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ri Vishnumaya崇拜

(England)


Send Feedback
Share

Shri Vishnumaya崇拜

今天的Shri Vishnumaya崇拜,—她是Shri Krishna 的妹妹,并不是—像我们执行一场国际崇拜那样—预定的。但他们说,因为神的爱,当所有信徒会聚一堂,神也会打破很多规例,那就是为什么这个崇拜获准举行。

这个崇拜至少要做一次,我视这是个好想法,因为你们的爱和虔敬,它被愿望,所以这个崇拜准备被执行。

很自然地,我刚好在英国,若这个崇拜要举行,理应在印度,因为这是崇拜一位“神”, Shri Vishnumaya,她的种子不容易在西方国家栽种。

整个力量的编排是这样的:我们首先有母亲—太初之母,作为母性力量,跟着有三股由她而来的力量,如你们知道的— Mahakali,Mahalashmi和Mahasaraswati,接着有孩子(他们是兄弟姊妹)从她们而来。在创造—我们称为妻子或配偶的力量—之前,是姊妹的力量先被创造出来。如你们知道的,梵天婆罗摩,毗湿奴,湿婆神为这三股母性力量而生,祂们都拥有姊妹,祂们的姊妹亦都结婚了。比如毗湿奴的妹妹帕娃蒂,她嫁给了湿婆神。

非常重要的,你们去理解:这三种类型的力量,常常在轮穴上游戏,若你们明白这些力量,祂们如何游戏,那么你就明白了,Vishnumaya是何等重要,在一个家庭里,Vishnumaya是姊妹的力量,因此,女性是力量,男性则是活跃的力量,维护这三股围绕着祂的力量,所以当男性的力量介入,所有这些力量变成有帮助的行动力,与那男性力量联合行动。

去理解Vishnumaya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母性力量是保护你们的纯真的,因为纯真是最重要的,保护你的纯真的是母性的力量。而 Vishnumaya的力量是去保护你们的贞洁。有时你们可能不明白什么是贞节,什么是纯真。

纯真是一种—不需要做任何举动的—力量,就像我们房子里有电力,电力存在就如纯真存在于我们之内,设定它则是藉由贞节。有人会说:“我非常纯真地做这件事。”不,他不能。因为无论你做什么若那是纯真的,它不会伤害你的品格,你的纯真或你的正义。

所以,那些—说:我纯真地做这件事情的—人是错的,因为若你纯真地做任何事,它变成贞节,当纯真被实践,它变成贞节,你们必须尊重你们的贞节,贞节是—内置于我们的—Vishnumaya的力量,哥维的力量,是纯洁的处女,她不会结婚。你们都知道Vishnumaya被创造,恰恰是在,康萨(Kamsa)—在她刚出生后就—-把她杀死的时候。

要明白我们内里贞节的意义,我们必须知道,贞节是所有正法的基础,除非你有贞节的意识,你不可能有正法,不可能,因为贞节是根基。就像用卡片搭成的房子,若没有贞节为根基,便会马上倒塌。

所以非常重要的是,贞节在西方始终受到挑战,那就是为什么我说,要把贞节的种子栽种在这个国家是非常困难的。它应该发生,必定有上天的某些计划,我认为,所以这场伟大的崇拜,应该在这里举行。

这不是容易的崇拜,必须由那些纯真的人,过着非常道德的生活的人,非常贞节的人,尊重他们的贞节的人来做。
但是,现在因为你们都是圣人了,在你们面前的所有事物都是纯真和美好的,因为现在你们都过着圣洁的生活,那就是为什么贞节已经在你的内里被唤醒了,贞节以哥维—即你的灵量的形式,在你身上运作。

因此如果你来到道德人生的本质,圣洁人生的本质,霎哈嘉瑜伽人生的本质,就是贞节,你不能把它多样化,现在这贞洁给你份际maryadas,即界限,贞洁令你有份际maryadas,意思规限(限制)你。

(为什么你坐在这儿,上前来,坐在前面好些。你们不是正在做崇拜,如果你们正在做崇拜,你坐在这里,否则最好坐下,在那吸收我的生命能量,过来吧。)

因此,贞节是给你分际,给你界限的那个。它是怎样给你界线的,就像···天空中有闪电,当两片云相遇,就像霎哈嘉瑜伽士,我们可以说,跑出海洋,纯洁的水在云内,它们必须倾泻下来,当两片云越来越靠近,超过了它们的自我的界限,或彼此争斗,或互相碰撞,是贞节,—闪电,发生,闪电说:你错了,为什么你们在自己内部争斗?为什么超越彼此的自我?那是姊妹的工作。

昨天我们有(结拜)了很多的姊妹。姊妹的工作是不去偏袒任何一方,而是去显示:若你僭越了手足之情的界限,便会有闪电。

闪电是Shri Krishna力量的一部分,祂把这个力量从自身处拿出来,那就是为什么祂成了那么甜美,那么温和的一位降世神祇。祂把那力量拿走了。祂说:现在你成了我的妹妹,每一次若他们行为不当,你去处理比较好。那就是如何地Shri Krishna成为那么温和,正如他们所说的,浪漫的降世神祇,因为祂把姊妹的力量拿出来了,祂成功了。但是她一直都跟祂在一起,她与祂一起工作。

