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圣地亚哥公开讲座

San Diego (United States)

1985-05-30 Enjoying The Joy, San Diego, United States, 52' Download subtitles: EN,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美国圣地亚哥公开讲座

圣地亚哥(美国)

1985年5月30 日

很抱歉我来晚了……发生了点事,但无论发生什么,也只能接受它。这就是上天运作的方式。任何事都事出有因。刚才他们必定向你们说明了,我们内在有哪些能量中心。他也向你们讲述了我们内在的运行机制是怎样的。这些都是在我们进化的不同阶段,于我们内在建立起来的。每个能量中心都是如此建立的。

现在,所有这些都已建成,像一条通道。通过左边和右边你们创造了升进的中间通道。当你们愿望的纯粹能量升起,被唤醒时,它穿透我们称之为顶轮的最后一个能量中心,意思是千片花瓣的能量中心,即是大脑,或我们可以说,是覆盖大脑边缘系统的部分大脑。灵是全能上帝的反映,住于我们的心中。当灵量触碰到顶轮——灵的宝座,反映在我们心中的灵被唤醒。这不是说灵被启发,而是注意力像一件纱丽,它像这样推过去,当它触及(顶轮),穿透(顶轮)时,我们心中的灵(灵的宝座安置在顶轮)开始进入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

所以你得到的第一个感觉是头顶有凉风,那是第一感觉。你得到的第二个感觉是感受到那无所不在的上天的大能,因为你现在进入了觉知的精微领域。人类的觉知原先是粗糙的,但当你接触到灵,你拥有无思虑的觉知,完全没有思虑的。因为思维消失,粗糙的觉知也消失。你变得更精微。这种精微赋予你某种力量。你得到的第一个力量是你成为,你的觉知成为集体意识。你可以在你的手指上感受另一个人(的能量状况)——那意味着你变得拥有完全的觉知。

就像今天我来到墨西哥,我能够感觉到整个国家(的能量状况)。以前也知道一些,但那时我的注意力并没有那么深入在此。我能够感受到整个国家有非常糟的左脉的问题,而左脉的问题甚至影响着整个区域。你能够清楚地感到左脉的问题,你的左脉变得沉重,所有轮穴都能够感受到热力。然后你开始感受到整个氛围、国家、人民和个人,还有你自己。由此你知道了某个特定地区的问题。我的意思是开始你可能感受不到那么多,你可以从只感受你自身开始。

然后你开始感受别人,这样觉知成长得越来越多。在中枢神经系统中你开始感受到其他人的问题,你自己的问题。但你感受他们不是好像痛苦或者麻烦的感觉,而是你感受他们如同有点热力,或者有时是一点痛,非常轻微,你如气压表般记录它。当你感觉到了,你便想清除它,就好像它们是你自己的问题,如果你知道如何清除它,你就可以那样去做。这便是我刚才做的,也是我迟到的原因,一些集体层面的东西。如果你正做着某事,你会想先结束这个工作再去开始其他的工作。不想要半途而废。

对人类而言,一开始会很难,因为你要从人类的觉知上升到超人类的觉知,或可称之为超级觉知,进入一个更精微的觉知状态。所以一开始觉知是粗糙的,随后你的觉知变得精微。但由此你并未感到任何不适或不安,因为你变得极其有力。这种慈悲的力量如此巨大,以致你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没有痛苦,没有问题,幻象完全消失。头脑中再无幻象。

就像人们说,当你面对什么时,你会充满贪心,贪婪或色欲。但当你的眼睛变得纯洁,便没有了贪求或色欲。会发生的是,你开始感到与外物合为一体,无论那是什么,透过一种给予喜乐的方式,就像你看见某人,一个很有吸引力的人,对那人没有了那种[疯狂]的冲动,那种感觉消失了,而你开始感受到人或物之创造的喜乐。

