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节崇拜 (Raksha Bandhan) 

Dr. Vinod Worlikar’s House, Cerritos (United States)

1990-08-07 Raksha Bandhan and Ganesha Puja,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SA, 55' Download subtitles: EN,HU,P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兄妹节崇拜 (Raksha Bandhan)

洛杉矶  1990年8月1日

  

这一天,对霎哈嘉瑜伽士是极之重要,是他们要遵守的日子,我很高兴我在这里,因为今天对美国也是非常重要的。就如我告诉你,向你说过,亚力山大(Alexander)与波罗斯(Poros)的战争,是怎样因为一位姊妹的介入而结束。我也说过克里希纳怎样老远的从Dwarika赶来,拯救祂妹妹的贞操,祂的妹妹是Draupadi,毗湿奴摩耶(Vishnumaya)以Draupadi的形相出生。所以你可以看到,当我们在集体意识中升进,我们在喉轮集体生活,集体会面,这都是克里希纳所建立的,或是祂彰显这种姊妹间的纯洁关系。

在集体的生活,在我们一起居住的集体静室里,我们的言行必须像霎哈嘉瑜伽士。若我们内在没有这种基本的原则,会是一片混乱,完全的混乱。当这种纯洁的关系被建立,除了妻子外,其他女子都是我的姊妹或我的母亲。美国社会一片混乱,不是妥当的社会,全因他们对这种纯洁的关系毫无认知。

当你称呼某人为你的姊妹,她就是你的姊妹。当你称某人为兄弟,他就是你的兄弟,你们不单不需要来自相同的父母,并不需要,还有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要拥有非常纯洁的社会,每一个人都可以平和地在哪里生活。在西方,我看到很普遍的情况是,一个妻子的女朋友来到妻子的房子,丈夫应该待她如姊妹,但相反,你发觉那个男子却以淫邪的目光看待这个女朋友。原因是若你从孩童开始,对你的姊妹就没有这种纯洁的注意力,你不可能对其他女士有这种纯洁的感觉。

最先是你的亲姊妹,儿子出生,跟着是女儿,或是女儿先出生跟着是儿子。在他们还年幼时,还很纯真时,最重要的是这种姊妹般的纯洁关系已经发展,虽然处身的社会是那么腐败,那么坏。在还很年青时,例如在十八岁时,因为这里的社会关系或社会概念,第二部分是兄弟对姊妹的责任,要尊重她们的贞洁,保护这贞操;而姊妹的责任则是保持兄弟的道德,确保他道德上妥当。

十八岁便自由了,姊妹可以与任何男子一起,与任何男子一起住,男孩应该不能说甚么,若兄弟与任何人一起,姊妹也不能说甚么,她不能干涉。在印度却相反,有些人告诉我在中国和埃及,甚至是在伊斯兰的国家,若他们发现他们的姊妹与别的男子一起,在伊斯兰的国家,他们会向那男子开枪。在印度,他们未必会开枪,但他们要看到他们的姊妹得到好的对待。若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兄弟身上,他们也会这样做。我可以说在印度,他们会这样做,在中国也是。若兄弟不道德,他走错路,姊妹会尽力把他带回正确的道德轨道。

若男士犯错,他的妻子跑到他的姊妹那处是非常普遍的,他的姊妹因此非常忧心,还很失望。她会尽力去纠正她的兄弟。我们内在有这种与生俱来的洞悉力。每一个人,无论在美国或其他地方出生,若兄弟犯错,若他吸烟,或做了一些错事,他的姊妹会比他的母亲更能感觉到。他的姊妹想把他纠正过来,她会尽力去战胜它。而母亲或许只懂哭泣,跟着便放弃,但他的姊妹却会坚持对抗她的兄弟。她会用尽力气,把她的兄弟的错纠正过来。还有,若兄弟犯了法,做了些错事,一些危害社会的事情,是他的姊妹拥有权力,上天的权力去纠正他。

