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蒂玛崇拜 瑞士 1988年8月14日

(Switzerland)

1988-08-14 Fatimabai Puja Talk, St George, Switzerland, 62' Download subtitles: EN,PL,PT,TR,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法蒂玛崇拜(Shri Fatimabai Puja)

瑞士 1988814

 

法蒂玛(Fatimabai)是象征古哈拉希什米,所以敬拜法蒂玛就是敬拜我们内在的古哈拉希什米原理。家庭主妇要完成所有工作,所有家务,才去沐浴;同样,这个早上我要做很多事情,才来崇拜,因为今天很多家务,我要像好主妇般做完所有家务。

 

现在,古哈拉希什米原理已经由上天演进发展,它不是人类创造,你也知道,它在左脐轮。古哈拉希什米代表穆罕默德的女儿,法蒂玛的一生。她常常出生在与导师的纯洁关系下。她以姊妹的身分来,或以女儿的身分来。法蒂玛一生漂亮之处在于︰穆罕默德去世后,一如过往,狂热分子以为他们可以玩弄控制宗教,使宗教变得狂热,注意力并不大放在人的升进上。即使穆罕默德亦曾向他的女婿多方面描述,祂是唯一的,或有另一位梵天婆罗摩(Brahmadeva)的化身降世,阿里( Ali)来到这个地球,他就是梵天婆罗摩的化身,他的另一位化身是苏宾地(Sopandev)。你到访普尼(Pune),就能看到苏宾地的庙宇。

 

我们有阿里和他降世为左脐轮原理的妻子法蒂玛,她留在家中,留在家居中,她遵照你称为purdah 或他们称为 niqab的规则,即掩蔽她的脸 — 象征家庭主妇为保护她的贞操要遮蔽她的脸,因为她很美丽,而她出生在很暴力的国家,若她不穿上这种衣式,她肯定会受到袭击。你也知道,在基督的时代,虽然圣母玛利亚是摩诃拉希什米的化身,她也必须有很隐藏的品格,基督不想任何人知道她是谁。虽然法蒂玛留在家中,但她是力量,所以她容许她两个儿子,实际是她命令他们对抗否定她丈夫权力的狂热分子,你也知道,她的儿子,哈桑(Hassan)和侯赛因(Hussein)就是为此而被杀。悉旦(Sita)的摩诃拉希什米原理,只为了建立家庭主妇美丽的原理,而以毗湿奴摩耶的形相显现是件美事。她很有力量,毋庸置疑,她知道她的孩子会被杀,但这些人却不会被杀,他们不会死,也不会受苦,这是一出要显示人们是何等愚蠢的戏剧。因此另一个制度开始,他们尊重圣人。像在印度,什叶派的人尊重aulias,我们可以称他们为有自觉的灵,像Nizaamuddin Sahib,还有 Chisti(苏非派圣人)和Ajmer Hazrat Chisti。

 

什叶派教徒都尊敬这些伟大的圣人,但他们仍不能超越笃信宗教的界限,因此他们也变得极之狂热。首先,他们看不到别的宗教也有圣人,他们不尊重别的宗教的圣人,即使是伟大的圣人如悉地的赛巴巴(Sai Naath of Shirdi)也不尊重。赛巴巴最先是穆斯林,有人说,是法蒂玛在他还是孩子时把他放在大腿上,之后把他交给一些女士,有人这样说。就印度教徒而言,我们不否定他的神圣圣洁,但穆斯林却不接受他,另一位有自觉的灵,他住在很近孟买的地方,名为Haji Mullah,他也意识到什叶派教徒的狂热,什叶派这个词来自在U.P. 的Shia。 悉旦的(Sita’s)被称为Sia ,悉旦(Sitaji)也被称为Sia,他们意识不到,虽然有些圣人虽然不是所谓的穆斯林,他们实际上却是圣人。他们不能理解,我们有另一位印度教徒敬拜的圣人名为Haji Mullah(注一),有些穆斯林也敬拜他,毫无疑问。这位Haji Mullah对什叶派教徒的狂热有点担忧,为了作出平衡,他委派了一些印度教徒去敬拜他,他们曾经做过各种事情,很多圣人都像这样。