像在墨西哥,人们手工制造了很多东西。当你看着它们,你可能会想它价值多少,价格多少,何人制造。但如果不去想,那么你看着什么东西,会看来非常喜乐,因为你能感受到生命能量。而且你知道有人制造的它,那人可能是位自觉的灵,可能是位非常伟大的上帝的信徒,或曾有如此想法的一个人,“哦上帝,这是您的创造。”那人怀着如此感激的心情制造了它,你感到应当买下它。物质只有一个功能,便是给予他人时带去喜乐,由此你能表达你蕴藏其中的快乐。这样你对物质的觉知变得非常精微,你开始理解物质,它有何内涵,一件特别之物有何用途。

同样的,当你遇到人们,新人,完全不认识的人,你知道他们的需求是什么,他们存在什么问题,在一个更广泛的层面,在集体层面上的问题,而且你也知道一件简单的事,在墨西哥有些人正追寻着上帝,他们将获得帮助,被给予他们想要的。他们自己可能并未清楚觉察到,但我们开始觉察到他们。一种非常精微的和谐关系建立了,你被他人吸引,不是经由任何色欲,贪婪或任何目的,而是通过与他们内在的喜乐——灵的喜乐——合为一体。你看着他们你感到:“此人是如此优秀的一个人。”你如何知晓?因为你开始在手掌上感受到那人清凉的生命能量。你只是因其人自身的缘故去享受他,而非任何别的原因,无论是贫是富,是美是丑,都不重要。你接近另一个人的灵,因为你已成为灵。

人们谈论大事,组织和平任务,这任务,那任务,目的是创造更好的关系。所有粗糙层面的关系,都会产生问题,因为背后都有某种潜在的自私。但一旦成为灵性关系,你只是享受别人,不会沉溺于去讨论,通过接近那人,你会有何获益,你会有何得着。由此你变为喜乐的接受者,如湖水不波,宁静如镜。完全倒映出周边创造的一切,散发出创造的完全喜乐。

同样,充满了灵体之光的心,反映了另一个人创造的完全喜乐。无论存在什么,你都以一种精微的方式享受。而时间,你不会去看,你超越时间,你超越时间,你不再受时间所困。一切都有适当的时机,你开始明白,这就是时间的本来面目。你不会成为时间的奴隶,你不会成为任何习惯的奴隶,你不会成为任何诱惑的奴隶,而你完全自由地享受喜悦。

例如,我们总是非常紧张地思考接下来该做什么,这必须成什么样。但接下来你开始看见生命的目的所在。就像有一天,我们要做一个普祭或者崇拜。他们说:“我们要9点开始”,像今天一样发生了一些事。我说:“好吧,我们9点开始。”但是我知道9点不会妥当,所以我11点到达那里。当然那些必须留下的人会留下来。因为你需要人们明白,如果是灵的话,时间没有任何意义。我说:“现在,去看看Panchanga,那本查询时间的书。”他们说:“今天是暗夜,无月夜(Damasya)。”“什么时间结束?”“现在。”我说:“那就对了。”所以每件事的时机,一切都得依据灵体的需要来安排,而非粗糙层面的需要。一旦如此,你能轻松明白地[进行或了知]上天成就事情的整个模式,这样你便明白了时间的活力,因为你活在当下,不在未来,也不在过去。

    实际上往者已逝,来者未至,我们不知未来将如何。来到当下你必须成为灵。当你在灵体之中,你才意识到当下才是实相,其余皆为虚幻。当灵量升起,她将注意力推入或穿透进入一个静默存在的领域。因为一个念头升起落下,另一个念头升起落下,在这两个念头之间存在当下这个领域。现在……但我若说你停在这一刻,就在此刻,你无法做到。你的思维在过去或未来间跳来跳去。而唯一能让你停在当下此刻的便是灵量,使你不想及过去和未来,只享受当下,当下全部的活力,你变得充满效率,充满活力。你能够完成一千零一件事,那些通常情况下你无法做到的事,你会惊讶它是如何成就的。

