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vi 女神崇拜 San Diego (United States)

女神崇拜
美国圣地亚哥
1985年5月31日
愿神祝福你们。
(马拉地语)
 
请坐下。
能到圣地亚哥的集体静室是件乐事,这是一处很漂亮的地方,一处很能表达神的爱,上天的爱,表达神想帮助你的每一步的地方。若你想拥有集体静室,想拥有一处合适的地方,想好好照顾你的孩子,想做神的工作,这些一切都会被照顾,都会达成实现。若它不能达成,你又怎能做你的工作?所以全都能达成实现,这是那么明显,我们拥有不同的集体静室,这样舒适的地方,都是以很合理的价钱,你能负担的价钱便得到,我们都能快乐的住在一起,这是用爱为你们创造的住所。
我们先要记着,我们之间要有完全的爱。(马拉地语)我们不要信任任何想分化我们,想给我们错误想法的人。只要用心,我们能轻易分辨谁是霎哈嘉瑜伽士,很容易把他们认出,你只要敏锐点,便很容易分辨出他们。任何狡猾的人,都很容易被发现。没有人能违反神,因为一切都会被发现,被找出。
我们要把注意力完全放在母亲上,有些人确实有点狂热,因为他们很执着依恋,但不要紧,你会清醒过来。狂热总比怀疑好,所以那些做事有些过分的人,他们应该把人生交托…无论他们看到什么,无论他们对霎哈嘉瑜伽有什么理解,无论有什么发生,他们都会毫不焦虑的接受它。
就是这样,我们要建立自己霎哈嘉瑜伽的形象,我们不能建立…它就是它本来的样子。我们不能把霎哈嘉瑜伽的形象建立成我们认为它就是这样的样子,霎哈嘉瑜伽就是这样,它不是那样。你不能妥协,你就是不能妥协,它本来是怎样就是怎样,它不是你想它这样就这样,你不能塑造它,因为它的形象很久以前已经固定了。现在它是这样子就是这样子,这就是为何它能成就得那么好,那么有效率。要令它更有效率,你要接受它的运作。
就像昨天,你要明白,我知道必定是有些什么,还不是时候。这次我在这里花的时间本是用来提升你们的灵量,但却不必要的浪费掉,取而代之,我用了五分钟给他们自觉,就是这样。所以一切都要以这种方式来理解,你会渐渐看到上天的戏剧,看到事情是怎样成就,看到它是怎样帮助你。
就如神已经把一些东西带到你面前,华医生告诉我一个很有趣的故事。财富女神和教育女神有点小冲突,你也可以说教育女神或莎娃斯娃蒂。若她受忽视或受过分的爱慕,便会令你自我中心,某程度上若你不停的学习、学习、学习,你便会偏向一面。
这位女士想测试财富的力量,她对拉希什米说︰「好吧,让我看看,这个人。」这个人是个乞丐,他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因此拉希什米把很多钱放在一个大的容器里,我们称这个大容器为handa,再把容器放在他会走过的通道。这家伙走在路上,莎娃斯娃蒂进入他的思维,当莎娃斯娃蒂进入他的思维,他变得很自我,他甚至看也没有看那些钱便走开了,虽然他需要钱,他却走开。
这反映当人变得自我,他便开始有自己的计划,自己的提议,自己的形象。那么,上天提供给你的需要,你的要求,你的答案便会消失无踪。结果是我们不容许上天的戏剧上演。这不单适用于物质层面,也适用于感情层面,亦适用于肉身层面,而最适用的要算是灵性层面。所以我们不要错失重点,就让上天扮演它的角色,我们必定能看到。
就像克里希纳曾经说︰” Karmanyevadikaraste”—「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做这工作。」现在我们做崇拜,做摇灯礼,我说︰「好吧,若我们能做,很好;若我们不能,我便乘黄昏的飞机走。」我不介意,不论我坐早上的飞机或黄昏的飞机都不要紧,我绝对很轻松自在。我们讨论了一些重要事情,要花点时间,这是必须要做的,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并不记挂着我要乘一时起飞的飞机,没问题,我可以乘晚机,这对我是毫无分别。
就是要采取这种很放松的态度去迎接什么会发生,人们不必要的…(马拉地语)…所以…
