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婆神崇拜

(New Delhi)


Feedback
Share

湿婆神崇拜

印度德里 1983年2月11日 我很高兴你们全都能适应 这狭小的空间 当有爱和体谅 小小的空间能容得下很多心 不过 没有宽宏的心 不管你拿到什么 都是不足够的 今天 我们要敬拜我们内在的 ShivTattva 即湿婆神原理 对所有霎哈嘉瑜伽士 这是很重要的 因为湿婆神是我们 最终要到达的目标 湿婆神是我们灵的代表 所以成为湿婆神是一切的最终目标 其余的都已被创造 就如毗湿奴原理(Vishnu tattva) 和梵天婆罗摩(Brahmadeva) 只为创造人类 令人类进化 最终带领他们到达湿婆神 这是最终 但人类却过分牵扯入 梵天婆罗摩原理 因此即使要进入 毗湿奴原理也有困难 他们牵涉入创造我们的五大元素 即我们内在最外围的存在体 所有轮穴都有最外围 我们可以说这只是运送工具 在霎哈嘉瑜伽 最根本 最重要的欲望是要成为灵 作为霎哈嘉瑜伽士 我们要内观自己 我们是否有这份欲望 又或我们仍在很多其他欲望间徘徊 最大问题出在脐轮 不管是东方或西方 有些人仍渴望追寻基本的食物 这是很令人诧异 即使在霎哈嘉瑜伽 脐轮 接着 仍有一些人对财产 和金钱很有意识 当他们成长得越来越精微 但不执着不依恋 仍未能在他们内在发展 它变得精微 当你长得越精微 执着就变得越精微 很难走出来 特别是那些在霎哈嘉瑜伽成为领袖 或很接近霎哈嘉瑜伽的人 他们常常受到袭击 袭击或许来自 他们的丈夫 妻子 兄弟 姊妹 儿子 孩子 类似的人 情况变得更坏 因为这类受袭击的领袖 他们想用微细琐碎的事物 令神祇不高兴 我们要理解 有这些言行是因为 你已经变得更精微 升进得更高 那么很自然 负面力量就来袭击你 前线常常受到袭击 不是在后面的人 在前线的人常常受袭击 因此 他们对自己的言行 要非常小心 若有狡猾的人 他会变得狡猾 精微地狡猾 他的行为不谨变得相反 他的狡猾会变得更精微 若他是吝啬的家伙 会变得精微地吝啬 若他是自我中心的家伙 会变得精微地自我中心 要摆脱你内在这些事物 你要走向另一面 例如 若你是吝啬的 就要非常慷慨 放弃你拥有的一切 不要计算 不要谈钱 不要担忧钱 若你是很浪费的花钱 过份沈迷 就要有相反的行为 除非你能与这些行为并列 不然你是不能摆脱这些事物 就如若你脾气差 就要变得温和 若有人打你 没问题 不管如何 你也说没问题 你就是这样摆脱你 那些越来越精微的习惯 还有另一方法处理 要保持警觉 当你有警觉性 开始把自己 与你的习惯分隔开 你就能明白为何有这样的行为 噢 我明白 我认识你 十年前 在我有自觉前 我知道先生你是这样的 与这些行为并列比较 并抛掉它 就如负面的 偏左脉的人 不管你为他做什么 他都会变得越来越精微 忽然 若是女孩 她会毫无原因下哭泣 感到悲伤 若是男孩 他会想 分析 精微地 变成霎哈嘉瑜伽的分析师 他们要做的是站在相片前 看看反映 这是另一个已死的人 为此开开玩笑 或向它叫喊 按情况而定 若它是富挑衅性 最好是开它玩笑 因为它是愚蠢的 若是专横的家伙 就向他叫喊 你想怎样 为何要这样专横 所有这些事情 你要明白 都令你离开实相 你的存在体要得到洁净 只有得到你的帮助 我才能做到 很多人说 母亲 你是全能的 对 我的确是全能的 我能成就万事万物 唯一我做不了的是我不能 压制你的自由 这是事实 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 当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 