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轮日崇拜

Gorai Creek, Mumbai (India)

顶轮日崇拜

1983年5月5日印度 孟买

我在此代表所有人向在孟买负责主办的霎哈嘉瑜伽士们,感谢他们尽心的安排。我自己也深深感谢他们。他们为我们选择这美丽的地方。这也是神的恩赐,此刻,坐在同样的树下,我将再度讲述顶轮。14年前(或者我们也可以说已经度过了13年,现在正迈入第14个年头开启顶轮这伟大任务已在世间完成。在每个顶轮日,我反复地告诉你们很多次,关于它如何发生,如何成就,以及它的重要性。

但这第14个生日非常重要,因为人们活在这14个阶段之中,在他越过这第14个阶段的那一天,他成为一个完全的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今天霎哈嘉瑜伽也已经成为霎哈嘉瑜伽修习者。同样地,神在我们之内创造了14个阶段。如果你简单地去算算它们,你知道有我们体内有7轮。除此之外,还有2个轮穴,你们不常谈论它们——那是月轮(Lalita Chakra),以及日轮(Shri Chakra)。还有明善轮(Hamsa Chakra)。

所以这是另外3个——7加3是10。然后,在顶轮之上还有4个轮穴,我也告诉过你们——它们是 ARDHA-BINDU,BINDU,VALAYA,以及PRADAKSHINA。这是4个轮穴。在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在你们的顶轮开启之后,你们必须要越过这4个轮穴——ARDHA-BINDU,BINDU,VALAYA,以及PRADAKSHINA。只有在你越过这4个轮穴之后,你才可以说你已经成为一位霎哈嘉瑜伽士。

如果你们从另外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穿越14个阶段以达到顶轮。如果你们把它们分开来看,那是位于左脉中的7轮,以及位于右脉的7轮。当人向上升进,他不是笔直向上。他先到左再往右,然后再到左、再到右。当灵量上升时也是如此,将她自己分作两部分。如果我以这两条绳索为例,你们可以了解为何如此。这两条绳索并列一起,在上升或下降的过程中交叉两次。(锡吕.玛塔吉女士在此解释灵量沿着左脉与右脉上升;并在每个轮穴处交叉出四个绳圈——两两反向——顺时针方向与逆时针方向))。

当灵量上升,你可以看到轮穴在右边或是在左边有阻塞。虽然只有单一的灵量,但在每个轮穴你都看到这两部分——因此你知道左或右有阻塞。所以,在我们体内,如果每个轮穴都分为这两部分——左与右——那么7乘以2是14。同样地,在到达顶轮之前, 体内的14个阶段必须先被穿越。如果你们能够了解——这7轮穴与7个轮穴之上的——这样也同样造就出14个阶段。

因此在灵量的知识(Shastra)中,「14」是非常重要的。非常重要。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我们必须充分体认到,唯有在超越这14个阶段,我们才能真正有资格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祝福。

我们要不停向前迈进。而且,如同我们吸收它一般,也要完完全全浸染于Rajana与Birajana之中。这两个字,我之前也同你们说过许多次。但特别在今天,我们在顶轮日应当要了解何为Rajana(自由运用、精通),何为Birajana(承担责任)。

现在,你们正坐着,你们看看这些树。这些树是产Shriphala的树,Nariyal也被叫做Shriphala,椰子被称为Shriphala。Shriphala,也就是椰子——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曾认真地思考过它,但它确实值得认真思考——为何它被称为Shriphala?它只沿着海岸生长,而不在其他地方生长。最好的椰子是长在海边。这是因为,海洋即是正法(Dharma),在正法存在的任何地方,唯有在这样的地方,椰子才会结实累累。椰子不会生长在没有正法的地方。

但海洋包含了一切。一切洁净与脏污、一切都在海洋之中。海水也充满了盐,它其中含盐。耶稣基督曾经这么说:「你们是大地的盐。」意思是,你们可以进入所有事物之中。你们可以给予所有事物滋味。「你们是盐」——没有盐,人不能生存。我们摄取生命能量(prana-shakti),如果我们内在缺乏盐分,甚至生命能量也无法作用。它是催化剂。而这盐——它完全妥当地安排使我们得以生存,生存在这世上、生存在这幻相世界(prapancha)之中。没有盐,人将毫无用处。