因为在家庭中,姊妹必须看着兄弟不要互相争斗,他们被照顾得很好,因此他们不被任何人挑战,她令他们有份际,举止可以行到什么程度。

这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对我们所有人去明白,那个弗洛伊德和所有这些荒唐的人,带来什么理论,去挑战Vishnumaya,我们因此有各种各样的可笑关系,那是不可能的,是错误的事情。

若兄弟和姊妹之间,有任何像那样的关系,七代,这个家庭都会受可怕的疾病折磨,七代!但若有像弗洛伊德类型的关系发生,那么,一个家庭十四代的人必须受苦。

因此,Vishnumaya的限制的力量是这样的,你的自我受控制,你的超我受控制,你的家庭受控制,每一个人都受控制,在这—存在于我们所有人内在的—纯洁的Vishnumaya力量引导下。最伤感的是,在所有西方国家,Vishnumaya病倒了,绝对病倒了,我甚至失去了听觉,到了那一点,它去到了左边,因为贞节的观念是完全缺失。我们必须忘记那些完全没有这观念的人,而且现在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只做正确的事情。我们必须说,很多人仍然有一些挥之不去的荒唐念头,像“我与那男士有份好交情。”或“我与某某男士很友好”等等。那是没有份际。你们不能,男女之间不能,有友情,你们不能,那是绝对荒谬的。
在西方,整个文化是滑稽可笑的,因为若你到晚宴,你会被安排坐在别人的丈夫中间,很可怕。但在东方,不会这样,因为Vishnumaya是反对这些事情,她要看到丈夫和妻子坐在一起。

现在在这里,如你们知道的,贞节遗失那么多,因此我们的左喉轮有堵塞。当我谈论它,它越堵塞。现在当你说你没有罪疚感,你实际是向Vishnumaya—向你自己的姊妹承认,说:我没有罪疚。但是她确实不喜欢你被内疚凌驾着。

妻子或许希望你有内疚,她或许希望你应该有内疚,因为她以为她的力量受到挑战,有人是她的对手,但不是Vishnumaya,姊妹没有说那。但一个兄弟与一个姊妹永远都不是朋友,现在在一个团体里,我们是一起坐在这里。像这样,在任何团体,一个兄弟,一个姊妹,他们知道他们作为兄弟身份和姊妹身份存在,他们不会缠着一个人,他们不会只与一个人交谈,也不会只与一个姊妹交情好。

就像有一次,我们与一些基督徒有一次大的聚会,我记得那时候我一定有最少三十位表兄和四五位兄弟。我们到达会场,在印度基督徒中,我们有来自不同阶层的基督徒。有一些声名狼藉的人,对我们有一些评语,对姊妹们,你看。我们不知道我们有这么多表兄弟,他们全都弹出来了,你看,就像魔术盒。他们都来接管,开始揍那些男孩。

那时我们才意识到我们有这么多表兄弟,否则我们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某处,我们并没有与他们说太多话。我们自己,和朋友们—我们女孩儿们之间互相说话,忽然我们发觉我们有这么多表兄弟,那么多兄弟,最惊讶的是,我们不知道我们会有这么多表兄弟。他们立即跳出来,保护他们姊妹的贞节,因为她是他们贞节的根基。但是平时你不会与你的兄弟说太多话,你的兄弟也不会与你说太多话,你们不会很交情。但是在困难时,在份际的关头,当咨询起家庭中关于某个亲爱的人的事情时,姊妹介入。最近我的弟弟,最小的弟弟,写了一封信给我,因为家中出了些情况,因为我母亲不在,通常姊妹处理较好,因为她比母亲更容易迎合你。母亲是那么忙于整个家庭,整体性的工作,你们知道她正在做什么,所以这种姊妹的感觉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试想想我们的左喉轮那么差,当然,因为我们从不关心我们的贞节,不尊重我们的贞节。在印度不是这样,男女都非常尊重他们的贞操。我曾经问过那些到外国的男孩,他们说:我们虽然像他们一样做着错事,然而我们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着错事。我说:怎会这样?他们说:有某种—像姊妹关系的—东西。

但现在我可以说,印度的男子也已经变得像你们一样,已经丧失了他们的能力去保持他们的贞操。男人必须尊重他们的贞节,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对贞节没有任何亏欠。

若你的灵性存在的根基不再存在,你很快垮掉,为此我曾多次说过:把你们的注意力放在大地之母处,那绿色的,绿色是颜色,若你把注意力放入那里,你便可以从这些错误(偏差)中得救。你正犯通奸罪,—一直地,你看着别人的姊妹,别人的妻子,别人的女儿。