当我们明白上天有它完整的戏剧,它自己的运作方式,全部事情都是为我们,为你,为霎哈嘉瑜伽士而作的。一旦你意识到这样,你便感到绝对的轻松自在,处于喜乐中。但一旦你开始︰「噢!这应该是这样的,那应该是那样的。」一切都会违反喜乐,无论事情是以何种途径来都不要紧,一旦你采取这种态度,你的喜乐便是完全的。
我曾经见过人们在感情上受很多苦,原因是你对一切都开始思考。现在在印度,结婚很简单,你要明白,我们从小便被教导︰「你会结婚,所以你必须学习怎样与丈夫相处。」男人常常被告知该怎样对待妻子,虽然他们不知道谁是他们的妻子或丈夫。丈夫和妻子只是某种记号,他们不知道是谁,可以是任何人。所以你一旦接受她为dharma,便会为你带来惊喜,你只要去享受。事情要建立到某程度,某时刻,那必须也是祥瑞的。当然他们先占卜,这很重要,因为若你不占卜,后果会是颇灾难性的,所以他们占卜。若占到很多点,他们说二十六点是最理想的,那么他们便会结婚,不然便不会。他们见面或不见面都不要紧,有时人们会见面,大家交往一年,或许这样他们的婚礼会延期,没有吉祥的时刻,他们要花点时间一起,但不是单独的,他们从不单独见面。当你要见你的丈夫或妻子,这个时刻是很神圣的时刻—这是很神圣的时刻,你要集中精神。
忽然下了决定,你要保持这神圣时刻。即使有时婚礼举行前还有点时间,在决定后,还有颇多时间,你或许还继续有种感觉,想见这个人,但你不会分心,完全集中精神,决定了,便只要接受。
在这里,人们同居三年,接着他们结婚,然后离婚,我是说我不能理解。即使你们同居三年,七年,十年,他们仍会这样做。那么互相认识了解这么多年有什么用呢?仍要离婚。但若你灵光一闪,明白这是专心浓缩的运动,你对一切都很集中,你遇见这个人,接受这个人作为你的伴侣。或许有一两个会失败,若你不想及它,便不会那么失败。因为在婚后,你便开始想︰「噢!我期望这样,我期望那样,我以为是这样的,但却不是。」常常找对方的错处,不是找自己的错处—这是最精彩的,不是看自己怎样适应对方。一旦你开始对婚姻有要求,婚姻便会完蛋,完结了。就如你生小孩,你完全不会想这是个怎么样的孩子,你只是爱这个孩子,同样,婚姻也要发展这种专心浓缩的感觉,这样的婚姻才会成功。
但这里,你看,就像当你购买了一些物品,买了一些东西,好吧,你便想︰「噢!这个不好,我应买那个,那个会更好。」诸如此类。你因此拿另一件物品。对象是不同的,对象是对象,人是生物,不像死物那样能把这个换成那个,「我可以要这个或那个。」对人类你不能这样—不然你就是在玩弄上天。
这是重点,你感到霎哈嘉瑜伽士要学习接受喜乐,接受快乐,而不是投射荒唐的想法念头,这样你的喜乐才会是完全的,不然是不行的。若你来,比如就肉身方面而言,就像在这里,若妇女是很瘦的,她想有像这样的腿,这样的手,这样的身体,为什么?我是说试想像每个人都严格控制成某一个特定的模式,这样的腰,这样的…这会是很可怕。我是说你会很讨厌,很厌倦这样,你是想要像这样。
现在的潮流是就外表而言,我们全是美国先生,又或你怎样称呼它也可以。每个人都练习慢跑,每个人都像疯子般跑,为什么?你有自己的个性,要保持你的个性。你的身体有某些需要,你有自己的风格作风。当然,若你身体不适,便要试试把轮穴治好。至于外表,你以为︰「我要像这样,我要像那样。」完全没有任何差别。
所以另一种疯癫开始,人们因此很不快乐,你要明白,你走到那些所谓精英优秀班,那里大部分的男人都很高薪,受过高等教育,上等人;女人也受过教育,他们只谈︰你吃了多少卡路里的食物,只谈这些话。你不能理解,这些人出了什么问题?他们的层次是这么低。这是很体面的说话,若他们说些不体面的话,也能说得很过分。这些都显示这些人没有进化,他们只想着这些言词,这就是为何他们变得那么认真严肃,很认真的讨论这些东西。你感到像耻笑他们,耻笑他们那么愚蠢。这些事情在美国这样的国家被视为很重要,这能显示他们是那类人。
我是说在印度,没有人会那么介意身材,至少在我这把年纪的人,从不喜欢瘦的女孩,因为他们认为瘦女孩必定是很易发怒,脾气差,常常胡思乱想,我告诉你,他们从不喜欢瘦女孩,即使现在我的丈夫也不喜欢。他说︰「你看,男人在愚弄女人,这就是为何女人会做着这些事情。」你要明白,他是个单纯的人,所以他认为男人愚弄她们。就像这样,她们要腿像这样,牙齿像这样,鼻子像这样,造一个假鼻,放上去,为什么?
