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轮崇拜之后的讲话 (Italy)

第十六次顶轮日后讲话
意大利1986年5月4日

这些歌曲他们是在喜玛拉雅山上唱,在这里唱真的很不平凡,对吗?你们老远把它们带来这里唱。
我想我已经给你一个很长很长的讲座,你称它为讲话。有些人的反应很好,有些人吸收得很好,但有些人,他们说睡着了。发生这种事情是源于负面能量,你要对抗负面能量,因为负面能量会发问。我说的都是真理,绝对的真理,但它却提问,它反映。一旦它开始反映,什么也进不了脑袋,因为你只想着之前的句子,不能处于当下。所以一切都归结为逃避,你逃避,所以才会睡着。我今天已尽力让你进入你有意识的思维,你要有意识知觉,要有警觉性。重点就是除非你有意识知觉,否则你不能升进,任何不正常的人都不能升进,你要让自己正常。
你们很多人有很多反常的行为,这些行为都已被带出和带走,很多已经得到洁净。但若有些人现在仍受这些反常的行为缠绕,他们必须把它摆脱。他们不能只不停找借口为它辩解。通常负面的人吸引负面的性格。若你内里有任何一种负面力量,你永远不应坐近负面的人,不要接近这类人,要与他们保持距离,要贴近正面的人。就如我所说,你要毫无怀疑的贴近和支持你的领袖,不要质疑他。问题出在你开始对抗你的领袖。若领袖向你说了一些话,你便与领袖争吵,与他争辩,那么便会完蛋。我透过领袖说话,所以你不要质疑他。若你质疑他,便会出问题。你要贴近你的领袖,他是正面的人。若你开始质疑他们,你便毫不…与我没有任何联系。
这种情况每一处都有︰有人告诉我瑞士也是这样,法国现在好一点,但过往也是这样。每一处都是这样,除意大利外,我想意大利最有成效。所以不要对抗你的领袖,不要与他们争辩。不要反映霎哈嘉瑜伽—你能说什么,你知道什么,你又怎能反映?你有什么知识?当你的化学老师说氢有两个或一个原子,你有没有质疑他?有没有?
当你用自我来做这种事情,你便会被抛离进化的领域。所以不要有反应,只聆听,尝试把它收摄入内。这些全是口诀,把它们收入内在。但你却开始质疑领袖,与他们争论,给他们意见。请不要这样做,现在就停止这样吧。这不是政治,政治是每个人都能给意见,每个人都能说些话。大部分亡灵都是这样,邪恶的人不停给意见,有自己的见解,他们持续不断反对领袖。
现在特别是年长的人,我这样说是因为你们一些人比领袖的年纪还要大,便以为自己有权纠正领袖,不是这样。在霎哈嘉瑜伽,不是你有多年长,而是你有多进化。所以当你质疑领袖,反映他们的行为或做类似的事情,响应他们或给他们你的想法,你便迷失了。
这就像一种联系,假设,轮穴与细胞的联系,这样假设,若你否定轮穴,我们又怎能成就它。因为我与它们连上,透过它们,你也连上。一旦你否定它们,便会失去联系。我知道该对领袖做什么,是我拣选他们,安排他们,统筹他们,改变他们,我知道该做什么。你们不要挑战他们,这样做只是出于自我。在印度,这种事情完全不会发生,不会发生。一旦母亲委任某人,大家都会欣然接受。因为对他们而言,他们追寻的就是这个真理,其他都是荒谬的,全是复杂的,因为你是那么复杂。对你而言,其他事物看来很美好,你以为你在把你的品格交托,完全没有。是发展,把自己交托于生命的元气、活力、生命力。委身,接受更多,接受更多。这个自我永远不容许你向内拿取什么,为此你要小心。它不容许你睡觉,不给你和平,不容许你成长,不容许你到达你的目标,所以顺服交托你的自我吧。
我要告诉你一事,不要抗争,不要争论,不要质疑,首先不要反映你的领袖,不然你便会被割断。要对他有好观感,尝试支持他,问他想要什么,需要什么帮助。你越贴附着他,越与他接近,便取得越多。
但你要明白,人们是很浪费的,他们把生命浪费在毒品上,这些那些事情上,全都是荒唐的事物。妇女则有另一个坏习惯,就是说三道四,他们说闲话,说这个人闲话,批评那个人。说闲话是妇女很坏的习惯。我从不留心注意任何说闲话的人,也不喜欢他们,所以不要对任何事说长道短—下贱的,轻浮琐碎的谈论别人。你不一定要受教育,不一定要来自有教养的家庭,没有什么是必要的,只要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便是一颗钻石。要容许自己被切割成钻石,容许这样!
