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辰崇拜 澳州悉尼 1983年3月21日 克服六个敌人 Sydney (Australia)

寿辰崇拜
澳州悉尼 1983年3月21日
 
今天能在这个吉祥的日子与你们一起,能与证明是好的霎哈嘉瑜伽士,灵性上进展极之快速的澳州人一起是极之棒的。我能与我的孩子相聚在这里,令我极之欢愉喜乐。你也知道,除了我亲生的孩子,全世界都遍布我的孩子。我们要想到今天远离我们,千里之外的人,为他们灵性上的升进向大能的神祷告。我们只需要祷告祈求我们灵性上的升进,因为一旦你升进,就能得到其余的一切;没有升进,就得不到你需要的。这就是为何出问题,即使是今天,来崇拜前,我也要解决一些问题。若你们都决定要有灵性上的升进,就只要接受一切,一切神洒在你身上的祝福,令你成为祂伟大天国的子民,在那里,你不再受评判,不再受指责,亦不再受测试,你只会在神永恒的爱和荣耀中。
 
十年前,我不会相信,十年间,我能有这样的成就。我们不应以其他虚假的导师来判断霎哈嘉瑜伽的进展。即使要创造一位圣人,他也要经历上千的生命,很多人已经成为先知,对你这是件大事。让我们忘记我们内在有什么凹痕,我们要知道自己是先知,这个假设要确立 — 就是你们都是先知。若你能承担你是谁,会变成什么,就能散发神的荣耀。就如开的花朵,香气自动的散发流动。只有人类有自由甚至不去承担,不把事情戏剧化,又或不承担他们做的事情。即使他们变成先知,仍然留恋他们并不是这样,仍然处于想象中,仍然惧怕,仍然自我取向,这全是虚假的,不是你真正的本质。就像在演戏,扮成演员。有人扮演湿婆神,他就变成湿婆神,他整个生活的风格,一切都改变了,他变成湿婆神;同一个人,若他扮演希特勒,他就变成希特勒。两者都是虚构的人物,他们都是虚构的。
 
一旦你是真正的先知,你发觉自己很难成为真实的你,而是虚假的,他已经回去,不再存在,全都完结了。罪人已死,自大亦不存在,那个惧怕的人已经永远离去。你是先知,在这个品格的荣耀里升起。不是先知,不虔敬,做着一些反神活动的人,就以为自己是先知;但真正的先知却不想设想自己的处境,一旦你肯确认担起责任,就能变成先知。
 
我们今天必须克服在我们脑海里这种思维的戏法,所有虚假谬误也必须抛掉。当然就如我所说,我从未梦想过这十年间,那么多魔鬼围绕我,诱惑我,我仍能有这样的成就。我恐怕这种情况也必会发生在你们身上,虽然你们有很多障碍,很多问题,你们已经升进,升进到一定的程度,已经变成漂亮的先知,已经转化,只要再进一小步 — 只要认定你就是这样,就能令你感觉良好。我与我的孙女谈话,最大的那个,她只是小女孩,十一岁,她告诉她妈妈︰「我现在不能和婆婆(祖母)说话,因为她是女神,我怎能与她谈话?我感到害羞。」这个年纪!而她的人生,就如他们说︰「她是班中的第一,她是校刊的编辑,她棒极了。」而她很谦虚的告诉她的母亲︰「我与祖母说话会感到害羞,她是女神,我怎能与她说话?」屈告诉我,她散发着生命能量,你就是要这样成长。
 
首先,你要知道自己是先知,你必定知道我是圣灵,我是太初之母,我第一次以这个形相降世,来做这份巨大的任务。你越明白就越好,你会有极大的改变。
 
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公开的说这些话,这些话我们已经说了。现在,你们要证明我就是这样。基督的门徒甚至不是有自觉的灵,他们传扬基督教 — 不管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基督被人钉上十字架,他们孤立无援,只有十二人在挣扎奋斗,却仍奋勇抵抗。他们都是很谦卑,极之谦卑的人,他们知道他们与基督,与母亲的分别,也知道他们与别人的分别,他们过着纯洁,以基督之名照亮着的人生,他们不是有自觉的灵,他们洁净自己,让自己的生命保持美丽。
 
