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吕‧格涅沙崇拜 Brighton Friends Meeting House, Brighton (England)

锡吕‧格涅沙崇拜
英国布赖顿
1985年8月4日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在一个合适的时刻,一个非常吉祥的日子,敬拜锡吕‧格涅沙。格涅沙是第一位被创造的神祇,所以整个宇宙都充满吉祥,平和,福气和灵性。祂是源头,灵性的源头。因此,其他事物跟随。就像当下雨和刮风,你会感到空气中的清凉。同样,当锡吕‧格涅沙散发祂的力量,我们内在和外在同样感到上述的三种东西。但很不幸,特别在西方,这位最重要基本的神祇,不单被忽视,还彻底地受侮辱、受迫害。
今天虽然我不想说任何令你们感到不安的说话,但我必须告诉你,敬拜锡吕‧格涅沙代表你内在必须完全洁净。当你敬拜锡吕‧格涅沙,请保持你的思维清洁,你的心清洁,你的存有清洁,也必须没有任何淫欲和贪婪的思维。实际上,当灵量升起,格涅沙必须在你内里得到唤醒,纯真也必然出现,洗刷你内在一切低下的想法。若要升进,我们必须明白我们要成熟。
现在人们病了,整个西式生活,他们感到他们病了,患病是因为他们不承认锡吕‧格涅沙。若弗罗伊德来,并不是要你必须接受他,但你却接受了他,好像这是你要做最重要的事情,没有比这更重要。今天,我们要面对我们升进的力量以及我们制约的力量。当弗罗伊德谈论制约,他不知道他正在把另一种可怕的制约加在你身上,真是可怕。
性对人类是完全不重要,绝对不重要。只在你想有孩子时它才重要,实际上,处于最高层次的人类,却沉迷在性、诱惑、罗曼蒂克,这些全是谬误,并不存在于纯洁的头脑内,全是人类创造出来。人们屈从于这些事情是很令人惊讶的。这些都是来自你内在低下的品质,来自低下的人类,令人屈从于它,你必须是这些的主人。今天,当我看看四周,在西方,那是同一创造的一部分,却染上那么多病,我真的吓呆了,该怎样把你们的注意力转向对性有成熟态度。
当性成熟,你成为父亲,成为母亲,拥有纯洁的人格。当你听到一个九十岁的女人与一个十九岁的男孩结婚,我的意思是你不会明白,它在这个世界创造了怎样的社会,怎会有这种愚蠢的行为?我们必须成熟,我不是说在年青时要行苦行,不是这样,这是另一种荒唐的行为。当然,你必须成熟,为此你需要行苦行。当不重要的事情变得重要,不重要的事情就像我们拥有的事物,像我们的头发,就算你失去了头髪,这代表某些意义,但若你失去了性,有甚么不妥呢?这很好,摆脱了坏的垃圾,这样浪费精力,那么多乐趣,那么多宝贵注意力,那么多吉祥都花费在这种荒谬的事上。
所以敬拜格涅沙,我们要明白我们必须成熟,我们内在必须成熟,我们必须更深入自己,我们的注意力必须更深入自己,自然地。若我们仍像寄生虫,我们怎能到达这深度?这是一种伟大的牺牲,或是对人的压力。这种标签和压力对你们都是非常昂贵,非常昂贵,你们已经付出很多,已经经历很多,为何要这样?
