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基督崇拜

Montague Hall, Hounslow (England)

1984-11-23 Jesus Puja Talk, Hounslow, London, DP, 35' Download subtitles: BG,CS,DE,EL,EN,ES,FR,IT,JA,LT,NL,PL,PT,RO,RU,SK,TR,UK,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Verify using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耶稣基督崇拜

英国豪士罗  1984年11月23日

对你们,昨天是美好的,我说了些不同层次的说话。我们常常谈论世俗的事情,这些事情有时 …我们以为很重要。我昨天对你们讲的话,是希望你们都意识到,现在我们要跳进霎哈嘉瑜伽精微理解的另一个领域。

我们先担心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家居,跟着是我们的婚姻,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出现,我们都很关注这些小事。我们也对我们管理的集体静室很关注︰集体静室的问题,我们在做些甚么,我们怎样面对这些问题,人们怎样制造问题。我们就是这样谦虚地渐渐取得精微的理解,跟着我们会意识到神祝福我们,有某些伟大的,更高的力量常常在照顾我们,对我们特别关注,这都是我们意识到的。

今天我要解释这是甚么一回事,我们怎样知道神在帮助我们。一切问题都事出有因,每一个问题都是。就如梦娜写了一封信说,她驱车在高速公路上,汽车失控,煞车掣失灵,有车从右面,从左面而来,也有汽车在前面和后面穿插,她以为她们会完蛋,她与另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一起。「因」是汽车,或煞车掣,又或其他机械原因,「果」就是全部这些问题。现在,该怎样克服这些问题?

你想中和后果,你却不能,因为「因」仍然存在,你想改善「因」,但办不到,那么,该怎么办?最容易的是跨越「因」,升过它,超越它。对你,「因」不再存在,「果」亦不再存在,只要你仍放注意力在「因」,「果」仍会存在。她该怎样做?她只向我祷告,只想着我︰「母亲,这是我的最后机会。」这样就可以了。「因」消失了,因为你超越了它,「果」也消失了,她感到很惊讶。

所以你必须升进远离「因」。现在的问题是︰「我的妻子是这样的。」「我的丈夫是这样的。」「我的家庭生活是这样的。」「霎哈嘉瑜伽士是这样的。」—-各式各样的事物都有。这是「果」,「因」是甚么?—是这样那样的人,好吧,我们怎可与「因」连上,把它交托吧,你有权这样做,有本领这样做,你可以做到,你有能力,有资格这样做,但你却没有这样做,忘记了,你只是忘记了,若你把「因」交托,「果」也会消失。现在你必须紧记,你要升进,超越「因」是最佳摆脱它的途径。

我曾经开你的玩笑,你有原因说︰「啊!母亲,这是问题,我没有工作。」现在我有工作,但工作很辛苦,又没有妻子,我必须有妻子;妻子有问题,必须与她离婚,这样那样,就是这样。跟着︰「我就像这样,我很差,因为有亡灵附着我。」亡灵就是「因」。「我有这样的言行是因为我被亡灵附体。」我认为这些理由都是代罪羊。

你必须先超越它,说︰「甚么是亡灵?谁是亡灵?我知道我的母亲,母亲会照顾我的亡灵。」就是这样。紧急情况因此出现,没有这种推动力,你是不会去做的。当你处于紧急状况,它成就得更快,若不是在紧急情况,你不会全心全意去做,就像梦娜的情况。

在另一事件,有一位记者从……,他的车的煞车掣坏了,他与另一个记者一起,他们两个人来。另一位记者告诉我,他是霎哈嘉瑜伽士,他发现煞车掣失灵,车仍然在移动,迎面有一辆大货车,另一辆货车则从后而来,没有任何空位可以让他转车或让他离开,他的煞车掣真的糟透了,这种紧急情况,你明白吧,在这紧急情况,他的脑海中浮现︰「天啊!最后时刻到了,我们会完蛋。」一部货车从这里来,另一部从那里来,一瞬间他就会完蛋,他却只对他的朋友说︰「想着母亲。」只是这样。跟着他发现他的车在路上慢慢爬行,那些货车已在他的身后,煞车掣妥当的运作。

