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崇拜

Shudy Camps Park, Shudy Camps (England)

Feedback
Share

导师崇拜

印度苏地营‧1987 年 7 月 12 日

今天是个了不起的日子,你们在宇宙的心脏领域敬拜你的导师。若我们 能在自己心脏领域这样做,就什么也不用做了。

今天,我要告诉你霎哈嘉瑜伽和它的价值。霎哈嘉瑜伽与其他古时受全 世界接受的瑜伽是互有关连。他们称呼它,其一 ,称它为瑜伽(Yoga), 不是霎哈嘉瑜伽,是瑜伽。它以不同式子的「阿斯汤加」(Ashtanga)练习 开始(Ashtanga 即八个阶段,八个部分。另注一)瑜伽  — 八倍瑜伽 — 与 导师一起练习。人们要经历很多困苦,阿斯汤加瑜伽(AshtangaYoga)不 接受已婚的人,他们要捐弃家庭,捐弃他们的关系,要完全没有任何执 着依恋,才能拜师。他们的物业、财产都要捐弃。不是像现代那样把财 产给导师,而是送给别人,这就称为瑜伽。

另一种风格的瑜伽叫作 Samkhya(数论派,注二)。数论派是你一生毫不 执着的收集物品,然后把它们全部分发出去,再拜师,完全委身顺服于 导师,接着得到自觉。数论派(Samkhya)是左脉的行为,而瑜伽却是右

脉的,数论派念诵 Gayatri Mantra(伽耶德利口诀),因为他们偏左脉, 所以他们常常念诵伽耶德利口诀。他们过分偏向左脉 — 即是收集物品, 收集财物,收集物业,结交各类朋友,建立各种关系和小区 — 他们担 忧或许会因此完全迷失,他们会进入伽耶德利,伽耶德利口诀教导你所 有轮穴的精粹  — 能量中心。我之前也说过 —   Bhu,Bhurv,Swaha。

Bhu 代表本质或根轮的 Bija(本源);Bhurv  代表被创造的宇宙,即腹轮

的 Bija(本源);Swaha 是脐轮的 Bija(本源);Manah 是心轮的本质,接 着 Janah 是人,集体,是本质或喉轮的 Biji(本源),然后 Tapah 是你行 tapasya(苦行),捐弃,行苦行  — 是额轮的本质;接着 Satya 是真理, 是顶轮的本质  — 不是我们以为的真理,是在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表达 显现的真理,这个真理是在顶轮第七层被发现。练习数论派的人并不大 受尊重为灵性的人,因为人们以为,他们做的事都牵涉世俗的事情,世 俗的财产,世俗的事件,所以人们认为他们为次等;又或认为作为导师 的瑜伽士地位更高,因为他们已经捐弃一切,为拜师而捐弃一切。但在 这里,那些导师自己也有问题,因为他们发觉捐弃一切来找他们的人  — 毫无疑问 — 仍有些潜在隐藏的执着依恋。他们的 Ashramas (僻静住处), 他们发现,这些人对物质仍有执着。虽然表面上他们捐弃一切,但内在 仍未放弃,他们仍然依恋着一些想法︰「噢!这是妥当的,我们仍能拥 有这种细微琐碎的东西,这样做不要紧。」就像这样,这种小的妥协仍 然持续,就像我们这里的女修道院。某程度上,两方面都是虚假的。一 方面,数论派想背负所有行李来升进,另一方面,却又背负所有升进的 雄心下跌。

所以,这两种风格的瑜伽,各方面都很有趣古怪。就如你现在看到,若 你到美国,你会发现︰「噢!天啊,美国怎么了?管治它的不是民主制 度,而是魔鬼制度(demonocracy)。」若你走到另一个国家,像俄罗斯, 你发现,这是什么?你在压力和恐惧下工作,但一旦俄罗斯人离开俄罗 斯,他可以变得比美国人差,怎会这样?一种理论在这里奏效,另一种 理论在那里奏效,那种理论是对的?宗教亦然,例如一种宗教相信多神 论,像印度教,他们现在也相信 Bhoots(邪灵),亦追随亡灵附体的路径。