若要敬拜锡吕‧格涅沙,先后次序必须改变。我们今天敬拜的是我们内在的纯真,我们敬拜的对象是吉祥的,是纯真的,是深入我们内在,那就是我们的质量,我们的本质,那是与生俱来的,是整个创造的基础,是这个创造的精粹。
当物质变得活跃,繁殖开始,动物的状态来临,跟着来到人类最原始的状态,跟着是人类已经发展的状态。并不是我们所理解的已发展的世界,那是可怕的。我永远也不会称呼他们为发展,发展并不是外在的,我们要看到的是内在的发展,我们内在生长了甚么?我们内在得到了甚么?任何粗糙的,巨大的,是塑料,就是这类东西,内在的力量并没有生长。就如我给你一个芒果,我说︰「好吧,你现在吃吧。」
你只看到它的外皮,内在却甚么也没有,你吃的是甚么?你会否吃这塑料?任何生长成这样的东西都是塑料,是死的。内在的物质是甚么,让我们看看。我们内在是甚么物质?这是基督所宣扬的—道德。对基督这是很重要的,因为正法之后,是平衡,当然道德亦非常重要。基督需要谈及天生的,有深度的道德,那是存有的一部分,不是来自教导,不是别人告诉你,或是因为惧怕神,惧怕神的怒气而被恐吓而来,必须是你内在天生而来的光,所以基督谈及它,基督却被用作破坏纯真。
我不可以说人们没有受到警告,弗罗伊德并不是唯一出生的人。某天我到西班牙的普拉多,看到一幅又一幅绘画地狱的油画,在这个现代,我们看到裸体,瘦长的人四处走动,这类人展示他们在做着各式各样荒唐愚蠢的事情,这是博世(Bosch)。我感到很惊讶,这位博世的德国人,在这里展示这些荒唐的东西,非常清楚,走往地狱的途径,以及死亡的攻击,所有这类的东西,我的意思是他是一个近代人。若你称呼威廉布来克为鲁莽的人,那么博世又怎样?每一个人都很鲁莽,除了那些愚蠢无用的人。很多警告已经出现。例如,我们可以说,我们早已知道地狱。摩诃维瓦(Mahavira)以及所有的人都清楚的写下有关地狱,这是地狱。
在西方,先后次序却完全相反,甚么是你的力量?只想想,想想你的内在,思维的力量是否重要?我曾经告诉你思维的力量毫不重要,因为它是直线的,它只向一个方向移动,降低,再回来,并无任何实体,它只是思维的投射,塑料的。你的情绪力量又怎么样?情绪会把你带到哪里?你看你有情绪,你甚至有好的情绪。例如,你很爱你的妻子,这可以把你带到怎样的境地?有一位名为Tulsidasa的诗人,他很爱他的妻子,她到了她母亲的地方,他忍不住去找她,他爬上她的露台,把她吓了一跳。
她说︰「你怎样爬上来?」
他说︰「你放了一根绳子在这里。」
她说︰「我没有。」
他们看到一条大蛇在挂着。所以她说︰「若你对神的爱有你对我的爱那么多,你可以处于怎样的境地?」
这个情绪可以把你带来甚么,带来挫败,带来不愉快,带来灭亡。思维的力量给你一种被称为自我的可怕东西,它摧毁别人。情绪力量只会令你叫喊,哭泣,令你常常感到不快乐。「啊!我把很多的感情投资在这样的人身上,我得到甚么?」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若你不能摧毁别人,思维上你是零的;若你不能以感情去控制别人,感情上你也是零的。那么,你拥有甚么力量?你的力量位于何处?它位于灵。在达至灵之前,甚么是你的力量?是灵量吗?她在沉睡,那么,甚么是你的力量?是你的贞操。若一位男士有贞操,他拥有贞洁的气质,他支持他的贞洁,它起作用,那是可以成就事情。