霎哈嘉瑜伽士承担不起有这六大敌人。首先是慈悲而不是脾气,要以慈悲取代脾气。今天是我六十岁的生日,我们要对抗我们内在的六大敌人;其二,你们大部分人都已经做到,就是把注意力从坠落歪曲收回,你们大部分人都能做到,你们的眼睛现在好多了,稳定了,但你们仍自我中心,仍有虚荣心,仍嫉妒,仍好胜,仍有一些潜伏的物质主义;还有一种新事在浮现,就是你们依恋着家庭。
 
我们现在要转变,转成不同的用途,同样的事物可以用来做神的工作,成为帮助霎哈嘉瑜伽士的六只手。首先是愤怒,做错事时,你要生自己的气,不要内疚,而是为做错事而对自己发怒。内疚则是不要摆脱它的最佳途径。就像货仓,储存个人的旧档案,锁起它。因为你们的内疚,我已经受很多苦。而他们一个接一个来。当你感到内疚,要生自己气︰「我怎能感到内疚?我为何要做这种事?我不要再做这种事了。」要对自己生气而不是对别人。愤怒可以留作战争时才用,不然,当战争爆发,所有阿周那都会放下武器。有人说︰「阿周那是伟大的战士 —  除了当战争爆发。」因此我们不要浪费精力对抗像影子般的事物,不要对影子作战。
性,性变态,要转向你的家庭,你的妻子,你现在要尊重你的贞操。什么也不是,只是贞洁,过纯洁正派的生活,不要活得像狗,要像人类。所有注意力要变成贞洁。那是你的力量,你的保护,你与上天的联系。不是勉强而来的贞洁,而是平衡、体谅的贞洁。与你的家庭,你的妻子,你要活得纯洁正派。妇女也一样,我要说对妇女更重要,她们不应与其他男人连手说她们丈夫的坏话,或与教你对抗丈夫的人连手。那些对女人说她们丈夫坏话的男人,要赶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这是神圣中最神圣的地方,在那里,你不应骚扰丈夫,没有人有这份权利。若有任何问题,让我知道。这是愚蠢的征兆。
 
接着,必须把虚荣变成自豪,你应因为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而自豪,真正的自豪。自豪的抬起头,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自豪永远不会令人难受,这是值得自豪荣耀的事情。但虚荣是…实际上,自豪只是自尊的表达。乞求,借贷,模仿,这些全是源自对自己不大了解,所以虚荣应是自豪,而自豪应是自尊的表现。
 
自尊与自我有很大的分别。一是真实的,一是绝对的虚假人为。男人要有男人的行为,不要像女人般温驯,像系上绳索的牛,只到女人想他们到的地方,他们要带领社会。在印度,就权益而言,女人从不抗争,抗争的是男人,她们从不抗争,是男人抗争。因为男人也是父亲、兄弟,他们关心女人的福祉。女人很少抗争,因为她们知道,一旦她们开展这种权术与男人竞争,就没完没了。基本上,她们知道要与男人一起生活,就不能与他们抗争。男人却互相争斗。即使在美国,是林肯为解放女人而抗争,不是女人。
所以你要拥有的不是自我中心,而是自豪。以作为霎哈嘉瑜伽士而自豪,自豪你能出生在这个要执行神的工作的时刻。神拣选了你,所以你要到达这个层次。就像我发现,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忽然变得孤癖避世,不会原谅他们,因为神已经给了你很多。就如有人给你一颗钻石,你很自豪,你把它戴上来炫耀。当你已被赐予你的灵,你要感到自豪,不要有循世的行为。有些人感到︰「我现在不做什么工作,我不要外出,只坐在家中静坐。」这类人在霎哈嘉瑜伽是没有位置的。「我不能做这事。」在霎哈嘉瑜伽士的字典里,要删除「不能」这个字,你就是不能说︰「我不能做这事情。」
 
