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奴曼崇拜

Butlins Grand Hotel, Margate (England)

Feedback
Share

哈奴曼崇拜

英国马盖特‧1989年4月23日

今天极之喜乐,整个气氛好像都充满这份喜乐,就如天使在歌唱。哈奴曼特别在祂是天使,天使就如天使般出生。他们是天使,不是人类,带着天使的品质出生。现在,你们都已从人类变成天使,这是霎哈嘉瑜伽很了不起的成就。天使出生时的特质在他们孩童时就已能看到。

在左边,我们有伽蓝仙众(ganas),右边则有天使,梵文或其他印度语言译作devdhoot — 意思是他们是诸神的大使。你们现在也一样,全都是天使。唯一的分别是你不知道自己是天使,而他们却在孩童时已经知道。若你知道自己是天使,你的所有特质会开始闪耀,你会很惊讶,对你而言,不惜一切坚持真理是那么容易,因为你已获授权力,已赐予你特别的福佑,你特别受上天的保护。若你支持正确的事情,支持正义,支持真理,就会得到一切的帮助,一切的保护。

天使知道会这样,他们亦肯定会这样,他们肯定,很肯定会这样,但你却不肯定。你有时仍会想,或许不会这样,这种想法持续。相信我,你们是天使,你们拥有所有力量,你有什么权力,人类不能超越你,这是天使特别之处,不是圣人。圣人会受人摆布,受人折磨,有人找他们麻烦,降世神祇,或许也一样。降世神祇会接受这些摆布折磨,他们想行这样的苦行,那么他们就能在生命中创造事件,以更有活力的途径来表达自己。若没有拉伐那(Ravana),就没有《罗摩衍那》(Ramayana);若没有金沙,就没有克里希纳。所以降世神祇担起问题,与邪恶作战。所以有时表面看来他们在受苦,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受苦。

天使是属于特别的类别,他们不会担起任何问题,他们只会解决问题。若有问题,天使就来解决,既为圣人亦为降世神祇解决问题。有人有时会告诉他们︰「现在不要跳进来,我们在台上正在解决问题,我们要求你们时,你们才跳进来吧。」他们站在门前,准备就绪,很渴望想跳进来。他们有固定的数量,你能完全依赖他们。

就以哈奴曼为例,你们也知道他作为天使,有很大的能耐,很大的力量,这是他的权利去运用这些力量,他亦完全知道自己的力量。他很有趣的做一切,很有趣的运用他的力量。就像他烧毁整个兰卡城(Lanka),还取笑它,接着他伸展他的尾巴,用尾巴缠着很多恶魔的颈,祂只是玩弄他们,再飞上天空,恶魔全都悬吊在天空里。

这是天使开的玩笑,因为他们都很有自信,完全知道,完全认同于他们的个性,他们的力量,也完全认同于自己。在这里,霎哈嘉瑜伽士有时不明白,我已经创造你们成为天使,我不是创造你们成为圣人,而是天使,你们常常受到保护。我只能制造天使,不能制造圣人。

圣人是他们自己的努力而成。不用花力气的就如格涅沙,如卡提凯亚,如哈奴曼,同样你们全都是同一模式风格被创造出来。因此你们要尝试明白,我说关于你的都是真理,虽然你们是圣人,却仍受各种制约限制,仍不懂怎样伸展你的翼,仍然,有时,我感到他们已经重生,全都变成有翼的天使,但作为小鸟,他们仍要学习怎样飞。你要透过在霎哈嘉瑜伽的经验,取得信心。

就如你们昨天唱的歌曲 — 每一天都有奇迹,奇迹围绕着你。这些奇迹都是天使创造的,他们想说服你︰「你们是我们的一份子,只要加入我们。」我们有那么多天使现在坐在这里,为何我们不想想转化这个世界。你们比天使拥有多一种东西,因为天使不提升灵量,他们不能,亦不在意,他们来只为杀戮、烧毁、镇压,移除围绕你们身边邪恶的人。他们不能转化,天使不能转化人。所以在神的国度,你比他们有更大的权力 — 就是你能提升人的灵量,能给人自觉。

但人类的制约仍黏贴着你。例如,有天我戴上戒子,我的女儿嘲笑我︰「现在你必定只会向人展示这只手指,那么他们就能看到你的戒子。」在俗世,不管我们拥有什么,财产,或许是权势,例如,某人处于某个地位,你立即能从他的嘴脸,他颠倒事非的态度看出来。你已经拥有力量 — 你却害怕彰显它,谈论它,运用它。