首先,贞操在你的健康上支付红利。从他的面容,你可以说他是一位有贞操的人。就像在Shastras,通常一位圣人或一位brahmachari,即从未有性的人,面容常常都闪亮。我们可以说最伟大的brahmachari是锡吕‧克里希纳,他有很多妻子,因为祂没有浪费精力,没有浪费注意力在这些上,祂全部的精力是内在的。今天当我坐车子来的时候,正下着雨,风很大,也很冷,但因为我们在车内,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我们在车内很暖和,我们通过所有,没有甚么触动我们,没有甚么烦扰我们,我们离开了,每事每物都很好,怎会这样?因为我们在车内,我们的车辆就是我们的贞洁。
我们是那么特别,别人必须尊重我们,必须对我们有敬意,若他们不这样,我们便会生气。你是否尊重自己?你是否尊重自己?有时这就像母亲想向西方人灌输印度文化,很多人都这样想。但我必须要说,我们必须向西方学习科学,我们必须向西方学习其他事物,审美学,当然还有绘画和艺术,或许还有色彩设计,但在文化方面,你还是向印度人学习比较好。这里缺乏文化,我发现完全没有文化。这是怎样的文化,妇女裸露她们的身体?是妓女文化,就是这样简单,面对它吧。一处妇女不尊重自己的私处的地方,是没有文化,就算以上天的美学来说也不是,今天他们竟然为玛利亚制作一部描述她是妓女的电影,我的意思是你必须到此为止。在印度若你这样说,你会被人狠狠的殴打,任何人都可以,无论他是穆斯林,印度人,基督徒。我的意思是听到他们这样谈论基督,我感到很震惊。对印度人来说,这是一种震动。你怎可以说这种话,因为当你放弃你的贞操,你便不会明白有人可以是完全拥有贞操的。
对一个贼来说,每一个人都是贼,因为你没有对贞操那份尊敬,所以你不能想象基督可以是怎样。你不能想象,不能接受,他们对基督说了一些不能容忍的事情。我告诉你,不能容忍,我也不知道。我曾经面对祂被钉十字架,那是不能容忍的。若你向其他人说这种事情,若你对一位印度女士作出这种评语,一位平凡的印度女士,她会自杀,不能向任何人这样说︰「你看来很美丽。」你向你的母亲这样说,没有不妥︰「你看来很好。」是可以的,这就是分别。但你不能对任何女士这样说,你必须要抽身而出。这就是为甚么人们那样脾气差的其中一个原因。
你内在的磁石是锡吕‧格涅沙。很多人都知道我的方向感很强,这是藉由这种完美的磁石而来。这种吸力令你保持黏贴着灵,调节方向向着灵,或始终向着灵。若你没有贞操的意识,你便会摇摆不定。今天你忽然变成非常好的霎哈嘉瑜伽士,明天你却变成魔鬼,因为没有甚么约束你,令你保持向着灵这个伟大的念头。让我们面对它,现在对我们来说时候到了,所有霎哈嘉瑜伽士,我们内在的最伟大的不是性,而是贞操,它令你成熟。
在Bordi,很惊讶的有些人有这样的言行,当我知道了,我感到很惊讶,他们怎能在Bordi的村民,一些纯真,简单的人面前作出这样的言行?最精彩的部分是当你沉醉在轻挑和荒谬的行为,侮辱你的贞操,你真的落后了。就像没有电油,你的车便不能动,就像这样,某些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不停的扭痛别人,互相说些轻挑的说话,有甚么需要这样做,我就是不懂,最后离婚收场。
有一次,我走到Selfridge,我必须告诉你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在一群人中有二个人,一男一女,常常都在接吻,并没有因为在同一部电梯中有很多其他人在而受打扰。在电梯中他们接吻,在其他场合他们接吻,我的意思是他们在折磨着所有在场的印度人或其他人,又或是中国人,埃及人,这种展览持续着,我下一次遇见他们,他们没有接吻。
我说︰「发生了甚么事?」
「我们离婚了。」
我说︰「那天你们为甚么吻得那么多?」