所以现在要表达的关系,你们都知道,作为女儿,作为姊妹,和作为母亲,都是非常非常纯洁的关系。因此···假如你用脑过多,为什么你的心轮有阻塞?你想过那吗?当你运用右脉过多时,为什么你的心轮会阻塞?什么原因你的心轮会阻塞?必须明白这个,一回事,就如湿婆神和毗湿奴的关系是在2条线上。(首先,毗湿奴的妻子,—那位姐妹,他娶来了。好吧!)那么,谁是湿婆神的妹妹?湿婆神的妹妹是Saraswati,若你运用Saraswati过多,心轮会堵塞,有份际·界限的。这就是近亲结婚的情况是如何发生的,通过这种姊妹关系得到成就,去保持你们的轮穴的你们的份际。若你越过那,你忽然偏左或者偏右,因为你越过了那的份际·界限。

这种姊妹式的关系,也存在于其他化身那里,像默罕默德·萨希卜—有一个姐妹关系,实际上我们要说的是,祂的姊妹(Guruha Lakshmi,化身为法蒂玛)是阿里(Ali)的妻子,但是她却以祂的女儿的身份出生,所以她们可以以女儿或者姊妹的身份出生。她以Nanaka的妹妹,即Nanaki的身份出生。她以默罕默德的女儿的身份出生。

所以她可以是降世神祇的姊妹或女儿。但是女儿或姊妹是纯真的,纯洁的贞节。现在试想想,那些不能明白贞节的重要性的人,他们怎能谈论任何法律?因为法律即份际,通过Vishnumaya的力量,法律才有正确的意义。

现在你会说,偷窃别人的东西也是不对的,因为那是别人的,但是谁会告诉你?谁是—准备告诉你这是错的—那一个?当然,有警察。但谁告诉你的?是制定法律者。扮演“无意识”这部分的是Vishnumaya。因为当你偷窃,你感到内疚,法律也常常用“有罪guilty”这个词。内疚来自左脉,来自Vishnumaya。所以,有贞节的观念是何等重要。

但是我们都是非常分裂的人,那些在道德上贞节的未必在物质上贞节;物质上贞节的也未必道德上贞节。首先要有道德上的贞节,非常重要,因为那是天生的。若你道德上的贞节得到完美的滋润,自动地,物质上的贞节就出现了。

但影响是一样的,在霎哈嘉瑜伽,无论你是金钱上欺骗别人,或是道德上欺骗别人,你的左喉轮都会有堵塞。整体的问题是从左喉轮开始的。例如某人想在霎哈嘉瑜伽里行骗,想拿走霎哈嘉瑜伽的钱财或某些类似的事情,立即地,他的左喉轮会阻塞,一旦他的左喉轮阻塞,他的行为便开始有趣,整个的阻塞便会暴露出来。若你变得不道德,左喉轮也会堵塞。

现在整体的罪疚感部分来自那里,罪,违抗母亲也可以是一种侮辱,无论如何正回报给母亲。 很多人有个习惯,我见过,他们说:不,母亲。“不”是永远不能说的,因为若你说“不”,代表你去到了左喉轮,Vishnumaya力量根本不容忍你,对任何事情的“不”,很多人有这个习惯说:不,母亲。这是不可以的。因为当你的左喉轮有堵塞,你左边的所有轮穴变弱。因为是贞节—所有轮穴的根基—变弱。

所以去理解左喉轮的价值,是多么重要。我们全部人的左喉轮都有阻塞,我们却不认为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而且我们说:“哦,‘左喉轮有阻塞’,意思是‘我感到内疚。’
我们不明白:我做过什么?我越过了界线,那就是为什么这样显现出来,我忽视了某种道德规范,我走到了一条违抗天父和圣母的路上,那就是我的左喉轮为什么有堵塞。

左喉轮是过失,错误,和罪的指标。我们负担不起左喉轮有阻塞,霎哈嘉瑜伽士负担不起左喉轮有堵塞。

更添麻烦的是,他们吸烟,吸食各式各样的东西。在印度,他们吸食一种你们称为tomakhu的植物,那是一种叶子,一种烟叶。他们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但左喉轮是堵塞的。

左喉轮,是你自己的各种问题的入口,所以要小心不要对任何事感到内疚。此外,那是非常恶性的···,很大的恶性循环。
例如,某人做了些错事,我已经决定,我必须当面告诉他们,无论他们是否喜欢:这做错了,已经到底线了。

当然,我尝试对他们玩一些把戏以让他们知道,如果他们还不懂,我正说给他们听的,到了某一个点,我会告诉他们:现在你还是离去吧,我不能再有你在我的身体里了。我把他们抛出霎哈嘉瑜伽,一旦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至少我的头痛结束了。

现在我看到的是,当这负面力量开始行动,人们不但不是面对它,面对这些错误:我错了,我不应这样做,我做了这些错事。还做出辩解。一旦你开始辩解,你的左喉轮变得一个大大的肿块,不可能得到医治,不可能得到清洁。所以人们开始辩解:“我为什么这样做,我为什么做这个。”一旦说是错的,错误的,去接受。“好吧,下次我不会这样做,我非常抱歉。”说“抱歉”看来至少对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字眼,一些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也是。去说:对不起,我深感抱歉。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从不感到内疚是好的,但他们却从不说“对不起”,所以是一样的。