若你上庙宇,每一座庙宇都有些好安排令邪灵附上你,甚至教堂,或回

教寺院 一 这些都是神住的地方,你忽然发觉自己受袭击,走出来后, 感到完全困惑,最终要进疯人院。这些是什么敬拜的地方,你到那里找 寻神,却受可怕的撒旦力量袭击?这就是为何在现代,人变得那么困惑 迷乱。

我们在任何地方也找不到真理 — 任何思想体系,任何哲学,任何开始… 例如,孔子提倡人道主义,苏格拉底提倡另一种理论,穆罕默德亦提倡 另 一 种 哲 理 。 像 穆 罕 默 德 说 ︰ 让 我 们 不 要 敬 拜 神 为 偶 像 , 就 以 Nirakara(无形相)来敬拜神吧,无形相的神。你明白无形相吗?他们是怎 样互相杀戮?我是说看到穆斯林国家,你不能相信有任何无形相或有形 相的神存在 — 神必定都跑掉 — 他们这样互相打斗杀戮。接着你看基 督教国家,不管他们到哪里,都想控制支配非基督徒,就像只是因为他 们是基督徒,就有权支配别人。基督的门徒说︰「原谅他们吧,他们不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要为基督徒说同一样的话︰「原谅他们,他们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当你对这些事情感到震惊,你必须坐下来想想, 要做些什么,问题出在那里。

所以这既不是数论派亦不是瑜伽,那么你要成就什么?就是霎哈嘉瑜伽。 霎哈嘉瑜伽先不告诉你理论,而是你手中的光让你自己去看,二者看来 好像是一样。例如,这所漂亮的房子是为母亲而建造,但母亲却连钉一 颗钉子也不懂,这是很有趣的情况。

每个人都必须提醒我︰「母亲,这是你的房子。」

「噢!我明白。」

我需要别人提醒我,我必须感谢你们,特别是英国人,英国霎哈嘉瑜伽

士的领袖,感谢他们全力为我建造这所房子,但我接着想,为何我要感 谢他们?这房子不是我的,是他们的,就是这样。新的混乱产生,我感 到这混乱是很甜美,很漂亮,事实是没什么属于我们,但一切却都属于 我们。当我想到你们为这地方做的一切,它属于我,好吧,这所房子属 于我。英国属于我,除此之外,全世界也属于我。我们就是这样看到,

「数论派」和「瑜伽」在霎哈嘉瑜伽里变成一体。有人说一旦你看到数 论派和瑜伽是一体,就是 Sapashyati  — 看到的人,即旁观者。

所以,一般人的想法可以是这样︰你的母亲怎会是导师?她戴上全部的 饰物。该做些什么?她既是母亲也是女神,这是另一种困惑混乱,怎样 把两者结合?你理解的导师要是愤怒的人,只穿单衣,上衣或下裳,我 不知道是怎么样,手上拿着一根大棒,从来不微笑 — 大笑还可以 — 是 微笑。导师必须有张长长的脸,长大胡子,不能是女士。在这种情况下, 完全不能见到妇女,我是说我甚至不应看到自己的脸,就像这样。所有 经典都有争论 —不是经典,是评论 — 妇女是否容许做灵性的工作,试 想象,不单在基督徒之间,你会很惊讶,即使印度经典,也有争论妇女 是否容许做灵性工作。现在你的母亲是女士,也是你的导师,你该怎么 辨?这是另一个困惑,因为这是错的,整件事都是虚假不真实的,完全 没有根据基础。你或许想说妇女与灵性生活毫不相干,你或许想争辩, 全都失败告终。

有天我在大学遇见约翰,他是身型高大的家伙,我或许应说他是很难缠 的人,他开始说︰「我们基督徒不接受女人作为神。」我问︰「为什么?」

「因为…。」

要纠正这些顚倒混乱的想法,你的母亲必须以导师身分降世,我作这个

结论是源于对自己的一个小小的混淆。有天,有人追着我要我买一只手 镯,我说︰「我没钱,不想买。」「好吧,我们会在崇拜送给你。」我 说︰「现在只有导师崇拜。」他答︰「好吧,我们就在导师崇拜把它送 给你。」我说︰「在导师崇拜买手镯是我做的一件可笑的怪事。」

