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崇拜

(France)

Feedback
Share

导师崇拜

法国 199078

在霎哈嘉瑜伽,导师崇拜与其他导师崇拜有很不同的意义。当你敬拜你的导师,你也敬拜你内在的导师,这不是其他导师门徒制度,因为在你内在,你的导师已经被唤醒。因此,当你敬拜你的导师,你亦同时敬拜你内在的导师,你尊敬它,荣耀它,唤醒它,亦彰显它。若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在霎哈嘉瑜伽,你就要知道这些事情。

现在,导师的品质,首要是他能让你遇见神︰即是说他提升灵量,亦建立与无所不在的力量的关系。因为你的导师是太初之母,你令这个人遇上太初之母。因此,你有双重优势,在给他们自觉的同时,你不谨令他们感到与上天力量的合一,也令他们遇见神圣,即上天力量的源头。因此,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有很了不起的责任,因为你内在有导师。

现在我们念诵口诀︰「母亲,我是自己的导师。」当念诵这句口诀时,我们是否意识到︰「若我是自己的导师,这个「我」和「我的导师」两者之间,我取得什么?我身处何方?我能否指引自己?我的注意力是否有灵之光?而这份灵之光是否已经好好建立和彰显,能让我指引自己,亦能之后指引他人?首先,在导师原理,你观看自己是很重要的,即内省。我能否成为自己的导师?我是否已成为自己的导师?

现在,你的情况是你的导师是你的母亲,一个女人,因此,在女人之间,导师的品质要好好的彰显,但却不是这样。对她们而言,她们仍是母亲或仍是妻子,又或仍是女霎哈嘉瑜伽士,她们意识不到你也是导师,因为你的母亲是导师,她是女人,你也要有这种品质。那么人们应该说︰「看看这个女人,她是这样的导师。」但仍然,我听到不同的领袖说︰这些女士仍离得很远,她们很少有人能被称为真正的女霎哈嘉瑜伽士。听到这些话是很伤感的。因为或许是出于专横,出于她们在人前表现得自己地位比较低下,因此你仍保留所有女性的世俗事物,仍有女性的缺点。特别是基督教,他们从未被视为神圣。他们有这种懦怯,他们不明白女人比男人更能建立正法,而导师的工作就是要建立正法 在社会里,在家庭里,在各种关系里。

所有这些导师都代表这里的所有符号,他们唯一已做的是建立正法。首先,在建立正法之前,我们要审察自己,我们内在是否有正法?

首先,有正法品质的人是他会聆听别人,会服从别人。这是西方妇女出错的地方,我想,她们已经忘记怎样聆听别人,怎样服从别人,这就是为何她们的孩子也不服从她们,若你没有服从,就没有人会服从你,你要先学懂服从。

像伽比尔(Kabira)这样的人,因为他出生在不知名的种姓,人们不知道他从哪个种姓阶层出生,因此他不能直接找任何导师。他听说那时候的伟大导师Ramanand,每个早上都会到恒河沐浴,因此,有一天,伽比尔躺卧在他会经过的阶梯上,因为天很黑,导师看不到他,所以用脚触碰到他,他说︰「你是谁?」伽比尔回答︰「我是伽比尔,是你的门徒。」接着他握着他双脚,当他握着他双脚,Ramanand说︰「好吧,来吧!」伽比尔之后变成印度很伟大的圣人,人们认识他比他的导师更甚,他变得那么伟大。

基本是谦虚。昨天你看到音乐家(Nishat Khan)是怎样谦虚,他时刻都很谦虚,每一次,他都不懂怎样表达他的谦逊,他时刻都很谦虚。因为只有在谦虚中,你才能接受祝福,才能接受你导师的品质。

现在,就如你看到的导师,以我的方式,我的形象,你要迎上来。首先,你的生命要完全透明,透明是霎哈嘉瑜伽的精粹。每个人都应知道你在做什么,要到哪里去,过怎样的生活,有怎样的言行举止。我见过作为导师的人,某种程度上我们称呼他们为领袖,或你可以称他们为暂代导师,但他们不能被称为祭司,但我可以说,他们是「通讯中心」。你发现他们是很挑剔的人,常常想着自己的身体,想着自己的舒适,也常常埋怨没有人照顾他们,就像他们是受迫害躁狂者!又或他们会埋怨食物︰「我一天也没有进食。」不要紧,对导师而言,最好是好好的捱饿三、四天,那么你就能克服饥饿的想法。你会很惊讶,我来这里之后,没吃太多,只渴了一些饮料,因为导师是不会肚子饿的,因为导师的胃里有生命能量,很多生命能量,因此你感觉不到要吃什么。那么,你吃什么,怎样吃,所有这些我们来霎哈嘉瑜伽就已经放弃。即使领袖也有这种像我们要吃什么的荒谬想法,我是说这是基本,绝对是!当我听到有人告诉我,啊!他们吃了什么,他们怎样吃,诸如似类,我感到他们像霎哈嘉瑜伽的游客,像游客般来霎哈嘉瑜伽,你看,看看地方,四处走走,想知道自己拿到什么,在哪间餐馆可以吃到既美味又便宜的食物。