他们说︰「因为我们将要离婚,所以想最后吻多一点。」
是甚么层次,试想像是怎样的层次,怎样的爱,你对任何人有怎样的感觉,不会是这种吧,常常争吵,最终离婚收场,却炫耀这些。有深度的人格不会在外展示这些。当然,有人告诉我,在这里,这里的公立学校说,你永远不要外在的表露你的情绪,但你却可以表露其他,真是荒唐或无耻,不能表露你的情绪,真是一处荒唐的地方。我们像绵羊一样,接受所有这些价值观,完全没有去思考。
像我在法国,有一个女孩来,她正在哭泣,她说︰「我会…可怕,可怕,我永远也不会再到这些心理学家那处。」
我问︰「为甚么?」
「他们说了些关于我父亲下流的事情。」
试想像,人们接受可怕的弗罗伊德的那些想法,基本上是错的,无论它们是否已经成为历史,或无论怎样,你还是放弃它吧,对上天来说,甚么是错的就是错,甚么是对的就是对的。
现在有真正的反对,当人们走到国外,丈夫或妻子,这位或那位,他们接吻,互相讽刺,为甚么要这样?你吻这个人,跟着走来向我说些批评他的说话,我曾经见过这样。若有甚么需要自卫的,就必定是你的贞操,你的私稳。这就是为甚么你没有意志力做任何事情,没有意志力。当一些愚蠢的人来告诉你一些事情,你会说︰「好吧,我接受。」你的品格的精粹是甚么,是你的贞操。在霎哈嘉瑜伽,你可以重建任何你失去的,你可以,这就是为甚么缺乏深度,这就是人们的品性不能一致的原因,不能一致。今天有一千二百人来到我的讲座,明天可能一个也没有,全部都遗失了。因为没有根基,就像松开了的联系,没有了联系,连接点就是你的贞操。
没有一致,stjhaapayati(即可以建立的性质)不存在。若你告诉他们︰「你必须早上起来,先洗澡,再做崇拜。」这是非他们的能力所及。但若你告诉一位印度女士或告诉我,若你说︰「你穿这样这样的衣服。」我就是穿不了,不,没有可能,是没有可能。我可以整晚保持清醒,但这样的事情我就是做不了,就是做不了。
因为你的注意力,你的先后次序改变了,你内在拥有一切,你是贞操的货仓,那是你的力量,所有在你内里,甚么也没有走出去,所有都在那里。所有芬芳都在你内里,全都得到保存,不要责备自己,你是那么幸运的有我告诉你所有这些,你是那么幸运的有我与你一起,你们明白吗?你不需要走到喜玛拉雅山,不需要倒立,不需要做这样的事情。你看,之前这些圣人通常都坐在,你不会相信,坐在冰冷的水里,或是在喜玛拉雅山,在空旷处坐上很多小时,去冻僵他们荒唐的想法。现在不再需要这样了,很容易做到。你要改变你的先后次序,当注意力完全放在你的灵上,你会很惊讶整个排行榜会完全改变。
甚么事情是最重要的?是每天静坐,我曾经见过有些人想报读一些课程,例如,我告诉你︰「你还是报读一些课程比较好。」他们每天参加这个、那个课程,他们都有成就,他们这些课程得到合格,尽力去做,去完成课程,但他们却不持之以恒的静坐。有一个小间隙你必须明白,当你感受到一点点永恒喜乐的迹象,我们便会开始向前移,移得越来越前,把自己建立在这个喜乐的海洋中,一点点。当某人想你游泳,但你感到害怕,你不想游泳,你乐于在岸边,不想游泳,有人把你推向前,你又走回来︰「不,爸爸,我做不了。」但当你学懂游泳,你享受游泳,当你喜欢上游泳,你便想每天都去游泳,恒常地,虔诚地,这个小间隙,你必须跨越。
第二点是我常常说的,你们都是莲花,但却陷于污泥中,你们都知道污泥是怎么样的,若印度是海洋,莲花很容易的从水中走出来,但从污泥中走出来却非常困难。就如你掉进污泥,若你踢它,便越陷越深,你有任何的动作,也会越陷越深,最好还是只观看着,保持不动,最佳的途径,就是观看自己。若你的注意力不妥当,你又怎能静观?注意力是某人走在这里,你看着这个人,另一个人走到哪里,你看着这个人,你看着每一个人,但却看不到花朵,看不到树木,看不到母亲大地,甚么也看不到,你看到的只是一些于事无补的坏事,比你还要差。
