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ri Kartikeya崇拜 Munich (Germany)

Shri Kartikeya崇拜
19860713 德国 Munich
很抱歉我迟到了,我不知道这个讲座是在这样漂亮的地方举行。你在这里看到一幅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表达上天的愿望,你的父亲,你得到拯救,得到帮助以及可以成事的油画。
德国正在发生很巨大,富侵略性的事件,为西式的生活带来毁灭性的影响,价值观被摧毁,正道被扰乱,女人的言行开始像男人,很多人死亡,非常,非常年青的人死去。他们的愿望不能得到满足,他们的生命只能为他们带来战争。是某种热浪来临,摧毁所有精微的事物。当大自然想喘息,或当它感到愤怒,它只会摧毁粗糙的东西,但当人类开始摧毁,他们连一些精微的东西也会毁灭,像你们的价值观,你们的品格,你们的贞操,你们的纯真,你们的寛容。
现在的战争都是在精微层面,我们必须明白,所有这些对西方,对西方的品格都带来毁灭性的影响。首先,我们要尽力去修补它,修正它,并且令它可以独立。因为人们失去了他们的个性,失去了他们的传统,他们没有精神支柱,没有根,他们开始朝向任何可以带给他们理性经验的方向走。女人变得非常独立,她们以为自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她们以为自己可以变成像男人一样。在这里,问题更严重,因为女人始终是女人,但一种细小被称为在她之内的男人的品质存在着,当她逃避她的本质,而去发展她拥有很少的品质时,她就变得荒谬。她可能是被很多已死的男人附上了身,她想成为男人的欲望,吸引很多想进入女人脑袋的邪灵。当邪灵附上女人的身上,它们的装扮是女人但思维却是魔鬼, 那位女人看不到这些,或许因为在俗世,拥有这些邪魔的品质令她们很成功。她们可能比较富裕,她们可能可以控制每一个人,她们可能变得像男人一样一丝不拘,实事求事,非常整齐,清洁,但却缺乏美丽和甜美。这些妇女最终变成像吸血鬼一般。因此,虽然战争己经结束,它仍然藉由德国的妇女作出行动。
我之前也有听过这种侵袭,有些女人被称为Amazonic,现在历史又再重演。有一次我与一位德国女士有一个面谈,我对她的态度感到很惊讶,因为我感到仍有纳粹主义在她之内,一些纳粹党的邪灵在她内里。她有双重性格,一方面她说话很甜美,另一方面她是一位纳粹党人…, 他们很狡猾地抓住一些论点。首先他们说你偏向受压迫的人,像印度。印度人是雅利安人(Aryans),我们是雅利安人,我们同情雅利安人。印度人是有灵性的人,他们感到他们像印度人,你相信吗?
一是生活的质素必须改善,我曾经告诉你们很多次,男人的品质与女人不同。若女人想象男人,她们便不能恰如其分的有任何成就,我们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你们都见过毛泽东的妻子,也见过蒋介石太太,以及现在那位名为艾美黛的第一夫人,她的名字是马可斯(Marcos),很多女人都是这样,当她们想象男人,事情都变得一团糟。
历史上,我们有很多妇女,印度的妇女都装备完善,我们有像Jhansi Ki Rani 的女士,她对抗英国,她是一位寡妇,她背着她的孩子与英国抗争。他们说她的马从一百八十呎的堡垒中的炮塔跳下,英国人也有把这记录下来。虽然他们捉拿到Jhansi,得到胜利,但荣耀却归于Jhansi Ki Rani。