所有这些是很基本的,完全不是导师原理的彰显。现在,你看到你的导师就如她本来模样,我不知道自己吃什么,他们给我什么,我有什么要求。他们不停给我他们以为我喜欢的东西,我只是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这些物品,或这些是什么物品。若他们问我︰「母亲,你想要什么?」我说︰「我真的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要什么?什么也可以!」所以要没有选择。首先不要浪费注意力在选择上。当然,要用生命能量,我是说,就如你到餐馆,感到各种古怪的生命能量,人们喝醉,那么你就要说出来。要用生命能量而不是物质的东西来作出选择,这样你才能拿到一些好东西。「让我们到哪里。」他们会到五十公里外的地方吃些荒谬的食物,对霎哈嘉瑜伽士这应是完全荒唐的事情。当我说「霎哈嘉瑜伽士」,亦包括女霎哈嘉瑜伽士。

食物这部分是aswadha。你不应对任何特别的食物有味觉。特别在法国,这样说人们或许不喜欢,法国人很诚实认真,或他对食物认识很深,我不知道他们离制造真正好的食物有多远,但至少他们认为他们吃得很好。

所以,要吃好的食物是一种嗜好,是一瘾,就像吸毒 你一定要吃好的食物。因此禅开展了他们称为茶道的制度。在茶道里,他们做什么,我是说我曾经体验,这真的对人是种考验,对我还可以,但却吓怕其他人。在茶道里,不管有什么仪式,他们都给你茶,那些茶是很苦的,我们可以说像奎宁,提升至力量108,就像这样,他们很友善的给你,以这种仪式应对你,你必须拿它,他们先说︰「看着杯子,不要思想。」他想透过杯子令你有无思无虑的觉醒状态,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做到,但这种茶,你只要喝一口,你的舌头就不好受。为补偿你的不好受,他们给你一些甜点,再次很甜的提升至力量108,这种甜味甜得变苦,那么甜。这样做只为征服舌头。禅必定想最好给他们这种没有茶的茶道,只为令你的舌头真的感受到这种震撼,因此,在此之后,你能吃任何你拿到的食物。这就是为何你必定知道,日本人什么都吃,他们已解决他们食物短缺的问题,因为他们什么也能吃,他们只要钓一些蟹或一些虾,把牠们像花生般剥掉壳,再吃掉。我想禅已为他们解决这问题,因为他们有食物短缺的问题,他们就是这样能什么都吃,他们能吃树皮,吃蛇,吃蜥蜴,吃青蛙,什么都能吃,所以禅解决了这个国家吃的问题,我想,因为你已经没有味觉。

但说到吃,我想全世界最差要算是印度人,他们对食物是最挑剔的,因为他们的女人宠坏他们,她们都有好厨艺,她们知道怎样用烹饪来好好操纵丈夫。她们为丈夫煮食的方式,你要明白,男人都想吃印度菜。即使他们旅游全世界,也要吃印度菜,他们不能克服舌头,这是对印度菜很大的制约,我也不知道他们怎能摆脱这种制约。绝对的,基本是重要的。圣雄甘地在静室中曾尽力尝试克服,他常常提供难吃的食物,煮沸的食物,上面加芥末油,没有人能吃,生的!他常常都要人吃这种食物,不单如此,他还要人清洁浴室,厕所,清洁一切,那么你就能克服鼻子,你就是需要这一切。

因为很多人在印度进食时会放点东西进鼻子,他们能闻到一切气味,所以他们的舌头和鼻子都是过度敏锐,却不是眼睛,不是他们的眼睛。就眼睛而言,我要说日本人和中国人是最敏锐,西方人也很敏锐,因为他们不喜欢看到任何肮脏的、污秽的,丑陋的;印度人则不介意看到肮脏的、污秽的和其他,就像狗和你称呼的…马匹或水牛。他们能走过任何污秽和肮脏的地方。他们什么也不介意,任何丑陋的,丑陋的建筑物,丑陋的衣服或什么,对他们都可以,不介意,对他们的眼睛完全没问题。唯一的是厨房必须清洁,他们时刻都在厨房。因此,我们不要向印度人学习这些坏事物,他们有些好东西,但也有些很坏的制约。印度人以外,次之我想要算是法国人。但若你吃英国菜,你能变得颇好,因为英国菜是没有味道的。

我在任何地方也没问题,因为我想我完全没有味觉,我能吃任何食物,也能吃以任何方式烹调的食物,都没问题,我不在意有什么食物已经煮好,什么还未煮好。但若你与一些法国人在餐馆里一起吃晚饭,他们会花四十五分钟来决定吃什么,这是何等浪费精力!只为决定吃什么就花四十五分钟。不管如何,吃什么有何了不起?食物全在这里,每个人也只能吃这么多。因此,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放弃「我要吃这个」这种想法是很重要的。首先,没有人应该问︰「你想要什么?」对我也一样,我不喜欢人问我︰「你想要什么?」这种问题,因为这样我就要想想怎样回答,我只想处于无思无虑的状态(Nirvichara)