但当椰子朝着宇宙大我(Paramatma)生长,它会将所有盐份留在低处——所有事物都会被留下。当阳光洒落在树梢,随着阳光洒下,开始了蒸散作用,椰子叶子中与整棵树之中的树液都会被向上吸附——然后,水份沿着树干向上流动;留下一切。穿过这14阶段,然后当它到达顶端,便成为椰子。你们便是那同样的椰子。将椰子奉献给女神是很重要的。若没献上椰子给女神,崇拜不能视为完满(Sampanna)。

椰子也以不寻常的方式组成。世界上没有其他的果实(phala)像椰子这般。椰子树没有任何一处被弃置不用。它的每一部分都可以供人使用。从叶子开始到每一部分都可以被使用。而椰子本身——每一部分都被使用。你们可以发现椰子就像人类的顶轮。我们有头发,同样地椰子也有毛发。「顶轮是椰子。」外部有头发作为保护。是头发保护我们免于死亡。所以头发被极度尊重;头发是非常伟大而有力量的——它们保护你。你被它们所保护。而在其内,如同我们有头盖骨,椰子也有,你们看,椰子之内有一层坚硬的壳位于外侧,像这样,在那之外,内部我们有灰质跟白质——我们脑内有这两样东西。椰子内部也是如此,你们看,白质与灰质⋯⋯而在其中是水,也就是我们脑中的脑脊液。在椰子之内也有水——那是边缘系统。

所以这真正的椰子,它本身即是——对椰子树而言这是果实。对我们而言,我们的脑袋是我们整个进化过程的果实。无论我们目前进化到何处——从阿米巴,直到现在我们成为人类——我们经历了这一切,造就了这脑袋。由这脑袋,一切——无论我们拥有什么——都是透过脑袋。在这其中有所有的力量;各式各样。其中收藏我们得到的一切财富。

现在,灵(Atma, spirit)居住于心中,在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祂的光芒在我们体内的七个层次中传扬,同时发生在两侧,这只在当一个人的顶轮打开后才有可能。

直到现在,我们还是持续用我们的头脑做着相同的工作。在得到自觉之前,藉由自我与超我,我们做我们要做的任何事情。没有一事例外。自我与超我,或者你们可以说「manas」与自我——藉由这两者的帮助,我们完成我们全部的工作。

但在得到自觉之后,我们是藉由灵的帮助来工作。灵在自觉前居住于心中,完全抽离,静观一切。祂的工作是:不论祂处于何种境地,祂只是静观,祂持续运作。但是祂的光不在我们的注意力(Chitta)之中,祂与我们分离。祂不在我们的注意力之中。在自觉之后,祂进入我们的注意力之中,这是最先发生的事。首先祂进入我们的注意力之中。而注意力,如同你们所知,位于幻海之中。在这之后,祂的光进入真理之中,因为随着这光进入我们脑中(脑部得到觉醒),我们从而明了真理。

「明了」不是指我们经由思维去了解,而是在真实(Saksha)中领会到「这是真理」。在此之后,可以在心中看见祂的光芒。心变的深邃、心开始扩展、开始变得浩瀚,心所具备的爱的力量逐渐增强。此所以是sacchiananda——真理(Sat)、注意力(Chitta)、以及喜乐(Anand)。我们脑中的真理、我们正法中的注意力、我们灵体中的喜乐——开始得到觉醒。

一开始祂的光芒缓缓扩散,你们都知道。祂的光芒缓慢地、缓慢地增加,这是很精微的。一开始非常微小,因为在我们粗糙的生活范畴中,很难去觉察到这精微。逐渐地这觉察的能力也逐渐培养。在此之后你们开始成长、进步。

随着顶轮一幕的开启,灵量向上提升。但这时祂的光芒还未能照亮各处。灵量向上升起,而你们向至高湿婆神的宝座致敬。在你们之内,灵的光芒开始朦朦胧胧地流动。但它还未在这头脑中完全闪耀。现在,出人意料的是,如果你们想要藉由你们的头脑扩展这光芒,你们办不到。

我们的头脑跟我们的心——现在这两者间必须展现完美的平衡。你们应明白,当你们运用思维工作过度,心会衰竭。而当你们过度倚赖心去工作,头脑会衰竭。他们之间是息息相关,这关系存在已久,这是非常深远的关系。也因为这深奥的关系,当你们得到自觉之后,他们的关系必须更深邃。心与脑的关系应当要「非常」深邃。当他们彻底合而为一那刻,你们的注意力完全与至高神合而为一(Parameshwar-Swarup)。

哈达瑜伽中也提到这非凡的事,即超我(Manas)与自我(Ahamkara)都完全消失(Laya)。但只是这样说明没有人能够了解。如何才能促使自我与超我瓦解?结果他们试图藉由打击超我、打击自我去达成。但如果你打击自我,你便助长超我;如果你打击超我,你便助长了自我。他们就是不能明白这行为的癫狂,以及这样做最终会到达何处?

