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minar, Mahamaya Shakti, Evening, Improvement of Mooladhara University of Birmingham, Birmingham (England)

Mahamaya Shakti. Birmingham Seminar (UK), 20 April 1985. Part 2

Shri Mataji:

请坐

这个可以用吗?

你录了吗?

Sahaja Yogi: 是的 母亲

            所以这就是摩诃摩耶如何的运作,他们计划了所有一切。他们已安排所有一切而莎丽不见了。好吧。所以他们来告诉我,莎丽不见了,那现在要怎么办呢?你不能让崇拜没有纱丽,按照他们的看法。所以我说,“好吧,我们等着吧。如果它及时到,我们就会用它进行;否则我们可以稍后再进行。但我是最不受干扰的,最不感到不安的。因为我没有思维的概念。但是如果你有思维的概念,“哦,我们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们这样做了,现在都没了。”不要紧。没有什么损失。[笑]

但那是我们所不能做的。因为你们今天问我,“什么是摩诃摩耶?”这就是它。

你必须学会接受任何来到你面前的事。这只是其中的一件事。在这,我们感到沮丧,愤怒,不安,破坏了我们的喜乐,其中的一件事,因为我们做了思维的投射。思维上我们计算些事情。必须是这样。这真的是一个精微的自我感觉。因为我想,“这是注定的,好吧。我们明天就有了。有什么关系呢?“不管怎样,我告诉Srivastava先生,我会大约二点才回来。

他说:“为什么不在早上呢?“

“我不认为这是可行的。”

这是你如何成为avyagra – vyagra意思是一个担心的人– 一个不担心的人。所以我们担心是因为两件事。首先,我们担心未来会发生什么?未来不存在。如果你下定决心这件事未来会发生,那你就会心烦意乱。这是一件事。如果你没有任何的思维想法,你会看着来到眼前的事。你会看着任何出现的。那么你就不会担心,因为你急于看到会发生什么。这是一个方面,你会感到受伤,你会担心。

其次,你担心,当你建构了一个迷思,幻想着,噢,我们将有一个崇拜,而我们没有。”所以你难过。这有什么区别?然后你不能享受今天我的讲话和明天的崇拜。因为今天你想着会有一个崇拜。我们都打扮得很好。非常地好[笑]。

            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准备崇拜。是吗?我们明天再做。这有什么关系?我们真的把自己装扮得很好。我们都准备好了崇拜,我们坐在这里为了崇拜,现在发生了什么!

为了崇拜我没穿我的纱丽来。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笑]。所以,看到你们像这样很好。因为通常在崇拜,我从不会看到你穿成这样,我忙着我自己。现在我可以看到你穿得很漂亮了。对此我感到很高兴。

            而这些思维的东西是让我们沮丧的主要原因。就像我告诉你关于金钱一样。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印度,人们来了。他们存这么多钱为了买东西。你看,有时他们装载着货就像你所说的贸易商。海关是那么地好心,我的意思是,霎哈嘉瑜伽士有个免费通行证,无论是在印度,还是在英国或是任何地方。然后他们有一个想法画面,“我们就买这个。”好吗?然后看看 我们会花这么多钱,如果他们得花钱买别的东西,他们就会沮丧,因为他们决定就花这么多钱。那么他们可以去花些钱。这也是,你看摩诃摩耶如何运作,你看到了吗?这事发生在你们所有人身上。所以他们去买东西。

我告诉你加文曾经买过一个雕像。我不知道他付了多少钱,我想500卢比-不,你大约付了多少钱4000,还是…我不知道?。你为此付了多少英镑?

加文:四十英镑

            四十英镑。他花了四十英镑买那东西。我甚至不愿付五英镑买那。我说:“这是什么?”你是怎么买的?“哦,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母亲。我们在阿格拉买的。”

我说:“它来自尼泊尔。如果你在阿格拉买的话,我认为这是非常昂贵的,真是一种浪费。”但最糟糕的是能量非常差。他们认为他们买到了了不起的东西。能量非常差,我注意到它。于是他说:“好吧,母亲。我会把它放在您的房子并且您来提升能量。“我试过了。这行不通。我说:“加文,现在该怎么办?你把它沉入泰晤士河。”然后,幸运的事发生了。C.P.说,“我要带一些佛陀的礼物给日本。”我说,“这些日本参展商一无是处。没有亡灵去麻烦他们。”他说,“我能买些东西吗?