因此,这是一种我们不能明白的大考验︰我们对食物有太多依恋。食物进入胃,不单如此,它也破坏我们的导师制度,也破坏我们的肉身,所以我们要试试不看食物。有人告诉想发展Gurupada的人要禁食,因此他们不应禁食。他们通常都没有禁食,因为他们想着食物,所以没有禁食,我是说,禁食即是你进入nirvichara(无思无虑知觉状态),没有想着食物,但他们却时刻都想着食物,那么禁食就没有意义了,不管你有否进食,都没有分别,你的思维不停的想着吃,你开始想︰「我什么时候结束禁食?我到哪里吃,吃什么?」

所以最基本的是我们要摆脱我们的习惯,我们的制约 我们想要什么,我们想吃什么。我们要恰当合适的训练孩子吃的习惯 没问题,有时没有盐,有时没有糖,不要紧,有时什么也没有,不要紧。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没什么是重要的,你可以多天没有食物而活下去,没有问题。

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没什么是味道和饥饿,唯一的饥饿是要净化,要清洁。这是一种污染我们思维的东西,我们要说,我们时刻想着食物。即使在俄罗斯,我发现人们带着所有印度物品,他们煮印度菜。而我,这个可怜的家伙,什么也不能吃。所以他们为我煮食,为我带来一切,以为我是印度人,但他们不知道我是禅,我不能,我没有味觉。

我们要克服味觉,这是对你自己的实验。除非我们内省,做实验,不然我们不能升进。因为虽然灵量已尽它的最大努力,但你的制约太大,它不能穿透,不能令你进入导师层次。

若你看看所有这些导师的人生︰他们结婚,生孩子,过正常人的生活,但就他们的个人生活而言,他们绝对是不执着的人。因此,最先的不执着应是来自食物,不管你喜欢什么食物,你就要不吃这种食物,这是最佳途径。因为已经因为喜欢某些…就如若有人喜欢冰淇淋,他必定已经破坏他的肝脏,因此,现在就放弃吃冰淇淋吧;若你喜欢意大利面,放弃吃意大利面吧;若你喜欢什么,就放弃它吧,不要要求要它,完全不要吃它。因此,你看,你的思维就会对它有点不执着。我想,若你以合理明智的方式来做,要实现这种不执着是很容易的。只要试试惩罪你的身体。你要明白,若你是自己的导师,最好是完全控制你的身体和你的制约,你要以这种方式对待你的身体。有人告诉我,很多嫁到外国的女孩仍煮印度菜,也仍吃印度菜,这很可恶,她们应挨饿。若她们挨饿…例如约五、六天或甚至八天,她们就会什么食物都吃,这就是为何要禁食。

我们要调节自己,适应任何食物。若你想生存,就什么都要吃,当这是问题去摆脱这个简单的制约 即吃你喜欢的食物,而不想吃其他。我想,作为女霎哈嘉瑜伽士或霎哈嘉瑜伽士,连摆脱这些小事也不能,又怎能称呼自己为霎哈嘉瑜伽士?我不知道,他是很asahaj。因为有天我遇见一个女士,我说︰「什么事?你到过哪里?」她说︰「我到处找某些印度食材。」我说︰「你怎能在西班牙找到?你不会找到。」「为什么要找?」「他们想我煮印度菜。」「好吧,没有这些食材,你不能煮印度菜?有何需要老远的花一整天去找一种名为hing小食材?」它有一个大名,只是很小的东西,为找它,她到不同的地方。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若他们是霎哈嘉(Sahaja),任何在手边的食材,他们也能煮出美味的食物来吃,这显示什么?这显示sagacity,显示trupti(满足),显示你的满足感,这是导师的一种彰显,即他是满足的灵,他自我满足,不介意。

现在,例如,有些人,特别是西方人,感谢天,他们没有被他们的妻子过度宠坏,他们没有太多制度,什么都吃。我曾见过,当他们来印度之旅,所有印度人说︰「他们提供难吃的食物,这些可怜的家伙在吃这些难吃的食物,说三道四。」我问他们︰「你最喜欢哪个地方?」他们说︰「巴摩普雷。」我说︰「呀?他们说巴摩普雷的食物最难吃,每个人都在投诉。」「不,不,巴摩普雷最好,因为我们可以在河流里沐浴,可以唱歌,我们都很享受里。」你看,这是一事的征兆,要摆脱你对食物的坏习惯。                                                         

第二部分是你的身体想舒适。我必须祝贺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或许来自不同的生命轨迹,我必须说,印度人要向他们学习,他们或许来自不同位置或身份地位。在旅途中,他们全都享受灵的舒适,他们没有要求︰「我没有椅子坐,我没有床睡,这里我没有恰当合适的物品。」就这样,你要明白,你会意识到肉身的舒适不重要,我们只是宠坏我们的身体,没有需要这样,完全没有需要。你把身体放在任何地方,它自会睡着,若你两晚都不能入睡,好吧,就如我们这里,一晚或两晚放点音乐,你自会入睡。(笑声和掌声,因昨晚Nishat Khan表演时,全场的人都睡着了。)

这是第二点,就是我们要放弃肉身的舒适。而第三点,我想西方人在摇晃的是他们唯物主义的态度,唯物主义的态度和他们对眼睛的喜爱。因此,他们其中一个是最差的,我是说差中最差的是你永远都不应该有,那么大的污点,就是你有色迷迷的眼睛,诸如似类,这是毋庸置疑,对男人或女人都是毫无疑问,他们完全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们必须有很洁净的眼睛。