印度有很多伟大的女士,像Nur Jahan,她是另一位伟大的女人,我们还有Chand Bibi 和Ahalyabai,她们全都是女人,她们没有男人的自我。她们可以工作,在办公室与男人一起工作,但并无需要变得像男人一样。我以自己为例告诉你,我必须在勒克脑(印度北部城市)建造一所房子,我以女人的作事方式建造这所房子,我建了一所很好的房子,比任何男人建的好,以非常非常便宜的价钱建成。若是男人,他们通常会找建筑师先去量度,跟着他会预先把所有东西装配下去,他的自我令他到一些昂贵的地方购买需要的物品,所有要买的东西都很昂贵,他被这些所欺骗,同样因为他的自我,令他支付昂贵的工资,顾用某些人,他主管每事每物,他是主管。
我则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去做,我有金钱,我会找最好的人,拥有最好砖块的人。房子是由砖块所建成,那么你还需要甚么?就如女人烹调食物,你也需要沙粒,跟着你需要水泥,铁枝和劳工,我不会像男人那样,我只要找出谁人出售最好的砖块。他说:「我没有钱,因为我做了这个砖窑,把它填满砖块,因此你需要付订金。」我说:「好吧!我要购实一整个砖窑,需要付多少钱?」他说:「五千卢比就够了。」但他说: 「若这砖窑告吹,或它有任何不妥,或它不发火,这是你需要小心的。」我说:「没有关系,这砖窑是我的名下了。」我从他哪处买下了整个砖窑, 一整个砖窑,是一种他们把所有砖块放进去的东西,跟着用泥把它遮盖, 在下面点火。有时整个砖窑会完全浪费掉,或完全粉碎。我说:「若这样真的发生了,也只花五千卢比。」但当它好好地起火,它的价值比五万卢比还要高。
跟着我到达河边说:「一份要多少钱?」他们称呼一个大面积的沙粒为一份。他们说:「在这个时候,在夏天,只需要用很小钱,但在冬天,要的钱就相当多。」一个男人走来说:「好吧!现在你需要这么多, 把它带走吧,跟着你会需要更多,你可以再带走它。」我不是这样做,我说:「夏天是很好的时光,可以便宜点,为甚么不把整份买下?」我把整份买下,整个面积的沙粒。跟着我去找五金商。我说:「铁枝又怎么样?」他们说:「你必须订购,若你大量购买,我们可以算便宜点,你需要支付大量现金。」我说:「好吧,我订购。」全都准备好,就像我们准备烹调食物,所有食料都准备好。
跟着我们需要木材。他们说:「木材是来自尼泊尔。」我说:「好吧, 有没有来自其它地方?」他们说:「也可以来自其它森林。」我走到一处在印度中部名为Jabalpur 的森林,在哪里订购木材。整块木材被切割, 被好好地切割,在一处拍卖会,我购买了大量木材,我全部都在哪里购买的,我还在哪里购买大理石,这些大理石从未在任何地方用过。我说:「很简单,这些大理石我可以作任何用途。」我在同一地方购买了木材和大理石。
跟着是劳工,我问我的朋友有没有好的石工技艺的工人。他们说: 「有,这位很好,那位也很好。」我召集了他们所有人。我说:「现在你们可以与我一起在这所房子,我会好好的为你们煮食,给你们食物,好好照顾你们。」他们与他们的家庭都安顿好,我常常都为他们煮食。因为为他们煮食,我赢得他们的信任,因此他们乐意为我做任何事。他们对我很仁慈,他们会制造新的…他们所知道新的技术,他们会做一些效果, 在水泥中的大理石,他们把各式各样的工艺都放在哪里。