这种紧急情况必须出现,人类就是这样,若不把他们迫入死角,他们永远不会这样做。只有当他们被迫入死角,他们才会去做。这是人为甚么要过苦行的生活,因为若你是苦行者,你便是在死角里。他们走到戈壁沙漠,令自己处于这种紧急的状况,你因此想起神。但是太迟走到戈壁沙漠,他们为自己制造麻烦,令自己走入死角,他们因此可以摆脱它。对霎哈嘉瑜伽士,若他们有智慧,是不需要这样做。

在没有甚么…我们可以怎样达到呢?静坐是唯一途径,每一个人都必须静坐,这是重点。若不静坐,你可以继续这样一会儿,可能两三个月,或两年都没有不妥,跟着你便退出了。很多人想︰「啊!有甚么需要静坐?你看,没有不妥,我们不静坐,也不要紧。」不是这样,因为你只能在入静中成长。在紧急情况下,你忽然成长,这是毋庸置疑的。我的意思是你像魔术盒那样跳出来,像有弹簧般跳出来,若你想继续成长,必须静坐,容许思维一个接一个的来临,跟着让思维消退,因为你升进至无思虑的入静状态。在无思虑的入静状态中,你才能成长,你成长至对因果抽离,没有因,便没有果。

我们的问题是我们通常都不静坐。只有在最后关头,你快要跌进井里,才会想起静坐,或许在这时刻你会获得帮助,但你却不会成长。只能透过静坐才能成长,对有静坐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帮助。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怎能成长?没有氧气,我们便不能生长,必须要有充足的氧气,充足的食物,我们必须有这些。但灵性上,你只能透过静坐成长,没有其他途径。以为自己可以成长的人是很自大,真的是傲慢的人。他们可以谈论很多有关霎哈嘉瑜伽的事,我曾经见过有人对霎哈嘉瑜伽说得太多,他们可以大发妙论,却完全没有生命能量,他们不能为霎哈嘉瑜伽工作,他们不合群,没有合群的意识,有着各种问题。

成长只能透过静坐,其一是,我们可以说,是敬拜,是崇拜。你们不用放弃甚么,只要变得不执着,不执着于「因」,这是其一。其二,我可以说是你情感枷锁的精微的一面,因为情感的枷锁令你有某些认同,你是基督徒,你是印度教徒,你是穆斯林,你是这样那样,又或你是英国人,或其他种族的人,无论你怎样称呼它,所有这些都会消退,因为你拥有不执着的人格。

这种情感的枷锁…「他是我的兄弟,她是我的姊妹,我担心妻子,我担心孩子。」一切令你有狭隘品格的情感枷锁,都要消退,你只有一个情感的枷锁,就是在慈悲中成长,慈悲是积极的,我的慈悲就是果,慈悲是燃烧的,我的慈悲是明辨能力,我是霎哈嘉瑜伽士。第二,你阅读有关霎哈嘉瑜伽,你懂得霎哈嘉瑜伽,懂得霎哈嘉瑜伽的技巧,你提升你的灵量,清洁你的轮穴,尝试了解口诀,你掌握口诀,掌握神祗,你取悦祂们,当你恰当地做这些事,你思维的枷锁便会消退。

以为自己是伟大的科学家的人,他们会知道所有这些都不是科学,神的科学比这多得多。以为自己阅读大量书籍,读很多书的人,当他们读到霎哈嘉瑜伽,而又能在自己身上成就到,当他们看看自己,再看看别人,他们便知道无论他们读过甚么书,那些书都是很无聊,没有意义,空洞的。这就是某种空洞感怎样出现,空洞的自我,因为他们看到知识是很伟大的,像牛顿说︰「知识就像海洋,我只像小孩子,在岸边收集小卵石。」就是这种理解!你感到空虚,跟着真正的知识开始临到你身上,真正知识的认同到来。你说话,当你说话,你的话有影响力,这是口诀,你不会信口雌黄︰「啊!我在霎哈嘉瑜伽,我在霎哈嘉瑜伽已经十五年了。」一无事处,你或许在霎哈嘉瑜伽上百年,但仍然是个笨人,不折不扣的笨蛋。