这部分还可以,第二部分是贪婪,淫欲和贪婪。当然,当你拥有霎哈嘉瑜伽,或许没有淫欲,但仍有贪婪,很多人因此迷失了。

我可以说印度人没有淫欲的问题,但他们仍有贪婪,贪婪的问题,即是说他们想买一些像收音机或必须买的电器物品。若他们到海外,他们一定买一点什么,这还可以。若你买到,好,没问题;若买不到,也好,没问题,就是要有这种取态。但对西方人,你要明白,他不喜欢放弃他的家具,这些家具是他曾祖母拥有的,虽然他不能坐上去,因为家具太旧,若他坐上去,家具会破裂,但为了炫耀,他必须保留它︰「我的曾曾祖母给我这张独特的椅子。」就印度的标准而言,这是件废弃的旧物,绝对是件废弃的旧物。因为它没用,你把它放在绘图室,没有人会坐上去,它看来质地很差。但按照西方的思维,物品越旧越好,不管它是垃圾还是什么,他的房子会有很多废弃的旧物,像它们会很畅销。因为他们对物质有很精微的唯物主义取态︰「若我出售它,会很畅销。」因为必定有另一个疯狂的西方人喜欢买这件垃圾,你明白吗?你最好把家里的这些垃圾抛掉,因为天知道有多少人用过它,它就像在你房子里的坟墓,它是坟墓。

还有古董珠宝,古董珠宝是另一种疯癫,古董是…你可以说是西方人的一种时尚或癖好 古董。对我们而言,没什么是古董,因为我们仍然制造古老的,漂亮的物品,所以印度人不明白古董的价值,他们不明白为何这些人会疯狂的追逐一些破烂的,损坏的,肮脏污秽的物品。但西方的思维就是以这种方式养育成长。现在,在这些古董,我曾看到…有次我到某人家里,他以极大的荣幸请我坐他的椅子,我一坐下,我想有蛇和蝎子在咬我,我吓了一跳,站起来,说︰「这是什么?」他说︰「这是我的曾曾曾祖母的椅子,你看,她给我这椅子。」我说︰「它会破损,我还是坐在外面。」

这是对古董的过份狂热,这些人怎会有这种行为是令人难以置信。在印度有个笑话,有个名为Premchand 很伟大的作家,他写两个英国人走在Benares 的路上,他们被lota(金属壶)碰撞到,这金属壶是用在浴室里,壶跌在他们双脚上,它跌在他们的双脚上,他开玩笑的说︰「所有官僚都拜倒在双脚前。」意思是那时候的所有印度官僚,通常都拜倒在英国人脚前,他开玩笑,但不要紧。那个英国人看着这壶,很生气,他们立即想诉诸法律,「你要上法庭,你要到警局,我们要因壶跌下撞到我们而报案。」有个很聪明的人,他懂英国人或西方的思维,他说︰「先生,你知不知道这个金属壶很值钱!」他说︰「什么?」「因为这壶是伟人Akbar用过,是古董。」他说︰「真的吗?」「真的,你知道,你只要不与他们争辩,要他们给你这个。」他用印度语告诉他们︰「我愚弄了这些人,告诉他们这壶是Akbar的,你们要用这来愚弄他们。」接着他们说︰「好吧,我们会原谅你,不会告上任何法庭,只要你给我这个。」他们说︰「不,不能给你。」他问︰「为什么?」「因为这是古董。」在印度,你不会找到任何人爱护尊重古董,特别在Benares,没有人会在意。所以他们说︰「真的?」「真的,它曾是Akbar的,我父亲和我先祖曾与他一起工作,所以他给我们这个,很抱歉,我们不能给你,你要明白。」「不、不、不,请给我,我们不会抓你到警局。」「好吧,你出个价吧,什么价钱也可以。」就这样。那时候,他们付了一千卢比,这金额相当于现在的一千万卢比。他们付钱,这些英国人付钱给他们,买了这个与Akbar或任何人一点关系也没有的

所以这种对古董的狂热要从我们思维里消失,这是种我们内在建构好的思维,我们常常谈古物,或许是因为战争或是什么摧毁一切,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古老的东西就很漂亮,很好,而现在我们不能制造好东西,或许是这个原因。但现在我们在制造好物品,我们能制造好物品。现在在英国,我很惊讶古老工艺再次兴起,我到的每一处,古老工艺都在兴起。所以爱护古物,即是说你只是停止令古老工艺复苏,因为你要付很多钱买古董,今天制造同样的物品不能卖同样的价钱。这样就摧毁我们的创造力,我们的手工艺,亦摧毁我们的整体…我想是我们生命的品质,就是因为我们疯狂的追逐古董。

任何古董都是好的这个想法要从我们脑袋里消失,这只是很表面虚假的价值   若你真的看看它。因为人们以为古董是很贵的,这只是销售手法,人们感到这很贵,那很贵,所以穿戴一些愚蠢的东西是很了不起的,还说︰「这是古董珠宝。」四处走动。我是说天知道有多少人用过它,穿过它,那个人有什么感觉。