现在一个人必须明白,当你犯错,你是人类,人类去犯错,神去原谅,但你必须知道你犯了错。若你不停的辩解,那么肯定的一件事是,你不明白—神知道一切。若祂说:你犯了错。就是错的。你怎可以挑战?怎可以说:这是我这样做的原因,那是原因?!这是人们必须明白的。因为这是电磁的力量,你必须明白,它令你震荡,它震动你,跟着你意识到,—我犯错了。所以不要为你自己制造震动,不要做出最终令你结束于震动的言行。

当然,母亲的力量是那么宽恕,至高湿婆神的力量是那么宽恕。你获准,再获准。在获准一段时间内,继续做你正在做的,但已经告诉过了,已经向你解释过了—这是错的,但若你僭越了你的界限,完全的僭越了界限,突然Vishnumaya显现,整件事情被揭露,在霎哈嘉瑜伽你被揭露。所以,一个人必须知道,虽然这力量帮助你,指引你,令你得到改善,滋润你,保护你,仍然,—-到某一限度。否则,是她,只有她,会揭露你,因为她不能再容忍来自你的任何荒唐。所以,若你仍然继续这样,只能看着,她把你揭露。

你见过人们过去一直做着各式各样下流的事情,我知道很多国家的元首,国家的总统,这个,那个,当他们死后,被揭露。没有人会说这样那样的人是贞节的,极少的国家领袖得过【他们是非常贞节的人】这证书,非常少的国家元首,得过这证书,说他们是非常贞节的人。

贞节是他们得到的非常非常特别的证书。

因为当你在生活中得到权势,于是你以为你有了一只自由的手,你可以是,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欢的。你可以是个有贞节的人,亦可以是没有贞节的人,你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情。你受“我已经得到所有的本事,我现在被安置在很好的位置。”这想法所控制,这想法完全把你迷惑,令你忘记贞节的重要。所以生活中,若一个人被安置在越高的位置,他的职位越高···你可以说令他自我膨胀的东西越多,他便越压向左喉轮,所以这个人逃避到左喉轮,因为在他内心深处,在他的无意识里,他感到内疚。

整件事变成在左喉轮的内疚。当变成左喉轮的内疚,那便处于困难的境况,因为这样的人,变得极之敏感,当你对他说任何话,他感到更内疚。你想把他的左喉轮治好,他变得更差。对偏左喉轮的人,这是坏的境况。偏左喉轮的人,常常都在辩解。

偏右喉轮的人很傲慢,但偏左喉轮的人,用非常狡猾的方式,回答问题和给出解释。无论你说什么,他们也会说:“不,母亲,是这样的,是那样的。”这是一点,不单这样···不是这样就完结,他向你说嘲讽的话,这就是为什么西方人永远都不会直话直说,常常语带讽刺,直话直说被视为愚蠢,没有才智,除非你以讽刺的态度说话。 有时,你们也知道,很难那样,这就是他们怎样以很扭曲的方式说话,那种扭曲经由左喉轮的问题而来。

若你的左喉轮好差,你不能甜美地,漂亮地,表示赞赏地办好任何事情。偏左喉轮的人永远不会赞赏。那些左喉轮受苦的人,永远不会欣赏别人,永远不会。他有他自己的说法,他会想:我是最好的。因为那必须存在,问题必须存在,如何?是一种歪曲的自我,令他不想接受任何人可以比我好,我必须跟随任何人,我必须从别人身上学习。

我有过太多这样的例子,我看到,特别是与我一起的人,我发现他们很快跌入左喉轮,因为他们缺乏礼法。当他们开始缺乏礼法,他们便会跌入左喉轮。

能与我在一起是一种祝福,毫无疑问地,但你们必须非常非常小心,不要僭越礼法。不要尝试扑向前,只管昂首阔步。有些人习惯僭越界限,当你僭越界限,左喉轮问题就出来。
必须敬畏你的母亲,要尊敬你的母亲,她是受左喉轮守护的。

这是格涅沙的一种很隐秘的力量,就是你们所称呼的格涅沙的力量,如同贞节是左喉轮的行动力,格涅沙的力量全部藉由左喉轮显现出来。所以相信格涅沙,相信纯真的人必定知道,你每一天的举止,每一天的行为,必须有贞节。格涅沙表现为贞节的花朵。

只要看看,上天的律法若没有贞节,你怎能规限人,你怎能令一切妥当,你怎能洁净他们,你怎能令他们进化?假设一棵树正在生长,它内在不受限制,任性的生长,没有限制,你可以得到什么?什么也得不到。所以要令一个人越来越高,你必须限制他。

我父亲过去常常给这一个好例子:若你想拿一点小麦···

(请你不要再骚扰别人,若你想出去,你可以出去,但不要骚扰别人···)

另一样事情是,所有这些都不为什么,只为令你的左喉轮升起。你看,所有这种爱炫耀的,或烦扰人的,强势的人,或自夸的,所有这些都来自左喉轮。因为你想控制你的左喉轮,所以你才这样做。跟着上述这些特点附加上去,你越想控制它,附加上去的越多。