你或许只在霎哈嘉瑜伽一年,却能从笨蛋变成人类,一位瑜伽士。我们先要修补自己,情感上我们要依靠母亲。我的意思是你比这个世界的其他瑜伽士更有优势,这些可怜的家伙,他们没有甚么展望,他们知道有太初之母,他们是知道的,但他们却没有祂的任何形相,你却有形相,你是非常幸运,你拥有母亲的形相,敬拜有形相的比敬拜任何抽象的东西容易,你明白吗,这完全是意念,若你看不到祂,怎去敬拜祂呢?

这种依靠不是你要给我甚么,你能给我甚么?你不能,你只能对「因」的不执着,它可以成就到,你已经在你的人生中看到。你说︰「它能成事,母亲,不知何故,它能成事。」甚么是班丹?只是对母亲的依靠,只是打电话给她,打电话给母亲,就只是这样。我也知道我常开你们玩笑,我也说︰「好吧,我为你做班丹。」我也为自己做班丹!这是来电,只是来电。现在信心已经建立,是,是真正的信心,你对有感情枷锁的事物完全抽离,这只是「我的母亲。」好吧,只要为她做班丹就可以了。「我的父亲。」为他做班丹。「我的兄弟。」为他做班丹。无论甚么事,只要做班丹,你把事情…与母亲连上,你却并未意识到你在做着些甚么,你只是把事情与流通于你双手的母亲的爱连上。这些生命能量是甚么,是母亲的爱,你已经得到,它流通于你。但你对母亲的爱又怎么样?我发现在紧急关头,你自会交托,它可以成事。

没有需要制造紧急状况,你必须缓慢稳定的成就它,它会在你内里建立,你内在自会有这力量,我可以向你保证。一是透过静坐,一是透过霎哈嘉瑜的知识,不是炫耀,不是告诉别人,而是自己去成就—-不同的轮穴,他们怎样可以成就到,在自己身上成就,不是在别人身上。当你开始教导别人,是有亡灵附在你身上,还是为自己学习比较好。我知道谁掌握哪个轮穴,哪个…没有人会告诉别人︰「是这样做的。」这绝对是荒唐的自我,这种事不要做,若有人问你,你可以个别的告诉他,但你不能大规模的演讲,不要混淆别人。

现在我们要克服两种枷锁,就是粗浅的情绪和粗浅的思维,肉身上的粗浅也要克服。若你把自己交托给一种良药,肉身的粗浅是可以克服的,这种良药就是生命能量。

就像阿努帕玛,我的孙儿,他告诉他的母亲︰「你在Allopathy出生,你接受同类疗法(Homeopathy),明天你会找到Jumbopathy,跟着是Numbopathy。我在神之内出生,所以我只追随神的疗法(pathy),神会照顾我,医治我。

我女儿说︰「为甚么?你可以作出改变。」

他说︰「为甚么?因为神从不改变。」答案就是这样简单,神会医治你,但你必须升进至某个高度才能这样说,但你却只在紧急状况时才跳升。要这样说你必须处于相同的紧急状况,你内在有相同的人格。若你只说︰「神啊!请拯救我。」神对这类人没时间,你没时间给神,神也没时间给你,就是这样简单。

从高尚到俗世的事物,我们存在于这两者之间,我们都是很有效率。无论我们在灯下,在光下,在灯油下,我们都在精微这一点上。若是我们引发「果」,但「因」却不是从我们而来,这是因为我们已超越了因,不需要为任何事创造因,你却看到果。当因结束,果亦已达到。它成就要成就的,成就正确的一面,你取得正确的事物,不是堕落的事物。若你仍带着因,那么你仍很倔强,仍可能出各种问题。所以最好还是从因中抽身,那么你便取得果。就如我告诉你,煞车掣会妥当,但果仍在,汽车没有问题,各样事情都妥当,所以果亦妥当,但因却消失了,再没有因。为甚么?怎会这样?为甚么事情会变得完满?若你问它的果,你说你是怎会有它呢?你解释不了,这也不能成就。因为因消失了,找不到因,有时你也可以说这是上天成就事情的方式。