如何战胜自我与超我?唯一的出路是额轮。藉由运作额轮,自我与超我两者皆会消弭于无形。而正当它们瓦解之际,心与脑首先建立起完全的和谐。但是尚未合而为一。「我们所要达成的是这合一。」因此,你们的心,心本身成为了顶轮,而你们的顶轮,顶轮本身成为了心。你所想的皆在你心中;而你也只思及心中的一切。当你们达到这般的境界,之后,任何怀疑、任何不相信、任何恐惧,都将不复存在。正如同当人恐惧时,是什么作用于他呢?他被头脑所教导:「看清楚,没有什么好怕的。看清楚,你为了这无用的事而恐惧。现在点起一道光来看清楚。」然后,虽然这样经过头脑去理解,他仍然是惧怕。

但当这两者合一时,你们要尝试去了解这一点:你们用头脑来思考,来使思维理解,并观照思维。如果头脑本身成为思维,意思是,想象有这么一件工具,它同时具备自动加速器与煞车,而且两者是一体的。无论何时,只要它需要,它可以随时成为煞车;无论何时,只要它需要,它可以随时成为加速器——此外,它还无所不知。

当达到这样的阶段,你们便成为完全的导师(Guru)。这样的境界是我们一定要去达到的。迄今,你们已经大有进展,你们已经到达相当高的程度。毋庸置疑地,现在应该要这样对你们说:你们现在已经成为椰子。但是我总是述及更进一步会是如何。因为,假如要爬这棵树,该怎么做?你们看过人们怎么爬上树的吗?如果你们请一个人爬树,然后观察他,你们会发现他把一条绳索环绕身体绑好,然后一步一步把绳索往高处钩。当绳索在高处套稳,之后,借着它的助力,人往上爬。同样地,当我们向上爬,我们自己的绳索必须要持续钩在更高处。只有当你们学到这方法,你们才能快速往上爬。但我们却多半持续把绳索朝下钩。甚至在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我们把绳索钩在低处,然后说:「母亲,我们一点都没有进步。」当你们把绳索朝反方向钩并且准备向下爬,此时如何能有任何进步?当往下时,你们甚至不需要钩绳索,你们只要把绳索稍稍放松,然后「咻!」你们陡然下落。要掉落,你们毋须做任何安排。只有在往上爬的时候,你们才需要做安排准备。所以,要成为杰出的人,必须要勤奋努力地工作。而失去已成就的一切,不需费任何功夫,你们就直接坠地,毋庸置疑。

如果你们明了这点,接下来你们会了解「永远将你们的视线望向高处」。如果你站在阶梯的任何一阶,但是你望向高处,那么这个人会高于那站在较高阶,却望向低处的人。这就是为何有时候甚至非常资深的霎哈嘉瑜伽士会突然地坠落。人们说:「母亲,他(或她)是如此资深的霎哈嘉瑜伽士,这么多年来一直跟随您,做了这,做了那。」但是他们的视线总是维持在低处,那我又能怎么办?如果视线望向低处,他们会往下掉落。

视线应该要总是望向高处。此时甚至要看这果实(椰子),你们得抬头仰望。就连它们的视野也望向高处。它们全体的视野都望向高处,因为若不将它们的视野维持在高处,它们知道它们将无法得到阳光(Surya)以及完成这工作,它们也不能成为椰子。要仔细地观察树,并了解它们。你们可以从一棵树中学习到很多关于霎哈嘉瑜伽的事情。它们是你们非常伟大的导师。同样地,当我们看一棵树,我们应该先观察它如何扎根。首先,它观照并且固定它的根。要去观照并且固定根,它做了什么?它持续深入向下扎根。这是我们的正法,这是我们的注意力。在这正法中,它持续深入。在这注意力中,它吸取无所不在的能量。这是棵颠倒的树——这样形容比较贴切。这些根开始吸收无所不在的能量;而在吸收之后,究竟它要做些什么?之后它的视线往更处看——椰子由此而生。