当我们开始思考,肉身也会不平衡,因为当我们思考,会与另一个思绪相撞,我们形成了一般的思考,接受一般模式。当人们接受这种模式,说︰「好吧,让我们也拥有它。」首先他们习惯穿很窄的衣服,有个女孩向我自吹自擂,她穿上这些衣服八天了,现在她已不能把它脱下。
我说︰「怎会这样,你怎样处理?」
她说︰「这些衣物,你能穿上跳进桶里,它便会收缩,你不能把它脱下,你可以与它一起沐浴,与它一起做任何事。」
我说︰「它很脏。」
「不会,不会,你可以好好擦净它。」
但我说︰「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它会令你身体内的血完全凝固。」
现在他们开始受苦,所以他们现在都穿上寛松的衣服,你看,瘦长短裤,便装,这种衣服。当你不停的想着它,他们便从这个跳到那个,设法想出新的方法。
传统却不一样,传统是当人很传统,实际上什么会发生,明智的人才会变得传统,因为他们明白什么该丢弃,什么不该丢弃。他们想明白我们该怎样去升进,不是只接受一面,而是两面,我们要平衡自己,迎上前去。该丢弃的便要丢弃,好的便要接受,从错误中测试学习。你要明白,你犯错,不要紧,放弃它吧,试别的—不要紧,放弃它。无论什么是好的,你们都要保留,还要继续做,你就是这样建立恰当的传统,好让其他人能跟随。
常常想着新事物,常常想有新事物的人,他们是大错特错,我们称他们这种做法为愚蠢的举止。因为新事物令他们一团糟,这种情况正正发生在大部分的西方国家,就是他们尝试一切新事物。现在的时尚是可卡因(毒品),没错,是可卡因,我是说即使菲腊王子或任何人吸食这种毒品,我也不会感到惊讶。我是说每个人都想尝新,若你说你不要试,他们会说︰「为什么?为什么不?」这是西方思维的一大问题。
你们所有人都要明白,不要在霎哈嘉瑜伽试新事物,霎哈嘉瑜伽是从传统建立而来的,不要在霎哈嘉瑜伽试任何新东西。我们拥有的已经足够,不要试新东西,人们试新事物便会出问题,所以不要试新东西。
就像有人说现在,你要明白,我听到在伦敦有些人开始授课,以新方法教授霎哈嘉瑜伽,忽然,他们全都疯了,我是说他们的生命能量很古怪,我不知道对他们该怎么办,我很惊讶,我说︰「你们为什么要试这种新方法?有何需要用新方法?」
「噢!」他们说︰「我们以为用这方法是最好的。」
但我说︰「我已经告诉你们所有的方法,你们有没有尝试,有没有好好掌握这些方法?最好还是用我告诉你的方法,你可以问我后才用新方法,你要明白自己在做着什么。」
我也看到平庸的霎哈嘉瑜伽士常常这样做,尝试新方法,结果是︰「我现在告诉你怎样令你的呼吸循环」为什么要呼吸循环?他们忽然发现新方法。这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有时这些人是有恶意的,所以要小心,根本没有需要试新方法。现在你已经跳进新的知觉,你只要在那里安定下来,不要试新方法,只要稳定巩固自己,令自己平衡稳定,这才是最重要。
其二是每个人都要在霎哈嘉瑜伽博学,但有些人很滑稽有趣的博学,我有时也很惊讶。就像有个同性恋荒谬的家伙,他告诉人︰「对,你看,母亲说有时这样也没问题。」我从没有这样说,我不会说这种话。有人说︰「喝酒,可以,母亲说的。」我怎会这样说?这种事是不能妥协的。有人说︰「好吧,你可以做点生意。」我从没有这样说,没有,你不能,不能这样,他们不是对你说的,你完全不需要这样做,对吗?