你要自己跨越 若你自由的进入内在 我就会赐予你所有福佑 若你想留在外面 我不能用枪指着你 要你走进内在 不 这不是成就事情的途径 霎哈嘉瑜伽士面对一个障碍 就是他们必须知道 每时每刻你是自由的 很自由 就面对负面力量而言 你越自由 你的情况就越差 就如有四个人围绕着你 他们会先受到袭击 很自然 你能明白前线是最先受袭击 不是站在背后的人 虽然根据法规 袭击是来自背后 因为所有可怕的 负面力量应来自背后 但他们很聪明 他们知道背后的人 有时会离队 不用袭击后面的人 他们尝试袭击前线 那些以为自己掌管负责的人 要非常小心 小心自己的言行 小心他们该怎样负责 怎样把事情做好 若他们在精微层次 仍保持旧习惯 或他们只是与它对抗 小心是很重要的 你就是要这样明智的管好自己 一旦你变得不执着 在思维层面 从这些事物中抽身而出 我就会在灵性层面照顾你 在思维层面 你要有逻辑的结论 我要对抗这些荒唐的事物 我要对我内在的荒唐保持警觉 湿婆神原理是纯真 绝对的纯真 它很有力量 极之纯真 要达致它唯一的秘诀是取悦 只是取悦 若你取悦湿婆神 想取悦祂的可能是恶魔或是什么 祂会赐予各种本愿 对恶魔 祂只会 赐予长寿 但对圣人 祂能赐予Satchananda的状态 即使祂赐予什么给恶魔 我们都不应有任何质疑 祂能给你长寿 那有什么关系 即使他活上千年 亦不能得到什么 他永远都不能得自觉 对圣人 祂赐予从灵而来的 永恒长寿 这是湿婆神原理的福佑 而毗湿奴原理 祂给圣人升进 给圣人智慧之光 让他能看到 能明白集体意识的一切 而对恶魔 祂赐予死亡 祂杀戳 对不大有深度的人 他们只是看到表面 为何湿婆神把长寿 赐予恶魔 这就是这两位神祇不同的性格 例如 若恶魔想长寿 他找湿婆神 以赞美祂来取悦祂 向祂唱歌 请求祂赐予福佑 为祂行苦行 谈湿婆神的纯真 他因此得到长寿 有时 这些恶魔在地球上比在潜意识里好 他们可以很可怕 他们能聚集一些亡灵 来折磨人类 所以最好还是把 他们放在毗湿奴的注视下 祂更能在这里管好他们 比把他们送进潜意识好 湿婆神与毗湿奴的风格截然不同 你必须有各种风格 因为你也知道 人类有很多排列组合 若你只有一种风格 又怎能应对另一风格的人类 毗湿奴的风格是 若你想玩把戏 祂会使计谋 纠正你 例如 霎哈嘉瑜伽士 祂不感兴趣 毗湿奴 除霎哈嘉瑜伽士外 祂对任何人都不感兴趣 若有霎哈嘉瑜伽士想耍花样 例如他想喝酒 好吧 祂说 喝吧 他喝酒后就生病了 他的车子故障或他被人侮辱 有些事情发生在他身上 他重重的受罚 他说 噢 天啊 我做了些什么 这是毗湿奴原理 湿婆神则相反 你看看 湿婆神的风格是这样的 若你喝酒 祂只会从你的心消失 那么你就有心脏病 死掉 祂也杀戳 正面直接的杀戳 祂肯定会杀戳 另一种方式是后退 若湿婆神消失 你怎能存在 此其一 其二 生来已经拥有湿婆神原理的人 就如我们的 Saina — ShirdSaina 或类似的人 甚至Devis(天人)有时也会这样做 他们喝掉全世界的酒 全世界的毒药 就像湿婆神这样做 当Saina 发现很多人 抽烟草 他抽光全世界的烟草 他想抽光在马哈拉施特拉邦 所有的烟草 那么就没人能拿到烟草 这是湿婆神的风格 祂吃掉全部的毒药 吸收所有毒药 祂能应付最困难的事情 处理应对事情是透过脑袋 因为宇宙大我(Virata)在我们 脑袋里 透过我们的脑袋行动 所以祂向你使计谋 这样做对我们很有感染力 因为我们能看到祂杀掉某人 我们因此想 母亲 你很好 已经惩罚这个人 湿婆神原理带给你通常 你不会看到的问题 却能像这样短时间内把问题解决 就如心脏出毛病 湿婆神原理薄弱的人能 患上全世界所有不治之症 没有人在杀戳 