我曾到博帕尔(印度城市),有一位伟大的圣人埋葬在那里,但他的所有门徒都依靠这个地方为生,这是很坏的事情,即使Hazrat Nizaamuddin(苏非派圣人)的物品,也如这些印度教徒那样,被人利用来谋生,他们全都藉此赚取生活,我是说这是一种商业活动。这位圣人去世,埋葬在那里,当我到达那里,很多人依靠它为生,我只是顺便的问他们︰「你信什么宗教?」他们答︰「我们是穆斯林。」我说︰「这位去世的圣人是什么宗教?」他们答︰「圣人没有宗教。」我因此说︰「那么你们为何要追随宗教?为何不追随他的宗教?」「他是…他们没有任何宗教,即使在梵文里,隐士(Sanyasis)是没有宗教,他们是dharmati,他们超越宗教。」这种事情却发生在每一位降世神祇身上,发生在逊尼派教徒(Sunis)身上,印度教徒身上,穆斯林身上,发生在每个人身上,使他们变成狂热偏激的派别。

 

狂热主义绝对违反宗教,违反你内在的宗教,因为它制造毒素,是充满怨恨,令你憎恨别人。一旦你憎恨别人,就会在你身上产生反作用,就如可怕的毒药把你内在的美善全部耗尽。憎恨任何人是人类可以做最差劲的事情,但他们却这样做,做他们喜欢的事情。动物不会憎恨任何人,你能想象吗?牠们不懂怎样去恨,牠们咬人是因为这是牠们的天性,牠们切割人是因为这是牠们的天性。牠们从不憎恨任何人,牠们或许不喜欢某人,但这种仇恨的毒药,只有人才有这种想法,亦只有人才吸收到这种特质,只有人类才会憎恨。可怕的仇恨在穆斯林之间安顿下来。卡尔巴拉(Karbala伊拉克城市)是为爱而不是为恨而创造。在每一个宗教,一切为爱而创造的都变成恨,整件事情最坏的是一方以为另一方是最差的,而另一方亦对这一方有相同的想法,是什么规则章程,什么法例逻辑他们作出这种决定,决定自己要小心留意,他们因此联群结党。为何要特别创造古哈拉希什米原理来克服这份恨,来抑制「恨」这个冷酷的家伙,来把恨从人的脑海中移除。这位拉希什米,创造古哈拉希什米原理,怎样创造?在家庭里,古哈拉希什米原理要抑制孩子之间,丈夫与孩子之间的仇恨,若她享受仇恨,她又怎能镇压仇恨?她要是压制恨的平安源头。

 

现在在印度,我们有合并的家庭,你们也有叔叔,婶婶,不同类型的亲戚,家庭主妇的任务是要排解调停家庭成员之间的各种冲突纷争。现在男人要敬拜家庭主妇,有人说︰Yatra Narya Pujyante, Tatra Namante Devata”。不管哪里的主妇受尊重,那里就有神。在我的国家,我要赞许家庭主妇,因为我们的经济、政治、管理都不行,男士们都是一无事处,他们不懂做家务或做什么,妇女只能自己来做,我们的社区却是一流的,家居是由妇女维持,所以男人要尊重家庭主妇,这很重要。若他不尊重家庭主妇,古哈拉希什米原理就不可能维持,这就像保存家庭主妇原理。但有些男人,我是说很多男人,以为这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力不善待他们的好的妻子,折磨她们,说三道四,对她们发脾气;但若她是爱唠叨,亡灵附体,他们就很克制,对妻子完全克制,若妻子是亡灵,丈夫则常常想取悦她,我是说对她极之好,他知道她是亡灵,不管如何,最好要小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亡灵会像蛇一样爬上你身上,若她懂怎样喋喋不休或好争辩,他们也害怕,完全没有爱。他们对她没有爱,没有尊重,只有畏怯或惧怕,他们害怕这种妇女。现在有些妇女以为,若她们爱向人调情,就更能控制丈夫。她们失去基本的原理,失去了她们拥有的基本力量(Shakti),她们迷失了,最终只会让自己陷于困境。所以古哈拉希什米的基本原理是尊重她的贞操,尊重她内在的、外在的贞操,这是恒久不变的。当然,很多男人利用这一点。若妻子是温顺听话的,他们就控制妻子,对吗?这个女人,这个家庭主妇,必须知道自己并不是温顺易控制,她只服从于自己的正直,自己的道德,自己的品质,若丈夫是愚蠢的,好吧,像孩子般愚蠢,那就完蛋了。丈夫要知道,他必须尊重妻子,不然他就会迷失,完蛋了,一无事处。

 