    上天有祂自己的计划,有祂自己的认识,我们不能要求上天按照我们的要求去运作。无论上天做了什么,组织了什么,我们要去接受,然后我们会看到上天的奇迹,我们会惊叹祂是多么高效、多么美丽,像一台机器。我们感到上天的高效,最重要的是我们感到上天的慈悲、爱和理解。但首先我们必须升进到那,为此需要在灵的觉知上获得成长。如果我们不能发展灵的觉知,我们就会失去我们要到达的那个维度。所以自觉后我们要尊重的是灵,因为祂赐予你真理。

要理解真理,你必须成为灵,否则不论你怎样理解都是谬误,都并非真理。由于你头脑的投射,你认为那是真理,并非如此。比如现在,我正坐在这张椅子上,你将永远不会知道我曾在这张椅子上坐过。但是假如有个自觉的灵前来,他会立即知道有位像我这样的人(在这坐过)。例如我们说莫扎特是个自觉的灵,我如何知晓? 他现在已不在世。因为你可以通过生命能量感受到他是个自觉的灵。我说:“亚伯拉罕.林肯是个自觉的灵。”并不是因为他生活的方式或所作所为——那只是他伟大的某种表达或征兆,而是因为当你想到他时,双手上出现了凉风,巨大的凉风,令人抚慰,轻拂过你,“哦,那是亚伯拉罕.林肯。”

我们不知道我们要把时间花在哪,什么人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直到我们成为灵。我们把时间浪费在迎合完全无用的东西,忽然间我们发现:“哦,上帝呀,多么浪费时间,多么浪费精力,多么浪费金钱。这人是个骗子。他欺骗了我。这个工作完全是虚假的。为什么我要在那里浪费时间?”得到自觉后,你变成了绝对。没有相对的价值,你不会相对地去判断任何事,你只是知道什么是绝对的,一旦你知道了绝对,你会非常确定,不再摇摆。那么你就成为一个极有力量的人,你知道每件事的真理。

真理非常简单,即,你是灵,你不是这个身体,不是这个头脑,不是这个自我或你的思想制约,你是个自由的灵,那便是真理。但它并不只是思维上的一个真理,而是事实如此,还必须得到证实。第三个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除了你的觉知成为真理、完全的知识,你成为喜乐之源,你不单接收喜乐,你还成为喜乐之源,祝福之源,平安之源。这样的人无论去到何方,都能令人感到慰籍。

昨天你们看到一个女士,她的手指非常僵硬,不能活动……当我一说:“你的手指怎么了?”她就开始活动手指了。她很惊讶她怎么就开始动了。只是我的注意力,只是一个提问。我说:“你的手怎么了?”她就可以开始活动了。她说:“我被治好了?”开始她说是一些神经问题,然后她看到:“噢,手在动了,它好了,手被治好了。”怎么做到的?因为你从内在获得慈悲的力量,这力量没有期盼,只是工作,默默成就。只要放注意力在在那人本身,就足够。只需看那人一眼,就能把他从任何疾病中解救出来。它是能成的,但当然,对那些根本不应得到的人,那些心术不正的人,残酷的人,例如希特勒,你确实不能给他自觉,能吗?他必须受苦。

所以,我们这些对人的谬见,如我们应该善待每个人,我们应该和蔼可亲。上天对恶人的仁慈不是我们看待的方式。对待恶人的仁慈便是惩罚,那是愤怒的上帝。祂惩罚恶人。许多人觉得,我是说,有一种思想态度说一切都是幻象,所以骗子也是一种幻象。并非如此。对你而言它只是一种思想态度,仅此而已。对那些船上的人来说海洋是个幻象当然没问题,但对那些水里的人就并非如此了。他们所认为的这是或不是个幻象不过是一个思想问题,,对他们并非事实,对他们并非真实存在。但一旦你升进超越它,对你便可称其为一个幻象。但对上天而言,祂有责任去纠正它。上天照看着你,上天所有的祝福开始洒向你,你很惊讶祂如何运作、如何帮助你、如何使你获益。你会惊讶你是如何得到你渴望得到的一切,你的愿望变了,你祈求什么,你便得到什么。那是因为存在于此的这些愿望都是基于上天的愿望。