今天是一个他们说不要看月亮的日子,若你看月亮,它会变得不吉祥,你会得到坏名字。他们说锡吕‧克里希纳看到月亮,所以祂得了一个坏名字。祂是ranchordas,意思是祂从战场中逃跑出来,这是祂的把戏,祂必须逃跑。你是不应该去看月亮,原因是,为甚么要这样说,因为今天我们要会见锡吕‧格涅沙,祂是母亲大地,祂藉由母亲大地作出行动。我们大部分拥有的都是来自母亲大地,所以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去见母亲大地,灵量和锡吕‧格涅沙,即今天。母亲大地创造了锡吕‧格涅沙,所以你们不要看任何外在的东西,你甚至不要看月亮,只看母亲大地。因为母亲大地藉由她的爱,她的慈悲,为你们做了很多事,你的灵量也为你们做了很多事,而她的儿子,那是我们内在的纯真,是我们今天要敬拜的,因为祂为我们做的事是最多,尽管我们把所有侮辱,所有揶揄,所有脏话,各种荒唐加在祂的身上,祂仍然像小孩子一样站起来逗我们高兴。
若你内在有锡吕‧格涅沙,你变得像小孩,像小孩般的纯真,你不会像狗吠般生任何人气。我知道有一些霎哈嘉瑜伽士常常像狗或印度的乞丐一样吠叫。你变得像小孩一般非常甜美,常常想逗你高兴,常常说些美好的事情,常常令你感到快乐,这是喜乐的泉源,这就是你怎样成为快乐的泉源,喜乐的泉源,满足感的泉源,常常都充满笑声和快乐,充满美丽的东西。小孩子是怎样逗你高兴,你只要静观,他们的小手怎样走在你附近,他们怎能做到,他们怎样知道甚么是对,一位已得自觉的孩子比成年人更加敏锐,我曾经见过这样。
就像我最小的外孙女,在她约三岁时,女佣在折迭我的纱丽,但她错把纱丽放在地上。这孩子就是不能忍受,她把纱丽拿起,放在她的头上,再放在沙发上。
她说︰「你为甚么把纱丽放在地上,你知不知道我的外祖母是谁?她是女神中的女神,你竟然把她的纱丽放在地上,狗会咬你。」她再说︰「你要小心。」
她再把纱丽拿起,吻它,再吻它说︰「母亲,请原谅她,祖母,请原谅这个妇人,她不知道对你做了些甚么?」
这种感性来自你深层的贞操,当聆听孩子的说话,你会对他们怎样说话,说了些甚么,有怎样的言行,怎样逗你欢喜,感到很惊讶。我的意思是在西方的孩子是被过分宠爱,我必须要说,他们不大逗人欢喜,但却常常令你感到烦扰。同样的原因,若父亲和母亲没有贞操,孩子便会感到不妥当,他们不会感到平和,他们变得不安宁,他们的内在同样发展了这种不安宁。一位贞洁的人永远不会被鬼附,就像我,永远不会被鬼附。你可能非常聪明,可能是甚么,可能是一位伟大的作家,但你却会被鬼附。但一位贞洁的人,一位普通但有贞洁的人,永远不会被鬼附,亡灵害怕贞洁的人。若一位贞洁的人走在路上,所有的亡灵都会走开,他们只会跑开。最少我知道很多这样的例子,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有三个人常常在晚上约十二时,坐电单车走在路上,有一些被鬼附的人写信给我,说︰「请不要容许他们在晚上走在路上,不然我们可以往哪里去和留在哪里?」
我感到很惊讶,这些都是被可怕的亡灵所依附的人,晚上他们常常都在这些树上休息,那些人坐电单车经过的树上。他们写信给我,那些被鬼附的人,我知道他们,信上说︰「叫他们不要走这条路,不然我们可以住在哪里?」他们像疯子一样,一群疯癫的人。
我说︰「为甚么你要这样写?」
他们说︰「这些人走在这里,他们令我们感到烦扰。」