但每分每秒 他却在受苦 湿婆神就是这样纠正人 一旦唤醒我们内在的湿婆神原理 我们的先后次序就会改变 我现在看到来的人 例如 从西方到印度的人 他们的优先次序改变了很多 但他们仍未有应有的改变 他们当然比未有自觉的灵 好上千倍 但他们仍然颇依恋物质 依恋金钱 必须要破除依恋执着 人们仍不对劲 仍未有警觉性 给你一个很粗浅的例子 我告诉你 有个男士来 有人告诉他 要为崇拜付十一卢比 他说 原则上 我们不应付钱 我是说 你只是付…即使按情理 你应支付食物和住宿的费用 不是为崇拜而付费 另一方面 他们看不到 母亲为我们额外付出很多 我们因此才不用付什么 就是没有发现 就像数天前 我说 人们现在要求我为这个付钱 接着明天他们要我为他们付房租 就是这样 就是这种境况 从前在伦敦 当我建立集体静室 他们要求静室有各种器具 我支付房租 支付一切费用 最后 他们说 我们没有熨衣板 请送给我们 从这个例子看 现在并不太坏 我是说 当然 仍然 若他们要付五卢比出租车钱 他们会想 噢 我们要付的士钱 应是母亲付的 若我为你要到Haridwar(印度城市) 而付七至八千卢比 那就没问题 很好 没有人想知道 母亲是怎样为我们付出 这很令人惊讶 你对这种情况抱 怎样的态度很困扰我 取悦应出自真心 例如 若你想买礼物给你的朋友 你不会介意花点钱 但为崇拜而付出 你却反对 因为要洗衣服 你要付费 我是说 我见过洗衣服的账单 我很惊讶要花那么多钱 一说到二十一卢比 就牵涉原则 试想像 看看 若你看看这种情况 你会对自己很震惊 这显示尽管如此 你已有自觉 看看这份慷慨 这是非常 非常 你看 很粗浅 这是很粗浅 必须摆脱对这个 粗浅生命的依恋执着 普通的村民更能理解 因为他纯真 他纯真 因为你不纯真 这就是为何你从思维层面 看一切事物 你以为 我们已经付了多少钱 付这个多少 付那个多少 但纯真的村民 即使他只有四毛钱 也想出一分力 母亲 我只有这一点钱 圣经里有个寓言故事 就是这样 我们要看到我们的不执着 从最基本层次的金钱开始 你不需要有很多朋友 有什么需要给钱任何朋友 为何要有这些朋友 除了湿婆神原理 你还需要什么朋友 试想想 没有神 你的生活会怎样 所以要开始不依恋执着 先后次序要改变 你要知道神是你的朋友 你的父亲 你的母亲 你要敬拜神 没其他了 Tana, mana, dhan(身体 思维 财富) 一切都是为神而设 当然 我不要你给我什么 你是知道的 我们就是要有这种态度 所以首先 我们要有这种态度 当然 在霎哈嘉瑜伽 你有极大的优势 以这种态度行事的人在物质上 得到很大的帮助 你立即能找到证据 证据就在这里 没有这样做的人在受苦 证据就在于此 我必须给你一个例子 一个金匠 我要他为崇拜铸造一点器皿 我给他很多黄金 给他一切 但他仍然很愚蠢的想从中取利 他患上癌症 后来死了 我什么也没做 但我知道他谋利 我全都知道 我知道很多事情 我没有对他说什么 什么也没说 甚至提也没有提 他却因生癌而死 他不再存在 因为湿婆神原理消失 这是为崇拜而打造的器皿 圣人们的钱 要打造一些器皿 他不应这样做 证据就在于此 那些认识他的人也吓了一惊 噢 天啊 至少现在我们不会再这样做了 那些已经把金钱交托的人 不是我拿取他们什么 或我要求你们给我什么 我是说他们的态度不一样 他们走出去赚钱 很富有 他们这样做很好 全都妥当 得到那么多福佑 — 得到一切 这是第一个脐轮 我们要开始把湿婆神放进去 每一种执着都可以 用湿婆神原理来责难 因为湿婆神原理像钻石般光亮璀璨 仅仅是透过唤醒灵量 透过我们的警觉性 每一个琢面都能清洁干净 之后 我们能看到 自己还有其他执着 这是友情 同情心 友情 我们往往同情 有需要的人 