所以唯一真正有效的「因」是神性,神性并非只是俗世的事情。「好吧,对,母亲的相片就在这里,向她问好,好吧,向她问好,早晨,母亲。」就是这样。不是这样,你必须认识你的母亲,爱你的母亲,就是这样。说你要爱我是很尴尬的。作为母亲,在这一生中,有很多令我尴尬的事,其一是我不知怎样告诉我的孩子这些,这是事实,你们不需要经历任何紧急状况或任何这种问题,你只要以这种方式发展,你是已经发展,它自会起作用,自会成就到。

让我给你一个例子,它在英国成就得最少,这是很令人惊讶,虽然我为英国工作得最多,但英国却成就得最少。我给你一个简单的例子,你决定来印度,我也不知道是多少个月之前决定,我曾经到印度一次,我会再到印度,英国是唯一你要直接付款的地方,他们仍未付钱,澳洲人已经付了,有八十…八十五个澳洲人已经付了,但英国还未,他们每样事情都很慢,但说到自我,他们却走在最前,他们的旗帜是最前的。自我在哪里产生?在大英帝国。

说到要做一点事时,他们是最慢,说到批评,他们居首位,说到自我,忽然你会看到他们占一席位,它是…为甚么?你再次可以解释,因为「因」。你会说因为惰性,你会责备别人,或说是亡灵,又或是我的自我或超我,却永远也不会是自己。我很妥当,是其他原因。你为甚么还未付钱?这就是问题,我现在要走了,若你不来,就不要来,若你要付钱,最好现在付,你发生了甚么事?

开始时他们有五十人,现在却只有三十五人。我们已经为它安排好,物资已经订购了,巴士亦已安排好,现在他们都消失了。没有人要你来,相反,我说︰「低调点,低调点,那么我们可以安排得更好。」但不能少过三百五十人,或可有三百人,二百人也可以,但不能只有二百一十人,怎样安置他们?这样简单的事情—-便能看到俗世的处事方式。在其他地方,他们做了些甚么?「好吧,我们要走了,母亲自会解决。」它解决了,每个人都拿到钱,每件事都办妥,都在这里。

很令人惊讶,美国人做妥了,但英国人,他们不知道自己来不来,仍有些人不知道。可怜的加文必须为他们跑上跑下,我告诉你,只有他有这份耐性。我很惊讶仍有十一人未付钱,你相信吗?我的意思是这样简单的事情,若你不想来,就不要来,若你想来,便来吧,告诉他你来或不来,就可以了。我的意思是没有人想你来,就算是这种小事你也办不妥,因为你有一种…因为,因为这已经发生,因为…

所以英国人要迎头赶上,我真的为你们非常非常的努力工作,神再给我五年为你们工作,我不知道我们该做些甚么。有时我感到我不应回来,因为是没有用的。这是我给你们的小小例子,很小的例子,这是很俗世。你也在别的地方看到像这样的例子。当你告诉他们任何事︰「为甚么?母亲,是这样发生吗?为甚么我要这样做?」我的意思是他们问我,问我起因!「我为甚么要有这样的言行?我为甚么会生气?」

就像我知道有些来霎哈嘉瑜伽,练习霎哈嘉瑜伽的人,他们却走到一些Steiner的地方,参加其他课程,我的意思是他们对我没信心,对霎哈嘉瑜伽没信心。他们像疯子一样练习这些,练习那些,这种情况仍然持续。只有英国是这样,我告诉你,其他地方不是这样,它很特别。我知道很多来霎哈嘉瑜伽的人,没有练习霎哈嘉瑜伽,却医治人,在霎哈嘉瑜伽帮助人,把事情成就。当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后,他们走到这个地方,那个地方…是要这样吗?