有些人的反应是很好的,他们吸收理解我说的话,把一切收入内里,一些人却睡着了。现在,那些那时候挣扎的人未必明白,这是一个艰深的课题,我告诉你,这是很精微的课题,不要紧。那些像这样的人要照顾自己,要找出。我发现偏左边的人,若他们把一根蜡烛放近左腹轮,远一点,也放一枝蜡烛在照片前,左手向着相片,右手放在大地之母上,这样很有效。在后面的蜡烛要保持远一点,因为它发出声音,它会走向这里那里,它燃烧。
吸食毒品的人,不是吸食LSD而是其他毒品,他们都昏昏欲睡,昏睡了,毒品破坏他们的脑袋,所有这类人都能透过这样做得益。每天都要做。沉迷于毒品不会令你感到你顺服于毒品,不会有这种感觉,这种沉迷会完全毁掉你。你也知道很多人怎样被杀,很多人垂死,但你仍然要这样做,我也不理解。因为你的自我说︰「好吧,照做吧,试试这个,你会没事。」自我就是这样提议,所以你照做,好吧,不要紧,已经发生的已经发生了,让我们洁净它吧,因为我们都是求道者。
所以在讲座里真的感到合一,没有疑问的人,应知道自己做得很好;有疑问,有反应的人,应知道自己有自我;打瞌睡的人,应知道自己偏左脉。偏左脉比偏右脉更差,因为纠正右脉轻易而举︰它显示,显示在外。人们不喜欢它。这类人被批评,每个人都说他很自大,他是这样那样。人人都知道这类人会显露出来,像希特勒。但偏左脉的人,你要明白,是很令人怜悯,你会对这类人很怜悯同情,会迷失于这类人,他们更加危险,很难治好他们,很困难。所以这不是一份容易的任务,你要把它解决,我尝试尽力去做,你也要帮助我。
我在想晚上在你的头上擦点油会是个好主意。霎哈嘉瑜伽士要这样做。我想霎哈嘉瑜伽士要改变发型,那种时尚潮流的发型不适合我们,因为这样会,这样我们有天会秃头,我告诉你,你会看到顶轮这里有一个很深的窝,最好用一些上好的椰子油,好好按摩你的头,在晚上和早上,不管如何,这样做不会太显眼,好好的梳理头发。因为我在想,若你穿得像亡灵,头发像亡灵,亡灵便会想︰「噢,有个亡灵坐在这里,我最好附在他身上。」
所以穿着得…前额完全不要被头发盖着,要直发,把它弄好,前额要绝对清洁。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们要改变衣着,改变我们的风格,不能像愚蠢的庞客(punk)那样追潮流。我们是一类型,透过我们的发型,人们应知道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在你变秃头前,最好在头上放点油。这是霎哈嘉瑜伽士要做的很重要的事情。若你喜欢,可以用有能量的油,我想用橄榄油会很好,我发觉比橄榄油好的是椰子油,它对头发生长有帮助。有时你用杏仁油也很好。用杏仁油,若你感到精疲力尽或你需要注意你的神经,你是很紧张的人,那么杏仁油对你会很好。
牙齿有毛病的人,他们便要照顾牙齿,不用找牙医,因为牙医会制造问题。最简单是用橄榄油和盐,每天睡前好好按摩牙肉,这样能保持你的牙齿健康。你会很惊讶,到今天为止,我也不用找牙医,从未找过牙医,我希望我不用找牙医。但我有某些坏习惯,其一是我常常擦牙,不要用电动牙刷,要用牙刷或用手指,最好是用盐和油来按摩,这样对你很好。这样便能令不洁的东西走出来,再把它冲掉。