我们要明白,这种在我们脑袋里的制约︰「我们要有一些古董,要保留一些有这种价值的物品」,我是说这些问题过往从未出现,因此没有任何书籍有记录过,任何导师的书籍从没有写下︰「不要在意古董。」他们有写下︰「不要喝酒,不要吸烟。」和其他会破坏你的脐轮的事物。他们有记下这些事物,但却没有记下︰「不要对古董太过在意担忧。」你要明白,我发现现在有这种狂热,因此我们要告诉人,要小心。此外,我感到人们对毒品趋之若骛,或许是因为他们用太多古董,那些古董里的亡灵必定逮住他们。就是不明白人们为何那么忧郁,时刻都在哭,哭泣。

所以我们对这些物质的制约要完全清除,当然,我是说在某些国家,我们要说一些古董造得很好,不要因为这些物品是古董就必须爱护尊重它们,但若是因为它有审美的真正价值,这还可以。我们要先看看任何物品的生命能量,若生命能量好,我们才接受,不然就不要接受,因为我们有生命能量的语言,我们要运用生命能量的语言。一旦你开始运用生命能量的语言,你会很惊讶,你如何知道应做什么事情的完整图像。

所以要摆脱这三种制约,对我们的身体是很重要的。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最差的是以为自己病了,这样会令霎哈嘉名声受损。若你仍感到自己生病,最好离开霎哈嘉瑜伽。因为你一是痊愈,一是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二择其一。若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要看到自己痊愈,若仍有某些问题,不要紧。现在,例如,我知道自己有些问题,因为霎哈嘉瑜伽,因为我作为母亲的身分,作为太初之母的身分,我要面前一些肉身上的问题,副交感神经运作的问题,但我经历了,我接受了。你要接受你的身体就是这样,你不要像这样说︰「我不舒服。」和「我有些不妥。」像老太婆般不停抱怨,首先,永远不要想你老了,永远不要想你已经变老或你不好。看看你的母亲,我从不这样想。昨天你们一半人都在睡觉,我却仍很留心听音乐,今天我再次在这里很留心。

若你有导师,你就要有这个形象︰「看看我们的母亲,她那么老,她频繁的出门远游,她做了那么多工作!」好吧,你或许会说︰她是太初之母。但你们也有少许力量,这少许力量透过你充足的活力显现出来。若你没有活力,仍感到很弱,即是说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只要请求,请求任何数量的精力,你就会有精力,这份活力,必须要有。

现在,我会说,就肉身而言,你要知道,你们全都越来越年青,不是愚昧的年青,而是引力,年龄的引力。实际上,我见过出生已有自觉的孩子,他们很严肃,不会做任何没有尊严的事情,他们从不会…我从没有听过他们说一些…女霎哈嘉瑜伽士之间有闲聊的坏习惯︰「吱喳、吱喳、吱喳、吱喳、吱喳。」这是很坏的习惯,这显示她们仍有很多缺失,只穿上莎丽或额上点上红点不代表你就变成女霎哈嘉瑜伽士。首先,什么是引力?你只是有需要时才说话。我见过生来已有自觉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像这样站在我面前。他们说话不多,说的都是漂亮的话,还会说些你时刻都能记起的话,他们只是不会不停的浪费什么,他们极之顺从听话。从他们身上,我们能知道他们是生来已有自觉,以及导师原理是怎样运作。我们是否有同样的言行举止?还是我们在做着一些对我们升进不好的事情?因此,即使来霎哈嘉瑜伽后,若你不努力内省,你就错失重点,你要时刻都与你的导师作比较。

一切事情都要以新的观点来理解,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首要的是要有爱。首先,对别人有爱,不是对自己,若你时刻只担忧自己︰「我的身体是这样,我的事情是这样,我要做这样那样的事情。」那么你就是不爱人。你有否看到别人的舒适?你有否感受到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的怜悯慈爱?你有否感受到︰「我可以为他们带点什么?他们缺少了什么?」你有否成就到?你有否尽力帮助他们?首先是所有霎哈嘉瑜伽士。

现在霎哈嘉瑜伽士是不同的,我见过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支持非霎哈嘉瑜伽士,还想贬低霎哈嘉瑜伽士,这是很错误的。你属于这个新族群,不属于这个新族群的人,若他们袭击任何人︰这是你的双手,你的双脚,你的头,若他们袭击你身体这些部分,你有责任帮助他们而不是帮助别人。这个人或许有点出错,不要紧,这里你不用显示公平竞争,在这地方,你要完全支持霎哈嘉瑜伽士,你或许迟些才纠正和告诉这个人︰「你不应这样做,这是错的。」

这份尊贵,这份理解体谅只能透过沉默而来,若你时刻都吱吱喳喳,不停的说话︰「吱喳、吱喳、吱喳、吱喳。」这样永远不能令你成为有深度的人,你只会在空中飘浮。所以现在女人最好mauna,保持沉默,只保持沉默,她们时刻都想说话,我听过所有领袖都说这是女人的大问题,她们只是不停的说故事,说故事。若你请她们来演讲,她们就开始颤抖。你们多少人能演讲?女人?若你明白你没能力演讲,最好也不要说话。你应有能力演讲 因为你的母亲是女人,她能演讲,为何你不能?你就是不能。