我知道很多人想指责领导,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当我来到这里,染了很重的病,我告诉你是真的,我病倒了八天,之后病仍未痊愈。你们都知道,你们全都在我身体内,我因此受苦,所以我必须告诉你们。他们说领导不好,领袖必须很强,领袖必须是这样,他们的领袖必须手握武器,他们说若他袭击我们,我们将不会妥当。这再次是「因」。我告诉你,加文是其中一位最佳的领袖,我必须告诉你,他花了很多钱,他没有告诉我他支付了很多费用,他的办公室为我们而设,他接收所有荒唐的人。若我告诉他︰「这家伙有点自我。」他便会雇用他,若我说︰「这家伙有亡灵附体。」他也会雇用他。他与那些我甚至一天也应付不了的亡灵一起工作。他尽力告诉他们︰「现在你看,来吧。」凭他的感觉,凭他的理解,他救了很多人,唯一的是他没有公开的带领,这是他的错,他应该公开的说︰「你是亡灵,你会得到医治,你会妥当。」

但若你说︰「来这里,你要明白,你是亡灵,不要紧,我有柠檬…还有辣椒,你坐下。」跟着︰「母亲,他已经视自己与最伟大的亡灵一起。」让我们面对它,若你了解你的领袖,你应该知道我比你更加了解他。有时这是很令人伤感,你们为甚么不去了解这个人好的一面?在他办公室里,他要容忍的亡灵数目,我告诉你,连一天我也忍受不了,他们有些是很自我中心,有些失去了理性,有些很严重,就算他们走下楼梯,我也会胃痛,在我的房子里。但他却支持他们,为甚么?有甚么需要这样?他只是想帮助他们。当我告诉他︰「这个人受亡灵影响得很深。」我发觉加文雇用了他。有天我必须告诉他︰「把他们全都解雇吧!」他们被解雇。为甚么英国有最多的亡灵,我真的不明白,有需要他们在周遭吗?

在我要走的日子,我不应告诉你这样的事情。但当我走后,我发觉这些亡灵全都回来了,他们成为「因」,「果」也显现。我必须给你完整的图画,在这个国家的伟大土地上出生,你可以升进至最高,但也可以降至很低,我曾经见过这样。因为你常常指责别人,最不应受指责的是加文,这是你做最差的事。若把这件事告诉葛雷瓜︰他会砍这人十次,再把他带来见我,真的,他会说︰「真荒唐!好吧…照办吧」你告诉华伦先生,我不知道他以澳洲的处事方式会做些甚么,他们全是宝石,毫无疑问。

你们值得拥有像加文这样的人,我想他们是特别的人,我为你们努力工作,我很惊讶,正派的人不需要这种领袖,你要吗?澳洲人被证明是正派的人,很令人惊讶,他们对待我的方式,是那么可爱,你会很惊讶,加文。你也知道那些孩子,他为我买了一些杯碟,因为他们想在我来时,可以有好的杯碟为我准备茶点。所以他为每一个中心购买一套好的杯碟。孩子,小孩子,他们负责收钱,无论如何,要给母亲奉上糕饼,必须有碟子,所以他们把支票寄来,你看看,他们是那么可爱!我从不吃糕饼,你们是知道的,但仍然…我必须要说,孩子是那么可爱。

甚么原因?我们为甚么要支配人或受人支配?为甚么?再次是因为「因」。超越「因」吧!我一次又一次祝福你们,在我下次再来的时候,要看到你们不再犯错。静坐、静坐、静坐,当你们来印度,我很乐意向你们展示,你是我努力工作取得的奖品。你知道吗,就算我不曾到过的地方,有人把自觉给了尼泊尔人,他们是奇妙的花朵,我就在这里,我有点出错!我在哪里工作,哪里的人对「因」便有更多的忧虑。

我必须呼吁你们,请在内里成长,你是否寛宏?是否慷慨?是否有条理?是否令人留下印象?是否仁慈?是否合群?是否仍依附着一些荒唐的事物?是否说话浮夸?是否大发妙论?请谦卑下来,你便看到自己伟大之处,除非你真心的把头垂下,你又怎能看到你的母亲?