现在,我父亲的故事我一定告诉你们。他说过:你有些小麦,若你把它散开,只会像注意力一样浪费掉,但若你把它放在袋子里,堆积起来,它能到达一个高度。同样,若你没有贞操的浪费你的注意力,它便散开去,没有界限,没有形状,毫无形态。但是若你限制它,你就变得越来越高,在灵性生命中,你可以升进地更高。你们都是想过灵性生活的人,你必须明白左喉轮要得到纠正。

你怎样纠正你的左喉轮?我有时对他们也感到很厌倦,真的是···我感到,我真想放弃他们,因为他们有阻塞,若你告诉他们“你有阻塞。”他们变得更差,多么恶性的循环!怎样才可以把它治好?怎样才可以打破这恶性的循环?就是通过“面对它”,要说:为什么,你为何感到内疚?

你一再地犯着相同的错误,你仍然继续做那!你必须给你自己注射所有的预防针!

他们却开始告诉我:不,母亲,不,母亲,不,母亲。你告诉对你自己:不,我自己!今天我做过这了,明天我准备做这,后天我准备做这。现在就停止,停止,到此为止。

你是在那儿发挥你的Vishnumaya的力量。Vishnumaya的力量必须得到缓解,如果那样,是通过你的错误,但是若它必须被带回它的力量里,你一定使用Vishnumaya力量,—通过给你自己震动。那么只有你可以做那,所以在那关键点上,在Vishnumaya这关键点上,我真的向你称败。你不得不!

那就是为什么我想在想这崇拜,当你们正向我做这崇拜时,我说任何事情,那会在你们内在制造更多的Vishnumaya。但,那是处理事情最容易的方式。你看,“我感到内疚。”—你便完蛋了。“我接受到了惩罚,我称自己有罪。”就像在法庭里,陪审团说“你有罪”,好吧,接受那吧,“我有罪。”但是没有惩罚,接受不到惩罚。若你做错了,惩罚你自己吧。

有两种途径人们惩罚,一种是像某些人惩罚他们自己,说:“我不会吃东西。”但是那些习惯不吃东西以及这类事情的人,和那类藉“不吃”来麻烦别人的人一样,也可以变成一种宰制。
  我意思是人类是非常的扭曲,他们知道怎样利用一把扭曲的小刀来宰杀他们自己,所以那不是你纠正你自己的方式。若你必须纠正你自己,你必须以正确的方式面对你自己。例如你做了一些错事,你便不会去做些你通常会做的事情,以惩罚自己。比如,纠正你自己,说某人很喜欢园艺,喜欢花朵,当你犯错,你便一段时间不看花朵,就是对花儿闭上你的眼睛。又例如,有个喜欢唱歌的人,若你犯错便停止唱歌,那就是为何你必须震动。

你一定知道Vishnumaya是一道闪电,所以告诫必须像闪电那样,不能像Shri Krishna那么温和,我正告诉你们的是一种很有力量的东西,愿神可以把你们内在的Vishnumaya的力量唤醒,这是人类可以拥有的最有力量的东西,最吉祥的东西,你变成神性的人格,这是得到神的觉悟的途径之一。

一个好问题在昨天合适的时间恰当地发问,就是,去建立你的贞节,不是靠做灵体保护,从母亲处吸收生命能量,然后迷失。不是那样的。是:你自己从早到晚,纠正你自己,面对你自己,不感受内疚,并学习新事物。一直地是这位姊妹教导你们,一直地,如何做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好。不是母亲。因为对母亲,你可以说:不,母亲。对一位姊妹—电力,若你说,··· 好吧,试着把你的手指插进插头,(停顿长时间),你便会知道,勿需解释。

以这种理解力,我们今天准备执行这场—建立我们的贞节,我们情绪的贞节和思维的贞节的—崇拜。现在,无论你做过多少什么,忘记它,忘记过去。忘记过去也是很重要,因为你知道那是非常好的解释方式,“因为我有这些,所以这就发生。我的妈妈像这样,那样···我的爸爸像这样···妈妈,爸爸,现在你忘掉所有人,现在你属于这个家庭,这个神圣的家庭。圣人们坐在这里,你在他们之中,自动地,这些律法开始运作,我不用告诉你,是否要对那个人友善,不要对那个人友善。

你看,一直地对另一个性别感兴趣,不是贞节的标志。我意思是这是可怕的,绝对荒唐,你变得愚蠢。就像很多男子知道那么多女士用品,像香水,这,那,有什么用?你是否女人的奴隶,还是什么?他们变成这些荒唐物品的专家。你是男人,活得像个男人。

女士在她们自己内在必须有贞节的观念,因为她们是力量,为什么你想成为男人?我意思是你是男士背后的力量。女士必须好好照顾她们的贞洁,为此我必须要说,我必须为此向印度女士鞠躬,她们谦虚的方式,她们贞节的方式,我们必须学习。当然也有很多印度女士不是这样,但她们有谦卑。