不管如何,在导师崇拜,你不会送手镯给你的导师,你会吗?你可以给… 例如,一根大棒,或许给他檀香的 Khada  — 你怎样称呼它  — Chappals, 或给他一件披肩。但这里是…我问过…好吧,在导师崇拜送出,为什么? 我意识到自己的混乱,我想及它,说︰「就是这样,事情就是要这样发 生,在导师崇拜,你要给你的导师手镯。」让我们有所改变,整件事情 就是这样发生,一切都面对实相,所有这些错误的观念都要放弃。就如 若你把地毯倒放,整个设计就颠倒了。但若你把地毯放好,一切都井然 有序。这就是为何你要母亲给你自觉,导师作为母亲来教导你神的升进, 没有人能禁止。

这就是今天为何霎哈嘉瑜伽能发展,各方面,你发现把颠倒的事物纠正, 把它暴露在实相下,带出所有真正的价值,废除所有腐坏的价值观、政 治观、经济观、神学、心理学,把一切荒唐的观念带回正轨,一位降世 神祇怎样把它做好,你能想象,一位降世神祇怎样把这些荒唐的观念纠 正。

另一个想法在印度教存在,就是若你是属灵的人,就必须吃素。所有婆 罗门都相信这个想法,即使不是婆罗门也相信。有一个婆罗门在我住的 地方工作,他们说,我们要给母亲肉,她什么也不吃,她要吃些蛋白质,

她说︰「对,对,当然,对母亲而言,她必须吃蛋白质。」不管是否婆

罗门,全都明白母亲要吃蛋白质,因为她要喝掉所有 Rakshasas(恶魔) 的血,她怎能吃素?若她要杀掉那么多恶魔,她又怎能不暴力?所以你 看到,对母亲的描述有这么大的悬殊差别 — 说到杀掉负面的人,杀掉 想破坏她的创造,她的孩子的人,她有最残暴的性格;但说到她的孩子, 她是最亲切,最温和的人。你要看到这两个对比。即使在动物中,你同 样能找到这种对比,在降世神祇身上能找到这种明显的差别。今天,透 过霎哈嘉瑜伽,我们能证明数论派和瑜伽是一样的。

不管你有否收集物品,不管你有没有财产,不管你是否施予,对内在不 执着的人都是毫无分别。若你为别人收集物品,那就更好;若你为自己 收集再转送给别人就更加好。因为你先为自己收集,再想︰「噢!这件 物件对我有用,我会把它留作自用,这种想法很好。」 —   所以,这个

「我」存在 — 接着,你把它送出,即是说你的不执着已经完成。或第 三种品格像… 只是不停的收集,亦不停的送出,没有想收集,也没有想 送出,因为「想」不是我的工作,有一事我已经放弃,就是想,我不想 再想 —  这是你的工作,不是我。在没有思绪下,我们透过霎哈嘉瑜伽 成就了多少事情。瑜伽和数论派二者都是思考而不是自然而然的产物。 这所房子是自然而然的产物。我是说就如英文说的 Saablogs。我带着一 些 Saablogs 四处去看房子,他们想找一些有特色的房子,即是说有些事 情要发生,有些事情不正当,就是没有简单直接的,我说︰「拜托,我 不能再忍受这样不诚实。」

所以︰「不,不,但它有特色。」

我说︰「现在,我不想要这种不诚实的四处观看寻找。」要直接老实的,

所 以 他 们 对 我 颇 失 望 。 而  Saablog  也 有 其 他 想 法 。 例 如 , 若 你 到 Windmere(英国湖区),这是一处奢侈的地方;若你到北面,不那么奢侈; 若你到东面,就一无事处了,就是这样。我说︰「让我们到北面,到最 北的地方。」因为你也知道,女神要是 Dakshinamurthy,她必须身在北 方 — 双眼看着南方,这就是为何她要…我是说我们不可以在苏格兰, 对你们这太过分了,但也是对你们很理想的,因为我们的 Drishti(视野) 是向着…我们的视野是向着南,在我们漂亮的视野下看到整个宇宙,这 就是自然而然,我们找到这个地方,而 Saablog 说︰「是,不,不,是。」 自然而然的我们就得到它,之后我们发现它有段历史,也感受到它漂亮 的生命能量,亦找到它的潜能。任何自然而然取得的东西,都是充满潜 能。