同情类似遭遇人 你没有同情心 曾经折磨很多人 另一种情况可能是你恨某人 你爱某人 诸如此类 不执着是你既不恨人亦不爱人 你把它交给神 就是这种不执着 你交给神 神啊 请你决定吧 我不会论断 我唯一用来论断评价 他们的就是灵量 我唤醒他们的灵量 若它成就得很好 那就好 若不 也没问题 我们把自己分隔开 从论断别人的责任分隔开 你只用灵量来论断 若它成就到 好 你像晴雨表 或像能治病的机器 并不牵涉其中 那种个人生活和个人关系的牵扯 像与母亲 姊妹 兄弟的关系 你涉入 每种荒唐的关系 例如 若你的母亲不妥当 你必须看顾她 看到她妥当 这很重要 母亲必须妥当 若她不妥当 你就要告诉她 我不会吃你给我的食物 就这样 你取得生命能量 好吧 你告诉她 你最好得到自觉 不然我就与你毫不相干 我只会来看你 与你说话 再走开 向她展示你这份不依恋 你要坚定 你必须治好你的母亲 这很重要 因为母亲是霎哈嘉瑜伽的一部分 这很重要 我见过很多人 就是不懂怎样抗拒 你要反抗 一个接一个的反抗 因为这是你能为你的母亲 做的最了不起的事情 你还能给她什么 除了纠正你的母亲 你给全世界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你要让她能有更好的生命 更永恒的生命 属神的生命 接着你的妻子 你的妻子是很危险的境况 若你的妻子是负面的人 她不停把一些偶尔能影响 你的事物放进你的脑袋里 你会很惊讶你怎样 从这些事物悄悄溜走 你怎样说这些事物 你为何应该这样做 为何要这样做 你要告诉妻子 你要检点 要令自己妥当 不要做什么 这是没有妥协 你在这间房间 我会在另一间房间 你要好起来 我不会帮你 因为这样是更危险 因为你也知道 若女人受感染 根轮就会染上很严重的疾病 所以你要对妻子严厉 要改造她 要告诉她 我不会吃你给我的食物 我什么都不会做 我不会与你谈话 我会睡在另一个房间 你最好不要碰我的衣服 若你不听我的话 我就与你毫不相干 我是你的丈夫 不管我跟随怎样的dharma (丈夫的本份) 你都要跟随我 若你不想听我的话 我就与你毫不相干 妻子也能以同样的态度对待丈夫 大家的分歧逐渐浮现 某程度上令他明白这样不能带来爱 很久以前女人就是这样纠正丈夫 现在 当然 若你给女士什么 她们都会很高兴 即使丈夫有情妇 只要他给妻子钻石 她就不会在乎情妇 但印度仍不接受这种情况 我见过 西方却没人介意 若丈夫有十个情妇 不要紧 只要他仍给你钱 好吧 没有人会介意 这是很有趣可笑的境况 妻子的亲人 母亲的亲人 丈夫的亲人 很亲近的亲人必须要改正 孩子必须受监管 你不应容许孩子走向错误的事物 若他们做错事 不来霎哈嘉瑜伽 你就有责任 你应说 若你不接受霎哈嘉瑜伽 我不会给你钱 不会为你做什么 我不想见到你的脸 除了神外 你还能给孩子什么 你能这样做 你们全都能这样做 但你们要知道 我却不需要这样做 很多人说 母亲 你丈夫还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这还可以 我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带他来 我知道什么时候带我的孩子来 因为若他们都来 每个人都会说 他们已经建立一个家庭企业 只要他们不在霎哈嘉瑜伽 这样很好 特别在印度 最好是若他们反对我 我就让他们在外 我的兄弟 试想想我的亲兄弟 我的…我是说 他们极之尊重我 这是毋庸置疑 即使是我的兄弟也说 感谢天 你现在留在我的房间里 那么我就有很好的生命能量 你觉得我的生命能量怎样 他就是这样说 