我希望你们都交上好运,祝你们圣誔快乐,新年进步,在灵性升进上有丰盛的新一年。让我们显示它,让我们今天决定,把你的妻子,丈夫,孩子,一切荒谬的事物忘记吧。你现在是瑜伽士,你与上天连上,请在它内成长、在它内昌盛。愿神祝福你们。

今天的节目不应大规模,因为没有太多时间。今天最好有一个告别的小崇拜,必须是小的崇拜…因为它是,最重要是你可以接受多少,因为在我离开前,我不想每一个轮穴都抽搐,我有时对在英国做崇拜感到有点怕。

加文,我想你只要…这是掌握,你必须先掌握自己。若你不是导师,你不能行动—对你的工具,这是重点。

我不希望任何人不尊重领袖,你可能非常聪明,但这是无关霎哈嘉瑜伽。在霎哈嘉瑜伽,你必须听你的领袖的话,尊重你的领袖,不要找他的错处。我知道他的缺点,知道他有甚么缺点,我知道怎样处理。每一个人必须巩固自己。我可以说在澳洲,这是现代的事物,我必须说整体像一个身体般运作,没有人质疑华伦。他们致电给他,他们告诉他,他们收钱,他们把钱…全都像一个身体般运作。但在这里,每个人都想把头砍下,或攻击心脏,这是你的心脏,这是你的脑袋。

请记着,在批评前,你们都必须为加文,为霎哈嘉瑜伽提供服务。说书籍还未到达的人,请他们接管那些书籍。就算是预订我的座位,还有其他也是他负责的,无论你说甚么…通常这些工作都是他做的,所以你也要提供服务,做这些工作,否则霎哈嘉瑜伽就成就不了。

我们来这里不单是要接受祝福,我们还要负一些责任,就是每一个人都必须要提供,要估量︰我可以做甚么,我可以怎样帮忙?有甚么工作?让我们现在看看。我希望在下次会面时,你们全都坐下来,找出你可以做些甚么。可以组成一组,二个,三个人,以爱心,全神贯注的去做,那么他的重担便可以减轻,你们全都感觉到喜乐,因为你为霎哈嘉瑜伽做了点事,母亲为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我们为霎哈嘉瑜伽又做了些甚么?你想有好的集体静室,好的地方居住,好吧。你想有舒适的地方,便宜的地方,好吧。你想有健康,好吧。你想有可爱的孩子,好吧,享受你的人生,但付出又怎样?付出你的真心,你的尊重?

下次我回来时,我希望看到你们全都成长成一个个体,若不能,最少心脏能够整合。试想象心脏的活门在不同的时间跳动,所有肌肉以不同波段移动,像这样的心脏,这个宇宙怎能生存?所以我请求你们,所有心脏的细胞要警觉,要与神合一,在整个宇宙的关爱下。愿神祝福你们。

今天该有甚么崇拜?今天是告别崇拜,就让我们有一个这样的崇拜,在耶稣基督出生前,让基督在我内里出生,让我们像祂,祂常常坚持︰「爱你的兄弟,爱你的姊妹。」谁是我的兄弟姊妹?祂也问这个问题︰「谁是我的兄弟姊妹?」

「霎哈嘉瑜伽士是我的兄弟姊妹。」

有人在圣坛上说︰「你可以在圣坛上奉献甚么?你有否与你的兄弟协调?有否协调?先协调,才把花朵带给母亲。

祂已经说了,想想祂,祂是何等寛容,何等寛大,何等伟大,祂怎样每时每刻都想着祂的父亲,完全的奉献,做祂的工作。赞美基督,赞美以潜在方式工作的母亲,我们今天在内里唤醒伟大的灵,它实际上是Aumkara,就算是记起它,想起它也令人喜乐,让祂的生命反映你的生命,你要成为真正的基督徒。

让我们有…这是甚么?