在这一点上,我要说几句话,这很重要。我要说数点有关自然而然的事 情,这是很有趣的,人们以为自然而然是成就事情的方式,就如很多人 都是出于自我的说︰「这是自然而然。」特别是旧的霎哈嘉瑜伽士,他 们以为自己是自然而然的权威。就如我们在维坦那(Vaitarna)拥有一片土 地,有个旧的霎哈嘉瑜伽士到哪里,说︰「这片土地散发生命能量,这 里却没有生命能量。」每个人都因此接受他的说法,「好吧,好吧,好 吧。」接着他们说︰「没有人能在这片土地进食。」这种知识从何而来? 进食并不是罪孽,对吗?在这里进食犹如是罪孽。他们很虔敬的跟随一、 二、三、四、五、六…的方式行事,也跟随霎哈嘉瑜伽的一、二、三、 四方式行事,就是到达这种程度。我开始想,他们已经变成另一类狂热 的霎哈嘉瑜伽士,狂热主义是绝对违反霎哈嘉瑜伽。现在他们会问︰「我 们要念诵这句口诀多少次?」我答︰「一句也不用念。」

「要滴多少滴酥油进鼻子里?」我答︰「一整瓶。」

他说︰「噢!我不应从左脉而来,我应是从右脉来。」 接着我会说︰「你只要跳起。」

你要像孩子,但这些想法在霎哈嘉瑜伽已根深柢固,当然,已经多年了, 他们不应安定下来,若他们安定下来,就不是霎哈嘉,不自然而然。「你 这样做是错的,你那样做是错的。」没有这种事,没什么是错的,若你 做错任何事,就失去生命能量,完蛋了。为何要那么小心谨慎?就如有 人说︰「我不想看见香烟。」我说︰「为什么?」「看着香烟是邪恶的」 我说︰「看着它会怎么样?」「我会感到我在抽烟。」我因此说︰「最 好抽一次烟。」或「我不能拿酒瓶。」「为什么?」「拿酒瓶是有罪的。」 我是说你可以在酒里畅泳,要以这种态度理解事情。虽然我常常说,若 我说一件事情,你会紧握着它不放,所以我常常说相反的意思,那么你 就不会依附着任何事情。霎哈嘉瑜伽不是要依附着什么。就如有人学懂 一些知识,例如,在霎哈嘉瑜伽初班,他学会一些口诀,他们仍停留在 同一起步点,不、不、不、不,你要走上前,这里只是楼梯,不要滞留 在这些梯级上。我们这里有太多这种情况,就如他们说,人们真的太保 守陈旧。他们不停的告诉你很多荒唐的想法︰「你看,若你这样做,就 会这样。」首先,你不要为别人出主意,此其一,若你决定我们不再对 别人那里出错给意见,你已经完成一半的任务,因为你就如我,什么也 不用做。任何人来︰「你是亡灵。」你最好得到它,有人向我报告,他 们说霎哈嘉瑜伽士是缺德的人,我说︰「为什么?」

「噢!他们告诉你︰『你是邪恶的』;『亡灵附着你。』;『你是这样 那样的。』,他们都很缺德。」

我感到很震惊的听到有人这样说霎哈嘉瑜伽士,他们怎会缺德?若某人

在受苦,他们在电话里会说︰「噢,你最好有自觉,这是为你好。」不 是要这样。若你想多些人来,对待新来的人,你不谨要谦虚,还要机智 圆滑和友善。但若你决定不需要再有任何人来,因为你不想再建另一个 帐篷,我就没话可说了。若你想有人来,最重要是与他们交谈时,你要 友善,要说漂亮的话,要让他们能明白你在说什么。粗鲁、傲慢、炫耀, 全都没用。我们要明白,我们是完全享受霎哈嘉瑜伽,你只是沈醉其中。 为何要记着要为自己做多少次班丹?有什么需为自己做班丹?对你这全 是笑话,也应是笑话。小孩子吸吮瓶里的奶,因为他没有牙齿,但你们 为何要这样?这是很幼稚,显示你完全没有成长。霎哈嘉瑜伽必须内在 的成长,你不应再被视为不成熟的霎哈嘉瑜伽士,我要说︰「成熟的霎 哈 嘉 瑜 伽 士 能 结 合 很 多 事 情 , 以 美 丽 的 线 , 细 小 的 线 , 保 持 分 际 (Maryadas︰行为的法则),你不能反其道而行。

