了感染,所以你们不必带任何病人来见我,这不是正确的做法,千万不要带任何的病人来。如果碰到有病的人,你们自己不要去碰他们,只要告诉他们:“母亲会照顾你们,我们不用说什么,这是相片,你们必须用相片,用相片来进行治疗,这样就会痊愈了。”

否则发生在你身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心轮会受到感染,因为那不是你的工作,你不应该去做的。如果你试图治疗别人,实际上有时是因自我驱使你认为在这时你应该治愈人。当你试图通过自我去治疗别人时,你便会有麻烦,不是说你不能医治别人,你是办得到的。但是你必须达到那样的水平才行,当你试图治疗一个人时,你不会变成具有超意识的人格,也意味着你不会因而变得自我取向。但是,很不幸,那些去医治别人的瑜伽士都是出于自我,到最后,无一例外,通通都离开霎哈嘉瑜伽,成为灵媒,真是可怕的人。当他们打电话给我时,我感觉好像有毒药灌进我耳朵里一样,他们的可怕是你们无法想象的。

故此,得到觉醒的人不要沉迷于医治别人,这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你的心轮中部会受到破坏。在一个充满恐惧的国家里,人们的心轮中部很容易受到感染。另外还有些事情令人产生恐惧,令心轮受损。比方说,去看假导师的书,或是读某些内容令人震惊的书籍,就像有些人看有关灵量的书便害怕(锡吕‧玛塔吉大笑),因为他们非常害怕灵量!阅读任何会令你感到惊恐的书籍,也会使你的心轮变得非常虚弱,充满危殆不安。

心轮中部的两边,一边是母亲方面,母亲的兄弟是毗湿奴(Vishnu),祂又降世成罗摩(Shri Rama),在我们的心轮右部,代表那照顾孩子的父亲。故此一边是父亲,一边是母亲。虽然父亲和母亲是两个方面,但母亲亦是父亲的妹妹,而父亲亦是门徒的舅舅。你们都知道,舅舅比父亲更伟大。这位舅舅就是锡吕·那罗延(Shri Narayana)的化身,祂照顾受母亲保护的门徒。祂给予孩子们对父亲特质的理解。因为在这阶段,人们还未认识父亲-全能的湿婆神(Shiva)。故此舅舅便照顾孩子,直到他们长大能面见父亲。我们也可以说,帕娃蒂(Parvati)、乌摩(Uma)或德维女神(Devi)来到母亲的位置,驻守在心轮中部。在那里,祂的兄弟照顾着女神的孩子,当女神给孩子自觉和重生之后,舅舅便会照顾她的孩子,帮助孩子们建立对父亲的安全感。

每个人的心轮右部都代表“父性原理”,父性原理是很重要的,如果心轮右部受损,或有些毛病,就会得哮喘病。哮喘病的成因是因为心轮右部受到伤害或是和这个能量中心的其他组合引起的。在孩童时期,哮喘病是很普遍的。因为小孩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有问题,对父亲的了解程度,或你自己的父性原理有问题,都会有哮喘的麻烦。因为这样你必须去问那练习者,到底有怎样的父亲。有位先生来问我:“为什么碰到我的人都问,我的父亲怎么了?每个人都问,我的父亲是怎样的,和我的关系怎么样?”事实上,每个感到心轮右部有问题的人,他们得探究父亲方面的问题,因为父亲和父性原理都在心轮右部。如果心轮右部受到损伤,且父性原理有问题,就会有哮喘以及其他许多问题,我现在不想展开来说。但是你会理解一个没有父亲的人,是多么的缺乏自信心,以及他会如何行事,又有些人不知父亲是谁,这些人会变得非常任性,放纵而任意妄为,或者是私底下却放纵无度。

失去父亲的人是没有或缺乏纪律约束的,他们缺乏父亲给予他们的纪律,或者这些人常生活在悔恨和不快乐的情绪中。他们会对自己的孩子极度的严厉,再不然就是过度的宠坏孩子。可能是任何一种方式,所以有两种反应要不就极度溺爱,要不就过于严苛,可能是任意一种。或者他可能在童年时受到严厉的管束,老年时反而会挥霍无度,这是一种很不平衡的人格。