因着锡吕‧格涅沙的光,我们内在的负面能量消失。你可以在另人一个人身上清楚看到,若你没有贞操,你永远也看不到谁人有贞洁而谁人没有,你不能。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好,非常好,非常好的人。」我的意思是真正被鬼附的人往往都是公认非常好的人,在霎哈嘉瑜伽有时也一样,我开始觉得奇怪︰「甚么事发生了?这是甚么?为甚么这些人公认是这样?他们感觉不到它吗?」没有光,就算你已经得到自觉,就算你的灵已经把你带到集体意识,就算你给予别人自觉,若你没有贞操,你甚么也成就不了。就像一片破的玻璃想反映某些物品,它永远也不能反映该物品的正确影像。
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必须现在告诉你,现在是告诉你们的时候,这是我们生命中的障碍。首先人们会问︰「我将与谁人结婚?」为甚么这样匆忙?当然,我视婚姻为吉祥的事,婚姻必须存在,必须有集体的认同,为甚么要这样?就是去敬拜我们内在的贞操。因此,他们结婚,有孩子,跟着他们想有自己的房子,想拥有这些。这样超然的事情在继续,继续不停,你生命中的光得不到传播。我知道有些在地狱的人,他们走出来,传播光,他们到达短暂而辉煌美丽的高度,我曾经见过这样的人。
今天你们是敬拜你内在的锡吕‧格涅沙。我就是不明白为甚么敬拜我为格涅沙,因为我就是这样。当你敬拜我,你希望你内在的格涅沙得到唤醒,就让祂在你内在被唤醒,让我所说的话变成唤醒你内在的祂的口诀,因此,作为我的孩子,你享受贞操的祝福,就如我享受我的人类生活以及我的神圣生活。你同样享受这质量,这是我所希望的,对此你最少能有所体验。
我要告诉你一些你可能不曾听过的事情,你从来没有听过灵量,从来也没有听过自觉。今天很偶然地,完全以霎哈嘉的方式,这个崇拜被安排在这里,我本想这个崇拜在孟买举行,已经安排好了,但人们却乐意来到这里作这个崇拜,我的意思是一个在英国或在西方国家举行的格涅沙崇拜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想还是有一个在这里举行,罗马没有合适的时间,那是其中一个基本的原因破坏人类的贞操。首先是罗马人开始,其他人跟随。但必须在布赖顿,在至高显婆神的莲足作这个崇拜。英国人必须知道,你们拥有这黄金土地,他们不值得拥有它,他们必须令自己值得拥有它。
试想像,你们是住在至高显婆神的土地上,哪里甚至水珠,还有雪也像蒸馏水般清洁,清澈,洁白。在这里,锡吕‧格涅沙为祂父亲洗脚,而贞操则以你的母亲的形相住在这里。你必须值得处于这个令人垂涎的位置。英国的霎哈嘉瑜伽士必须尽力追上来,是英国人的相反方向,来自至高显婆神土地的却是相反,他们有极大的傲慢,傲慢是很可怕,在显婆神的地方是不能想象有这傲慢。所有没有贞洁的人都是傲慢的。否则,他们怎能寛恕自己?当你与任何妓女交谈,两分钟内,你会发现她是一个妓女,因为她极之傲慢。「有甚么不妥?我是妓女,那又怎样?」傲慢是没有贞洁品格的征兆,这个人变得超然物外,因为他感到羞愧,愧于面对其他人。一位拥有贞操品格的人是坦率的,他为甚么要害怕任何人?他与每一个人友善地交谈,以纯真和直率的态度对待人,不会爱上任何他接触到的第三者。因此,你们必须知道,给你这个国家是有目的的,若你不能到达这水平,你将会被丢弃。
尊重你的贞操才是真正的尊重我,因为我以贞操住在你的内里。若锡吕‧格涅沙是吉祥,我就是你内在的贞操。贞操永远不富侵略性,永远不会苛刻,因为没有这个需要,你知道没有这个需要,你是那么有力量,没有需要侵略任何人。为甚么你要富侵略性,你并不惧怕任何人。是那么慷慨,那么仁慈,那么漂亮,常常保持清新和年青,而又那么崇高和有尊严。