就像我们有一个在利雅得工作的医生,他有种感觉他应该到阿巴(Abba)去,这是一个非常受人欢迎的地方,他认为霎哈嘉瑜伽在那里会运作得更好。所以他非常渴望、他给我写了一封非常热切的信,说:“母亲,请让我能去阿巴。”他刚寄了这封信,他尽了最大努力。他才寄了信,我还没收到,即便这样他也得到了任命。所以,对待生活的整个态度改变了。像今天如果你问霎哈嘉瑜伽士,他们说:“母亲,我们必须去墨西哥。”我说:“有多远?”“十五,二十分钟。”“可以。”原因是他们想让我把注意力放到墨西哥。他们不只局限于美国。现在对他们来说墨西哥也很重要。让我们做些什么来成就它吧。

否则人们可能会有其他愿望,其他事情。小的愿望像有个房子,有辆车,有份工作,很快就能实现,没有丝毫问题。克里希那曾说:[印地语]当你得到瑜伽,当你获得自觉,你得到你的福祉,你的健康会改善,你的头脑会改善,最终你成为他人恩赐的施予者。无论你走到哪里,你都充满吉祥。你是如此的纯洁,你的纯洁令整个氛围充满了吉祥。当这吉祥行动时,你惊讶于通过你,人们怎样获得帮助,被赐予美丽的祝福。而你能觉知到这些,你明白是怎么回事。

从基督以及所有其他来到地球上具有这样伟大人格的人生中,我们能够学到,他们如何为他人做事,他们如何应允他人,无论他们愿望何在。就创造而言你变得完全地充满活力,若你的兴趣于此,你变成伟大的创造者,你变成他们所称的伟大的疗愈者,不是向别人收钱、或谈钱来治疗他们,而是出现在这些人面前,你便治愈了他们。

你成为一切纠正的源头,而这纠正并非思维上的,你对他们演讲:“现在你们不要再做这,不要再做那,你们不应该做那。”只是去成就,人们就融化到你的慈悲之中了。你不必与任何人斗争,你不必去争斗,它自然成就。它如此有力量。最强大的力量是爱,纯洁的爱。当这份纯洁透过你散发出来,你会惊讶为何人们不运用这爱的力量?他们只运用仇恨的力量。所有这些问题都会脱落,你家庭的问题,你城市的问题,你国家的问题,世界的问题,统统脱落。因为所有的问题都来源于那些仍很自私、很孤僻、极其狭隘的人类。

整件事情如此美丽地成就着,我们必须去创造这样的人格。因为上帝已将那些伟大的人送到这个地球。我随处都能见到,他们是非常伟大的人,非常特殊类型的人,他们明白他们要在上天的工作中发挥作用,他们成就的方式就是奉献于整个宇宙的福祉。美国,我不得不说,一直是这方面被关注最少的国家。我必须说就进化而言美国是最差劲的。我很抱歉,但的确如此。他们这里有各种假导师,各种事物。而在霎哈嘉瑜伽,我发现他们却不在那。对此我非常惊讶,他们的兴趣是如此滑稽,他们对生命或者我不明白的事物有如此狭隘的兴趣。

我到过这个国家很多次,当然比不上我去其他国家那么多。每次我到这,我都感觉他们仍需要提升到某个程度才可以明白:真理必须要去接受,必须去接收。因为将真理展现给那些尚未准备好的人,可能全都会错失。就像基督的一个故事,里面祂描述那些种子撒落在岩石上,一些落在合适的土壤里。现状正是如此,也是我正面对的。有时我感到像印度这样伟大的国家,面对霎哈嘉瑜伽它现在都很好地觉醒了。或者我们可以说另外一些国家,比如意大利,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国家,但却常常被忽视,视作一无是处,也正赶上来,因为灵高于任何其他事物。政治、经济对灵而言什么也不是。

