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之母崇拜 关于无执着

Residence of Madhukar Dhumal, Rahuri (India)

Feedback
Share

太初之母崇拜 关于无执着

1988-12-11 印度拉胡里

普祭需要在应该开始的时候开始。我一直在等待,等待着,然后意识到,依据日历,今天是一个非常好的时间。但不应在早晨,而是必须在新月第三天,因为月亮在白天会改变它的相位,我们必须等到第三天开始。我认为,所有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包括偷盗以及所发生的一切,或许都是为了推迟普祭到这个它应该开始的时间。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我们都超越了时间,我们不需要担心时间,除非在正式的社交聚会时,因为人们多是刻板的,他们不理解我们的风格,所以我们必须准点出现,除此之外,我们就应该随时间顺其自然,而我们则应该以自己的方式去理解。

而对于我们的长途跋涉之旅—这趟旅行,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将不执着的状态提升到一定的高度,我们的状态必须提升到这样的境界,无论周围的环境如何、周遭的一切,都不应该让我们感到不开心或怀有偏见,我们不应该对他们起反应。相反,我们应当超越这一切。(事实上)如果没有任何灾祸,你就无法看到上天超越的品质。

如果要看到上天超越的品质,我们势必遇见阻碍。例如,如果有水流淌且流动顺畅,没有“Ghatana”,就是说没有发生任何事,但如果水中有一块石头,水流经时会溅起水花,创造出一幅水花越石而过的美景,这就是上天超越所有应该出现的困难的标志。

现在我们将前往浦那,在那里我们会为婚礼设置一个合适的会场,在那里我们必须下决心,我今天必须说,意志坚定对于婚姻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有其他的想法,或你只是心血来潮,你最好不要结婚,因为这不符合印度人的性格,一旦他们决定结婚,他们永远不会离婚。

但是如果你的心思还在摇摆不定、上上下下,这是你的头脑想要和别人开玩笑,并在其中享乐,这是自我的标志,绝对是自我的标志,然后你开始玩游戏,你乐在其中,接受,不接受,接受,不接受,你不断地享受这些游戏,后来你沉迷其中,以至于你的婚姻永远不会幸福或成功,这意味着你还没有成熟到可以结婚。要结婚,你得变得成熟。

我发现,在西方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之一在于你们没有受过培养,父母从来没有告诉过你,如何对待你的丈夫,如何对待你的妻子,如何使婚姻成功,这(结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们应当努力在婚姻制度中建立自身,而不是把它当作一个好玩的恶作剧场地,我们忽略了重点,谁是输家?如果你继续耍这种把戏,玩弄你的自我,不管你做什么,不管你将拥有什么类型的婚姻,你永远不会幸福。

在西方,我也过着另一种生活,我遇到的每一个人,不管他们来自任何国家,他们的婚姻似乎都不幸福。这非常令人惊讶,似乎每个妻子都发现丈夫有问题,丈夫也发现妻子有问题,他们的脸都显得滑稽又悲惨,他们看起来不像已婚人士,而像是罪犯,或者他们像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脸上没有笑容,看起来很可怕,因为他们搞错了重点,婚姻是用来享受的,是给你享受的。

假设有人给了你神的食物,他们称之为Amrut,然后你开始玩弄这些食物。谁是输家?所以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须达至成熟,去享受爱。基本上除非是特别错误的,或没有可能实现一个正常的婚姻,在霎哈嘉瑜伽中我们有安排来放弃它。你可以更换你的妻子,更换你的丈夫,这没问题,但背后一定要有原因。如果只是为了好玩,如果你想毁掉你的生活,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告诉你,不要毁了你和他人的人生。

但是人们有时也会享受破坏别人的生活,当人们变得自我的时候,自己无法享受,却“损人不利己”。狗躺在堆满稻草的马槽里,自己不吃草,却朝着想要进来吃草的牛狂哮,就像这样的情况,他们不享受,也不允许其他人享受,这就像那些愚蠢的夫妇。我一直感到烦恼,一直在调解他们,与他们交谈,询问他们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这里成为了婚姻所,有时我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不要再有霎哈嘉婚姻,我受够了!