我发觉欧洲的第三件事是你们不清洁喉咙和舌头,这是另一件违反喉轮的事情。这必定是为何你们的喉轮那么差的原因之一。虽然西方这样并非那么流行,但最重要的是把你两根手指放在口中,擦你的手指,不是其他,手指,清洁你的舌头,那么早上一切都会清洁出来。这是很重要的,因为不洁的东西积聚便会腐烂。所以必须这样做,或许你会以为这样做会发出一些声音,不要紧,你要清洁喉咙,我是说这样你便能保持喉轮清洁,此其一。
另一件事是你要尽量常用水,用来清洗,在早上(去洗手间时)…,必须用水。用纸张是很肮脏不卫生的习惯。即使你用纸张,也要用水。你要尽量常用水是很重要的。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对一些发现他们处于精微层次的人而言,他们正处于崩溃边缘,某程度上,他们仍有想与其他女人睡觉,他们仍想做这种事,他们应放弃霎哈嘉瑜伽。最好是离开我们。我们不要有这种一无事处的人。他们应放弃霎哈嘉瑜伽,不要烦扰我们,因为我们在印度有上千人,没问题。对他们而言,这并不困难,他们已在状态。所以那些仍然是这样的人,想与其他女人有关系,仍注视女人的人,注意所有女人的人,你要明白,所有这类疯子,我称呼他们为疯子,他们必须放弃霎哈嘉瑜伽,放过我们吧,这是肯定的。
现在,我们常常说负面的人要离开霎哈嘉瑜伽,这种日子会来,所以我们很需要洁净自己,不要与负面的人坐在一起,不要与他们为友,要多帮助正面的人,清洁自己,洁净自己,照顾自己,尊重自己,爱自己,活得有尊严。下贱的,轻挑的,无用的事情不应做。要挑战你的自我,让别人侮辱你,要看到自己没有响应反应,只看着自己,不生气,要尝试你的自我没有反应。你能轻易的对着镜子做到,看着自己,取笑自己,找自己乐趣。你想自己是怎么样?你是谁?你拥有什么?什么也没有。
今天的讲座真的是,不单是个了不起的讲座,也像口诀,对脑袋好。我要说这个讲座要一次又一次的聆听,要接受,不要质疑。不要质疑,要接受,要吸收。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在这个顶轮崇拜后,我希望你们能保持你到达的位置,我期望得到你们全部人的支持,去荣耀你的领袖,絶对不要贬低他们,不要与他们争论,要给他们意见。我已经说过,即使妻子也不要与领袖争论,这样就像互相推拉。
就像他们说有一些蝎子从不同地方送往调查,他们看到其中一个瓶子被打开,他们说︰「这是什么?所有蝎子会跳出这个瓶。」
他们说︰「牠们不能,因为一只跳起,另一只会把牠拉下。」
我们有同样的行为。若有个领袖,自我令你妒忌他,这是自我,自我说︰你更知道,你最好给点意见。你不是不能提意见,人们告诉我一些事情,若他不接受,好,不要紧。这是对你的自我的一种挑战,他最好向你说不,那么你便看到自己︰「我的自我仍坚持这个立场?」
我说过的第二件事是我们不应受传统牵着。传统就像,例如现在,这次英国人感到,英国的领袖感到—这是个大错—若他们留下,意大利人会感到不方便。意大利人是很有量度的,像印度人。若他们留下,他们会极之开心。这是英国人的思维,英国人不能忍受某人多留两天,他们会马上叫你走︰「你什么时候走。」
他们的思维让他们感到这是不方便的,因为他们会不方便。虽然有人告诉他们︰「你可以留在这里直至星期一,没问题的,只要付十镑就行。」但「我认为」—就像这样。你要明白,英式的形象是要对他人好,因为对他们而言,任何人留在他们的房子,就完蛋了!他们甚至不让人进入他们的房子,即使外面下雪或什么,他们只看着,与你交谈,他们会说,我也看到。