一个社会,若这种关系非常纯洁,这个社会便会很安定,大部分的问题都不会出现。若姊妹犯错,姊妹做了些错事,例如姊妹离家出走,为某人而放弃她的家庭,或她想控制她的丈夫,或她在家里犯错,她的兄弟会告诉她对她所做的错事有甚么看法,会去纠正她。

这种兄弟与姊妹之间互相纠正的情况的确存在着,这不是一种外在的东西,而是与生俱来的,是格涅沙原则在起作用,在喉轮处,无论我们怎样沟通,我们拥有这种与姊妹或与母亲的关系。克理希纳有一位养母,你们都知道,她和克理希纳的关系就如母子一般。所以,若你称呼某人为母亲,这必须是絶对纯洁的关系。你与女人只能有三种关系,首先是母亲,跟着是姊妹或女儿,最后是妻子。

女儿不能纠正父亲,女儿没有权力去纠正父亲,所以她不会纠正她的父亲。相反,若他犯错,她只能支持她,站在他那一面。有时她甚至为了支持她的父亲而对抗她的母亲。这是本性,这是自然而然的。儿子却可以纠正父亲,若他做了些反对母亲的事情,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是男性的力量支持着女性的力量,或是女性的力量纠正男性的力量,若能这样,这样社会便能保持洁净,正常地成长。

根据经典(Shastras),只有野蛮人,只有恶魔才会常常沉迷在不纯洁的关系。若社会没有纯洁,这种不洁的念头会爬进我们的脑袋。思维上,我们接受这是正当的,不然,并无需要以贪婪和淫邪的目光盯着女子,或以淫邪的目光盯着男子。基本上,这种放弃纯洁的关系已经开始,弗罗伊德也这样说。当与母亲、父亲以及兄弟姊妹的关系,在孩童时因为外在的环境,因为其他很多原因而受破坏,当这些关系受摧毁,格涅沙原则在你的喉轮便被摧毁。在霎哈嘉瑜伽,要令这类人保持进度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现在我们的集体静室有这样的问题,你们都知道,你们住在集体静室但却行为不检,已婚的女子也一样。我们曾经有这种经验,我的意思是这种极不纯洁的关系,是可怕的。甚至未婚的,也会这样。我在澳地利曾经有过非常差的经验,在这里也曾经发生过。对我这是很可怕的经验,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处理,因为我知道他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是求道者,但这种软弱,不能在集体中出现。就像一个坏苹果,会毁坏其他的苹果。所以只有一个这样的例子也不能容忍,不单如此,因为这是非常恶毒,这种关系会摧毁我们的集体。

在印度,我们有一个被称为”Gotra”的制度。意思是无论我们在那一所大学念书,那所大学就是你的”Gotra”。例如,我的先祖,先祖的先祖,他们全都是在同一所大学念书。从Shandily Muni开始,他们都是从不同的地方来到集体静室,你可以说,他们一起念书,一起做其他的事情,来自同一个”Gotra”的人不能通婚。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因为我们都属于”Shandilya Gortra”,所以我们不能与这个”Gotra”里的任何人结婚。到达这种程度,当到达这种程度,它植根于我们思维里,我们便不会想其他,其他的都不能入脑。

我们现在有伊斯兰的社会,穆斯林的社会也一样。在穆斯林的社会,因为有”Pardha”制度,他们常常都怀疑,从不相信女人可以与兄弟保持良好的关系,因为他们没有”Gotra”这种制度。他们很疑惑,因为没有说话的自由,我在印度曾经见过,穆斯林之间有着颇纯洁的关系,穆斯林却也有同样的问题,女人有嫌疑,男人也有嫌疑,所有事情都是秘密地,可笑的进行。