有这些想法的人,你告诉他们︰「不是这样。」没什么是这样,在霎哈嘉瑜伽是不能妥协,没有妥协。无论我们学了什么方法,让我们练习这些方法以巩固自己,也巩固别人。你要保持分际(maryadas),保持界限,不要尝试去飞。有人以为自己是很了不起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会这样那样做。要记着,这是错的,你要谦卑下来,记着当你谦卑下来,你便知道只有谦卑的人才是稳定的人。
所以必须完全谦卑,尝试学习更多霎哈嘉瑜伽的知识,有很多途径取得我的录音带,还有很多霎哈嘉瑜伽的书籍,”Nirmala Yoga”亦已经出版,有很多途径让你能明白理解霎哈嘉瑜伽,若有不明白,你们可以互相提问,试试去分析以令自己明白母亲在说什么,她是否这样说。我是用非常简单的语言来讲话,极之简单易明的言词,尽量避免专门名词,当然,有时我也要用艰深的字句,但通常,语言的背后是很精微的知识在流通,所以要明白有时或许有点困难,你或许尝试从中建构某些东西,或许尝试诠释它,若有这种问题,最好询问一些你认为有能力给你意见的人,你要接受他的意见,不要提出你的见解,这会是很错的,这样你便会像出轨的火车,偏离轨道。
在霎哈嘉瑜伽,我们有自己的轨道,你要知道,无论你喜不喜欢,不是自由的问题,而是升进的轨道,你不能超越这个轨道。若你以为只是跨越了一点点,享受下流肮脏的事物一会儿,再回来霎哈嘉瑜伽,你不会被接受。若你这样做,我便要更加努力的洁净自己,这样那样洁净自己。要保持自己洁净,你最好在轨道内,不要偏离它。不要尝试做些不必要的新事情,为什么要这样?我是说,很简单,你要明白这是浪费精力,我已经为你找到了,你为什么还要再找一次?
就像这个款式的衬衫,我已经最少穿了…我想有五十年或更长,这个款式的衬衫。现在我的裁缝已经知道我要穿这款衬衫,是这样那样的,他有我的尺寸,我只要告诉他︰「你为我造一件衣服,造一件衬衫。」他便懂得怎样造。在最近的很多年,大约二十五年,只有一个裁缝为我造衣服,他完全没有头痛,我也没有头痛,没有问题。若每一天我都要转换款式,造新的衣袖,新款的衬衣,我便会头痛,我告诉你我是认真的。
所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什么用呢?谁会去看,谁会因此受影响?我们不必要的浪费精力在这些事情上。我不是说你要严密管制自己,完全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任何事情能节省思考的精力,你也要去做。对细微琐碎的事情,没有需要多样化。而这个国家,我也曾告诉你,每一个水龙头,每一个把手都要不同款式,每一片砖也要不同,有什么需要呢?需要多样化的是富艺术感的事物。需要不同的是纱丽,因为它很富美感。至于衬衫的针线,完全没有艺术可言。所以富艺术感的事物可以不同,但任何世俗的就没有此需要。对于机器,为何你要有不同,你会变疯。你走进店子里,有二十种不同的物品,你不知道该买那一件,全都是由机器制造的,这个好,那个也好,接着另一个人走进来,他说︰「不好。」你感到受伤害,若你要拥有世俗的物品,只需拥有小量就可以了,这样你便不会有太多头痛。
所以最佳避免这些问题的方法是运用你新的生命能量感知,那么你便可以节省精力,必须节省精力。若你不放注意力在不是你行事作风的事物上,不去你不该去的地方,便能节省精力。只看生命能量。若我购物,我现在购物是为了好几个原因,你也知道,其一是把我的生命能量放在那里;其二是把生命能量放在市场的人;其三是看着一切,那么我的注意力便能放在他们身上;其四是买一点东西给人。若你喜欢某些物品,只是因它有生命能量,不知怎的我便买下它,因为要把它送给别人,又或它迟些才有用,我只是把它买下,拥有它,很方便随意的就把它买下。
你就是要采取这种态度。相反,若你只是不停的︰「我喜欢这个,我不喜欢那个。」关于你的妻子,你的工作,你的一切,你都会不肯定。这些日子,美国人对他们的工作的态度是很稀奇古怪,我要说有关这些事情,因为你们要面对这个问题。今天他们做一些工作︰「我不喜欢我的工作,我不喜欢我的老板。」另一份工作,他们转换了工作,接着第三份工作,又转换了工作。他们喜欢改变,常常都是这样,真是要发疯了。我告诉你。转换你的妻子,你的房子,你的一切,为什么?最好只有一个妻子,最好一生中至多只转换两份工作,最好至多搬三次屋,多于这些次数你便会头痛,我是说对我而言,因为我丈夫的品性,我曾经转换过四十所房子。但我不同,因为我就是那种绝对不会因任何转变而受困扰的人,但你却不同,所以不要浪费精力,要明白这些是很重要的,不要不停的转换工作,这是很重要的。我告诉,因为这也是一种时尚。
我告诉你有关德格的事情,他常常转工,每一次他出现财政问题都是因为转了工。有天我告诉他︰「德格,若你转这份工…」因为我感到生命能量妥当—「若你转这份工,你不用再来见我。」今天他拥有房子,拥有车子,银行有存款,他做得很好。
所以这也是我要头痛的事情︰「母亲,我没有工作,没有钱,我该怎办?」每一次有人到印度,他们都会说︰「母亲,我没钱,很抱歉我不能付你钱。」好吧,不要紧,最少…这次最少有五个人,之前我想是有二十个人,每一次都发生这种事,所以现在我们要明白,我们要有工作,我们要是个值得人尊重的人,要有恰当的学历。若有可能,要取得一点学历,你们都是聪明人,你们都能取得学历,你们在社会里要受人尊重,不然,他们会想,这个母亲是乞丐的母亲。
所以你要在你的工作,你的房子里稳定巩固自己,要稳定巩固自己,要学懂不要改变,改变令你不稳定,你明白吗?改变不是问题︰「我会克服它。」若有需要,若这是行不通的,我们便要改变,这适用于一切。现在,导师搜购只是改变,你有越多导师,我便越头痛。若你只有一个导师,一个可怕的导师,还可以,我很容易把你洁净,但若你有二十个导师,我该怎么办?