有一天,我外出,正在下雪,我看到有个女士推着婴儿车站在阶梯上,婴儿车里有个婴儿,有个年长的女士在屋内与她交谈,门只开了一个小缝隙,即是说门没有全开。当我一小时后回来,他们还站在外面谈话,里面的女士完全没有「请你进来」的意识,站在外面的女士也毫不介意,因为她必定也会这样做。
他们不会明白对一切都要寛宏体谅,此外,没问题,你可以留在这里,你可以在这里。今天我们要快一点,事情颇不方便,我们要这样做。因为犯了一个小错,他们应先问我,我以为你们会留到星期一,因为这很合逻辑,很合情理。因为「我们应不会感到不方便」这个概念…。
不单英国人,任何人也会。当你想︰「我以为」,你便迷失了。所以我们对事物的这些概念真的是很危险。我经验过这种愚蠢传统。「我以为」,他们想做好,最终却使人难受,他们令人难受。即是说他们对事物的传统习俗肯定是有某些出错。这就是为何人们,当他们思考,若他们对,这个世界会是很不同的。他们思想的层面是一切都在走下坡,你在往下走。一旦你开始思考,你便往下走。这是你思考的缺点,因为它被你的传统习俗所约束。当你思考,你便受传统习俗所束缚,往下走。
今天我没有说我可以说的很多话题,像艺术,我是说︰「我很诧异,这种繁茂丰盛,像这样的花朵令我很高兴的看到花园。对世故的头脑,则如石头或某些荒谬无意义的人,对他们而言,只容得下一朵花,因为其余的空间要容纳他们的自我。
他们因此看不到美︰「这太过了,太过了。」即使霎哈嘉瑜伽︰「对我们太过了。」你是谁,小婴儿或是什么?什么是太过?你要明白,就如把瓶子给婴儿,很多奶,很多奶,所以「霎哈嘉瑜伽对我是太过了。」你是侏儒还是什么?这种谬论是站不着脚。这就是「这是很世故」,「这很好」批评每个人。人们即使装饰他们的房子也很害怕,因为怕受批评。「最好让它保持简朴,白色,只是白色。」他们甚至不喜欢鼻子,他们想把鼻子、眼睛,一切都切下。只为保持简朴清淡!试想像,是自我的计谋要有个人的特征,他们怎样与他们想做的并列,要看清楚。
若你走到花园,他们拥有一棵,你要明白,一棵树挂在空中。这个应是花园,你问︰「花园在哪里?」他们说︰「这是花园。」麦克风︰「花园在哪里?」
「噢,不!每一处地方,我们都只放一棵树,所以它变得很重要。」只有一棵树在这里,你再往上走,另一棵小灌木在那里,再另一棵树。一切都太多,为什么?因为脑袋有太多自我,因此一切对他们都是太多。
这种愚蠢的想法现在要摆脱,任何好的你都要拿取,要拿取太过的,放弃任何对你太过的事情。你们必须要明白这一点,所有这些愚蠢的想法,各种愚蠢的想法。就像你想买一所房子,没问题,你可以买一所房子,我四处找,大部分的房子都是高约七呎半,但他们喜欢。我说︰「为什么?」「这是所老房子。」我说︰「那又怎样?」他们说︰「这是所老房子,是这样那样的,老房子…。」我说︰「为什么你会喜欢它?」
新房子是八呎高,最高八呎,所以没有选择。为什么你要一所老房子?他们不喜欢维多利亚时代的房子,为什么?因为他们并不那么保守,也不那么追时尚,你必须拥有一所你要折断颈项的房子,笨拙的走进浴室,你甚至既不能坐下亦不能站立,只能半挂在空中。这是很有性格的房子。这性格令你很笨拙,感到可笑,这个人「有性格」。我是说若他可笑、古怪、怪誔、奇怪,他便是很有性格。这就是今天的境况。他很有性格,他怪誔,绝对是奇怪的个性,怎会这样?
