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Program Day 1, The Truth Has Two Sides (Geneva)

Public Program. Geneva (Switzerland), 11 June 1985.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 真理是有两面 我们看到的幻象可能看似真理 幻象的本质亦可能看似真理 另一面是绝对 必须透过 中枢神经系统来感受 来体验 它既不是我们以为的 思维的投射亦不是感情的想像 实相就是如其所如,它是不能改变 不能妥协 我们要谦卑下来去了解真理 我们谦卑地藉着科学发现了 很多我们从来不懂的事物 任何从外表了解的东西,像树木是必定有根 单从树木的外表 你是看不到它的根 因此,当有人谈到根 我们便感到震惊 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根的知识 我们的制约让我们只看到树 却不能令脑袋明白 树必定有根 我们可以说 人类在科学上进步了不少 进步至成为先进的国家 他们却不知道,如果他们不追寻根 便会完全的灭亡 现在,我在你们面前 你们不应感到我在冒犯你们 我来是告诉你们关于根 这个你们内在伟大的财产 我们知道围绕在我们四周科学范畴的能量:像电力 地心吸力。我们要以科学家 谦虚和开放的心 去了解 我们内裡 精微的能量 我们要了解西方 面对什麽问题 有在美国的人问我:「西方出了什麽问题?」 因此,我们必须看看什麽发生在我们的进化 当我们藉着工业发展演进 我们发展了某些性情,某些价值观 工业化虽然是好 但我们却没有能力去分辨该在那裡停下来 这就是为何当我们走到很工业化的国家 以为自己在吃着化学品而不是食物 我们必须保持平衡 但该怎样保持平衡? 就是要了解根 我感到西方人的第一个问题是 他们是思维的存在体 思维的容量已经发展到失去平衡 就像工厂裡,每一刻都要 製造新产品 每一刻想要出售货品 要有新时装 否则机器就要挨饿停产 我们的脑袋同样开始生产新事物 这就是为何这些东西都是人造的 我们用思维来投射 每一刻都想着新事物 无论什么是新的,我们都欣赏赏识 我们是要接受新事物 但不是接受完全丧失 传统价值的事物 我之前说过: 佛洛伊德(Freud)有什麽特别 为什麽你们接受他而不是荣格(Jung)? 原因是他给我们非常新的想法 但新不一定是好 例如塑胶曾经是新的 你们都知道发展了塑胶有什么后果 如果对物质而言,这是真确的,那么灵性又如何? 当我们追寻真理 我们不断尝试新方法 我想是基于这种需求 邪魔才能以 假导师的形相出现 在七十至一百年前的印度, 突然间一股关于 根源知识的新思想,新浪潮兴起 他们说的没有记载在吠陀经(Vedas)或 往世书 (Puranas)裡,也没有记载在任何东方知识的典籍裡 亦没有记载在任何基督之后的 著作如圣经,或穆罕默德之后的可兰经 或所罗亚斯德(Zoroaster)的著作裡 它跟古代 关于根的发现毫不相干 我们对宗教也有着同样的问题 举基督教为例 基督来到世上—你迟一点会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