在我首次到达这里已经过了十二年,再多二年,需要非常热切地工作,在内和在外。在内,我们这二年必须非常勤奋地工作,我们必须行真正的苦行,所有人,不分男女。那么我们便会见到,我可以这样说,我们已经做得非常好,藉由小小的跳跃,勇气和信心,我们可以成就很多。对自己要信任,不是思维上的信任而是来自真正贞洁的信任。贞洁巩固你的信心,当你对神有信心,你便有贞操,当你对自己有信心,你便有贞操,当你对妻子有信心,你便有贞操。为甚么你对妻子有信心?因为你是一位拥有贞操的人,她又怎能没有贞操?你对你的孩子有信心,是贞操,因为你有贞操,你的孩子又怎会是其他任何东西?贞操是信心的结晶,你甚至在未得自觉前已可拥有它,很多人也是这样。像樟脑,具挥发性,消失在香气中,同样,你也可以说,贞操运作成信心。
若你没有贞操,你对任何事情也没有信心,因为你一是情感上依附于我,又或是思维上依附于我,但若你有贞操的意识,信心便很明显。在你内里,你不需要有信心︰「母亲,现在我已经有信心。」你不能,信心的性质是富挥发性,富挥发性的芬芳,是从贞操而来。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不看星星或月亮,只看母亲大地。在宇宙中,她代表灵量,她甚么也不是只是贞操,她只是贞操。你相信吗?有怎样的力量,母性,每事每物都是贞操,父性,任何关系都是贞操。纯真也是贞操的芬芳,善良的,慈悲的,每事每物都来自贞操,贞操的意识,那不是思维而来的。若你只是思维上有贞操,你可以很可怕,像一些尼姑或类似的人,一些禁欲的人,不是这样。贞操是天生的,灵量内置在我们内里,它能运作是因为它明白我,她明白我,她知道我,她是我的一部分,她是我的反映。所以请藉由贞操来令你的灵量强壮。人们尝试做一些事情令自己看来很吸引,不要这样浪费你的精力,你是圣人,要活得像圣人。从传统而来的生活,我们必须像这样生活,从传统中进化,不要做些新的,可笑的和荒谬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吸引任何人,贞操就像花香,吸引蜜蜂的是花朵里的花蜜,也是我们存在的精粹。
所以这一次,你们全都来到印度,我请求你们尊重我,不要言行不当,不要作出在电影中看到的幼稚和荒谬的言行,你们全都高于这些。你的注意力和成就可以从你贞操的位置而看到,我们不能离开我们的座位,无论我们有否被赞赏是毫无分别的,我们不能离开我们的座位,就像这些avadhootas,他们说︰「takiya soda sana」,意思是我们不会离开我们的座位,我们在我们的座位里,这是我们的座位,在莲花里。我们不能离开莲花,我们是坐在莲花里,这是我们的座位。跟着你会放弃所有荒谬事物,你会看到自己变成漂亮的存有,所有亡灵会跑掉,所有阻塞会跑掉。不是过着禁欲的生活,我要再次告诉你,这是对你的存有的尊重。当你外在的尊重我,你也要内在的尊重我,就是这样简单。
今天是一个伟大的日子,我们敬拜锡吕‧格涅沙。祂是首先亦是最先被敬拜的。当你敬拜祂,你必须知道你也是敬拜祂所彰显的,就是基督。任何对基督说些低下的说话的人,你必须厌恶他,你不能把基督理性化,任何这样做的人,也与你毫不相干。基督是纯真,若你没有深层的贞操,你是不能理解祂,不能敬拜祂。他们可以做的也只是令你的贞操完蛋,你因此不能把基督认出。所有这些成果都是藉由静坐而来。你必须静坐才得到成果,就是这样。要恒常静坐,尝试保持静坐的状态,看事物,静观状态就是你处于入静的状态。