现在,让我们看看美国发生了什么。让我们看看有什么可以唤醒他们。我不知道什么能激发他们。因为他们也被放置在喉轮。这是美国被安放的能量中心。这也是个最重要的能量中心。如果这个能量中心没有被唤醒,那么人们一定会看到它有些事要发生。上天可能会震撼你,冲击你,告诉你,最好接受你的灵性生活,那才是重要的。那非常重要,我们应该将上天拥在怀中,尝试去接受。人们还未意识到,过着平淡的日复一日的生活仍是不妥的。人们应当想到,对那些不接受真理,想不到灾难会降临到他们头上的人,是可能会出现更深远的影响的。真理必须被接受。

你们看看这些消失的国家,像古罗马曾是多么伟大的国家,他们没落了。为什么?因为他们过着一种毁灭性的生活,到了极限。我曾听有些人说:“我们,我们有权毁灭我们自己。”你们根本没有权利。你们不能创造自己,你们也无法毁灭自己。所以人们应该意识到,如果我们有任何的权利,那唯一的就是去成为灵,成为那种力量,也可以使别人成为灵,成为喜乐之源,他们原本的样子。这是我们进化的缩影。

这就是我曾说过的最后的审判,灵量会审判你们,灵量会审判你们。不是任何人来称下你的体重,然后说:“你是这么一个重量所以你没问题了”或者“你的头脑有如此的重量所以你没问题了。”而是,当你灵量升起时,审判将会降临。你将审判你自己。你将通过是否接受灵性,与上天合一来审判你自己。那是个事实,我必须向你声明。因为这是非常重要需要理解的,作为一位母亲,我感到非常担心,非常的担心,这么大量的人口不应该被荒废,完全浪费了,因为他们意识不到他们存在的重要,他们生命的重要性,作为灵性存有他们自身角色的重要。愿神祝福你们!

这个讲座还可以继续下去,因为关于灵,我必定至少……我不知道,仅就灵相关的主题

迄今估计至少上百场讲座了。所以这是一项无止尽的工作。而每一次我说什么的时候,人们就说:“母亲,您又讲了一些非常新的内容。”所以知识是无止尽的,但你成为知识,你自身成为知识,你开始了知它。唯一的便是,你必须视为一项责任,尊重你自己,以及你必须成为灵的责任的重要。这是你作为人类,在这个时候来到这个地球的原因。这个时代非常珍贵,成为一个求道者并不是时尚,而是必须在你们所有人身上发生的。

昨天你们问了我许多问题,我想我已经回答了其中的绝大部分。我认为其中一些是非常好的问题,而有一些问题我想也有点太简单了,但没有人具有攻击性……但总体上我认为圣地亚哥可能是一处我们开始能够拯救美国的地方。我没有在洛杉矶或者其他地方进行任何讲座,而是来到了圣地亚哥。但你们要知道,这或许是我们必须要找的具有那种素质的人的地方。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们,但是我希望我们能找到具备那种质素的人。即使一枚小小的别针也能将纱丽夹住。同样地,像圣地亚哥这样小的一个地方也能拯救美国。

愿神祝福你们。

我们现在要开始体验了。需要花费你5分钟左右的时间,因为若是所有轮穴都已经过讨论,注意力就已在其上。非常简单,把你们的手掌朝向我。

霎哈嘉瑜伽士:每个人都把鞋子脱掉,好吗?

锡吕玛塔吉:这样更好。[向霎哈嘉瑜伽士]。你们做得很好。

只是把你们的手朝向我。像这样。

左手,现在,把左手对着我,右手垂向大地母亲。我们要做一下平衡。现在你们不需要闭上眼睛,让我们看看。把你们的右手朝向大地母亲。就像我昨天和你们说的,左脉是我们的制约,制约,潜意识和集体潜意识,对这里有很大的影响。而且也是情绪的一面。

现在把你们的右手对着我,左手对着天空。右手对着我,右手像这样对着我。

霎哈嘉瑜伽士:把你们的左手朝向身后。

锡吕玛塔吉:你们在手上感受到凉风了吗?你们已经无思虑,没有思虑,看看手上是否感受到凉风。

霎哈嘉瑜伽士:好些了[后面听不清]。

锡吕玛塔吉:好多了,对吗?让我们看看

 [锡吕玛塔吉对着麦克风吹气]

可以吗?