另一样事情是我们在集体静室必须拥有絶对的自由。我们不该对任何人有特别的兴趣。若某人对另一个人有特别的兴趣,那是错误的。通常我们必须像兄弟姊妹般的自由,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非常的自由。有疑惑的人不应来。当某人只对另一个人感兴趣时,猜疑便会出现,这便是纠正他的时候,这是非常重要的。例如,某人是领袖,你照顾这个领袖是没有不妥。若某人是你的结拜(raksha)兄弟,照顾你的结拜兄弟也是没有不妥。但若你超越了界线,还是改正自己比较好,那是错的。但若你真的想欺骗自己说︰「不、不、不、没有任何错误。」你便知道不是这样。你来霎哈嘉瑜伽,为升进已经放弃了很多荒唐的事情,但现在那些荒唐的事情却慢慢再次爬回你的身上。

你与每一个人的关系都必须是一样的。一个理应是精英的社会,人们却互相调情,这又有甚么分别,他们可以很自由的调情,他们与这个,那个人调情,就像这样,又或对任何人也不感到兴趣,当他们与别人交谈,与别人沟通时,怀有甚么目的呢?我们必须追寻自己的灵魂,我们必须找出自己本性,这是非常重要的。灵魂的追寻是非常重要的,我为甚么对这类人那么友善?若你认为自己是为了某些目的而对这样的人友善,就像有人说︰「啊!我没有不妥,因为我与她一起工作。」或说类似的话,为甚么你会感兴趣?

追寻灵魂对这些国家特别重要,因为在这里,与妇女相处时该有怎样的言行,并无准则,所以,我们必须有绝对的自由,就如兄弟姊妹般的相处。妇女应有的界线,都必须遵守。就如当我与我的兄弟一起坐时,我不能看浪漫的影片。若我的女儿在,我的丈夫便不会坐在这里看浪漫的影片,这是非常精微的。与兄弟一起,你通常都不会与他讨论有关性或类似的东西,因为这些都是很私人的,你只能与你的丈夫谈论。假若他是你的兄弟,你发觉他想以你不懂的方式去吸引人,你必须把自己放在与他对立的位置,为了你自己,看看为甚么你要这样做?这种轻挑、荒唐,毫无喜乐的追逐,为甚么我要这样做?你们要明白在霎哈嘉瑜伽,你只能透过纯洁而升进,没有其他途径。任何牵引你的事物,都会令你下跌。无论你做了些甚么,把它摆脱吧。无论那是自我、超我或其他。对性来说,最高的要算是你的思维上的纯洁,我把它定位为最高,这是我们称为纯真的,这是唯一令你前进的东西,我们必须尝试寻找我们的灵魂。

现在有些男女常常互相猜忌,持续的互相猜忌,这是另一种没有喜乐的追逐。我们必须审察自己而非别人。我们会因猜疑别人而摧毁自己与别人的人生。若发觉任何这种错误的关系,妻子和丈夫都有责任彼此纠正,必须有这种明辨能力。通常我看到的,若他们是疯癫的,他们会互相猜疑,这是另一种形式的被鬼附。若他们对自己的妻子有猜疑,他们会猜疑她一生,若他们对丈夫有猜疑,她们便会猜疑他的一生,这同样会破坏你的集体。这种人不可能会集体的,也不可能是霎哈嘉的。我可以说这种人必须被抛离霎哈嘉瑜伽,或必须受隔离,因为这是一种非常精微的侵略,一种精微的折磨,一种非常差劲的关系可以在霎哈嘉瑜伽士之间发展。

我曾经在澳洲看过这样的情况,对我来说,那是非常非常严重的。有一个印度女子,她背着丈夫做了这种事,伤害了很多人,很多人因此离开了霎哈嘉瑜伽,但没有人知道他们为甚么离开,因为她通常都做得很精微。这是来自她的自卑情意结,或无论是何种原因,当她来到印度,她的丈夫离开了她。当我与她谈话,那位她猜疑的男士是我认识的,我感到很震惊,她怎可以有这种想法,我发现她的母亲也有同样的想法。