我决定明天早上与布赖顿的人见面,若有可能,后天我会与全英国的人见面,告诉他们达致纯真的状态是何等重要,我想已经开始有成效。我真的很辛勤地工作,你不会知道我工作得多勤奋。这也是他们说的,人们视别人必须做所有的工作,就像挽救英镑,挽救这些,挽救那些,也挽救劳工,让母亲为我们做所有的工作,母亲照顾我们,她必须早起,必须静坐,拯救不是这样的,只要你知道怎样拯救你的灵,你便可以拯救任何事物,只有你的升进是最重要的,当你升进了,一切事物便会得到拯救。但首先要拯救自己。为此你必须尽力,必须辛勤地工作,必须深入自己,进化自己,你有足够能力这样做,不要责怪任何人,不要责怪你的妻子,你的母亲,你的父亲,你的国家,或任何事物。每一个人都可以成就到,不要看着其他人,只看着自己︰「我走了多远?我有甚么贡献?让我走在前面吧。」你们每一个人。
我很感谢你们,你们都是来自英国各地,这是正确的事情应该这样做,这个国家必须被创造成这个层次,成为每个人来朝圣的地方。相反,不应是当他们来到英国之后,他们永远也不再来霎哈嘉瑜伽,这是可能发生的,若人们都是傲慢的,这是可以发生的,当他们来到这里,他们会说︰「不再要霎哈嘉瑜伽,已经够了。」在印度却相反,当他们来到印度,他们黏贴着印度。我知道当有些人来到英国,他们看到一些霎哈嘉瑜伽士的言行,看到他们怎样管理集体静室,他们因此跑掉。「母亲没有做些甚么,当我们在英国,一处你已工作了十二年的国家,看到一些已发展的霎哈嘉瑜伽士的言行,我们不会再来霎哈嘉瑜伽。」
今天我们坐在这漂亮的英国土地上,在这个国家出生,我们需要还债,要还的债是我们必须成为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你可以做到,非常容易,谁是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当你说︰「把窗关掉吧。」你会看到大部分人都是坐着看着其他人,我不是说他们全是英国人,但可能是,不是要其他人做,你必须是非常委身,你仍未到达这程度,相信我,你仍未到达这程度。不要只看着坐在这里的其他人,你是非常不同种类的人,你是特别的人,尝试有警觉性,尊重自己,因为你是英国人,要肩负一个特别的任务。
愿神祝福你。
他把流经纳西克(Nasik)的Godhavari河流的河水带来。你们都知道锡吕‧罗摩,锡吕‧悉旦以及拉斯曼都是住在纳西克。这河流被称为南方的恒河,Godhavari,他从Godhavari取水,看看生命能量在流通。在一处甚至河流是口诀,他们的名字也是口诀的国家,荣誉归于圣人,归于人民,他们过着很虔诚的生活,充满着纯真,就算是河流,若你说出它们的名字,生命能量也会到来,你看?为甚么泰晤士河有天不可以变成这样?藉由你的功德,这是可以的,只有藉由你的功德,这个地球的每一个微粒才能得到生命能量。
现在,让我们看看锡吕‧格涅沙的状态。我们所敬拜的,让我们看看谁可以敬拜。这是非常困难的处境。让小孩子吧,他们是最好的。来吧,Nira,来吧。是,你们两位来吧。非常好,十岁以下,好吧,坐下。他们全都必须十岁以下,不是两岁以下,而是十岁以下。好吧,来吧,来吧,你们所有人非常好的孩子,我必须要说他们很棒,是吗?我们要做的是为母亲清洗莲足,好吗?该怎样洗,她把水浇在我的双脚,你只要去按摩来吧,每一次四位,现在那四位?她会放些水,而你则按摩,现在你去按摩,去按摩我的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