首先,他必须看到,尊重家里的女人就如尊重古哈拉希什米,那么祝福才会流通,他不能侮辱她,对她不仁慈,提高他的声线来与她说话,妻子则要值得受尊重。我说过多次︰「若你的妻子专横,给她两巴掌吧。」当然,毫无疑问,她不应是专横的,她要移除别人专横的力量,她是平安的源头,喜乐的源头,她要制造和平,若她是麻烦的制造者,那么你就要好好的打她巴掌,让她知道羞耻,这样做没有不妥。古哈拉希什米原理是相互的,不能单靠妻子或单靠丈夫,双方面都有责任。一旦你令你的妻子受苦,你的左脐轮永远不能改善,又或你是差劲的妻子,你的左脐轮也不能改善。

 

现在西方妇女的问题出在︰她们没有意识到她们的力量。八十岁的老女人也想看来像新娘,她们感受不到自己的尊严,不享受自己内在的尊严,她们是家庭的女皇,却想言行像下贱、幼稚、年轻、轻浮的女孩,她们感觉不到自己存在体的尊严,她们说话太多,没有作为家庭主妇应有的行为举止,就如她们与人说话时,双手的姿势就如卖鱼的女人推销她们的鱼,或她们想与人争吵打架,又或有时她们会叫喊,她们叫喊,我也是说…我曾经听过他们叫喊,有时还打她们的丈夫,这是极限。她们常常与丈夫比较,开始时,像︰「我很有钱,我是财主的女儿,我是来自这样那样的家庭,我的丈夫来自低下的家庭,他没钱,一无事处,他没受过教育,所以我待他很差,不尊重他。」这种女人会失去她们所有力量,她也会感到内疚,因为首先,没有人有权看不起别人,特别在霎哈嘉瑜伽。看不起自己的丈夫真是难以置信,他或许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好吧,他或许未到达某个程度,但透过你的行为,你的力量,你的一切,你能拯救他,但为何你也迷失了? 透过控制别人,扼杀别人,令自己丈夫像井底之蛙,告诉他︰「噢!我们两个人,不管如何,我们要享受,让我们有自己的家,不要让人来我们的家。」即使老鼠也不会进这个家,即使说︰「噢!这是我的孩子,我的丈夫,我的…。」也是违反霎哈嘉瑜伽,是负面的理解。这些都是荒谬的事情,不像是霎哈嘉瑜伽士或女霎哈嘉瑜伽士会做的事情。所有这种自私,这种隔离都是违反霎哈嘉瑜伽。

 

我在想及家庭主妇…「噢!现在,我要准备多少…,例如,有五十人要来。」丈夫就说︰「只有十个人会来,为何你想五十人来?」「或许来的人想多吃一点。」「那么你为何准备了五十只碟子?」「或许他们会带朋友来。」她想着她的慷慨,享受她的慷慨。我认识很多人就像这样,他们甚至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们会说︰「嫂子,你来吗?来吃晚饭吗?」「噢!我不来,你煮太多食物,我不来了」「不,不,我只会煮几款食物,请你来吧。」她立即想市场里有哪种蔬菜,我要买什么,什么是最好的,我是说我不是他们的导师,亦不是他们的母亲,我只是他们的亲戚,但他们想透过食物表达爱,他们是食物的赐予者 Annada,他们是Annapurnas安那潘娜(食物女神),这是其中一种品质,慷慨。若女人没有这种品质,她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是我说的。丈夫可能有点吝啬,不要紧,妻子要非常慷慨,有时她会秘密的给人钱,不是给她的孩子,而是给其他人。霎哈嘉瑜伽必须有这种漂亮的妇女。我感到很抱歉,有时一些对我的攻击是来自女霎哈嘉瑜伽士,不是来自男人,我自己也是妇女,我对这些女人能这样攻击我感到很惊讶,为何要这样?

霎哈嘉瑜伽没有这种专横控制,所有这些所谓的奴性专横的想法都是来自你错误理解你的尊严,你并未意识到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是皇后,没有人能控制你。谁能控制管理家中一切的女士?就如丈夫说︰「我不喜欢这种颜色。」好吧,把事情放下一会儿,接着有人说︰「这种颜色真好。」「啊!这颜色真好看?噢!不要换掉它。」女人必须理解男人,他们有大眼睛,不会细微的看事物,他们都以广阔的角度看一切,你要明白,今天他这样说,明天他就忘记了,他们没有显微镜…他们也…超越这些事物。他们是超越这些事情,你必须明白。若他坐在马上,我也必须坐在马上,再跌下;若他滑雪,我也要滑雪;若他锻炼肌肉,我也要锻炼肌肉,就是要做到这种程度,我是说女人开始看来微不足道,你不知道这种肌肉发达却没有胡子的是何种女人。