所以我们要知道,思维必须纯洁,非常清洁和开放。以这开放的思维,你必须看到思维上的清新。若你的思维并不清新,你便应该思考,并且要知道,这是不对的。今天我说这个课题,是因为美国有这类问题,美国也是处于这种荒唐处境的地方。我不知道他们甚么时候可以停止这样,现在还是没完没了。要建立正派的集体,这是极之重要的你必须作灵魂的搜寻,必须藉由生命能量,藉由你的洞悉力去理解。因为我不能这样说︰「你是错的,你是错的。」你必须自己去找出你内在是否有某些错误,令你不能好好的建立这种纯真的关系。若你们真的尽力去做,真心的祷告,我告诉你,这个国家的一半问题便会获得解决,永远得到解决。你看到人们因染上各种疾病而受苦,我的意思是,我问他们︰「为甚么你们要这样做?」他说︰「因为女人是不可靠的,当你回到家中,你看到她与另一个男人的戏剧在上演,与男人一起比与女人一起好。」我的意思是他们在做着荒唐,不自然,无意义的事情。女人也是。

说到丈夫与妻子之间的忠诚的真正意义,我们再次来到实相,这种忠诚的真正意义,男人和女人必须变得像鸟儿般自由。他们都知道,这是一种像童年时兄妹一样的关系。我可以说,在孩提时,无论你与任何人有着何种关系,你可以看到,小孩走到叔叔哪里,跟着又到另一个叔叔哪里,对她来说,每一个都是叔叔,婶婶也一样。他在孩提时已经发展了这种纯真。但若你常常控制这个小孩︰「不、不,这是我的孩子,他不可以走到这个人或那个人哪里。」孩子便会发展了这种困局。当孩子接触到这个世界,渐渐地,你不需要向他出主意,他自动不会做不道德的事情,你不需要教导他关于性,甚么也不需要做。因为,不管如何,在印度我们不会告诉孩子这些事情,我们不会与他们谈及这些事情,只让他们自然地成长。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把他们独自留在任何地方,没有问题的。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例如我有二个女儿,她们现在都有丈夫,她们可能有时会争吵,无论是甚么事情发生,让她们自己处理吧。我想她们不会在不当的情况下,被另一个男人吸引。她们可以自由的与任何人一起,与任何人交谈,与每一个人谈话,她们就是不可能犯错。我从来也没有与她们谈及性。我的意思是我甚至感到害羞的向她们谈及这个字。她们怎能天生的内在建立得那么好,因为在印度社会,兄弟姊妹的关系是非常美好的。

希腊这个古老国家,现在已经变得很现代化。我们有史提马田,他是个有趣的人,一个在雅典的律师,你也知道他是非常有趣的。他告诉我一个笑话︰「母亲,当我们变回年青…」我的意思是他仍然很年青,我却认为他变得更年青。「当我们变回年青,全部男人决定顺应潮流,与女孩子一起共渡美好的时光。」他们全部人立即说︰「不能与我的姊妹一起,啊!放过我的姊妹,放过我的姊妹,不能碰她们。」因此我说︰「那些姊妹有没有兄弟?所有女孩都有兄弟。」我说︰「不,你看,事情做不了,在希腊是办不到的。」你可以看到,他们在说,没有兄弟喜欢他们的姊妹受任何男人欺负。

这是原则,你为取悦你的兄弟而保持贞洁,又或你为取悦你的姊妹而保持贞洁。这是一种互相制衡的力量,是天生的,我要再次说︰「这是天生的,不是受社会压力迫出来的,是天生的。」在虚假的社会,这种想法不停的在你的脑海里,不停的把你洗脑。你开始想必定有某些地方出错,这是不正当的,是愚蠢可笑的。就算动物之间,我曾经看过这种情况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但人类之间又怎么样?这些质量是我们内在天生、漂亮的质量。那些我们称为被宠坏,受破坏或衰败的社会,就是那些建立了很好的洗脑制度的社会。

一百年前,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不是这样。甚至在五十年前,也不是这样。若你看电影,与生俱来的价值观都是一样的,但现在人却被洗脑,他们所有天生的质量都被摧毁,取而代之是人为的品质。霎哈嘉瑜伽是我们内在天生的宗敎,其中一种天生的宗教,或我们可以说其中一种天生宗教的质量,就是我们明白兄弟姊妹纯洁和漂亮的关系。