实际上我从中得到了什么,没有人尝试去理解。我想要让你们获得幸福,让你们拥有好丈夫、好妻子,你们应该拥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应当促成更多伟大的人诞生于世,我们应该拥有的社会,将超越当前所有的荒谬社会,这样的社会将非常伟大,可以在我们之间,基于纯粹和神圣,建立一个志同道合的大家庭,而不是为了琐碎、荒谬的事务。不断的斗争,真的让人受够了。当然人们要尝试下,但是如果你们决意要削掉鼻子,我怎能不断把鼻子装回去呢?这是一个永恒的问题,如果你要跟75个人结婚,(那就是)你享受其中。

现在,假如说了是印度洋,但然后你又开始想太平洋,还哭哭啼啼、大呼小叫,以及各种各样的胡言乱语。

所以我再说一次,现在我们要去浦那,所有的婚姻即将在那里确认,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为配婚而来却一而再地拒绝配婚结果,第三次我不会问他们了,因为这个笑话会持续进行下去。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少个晚上来选择和匹配,因为你们来自25-30个国家,昨天你们也看到了,你们有不同的条件、不同的风格,一切都不同,身高不同、年龄不同、面孔不同、能力不同,要把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并非易事。我有时在想,如果你受了过多的教育,那最好给你配一个单纯的女性,这样你的压力就会减少些,你可以和她分享,但如果你们受过同等的教育,那就都想要做主。

所以我必须考量很多事情以及生命能量,但不知何故,你们会违抗,你们尝试去违抗,没关系,都不重要。但关键谁是输家?今天我必须和你们谈论此事,因为在霎哈嘉,我们需要顺其自然,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应该接受,而不应当说“我坠入爱河了。”没有人在爱里坠落,在霎哈嘉瑜伽里,是在爱中提升。认为人必须要坠入爱河,是多么可笑的想法,因为你明白,那意味着你必须做一些罪恶的事,或一些荒谬的事。

所以,很多人告诉我,“母亲,我没有和她坠入爱河。”你怎么会坠入爱河,你会掉进沟里,或者你会掉进河里之类的。我不明白你如何坠入爱河,爱是坚固的东西,所以必须放弃“坠入爱河”这个荒谬的想法,如果这意味着你感觉到了爱,或意味着你对爱的感受非常敏感之类的,我能理解,还稍微说得过去,但是“坠入爱河”这个事情不断被提及,现在我要求你们在霎哈嘉瑜伽中停止使用这个术语。

所以婚姻的问题不应该出现在霎哈嘉瑜伽,你有一个月的机会为自己做决定,为自己找到答案,多些调整和理解,为自己创造一个美丽的世界,它就在那里等你,但你突然间在某处做了决定,忽然我发现你好好的,但又忽然间,我发现你一时冲动,脱口而出说,“不。”我问发生什么了?那匹马走得好好的,突然发生了什么让它转过头来?人们可以了解马,但我却不了解人类。

我知道这不是真的,无论我说什么都是一句口诀,它最终会变成现实。所以总有一天,我们会没有失败的霎哈嘉婚姻,但是你们都要和我一起携手合作,并应该认识到我是多么努力促成这些事件,婚姻不应该使你们开心或不开心,因为婚姻不是生活的终点。

但人们经常会在结婚后迷失自我,就不来霎哈嘉瑜伽了,然后他们会在起初的三年一直享受蜜月,那些出色的霎哈嘉瑜伽士领导人也突然迷失,或许也坠入爱河了,我不知道,但是这种荒谬的事情即便出现一两件,就足够让我头痛。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是你已决定不享受任何事物。

如果你不想享受食物,可以在你的舌头上放一些奎宁(苦药),然后说我不喜欢这些食物,诸如此类。这是如此荒谬,所以试着在这方面帮我,否则我会放弃配婚的安排,因为它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快乐或享受,即使有一个人像这样失败了,我也不明白,没有任何理由,你不应该说“不”。

首先你必须照镜子。你是怎样的?你的教育水平是怎样的?你的才华是什么?你对另一个人有什么期望?你有多少钱,对方有多少钱,不管你想看到什么,先看看自己,接着再比较,但你必须考虑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你有多少生命能量,对方有多了解霎哈嘉瑜伽,你结婚是为了你的升进。如果另一个人的能量比你的多得多,那么你就不应该毫无必要地吹嘘那些荒谬和粗浅的东西;如果这个人更精微,你就要去享用这点,无论是女性还是男性,但我只是说,看看你自己在哪里?