一个常搜购导师的家伙,我不能明白他的个性。我说︰「你怎么了?」每一个问题,你把问题说出,问题就在这里,我说︰「这是个怎样的家伙?」
所以我说︰「好吧,把所有你到过的导师的名字写下。」他写满整整三张纸,底面都满满的,我说︰「很抱歉,先生,我帮不了你。」
他说︰「母亲,你要帮我,因为这是实时的问题。」
我说︰「什么是实时的问题?」
「我现在要变成女人。」
我说︰「吓?」
「医生说我要变成女人。」
我说︰「这的确是实时的问题。」「我只能做到这样,你需要大量的洁净。」
他有时看来像哈奴曼,有时像个疯子,但常常什么都像,因为有很多导师在他身上运作。他最终把自己洁净,他的问题便解决了。即使是现在,我也不会说他是个霎哈嘉瑜伽士,虽然他很博学,懂梵文,因为他曾经到过很多导师那里,各种类型的导师他都到过,就是因为要改变︰「有什么错?」一旦你来到霎哈嘉瑜伽,便要停止,停止一切。
我要强调的第二点是,一旦你来霎哈嘉瑜伽,把你的焦点先放在我身上,放在霎哈嘉瑜伽上,然后才放在其他事物上。就像基督徒,当他们来霎哈嘉瑜伽,他们不能接受格涅沙;印度人来霎哈嘉瑜伽,则不能接受基督;穆斯林来霎哈嘉瑜伽,不能接受崇拜。每个人都背负着某些担子来,所以最好还是把担子放在我的莲足下,就这样。现在你透过我的棱镜去看他们,透过我…最好以这种方式去理解。那些以这种方式理解我的人,就能以完美的方式去理解霎哈嘉瑜伽。对过往没有狂热,对霎哈嘉瑜伽也没有,所以他们与母亲的理解是一样的,不会贴附着任何一种事物。这不代表若你称呼我为女神迦利,便是侮辱我,又或你称呼我为玛塔吉‧涅玛拉‧德维,便是抬举我,全都在这里。
你们要明白,这全都与我们的区分有关。神没有这种区分,祂脑海里没有美国,没有任何区分。我们是否只是像这样︰「现在我只是我的喉轮。」我们会否像这样存在?或「我只是我的鼻子。」我们会否这样?我们是拥有整个身体。所以神是…虽然祂有鼻子,有耳朵,祂有一切,但是祂是神,祂不是只有鼻子,分裂的,祂的存在不会像分裂出来的美国,祂是整体的,一切都与整体有关。
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就是我们现在与整体,原初的存在体连上。我们不应因为我们的制约而把自己本土化,不应把自己局限于本土的特质,我们应该是流动的。我发觉很难要天主教徒以同样的虔敬去敬拜格涅沙,因为他们受制约所限,所以要试着把基督放下一会儿,完全把基督放下,来霎哈嘉瑜伽,那么你便能对祂有恰当的见解。因为问题在于,除非你往自己内里看,一切途径道路都走向同一目标,全都是一样的,完全没有任何分别。先要向内,放弃一切,进入内在,你便会知道一切都是一样的,这是很重要。一旦你看到这样,这是那么漂亮美丽,你毫不复杂,不属于任何特别的教派,特别的导师,或特别的东西。你可以看看,即使所谓的宗教也像教派,它们像教派,它们有制约,只会为你带来制约和幻象,我们不要活在幻象里,要活在实相里。实相就是所有这些精粹都是一体,你要进入它们内里,这样我们才能看到,它们都是一体。
我感到对像美国那样的国家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有太多分歧,太多分歧,我也感到很惊讶。任何你能说出的事物都能在美国找到。几天前我发展了一种叫摩门教的东西,摩门或某种摩门,只要说出它的名字,就能在美国找到。我不知道这些不同种类的东西怎会在这里聚集,每一种导师,我是说你都能在这里找到,我从未听过这样多名称。每一次我来这里,也会发现有新的导师出现,为什么这些事物能在美国昌盛,像蘑菇一样,你明白吗?蘑菇般在生长,这是…它是否腐坏的东西?只有蘑菇生长为菌类,它是否在腐蚀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就是人类的脑袋思维,这里的人类脑袋常常想要新事物,供应便应运而生。他们因此变得不稳定,美国人的品性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很不稳定。
.