自尊会给你那份霎哈嘉瑜伽需要的活力,一份谨慎,有智慧的活力,我不用再为你解决问题了。要从另一角度看待竞争和嫉妒,要与自己竞争。你是什么,你是谁,谁获胜?不管过去还是现在,你现在要走得很快,越走越快,离开过去越远越好。霎哈嘉瑜伽士之间不应有竞争。有时我看到叫喊,尖叫,对别人苛刻的竞争  — 巨大的竞争持续。让我们在慈悲、温和、甜美、漂亮的行为里竞争。谁更有修养?谁更有绅士风度?谁更有深度?以某人作为你的理想典范,你认为他很有绅士风度或她很闲雅。相反,若你视为典范的女士的行为像男人,也是不妥当的;又或男人的行为像女人,亦是不妥当;又或相反︰女人想显示男女是有分别的,而女人必须拥有这…在霎哈嘉瑜伽,没有什么是女人或男人,没什么是女人必须这样,男人必须那样 — 因为你是灵。但遮盖着你的东西,你的身躯,你的光,你的灯却是另一回事,要保持发光,女人要像女人,男人要像男人。就如我昨天告诉你,苹果不应想成为芒果,芒果亦不应想成为苹果,做最好的苹果是美好的,或做最好的芒果是也美好的。
循世者,那些说「你要逃避」的人,他们的行为真的不像人类,我想是像…我不知道什么动物会有这种行为。就如当你拿救济金,你不能变得好逸恶劳,你不能。尽可能,我不喜欢人拿救济金,这不是好的霎哈嘉瑜伽士的征兆。你们全都要辛勤工作,必须有学历,必须是在一切之上的好人,好学生,好厨师,好母亲,好父亲,好管理人 — 我们能从哪里找到这些人,我们不能是洗碟的,能吗?
 
男女间的竞争必须停止。女人要有她们的位置,男人也要有他们的位置。女人必须知道,男人是她们的双手,若你是力量(Shakti),他们就是机器。不要透过向他们呼喊叫骂,看低他们,令他们胆怯而杀掉机器,你会失掉你应处的位置。我们要鼓励他们做神的工作,要支持他们,照顾他们,因为他们是机器,是双手,而你是力量。当然,若双手与力量背道而驰,他们会受苦。所以孩子和你之间应该没有竞争 — 我的孩子和他的孩子,不应有这种竞争,要从这种想法抽离出来。必须与人分享,竞争应在分享中结束。我们与人分享多少?我们能与人分享多少?你看,酒鬼不能坐着独自喝酒,他们必须有人与他们分享;盗贼必须有十个人一起去偷东西。一旦说到神爱的蜜液,我们怎能独自享用?这是不能享受的,完全没有乐趣可言,所以让我们对待大家要温柔和仁慈。想享受神爱的蜜液,应透过竞争分享而令他们取得更多的蜜液︰谁分享更多?谁更慷慨?
 
我们应该沈醉于物质主义漂亮的一面,你可以用手做一件物品,这比追逐钱,数算钱漂亮得多。不然你真的变得有点失常。那些从早到晚都在数算金钱的人真的是疯子,他们常常会丢失钱,他们脑袋出了点毛病。数算你的福佑,看看生命,看看物质的漂亮,生命是怎样运作,看看木头,我看到木头上创造出的图案,这是生命,不是沈闷孤癖的,不是死的,不是枯燥的,而是像泡沫,你看到艺术,你看到一切都很漂亮,是神创造力量的反映,是神为了令你快乐而向你散发的喜乐,当你成为物质的奴隶,祂却从不需要什么,你才是主人。
 