 

我们有这些愚蠢的想法,但这种附属次等的东西却不存在,你只是附属于你的尊严,你的贞操,你的荣誉感,除此之外,还有你的正义,因为这些全是你主管控制之下 — 那个主管的男人也要照顾这方面,你制造了多少纷争,你理应是调停者,又怎能好争吵?就如我们派两个调解员到一些国家进行调停,但他们却互相割断大家的喉咙?你会怎么说?你是要把一切理顺,你是要表达这份爱,这种甜美的事情,因为你是母亲,整个家庭都安躺在你的怀抱,因你而感到安全,家庭要因你而感到安全,这份爱是你的力量,你的力量就是要能给予爱,在给予爱的同时,你会发现你常常都在充实自己。

 

我是说试想像,我送出的礼物与我收到的礼物相比,我也不知道,我要建另一所房子,我告诉他们︰「不要送我礼物,我不会收你们个人送出的礼物。」现在仍然是这样,虽然如此,我不知道,我以爱心,以关注拿到某些物品,这份爱,你知道,自会彰显,像诗歌般回到你身上,你有时会感到很惊讶。

 

我告诉你我的亲身经历,这例子告诉你,爱是怎样把事情成就。我由始至终都是家庭主妇。有一次我在德里,我的女儿快要出生,我坐在外面的草地上为她编织一些衣物,有三个人走进我的房子 — 一个女士和两个男士 — 他们来说︰「看现在,我们都是家庭主妇,我是家庭主妇,这两个人,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是我丈夫的朋友,他是穆斯林,我们是难民,希望你能给我们栖身之所。」我看着他们,他们看来都是好人,看来颇妥当。我说︰「好吧,请安顿在我的家。」我给他们外面有厨房和浴室的一个房间,我对那个男士说︰「有另一个房间,你可以留在那里,丈夫和妻子则可住在这里。」黄昏时我的弟弟来,他开始大声叫喊,他说︰「这是什么?你不认识这些人,他们可能是贼,可能是这样那样…。」接着我丈夫回来,加入他,因为他们是朋友,他因此告诉我…男人全是一样的,你要明白!他说︰「你看,她不明白,她要留这三个人在这里,天知道他们是谁,他们说自己是难民…她不知道他是穆斯林还是印度教徒,天知道,她可能有两个丈夫,一个丈夫像这样…。」你要明白,各种想法。明天早上,他们都忘记这件事情,我说︰「好吧,让他们留一晚,好吗?」今天我不能赶他们走,只一晚。「之后的另一天早上,他们都忘记了,因此他们仍留在这里,男人就是这样。先是有这种爆发,我说︰「好吧,只一晚,现在不要叫喊,他们会感到受伤害,让他们留一晚,安抚他们,明天他们离家工作,他们没时间,他们只在平常日子在家里活跃,不然他们是不活跃的,他们离家,就这样这些人与我一起一个月。

那个女士找到工作,她与她的丈夫和那个穆斯林朋友一起离开。与此同时,在德里有很大的暴乱,很多印度教徒和锡克教教徒在旁遮普地区(Punjab)被杀,因此在德里有反扑,他们开始杀死很多穆斯林,有三四个锡克教教徒和一或两个印度教教徒来到我的房子,他们说︰「有人说你让一个穆斯林留下。」我说︰「没有,我怎会?」他们说︰「有穆斯林在,我们要杀死他。」我说︰「看,我穿上这种大 tikka,你怎会相信我会留穆斯林在家?」他们以为我必定是个真正狂热的印度教徒,你看,他们相信我。我说︰「看看现在,若你要进我的家,就要踏在我的尸体上,不然我不会容许你进我的家。」他们害怕,跑掉了。这个家伙听到我的话来找我,说︰「我很惊讶,你怎能冒生命危险?」我说︰「没什么,没什么。」他因此得救,这个男士,这个穆斯林男士,现在成为名为Sahir Ludhianvi 的伟大诗人,那个女士就成为出色的演员,常常扮演母亲的演员 — Sachdev Achala Sachdev。我就是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有成就,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说,现在,若他们知道我在孟买,必定会对我失去理智,我说我没时间。

 