你问他们︰「你好吗?」他们会说…以你喜欢的方式去理解。他们从不会说︰「你好吗?」…你对此有何理解?我是说印度人就不能理解,若有人这样说,一个印度人,你明白,若你问他︰「你好吗?」他却像这样回答,他们会说︰「你疯了吗?」
若你问他们︰「你明白吗?」
「我很混乱。」
印度人从不说这种话︰「我很混乱。」他确信︰「我很混乱」代表你是疯子或是什么?为什么你会混乱?你脑袋出问题了?
所有这些想法,都令你不稳定、无聊、虚假肤浅。你真的被虚假表面的东西轰炸着,我能看到,从每一处,你看,媒体,这个那个,都是虚假肤浅,它真的杀掉人类内在的胚芽种子。你想与它一起生活,那么你便想以这种方式思考,你真的失去真我,与自己的一切联系也失去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知道一个漂亮的事实,就是很多求道者在这个国家出生。我最先探访的国家就是美国,我肯定圣地亚哥是它最先开展的地方,我感到…(马拉地语)所以这个地方很重要,我很高兴你们安排这个美妙的崇拜,我们要做这个崇拜,我可以肯定我们会有时间,特别美好的时光会来临,一方面美国会进化,另一方面,墨西哥,都能从圣地亚哥成就到。
这是美好的一天,你请求作这个崇拜,我很高兴,今天是女神的日子。(马拉地语)—trayodashi。Trayodashi是最好的,第十三天。(马拉地语),看看生命能量,你不需要任何崇拜,没有需要作崇拜,真的,今天生命能量是那么多,所以今天是个了不起的日子,我很高兴他请求在这里作崇拜。
所以从现在开始…若你有任何问题,任何问题,要让我知道。有一件事,霎哈嘉瑜伽士不应是个严肃的人,此其一,霎哈嘉瑜伽士没有必要严肃。你要常微笑,大笑,享受一切。若他是严肃的,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不能保持严肃多于五分钟,最多五分钟。即使我要责骂人,我也要准备好才来叫骂,五分钟后,若我不走开,你会发觉我再次笑,不能…全都是笑话。
所以没有人要严肃,此其一,没有人要严肃,你要常微笑,做个快乐人,因为你内在有喜乐,有什么?只要想︰「我很悲惨,我很悲惨。」你要明白,这是法式的,法式的。当我首次到法国,他们告诉我︰「母亲,你看来太开心。」对法国人而言。
我说︰「我该怎么办?」
回答︰「你看不看到,他们都是非常…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很痛苦不幸的人,诸如此类。」
我因此说︰「好吧。」我说︰「现在你看,你们全都是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你也知道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写了「悲惨世界」,我说︰「好吧,你是悲惨世界,我却是个完全不悲惨的人。无论如何,若每三幢房子有一所酒吧,每十幢房子有一个妓女,你会是很不幸,什么会发生?我是说你便深陷其中。」就是这样。
即使瑜伽士马哈赞也告诉我︰「母亲,我们想找张你一脸严肃的照片,但却很难找到,我们想把你严肃的样子的照片摆放出来。」最终他找到一帧我很可怕的照片。当他告诉我︰「这是张好照片,你看来很平静安祥。」这样、那样的描述。当我看到那照片,我说︰「照片很可怕。」
他说︰「真的吗?」
我说︰「好吧,让我告诉你是谁拍下的。」
他说︰「谁?」我告诉他一个名字,他很震惊。
我说︰「就是这个女士给你的,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他对我告诉他的名字很震惊,「珍妮」我说︰「你就是寄这张照片到美国。」
我知道美国人会受这张照片吸引,因为他们都是悲伤不幸,但受这张照片吸引的人会很快离开,他们不会贴附着…你不明白这一点,他们不是那种会贴附的类型。
就像在苏格兰,我到哪里,我看到有张照片,令我很震惊,我们到饭店用餐,我看到我的照片,我说︰「是谁拍下的?」
他们说︰「其中一个澳洲人。」
我说︰「是谁弄来的?因为照片不好,很差。」
他们说︰「这是某人很突然的拍下。」
我说︰「我告诉你们这个人的名字。」我告诉他们谁拍下的,希拉里,他们都很惊叹。
我说︰「这张照片不好。」但他们却把它放在每一处。我说︰「算了吧。」很多人来我的讲座,各式各样滑稽可笑的人。有些只有一只眼睛,有些只有一只鼻子,有些有某些不妥当,全都有缺憾︰「天啊!」我说︰「就是因为这张照片。」没有一个再回来。最少有五、六百人来讲座,就像这样,你看,(马拉地语),没有一个回来,全是亡灵(bhoots),被亡灵吸引,我能看到他们是被我的照片驱走的。
那个为我照相的人也反映在相片中,你必定曾经看过雷拍的照片都很好,我不知道这里那张照片是雷拍的,雷拍的照片通常都是很好的。这次的雷,他有个很滑稽可笑的妻子。他到印度去,有印度人告诉我︰「母亲,我不知道雷是怎会这样堕落。」这样是不会发生在印度。一旦他们成为霎哈嘉瑜伽士,便会改善,但这个家伙却刚好相反,现在该怎么办?