特别是对于刚开始接受霎哈嘉瑜伽的初学者来说,最好嫁给一些成熟的霎哈嘉瑜伽士,这样他们才能提升得更好更快;而且如果对方不太好,也许会这样,我们必须工作,我们必须拯救那个人。毕竟他们还没有成熟,但他们是霎哈嘉瑜伽士,他们想要成熟,所以试着用这种方式来解决。

我想你会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这是迄今为止在这个地球上出现的最重要的工作,你的婚姻是非常重要的,你看到过神祇们亲自祝福你的照片,因为我的许可,因为我的选择,他们都出现在你的婚礼中,他们是如何向你致敬的,以及他们是如何给新娘送花的。你看过照片。如果你没看到我可以给你看。

但是,如果你不是一个求道者,如果你没有寻求你更高的升进,那么就会进入荒谬的事物和想法中。所以最好小心,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不要为自己想太多,另一个警告是,你看到印度人宠爱他们的女婿的方式,所以不要生气,他们也非常宠爱他们的儿媳。

在印度这么做是为了创造更好的关系,因为我们在这里没有太多自我的膨胀。而在这里,一旦有人关注你,你就忘乎所以了,所以最好小心,在这儿照顾女婿、照顾儿媳是种习俗,这种习俗现在已经根深蒂固,但并不意味你是神,或者你条件好得不得了,这只是他们照顾别人的方式,他们通常细心照顾儿媳或女婿,你不应该想偏了,我必须告诉你这点,因为我看到西方没有这种做法,他们不在乎。一旦结婚,他们就完事了。不该是这样的,所以请小心。

当你和印度人结婚,你会发现父母很宠爱你,照顾你,他们会叫你到他们的房子里,给你钱,给你装饰品,他们会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你仍然需要明白,这只是一种习俗。你不应该被宠坏,相反,你应该感到幸福。但发生这一切时,我看到他们突然忘乎所以,只为自己着想,他们的价值体系消失了,这是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没有接受过婚姻方面的教育和培养,很抱歉我不得不当着很多印度人的面这么说,但你看,印度人有时也是非常期望你们了解他们的风俗习惯,例如昨天有人给花环的时候,你们不应该自己戴花环,但是你们中的一些人把花环戴到自己身上,他们认为这样绝对是不礼貌的,但就是这样。所以在印度时,我们必须了解印度人,而在西方时,我们必须了解西方人。

例如,在西方你只是不停地说,谢谢,谢谢,谢谢,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有时是如此令人困惑,我们要和这么多人握手,我有一次与九百个人握手,当他们回去时又要与九百个人握手,而我认为“合十礼(Namaste)”是一种更好的做法。想想看,要和每一种人握手,就会从每个人那里受到感染,但这是一种习俗,所以我们必须理解这是一种习俗,它不应该被憎厌,也不是什么糟糕的习俗。它没有什么问题,也许没有逻辑。例如,给自己戴花环是没有逻辑的,你不应给自己戴花环,必须由别人来戴,女士们也不会把花环戴在自己脖子上,因为任何男人都不能给女士戴花环,只有丈夫才拥有这个权利,所以任何人都不会(给女士)戴花环,不过儿子可以给母亲带花环,但男人都不能给更年轻的女士或者给还没有结婚的女士戴花环,即使她结婚了,也必须像我这样年长才可以,所以这些习俗是根深蒂固的,这是基于逻辑的,你不能自己戴上花环,然后走在大街上。即使这里的领导人被戴上花环,他们也会立即取下。除非是给神的花环,我的意思是,我可以佩戴着花环,但我也把它拿下来,所以这些习俗,我们必须理解,这其中没有什么问题,是符合逻辑的,任何不合逻辑的习俗我们可以放弃,任何合乎逻辑的习俗我们必须接受它和理解它。