例如,甲是乙的妹妹,乙有一个朋友。当这个朋友来到甲的家时,甲开始对乙很友善,就是这样,美国式的。我不知道他们可以去得多远以及以何种方式。这令兄长很困扰,他不喜欢这样,这也困扰着妹妹。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她很紧张,不肯定该怎样处理,他们的关系变得很混乱,他们不懂怎样相处,怎样去表达自己,怎样的言行可以令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正常。大部分的社会都是被人遗弃,若你认真的审视这些人,你会很惊讶的发现,他们都是极之紧张的人。他们说若你要从一千个人中把美国人分辨出来,是非常容易的。他的鼻子在抽动,他的眼睛像这样转动,手像这样移动,当然不会是霎哈嘉瑜伽士,很容易把他分辨出来。原因是他常常触摸自己的手,他不知道他的妹妹在做些甚么,他的母亲在做些甚么,他的妻子又在做些甚么,或可以说他不知道其他妇女在做些甚么。这就是为甚么最多美国人染上乳癌,这样的发达社会,若你看过统计数字,最多病人就在哪里。

除了自我和超我外,在这现代社会最差的要算是他们丧失了天生对纯真的理解。你们现在已经有霎哈嘉瑜伽的天生的理解,所以要发展它,令它繁盛,那么这种纯真的芬芳会令大家都感到很快乐,产生一种安全感,令人感到很安全。这就是为甚么这是兄妹节(Raksha Bandhan),是来自兄弟以及姊妹的保护。你知道你的兄弟常常都在这里,无论如何,我的姊妹就在这里。一种非常纯洁,漂亮的感觉,我感到有人在保护我。这种漂亮的感觉,若得到滋润,得到照顾,以霎哈嘉瑜伽更广泛的方式,你便会感到絶对,完全的安全。

就如有一个女士来到西西里,她是霎哈嘉瑜伽士,有另一个瑜伽士从另一处来到西西里,她们在餐厅里各自坐在不同的位置。她只看着她,另一个她也看着她,她们都感到她们都是得到自觉的灵。所以她走到她哪里说︰「顺便说说,你有没有听过锡吕‧玛塔吉‧涅玛拉‧德维?」她说︰「你是否霎哈嘉瑜伽士?」她说︰「是。」「我也是。」

她们互相拥抱,互相亲吻对方。通常若女士这样做,人们便称呼她们某个名称,但她们描述︰「母亲,我们开始哭泣,我们在这里都感到寂寞,我们开始哭泣。」这样漂亮的关系。若有任何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的意思是我感到惊讶…或许有些人来到印度说︰「天啊!这里所有女士都牵着手!」我说︰「为甚么?甚么,他们该牵着谁人的手?」起先我不明白,他们感到很惊讶。她们怎样牵着手?我的意思是每一个人都是目标,每一个人被看成是污秽不堪的人,无论是男是女,无论男人与男人,或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我的意思是那是污秽的,肮脏的,所以我们要抽身而出,要抽身而出,我们必须明白,只有纯洁的关系,我们才会享受。

例如,树液向上升,树液应给予树叶叶绿素,但它却把叶绿素给了花朵,花朵变得青绿。我不知道树叶会否因这种错配而仍能生存。所以无论你与别人保持何种关系,都必须是纯洁的,对相互的关系必须极之谨慎。

就如我是你的导师,所以我与你的关系是很精确的。若你说︰「有甚么关系呢?我可以坐在母亲的大腿上。」你不能,你不能这样做,虽然我们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纯洁,但你仍不可以这样做;又或我可以双脚向着母亲,我不可以这样,因为所有这些关系都必须以它纯洁的形式来理解。以电力为例,若想电风扇开动,你必须有插头,若你把插头插进你的鼻子里,电风扇会动吗?这看来很荒唐,但就是这样。所有现代的想法都像你把插头插进鼻子里,手帕却用于插头,而不是用来抺鼻子。这是那么荒唐,那么一无事处,这也显示人变得何等白痴。