他们说︰「母亲,他在走下坡,该怎办?」
我说︰「必定是有些不妥,该怎办?」当我回来,你明白,雷带来了三四张我的照片,当他向人展示这些照片,每个人都很惊讶,「这些不是母亲的照片。」他要把它们拿回,就是这样。同一个雷,怕下这样漂亮的照片的雷,今天却拍下这种可怕的照片。
你做的一切,你的一切成就,你都能分辨出来。你忽然变得极优雅,你也可以说,很巧妙地,一旦你是个好的霎哈嘉瑜伽士,一切都正常的流动,你可以分辨出来。以很简单的方式,这个人也能令人喜悦,令人舒服。
在这方面我已经向你们说了很多我想说的话,在完结前,我要说因为喉轮,你已经变成sakshi,即旁观者。你要变成旁观者,要成为旁观者,你必须毫不执着,这并不表示你要以很小钱生活,而是要尝试不执着。
感谢天,这次来自美国的霎哈嘉瑜伽士的体验并不那么坏,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他们能好好的调节自己,自得其乐,这很好。我希望更多更多的人会来,也能自得其乐。你们也知道,有新的讲座举行,最好告诉我们你来不来,但不要在最后一刻才改变主意,这样会为我们、为每个人带来问题,所以请不要改变主意,若你不来,不要紧。你要订一个限期,到时才决定,但不要改变主意。你看只有美国人才会这样,其他人不会,我告诉你︰「现在不要再这样了,让更多美国人有机会来,我们要给他们多些机会,所以不要来,你会不来。」
可怜的家伙,他们来了十天、五天,因为我们没法为他们安排,所以你不要改变主意。若你来,你能决定来与不来,若你不来,只要说︰「对,我们不来。」又或若你来,只要说︰「对,我们来。」你就是要这样,最少这样,不要改变。
所以我再次要求你们按照你们本来的计划程序行事,因为这真的会把事情弄糟。现在我们是随着上天的韵律工作,所以我们没权干扰这韵律。你或许是美国人,但你也知道,在霎哈嘉瑜伽,美国人并非被安置在很高的位置,你知道得很清楚。我们视意大利人就好得多,他们喜欢霎哈嘉瑜伽就像鱼喜欢水。所以美国人要多努力,他们要多做一点以适应这调节。
该怎么办?这样伟大的国家,那么多求道者,但他们已被摧毁,我该怎办?尽我的力量,你们全都要帮忙,亦要明白个中的困难,你要对新来者仁慈友善,要看到自己把他们弄妥。从圣地亚哥,我们想到我们的升进,从这个角落,我们会照亮整个美国。
为了务实的原因,我已经决定华医生主管东面(马拉地语)…西面。对我们,纽约已是西方,好吧,东面是…纽约由他来管,因为那里是…就像两个国家,两个国家,两个,不同类型的事情,就是这样去管理。
金钱的问题,你要取得他同意才能处理金钱,所以我告诉他我是怎么做的,钱是以注册的名称存放在银行里,又或无论是怎样的途径,他们保管支票簿,但是要我才能签署。你保管支票簿而只有他才能签署,那么他便知道你怎样用钱,这就是制衡。你也可以同样的这样做。她保管支票簿而你来签署,那么你便知道花了多少钱,这就是制衡,当然,对你们,我知道是没问题,但仍要…
我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事情,只为令你明白,就如你给我崇拜的钱,我把它保管,把它存入一个特别为它开立的银行户口里。没有需要︰有谁会问我怎样运用这些崇拜收来的钱?但我的确,我的确保管着这些钱,我把崇拜的钱用在购买崇拜物料,崇拜的东西,礼物等等。所以我保管钱,我不需要这样做,这是我的钱,最少这是我的,但我的喜乐就是这样,所以你们要知道,若母亲对钱很严格谨慎,为什么我不能?