你们的顶轮也像这非凡的椰子——对母亲而言极度珍贵,而这非凡的椰子应该要献给祂。很多人昨天对我说:「母亲,我们感觉到生命能量的清凉,在我们的双手与双脚之中,但不在顶轮。」「是谁驻足在那?」只要明了这点;这清凉由此处而来(清凉即会从此处出来)。而那位,正坐在那里,是「一切」的「果实」。这树的根,固定于底下的土壤中,它们也从此土壤中生长出。它的树干、它辛勤的工作、它的演化——所有的这一切终将结为果实。那果实之中涵盖了所有的一切。你们把果实种入土壤之中,这一切会再度生长出来。(「它是一切的意义,它是一切的终点」)。在整个世界中,无论神已成就哪些工作,「它是一切的意义,它是一切的终点」。迄今祂所完成的所有工作,它们完整的形式,它们的成果就是我们今日的摩诃瑜伽!而它的主要神祇(Swamini, Presiding Deity)是谁——你们是知道的!

所以,你们在这吉祥的时刻来到这世上,并且获得它。你们应当感到深受祝福,并且且当像这椰子般。你们应当在奉献中顺服。只有当果实成熟时,它才会被摘下来——要不然它一毫无用处。在它成熟之前,它不能被供奉给母亲。所以,要发展成熟,除去幼稚。如果继续幼稚下去,你们会一直黏在树上。但若要用于供奉,那紧黏在树上的果子又有何用处呢?当它可以从树上摘下,然后供奉,唯有此时崇拜才算完满。所以,要了解霎哈嘉瑜伽,这些矗立在你们面前,真正(Sakshat)的椰子本身就是非常好的意象。这真是极大的祝福,今天我们齐聚于此,在这辉煌的庆典之中,这些椰子树也在陪伴着我们。它们也在赞颂(nadita)一切,它们也在跃动(Spandita),它们也聆听着同样的旋律,并且随之起舞。它们也了解整件事的重要性。

同样地你们也拥有椰子,要使它完全成熟。你们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让它成熟,那就是必须与内心和谐一致。重要的是要与你们的心合一。心与头脑再也没有分别。我们在心中祈求,而在脑中成就。只有当此二者合一之时,你们才能完全受益。

现今,对一般人而言,霎哈嘉瑜伽非常神秘。他们不能了解,因为他们的日常生活只能到那种阶段。在那里活动。但是你们的阶段不同。你们必须活在「你们自己的」阶段之中。当你们看着别人,多半会充满怜悯,因为,这些可怜的人会如何?他们会发生什么事?他们要前往何处?他们不明了。他们的阶段到哪里?他们会落在什么样的路上?体认到此,你们要试图去了解:如果藉由对他们解说,他们能够了解霎哈嘉瑜伽,那非常好,试着去让他们了解。但如果他们不理不睬,我们在他们面前就算是打破头也没有用。

打破一个人的椰子是没有用的。好好地保护它。它的工作比这个重要得太多太多。你们是为了一个更高的目的而得到它,应将它保持在那较高的层次中。而只有在达到这完满的、美妙的、独特的境界,你们才能认为自己是被祝福的。所以,我们不用为了无意义的事情打破头。不需要去跟任何人争论。但是你们必须维持自身的阶段,绝不能掉落。

除非你们达成内在完全的顺服,在达到此之前,你们都尚未在霎哈嘉瑜伽中抵达目标。没有吸收到该吸收到的一切,没有获得应该要发生的成长,没有达成你们应当精通的一切以及完全的成长,而你们陷入错误的观念之中。因此,你们不应该再错误地认定:「我已经成为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或诸如此类。当你们变得非常伟大,你们会谦卑,你们会时时自动地保持谦卑。

看看这些树,风从反方向吹来。当风从这个方向吹来,这些树应该要向这边弯才对。但这些树弯向何方?你们曾经留意过所有的树都朝向那个方向吗?为什么?风从这边吹来,推着它们,为何这些树仍是弯身朝着同一个方向?而如果不起风,人不知道这些树可以再弯的多低!因为它们知道海洋给予一切,所以这些树虔敬地、极度谦卑地恭迎它。而这「给予者」是「正法」。这正法存于我们内里之中。唯有当其完全觉醒、开始彻底展现,此时我们内在的椰子才会变得甜美、美丽、滋养。而这时全世界会认识你们,藉由你们的本身来认识,而非藉由其他途径。

现在,现在你们已经庆祝了14次的顶轮生日。还有多少年你们会去庆祝呢?直到这次的顶轮日,每当你们庆祝它的生日,你们的顶轮都随之开启、并且成长。

任何形式的妥协,在任何事情上失去你们对自己的控制,这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举止。霎哈嘉瑜伽士应当要勇气十足地朝他的道路向前迈进。不计其数的阻碍——亲属、家庭、这个、那个,所有这些荒谬的牵制,它们没有任何意义。这些已经跟随你们上千次了。在此生你们必须成就。而当你们成就的过程中,如果其他人也随之得到,那他们是受祝福的,这是他们的福份。如果他们没有得到,你要徒手把他们拉拔起来吗?