这所有二十间睡房,五个客厅饭厅的大屋,只一年时间便建成,不单这样,没有人相信这所房子的造价,只是建筑师所要求的十分之一。那是好好的被记录下来,每样事情都做得那么好。因为我不懂会计帐目, 所以我是这样做的,每一天我会说:「好吧,今天我拿出这个数额的金钱,这个金额已经用完了,每天我都把数目记下,没有缺少任何一个卢比,所以没有人能控告我,也没有任何问题。所有建造房子的官员都资历很多问题,他们的收入要缴税,这些问题,不曾发生,没有甚么发生: 我可以用这样小的金钱去建造一所这样大的房子,人们说就算泰姬陵倒塌,这所房子也不会倒塌。因为我建的地基很好,我购买的砖块是那么便宜,我以很便宜的价钱购买了整个砖窑,因为剩下的太多,我把剩下一半的砖块出售。我购买的沙粒,有一半要出售,因为我不再需要它们, 我以双倍的价钱出售,因此我用的沙粒是免费的。在哪里购买的木材恰当地凿刻,我有一个小水箱,我把木材放在里面,令它完全的防水,我把它拿出来,只用了一半来建造数以百个窗以及六十只门,余下的我把它们出售,甚至木屑我也出售,用作木材的燃料,你看到燃烧的木,你们怎样称呼它?你可以想象,一些木材用来出售,一些则用来做小屋。我必须为他们煮食,我必须照顾他们的舒适,我为他们准备好毛毯和睡床,这样和那样,所以他们都很快乐。
这就是为甚么女人可以做到,每一个人都感到很惊讶,他们找不到我任何错处,我的帐目也没有任何错处,任何事情都找不到错处,我告诉我丈夫的所有朋友,要远离我五里之外,因为我丈夫是为首相工作, 人们会说:「好吧!她必定收了贿赂。」事情就是这样。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他们会走来告诉我:「这样不好,那样不好。」我远离他们,因为他们好争辩,男人只会争辩,女人则会生产成果,没有讨论,甚么也没有。我说:「不需要做甚么,就让我来做这工作。」与这些人愉快地一起把房子建好,一所漂亮的房子,我想他们会把它拍下,你或许可以看到我建的这所房子。
作为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必须发展自己,发展这些特别的品质。因为她非常富直觉,女人是非常富有直觉,若她是真正的女人,她常常都很快作出正确的结论。但若她一半是男人和少部分是女人,我就不知道她是甚么种类的人。所以女人必须是女人,她是很有力量,像母亲大地那样有力量,母亲大地可以容忍各种事物,她可以付出她最好的,极之牺牲,极之付出,寛容,有爱心,懂原谅人。当男人发展了女人的特质,他们便会成为圣人,不是因为女人这些特质而去追逐她们,这种荒谬并不存在。他们必须是合格的虔敬者(viras),他们必须是直正的人,勇敢的人,为此他们必须发展慈悲,寛恕。在德国却是相反,我发觉在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普遍也是这样,女人发展了可怕的自我。
在印度,妇女工作,她们做各样的事情。长久以来,我们都有很伟大,很有名的演说家,他们没有自我。我的母亲是一位优秀生,那个年代,只有二至三位女士可以做到这个程度,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她有任何自我。我的女儿,其中一个是从事建筑,也从事室内设计,她现在没有工作,因为她的丈夫工作,但她为别人建房子,为别人画图,自由地帮助别人。她有这样的朋友,所以女士该有怎样的成就?很多人围绕着她, 人类的力量,她有更多人围绕着她。
男人有怎样的能耐?他们要支付全屋的账单,支付保险费,要修理气车,就让他们做这些烦厌的工作。女人则只去接收来自孩子,来自丈夫,来自每一个人的爱的信件。她们受爱护,受照顾。但因为她们现在变得很男性化,所以不再拥有这些好处。就像以前,若她们在巴士上, 别人会让座给她,现在没有人会这样做了。 一次,一位年长的女士旅游, 有一位年轻人就坐在这里,我说:「你为甚么不让座给这位女士?」他说:「为甚么?她穿裤子,我也穿裤子。」她是…一位穿裤子的年长的女士。他说:「我为甚么要让座给她,她穿裤子,我也穿裤子,有甚么分别?」