但他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我已给他们全部人自觉 万事俱备 除了他们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不然他们会掌管金钱 你要明白 你拿到什么钱 现在出现的是 这是我们的钱 全是问题 这些亲人在四周 你不知道 有人会来说 锡吕‧玛塔吉这样说 噢 是锡吕‧玛塔吉的女儿这样说 就会变成这样 我不想有这种压力压在头上 这是最佳途径 我希望我们的政治家明白 永远不要有亲人在四周 这是最佳的管治之道 若你让你的亲人在四周 就永远不能做正确的事情 即使你做了正确的事情 也会被你的亲人弄糟 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必须知道 你不应因为要帮助你的亲人 而让他们某程度上利用霎哈嘉瑜伽 就如你是霎哈嘉瑜伽士 你带你的母亲来 让她坐在我面前 你要先改正她的生命能量 令她妥当 才带她来 改正你的父亲 改正你的母亲不是母亲的责任 是你的责任 当他们妥当 就如你带花朵给我 带你的亲人来 他们是代表 你的家庭给我最好的礼物 这样做比我 要洁净好得多 若他是霎哈嘉瑜伽士 他上下三代人 各方面都会得到医治 就如玛让我这样做 他们要明白 要摆脱家庭的束缚 情绪的不平衡 情绪的问题 唯一的方法就是 接受霎哈嘉瑜伽 就如我所说 有些人不应来 霎哈嘉瑜伽 我的丈夫 我的女儿 我的亲人 我不会让他们来 若有这类人 你也不要让他们走近霎哈嘉瑜伽 你要有这份明辨能力 虽然我的亲人都是正派的人 极之正派 很好 自尊自重 很有品德的人 但他们不在霎哈嘉瑜伽 因此你们没人能说某某人这样说 必须是母亲这样说 必须要不执着依恋 但要花点时间 特别是印度人 他们每时每刻都担忧自己的孩子 自己的母亲 自己的父亲 不停的担忧 看看多年来 我的儿子 我的女儿 我的父亲 每时每刻 现在 透过神的恩典 不知何故或不管是什么原因 透过霎哈嘉瑜伽 很多人已经摆脱了他们的责任 他们现在已经安顿下来 因为你有自己的责任 要把这份不执着带给来 霎哈嘉瑜伽的人 就是我们来这里是 要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福佑 以这份自豪 我们会得到祝福 你要在家庭里 好吧 你想得到霎哈嘉瑜伽 就得到了 但不要勉强他们接受霎哈嘉瑜伽 但你能勉强霎哈嘉瑜伽接受他们 这个阶段已经到来 你要向他们谈霎哈嘉瑜伽 开始时 我常常说 不要与他们谈 但没用的人 若不能把他们带到霎哈嘉瑜伽 就告诉他们 你对霎哈嘉瑜伽不好 最好不要问 接着他们会来 有些人你要以 完全不同的态度来应对 你没有能力 你不好 你太物质主义 这个人就会说 我会证明给你看 这些不执着 全都在脐轮 它会提升到你心轮的情绪方面 接着你要不再有执着 即使是某种我们以为是集体的集体 我称呼的亡灵兄弟会 不是集体 所有无用的霎哈嘉瑜伽士 常常都会组成一个群体 他们对任何合情理的事情 都强烈反对 他们亦会什么都有意见 本应完全没有意见 没有二择其一 因为湿婆神是绝对的 祂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只要照做 静观就可以了 这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替代方案会是次好的或次次好的 或许一无用处 湿婆神原理是没有替代方案的 我给你一个例子 我告诉德里人 你要与外面的人 一起统筹一个七天的户外活动 这很合理 因为我知道要下雨 雨可以停 雨是为其他村民而下 我们不能只为霎哈嘉瑜伽 而要雨停下来 当然 霎哈嘉瑜伽是重要的 