只有一类不应有谦卑的,那就是降世神祇。我不能谦卑,抱歉这样说。某些品质你们可以有,可以享受,并珍视,我不能。我不能令我自己谦卑,不能这样做,抱歉我不能假设这样做。没有降世神祇是谦卑的,祂们不能,因为祂们没有内疚。我把太多有内疚的人放在我的左喉轮里,因正努力地清洁他们,我的耳朵受感染。若你们可以把你们的内疚清洁干净,我的双耳会打开,我的麻烦会消失。所以请,我请求你们保持你们的左喉轮妥当,不要感到内疚,保持在中脉,保持在中脉,省察你自己,面对你自己,震动你自己,纠正你自己,只有这样的人会升进。

另一途径是入静,把你的左手朝向照片,点亮灯,右手按在大地之母,你可以成就到。把光放在这里(母亲示意左喉轮处),向着你的左喉轮做班丹,你可以把它清洁掉,但若不是发自真心的去做,便会变成形式。所以首先面对它,思维上完全地面对它,跟着做这些动作,情感上也要理解那,你在情感里应没有内疚。因此为了所有我们的实用目的,我们不使用那类显示你内疚的字句,而是谦卑的。

谦卑的人与内疚的人是很不同,内疚的人是迫于威胁,迫于压力,而谦卑的人是自由的,他在他自己的自由里,自己的繁荣丰足里谦卑。就像树木,当它负载果实时,就只是向大地之母垂首致敬。就像你走到海边,你会发现环海的所有树木—特别是椰子树,全都垂向海洋,因为海洋给了它们那特质。椰子里的水来自海洋,所以它们全都有朝向海洋的那种尊敬,那种谦卑。

同样,只有没有内疚的人,才有真正的谦卑。因为内疚的人,正如我告诉你们的,受到他们的—-爱讥讽嘲笑的语言习惯,下流污秽的言辞,他们回话的方式,他们的解释—宰制。

但一个谦卑的人是自由的人,自由地成为谦卑,自由地成为友善,成为优雅温柔,成为仁慈的,你必须成为那样的霎哈嘉瑜伽士,当人们遇上你,他们因你的谦卑而印象深刻。

但,谦卑里没有任何奉承,—只是纯真和谦虚。

我···我完全缺乏那种特质,我不能谦卑,你们绝不应该试图迫我谦卑下来,因为那是不该做的,但当他们遇到我时,没人能评说我的行为是不谦卑的,我表现为很谦卑的人,我可以表现为很谦卑的人,但坦白说,我内里完全没有任何类型的谦卑,没有谦卑。

慈爱和谦卑是很不同的。谦卑是人类的特质,只有虔敬者才有的特质,只有虔敬者才有。接受—赐福者的祝福—的人才有的如此美好的品质,赐予祝福的人不可以是谦卑的。因为它不能拿取什么,只有谦卑的人类才能拿取它,企及它和领取它。

不可以拿取的人是那么孤独,那么寂寞。这样的一个人得不到任何人的相伴,因为他必须付出,付出,再付出。那么孤寂地,必须独自面对所有事情,只有谦卑的人类可以%C,因为这是常常发生的,你的谦卑不应是同情心,谦卑的人是抽离的,那是一种抽离的品质,不是依附着一个又一个人的那种品质,这是生活的一种谦卑的风格,处在那种状态,你不会不必要的傲慢,不会向别人叫喊。

但在印度,我们说牛是非常谦卑的动物,牠奉献出奶,提供一切,牠不攻击任何人。所以谦卑是给你的那样的一种护卫。当然,有时人们利用谦卑的人,不要紧,只要你没有失去谦卑,一切都会妥当。

但是人们丧失了他们的谦卑,当人们试图烦扰他们,他们变得偏向左喉轮,跟着他们失去了他们的谦卑。那是一个人不能失去的一样东西。因为若你想与神保持联系,你必须谦卑,没有其他途径。若你不是谦卑的人,你不能保持这关系,这两种特质,就像插头和插座,插头必须是插头,而插座必须是插座,同样若你想从神拿取一些东西,你必须是谦卑的人,藉由傲慢你不会得到,藉由压迫你不会得到,藉由任何···

有些人也感觉“我爱母亲”,但那种爱要通过完全的谦卑被表达出来,那是唯一途径。那是唯一你可以接近我的渠道,没有其他方式可以做到。

所以我们以很高的层次结束今天的交流,这是神的自觉的开始,但你们一定与我保持速度一致,要保持与我同速是不容易的。所以你们必须跟上我的速度,若你们必须朝着神的自觉前进,首先建立你们的贞节意识和谦卑。愿神祝福你们!

(现在,我们开始崇拜,你们可以洗我的双足,如果你们愿意,SHRI GANESHA 崇拜一定要有,一遍格涅沙颂。)

为此你必须评判你自己,意思,你必须评判你自己,不去接受内疚,而是去评判你自己,我是一个先锋型的人吗?我一直有朝前前进吗?我总是坐在其他人的前面吗?我试过傲慢地对待母亲吗?我对母亲说“不,母亲”了吗?我行为像···

看看你内里的所有这些问题,不为别人,为你自己看看。“我有多进步?我放肆吗?我自夸吗?我做了我不应该做的事情了吗?”你像那样继续探索这件事。

这些是症状,症状来自内在,一旦你明白了你的症状,“哦,我是那样的,好吧,不会再有了!”面对它,告诉你自己。你说“我没有罪疚感”的时候,不表示你不面对它—你面对它!