我想…我可以说,下次你来到崇拜,你们必须念诵女神的108个名号,你们必须有这些纸张。就像我们有这些书籍,我们必须有这些纸张,不单一个人有。我们也要记着一些事情︰女神的名号,我们背诵的名号,我们要一次又一次的念诵它们,并要理解它们,它们梵文的意义,对我们应该是很容易的,我们就是这样洁净我们的轮穴。

我不认为我们有基督的名号,这一次,我希望念诵基督的一些名号,我们有格涅沙的名号,不是基督,所以我们念诵锡吕‧格涅沙的108名号。一些人可以清洗我的莲足,好吧…

你有没有?真的,这是最好的,但那么,我可以说有人现在应该说,让我们看看,有多少个名号?…让我来创造名号,我们会把它给别人。为甚么只有加文保留名号?不像这个国家的首相,你已经拣选了领袖,首相只是付钱雇用的,她是…这是她的工作,他不是做他的工作,你们全都在做神的工作,那么,为甚么会有这种事情…现在有人应该念诵它,谁会念诵它?

现在一些人念诵它,一些人清洗我的双脚,不要做得太多,这是基督,不容易吸收,好吧,让我们看看,让我们看看你有多爱祂,你可以吸收祂多少…

现在起来吧,你必须起来帮忙,你们一些人,其他人也一样。不用害怕有自我或其他,不要只是在想︰「啊!他们认为我只是…」不,赶快吧,赶快工作吧。

现在,这是甚么?拿一些我们需要的东西。

现在,谁带领崇拜?巴拉,你可以吗?好吧,上前来,一些女士也上前吧,有甚么关系?现在来这里吧…水和所有这些…现在,把你的朋友带来,不用太麻烦了…

祂降世教导他父亲永恒并至高的神湿婆神的旨意。阿门。

Aum twameva sakshat

Shri Jesus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Bhagavat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 Namah.