你也知道,他穿着短裤骑着单车来。我说︰「真的吗?」「他很有性格。」他会因此患上关节炎。
古怪、可笑、愚蠢被视为有性格。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要意识到你不会这样愚蠢,你是以真我加冕自己。你不要有这些蠢人的行为,这些他们的时尚,放弃这些吧。他们取笑你,你取笑他们!若你到疯人院,所有疯人会说︰「噢!你也来加入我们,是吗?」他们全以为自己是最有智慧,你也与他们一起迷失,开始想︰「我也是疯人?」所以你们全部人,若你看到这类人,你也要取笑他们。
就像有个女士,她以为自己很合潮流,她穿衣很开放,连身体和骨头都露出来,穿得这样那样。我们刚来看这房子,我和我的丈夫。当他看到她,他回来呕吐。我说︰「什么事?」「我看到她,便想吐。」
我们进车子里,我们甚至没有进房子,便走了。她以为自己很追潮流,裸露骨头、身体,很可怕。试想像,像死尸般站在你面前!死尸却被视为时尚,每个人的言行举止都想象死尸。现在你应意识到这是什么,不然你便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须看到这种荒唐在持续,你不应有这种荒唐的个性。
所有这些事情,若你以新的角度来看,就如我现在告诉你,你拥有更高的品格,你的轮穴已有新的知觉,你会很惊讶,你的反应会是非常,非常不一样。若你看到这样的事情︰「呀!你会说,「漂亮」!虽然之前你有这种可怕的传统,你不能。
一所荒废的房子,绝对要塌在你的头上,它却是「有性格品味!」整个品味会塌在你的头上!人们就是有这种荒谬的想法,他们想要一些绝对古怪荒谬的现代事物。有一个女士,她建了一所房子,现代的房子,我们要爬上阶梯,她把每一级阶梯分成很小,很小的一步。我们都很担心会跌倒,你要明白,每一级都很小,很小很小的一级,每一级都造成几小级。当你把脚踏上,你不知该把脚放在哪里。她必定花了很多钱来做这种荒谬的东西,而她却向每个人展示︰「现在,来吧,看看这些阶梯。」我拒绝走上去,我说︰「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回去。
对,对,不要紧。当你感到厌恶,便要把这种厌恶的感觉表达出来,真愚蠢!它不吸引我,这些东西不吸引我。我看过这种东西,却不喜欢。花朵就是这样摆放,我看到的任何东西,我都不喜欢,完全不享受。若我是评论家,若我能评论事情,我会告诉你我不喜欢这些荒唐的事物。现在人们穿衣的模样,对我而言,他们像小丑,像疯子,也可以说像顽童,或你可以称呼他们…你怎样称呼他们?流浪汉。你分辨不出谁是谁。他们不洁的裤子,他们穿上祖父的裤子,上衣则是祖母的。女士们走在路上,看看,你感到很有趣,古怪的人走过,他们却认为这是时尚潮流!我想我们应把印度所有旧衣服带来这里,以高价出售。
 
这是很古怪的,你只要看着它,从这个角度看,站在山顶看着这些疯子,看他们有多疯癫,多愚蠢,他们有怎样的行为,有怎样的时装。我是说在古代,人们通常穿得很好,衣服有各种褶边,各种样式,他们却不喜欢这些服饰。不管神给我们什么,我们都要用它来装饰,也必须尊重它。我的意思是,昨天他们装饰会堂,我是说今天他们装饰会堂和所有这些,是那么漂亮,那么美好。但有人会说︰「噢!让我们为母亲装饰得完全简朴清淡,后面有一些快要塌下荒废的墙壁,这才是真正有品味。」霎哈嘉瑜伽士怎会接受这些想法?我就是不理解。
他们为此付费,他们支付这些传统习俗,支付所有这种奇怪的东西,他们的确为此而付费。就如今天剪发有潮流,像把上面剪掉,他们要付钱。你以另一种方式剪发,也要付钱,所有这些错事你也要付钱。潮流是︰就如你邀请别人到你的家,你必须有不同种类的杯子,一个为这个而设的杯子,不然你便是不妥当。你会发现什么?另一组嬉皮士来了,他们的肮脏怪相,令你什么也喝不下。这种荒谬,你一是接受,一是不接受,这是完全荒谬的!你也知道,我看到在英国的印度人,他们就是不理解,他们就是︰「取消他们,好吧,取消他们,他们是疯子。」
品格是非常非常低下,非常低,我说的,很低下。你或许有自我,或许有自我,但它在这里很低下,接受它吧。没有纯真,没有吉祥,没有清洁,简朴的吸引力消失了,是那么人为虚假。即使简朴这个想法也是那么虚假。这种人为虚假,你怎能拥有有质素的人生?你怎能?你变得虚假,因此放弃所有这些传统习俗。我来这里不是要传扬印度文化,但我要说,若任何是有文化的,那必定是印度文化,因为这不是文化。全都变得…若你四处走走,我是说你看来像…当你看看在你四周的人,他们像疯子般行走,你看到他们在路上,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美国更甚,他们必须这样那样做,没有一个人有正常的脸孔。我告诉你,这是事实!透过霎哈嘉瑜伽,你的质素会显现,它已经显现,你现在已经变成那么了不起。