最后是你对你的孩子,你的妻子,你的,你的…的执着依恋。不管我拥有什么,都不是「我」的。我的房子,不是「我」的。我的、我、我,「我」全都要放弃,要摧毁,取而代之,你应说「我们」。 「我们」是一个好名词,我多次说「我们」。人们开始奇怪他们怎样…有人问我︰「母亲,当你说「我们」,是什么意思?从你说「我们」时的态度,你怎能让我们感到我们是一体?」我说︰「为何不能?」你们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们不是「我们」吗?我的手指会否与我的手分开?若你们是我身体的一部分,那么我就要说「我们」,因为我意识到这个集体存在体就坐在这里。所以我们说话要说「我们」而不是「我」、「我的」。当你说自己,要以第三者身份来说。例如你可以说︰「这个Nirmala (涅玛拉)要去伦敦。」这是事实,因为这个身体要去伦敦,但我的心却仍然留在这里,所以说我要走不是真的,若我是太初之母,我要往哪里去?我哪里也不去,我是无处不在的,我能到哪里?没有任何地方我不能住,只有地狱我不想去。所以我说的是︰「这个Nirmala(涅玛拉)现在要走,离开澳州,我明天要走。」什么发生了?只是这个身躯在移动,就这样,就像这样。你开始说你的身体,我的思维,某先生的思维,诸如此类。最好是称呼自己为先生,或太太或小姐。「小姐,现在可以站起来吗?」最好称呼自己。孩子就是这样说话,像在说第三者。你会很惊讶,你会看到整件事情背后的把戏,也会知道怎样取笑自己。「噢!所以,先生,来吧,现在他有这样的行为。」你真的变成自己的导师,因为你知道怎样处理这个躯体,它会给你成熟的感觉。
 
说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妻子,当然你要好好照顾你的妻子和孩子,因为这是你的责任,但要为别人的孩子比为自己的孩子做得更多。这种完全认同你的孩子,过分保护他们,会带给你麻烦。你要相信你的家庭是你父亲的家庭,而你的母亲在照顾它。若你认为你能照顾好家庭,照办吧!因此对家庭,不要过份保护,不要太担忧,也不要太失望,要保持喜欢与人交往的品性,那么你的孩子就不会变成这样。告诉他们怎样与人分享,若孩子跌倒,叫其他孩子来帮忙。你要从游戏中向孩子展示,一个孩子不懂正常的行走,其他孩子怎样找方法来帮助他,透过戏剧、说故事,不同的事物来教导他们什么是美善。即使完全没想过要帮忙,你也要帮忙,这是乐趣,是特权,是极大的荣耀,你能做到。你要完全改变想法。很多人惯于先照顾自己的孩子,这是荒谬的,绝对庸俗,只能显示坏的教养。必须先照顾别人,才到你的家庭。把一些物品留给你的孩子,为你的孩子藏起一些食物,这全是井底之蛙的征兆,摆脱这些吧。试试看,男人组成男子组,女人组成女子组,那么女人就不会有太多来自男人的指示,这是不恰当的。我曾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我不明白这些事情怎样成就。一方面,你感到你对家庭力有不及,你的丈夫也力有不及,因此,你必须完全隔离其他事情;另一方面,你完全放弃丈夫,他不好,婚姻不成功,却忠于某些应该是更高会摧毁你的目标。两者都是不好的。应该是当这是对的,你才支持丈夫或妻子或孩子。很明显,你不应这样做,显然你不应这样做。若你告诉你的孩子︰「好吧,我明白,但我不想公开这样做。」人们也不应知道他是你的孩子。他要与其他孩子混合,与其他孩子共处,与其他孩子分享 — 霎哈嘉瑜伽士就是要这样。
 