我说,“佛陀的东西意思是在这不易取得”“但我有avlokhiteshwara。你想要那个吗?他说:“是多少钱?”“

我说,“四十镑,”他说,“好吧。好吧。我就要这个。他花了四十英镑买了它。我说,“好吧。将它给那日本家伙。他是一个很讨厌的人。我说:“对他有好处”,我发现,你看,因为我知道它将有某种用途。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思维想法是如此死板,我们的理解没有灵活性。如果你开始变得灵活一些,这是很早期的阶段,当加文去到印度。很早。现在他是不同的。所以如果你变得灵活,那么任何发生的事会看到它的喜悦。你看到事情如何调整。但如果它是死板的,那么你就陷入了自己的死板。你永远不会享受它,因为没有了摩诃摩耶力量的变动。这就是你感到沮丧的原因。你看这都是你自己创造的。这思维投射是你的创造,并且这破坏也是你的创造。没有人需要为此负责。你要负责。而那是摩诃摩耶做的,“Sankalpa vikalpa
karo,你是能决定些事。

            你说,“今天我要去伯明翰。我必须去伯明翰。我不能来冥想。我必须,经过一些时间你会发现不可能去做某些事,而是去做霎哈嘉瑜伽需要的。因为无论什么时候你想做某事,你都会发现它使你沮丧,它会使你烦恼。如果不是,那么它会让你意识到什么是重要的,你错过了什么。有时你迷路了。你认为,“哦神呐。我们迷失了方向。怎么办?现在去哪儿?“

如果我是你,我会说,“好吧。我们迷路了。一定是在找些东西,然后在那我找到了我一直在找的东西。我就在那看到它。

如果你信任你的灵能带来喜悦的特质,无论如何,你将不会失去灵的特质,你就不会不惜任何代价失去灵的特质。然后以它做为一个指引,然后你会了解所有这些世俗的短暂事物的灵活性。他们都是多变的,只有你不会改变,因为你是灵。

今天我想谈一谈根轮,这是非常重要的课题。我想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但在西方,我必须说,因为我们错误的态度还有接受其他很专制的人的思维投射,我们严重毁坏了我们的根轮。 尽管无论我们根轮是多么弱,昆达里尼还是升起来,且支撑着它自己。

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始终落入到我们先前创造的不同分歧的陷阱。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根轮已确实受损,我们创造了路径,让我们的注意力过去,如果我们没有非常小心。现在假设如果有一个不诚实的人,或一个吝啬的人,或是金钱取向,这非常明显,你可以看得很清楚。你看着你自己,你会感到震惊,“我为什么这么说?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但是,当它涉及到左脉的荒谬,违背母亲的罪,这是一个隐藏的行为,只有存在于你和你自己之间。没有人知道你在想什么,除了你。没有人知道你私下要做什么,在你独处的时候。

            没有人能看透你,除了你的母亲。我也只能感觉你的根轮。

坦白地说,这是一个(我自己很难去感受到的)轮穴,我觉得我自己很难去感受到。原因是,我有一个非常,非常强大的根轮,它这不那么敏感,我必须这么说。它不受干扰。我的根轮的注意力不会去靠近任何其他根轮。它只是退回来,它总是这样运作。所以我也,除非它很糟糕,我指的是那个人离我很近,那么我感觉很强烈的根轮。但我仍然可以。如果你给我些你用过的东西,立即地我能感觉到。因此,根轮的修正完全要靠你自己。没有一个强壮的根轮你无法升进更高。随心所欲。做你喜欢做的事。

现在印度人,他们尊重他们的根轮,有很多方法和途径,说明如何去提高根轮的力量。但这不适合西方人,因为这是一个已损坏的。这是一个破损的,而不能作用在根轮的生理层面,但在情感方面我们称之为Mana,左脉。所以,就算你不会那样说,但你的脑袋仍然在那领域。你仍然在那领域思考。即使在思维上,你也在其中。或者你看到的东西,想要看到这样的东西,想要享受这样的事情。那种潜在的注意力还在那。你的根轮不能增强。我们必须知道,我在跟西方人说。我不会向印度人说同样的事。

            所以现在我们必须更加地努力。要提防当心,去处理你自己。它更多的是一个思维的活动“思维”意指,我是指–情感方面。你必须注意你的脑袋。英语里,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词“脑袋mind”,但情感“Mana”,通过它,我们迎合我们情感方面的需要,我们的欲望。它去到哪里?我们脑袋的这个动向跑去哪里?它在做什么?你必须去对抗你的脑袋,对抗你的欲望,或者你可以面对它,你自己清楚地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由你来决断。没有人会在这点上纠正你。我知道你们有人对我忏悔。我从来没有读过你的信,很坦白地说。无论你寄来什么样的信,我不会读它。不论你有什么样的忏悔,我烧了所有的信件。你所做的我没有任何概念。我也不想知道它。那不是我所关心的。我所关心的是,现在你不是停留在同样的想法,同样的层次,或是任何不论什么层次,我们可以说。

在无思虑的觉醒中你可以战胜从错误根轮来的思绪。

            也许你们有些人在你的根轮有亡灵。我们有一些身体方面的治疗针对这样的亡灵,改天我会告诉加文,你可以问。但你不能总是说,“这是亡灵,我很好。我是远离亡灵的。你不是。每当你说,“我有亡灵,”意味着你 你自己站在亡灵这一边。

你看着一个人就像一个旁观者Sakshi。这意思是你看着那个人,但是你不去反应,反应是喜悦的杀手。你自己可以很好地感受到你的根轮。你也可以在指尖感受到它。对它保持警觉。如果你想善待自己,要知道你必须转移你的注意力到健全的婚姻生活上。但也不应该太过。因为我现在知道,在西方人们想出方法 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不同类型的思维技巧他们想出来去破坏他们的纯洁的注意力。不要玩弄这些。