(好的,我们开始洗莲足吧。)

今天很抱歉,只有童贞的女孩可以崇拜我,只有真正的处女可以崇拜我—小女孩儿,如果有。哦,她们来了。上前来,上前来,所有的孩子,上来吧。漂亮的罩衫,漂亮的外套,雅典娜!来吧,啊!其他的在哪里?上前来,所有的孩子。只有小孩子可以做那,好吧,坐下,坐下,向前一点,哦,还有个穿着纱丽!所有的孩子,坐下,所有的孩子必须坐在这儿,好了吧?小心这灯,你可以把那拿到边上一些吗?为了孩子,我担心,然后再点着它。姆···啊,谢谢!!!

未来更多,他们就要来了,很快我们会有很多他们,也许你们都不得不坐在外面,现在他们坐在外面,一段时间后,你们全部不得不坐在外面!那会是最好的!他们都会说:出去,出去!让他们长大。一支新兵团正成长上来。

我想你们最好去吃午餐。

Shri Mataji的莲足一直踏在一位霎哈嘉瑜伽士的左手掌,
他留下眼泪:母亲,过去的24小时,心轮严重感染。

(Shri Mataji表情凝重了一会儿,大大的莲花眼充满力量,对全场)说:敞开你们的心才是重点。你们为什么不敞开你们的心?敞开你们的心。我们为一些琐碎,荒谬的事情开放我们的心,为什么不为神?敞开它!你们被创造成莲花,但是是盛开的莲花··· 啊!···啊!

是时候英国要有湿婆神崇拜,让那样的日子到来。但是去做湿婆神崇拜不是易事,你们都知道,你们已经到达一个阶段—Vishnumaya,···敞开它吧,除非你敞开你的心,你的梵穴不会打开,你的顶轮不会开启。你们担心些什么?···午餐?···若你想,我可以令他们所有人的手表停顿···,(母亲忍不住笑。)Shri Mataji和众人大笑。
Shri Mataji顽皮地捂着嘴笑不停:“刚才我把他们的手表停顿了!···”

Shri Mataji看着一副大大的照片:
“Vishnumaya,哈,这是Vishnumaya,彩虹是她的标志,彩虹出现后,便不会有闪电,这是肯定的,我不知该说什么,很漂亮,非常感谢,愿神祝福你们!”

一位霎哈嘉瑜伽士给Shri Mataji看另一张照片,并读出照片下面的诗。
母亲对此照片班丹,说:
“这是很好的照片,对外人来说,很有母性。”

Shri Mataji:“还有礼物?”
有瑜伽士递给母亲一杯茶水。
Shri Mataji顽皮地笑:“好吧,让我有它吧。”

(这时一群来自比利时和荷兰的霎哈嘉瑜伽士走上台来。)
Shri Mataji :“我认识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我很高兴你们全都能来。这是最重要,最大的事情,就是你们都能今天来,来到这个伟大的崇拜。华伦说,布鲁塞尔人和荷兰人都很谦逊。在灵性方面他们都很谦卑。媒体也很好,所以我想今天的崇拜,实际上是因为你们而作的,他说他们都是很谦逊的人,媒体也很谦逊,某种谦逊正在这里成就,所以现在,这是什么···来吧,来吧, 多明尼,你好吗?···你拿着的是什么档案?这是什么档案?···”

Shri Mataji倾前身体听对方说话,···“谁写的文章,报纸的人?他们喜欢它?好,好,这就是他们说媒体很帮忙的原因。”

Shri Mataji浏览一份档案:
问:“这是什么?”
答:这是法兰德斯语的翻译,不是法文,母亲,这是一份好文章,很好,实事求是的报导,没有失实的报导!”

“Shri Mataji,2年前我们在法国影印了你的莲足的照片,我们把这张海报拿到影印铺影印,你知道吗,他们把你的莲足的照片四处贴,只为显示他们能对影印本做些什么,···”
Shri Mataji大笑。

“法国人把你莲足的影印本带到印度,广泛的分发—这是影印本,同一个影印本,他们也用来做宣传的材料。”
“是那张一只脚叠着另一只脚的照片?”
“不,不,母亲。”
“哪一张,是哪一张?”
“有白色地毯的那张,你可以看到一切,所有的崇拜,你的双脚有闪亮的金。”
“哦,我明白,···真的? 那么这是他们在布鲁塞尔做的?”
“是,我想,每一处地方,全世界都有这所名为HAPPY DOOR COLOR的法国公司。”