祂是太初之存有,祂是唵。

祂是毗湿奴,祂是毗湿奴之子。

祂是摩诃毗湿奴。

祂是纯粹的生命能量。

祂包容千百万计的宇宙。

祂由太初宇宙之蛋所生。

祂在锡吕‧玛塔吉女士心中。

祂是先知所预言过的。

祂受东方天上的一颗星欢呼。

祂受三位博士探访,祂们是梵天婆罗摩、湿婆神和毗湿奴。

祂在马糟里出生。

祂是一位导师。

祂是牛的朋友。

祂受牛的探访。

祂的父亲是克里希纳。

祂的母亲是罗陀。

祂是救世主,祂用火烧掉我们的罪恶。

祂住于额轮。

祂是光,祂是天空的本质。

祂是火。

祂由于爱心行出神迹。

祂的袍为人摸。

祂是苦行者的朋友。

祂受家庭的崇拜。

Shri  Mataji:因为苦行 — 祂处于苦行中现在你明白,这就是原因苦行者,为什么?因为祂是苦行者。

祂的根源口诀是Ham(我)和Ksham(宽恕)。

祂是宽恕者。

祂让我们去宽恕。

祂是灵。

祂由灵所生。

祂是纯洁的灵,被钉死十字架上,并从死里复活。

祂在三天后复活。

祂是平安。

祂吸收一切的思想。

祂住于原初的额轮。

Shri Mataji:祂忍受一切在人类的额轮。祂是 Aumkara。祂忍受一切在人类中,祂在额轮中忍受。

祂答应给我们一个保惠师,祂便是锡吕‧玛塔吉女士圣灵的体现。

祂以国王的身分回归。

祂是迦拉奇。

祂是进化的原理。

祂是进化的支持。

祂是进化的终结。

祂是宇宙的支撑—根轮。

祂是从集体潜意识进化到集体意识的过程。

祂是窄门。

祂是到天国的道路。

Shri  Mataji:祂是窄门,到天国的道路,祂是道路。好吧。

祂是静默。

祂是我主卡提凯亚。

祂是摩诃格涅沙。

祂是纯洁的纯真。

祂是自制。

祂是慷慨。

祂是神圣的摩诃拉希什米眼中的光。

祂服从祂的母亲。

祂是完美的霎哈嘉瑜伽士。

祂是完美兄弟。

祂体现了喜乐。

祂体现了温和。

祂屏弃那些只有一半诚意的人。

祂谴责淫邪的眼睛。

祂唾弃那些宗教狂热主义者。

Shri Mataji:实际上,中和了淫邪的眼睛,祂令淫邪的眼睛变得纯洁。因为祂是纯洁。

祂对财富毫不关心。

祂赐予信众所有的财富。

祂是纯白的。

Shri  Mataji:不,你不能说祂不感兴趣,仪式中,令你想及什么?仪式是真的…。你要明白,那些富有的人祂怎会对钱财感兴趣?这就是重点…。祂对财富完全不感兴趣,因为祂就是财富这是gunatita,你这样称呼它。存在体与非存在体,当你不是存在体,你不会对存在体感兴趣,超越,祂是超越。

祂有神圣的心。

祂戴上荆棘造的冠冕。

祂唾弃可怜。

祂为我们受苦,让我们快乐。

祂是个孩童,祂是恒古以来就存在的。

祂是亚尔发,祂是奥米迦。

祂对最先和最后的人,同样赋与上帝的国。

祂与我们永远同在。

祂超越宇宙的。

祂的象征是十字架。

祂超越辨别能力的。

祂是静观者。

祂是被见证者。

祂战胜试探。

祂驱除邪恶。

祂唾弃邪术。

祂是苦行(修行)的体现。

祂崇拜祂的父亲。

祂受祂父亲的推崇。

祂的名号便是神圣。

祂是聪明。

祂是智慧。

祂是完全的谦卑。

祂对物质主义者生气。

祂毁灭自我,祂吸入超我。

祂是欲望的毁灭者。

祂是欲望的纯洁力量。

祂的心便是圣殿。

祂具有十一种毁灭力量。

祂是假先知的毁灭者。

祂是假道理的毁灭者。

祂是不宽容的毁灭者。

祂是种族主义的毁灭者。

祂是愤怒的毁灭者。

Shri  Mataji:狅热,是非常…

祂是黄金时代的宣布者。

祂受母亲欣赏。

祂受母亲赞美。

祂受祂母亲钟爱。

祂是被拣选出来的。

祂在所有霎哈嘉士之中都被唤醒。

祂是在末世骑着白马而来者。

祂是我们恐惧的终结。

祂守护着母亲的门户。

祂是到上帝的国的唯一道路。

Aum Shri Mahalakshmi, Mahavishnu sakshat

Shri Mahavirata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Bhagavat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 Namah.

Shri  Mataji:我认为「敬拜」这字句,应是「受母亲敬拜」。我想是因为祂不喜欢额轮受感染,所以是「受敬拜」。你看祂是那么特别,礼仪不妥当,这是原因。看,好一点!额轮还好,明白吗?有一点感染。我正奇怪是哪一个,现在我们说︰祂受我们母亲所敬拜。

祂受母亲敬拜。

Shri  Mataji:再次,三次。

祂受母亲敬拜。

Shri  Matajia:再一次。

祂受母亲敬拜。

祂受母亲敬拜。

Shri  Mataji:明白吗?祂是非常特别的。愿神祝福你们!

明白它的意义吗?描述摩诃拉希什米,她给你什么,以及描述她与毗湿奴的关系,以Hari,是锡吕‧克里希纳,她是锡吕‧克里希纳(Hari)的至爱,是锡吕‧克里希纳的至爱。这就是它怎样解释摩诃拉希什米,若她是圣母玛利亚,圣母玛利亚就是罗陀,这是要由男孩做的,还没有结婚的感觉,又或未想结婚的男孩,就是要这样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