我们为年青人开办了一个电影中心,让他们有好电影看,但之后却变成一场闹剧,他们不听我的话,不管如何,他们说我们要请这位Achala Sachdev来扮演母亲。我说︰「好吧,但不要告诉她是我说的,不要说这事与我有关。」很多年过去了,我想有十二年了,他们找她,她像演员般吵吵闹闹说︰「不,不,你能付我多少钱,我不能免费演出,每个人都要求免费,我怎能免费为你们演出,你要给我一件纱丽,你要给我这个金额的钱…。」他们说︰「好吧,至少先来muharat,来 muharat,先来…muharat是你的起点。」她因此来了,我在那里,她看着我,不能相信十二年后会再遇上我。她的眼泪开始流下来,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跌进我的怀抱里,她说「你在那里?这些日子,我都在找你。」接着她开始描述我,Sahir Ludhianvi也在那里,他说︰「这位女士怎会在这里?」他说︰「这是她的工作。」「噢!天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会为她而死。」他们都很惊讶,他们怎会改变态度,她说︰「不用钱,什么也不用付,我要为这个计划付钱,什么也不用做。」看看现在,我是家庭主妇,只是平凡的家庭主妇,我对我的丈夫的财产物业没什么话语权,还有我弟弟,另一个好控制人的家伙,他们两个人那晚的脾气和愤怒足以杀掉我,我安抚他们,你也知道,当我告诉我丈夫和弟弟,他们都很惊讶,我说︰他们就是变成这样,看看这种改变,他们拥有多少,他们接着说︰「我们不会再对任何慈善机构说不了,这是我们犯的最后一个错误。」整个赚钱的想法,这样那样的想法,全都塌下来。她为慈善演出了很多电影,这个Ludhianvi也为慈善写了很多作品。

 

一个女人可以令男人的品格变得宽容慈悲,因为她自己也是宽容慈善,她拥有那么多漂亮,她是个艺术家,可以在她四周,在她的家居,在她的家庭,在她的社区,在每一处创造漂亮,但女人却想像男人一样去抗争。她们会有社团协会,有…你怎样称呼它?— 工会,她们想工会为她们争取权益,我同意有些男人是极之残忍,有些法津是极之残忍,这样那样,有人就是这样告诉他们,但不是这样,有另一种方式改善想摧毁女人的男人,因为女人有很了不起的品质,伽蓝仙众会与她们一起,格涅沙也会与她们一起。若女人是贞洁的,不炫耀她们的身体,不炫耀美貌,不利用美貌从中得益,他就不会站在男人那一边。

 

这种女人是极之有力量,极之有力量。当面对某种情况,她们是极之勇猛,就如Jhansi ki Raani,她是平凡的家庭主妇,她对抗英国人,英国人也惊讶于她的勇气,他们说,你们有Jhansi ,好,但荣耀归于Jhansi 女皇。就如我们拥有很多Noor Jahan ,我们有Ahilya Bai,因为习俗,印度有很多伟大的妇女,我们有 Padmini,Chaand Bibi,我能说出很多是家庭主妇的伟大女人。女人的品质就像大地之母的潜质,或任何潜在的力量,如电力有其潜能。你看到这里的光,一个光或两个光是没有任何分别,潜能很重要,我们要明白,我们拥有潜能,要维护保护我们的潜能,我们内在要有尊严、荣誉、正义感。现在男人要尊重这种女人,男人却是另一种笨蛋,因为他们不尊重爱他的,贞洁的,好的,想他合群,想他付出,想他宽容的女人,这个女人也想宣扬霎哈嘉瑜伽,想她的丈夫开心喜乐,想他来霎哈嘉瑜伽,取而代之,他们却追逐一些可笑愚蠢的女人,这些亡灵附体的女人有何吸引之处?必定有些亡灵附着她们,我也不明白怎会吸引他们。因为男人这种不当的行为,女人变得没有安全感,因为她们感到不安全,男人因此受苦,女人也受苦,男人疏忽他的妻子,这样对待女人,就会患上血癌;若女人有这种行为,不善待她的丈夫,就会患上哮喘或很严重的硬化症,可能破坏脑袋,可能瘫痪,身体可能极度脱水…因为左脐轮是很重要的。

 