所以我说 让他们与其他霎哈嘉瑜伽士一起 现在他们开展替代方案 只在想 他们不会感到舒服 我是说这很好 但在另一层次 他们与 霎哈嘉瑜伽士一起不会感到舒服 另一层次 我们要理解 若母亲这样说 就必须要照做 不管说的是什么 即使她说 你要杀死某人 你也要照办 就是要这样 到这种程度 保持在最高 若她说 你要死 你就要死 若她说 好 你说谎吧 来吧 我会说谎 就如罗蒂说 什么是我的punyas(美德) 什么是我的papas(缺点) 我是他的妻子 不管他告诉我什么 我可以怎么办 这是湿婆神原理 当它得到唤醒 你看到它 至少在我身上确认湿婆神 它看到这是湿婆神原理 它明白 因为当你在湿婆神原理 你不会犯任何罪孽 你是无罪的接受霎哈嘉瑜伽 当你是灵 你是无罪的 你没有任何罪孽 例如 人类的理解是 若湿婆神让人死 那是罪孽 为何要离开任何人 这是罪孽 是吗 一般的理解 会认为湿婆神离开人 令人死是种罪孽 例如 有个女士死了 她留下她的孩子 我们就会为此责怪湿婆神 看看现在 你离开 这些孩子就 没有母亲或没有父亲 或有类似的责难 因为湿婆神是没有罪的 不管祂做什么都是无罪的 所以不管你做什么都是没罪的 再没有罪孽这个概念 因为犯罪的是你的自我 自我犯罪 若你没有自我 就没有罪孽 因为你什么也没做 你在Akarma 就如太阳照耀大地 照得很猛烈 人站在太阳下 就会被晒伤 这不是太阳的错 太阳照耀大地 这是太阳的工作 不管什么是湿婆神的工作 祂就要去做 祂并没有罪 是我们思维令我们想 这是罪孽 这不是罪孽 当我们有自我 我们就在犯罪 若你问老虎 当你吃掉牛时 你在犯罪吗 牠会说 我从来不知什么是罪孽 不知道什么是罪 这是一些传教士从村庄走出来后 说的故事 你要明白 可怜纯真的村民 他们起来感谢他们 他们说 感谢神 当你来 你告诉我们有罪孽 我们以前不知道什么是罪孽 纯真的人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罪 因为灵是纯真的 它没有罪 它遵循其他纯真的源头 纯真的人没有罪 对湿婆神而言 不管祂赐祝福予 恶魔或圣人 祂都没罪 祂没有罪 因为祂是Bholena 祂是超越罪孽 不管祂做什么 祂是超越罪孽 因为自我不能包裹祂 没有自我 因为我们有自我 我们犯罪 一旦没有自我 我们已不再在那里 那么谁在犯罪 当我们不在那里 谁在犯罪 湿婆神不能犯罪 我们就是湿婆神 所以我们不能犯罪 所有思维层面的替代方案 都是错的 我给 — 不管我说什么 立即会有十个建议提出来 我试过向你玩这些把戏 因为你惯于开会 我因此说 好吧 阿森 你有什么意见 因为不管如何 主阿森在这里 必须询问他 接着我问阿华 再问阿木 问所有人 你们现在要说什么 他们都说出自己的见解 若你看到上天神祇的会议 没有提议 不用二择其一 祂们对你母亲的意见没有异议 没意见 绝对的 是绝对的 没有人向我提意见 从不提意见 没有问题 他们不听你的话 不听任何人的话 没有问题 这种和谐 完全顺服听话 他们的质量不单是固定的 有人告诉他们 你要这样做 他们就照做 这就是分别 他们尝试 有时它看来 你要明白 若我说妥当 你往这方向走 就能找到那个地方 但你却找不到 那么你就会说 母亲 你说往这里走 所以我们往这里走 却找不到教堂 我没有说你会找到教堂 我只是想看看你有什么想法 我在告诉你我的把戏 好吧 要小心 我会告诉你们 往这边走 你们找不到教堂 很抱歉 我不应告诉你 或你原本不该往这里走 但这不是事实 我必须告诉你 不是真的 我想看看你怎样说 现在 若你聪明点 你会说 我到过哪里 找不到那地方 但我看到其他 母亲 你就是为此派我们到哪里 我现在知道你为何要我到哪里 