你们也知道,对我而言,到目前为止,我连自己的孩子也未有给自觉,你相信吗?更何况灵量的知识,你可以教导他们。我知道我可以随时给他们自觉,但我完全没有时间给他们,没有时间给他们。你看看,我花了多小时间在我的女儿身上?很少,一整年,今年我只有三天在这里与她们一起。这个时刻最重要的是关系,是霎哈嘉瑜伽与霎哈嘉瑜伽士的关系。我见过一些霎哈嘉瑜伽士写信给他们的父母,他们的母亲,他们的兄弟比写给霎哈嘉瑜伽士多,这很令人惊讶 — 写给他们的父亲而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要开始写信给其他霎哈嘉瑜伽士。住在伦敦的人,你们有多少人写过信给伦敦的人?你们有否交朋友或什么?没有这种事,他们忙于应付自己的问题,没有费心去创造爱的联系,就像他们对霎哈嘉瑜伽不感兴趣。他们留在伦敦的静室,你们多少人写过信给他们,给伦敦人?你们写了多少封信?现在你与他们在这个活动相遇,你们有多少人有写信给他们,保持联络?写一封信要花多少时间?不多。
 
我希望你们今天回家后,都要写有关今天的寿辰,怎样漂亮的庆祝的信,不是给你的家人,不是给你的人,而是给其他人,他们全都完结了,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样,你写信给他们因为你知道他们是事情的主持。就如你写信给葛莱瓜,又或你写信给意大利的鲁,你可以写信给日内瓦的Genevieve ,你见过他们,你应写信给他们!女士写信给女士,男士写信给男士,Arneau 是在洛桑市(瑞士)。为何不写信给他?他在哪里。你知否他妻子要到美国生孩子?我们要很亲密的知道大家的事情,我知道很多人的事情,连细节也知道。就是这样︰你要让自己淹没在爱中。明天你到美国或到其中一个刚说过的地方,那里你兄弟姊妹的关系已经建立好,写信告诉他们有关你的母亲,你想着什么。你只写信给我而从不互相通信,不要写太长的信,特别是给我的信,只写美好甜美的,富诗意的信,他们会感到快乐,这就像赠送鲜花,从送花取得灵感,这会是个好主意。
 
因此,我们会克服这六大敌人,让它们成为你的奴隶,还要利用它们来达至你的目标,那么它们就变得了不起,会成为你的助手,成为你的军队的指挥官,它们会是你的装饰,全都在你掌握之中。透过智慧,你要这样做。在这个时刻,这个年纪,我已经到达 — 我常常在这里,同一年纪,我常常像这样成熟,也像孩子,亦像年青的女孩,像年老的女人,所有年纪的结合,每一年,每一时刻。我肯定对理解人类很成熟老练,就对人类的知识而言,我肯定有更好的理解和成熟度,因为他们 — 当我出生时,对我,他们是陌生人 ,只是陌生人。试想像,太初之母这样说,这却是事实!虽然我创造你们,我绝对是陌生人,但现在我已经成长,已经对你们有很好的认识,我知道你是我的孩子,知道你们有多爱我,多接近我。
 
「谁哭得那么厉害?」「母亲,他要上厕所。」「带他走吧。」「他想我与他一起走,我想告诉他,他要自己去,但…。」「让他走,我认为这个孩子很固执。」「他想我与他一起走,就这样。」「这是亡灵附体,对吗?」「啊!」「你不能叫他走,他不会听,最好走吧,看,好吧,把他放下来,该怎么辨,你要明白,他们是很固执,他们是亡灵,这样一个大男孩不能独自上厕所,只去干扰他,就这样。」
 
你真的要打他两巴掌,若你打他两巴掌,附在他身上的亡灵会走,必须打他两巴掌。下次他就不会再这样,你要明白,这一次,你要打他,不要太大力,只要让他知道你不喜欢他这样,有时亡灵只会在被打下才离开,我曾见过这种情况,特别是孩子。在他面上打两巴掌,他们就会妥当,因为他们有亡灵,亡灵要走。
 
不管我昨天告诉你有关孩子什么,要小心,你要让孩子在霎哈嘉瑜伽成为资产而不是负债,所以要好好的训练他们,养育他们,他们值得好好管教,好好处理应付。开始时,你要很严格,若他们犯错,要惩罚他们,那么他们就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一旦他们长大成人,你会很惊讶于他们是何等的有用。他们一些人是很好的孩子,但若有太多坏孩子,也可能影响好的孩子,所以最好鼓励好的、甜美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