若透过兴奋的四处跑跳而令左脐轮很繁忙,你就会患上血癌,我常常看到瘦的女人,她们的丈夫都是焦虑不安的,为什么?因为妻子常常要他走上走下,做这事做那事︰你没有带这件物品给我,我要你带我一瓶可口可乐,你没带来,你没有这样做…每时每刻,他就像罪犯,男人因此心惊肉跳,常常都担忧,他因为一些事情而感到不安,她也因此有些东西给她折磨,没有爱,没有喜乐,没有快乐。那种所谓身材的疯癫现在正在减退,感谢天,它是来自美国,正在减退,这种身材的疯癫令你变得滑稽,女人必须安定下来,她们必须是gruhastis ,即安顿在家的人,她必须满足于在家里。若她常常四处去,不想留在家中,她就不是家庭主妇,只是女佣。

 

有人说有个女士以前是女佣,之后她成为家庭主妇,但她不能停止往外跑,因为她曾是女佣,她不能安顿在家里。家是谁的?不仅是她的,也不仅是她丈夫的,亦不仅是她孩子的,而是每个人都欢迎来。就如大地之母把所有漂亮的东西撒播四周,让你来,来坐,来享受。在霎哈嘉瑜伽这是很普通的事情,我们发觉,人们婚后变得只专注于丈夫或妻子而失去霎哈嘉瑜伽,因此,他们的孩子受苦,孩子变得爱挑剔,滑稽,受不听话折磨,他们也出肉身的毛病,这是一种惩罚,不是我惩罚你,而是你自己的本质惩罚你。就如你把手放进火里,火会烧伤你。我是说,谁惩罚你?是你在惩罚自己,孩子变得滑稽。只有你的家庭,你的食物,你的家,这种自私的想法。若这种想法爬进男人身上,那么,天就要拯救这个家庭;若是女人,还可以,至少好一点,但若男人迷失…我要拥有自己的房子,我要有份工作,我要照顾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家庭,我是说我们的家庭不只是属于一个男人,不只是属于一个女人,而是整个宇宙是我的家庭,我们不是独自的,若你变得专横霸道,与世隔絶,我要告诉你,我今天要忠告你,那些孤立自己的人,有天会染上可怕的疾病,不要责怪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有自己漂亮的神的国度,在神的国度里,你要合群集体。

 

坏的妻子能制造问题,因为她…(录音中断),她会制造问题,会分党分派,组成一组女人,把附在她身上的亡灵不停的传给每一个人,又或许她对她受的教育很在意,或许在意她的位置或她的金钱,她也尝试冷漠的对待她的丈夫。她们要付上代价,不是神惩罚她们,而是她们要为所做的事情付上代价。

 

古哈拉希什米原理在霎哈嘉瑜伽是很重要,那些来霎哈嘉瑜伽后才出问题的人,大部分是他们疏忽了他们的古哈拉希什米原理,因为若古哈拉希什米出问题,心轮中部就有阻塞。那些妇女要立即放弃玩这些把戏,因为这是很不尊贵,没有人会尊重这种妇女,这对领袖的妻子和领袖都是很真确的。领袖的妻子或领导权都是很微小的所谓地位,是最没价值的,你得到的比这地位高得多。若你请圣人成为国王,他会说︰「什么?你想把海洋放进杯子里?」这是最低限度,最低的最低。以为自己的生命是服务人的人是另一些笨蛋,他们的生命是享乐,不是服务人,服务人本身就是享乐。若你只想着服务是︰「啊,噢!我在牺牲,这是我的苦行。」你就完蛋了,亦最终如Tapasvi,像豆茎般,可以用作十字架。霎哈嘉瑜伽是享乐,除非你的一切都有享乐的本质,不然这还不是享乐。若你把蔗糖的本质拿走,还剩下什么?同样,所有所谓的服务,seva 和 tapasya(苦行),完全没有甜味,全都完蛋了。这是种甜美,是妇女所产生的。

 