这就是为何你在这里不感到有拉希什米。你拥有金钱,却没有拉希什米,没有漂亮,那么荒芜孤寂,像贫瘠的土地。你的自我吹走一切漂亮美丽的事物,你不能忍受任何人的艺术,所以你的房子没有任何艺术品,你完全不用拥有很多物品,所以你拥有塑料。美在你的人生中跑掉,当你说话,傲慢也是潮流时尚。试想像,傲慢,干巴巴,没有美,全是捏造的表演,没有勇气,没有崇高。在精微的层面,你失去它,所以在粗糙的层面,你看不到它。任何你内在失去的都显现在外,破产,完全破产。
当你看到别人是这样,当我说︰「你」,我是说其他人,仍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西方人,要尝试明白他们比你的层次低得多,不要接受他们的想法,他们的处事方式,只要保持警觉,你便会看到他们在追逐着你。自我就像驴子,若任何人在牠们前面,牠们知道有人在前面,便会把头垂下;若牠们看到有人在后面,牠们便会踢。
你有尊严,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你以特别的风格生活。不要成为他们的一分子,要正当的穿衣,你或许只有两件衬衣,或许只有三件衬衣,你不需要拥有很多衣服,但衣服要实用,正常,舒适,不刺目。我们要鼓励艺术,要把失传的带回来,我们不能再拥有林布兰特(荷兰画家),不能再拥有达文西,不能再拥有米高安哲奴,他们全都已经完结。但每个人都以为他们是米高安哲奴!我们甚至不能拥有,例如高尔基(Gorky),我们不能拥有威廉布莱克,我们能有这份勇气吗?我们不能有林肯,我们能有吗?
所有小丑、无用的人,你抓破他们,发现他们一无事处,毫无价值。现在,所有伟人都是来自你们。他们的独特之处,就是有自己的个性,不会对任何潮流时尚让步,也不会对低下通俗让步。你们拥有这些了不起的品格,所以对你,对你的后代而言,你要想想,我们能为这么伟大的工作做些什么。不单是为了个人的享受而有讲座,有美好的音乐,美味的食物,美好地方。我们来,只为享受,不是这样。享受只是广告宣传部门,你内在必须认真的辛勤工作,不是外在,不要有任何争论,争论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简单的东西,若我说我要带…例如这个箱子,有人会走出去,说︰「好吧,我想我们要一辆货车。」「不,货车太过分了。」「那么我们该怎办?」他们不停的争论,直至箱子被运走,一切已经完成了,我回来说︰「你们在做什么?」他们仍然讨论该怎样运走箱子,箱子却已经被运走了!我们要放弃这种浪费的习惯。
我们内在要有新的智慧,所有这些旧的智慧,你们只是把它们抛掉。除非你能这样做,否则你的自我是不会走。自我不会离开,除非你决定摆脱这些对你看来是自我的想法。你要像孩子,每时每刻都在学习新事物。我们要开放自己,时刻都在学习新事物,你要学习—你已经失去它。你拥有一些东西,你已经失去了,失去很多东西。没有往前走,你已经失去它。你做得妥当,若你仍在正常的道路上,你会成就到,因为不管如何,有些国家传统上是很古老,他们也迷失,像希腊,你可以说它迷失了。可怕的希腊悲剧,我是说,你坐下,不为什么而哭泣,什么也没发生,一切都很完美。人们来,坐下,哭泣。就像你令某人说︰「这个已经死了,让我们现在去感觉他已经死了,坐下,我们全部人都要哭。」就是这样愚蠢!
全是人为的问题,人为的黑暗,因为你没有真正的黑暗,没有真正的问题。你有食物吃,拥有一切,因此你要为自己制造问题,这就是为何你需要精神病医师,需要药物,需要这个那个,因为你没有问题,所以你想有问题,就是这样简单。那些有问题的人必须与问题对抗,他们没时间花在这些荒谬的事情上,你却有太多时间。就物质而言,你所有问题都得到解决,但你仍然泥足深陷。
所以现在面对它,清楚的面对它,我们不再是这样,我们与别不同,不再是泥里的虫,而是莲花,我们拥有芬芳,拥有力量,特别受祝福,还拥有喜乐这独特意识。让我们享受它,把它给予别人,受它的赞美,感受它的尊贵庄严。我肯定这次会成就到,我已经尽力做到最好,我想,这个讲座真的能让你们全都能经历体验到。
好吧,有没有问题?(请拿点水来。)你们有没有问题?(水)他们或许想我可以从这里喝水!现代的想法是我能从这里喝水!所以不需要用杯,母亲可能喜欢从这里喝水!好吧,有没有问题?