就是这样 我知道他是 霎哈嘉瑜伽士 但若你说 噢 我到哪里是因为 我以为我会找到这个东西 但它却不在哪里 你派我去 是你派我去的 就这样 若你这样说 它就发生 或我的确有这样说 毫无疑问 我想说我只是向你玩了个小把戏 因为你的母亲其中一个本质 是Mahamaya(大幻相) 所以要小心 你怎样作出反应 对我很重要 我因此能看到你的程度 这是评价判断你的其中一种方法 对村民而言 却是另一回事 若我告诉他 现在 若你想我到村庄 坐牛车去 我会照办 但途中有沟渠 我会掉进沟渠里 他因此会说 母亲 很抱歉 你跌进沟渠 我本可以避免这样 他承担起责任 承担起一切 因为你要求 所以我要以这种方式来 但若我小心点 本可以避免这样 你知道 这就是分别 不要责怪任何人 人性是把责任推在别人身上 最好是推在母亲身上 但若你这样做 就会失去所有的美德(punyas) 责任在于我 我必定是犯了一点错 我必定是在某处犯了一点错 或许母亲想我从中学习 每一次你做了什么 我就告诉你什么 只为让你从中学习 我不需要学什么 若你以为我要学什么 你现在知道 你要学习 若你明白 就能建立一种不执着 顺服委身 你会很惊讶自己怎能免除很多 荒谬的头痛事 卸下身上的重担 若你明白整个玩笑 整个工作 整个戏剧是母亲创造的 我只是玩耍于其中 就是这样简单 我们就是要理解 享受就在于此 不是在判断或找寻另一些选择 你试试吧 试过的人都很享受 很多事情 每一刻 我都会给你例子 以葛雷瓜为例 上次我到他的家 因为他的妻子 他折磨我 她什么时候生产 她会生怎样的孩子 谁会与她一起 从早到晚 他只有这个话题 好吧 我说 要做一点事 你可以与这个女士一起 接着 我怎样到印度 我是说 我 很重要 那时候 他并未意识到 他以为这样做很重要 最后在我离开前 我告诉他 葛雷瓜 这次你很烦扰我 但还可以 他说 很抱歉 之后有天 他打电话给我 我的妻子要做人工流产 她在医院 有没有机会保住孩子 我说 不用在意 你回到医院 她会没事 他到医院 说 这是奇迹 她完全没事 没有任何问题 她完全妥当 就如他告诉我 这进了他的脑袋 噢 母亲会照顾我 我为何要担忧 为何要担忧 此其一 孩子早产 他来找我 我再次说服他 我说过什么 做过什么 你们都知道 就是我照顾你 但当你把责任担起 开始想着这些责任 我就帮不上忙 所以你只要知道 把它交给神 全都是为你好 为你的hitha 一切都是为你的hitha 不管是什么 有时我要向你叫喊 有时我要 纠正你 有时我要告诉你 不要来这里 有些人触摸我 令我感到极糟 我因此说 你不要来这里 不要站在我面前 离开这里 这样才能帮助他们 若他们站在这里 亡灵就不会走 因亡灵想找我麻烦 若你明白 就会完全不执着 会知道这是为我们好 为我们的福祉 我们要取悦母亲 若我们令她不悦 我们就会完蛋 要明白这一点 你需要的是 不是年龄 不是位置 不是学历 什么都不是 只要有智慧的脑袋 有深度的个性 我见过很年青的人很敏锐 他们的父母却很愚笨 绝对是愚笨的人 你只要用有智慧 有深度的个性来做 这是你要发展的个性 只有黏贴着湿婆神原理 才能发展这种个性 湿婆神原理 是实质的东西 是湿婆神 Achara 它不会转移 绝对的 不是相对的 完全不是相对的 它不与什么有关连 绝对的 它给你深度 这份深度要安顿下来 走进更深 湿婆神是你的导师 导师给你吸力 直走至更深的吸力 这很重要 我希望 透过今天的崇拜 能令你安顿在 这伟大的湿婆神原理里 让你的注意力 你的注意力每一个粒子都 填满闪亮和喜悦 透过湿婆神原理的祝福 我祝福你们 愿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