他们也很严厉,「不要破坏这个,要把它放好,好好保存!」丈夫回家像个…像个罪犯。他要像在瓷器店里的公牛,必须像这样,某程度上这是件好事。他什么都不懂是件好事,对你就更好,使他每时每刻都是奴隶 — 「做这件事,你没有为我做这件那件事。」这不是家庭主妇的工作,她的工作就如大地之母…,大地之母有投诉吗?没有。她给你一切,这是她内在的持守…那么…那么尊贵,那么有力量,她怎会介意任何人给她什么?若我今天告诉你,你会感到很惊讶 直至今天… 直至昨天,我从没要求我的丈夫为我买什么,我第一次要求他为我买一部相机,看看黄昏时会怎么样,他说什么︰没有任何期望,一生从未发生过。他曾经说︰「你要告诉我想要什么。」我第一次说要什么,看看会怎么样,因我从未对他这样说,这类女人要知足,自我满足,因为她要付出,要付出的人又怎能有任何要求?她要付出爱,因为她被人爱,她要给予所有服务,给予所有财产,要给人安慰,这是种怎样的责任。我告诉你,怎样的责任,比总理还要重,比国王还要重,比任何人还要重的责任,这是妇女的责任,她要为此而自豪,能肩负这份责任,家庭主妇的责任比霎哈嘉瑜伽的领袖重要得多。领袖的妻子可以很可怕,因为她们以为自己已经是领袖,但这是最低限度的付出,我是说,就如海洋流进小小的杯子里,她们的行为变得可笑荒谬,我很惊讶,我嫁进一个有上百人一起生活的家庭,每一个家庭成员都敬重我。

 

若我去勒克瑙,他们所有人都会来看我,但若是我丈夫去,没有人会来看他,他常常投诉,他是他们的亲戚,我不是,他们却来看我,不是看他。若我没有给他们爱,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又怎会来看我。所以他们是受保护,受别人保护,他们不用为自己保存什么。现在我们有很多愚蠢的女人与我们一起,我告诉你,很多愚蠢的女人,印度语称他们为budhu,budhus 是因为她们不知道自己拥有什么力量,不知道自己肩负什么责任。我是他们的例子,对我是个大问题,实际上,有六成领袖有可怕的妻子,我必须说,很可怕。霎哈嘉瑜伽因此停滞不前。她们没有住进静室里,她们有自己的食物,丈夫必须看到她们有自己的食物。我是说她们应该是︰让每个人吃饱,每个人都必须得到照顾,最终他们都要吃,每个人必须有地方睡,她们必须看到每个人入睡,她们要为每个孩子盖好被子,然后才去睡觉。但她们却坐下,变成小型玛塔吉,或比玛塔吉更了不起,「给我拿这个,拿那个,做这事,做那事。」她们大部分人不懂煮食,每个领袖的妻子都要煮食,或学懂煮食,现在这是规定要做的。她们要煮食,真心的煮食,她们要懂煮食,把爱给别人,作为Annapurna 安那潘娜(食物女神),这是最低的要求,丈夫不要找她们的错处。开始时,她们或许会犯错,要鼓励她们,赞赏她们的品质,赞赏她们的善良,赞赏她们的美好。我也曾见过一些很好的女士,她们在霎哈嘉瑜伽很活跃,但婚后却迷失了,丈夫本来是霎哈嘉瑜伽士,也迷失了。他们有时会来,有时若我在,他们会来,不然就不来。今天我在问阿里,他告诉我这里很多人也像这样,即是说丈夫出了点问题,因为他们婚前是比较好的。

 

我们内在的古哈拉希什米原理是那么重要,要我们常常在一起,要我们一起成长,要我们常常感到我们内在的合一。就如我昨天告诉你有关ragas,Ra是能量,ga是梵文的gagayeki…意思是渗透、进入一切。这是以太的品质(空元素),我们把任何东西放进以太,也能在任何地方接收到它。所以raga是进入以太的能量,它触碰你的灵,这是raga,这些raga,我可以说,就像家庭主妇。就如你与军团站在一起,你会感到很厌烦 — 左、右、左、右、左、右 — 却是很优美的韵律,很优美的韵律,韵律,这种韵律使人联想到漂亮。家庭主妇装饰房子,她使每个人感到抚慰,感到快乐,她在照顾每个人,每个人都知道她就在这里。试想像,现代的模式,就如你邀请人到你孩子的生日会,因为你是主妇,因此你先把生日蛋糕切开,这会是怎样的境况?我告诉你,主妇站在每个人前面,就会出现这种荒谬的事情。主妇要在背后,因为她们要照顾,照顾所有人。raga就是这样,她顾及我们各种笨拙僵硬。就如有人很沮丧担忧,他从办公室回来,坐下,播放raga,raga抚慰你,使你安静下来。就如人回家,整整五天活得像…我不知道怎样说,甚至不是住在酒店,像住在帐蓬里,第六天他们走到海边,或到酒店住下来。没有人想留在家里,因为两人间没有古哈拉希什米原理。Raga需要baithak — 是坐下来,安顿下来,除非你安顿下来,你是不能享受raga。试想像人怎能在心惊肉跳下聆听raga,所以我们要安顿下来,令人安顿下来是家庭主妇的工作,而男人要作出行动,就是要安顿下来。