你们手上感受到凉风了吗?好的,现在把你们的左手放在头顶上,就在这儿,脑囟门的位置。感觉到了吗?这是非常精微的。感受到了吗?专注在那里。

锡吕玛塔吉:[对着瑜伽士]。起作用了,对吗?很好。

现在,换一个手。看看左手,用右手(到头顶)。只是把注意力放在那儿,看看。相信你们都是灵。所以只是在心里说:“我是灵”,在心里说。说七遍,就会起作用。

出来了吗?都感觉到了吗?你们感到有热力散发出来?一点点热。好的,现在换一下,变一下,现在看看。右腹轮。

好了吗?

霎哈嘉瑜伽士:右腹轮

锡吕玛塔吉:[听不清]

 [锡吕玛塔吉用水洗手]

现在,看看,是否有凉风……

 [锡吕玛塔吉吹着她的手]

感受一下。像这样放你们的手。很好,你们都无思虑了。如果你们能了解,你们的头脑里没有思绪,完全的静默。享受它。这一刻将要转化你们的生命,相信我说的。今天你们可能没有意识到,但你们很快就会意识到这一点。

啊,停下来[你们的思绪]。相信你自己,这是最重要的。漂亮!现在,所有那些在手上,头上,从头顶感受到凉风冒出的人,请举一下手,所有人,双手像这样。你们能相信吗?你们大部分人(都感受到了)。愿神祝福你们。

除了一两个人。可能你们是第一次来。你们是第一次来吗?好的,可能是,我们会看看你的情况,这不难。今天是非常有力量的一天,都成就了。现在你们已经找到了,但是需要去稳定你们自己,稳定非常重要。幸运的是你们在这儿有一个很好的中心。我们需要通过圣地亚哥从这一边去成就,从新泽西是从另一边。我们必须成就出来。

你们所有人一定记住你们已经得到自觉。我不想接受你们的任何承诺,因为我依靠你们的灵。尊重它,尊重你的自觉,尊重你自己。现在你会发现你生命中有了一个目标,就是去理解上天的力量是如何运作的,我们可以如何管理它、控制它,我们可以如何利用它,以及它如何在更大的利益、更高的利益、更高尚的利益,正道的生命中发挥作用。你成就了,其他人也成就到。愿神祝福你们。是时候开始启动了,这就是为什么你们需要理解为何有人迟到、为何有人早到。好了。这两位男士还有这儿的一些女士还没得到自觉,所以我希望霎哈嘉瑜伽士去帮助他们,因为我要下去与你们握手。

那些没有得到自觉的人,请举起手,别穿上鞋。他们这就下去看你们。请坐好。再只需要五分钟。五分钟。不要太着急。

(她说什么)很抱歉,我刚说你们要等五分钟,我会下来,我们会看看,那些没有得到自觉的人会得到自觉。不要着急。现在什么时间?我最好问一下,因为大家似乎都非常急。为什么呢?你们知道我在全世界到处旅行,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知道我没从中赚取丝毫,像金钱这块,明天我要去纽约,然后是瑞士,然后是西班牙,遍及各处。但我是如何做的呢?因为我以我们所谓超越人类意识的方式获得报酬:喜乐。而那是我们必须达到的。所以不要着急。没什么可以从圣地亚哥跑掉的,我可以告诉你。让我们看看。(他们没有那么急,他们不像纽约那么急……)

 [备注:锡吕玛塔吉下来会见所有的人,个别跟他们说着什么。听不清。]

神圣的锡吕玛塔吉 涅玛拉 德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