因为变成男人失去甚么?我们失去这些好处和特权。我们得到甚么?实际上相反,我认为在现代,妇女比过去更加是男人的奴隶。她们感到很失望。例如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当她阻塞得很严重,她必定有些问题,她首先会想:「天啊!我的丈夫会离开我,他会把孩子带走, 我该怎么办?」她永远也不会想及霎哈嘉瑜伽。我曾经遇见一位不凡的女士,我必须说她是真正的女人,她说:「母亲,因为我有精神分裂症, 所以我要离开霎哈嘉瑜伽,与我的丈夫离婚,我不想再见我的孩子,霎哈嘉瑜伽比我,我的丈夫,我的孩子重要。」我说:「这才是女人。」她说:「我从小已经有精神分裂症,现在我发现这病症又再复发。」大部分的妇女都只担心自己。「天啊!我必须离开我的丈夫!」代表她们很依赖她们的丈夫,「我会离开我的孩子。」但离开霎哈嘉瑜伽又怎样?若你认为霎哈嘉瑜伽是最重要的,也可以把你的精神分裂症治好。为甚么神要帮助你?我们都像普通妇女一样思考,只担心自己,并不担心霎哈嘉瑜伽。
一些男人也一样,但男人并不怎样惧怕,因为他们以为自己可以独立。女人必须知道,她们是霎哈嘉瑜伽士,作为霎哈嘉瑜伽士,母亲会照顾她们。但若你只担心自己,只担心你的丈夫,你的房子,你的孩子, 那么你便无可救药,你不再是女人,这不是一个好女人的征兆。真正的女人爱所有的孩子,她爱的能耐很大。若她变得吝惜,变得眼光狭小, 她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我告诉你有关我的外孙女的事情,我问她们:「你们想做些甚么?」她们还很小,她们说:「我们想成为护士或空中服务员。」我问:「为甚么?这些职业有何伟大之处?」她们说:「祖母,只有这两种职业可以喂食人。」没有其它职业是可以真正的喂食人, 喂食人的喜乐比在办公室书写档案大得多,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在办公室书写档案是可怕的工作,还是做一些可爱的烹调工作好,只要想到有很多人可以开心地进食和享受食物,比做这些厌恶的工作好。但妇女丧失了她们的头脑,她们现在不再头脑冷静,变得愚蠢。
在德国,你们必须非常小心,在奥地利,你们必须非常小心。奥地利妇女是很伟大的,但我必须向德国妇女说,不要想成为男人。首先最佳停止这种想法的方法是不要说太多话,若你开始像男人一样说话,所有亡灵便会进入你,令你像男人一样说话,跟着你会看到男人是怎样被控制,我们印度妇女比你们更加懂得怎样控制男人,但为甚么我们没有离婚?为甚么我们没有问题?我们会吵架,这没有关系,我们的男人不会追逐别的女人,我们不会穿得像…我的意思是不会过分,我们没有走到理发店,我们没有这些美容辅助品,没有这些。所以要发展你的自尊, 你们是Shakti,你们是力量,若你令你的男人漠不关心,你们可以有怎样的孩子?同样是漠不关心。尊敬他们,令他们成为真正的男人,享受他们的男子气概,那么他们便永远不会离弃你,两者之间并没有任何竞争。
我发现德国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妇女失去了她们的意识。我完全感到德国妇女是这样的,就像在音乐方面,在艺术方面,在很多其它范畴上。但在今天,谁人还会记着她们?就像在这里,谁人还会被人记着? 一位音乐家,莫扎特,每一个人都记得莫扎特,甚至是一片巧克力,你也可以找到莫扎特,我不知道这可怜的家伙有没有吃过巧克力,又或他们还记得,他们有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或他们有达文西(Leonardo) 或类似的人物。没有人还记得那时有那个官员上上下下的拿着妇女拥有一些永恒的价值,她们必须发展这些价值。妇女最伟大的是爱心、爱心和爱心。当她变得自私,自我中心,开始担心自己,她的爱便毫不漂亮。