所以我只是告诉你们,昨天他们都笑了,孩子们也笑了,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外国的瑜珈士)给自己戴花环,就像对自己做Aarti,你知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你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笑。他们没有任何伤害你的意思,但这里的体系就是这样。

现在来说霎哈嘉瑜伽,昨天是左喉轮太重了。也许是早上我说你们参加正式活动太晚了,我不知道,不管我说什么,你们听进去就可以了,唯一的问题是下次正式活动时我们不应该迟到,但似乎左喉轮堵塞很严重,我这里都肿了起来,我知道这是什么。所以母亲对你们说的事情,不应该伤害到你们,你们不应该把它看得那么严重,但你应该明白,下次我们不应该这样做,你们都是很棒的人。 你们是美好的人,我爱你们,我喜爱你们,不仅如此,我也为你们感到骄傲,我为你们感到极其骄傲,但我有时不得不告诉你们一些事情。

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一点事,然后你变得沮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不要把事情看得那么严重。没什么大不了的,一般来说,我必须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应该理解它是为了我们好,为了我们的喜乐,一切都是为了增加你的喜乐,甚至你在霎哈嘉瑜伽的升进也是为了增加你的喜乐,你对快乐的敏感性,所做的一切都让喜乐越来越多。

母亲用马拉地语讲话:

现在,我必须要对我们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说,我们需要向国外的霎哈嘉瑜伽士学习很多东西。我告诉他们不要给自己戴花环,当然这不是很大的问题。事实上他们对此一无所知,但我们必须在习练霎哈嘉瑜伽的过程中观察自己。

在这里我发现我们仍然受到“我的家庭”、“我的房子”、“我的孩子”这样观念的限制。我们照顾我们的孩子,关注他们的需求,这是正常的,但典籍里说“Udar Charitanam Vasudhaiva Kutumbakam“(意思是对于有慷慨品性的人而言,整个世界都是他的家庭)。慷慨的本性在哪里?

他们说,Mataji,请您为灵舍贡献一片土地,请您买下一栋灵舍。但是首先,要明确谁准备住在那里。先明确要住在那里的人,然后我会买一块地用来建灵舍。所以他们说:Mataji,您将住在那里。我是否要住在那么多灵舍中呢?你想让我住在灵舍中?我为什么需要灵舍?我为什么需要霎哈嘉瑜伽?我为什么需要灵舍?我已经拥有所有的事物,我即所有(我是全能的)。

然后他们说,好吧,Mataji,我们会安排您住在灵舍。我说,请不要这样做。首先,你先做一个清单,了解哪些人将住在灵舍,我再为灵舍捐助费用。如今我已经在德里设立了一座灵舍,我为此捐献费用,但没有人准备好住在那里,甚至出钱让他们住灵舍都没人,情况就是这样。

这意味着这些事情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我们都受到制约。其中一个制约便是,我们应该拥有自己的房子。这样会有很多好处,丈夫可以对妻子大喊大叫,他可以说我想吃这个,我想吃那道菜,我不喜欢那个,然后妻子会依照他的选择煮食。

而在灵舍里,他不得不吃为所有人做的食物。虽然什么都有,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吃到他们喜欢的食物。那么,丈夫又如何宰制他们的妻子呢?

再次,妻子同样会说,我喜欢这个房间,我只喜欢这个,我更喜欢我的房子,我将宠爱我的孩子,而忽视其他的孩子。

这样如何继续下去?所以实际上是关于世界大家庭的概念尚未深植于我们内心。

这些人(国外的瑜伽士)很好的一件事是,他们与父母保持无执的关系,很幸运的是,他们住在一起享受着我们新组建的世界大家庭,理解这是我们自己的房子,我们自己的母亲,我们自己的父亲。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他们在一起很开心地生活。看看这一切是如何良好地运作,看看集体性是如何美好地彰显。