例如,你不应说︰「好吧,我现在会友善,接着我会发怒,然后我再友 善,我会是这样那样。」这会很混杂,古怪的个性。忽然我生气,像这 样(母亲作生气状),接着就这样(母亲有另一个表情)。人们以为你在跳 婆罗多舞(Bharatnatyam ,一种印度古典舞)或做类似的事情,表现你的 情绪,五分钟内有十种情绪。这显示你内在成长的程度。我们必须成长, 为着成长,让我们内在保持宁静,让我们对别人的行为不作反应。「这 个人是这样,那个人是那样。」你自己又怎么样?这也是…其他方式, 像,我告诉某人,你有这个问题,这个人马上找另一个人说︰「母亲告 诉我你也有这个问题,最好还是好好关注照顾这个问题。」我没有说另 一个人,我只说你,所以把我对你说的话只留给你自己吧,不要说「母

亲说。」絶对不要说这句话。若母亲要说,她自会说,为何要你来传达?

为何要你说?我从没有要你这样说。

要明白霎哈嘉瑜伽是很简单,极之简单。一旦你明白︰你要保持自己的 纯真完整。现在,「怎样变得纯真?」人们会问︰怎样变得纯真?这是 恶性循环,怎样变得纯真?这是恶性循环,我们要变得纯真,怎能做到? 透过你的自我或超我?你怎能变得纯真?母亲说︰「不要提升灵量。」 我是说我坐在这里,人们却在提升灵量,怎么了?我坐在这里,你的灵 量已经升上你的头顶,你在提升什么?现在问题是怎样处理,非常简单, 开始时我说︰「让你的导师在你心中。」怎样处理,为什么?让母亲来 处理,母亲在处理我,就这样吧。当你说︰「没有人能控制我,但母亲 能。」你的右脉就得到洁净,左脉也得到洁净,左右两脉一起洁净,事 情会成就。

感谢天你有我,我就坐在这里,谁会像我这样告诉你。想想那些从没有 人这样告诉他们的人,或在他们面前说︰我能处理这种事或你能处理那 种事。现在你可以处于平衡,让你的灵量成长,一切都能成就。就像我 购买这所房子时,或他们购买这所房子时,或任何人购买这所房子时 — 那么多问题,那么多障碍 — 怎会这样?怎会这样?怎会这样?但一切 问题都解决了,房子在这里,完整无缺,没缺少什么,没出什么问题。 我要大叫一次,好吧,让我大叫吧,你不用开始叫喊,一旦我说完,他 们就会拿扩音器来,叫得更大声。「母亲这样说,你是这样那样。」我 在说你,你在教训谁?你要知道,当我给你忠告,请你照做,照做吧, 你要明白,我知道很多,因为我是导师,是你的导师,因为我是所有导 师的导师,真正的导师知道母亲知道一切,她就是知识,若她说什么,

就是什么,即使或许有时我会测试你,不要紧,你就是这样才能成为导

师。

湿婆神有位名叫罗摩德剎(Ramadasa)的导师。那些日子,导师常常测试 他们的门徒,我却从没测试过你,但你要测试自己,就这样。这位导师 有天说︰「我要雌虎的奶,我要喝雌虎的奶。」一半人不理睬他的说, 大部分人当没听到,湿婆神说︰「好吧,我拿给你。」他走进森林里, 看见一只雌虎和牠的幼虎,幼虎躺卧在一旁,他走往雌虎,对牠说︰

「Namaskar(问候语)。」再说︰「我的导师想要你的奶。」就这样,因 为导师们是 Parabrahma(大能的神),Parabrahma 聆听他们的命令。「我 的导师,罗摩德剎想要你的奶,所以请求你能否给我一点奶?」雌虎很 友善的站起来,站在他面前,他榨取牠的奶,带回给他的导师,事情就 是这样。你是否明白 Gurupada(导师的地位)的意义?