在崇拜中你要付钱,毋庸置疑,因为就是要这样。我们首先拿一个”p”(编按︰应是英镑),接着两个”p”,再接着五个”p”,十个”p”,钱就是这样累积起来。对这些崇拜…对主要的崇拜,我们将会举行的崇拜,一个在纽约,他们已经决定收取某个金额,这是你的决定,我从来没有说什么,因为我只要最少一镑,我在那里,接着我也不知道,我也有点迷失。无论他们有任何决定,就是这样,是以崇拜名义收集的钱,是我为脐轮收取的,你们要真心的去做,就像Shabari形式,一切都会恰如其分。
所以我们可以说霎哈嘉瑜伽并不极端,我们的确要付钱,但只有霎哈嘉瑜伽士才能捐钱,例如你要付食物的钱,付房租,你的确要付钱,你不能活得像寄生虫,我们都不想周遭有寄生虫,这不是说你要洗劫霎哈嘉瑜伽士一空,令他变成贫民来为自己购买劳斯莱斯(车辆)。
同样,你们不是要抢劫我。所以我们要明白,霎哈嘉瑜伽是付出和拿取,以正当的态度,要以感恩、体谅、漂亮的感觉去做,我们都是整体的一部分,因此美国是有责任,因为美国要成为宇宙大我(virat),喉轮要成为宇宙大我,这是何等的责任!
所以你们不要争吵,丈夫和妻子不要争吵,尝试完全合一,享受共处,这是很重要的,对吧!
愿神祝福你们。(马拉地语︰这是宇宙大我的地方)即使现在,喉轮也还有阻塞,好吧!
[Marathi – directions for puja]
现在,我想那些还没有为我洗脚的人来,上前来。一个接一个。让他们来处理…。可以这样做,丹尼,你也来这里。现在,两个人一起做。这是很冷的水,很好,很好,很好擦它,擦我的双脚。
现在只看你的生命能量,好吧?好?愿神祝福你。现在来吧,应是暖的,来吧,你们两个。愿神祝福你们。擦它,把它放在这里。擦它,完成了。现在,来吧,看看你的生命能量。现在,保持微笑,会没问题的,没问题,纱丽会干。愿神祝福你。在双眼和头,擦它,来吧。好吧。愿神祝福你。用一只手拿它,拿紧,另一只手,大力擦呀。好,你能好好的感觉生命能量。你的右…,左手,擦它,尾指,把它拉出来。尾指,拉它出来。得到了。现在,看看你的生命能量,愿神祝福你。在双眼和头,来吧。你的脸跟它转,对吗?好,愿神祝福你。很棒。
就这样,来吧,这比较好。对,现在紧握它。用整只手去擦。你看,手,要擦你的手,不是我的脚。拉它出来,紧紧的拉呀!
好,我想我们都妥当。现在只要坐下,在这边,好吧?你不能拿着它。把它放在头上,在头上,接着擦你的眼睛。愿神祝福你。
我想你与他一起来,不要紧,不要紧。一点水,现在,你可以用同样的水,来清洗我的脚。来吧,愿神祝福你。
现在,…拿着它,大力擦,大力擦,现在看,现在,好吧?看看左边,一点点,好吧。坐下时,把左手向着我,右手放在大地之母。好?愿神祝福。
你好,现在,只看自己。你好吗?好吧?还没有感觉?好,非常好,愿神祝福你。把左手放在这里,擦它。
好吧,你现在看看。好吧?愿神祝福你们。把它先放在你的头上,再放在双眼。好,很好感到好吗?辛尼,呀!从这边提高一点,这个这边,对,可以了。完成了。你自己现在看。愿神祝福你。他洗了没有?她的丈夫?他有没有洗我的双脚?你们两个?两个都洗了,好吧。那么,你想多洗一次吗?好吧,现在来。积,好点吗?好一点好吧。
让他来弄水,把双手合上。叫他来弄水,这样好一点。在水里。叫他把脚浸在水里,把它放在我上,清洗我的脚好,好,好。接着触摸我的脚。现在把他的手放在我上好。喂,好吧。
愿神祝福你们。他现在妥当了。你洗了,你们两个都洗了。
放多一点水,把这些全倒下。要更多,这样比较好。
Ya Devi sarva Bhutesh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