如果Guruji展现一首歌,你们(印度霎哈嘉瑜伽士)将在一年之后听到这首歌,来自不同城市、不同国家的每一位(外国霎哈嘉瑜伽士),都将准确地唱诵着这首歌。但在这里(对于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而言)大家却做不到,对于任何歌曲,甚至对于摇灯礼,你们需要对着拜赞书。为什么在马哈拉特斯邦(Maharashtra)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应该说什么?你连一首歌都唱不齐。那么在灵舍一起居住更是不可能的,我们无法像一个家庭一样生活在一起。因为所有人都希望拥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他们在其中很快乐。

所以,现在的解决方案是,孩子们需要离开他们的家庭,一切都会变得妥当。我看不到其他的方法。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印度男生的妻子们,在结婚后到其他国家生活,会不断抱怨这些丈夫们不知道如何做家务,他们无法在灵舍里生活,他们想要离开灵舍。直到现在他们还习惯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因此他们认为很难安居在灵舍那美丽无限的世界里。对于生活在有限世界里的人来说,这是很难的。

但我们必须记得,如果我们想习练霎哈嘉瑜伽,我们将不得不住在灵舍中。所以,我现在找到了折中的办法,对于印度人来说,知道他们不能持续住在灵舍里,无论哪里有灵舍,他们只能周末去住。对此他们说,摩诃婆罗多的电视剧在早上播放,母亲,我们该怎么办。我说,那么还需要一台电视机看摩诃婆罗多。

我还能做什么?这就是我们实现远大理想的方式吗?典籍里说“Yerya Gabalyanche Kam Nohe, Tyala Pahijet Jatiche”(意思是霎哈嘉瑜伽不是给那些反复无常的人们准备的,我们需要为它而生)。

我看到我的父亲和母亲在监狱里度过很长的岁月(为印度独立运动而斗争),我们一共有11个孩子需要被照看。莫罕达斯·甘地是怎样做到的?他用了什么技巧来获取自由?他为什么让人们遭受困境也要实现印度独立的目标?为什么你们都不能顺服我?这是什么原因?

甘地和我之间唯一的差别在于,甘地让人们从一开始就直面艰苦,打扫清洁,冲洗厕所,扫马路,而不是去请佣人。他们习惯如此。如果他们有愿望加入实现自由的斗争,他们就不得不牺牲一切。他们都是牺牲的化身。所以,我们看到人们争相牺牲。

在霎哈嘉瑜伽则相反。在霎哈嘉瑜伽里只有祝福。他们会说,Mataji,我们现在很好,但我们的一只母鸡死了。像这样的事在霎哈嘉瑜伽里持续发生。这意味着他们的母鸡不应该死,某种程度上我要为他们负责。他们的母鸡怎么会死呢?他们的母鸡不应该死?Mataji也应该照顾到这一点。母鸡怎么会死呢?我们在练习霎哈嘉瑜伽,我们的母鸡怎么会死呢?他们会把这个结果归咎于我。那就是说,既然霎哈嘉瑜伽里只有祝福,即使是很小的不幸,我都不应该让它们发生。更不用说灾祸,甚至一点擦碰都不应该发生在他们身上。
每一个人的每一个要求都应该得到满足。Mataji,我的儿子应该找到一份工作,他们需要得到这个那个,他们应该有一个孩子,哦,他们已经有一个女孩了,他们必须要一个男孩,那意味着我有很大的责任实现他们所有的愿望,如果他们在练习霎哈嘉瑜伽的话。他们质疑我,你是否会给我们那个,他们问,用马拉地语说,我们相当直率。

他们直率地说,你没有为我们做这个事,没有为我们做那个事,你必须为我们做这个事,必须为我们做那个事。但为什么我应该为你做这个事?是我需要霎哈嘉瑜伽,还是你需要霎哈嘉瑜伽?

在古代,人们通常要到喜马拉雅山上,在寒冷中颤抖,他们的导师要求他们坐在冰上,仅有一条缠腰带裹身。然后他们将经受考验,如果失败了,就会受到导师的鞭打。

在霎哈嘉瑜伽,我们不会做这些事。你们一开始就被安置在宝座上,接受许多祝福。但我们应该思考,我们给霎哈嘉瑜伽带来什么?