一旦你与你的导师的欲望完全合一,就能到达导师的位置,但若你仍有 自己的想法,那么,罗摩德剎曾经说过,神 Alpadhrishtapay…(听不清), 看看你这份小小的勇气 —「好吧,去做吧,头破血流,再回来,我会把 它弄妥。」所以我们要认真的办好这件事是很重要的 — 就是认真的对 待母亲的任何要求。

当然,我常常用英语说︰「请问可否这样做?」我甚至会说︰「请问你 可否这样做?」怎样说都毫无分别。另一天,当我们到卡的夫(英国城市), 我说头等车会在另一边来,但所有在月台的人都说︰「不,是这边来。」 我说︰「好吧!」我们坐下,听到广播说头等车会在另一边来,我们因 此再次走回头路,对这些人还可以,但你们又怎么样?你曾多次见过,

在导师询问下,事情也会出错,要常常接受这是上天的法律  — 因为导

师是上天法律的赐予者,不是俗世的法律,祂给你上天的法律。一旦你 明白上天的法律,就会委身顺服于上天的法律,你就是这样成为上天法 律的主人。

今天,就导师崇拜,我可以不停的说,但今天,我请你明白,伊斯兰所 说的委身顺服是很重要的 — 若神是你的导师,让祂指引你,事情自会 成就。不要让自己指引自己,有时,他们连导师都想指引,那么,导师 就会玩些把戏,你就会跌进这些把戏的陷井里,接着,你会发觉这是太 过分了。

最好是聆听导师告诉你的话,按照他的意见去做。不管导师说什么都是 妥当的,导师们什么也能问你,我是说我是个颇友善的导师,就如罗摩 德剎问他的门徒︰「我有个很腐坏的大疮,请你吸走它的脓汁。」试想 像,他们不知该怎么办,要吸走导师大疮的脓是太过分了,但湿婆神走 上前,除掉帽子,坐在导师身旁,开始为他吸吮大疮的脓。人们问︰「怎 么样?」他说︰「很甜,很好。」实际是导师在那里系上一个芒果。导 师会给他的门徒很多测试,我却从未测试过你们,你也不用测试别人, 留给我来做吧,我自会一个一个的处理。不管什么要发生自会发生。在 霎哈嘉瑜伽,以为我们絶对会是很富有,很强壮,处于世界的顶峰,这 全是谬误。若我们富有,就会有经济衰退,因为其他人都会很穷;若我 们很强壮,没有人会走近我们;若我们像摔角手,谁会走近我们?若我 们很有智慧,人们会害怕这种有智慧的人;没什么会…他们什么也不明 白,这些想法爬进他们的头脑。让我们处于中央,我们应该富有,但不

要太富有;我们应该强壮,但不要太强壮;我们应该有智慧,但不要太

过,到目前为此还好,我们就是要这样前进。

我们要保持分际(Maryadas),成为漂亮的霎哈嘉瑜伽士,能与每一个人 和谐相处,能带其他人来,能投射富吸引力的品格形象,我们就是要这 样。若我们想炫耀  —           就如我见过人们无必要的炫耀 — 没有这个需要。 只留在背后,若你太多时候留在后面,就要走上台前,要平衡自己,审 察自己,指引自己,告诉自己,「成为自己的导师」。审视自己离中央 有多远,成长得多深,成长了多少,你是否仍依恋一些细微琐碎的事物? 仍受小事困扰?「母亲,我要有八十分,却只有七十五分。」噢,天啊! 因为他只拿到七十五分,所以一些事情要发生,他要受到教训,或许, 或许他要上一些课程,或许一些有利于他的升进的事情要发生,若你要 成为导师,就要看到这种情况。若你看不到,别人又怎能看到?我们必 须意识到,不是只在思维上,而是心里真的知道,在心的领域你要知道, 你必须在心的领域知道明白。我们在英国真好,在宇宙的心脏我们说打 开心扉,若你要把我放进心里 — 心是爱的海洋,要盛载这爱的海洋  — 你就要有一颗很大很大的心,比你的品格大,比你的国家大,比这个世 界大,比这个宇宙大。

愿神祝福你们。

注一︰阿斯汤加瑜伽(Ashtanga Yoga)的特色是强烈的体位法操练,强调 动作和呼吸配合。 注二︰数论派(Samkhya)是古印度哲学的一个派别,被认为是最古老最重 要的流派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