 

就如我告诉你多次,在现代,你的左脐轮有更多阻塞,很多孩子也在忙乱的妇女中出生,过往的印度妻子会否常常这样忙乱,你看到丈夫起床,沐浴,他的妻子常常不与他一起;妻子为丈夫煮食,照顾孩子,常常黏贴着丈夫也是无聊的征兆,丈夫感到厌烦,妻子也感到厌烦,接着他们离婚。妻子要有其他兴趣,例如照顾孩子,照顾家庭,来霎哈嘉瑜伽,做像这样的事情。然后她看到他沐浴回来,坐下,在印度坐在地上,现在我们坐在台上,好吧!至少坐在台上,不是坐在台上而是椅子上,渐渐地。这次她没有告诉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这个女士在争吵。」或「我遇见另一个女士,她告诉我你是这样那样…。」不,她说︰「让他吃吧。」这就是为何在印度,若丈夫要发脾气,他就不吃,或他自己洗内衣,他们就是这样做来显示他在发脾气。

 

她就缓慢的为丈夫扇风,告诉他一些好事︰「今天,你知道为什么,我的儿子起床说『我很爱父亲』。」他说︰「真的?」「真的,他真的这样说…。」她的丈夫知道她说谎,但你看到所有美好的事情,我想最好是你的母亲现在感到更好,我想我会照顾你的母亲,你的妹妹要来,我想买一件纱丽给她…所有这些好事,她会对他说美好的事情,那么他会愉快的进食,接着他洗手,走进一部牛车,不是通常都是很拥挤的汽车。好吧,现在再没有牛车,也不用再扇风,你要很快速,因为现在的生活很快速。这些快速的事情,就如我告诉你,速度是在车轮的外围,却不是在轴心,霎哈嘉瑜伽士必须处于轴心,丈夫和妻子就如马车的两边,必须在轴心,左是左,右是右。现在女士要花多点时间才能准备好,不是说我,我花的时间比我的丈夫少,通常我花的时间比我的丈夫少得多,他们就是有这种习惯,忘记它们吧。

 

女人有自己的习惯,她们是女人,女人仍然是女人,男人仍是男人,男人必定看表十次而女人或许只看一次,或许她们失掉了手表,或手表坏了,若她们是真正的女人,她们不会像男人那样急速,她们与别不同,她们是女人,你是男人,神创造了男女,若要创造不分男女的单一性别,祂自会创造,但祂没有。我们因此要以感恩、漂亮和尊敬的态度来接受我们与生俱来的性别,你必须知道这是女人的聚会。在印度我们有这种事情,就如,你也知道我嫁进一个很传统的家庭,他们甚至常常遮盖着脸孔,有天我丈夫做收藏家的朋友告诉我的大伯︰「为何我朋友的妻子不能来看我?」他说︰「当然可以,当然可以。」为着使我容易安排事情,他请假,到另一个城市,他告诉他的妻子,看,她去看那个收藏家。看,这是何等美好,何等美好,我从不感到他在控制我,因为不管如何,这是这个家庭的规矩,好吧,好吧,为此你需要有纯粹的才智。若丈夫是笨蛋,他会拖累妻子;若妻子是笨蛋,则是她拖累丈夫;若女人很精明,很懂说话,她知道怎样说话令人留下印象,这都不代表她很有才智。我称呼那些能看到善心,看到升进,看到最终目标的人才是最有才智的人,这类人最敏锐,最有才智。所有其他才智是Avidya,即无用的。就这个课题,我可以写一本书,所以最好把这个课题留给我写进书本里,让我们今天做崇拜。

愿神祝福你们。

 

有什么问题?

 

这表示我会花一点钱,我也不知道,没有机会,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花钱,我喜欢花钱,我是说每个人都应喜欢花钱,这是钱存在的目的。我们必须对别人付出,要明白为什么有物质,物质是要给别人,享受给予别人,给别人一点东西是很享受的。

 

注一︰这个讲话说的Haji Mullah,可能就是Haji Ali,他的墓在孟买。相关网址是︰http://www.hajiali.org。在orkut(网上讨论区) ,Haji Mullah可能是Haji Malang,他的墓在Thane,这地方亦是在孟买附近。有人说锡吕玛塔吉之前也有提及Haji Malang,所以母亲或许是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