今天,我特别要说出这些事情,因为今天你向我的卡提凯亚形相敬拜,卡提凯亚是帕娃蒂(Parvati Umar)的儿子。她是两个孩子­——格涅沙和卡提凯亚一的母亲。一天,作为父母的商揭罗(Shankara)和帕娃蒂说:「你们两人谁可以最先绕着母亲大地走一圈,便可以得到一份特别的奖品。」卡提凯亚完全拥有男子的力量。祂说:「好吧,我以我的坐骑开始。」那是一只孔雀。格涅沙则对自己说:「看看我,我是一个小孩,我不像祂,我的坐骑是一只小老鼠,我可以怎么样?」跟着祂想:「我的母亲是高于全宇宙,这母亲大地又算甚么呢?」卡提凯亚跑出去,围绕着母亲大地走,而格涅沙则围绕若祂的母亲转了三圈,得到了奖品。对祂来说,母性的特质是最高的,甚至高于至高湿婆神。但很惊讶,至高湿婆神也很喜爱祂这样,祂很喜欢你尊敬你的母亲,尊敬在你之内的母性。神只会住在一处妇女值得尊重和受人尊敬的地方。
女人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我必须谴责西方的男人,他们不好好对待妇女,令她们远离宗教,还常常羞辱她们…,在印度,有些穆斯林也是这样的,他们是非常世故的侵略者,他们都很坏,他们羞辱所有人。不要紧,你们仍然要寛恕他们,尝试成为一位真正的女人,非常有力量, 妇女的力量是爱,是神的力量,运用这爱的力量,比运用其它好争辩的理性主义好,那些全是谬误,不要这样浪费你的精力。我希望,特别是在德国的女霎哈嘉瑜伽士,变得越来越像贵妇般雍容,这不单指有好的厨艺,而是指对生命的态度。以更阔的层面去想,整个霎哈嘉瑜伽依靠我们爱的容量,我们要极之有爱心,极之仁慈,去照顾霎哈嘉瑜伽士, 给予他们喜乐。否则,在这个国家,她们可能会变成吸血鬼,所以必须小心,对男人我会说,若有这样的妇女,你们必须尊重,必须给她们所有的特权,好好照顾她们。她们照顾孩子,给她们所有需要的帮助,所需要的金钱,不要查问帐目,让她们自己处理,你最多也不过是破产吧, 你必须这样。但首先要看看她们以怎样的态度对待霎哈嘉瑜伽。我曾经见过,在一个家庭里,若是妇女管理钱包,霎哈嘉瑜伽可以获得更多的金钱,这比男人管理钱可以得到的多得多,这是很令人惊讶的。当控制权在男人手上,他们会想着他们的车,想着一些大事,但若控制权在女人手上,她们懂得怎样节省金钱,就如我向你们展示怎样节省金钱,男人不懂省钱,他们永远也不会省钱,只有女人懂得省钱。但若她们沉醉在其它的兴趣,她们的钱便会完全花在商店里,花在为男人购买衬衣以及为自己购买纱丽上。她们可以这样做,但若她们有更广泛的兴趣,有更大的兴趣,她们可以很聪明地运用金钱,把钱花在别人身上。我是怎样做的?无论我的丈夫给我多少钱去持家,我必须说金额也颇大,我到主要的市场,在哪里购买所有需要的物品,尝试在这里,在哪里省钱, 金钱节省在我的衣物上。我, 第一次把我的毛衣拿到一所好的店铺干洗, 这就是女士怎样节省金钱,她把钱花在对大家都有好处上,因为这才是她真正的满足感。若我们在婚姻生活中,社交生活中发展了这种平衡的观念,我们便是世上最完美的人。在学校也一样,我曾经非常清楚的这样说过。若你现在想听听,我想请求,你们有没有这个小册子?是否想阅读它?你们没有,就像男士,他们自己说想在这里阅读,若你要求男士煮食,万事都会缺少,所以…。
锡吕•玛塔吉女士,我可否谦卑地请问你,是否有任何好处作为男人?