就好比说,如果你到海边,脚上系着巨大的石块,然后你要求海洋说:「啊,先生,带我游到彼岸吧。」海洋会这么回答:「先把系在你脚上的石块拿掉,要不然我怎能带你渡过?」你对你脚上系上的这些大石块),去除掉它们会比较好。如果你不能切断它们,那么至少要这么做——让自己远离它们。

你们在脚上绑着种种诸如此类的事物——你们挣脱它们、向上升进。告诉他们:「去吧,去做你们想做的任何事情,但这与我们毫不相干。」因为有这么多诸如此类的邪灵(bandhas),而执着于这些无益的邪灵是毫无用处的。

看看这些树如何把这样沉重的果实维持在这么高的地方。这果实有多么重——它内含水分。树把果实维持在这么高的地方,同样地你们要把你们的头维持在高处,而当你们把头维持在高处时,要谨记头必须要恭敬地鞠向海洋——海洋是正法的象征,要虔敬地、极度谦卑地向正法鞠躬。

许多霎哈嘉瑜伽士完全不明白,除非我们在正法中完全安身立命,我们就是无法成为霎哈嘉瑜伽士。他们继续犯下各种错误。举例来说许多人吸食烟草、抽烟、喝酒、持续地做尽这些事。然后他们说:「我们在霎哈嘉瑜伽中没有进步。」这样如何能有进步?是你们自己在掌管着自己的生活。

在霎哈嘉瑜伽中还有一些小规矩——非常简单明了的小规矩——你们被赋予力量去执行它们。你们在日常行为举止中完全地展现它们。但最重要的是要如同虔敬、奉献、谦卑般鞠躬弯身的树,并且让爱从内在放出光芒。当你们将爱奉献给至高神,你们能从至高神那儿获得一切。我们应当铭记在心,我们对所有人皆有爱。

最后,应当要这么说,头脑,或者说是顶轮,如果没有爱,我便不在那儿。脑中应当只想着爱、只想着如何做才能去展现、去散发这爱。如果你们深刻地展现。你们会知道我正说着同一件事:「我们如何将我们的心充满爱」。我们应当只想着:「无论我在做什么,这是否源自于爱?我做的一切是否都源自于爱?我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是否都在爱中成就?」你们甚至可以在爱中打某人——这不会造成伤害。如果有过错,我们可以打此人。但是,这是出于爱吗?

女神诛杀这么多邪魔(Rakshasas),她的杀戮也是出自于爱。甚至连他们也被女神所爱。所以,为了不让他们从罗剎魔(Rakshas)更加恶化成为大罗剎魔(Maharakshas),也为了爱她的信徒,为了拯救他们,她诛杀邪魔。这无穷尽的力量(Anant Shakti)也只是爱的展现。

对他们真正有益(hita)的是爱。因此,你们是否在展现这对他们真正有益的爱?这须被谨慎思量。假如你们真是这样在做,那么你们已经达成并具备我一直在说的那件事,即是那应该要达成的合一。因此那合一已经在你内里建立。只有这唯一的力量(Shakti),我们称此为爱,也只有这爱可以让所有事物变得美丽、均衡、完全地井然有序。

那些冷漠的思想没有任何意义。而你们知道冷漠的思想只从自我而来。而第二种从超我而来的思想也许外表看起来漂亮,但是内在相当空乏。因此,一种是肮脏但冷漠,另外一种是看起来漂亮但无法给予任何喜乐(Neeras),是完全的空洞。一个是毫无喜悦,而另一个是相当空洞。这两者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和谐,因为它们恰恰相反。

                                                                                                                                                     但在得到自觉之后,在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所有阻碍尽皆消融,而这看似对立的两件事变得彷佛只是同一件事的两个面向。这应当在你们内在之中发生。唯有当这在我们内在发生的那一天,我们才能认为我们已经完完全全地庆祝顶轮的第14个生日。

愿神祝福你们!

在这一吉祥的场合里,我代表自己、代表所有神祇(Devatas)、代表宇宙大我(PARAMATMA),给予你们全体永恒的祝福(Anant Ashirv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