试想像,有那么多天使,整个英国应该很快的得到自觉,但我们仍在学习我们是谁。哈奴曼没有这个问题,因为祂自孩提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天使,要做天使的工作。我们生而为人类,现在我们已经成为天使,我们发现,像其他天使般那么有活力是很困难的。即使你的思绪,集体的思绪,甚至你的思绪,也是很有力量,你的注意力亦很有力量。因为恐惧,或许是你称为的思想制约,又或许是你仍黏贴着自我,仍与虚假的事物混在一起,因此,这份力量,这份动力仍未彰显。

我们可以责怪任何事物,像我们可以责怪一些国家的倦怠,一些国家的自我。但现在,你已经完全抛掉你的国家,你已经进入神的国度,身处没有国界,没有限制的国家。那些仍然缠绕着你的制约不应再困扰你,你亦不应为此感到沮丧,也不应因为它而阻碍你做你要做的工作。

现在试想像作为右天使长加伯利的哈奴曼,祂要告诉玛利亚,她会生下一位降世神祇,一位救赎者。她是年青的处女,以那时候的制约相比,要说出这个可怕的消息,祂说了︰「我要告诉玛利亚,我对她说了。若这是命令,我就照做。」因为祂知道执行命令是祂的本质,这种本质已建构在祂之内,祂对此毫无怀疑,祂不会等候,立即就告诉玛利亚,祂做了。

我们内在要有很了不起的理解,就是我们内在正在成长,但若我们不彰显,不彰显我们的质量,不在我们的生命里,言行里,目标里,我们生命的意义里显现我们的质量,霎哈嘉瑜伽就不能传播,对你亦帮助不大。

你要做的工作没出什么问题,是我出问题,不是你,你不用面对问题。你可以与任何你喜欢的人说,他们肯定会聆听你。即使他们不聆听你,也不能伤害你。这是你最大的保护,他们不能阻碍你的工作,来霎哈嘉瑜伽不在于我们已经得到什么,取得什么。有些人说︰「我们为霎哈嘉瑜伽做了那么多工作,霎哈嘉瑜伽给了我们什么?」霎哈嘉瑜伽给你自觉,给你天使的地位。我是说不管你怎样尝试,你能取得天使的地位吗?你不能,霎哈嘉瑜伽已经给你这个地位,你还想要什么?从来没有人拥有这个地位,相信我,这是不可能的境况。若这有可能发生,格尼殊哇(Gyaneshwara) 就不会在那么年青就进入三摩地,而伽比尔亦不会说︰「噢!天啊,我该怎么办,这个世界是盲的。」

你内在拥有精微的力量,你甚至在别人不知情下,提升他们的灵量。当你坐下入静,你必须承认︰「我是天使,作为天使,除了神的工作,我什么也不依恋执着。」

有太多依恋执着,我在霎哈嘉瑜伽仍看到人有执着,就如执着于…因为他们已婚,因此依恋着妻子,因为依恋着妻子,很多人已经离去,接着他们依恋他们的孩子,因此很多人离去。若你依恋着自己的孩子,就如我昨天告诉你,这个世界所有霎哈嘉瑜伽士的孩子都是你的孩子,你是所有孩子的父母,不是说若你的孩子睡着了,你为他盖被子,不是,你为所有孩子盖被子,你要照顾所有躺下的孩子。你想想哈奴曼,若祂在这里,当孩子睡了,祂会只为一个孩子盖被子吗?因为祂是宇宙存在体。你要爱每个孩子,照顾每个孩子。

其他依恋执着像财产、地位、工作 — 我没有任何一种,所以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样,除了当我看到你们充满爱的来到车站,我整颗心变得像海洋,像一个大浪涌来,像这样,我看到这个浪,当我要离开你们,它就像海洋退去,现在它正在退去,就像这样,你要明白,月亮和海洋对月亮的漂亮作出反应,月亮的喜乐,月亮的爱,接着我看到爱,那份在鸟巢里鸟儿喂食小鸟的爱,你看到这份爱在天空里,再看到这份爱在你心中,唯一你能描述的是你内在有份如巨大海洋喜乐的感觉,只在流出。