若我要你站在这里,你会颤抖,我知道会这样,但若说到喃喃终日的灵,你就会出现在里。这是女人要很小心的事情。因为今天是导师崇拜,我要告诉你,不是以母亲而是以导师的身分,就是若你要升进,最好是停止说话︰「Maunam sarvatha sadhanam」。「Maun」是保持沉默。它给你各种才能,只要保持沉默。若某人说话太多,只要保持沉默;若某人想批评别人,只要保持沉默。这是你的沉默,你的权利,你的领域,就是你能保持沉默,只静观这个人。若它来了,就回答,那么你就能好好的回答,若某人想攻击批评你,你只要保持沉默,要建立这份沉默,我们只有不要说太多话才能建立这份沉默。我见过,即使我坐在这里,女人之间也不停的说话,这是很错的,你要学习沉默安静。就如昨天,我看到很多女士不停的进进出出。在教堂里,你会否这样?你不会。

教堂里没有基督,只有可怕的祭司坐在里,但你什么也不会做,只保持安静,好好的坐下,我从没见过有人走出走入,做各种事情,把孩子像这样放在前面,让他们睡觉,从没有!你能否在教堂里这样做?在教堂里看到这样有纪律的人,而教堂却是虚假人工化的地方。你现在在哪里,这里要有这份安静静默,这份理解体谅,这份深度,这份敬畏。但因为我们仍未发展这些导师的品质,若我们已发展它,事情就能立即成就,你能在你的言行里看到你的引力。

不要浪费我们的注意力,讨论某人,讨论其他人的性格,这些事情与我没任何关系。我们有否与这只手讨论另一只手的性格?讨论有关婚姻这类事情?婚姻只是…在霎哈嘉瑜伽,并不是那么重要,有些人放太多注意力在婚姻上,你看,婚姻变成件头痛的事,接着︰「我的婚姻又怎样?」十分钟后再遇见这个人︰「我的婚姻怎么样?」十分钟之后,「我的婚姻怎么样?」你想跑掉,我是说,你看,这样令人变得像躁狂,「我们该怎么办?」

整件事情是视乎情况而定,整个编排视你怎样成婚。你已来霎哈嘉瑜伽,你是sanyasis(隐士),某程度上你不是已婚的人,你只与霎哈嘉瑜伽结婚,它是你的丈夫,你的妻子,而所谓的丈夫和妻子就在里。若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就是未结婚,这是肯定的。在霎哈嘉瑜伽,太多注意力放在婚姻上,我曾经见过,婚姻,在来霎哈嘉瑜伽前,婚姻是个玩笑,每三天就有人离婚,人们会跑掉,做各种事情,当他们在来霎哈嘉瑜伽之后结婚,他们是全世界已知最浪漫的人!我是说他们全是罗密欧或朱丽叶,我只是不明白,即使在印度的村庄里,也有人投诉︰「这些是什么人?我是说他们完全没有常识,他们四处走动的方式,他们是圣人吗?」

这份神洁,这sanyasta,这种禁欲主义要表达在我们的婚姻生活里,我不是说你不能与你的丈夫有关系,是要以很隐秘的方式,要是极之隐秘,不应是这种浪漫主义了不起的事。若你做这种荒谬事,你会破坏西方的整个霎哈嘉瑜伽。因为里有这种想法,你要明白,你堕入爱河,你就会下跌,此其一。你会下跌但你却想上升。对丈夫和类似的事情的执着依恋和担忧,我是说,若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可以与各种类型的丈夫和妻子相处,你应能做到,我是说,我知道这是很简单,这是…丈夫是习作,妻子是习作,就这样。你研究一个人,他是那种类型的人,但为此,你要处于旁观见证的状态,你要观看,你要不依恋执着,所以,在婚姻里,你要不依恋执着。

但相反,我发现,刚结婚,他们立即为自己安排某种蜜月,或类似的事情。我不知道这种想法怎样爬进来,这是来自对事物旧的制约。蜜月后,他们来说︰「母亲,这段婚姻不会成功。」所以最好还是慢慢和稳定的发展,然后才作决定。因为你只是跳进蜜月的状态,回来后说︰「母亲,这个,我已开始去想,而我不去想。」我认识一个女士,她与一个印度男士一起跳进婚姻里,在前往澳洲的途中,在新架坡,她打电话来︰「母亲,我不认为这段婚姻能成功。」而在这里,每个人都向我投诉︰「母亲,这两个人的言行举止令印度人颇为尴尬。」因此,你要向印度人学习羞耻心,他们从不…在印度,丈夫和妻子从不坐在一起,这样做是被视为坏行为,你也不要有这种行为。即使在崇拜里,或其他场合里,他们公开的坐在一起,有什么需要在公众场合展示你们的关系?这只是私隐。此是其中一件事情我们…若你开始明白事理,就会有恰当的调整。在公众场合,男人要与男人一起,女人要与女人一起。

但女人或男人,不管他们有什么缺点,都不应带回来。就如我会说男人有嫉妒,他们权力取向,他们讨论领导地位。若你告诉他们,你不会是领袖,他们会感到很震惊,好像他们认为领导是很实在的,从来最大的虚幻就是领导地位。在霎哈嘉瑜伽没有什么是领袖,这只是个玩笑,而你的母亲是很懂耍大把戏,所以要小心,不要对此有幼稚的想法,你要明白,这个大把戏持继不停,这只是测试点。若我错误的测试你,你可以告诉我,但我想这运作良好,因为我能好好在这层面测试人,当人骑上自我的马匹,我立即就知道。