没有男人,女人不能表达自己,她不能表达自己,因为她是潜在的, 而他却是动力。这完全是相对的言词。你不能没有男人而存在,你不能。甚至,就算你拥有母亲大地的所有芬芳,除非有花朵,你又怎能知道母亲大地有芬芳呢?男人是最重要的,否则他们可以做甚么?他们所有的精力便会腐坏。所以若女人是母亲大地,男人便是花朵,有甚么好处? 你们是…每一个人都看到你。
像卡提凯亚一样绕着地球走。
我们可以怎样做?你们就像这样,你不能只坐在家中,你甚至不能只坐在火车上,若你走去,你会发观当火车停下来,所有男人都会离开车厢,他们不会坐在车厢里。就像,我问我的丈夫:「你为甚么常常都不在家?为甚么你不能在家中坐一会儿?你必须坐下。」他说:「不,作为男人,坐在家中的男人被称为ghargusana」意思是「有谁会常常在家。」我说:「他们怎样称呼那些常常不在家的男人?」ghargusana意思是跑掉,一个跑掉的人。必定有某些在二者之间的,但这是男子的,没有甚么不妥。以霎哈嘉瑜伽,我们可以做的是两者之间作出平衡,这就是霎哈嘉瑜伽,它给予你平衡。跟着你开始享受大家的相处,无论在屋内或在外面也享受。你们可以一起在房子里,也可以在外面。大家的兴趣都一致,因为兴趣变得一致。就如花朵掉在母亲大地上,令母亲大地芬芳,我们可以说母亲大地是芬芳的,就像这样漂亮。
在教育方面,我已经给了指示,我已经有谈及它,不要采用玛莉亚蒙台梭利教育法(Maria Montessori)〗来订定很高的目标,来建一所霎哈嘉瑜伽学校,这全是荒谬的。因为我曾经见过以这种教育法教导出来的妇女,她们变得很可怕,我很惊讶在她们身上发展出很大的自我。你要变成霎哈嘉瑜伽的老师,将会有一所霎哈嘉瑜伽学校,在雪梨,或在墨尔本。我们己经在墨尔本开设一所学校,现在他们同样要在雪梨开设一所学校。公开地,这是一所霎哈嘉瑜伽学校,不用有任何惧怕,这是公开的一所霎哈嘉瑜伽学校,你们已经成就了很多,为甚么我们仍要装扮成这样?我们必须全力去介绍这所霎哈嘉学校,所以你,作为老师,也要成为霎哈嘉瑜伽的专家,他们也必须是好的霎哈嘉瑜伽士,男或女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必须不会自我中心,必须没有自我,没有阻塞。任何人有阻塞就不是好的霎哈嘉瑜伽老师。不像一所玛莉亚蒙台梭利教育法的学校那样,在晚上,那些老师喝酒,吸烟,但在早上,他们却是玛莉亚蒙台梭利教育法的老师。在这里,你必须首先是霎哈嘉瑜伽士,只有你才能在这所学校授课。你必须冇这种质素,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是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必须有已得自觉的灵,或可以得自觉的灵作为学生。
好吧,今天的崇拜是特别为卡提凯亚而作的。卡提凯亚代表伟大, 我们可以说是所有伽蓝仙众的首领,像一位总司令。格涅沙是国王,而祂则是总司令。德国的特征是指挥所有事情,我们将会在一处男人掌握他们的灵和男性的特质,而女人掌握她们的女性的特质的地方,作这个崇拜。作为司令与作为主人是不同的,主人拥有它,统领的人不拥有它, 他并不拥有它,这也是失去,占有是失去,我们只是统领它。这是我们现在必须到达的状态,从格涅沙的状态到达卡提凯亚的状态,或是相反。
格涅沙很好,祂是国王,好好地与祂的所有力量一起坐下,好吗? 纯真就在这里,卡提凯亚则是统领纯真,给予你统领的力量的那位,祂作出领导。在导师崇拜后,我们必须拥有统领别人的力量,这种统领的灵藉由他们的说话,藉由他们的动力,藉由他们的个人成就来到男士身上。而女士则藉由她们爱的力量,她们的忍耐力,她们的亲切的言行, 寛恕之心,慈悲之心而临到她们身上。所以让我们今天发展这种特质, 那么我们便可以统领它,意思不是要你拥有甚么,而是你处于统领的位置,我希望你明白甚么是卡提凯亚。
愿神祝福你们。
让我们开始崇拜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