依恋执着不能给你享受海的能耐,若你站在海岸,怎能享受海?你要跳进海里,你却把锚停泊在不同事物上,因此你没法跳进海里。你是那么安全,你懂游泳,懂怎样杀掉鲨鱼,即使只看牠一眼已经足够。但因为你仍未知道,它仍未活跃,絶对是这种情况。我曾见过有人得到小小的位置,就开始吹嘘 — 「我遇过这个那个人,遇过这个那个人,这种事情发生,那种事情发生。」你对这个人只感到可笑,你已经遇见霎哈嘉瑜伽,藉此你已经成长,已经得到滋润,已经变得了不起。

藉此我们要跟随哈奴曼的光。祂认为太阳很自我中心,想烧伤人,有时有太多热力,太阳的敬拜者也太过自我,他们有太多自我,若你以他们的语言,或他们的习俗说错任何话,例如你用错的手拿义子,你就完蛋了,你是全世界最差劲的人,犯下最大的罪孽。所有这种细微愚蠢的想法都是来自堕落的自我。自我是那么堕落,当你只想着自己︰「我是一切,我知道一切。」和「这个习俗是最好的。」或「地毯是最好的,我,我,我不喜欢。」好吧,你是谁?谁叫你喜欢它,或不喜欢它?「我不喜欢这个,我不喜欢那个。」

另一方面,自我中心的人常常变成奴隶,我是在查看过很多遵守某种社会准则的国家,才必须这样说,这些制约只是自我的默写。就以艺术家为例,艺术家为个人的喜乐而创作,但他必定受到每个人的批评。批评应该是这样的︰「我不喜欢这个,这种颜色不好,这个不好。」你们就是有这种职业批评家,但他们却连用铅笔好好的画一条直线也不懂,更不用说画点什么。他们立即会说︰「我认为这是…,这是…。」你要明白,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出版书籍,提出这些理论。我是说艺术是用心创造,不是用脑袋,这就是为何你们握杀了很多艺术家。每一个绘画的人都要想,什么人会说我的作品。因此,一些絶对荒唐的作品滋长,这些作品没有表达任何精微,却能在今天获得赏识。

这是因为我们的自我,压制了我们正常的、自然而然的、活生生的思绪,亦压制了我们的艺术和生命。我想这比我们谈及的污染和生态问题更差劲。是人类的头脑产生这个令人窒息的空间,因此没有人能表达什么,自我最大的人控制一切︰「这本书是某某人写的。」你与这个人见面,你感到像跳进海洋里。一切写下来的都不是圣经,写书的人大多是若你没有撑篙,就不应与他见面的人。

所以任何要表达的,就如衣服,或与你的孩子的关系,与你老师的关系,与任何人的关系,必须要像这样。你必须说「谢谢」很多次;也必须说「对不起」很多次。我们被困在虚假的措辞表情里,我想一段时间后,再没有艺术创作,没有生气勃勃的活动,他们没法创作,他们害怕。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任何到博物馆的人,或去看展览的人,我想他们全都有了不起、上天的个性去评价每一个人。我们是透过额轮评价人。这是哈奴曼一次过想吃掉的。额轮往右又往左移动,令我们表达那个所谓荒唐个性的自我,祂就是想控制自我,把自我吃掉,就如我吃掉恶魔,或许祂也吃掉了太阳。对天使而言,要知道你内在没有自我是很重要的。

有些霎哈嘉瑜伽士说︰「母亲,我不想做太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因为我不想自我出现。」很多这样的霎哈嘉瑜伽士。「我不想自我显现出来。」为何你想摧毁自我,为什么?为了能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对吗?这是何等的邪恶循环,我们说我们想保持在背后,因此自我不能发展,你只想着自己,霎哈嘉瑜伽又如何?现在的趋势是︰「噢!最好处于安全的位置。」因为他们见过一些很自我中心的人,这些人对霎哈嘉瑜伽很有冲劲,想炫耀 — 都要退去。所以另一趋势已经开展,我感到,在霎哈嘉瑜伽︰「最好站在安全位置。」 — 你看,在这两者之间,霎哈嘉瑜伽会迷失。