因此,你思维的态度要不同,你的先后次序亦要改变,我们的先后次序要改变。什么事情对我们是优先的?首要是我们的升进,这是最优先的。为我们的升进,什么需要做就要先做。若你要惩罚你的身体,没问题;若你要惩罚自己,没问题;若你有制约,摆脱它们吧。只要内省,这是自觉,就是要认识自己。当你认识自己,知道自己紧握着什么,只要完全移除它,以你喜欢的方式解决它。你要明白最重要是你的肉身、思维和你的一切都应是你的奴隶,没什么能控制你,你应在一切之上。你的身体竟敢要求什么?你的思维竟敢告诉你什么?这些制约怎样在你身上运作?「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超越一切。」就像莲花从池塘里长出来,你亦已经迎上来。

我们有那么多证据显示你是有自觉的灵,我会向你展示一些照片,照片里有光,我能把光射在你身上,他们全是开悟的人。当我在场,若你变成光,你也要把光带到外面,不单只是我在场,当你出外也要有光。其中一个原因,我想,当我告诉人一些事情,他们会想︰「母亲在说谁?」却从不会想︰「她在说我。」若你看到这一点,这是你唯一能渗透你内在的途径,「母亲在说你,她亲自纠正我,她在告诉我。」只有这样才会渗透,才会成事。优先次序要改变,首要是你的升进,你的灵和霎哈嘉瑜伽。其余都无关重要,没什么是重要的。

接着是对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的信任,这份力量照顾我们,它是很重要的。这次音乐家老远的来,我要告诉你他们旅程中的故事,他们来,说︰有来自基辅的火车,他们买了火车票上火车,却要在匈牙利的边境前下车,他们不知该怎么办,他们没有签证,钱也不多,他们想︰「我们在火车上。」他们说︰「不,我们要走到布达佩斯。」他们不知道在哪里,就站在马路上,但他们全都在笑,很享受︰「必定是有某些补给品给我们。」没有人感到自己有麻烦或什么,那么顺服委身︰「但忽然。」他们说︰「海关人员来了并包围他们。」他们问︰「什么事,你们为何带着这些袋和行李来这里?」他们再问︰「你们为何要来这里?」他们答︰「我们为一个演奏会而来,我们是音乐家。」他们一些人开始散去。

接着他们给他们自觉,有六个人得到自觉,现在你能相信︰爱的力量,那些海关人员给他们自己的车辆,把他们带到另一边,这种事从未发生过,试想像!这就像削去他们的权力,我告诉你,你是否能以这种态度对待海关人员!但事情的确发生了,他们到另一边,把他们留在里,他们不知该怎么办,他们想去布达佩斯,要走约两公里才能到车站,所以他们就在里等,他们说︰「母亲,或许是你派来的,两个南斯拉夫人坐在可以坐四十九人的巴士来,全是空位。」他们截停巴士,说︰「这是什么,你们为什么在这里?」他们说︰「这是我们的问题,我们要走。」他们走上巴士,当他载他们走,他们想和他交谈︰「为何不载我们到米兰?」他们懂应对,就这样,他们到了米兰。这是那么不凡。

所以你要对自己,对这份围绕着你的力量有完全的信心,一旦你有信心,你会意识到它对你是那么有用,那么仁慈。与此同时,若你想想,它也可以很富伤害性。

所以不要听信任何导师ninda,意思是任何说你导师坏话的人,只用手掩着你双耳,绝对要立即做。我知道有个人这样做,他得了癌症,另一个现在则在监狱里,再另一个则在那里。所以任何人说这些话,你只要掩着耳朵,因为现在你知道谁是你的导师,所以你永远都不要倾听任何批评你的导师的人。

有天有个男士问我一个问题,他是记者,他说︰「有人说你为自己建造了一所城堡。」我说︰「我付钱买的,我也要建造它,那是个可怕的地方,这毋庸置疑,那里只有霎哈嘉瑜伽士能留下,我不在里,这是最精彩的。」我就只是说了这些话。相反,他们却从不会去问任何导师这类问题,因为门徒会说︰「是,那又怎样?我们想给我们导师钱,想给他这些那些物品。」他们从来不问。但透过霎哈嘉瑜伽,或透过我,我治愈很多患有不治之症的人,我可以这样赚钱,只要治好一个癌症病人,我就有足够的金钱建造一所城堡,只靠自己。所以当有人这样说,你应该要问︰「你知否她治好多少人?若她是医生或假导师,你知否她能收取多少钱?她能从这些病人赚取多少钱?」那么,他们就会明白。你要明白,因为他们是物质取向,所以才像这样说话。他们的态度很不一样,所以请他们离去是最好的。因为我见过这些报章的人不停受假导师的门徒烦扰,他们只是不能批评,不能说一句这种假导师的坏话。而我发现,霎哈嘉瑜伽士仍缺乏对自己的信心,仍不能坚持自己的权利。什么要坚持的事,你就必须坚持。例如,若有人冤枉我,你要坚持,说︰「没可能,不是这样。」我见过有些问我有趣古怪问题的人,他们也是霎哈嘉瑜伽士。