因此那些没有父亲的人要知道罗摩(Shri Rama)是他的父亲,他不用为任何事情担心,罗摩用一支箭就可以杀死任意数量的敌人,不论是父亲不在或是去世或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他都完全不需要害怕。相反,如果父亲已过世了,你最好告诉他不用担心你,你很好,从而让他得享平安,让他去转世投胎而非被束缚于这个世界。

这就是关乎心轮右部的。心轮左部是母亲,是你自己的母亲,无论是谁都是这样的。这是母亲原理,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你的母亲对你非常不好,或是态度荒谬可笑,或是母亲和你之间的关系极差,那么内在就有显示会让你知道左心轮出了问题。

所以这两点对人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位霎哈嘉瑜伽士能够确信:我有一位父亲和母亲,全能的神就是我的父亲和母亲。那很多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但在霎哈嘉瑜伽里,光想是不行的。就好像你坐在车子里只是想,我要去康纳特广场,这样是不会到达的。你必须采取行动。在霎哈嘉瑜伽也是一样,你必须要有行动,去清除各轮穴中的障碍,使灵量提升得更高,并且维持不落。在霎哈嘉瑜伽里,你怎么想并不重要,根本不重要,你可能这样想,你在霎哈嘉瑜伽里表现很好,很不错,但不是那样,关键点是你的灵性升进实际上到达的程度。就像我所说的,你不能光坐在车子里想想就完事了。同样,你要运转这台机器,就必须确保你能完成所有这些操作。否则只是谈论霎哈嘉,思考霎哈嘉,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是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这些都毫无意义的,重点是你如何把霎哈嘉瑜伽彰显出来。极少人能明白这一点,极少极少的人认识到必须把霎哈嘉瑜伽它彰显出来,而不只是从早到晚说个不停。

即使我现在跟你们讲话,我也在打开你们的心,打开心轮,我一直不停地在工作。即使在说话,也是在打开(你们的心),正在工作,等到演讲结束的时候,你们会发现心轮打开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知道怎样去做。当我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你们的哪个轮穴感染了,出现了什么问题,然后我抓住所有问题的关键处,触及到那个轮穴并尽力把它打开。

就应该是这样的,即使在说话的时候,也能发生作用(karyanvit)。或者你很安静,举起手来,也会起作用。不管你做任何动作,都能发生功效。即使是看人一眼,也能起作用。而不是含糊不清地闲聊着有时候我们对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

人类最大的恐惧是他们认为自己犯了很多错,犯了太多的错误,永远得不到自觉,他们将难逃厄运,将会下地狱。这不是真的,根本不是真的,如果他们自己不想下地狱,那没有人会去的。如果你自己想停止堕落,你是能办得到的,现在时机已经到来了,你们将会得到祝福、永恒的祝福。

愿神祝福你们。

通过今天我给你们的讲话,你们应该了解到信心的重要性,不是通过说“我有信心”,因为当你表面上说出来实际上是自我取向的表现。而是当你要通过生命能量来说话,这样才是真的有信心。

愿神祝福你们。

今天很抱歉我得去吃晚餐了,不能和你们一起度过更多的时间来让你们触摸我的莲足,因为昨天我的兄弟回家吃晚餐,然而我一直待到11点钟,于是他没吃饭就走了,今天他又来了,所以今天我希望你们可以允许我去陪我的兄弟,毕竟有时候我也需要照顾你们的舅舅(笑了起来)。

愿神祝福你们!

明天我会和你们谈谈喉轮,这个讲座会在六点半准时开始,我希望我们可以在六点半准时开始活动,这样对我来说会方便一些。明天六点半准时我们开始讲座。

(母亲又用印度语讲了几句话)。

那些不遵从我的人会受苦。而你们不应该这样,一旦我说过了什么,无论是什么,你们都要遵从,为什么会有困难呢?遵从有什么难处吗?你们只需要尝试去遵从,然后你们就会发现,这种顺服给予你们真正的信心——顺服,只是去顺服,尽量尝试这样,这非常简单,然后今天不行触脚礼也没关系,对于印度人来说这是很困难的,但是如果在英国,如果我让他们行触脚礼,他们会拒绝并说“你是谁啊”(锡吕·玛塔吉大笑)你们笑他们,他们也会笑你们,事情就是这样,所以今天你们就变成英国人吧。

非常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