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表现出我们仍是套入一个不良根轮的陷阱。你打扮的方式,你走路的样子,你坐的方式,说话的方式,你举止的行为,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方式。我得给其他在霎哈嘉瑜伽的人留下深刻印象。唯一该给人印象深刻的应该是 更高的升进 如其他人已达到。你可以做到,这并不难。既然昆达里尼可以与所有这些虚弱的根轮一起升起,我相信你可以完全地治愈你的根轮。但你的问题首先是加强根轮,为此我认为你都必须进行一种苦行。

这就是为什么有时我说,西方人应该少吃肉,尤其是红肉和牛,马,狗–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你吃。[笑]吃更多的蔬食。我不是说素食主义,你明白。多,吃更多不会给你的身体更多热力的东西。甚至鱼也是很[degrading?]。因此,采取一种禁欲的生活方式,但不要吃这些可怕的健康食品。我不能忍受它们,我告诉你。他们不是给人类吃的,而是给动物的,我认为。他们完全翻搅你的胃,很可怕。这个乡村商店的东西我吃过一次 我说,“这真是够了!乡村商店–整个乡村都进到我的胃。 [笑]

所以你们这些人能好到哪里去?

那些因根轮问题受苦的人,必须知道食物会对根轮的力量造成差异。所以,如果你必须治愈它,首先你必须舒缓它,它过度活耀,过度活耀。任何男人你接触的,任何女人你接触的,任何女人你都看,我就是不了解,这比猴子还糟。好可怕.你必须舒缓它,凉化它,好让格涅沙赐予祂的祝福在你的根轮。没有恩典。这不是外在的 我可以说 “你必须尊重你自己”,这没法用那些话成就 我知道。你必须坐下来,静坐,试着舒缓它。我会告诉加文,我会告诉他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的,因为我不能像这样在公开场合告诉你。但这些都是身体的。思维上你必须看着这个脑袋去哪里–去到脏东西。为什么它总是去到这些感官?看看鸟儿,看看花儿,看看自然,看看美丽的人,仅是去看它们。

西方另一件可怕的事是,女人必须暴露身体让男人兴奋。我想男人也一样。他们总是试图激起对方,生活在一个愚蠢的兴奋。你要露出美丽的东西,像花朵,美丽的装饰。好吗?但你不是一件物品!那是你的私人财产。你不会穿戴你所有的金子在街上,你会吗?最好试一下,有时。你会介意人们掠夺你的黄金,但你不介意你的贞操被掠夺。每个人都用污秽的眼睛看着你。你不会感到受辱。因为自我是一个肮脏的东西。它不介意。它感到高兴,有人看着你。他们在抢夺你。他们在掠夺你的贞操。但霎哈嘉瑜伽士不是这样的。仍然我必须说,你必须洁净你的心灵,净化你的脑袋,让你自己摆脱它。

这脑袋非常滑稽地被放置,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最大的混乱在脑中。他们很困惑,很迷茫的人。因为这种生活是没有智慧。你变成了一个性取向的人。事实上恰恰相反。如果你是金钱取向,你想保留的钱。如果你是物品取向,你想保存它。如果你得到一个小古董你想保存它。为什么不去保有你的最高的财产,去装饰,去敬拜呢?

我很担心在这点上,人们偷偷地沉迷在这种事情。他们有时是虚伪的,他们不介意虚伪。他们是霎哈嘉瑜伽修行者,好吧,但在这件事情上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肆意妄为。有时有人说“母亲说这没关系”,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这点我不能妥协,这是。你必须要对你自己有一个贞洁的观点、对你的生活、对你的存有、对你的个性。你们是圣人。如果一个圣人没有一个好的性格——我称之为性格,个性的本质——不是圣人。

所以必须保持这纯洁性。对此不可能有任何妥协。你不能攻击所有一切的根源。如果成就了,在集体层面,没有人欺骗自己,没有人欺骗自己,把脑袋放在正确的升进的轨道上。想想升进,你将如何升进,想想你拥有快乐的时刻,想到你第一次遇见我的那一天,想想所有其他美丽的神圣的事物,你的脑袋就会被净化。每当有这样的想法出现时,你必须说:“不是这个,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我告诉你,更多是在思维(mental)而不是身体上。我知道这很难,但如果你能得到自觉,为什么这不行?

你要明白,对这点没有妥协。也许有一天,如果你持续这样做,你就会被完全被抛弃,就像其他魔鬼被扔掉一样。所以没有妥协。告诉自己,不要欺骗自己,不要欺骗自己。你不能升进,如果有任何潜伏的东西在你内在。你会被拖下去,因为那是你的弱点,你会变得越来越虚弱,越来越虚弱。

唯一的问题是“你的注意力在哪里?”“转移。转移注意力。首先你需要一些锻炼,一些努力,然后它会自动地到来。你不需要努力,你不需担心。相反地,它会变成为难以对付,如何被其他。有这么多制约。我们被制约掌控着,我们毁了我们自己。这种制约是最精微的,最糟糕的。在霎哈嘉瑜伽里是不可能的战胜,除非你个别单独承担起关注它的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