若你知道自己是天使,就不会有自我。任何人知道这是他的本质做一点事。就像今天,我丈夫赞赏我,说︰「是你做这件事。」我说︰「不是我,不是我。」他说︰「你怎么说不是你?」我说︰「因为这是他们天生内在已经建构好。一颗种子,若把它播放在大地之母,它自会发芽生长。同样,他们内在已经天生建构好灵量,它发芽,所以怎会是我做的。」他说︰「大地之母也要让它发芽。」我说︰「不是,是大地之母已经建构好的质量,种子必须发芽。」他因此说︰「那么是谁做这些工作?」我答︰「是太初之母,同意吧!」霎哈嘉瑜伽不是太初之母创造的,她已经在每一个人身上创造了能成就事情的力量,不是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透过在大地之母的天生质量,即在种子内的质量成就事情。我来这里,不是以太初之母的身分,而是以母亲的身分,以他们神圣的母亲来。作为神圣的母亲,我指引他们,你可以说,我像大地之母,令种子发芽,因此另一种不执着临到你们身上,这是你内在的力量,它开悟了你灵量的天生本质,你是自己授权自己,所有力量都是在你内里,我只是告诉你,你内在已经拥有这些力量,你自己看看,我告诉你,就像照镜︰「你是这样,你自己看看。」因此,又怎能归功于我呢?

所以你甚至能不执着的去明白,我们拥有的力量是为霎哈嘉瑜伽而设。就如母亲有力量为霎哈嘉瑜伽工作,你也有力量为霎哈嘉瑜伽工作,就如她工作,我们也要工作。但有这样的执着︰「母亲在做一切,我们能做什么?」不,你要去做。我想说,这是很重要的不执着,你要为自己而做,不是母亲要做 — 「不管如何,母亲在做一切。」对,某程度这是对的,但你是工具。在这里,电力在做一切,但这个工具也必须运作。

源头或许在这里,但运送货物则要用工具。就如哈奴曼,你是工具,你要工作,你要做这任务,这是我们要完成事情很有活力的方式。哈奴曼另一个了不起的质量是祂很有警觉性,祂超越时间。当你吃掉时间,时间在哪里?祂超越时间,因此,祂做的一切都很快速。例如,我们在准备一本霎哈嘉瑜伽的书籍,在过去十六年都在准备。「母亲,这能做到,能做到。」我们尝试作出安排,把运用霎哈嘉瑜伽治好的病人记录下来。「这样在发生,很好,在发生,在发生。」

我们要到俄国传播霎哈嘉瑜伽。「呀!在成就。」所有恶魔都到达那里,天使仍在成就它。很有耐性,很有耐性的天使。哈奴曼其中一个质量是祂很快速,祂会在别人做这份工作前就把工作完成,祂抢先一步。在特拉法加(Trafalgar) 作战,要战胜,要打败拿破仑没问题,但在正法的领域,在霎哈嘉瑜伽的领域,我发觉人们不明白时间的重要。我们都是迟到大师,都有拖延的习惯,「好吧,我会打电话,我们会找出来,它会发生。」这是我们最大的缺点,因此,我们要向哈奴曼学习。罗摩想下命令,祂命令哈奴曼带着祂的戒指去办这件事,罗摩没法做得那么快,所以哈奴曼走去把工作办好。罗摩想要sanjivani,一种草药,祂派哈奴曼到一个特定的山脉去拿,哈奴曼说︰「为何要浪费时间找草药,不如整座山拿来。」祂把整座山拿来。最好是快速地,马上去办,现在就是要把事情办妥的时间。

可是︰「母亲,明年我们会看看,你也知道,在格纳帕蕾普蕾之后,我们才会考虑,我们要商量一下,接着,我们会有争论。」这样那样。我们对哈奴曼的个性要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今天当我们敬拜他,我们要有这种快速的脑筋,要现在就做,不能再拖延,我们已经很迟了。我看到女孩子穿长裙,小家伙现在长成大女孩,快要结婚,所以我想,我的一生只会嫁给霎哈嘉瑜伽士。

要看到成效,你就要快速,不要徘徊,亦不要只满足于其他事物,要正面,我们在做什么?例如,这很好,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他们有这样美好的戏剧、表演,我全都很享受,对每个人这也是很好的娱乐,但仍有工作,我们都要去做,去做这些工作,注意力要放在工作上。就工作而言,我们做了些什么?我很高兴,有个来自美国的建议,是关于电影制作,和类似的事情,接着有些障碍,我们怎样拿到资金,什么要发生?你只要开展工作,就会拿到钱,你拥有力量,一切都会恰当的同步发生,你只要开始做就行。但若你像人类般行事 — 先想想,再计划,接着取消计划 — 这将不会有任何成就。