“他们从法国把它送来?”
“是,应该是,看看他们给的产品样本,你的双脚是样本。”
“是吗···” Shri Mataji大笑,
“这样的玩笑,啊!因为是我的双脚,所以必须要做好。···你看,他们运用广告的概念,我们不用花钱,却得到好处,很好,四处都有我的莲足是好事。
···真的很美妙,真的!”
众人笑。

霎哈嘉瑜伽士:
“这是很不凡的,母亲,关于比利时人和荷兰人,现在来的人都有专业水平,这真是霎哈嘉瑜伽很有趣的趋势,来的人不再单是嬉皮士和反文化的人,这是一个大转变···”
Shri Mataji:
“不,我们还是有一些嬉皮士,我想他们都很友善,他们都很友善,真的,能到这里是很有福分,我真的非常,非常高兴,因为它成就的很好。现在你要介绍是吗,开始吧,一个一个地。”

霎哈嘉瑜伽士:
逐一介绍坐在Shri Mataji面前的霎哈嘉瑜伽练习者,和他们在霎哈嘉瑜伽里成就的奇迹。Shri Mataji总是甜蜜慈祥的微笑,谦卑地向每一个人合十,问候,每个人都感恩地留下眼泪。

Shri Mataji:
“你们全部在哪里丢掉的?我不知道,忽然地,我发现我的孩子全都回来我身边了,很好!”

当介绍到一位正骨医生时,Shri Mataji说:
“它受各方面袭击,肌肉的毛病,骨骼的毛病,很多负面能量引致的毛病,这是医学不能解释的,他们不能明白,很多毛病是来自根轮,很多很多,他们不懂怎样解决,要他们接受这样,对他们来说,去了解这知识是很困难的,因为这是知识中的知识,要到达它的精髓,你要明白—跟着整件事情得到改变,它是很不同的,它会成就,我们需要整骨医生。每个人的喉轮都很差,只有可怜的华伦在纠正每个人的喉轮,现在你们也能做到。

瑜伽士:
  “母亲,她叫Chandra,她有段精彩的故事,···她在霎哈嘉瑜伽发现印度教的实相,这是个很美好的故事。”

Shri Mataji:
是真的,毋庸置疑。你看,每一种宗教都陷入某种困境,只有透过霎哈嘉瑜伽,你才能明白它们是真的,全是真的,每一种宗教都是真的,正确的,能互相融合。但做到那,你必须成为灵,否则你不能明白。印度哲学只有一个优点,就是他们由始至终,不谈别的,只谈论灵性的解放,与灵合一,没有其他了,首先之先。他们也谈论神祇,但佛陀甚至没有说那,他说:“不要谈论神祇,不要谈论神,不要谈论任何人,只谈论灵。”他特别指出,人要放注意力只在他们的灵上,一开始就是,然后我们会知道,Mahavira也是这样,他们两位都是这样的,所以你看,在哲学上它不是某种“一个什么东西”,整个印度哲学的主要概念是:无论是印度教,佛教,耆那教,或在印度的任何一种宗教,首先一件事是:得到你的自觉,你所有的世代都是为了奠立那件事。

例如,你的注意力必须受到控制,你不应允许注意力分散,涉入任何事情,那些想法,浪漫的想法,是错的,把注意力放在你自己身上,不要浪费。你的注意力—chitta nirodha,当你能这样,你看,人们会看到,当你把注意力放在你自己身上,你便看到你自己的注意力升的更高,不会浪费掉。所有宗教的精粹都是一样,是自觉,这是最先最重要的,若不是这样,就如你们所说的“没有生命力”,我们只是“已死的躯体(行尸走肉)”—nishpran。没有生命力,不管你跟随什么宗教,都是没有意义的。全是没有意义的,错不在这个宗教,只是没有生命力,他们把生命力拿走,没有生命力,它变得破损,生命力是霎哈嘉瑜伽···愿神祝福你们!

是的,现在我要回家了。我想我们已经完成一次非常成功的研讨会,把一只手朝向所有这些人都来自荷兰和比利时的人们。我想给他们….沃伦…那里有些照片,你们都可以散发,因为有这么多。因此,那些准备离开先得到,应该先得到,然后逐渐地….所以,我要离开了,那么要散发照片了。现在,我要谢谢所有邀请我参加本次研讨会的人们,它是那么美丽。我希望你们没有受到任何罪疚,当我告诉你们关于Vishnumaya。那是力量,记住,那是力量。你们全部必须内在地拥有那力量。所以当你说话,哪怕一个字,它像一个闪电行动,接着像一道彩虹。两者都是Vishnumaya的力量。

当彩虹显现,那意味着就不会有任何闪电了,有闪电时就不会有任何的彩虹。因此,你也是彩虹。那意味着你可以从一个白色创造出美丽的颜色,那就是你有能力做到的。所以,你必须展示那魔法,有时,你也展示闪电效果。但是,更好地是把闪电收在内在,彩虹展示在外,那会更好。愿上帝祝福你们全部!

愿上帝保佑英国人和其他人,你们所有,愿望在英格兰建立耶路撒冷,—非常重要的。让英国人也明白和意识到这,并成就出来。不仅英国霎哈嘉瑜伽士,而且所有的英国人。愿上帝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