事实便是,没有人为霎哈嘉瑜伽的工作提供任何资金。他们不想为他们的食物花钱。实话告诉你,这次在浦那,我说,好吧,我将查看账户,看看为什么我们没有拿到钱,发生了什么。上一次,有75个人没有为他们的食物花一分钱,他们整整七天白吃白喝。

因此,我制定了一个规矩,这次我将把钱存进银行,我会查看它。所以发现大概有750卢比的缺口。这很多了。我不得不支付,但我说没关系。你们这些人只会因为吝啬而遭受损失。尽管如此,我还是说,作为补偿我会为你们每一个人支付100卢比。但他们还在等着看,我是否会多支付50卢比,并再次降低食宿费的价格。我所做的这一切真的只是小事,但他们仍然在寻找省钱的方法。

最重要的是,你从来都没有为霎哈嘉瑜伽做过一个馅饼。我不知道你们是否都在定期地贡献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但是你们必须意识到你们已经得到了许多祝福,但是你们有没有为霎哈嘉瑜伽贡献过什么呢?你努力过吗?

你为神做过什么吗?我什么都不想要。

你们给我太多纱丽了,没有必要。我有太多了,但是没人听,不管我怎么告诉他们不要给。我不想要你们的任何东西,我甚至不想要你们给我的纱丽。无论你们在普祭中给多少献金,我都会给你们买银质的普祭用品。我什么都不要。

但是你们都应该为霎哈嘉瑜伽努力工作,为自己努力工作,和其他人交往,女士们可以邀请其他女士参加Haldi Kumkum仪式(女士们在彼此的额头上涂上红点),跟她们讲讲霎哈嘉瑜伽。

其他导师的追随者做了很多事来宣传他们的导师。当我坐飞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位导师的追随者。他在头等舱里举着横幅,做关于他导师的演讲,赞扬他的导师。他们甚至站在路上不停地传道,这也是霎哈嘉瑜伽没有传播的原因。

你们都需要承担起这个责任。你得到了所有的祝福,但是你准备好为霎哈嘉瑜伽承担责任了吗?还是一切都要我来做?当你们都坐在这里冥想时,所有的印度霎哈嘉瑜伽士都应该下定决心并祈祷,Mataji,请赐予我们力量去承担责任。

士兵们甚至准备为Shivaji Maharaj(马拉地国王)牺牲自己的生命,这些马拉地人,他们现在在哪里?只是无所事事?他们现在在哪里?或者只是为了炫耀才来找我?你不需要去打仗或占领堡垒。但你必须意识到传播霎哈嘉瑜伽是你的责任。

就像醉汉想要别人加入他们的派对一样,同样,你们也应该想要去传播正在享受的祝福,你应该感到这是你的责任。

我也要对女士们说这些。女士们应该邀请其他女士。他们说男人是理性的。然而,女士们不是这样的,你们必须通过她们工作,一切会更好地成就。邀请她们来为大家的额头点上红点(Haldi Kumkum)。拜访她们。告诉她们你是如何受益的,奇迹是如何发生的,给她们看奇迹的照片,然后她们就会把她们的丈夫带进来。

甘地也是这样做的。甘地说,他正在为提升印度Harijans种姓(以前的贱民种姓)的社会地位而努力。他呼吁女士们捐出她们的手镯(饰品),她们马上就捐了。

我没有要求这一切,没有这样的要求。

邀请女士们来点红点。你们所有人相聚在一起,然后做传播的工作。这既不麻烦也不需要花费什么费用。我一直在做这些事情,而不是霎哈嘉瑜伽,因为这些事情也很重要。同样,我一直也在和你们谈论更微妙的方面。

 母亲用英语讲话:

今天我给你们讲述一些粗糙的小事,它们看起来也很重要,当然我总是谈论精微的事物,精微之中的精微,但粗糙层面的事物也需要得到照顾,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是整合的人,所以我们不能允许精微的事物悬在空中,它必须来到粗糙的层面,光必须照射到粗糙的层面。

愿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