虽然哈奴曼每时每刻都在右脉奔跑,祂做的事情却是令我们的计划泡汤,因为我们取代祂在右脉奔跑。「好吧,你在奔跑?我会纠正你。」所以祂常常转移我们的计划,就这样我们所有的计划都失败告终。我们在意时间,在意不重要的事情,但却不在意掌握我们在霎哈嘉瑜伽的进度。我们必须有目标,有固定的时间 — 好吧,这个时间我们要达成这个进度,快一点更好。其他事情可以代你处理,但这是你的工作,没有人会代你去做,这是你的工作。我是说你不用追火车,不用追飞机,不用追逐任何管理,不用追逐这种愚蠢的政治,但你要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要传扬霎哈嘉瑜伽,要把霎哈嘉瑜伽带到让人们能看到的层次。

现在,十八年已经过去,今年是第十九年。今天是哈奴曼崇拜的第一天,我必须说,你要历险,无畏无惧、集体地、个别地去历险,忘记什么会发生,我是说你不会进监狱,不会被钉上十字架,这是肯定的。我是说即使你失去工作,也能找到另一份工作;若你找不到工作,可以拿失业救济金,所以不用担心这些人类通常坐下来就担心的无用事情,虽然如此,他们完成工作,做他们的工作,我很惊讶是他们怎样深陷于工作的罗网里。我在我的家庭见过,他们怎样陷进工作的罗网中,他们要做这份工作,他们要早上起床,做这事情做那事情。

你没有意识到,你既是天使,这亦是你的工作,你必须做这份工作,没有什么比它更重要。我希望借着今天的崇拜,借着这份热诚,这份好冒险的本质,让你的右脉充满生命能量,让你没有任何自我的感觉,只感到如哈奴曼那么谦卑,你会做这份工作。

哈奴曼,试想像,有人给祂一条漂亮的金项链 — 项链上有很大很大的球,要祂戴上 — 悉旦给祂的,祂把球一个一个的打开,说︰「罗摩不在球内,我要这些金有什么用?」她问︰「罗摩在哪里?」祂打开心,让她看︰「看,罗摩就在这里。」若罗摩在哪里,我们就不能有自我。那么有活力,那么谦虚 — 这是怎样的结合。你就是要彰显这些质量。你越工作,越能坚持自己,你会发现只有谦虚能帮上忙,唯一能帮你执行工作的是服从,你会变得越来越谦虚。但若你想︰「噢!是我在做。」那就完蛋了。若你知道这是上天做的︰「Paramchaitanya(上天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成就万事万物,我只是件工具。」谦虚油然而生,你会是很有效率的工具。

今天在这个国家,很需要也合时机,全都是天使统筹,我们要在这里做崇拜。这对你们全部人都是好事,你们真的要探访这些传媒人,这些部长,探访他们,例如韦尔斯王子,去探访一些人,与他们见面,成立委员会,看看你能做什么,把心思放在这些事情上,「我们能做什么?」

但这里的人却︰「我母亲病了,我孩子病了,我这些事情出问题,我朋友病了…。」仍然有这些问题。若你开始做神的工作,你的担忧会被接管,你不用担忧什么 — 担忧都被接管。这不是自我宣传,不是!是宣传集体。我希望今天你们都已经明白,你存在体精微的一面,它就在这里,在展现,我能清楚的看到它,你们全部人都会在入静中意识到你内在拥有什么,这是你能取悦上天最了不起的东西,你亦会得到上天的照顾。如天使哈奴曼一样拥有同样的信心,你要再进一步,把它成就。

愿神祝福你们。

我要说到自我,这真的是西方国家的问题,为何他们有比印度人更大的自我。其一是右边,就如我多次告诉你们,像加速器,左边像煞车器。若根轮不受控制,若煞车器不妥当,加速器自然不受控制。所以基本上我们的根轮要恢复过来,要得到纠正。为此你要很努力工作。若你建立好煞车器,不管你为霎哈嘉瑜伽做什么工作,都不会有自我,自我不能再控制你。

这是很重要,特别是西方,他们很危险的摧毁吉祥和神圣的观念。因此任何天使的力量必须在你内在完全建立,那么这个力量就能成就事情,给你辨别能力,令你毫无自我。我希望今天两者都能在你内在建立,让你真的变成完全自信的有自觉的灵,我称这些灵为现代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