在无思无虑中,保持这个状态,保持在无思无虑的状态。你绝对要突破,要保持这个状态,要保持自己在爆发。这个自我,仍有一点点自我,最初期,要拒绝自我进来,这是静坐,不再有自我,你处于无思无虑中,绝对令人惊叹,不要思考。我能做到,却不太好,应该是你来做。我就是要评论这一点,要有自己的风格。若庞克(punk)能有这种言行,为何你的言行不能明智点?
我要说说我们日常生活要有怎样的言行举止,因为作为母亲,要看到她的孩子不能没教养。人们不应说霎哈嘉瑜伽士没有教养。没有教养的孩子最先的征兆是他的床一团糟,他的一切物品都是一团糟。我来时看到所有的床,我们在这里做了些什么?什么也没做。对自己要有纪律,要过整齐的人生。作为母亲,我要告诉你这些,不用花多于十至十五分钟,只告诉自己这是静坐,入静的状态来做。印度人以为西方人是极之整洁整齐,真的!他们不能相信,他们以为你们处于世界顶峰,你们必定是曾经活过最整洁的人。他们会说十次「多谢」,即使一次,你也不会保持床铺整洁。你的东西要整齐,要保持自己整洁,看来整洁。
我曾经看到的第二件事情,注意这个,很多人也说过,我也有留意到,就是你到别人的房子,没有教养的人在没有询问下用别人的电话。有些事情要明白是很重要的,就像进厨房,吃东西。人们留意这些事情是很普遍的,你拿食物,像乞丐,他们像乞丐般走进房子。我有最少二十一瓶别人送我作礼物的蜜糖,当我的女壻来,我连一瓶蜜糖也没法给他,谁吃光我的蜜糖?所有霎哈嘉瑜伽士来都吃蜜糖,我是说吃没问题,但你们要问。你把房子的一切都吃光,好吧,你来,若食物是为你而烹调,你可以吃。若你进食品室或到任何地方,你发现什么都不见了,你从市场买来的东西,你发现一切都吃光了。
你能像这样把有教养的人分辨出来,你会很惊讶,受良好教养的人,即使这么多要留给别人,这个人也会保留它,直至把它交给别人。我告诉你我的丈夫,他本来不用担忧这种事情,但若他知道我保管别人的东西,他会把它锁好,每时每刻都看看它是否仍在,直至它归还给人。我也可以说有关我的孩子做着同样的事情,或任何我认识的人。你拿别人的东西,滥用它,喜欢就抛掉它,破坏一切,这些都是乞丐的行为。
我曾经看过我自己的东西,所以当领袖向我投诉︰「他们来我的房子,吃光冰箱里的一切。」就这样。我不感到惊讶,霎哈嘉瑜伽已经变成全世界乞丐和穷人的渡假胜地,因为它是免费的。所有穷人都来霎哈嘉瑜伽,你要养育他们,照顾他们,不应是这样。你或许很穷,但你要有尊严。即使印度的仆人也比较好,他们不会在不问你下碰你的东西,他们更有教养。没教养的人是粗鲁无礼,傲慢的人。你能以恰当的态度说同样的话。
作为母亲,我真正感到光荣的是人们说你是个很有教养的孩子。某种制度必须存在,斯巴达制度(译者按︰简朴刻苦的制度),这是斯巴达制度,不是某种不洁讨厌的制度,是斯巴达制度。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要整洁,整齐,常常保持清洁,只拥有很小物品。就像在印度,人们很惊讶,你们带这么大的袋子,袋里装着所有—特别是女士—所有化妆品,这些那些。在村民面前,这些化妆品有什么用?他们真的不明白。
我们要看看自己这些东西,我们要有尊严,要有个性。就如有位圣人,他可能很穷,但你能透过他的尊贵把他分辨出来。有位称为Tukaarama的圣人,你也曾听过他,”Amhi Bi Ghadalo”是来自他的音乐,他很穷却很慷慨。他常常送出一切,只留下很小物品给自己。
所以湿婆神(Shivaji Maharaj),伟大的湿婆神降临他的地方,带来很多饰物,物品和礼物,送给他的妻子和孩子,他外出,她很高兴穿着这些饰物,因为是祂送的。
当然,开始时她也说这并不妥当,但祂说︰「不,我只想向你致敬,这样那样,所以才送出这些物品。」她便戴上这些饰物。他回来,说︰「不,我是圣人,你接受这些,你是国王,要活得像国王。好吧,作为国王,你可以拥有它,但是作为圣人,我不需要所有这些物品,我妻子也不需要这些物品。因为你要活得像国王,你或许是有自觉的灵,你是国王,要活得像国王。」