所以第一部分是我们要看到自己对灵性有多敏锐,我见过霎哈嘉瑜伽士支持一些负面的人,你甚至不能忍受这些人。对他们而言,这个人很了不起,而一些很好的人他们却不能分辨出来。那有什么用?你的计算机是那么靠不住,你会做…我是说作为霎哈嘉瑜伽士,若你有这种计算机,飞机就会上上下下。因为他们只是用颠倒的方式来判断事物。在霎哈嘉瑜伽的好人,他会有生命能量,他或许很单纯,或许很谦虚,或许并不大富有,或许没受太多教育,或许不是来自好的大学或什么,但你必须看看这个人的生命能量,这个人有怎样的生命能量,那么你才来判断。取而代之,若你以一个人是否很能说话,能说好话,很有学问,或类似的事情来判断,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有怎样的生命能量。一旦你看到这些生命能量,以生命能量来判断他们,你就是霎哈嘉瑜伽士,不然,我完全不会称呼你为霎哈嘉瑜伽士。对导师而言,这很重要。我见过有时即使是领袖也支持极之可怕的人,这个人我甚至五分钟也不能忍受。但这里,导师派他来找我︰「啊!母亲,他是那么好,你知道吗,他捐了很多钱,」不要紧,你捐钱,那又怎样?谁要他捐钱?现在他应停止再向我们捐出亡灵,我们不想要他的亡灵,就是这样。

当你说这个人不好,那个人不好时,你要有正确的判断。但大多数的导师都被逮住,他们很有野心,若某人不听他们的话,或某人想在错误的时间演讲,有人说︰「你不应这样说话。」诸如似类,他们就会生气,他们脾气很差,会挑衅人,有时会说一些事情,一旦有人有反应,他们会说︰「你是坏的霎哈嘉瑜伽士。」不能这样。

首先,导师或领袖要很温和,很和善,很好,他要没有任何要求,不会要求什么,从不要求什么。任何有要求的人不可能是导师。尊重是赢得来的而不是要求得来。因此,若你明白,一切都会好好成就 一旦你在升进中,智慧中,意识中和你的灵中升起,这些事情自动发生,你不需要要求什么,不用请求什么,不用投诉什么,一切都会成就。你得到所有迦南仙众,所有天使照顾,祂们就在这里,你在台上。但若你只是在半路,他们就会戏弄你,你看,他们玩把戏,令你犹豫,令你出问题,你到这里那里,所有这些事情发生,你就会问︰「母亲,这些事情怎会发生?」因为祂们也是爱开玩笑的人,所以他们向你玩把戏,为你制造问题,只为令你明白你在做错事。

我们在台上,那里漂亮安全,一切皆备,我们要给全世界这种了不起的东西像霎哈嘉瑜伽,它是为解放全世界而设。就如你所知,我也希望你知道自己的责任。我们有很多事情要知道明白,作为导师,我们要是怎么样,要有怎样的言行,要怎样成就事情。现在,我在很多讲话里告诉了你很多导师的事情,但今天的讲座,我只说,首先,要有导师制度,你要完全谦卑。现在,而我,我要说,我太简单,我是摩诃摩耶,所以你要非常小心,不要对我太随便,你不能这样。若你对我太过随便,即是说你不是门徒,门徒要与导师保持距离,你就是不能太随便,每一次走进我的房间,长时间坐在那里,与我闲聊,不能这样。你没有这份权利,只有我呼召你,要你来,你才能来。

你不应强迫导师做什么︰「请来,听我这些话。」或「这样做!」不应这样说话。例如,昨天没有人告诉我会有这些音乐节目,或一切已经安排好。你要向你的领袖报告一切,或向我报告,所有你想做的事情。要完全透明,就如这只手知道那只手做的一切,另一只手知道那只手在做什么,同样,每个人必须互相认识。

导师亦不应互相嫉妒,我这样告诉你是因为我发现有某些嫉妒。当他们谈话,有一点点︰「哈,虽然他很好,但这样那样。」当他们享受共处,因为他们已经到达某个层次,他们明白。「我们就是在这个层次。」当他们完全享受共处,比任何人都欣赏对方,导师的陪伴,与领袖一起,若他们享受共处,就没有嫉妒,没有争吵,不会出问题,只享受共处,那么,他们应该知道自己已变成导师。

他们所有人都从未争吵,他们互相支持,实际上,是一个原理一次又一次诞生。只有邪恶的人才争吵,不是似神的人。他们亦会批评有自觉的灵,或降世神祇,但却不会互相批评。很令人惊讶是邪恶的人虽然互相争吵,还互相嫉妒,但却不会互相谈论。但在这里,我发现在霎哈嘉瑜伽,我们有自由,是自由,不是离弃,是有上天完整规章制度的自由,与我们一起,我们要知道这是上天的律法。

我们现在坐在像一个大vimana里,像飞机,我们要在美丽的地方着陆。首先,我们要在心里发展谦卑,完全的谦卑和顺服委身,这很重要。除非你有谦卑和在心里顺服委身,不然你不能唤醒导师原理。首先你要是门徒,然后才是导师,你要发展谦卑。若你爱我,尊重我,谦卑就很容易到来,这不单有爱,还有尊重,必须要有尊重,那么别人也会尊重你。

愿神祝福你们!

香港集体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