我们要知道,在霎哈嘉瑜伽,你的个性行为不要沈闷无趣,你要有恰当的服饰,恰当的外表,不应像乞丐,要像社会上有尊严的人。
例如,你们也知道我是女神,女神必须佩带…我也不知道要用多少饰物来装饰她的轮穴,我是说我有很多饰物,我自己拥有的,只在崇拜时戴上,不然我是不会戴上。我理应穿戴很多饰物,为什么?因为这或许不…好吧,或许因为尊严,或许常常穿戴上饰物是不怎样妥当。我应常常戴上它们,就如你的手应戴上很多饰物,双脚要戴上脚环。你常常佩带金…你怎样称呼它…你这里没有我们像腰带般戴上的饰物,我没有这样做,我穿戴最小量的饰物,只在崇拜里才佩带一点饰物。
你要有这种辨别能力,要佩带什么,怎样佩带,佩带多少,怎样看来有尊严,怎样有教养,这样你才能荣耀母亲的教养。这一次,我希望当你来印度,你会留意印度人这些事情。你从来都看不到他们进食,看不到他们沐浴,看不到他们睡觉。你不知道他们怎样生活,在哪里生活,怎样完成一切。当你来到这里,他们就已经在这里,对吗?他们沐浴,完成一切,早上约四或五时,他们便外出,斯巴达(Spartan)。常常都很清洁,无论他是村民,是任何一个社会阶层,是婆罗门或是什么,他们都穿着整齐,你分辨不出他们,他们穿上清洁的白色衣服,戴上清洁的白色帽子,衣服从来不肮脏。
这是另一面,对你而言并不大崇高,不大精微,但它却很重要。因为不管什么是精微的都显现在外,都在你的行为里闪耀,就如钻石的千个琢面。你现在参加了顶轮日,让我们看看,这千个琢面怎样显现。相亲相爱,互相尊重,尊重自己。每时每刻内心都说一句口诀︰「我是霎哈嘉瑜伽士。」它包含你一切责任,你的志向,你是谁。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是太初之母让你得到重生。
任何个人的问题,你都要写给我,我会尽量解答。若我不回答,这问题我已经处理;若我不回答,你便想我已经处理了这个问题,但若有任何提议,我肯定会告知你。有没有其他问题。
像有个女士今天来,她为她的丈夫而哭泣。她之前也曾这样,她今天再次哭,快疯了。霎哈嘉瑜伽士不应哭,要克服你的问题,要尝试处理好你的丈夫,处理好一切。我不大喜欢离婚,但若有人迷失,还可以。若我说这是迷失的个案,你离婚吧。若只是大家还未有充分的了解,那就没有此必要了。不要哭,哭泣或做类似的事情。相反,你要尝试克服你的个人问题,因为你拥有力量。
你可以写信给我,不是长信,我会感到迷失!是,真的,我会感到迷失!早上我要看很多信,一封比一封好,我的丈夫也有很多信,但他说︰「没有人给我爱的信,他们给我的信只说有账单要付。」
我说︰「我的也是。」(葛莱瓜,若他们想,你或许可以翻译这些。)信件…充满问题…。我说︰「我要为他们的爱而付出。」就是这样。孩子却写很甜美的信给我,他们只画一点东西,一些花朵或小事物,就这样。他们造一个心,把我放进去,或类似的东西,很甜美,他们做了些很令人心甜的事情,只有喜乐和快乐,你要明白,他们表达。他们从来都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孩子没有问题,他们并不复杂。我们却捉着问题不放,麻烦就在于此,他们没有任何问题。
你们没有告诉我,你们任何一个,告诉我你想我做什么。现在只有一事,我希望你们能听听华伦读出这个夏天我们会有的节目。
上前来,对,现在…不,不,不,我要到侯斯顿…对。再造访伦敦,就这样…对…我想第二十七次,我去,对,二十七次…。
不肯定,但我们看看。
W.: Then in July She goes to Austria on the 5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