所以我们必须知道,彼此之间该有怎样的关系,在集体里该有怎样的关系,该有怎样的言行举止。当然,集体地,女孩常常拉男孩的腿,而男孩亦常常拉女孩的腿,这是可以的,他们之间可以继续这样做,是可以的,只要有纯洁,没有人会介意,他们全都很享受。但当这种关系变得堕落,在霎哈嘉瑜伽中,问题便会产生。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浪费我太多的精力,令我感到很厌倦,真的很厌倦。

这里有人写信给我︰「母亲,我忽然与某人堕进爱河。」最近有一个男士,他已婚,来自英国,与一个来自印度的女孩结婚。另一个已婚的女子,我不肯定该怎样称呼她,她不再是淑女,她与一个法国人结婚,来到法国,与他一起生活,跟着回来。现在,他是英国的男孩,他们在结婚之前只是朋友,这是可以的,当他们各自结婚后,他们开始住在一起。我不能理解,在结婚前,他们从未想过有这种关系,但在结婚后,为甚么他们却有这种关系。

「母亲,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明白吗,那个法国男孩感到厌倦,他说︰「事情的发生与我无关,对这个印度女孩,我该怎样做,该怎样告诉她?」因为他是她的丈夫,因为印度人不会这样,那种把插头插进鼻子的荒唐类型的人。她不能理解,也不知道该说些甚么,我也不知道该告诉她甚么,怎样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很可笑的问题。这个法国男孩立即找她,只是放弃,现在真的很头痛,这样…这男孩走来见我,这英国男孩,与我讨论这个问题,直至深夜二时半,我直接的说︰「若你现在不走,我会打你。」所以他跑掉。他进来,直接的进来︰「现在是深夜二时半,请你离开这里。」他告诉我︰「我知道,这是错的,我知道这是错的,我知道我在把插头插进我的鼻子里。」「对,那又怎样?」「我已经挣扎了六个月,我不知道对自己该做些甚么。」我说︰「你是否被鬼附?」他说︰「不,我知道不是。」

他们以为在这些西方的社会,当他们说︰「我知道我做错了,我知道我犯错。」事情就可以结束。你已经向神承认了,你已经向每一个人承认了。我知道这是错的,但我仍然这样做。」深夜二时半,仍只向我说这种话。我说︰「有甚么解决方法?」「我知道没有解决方法?我知道无论我做了些甚么,我是明白的,我是知道的。」「你明白甚么?现在给我解决方法吧。」「我不知道。」所以我告诉他︰「我真的对你很厌烦,所以我决定不再有配婚,因为你们对婚姻没有正确的意识。在你结婚前,你们都很妥当,你对她很好,你写信给她,但现在,你们怎会忽然在一起?」

他说︰「是很自然,很自然的发生。这个女孩刚好来到我办点事的地方,我遇见她,就是这样。」他之前认识这个女孩,他们在一起,却没有甚么发生。但忽然,甚么发生了?

现在我发觉西方的社会都建基在违反婚姻,违反家庭上。他们认为结婚是一种罪。当你已婚,要脱离罪恶,你必须做这种事情。因为这些日子他们住在一起,当他们结婚,他们立即想离婚。因为现在的婚姻与房子、金钱,各种荒谬的事物连在一起。整件事变得那么粗糙,在结婚后,再没有爱,因为谁该拥有金钱,谁该拥有房子的那一部分,有多少物品是我的,有多少?整件事情变得那么物质,这样的婚姻永远也不会成功。

在霎哈嘉瑜伽,婚姻是为了我们的升进。我们必须尊重婚姻,尊重与我们的兄弟姊妹之间的贞操。那些想尝试破坏集体纯洁的人,我向你保证,将有大大的麻烦。我视每一种不同的上天惩罚会在不同的时段来临。凭我的经验,任何这种荒谬的不纯洁关系出现时,我不需要说甚么,便会有非常可怕的上天惩罚。我曾经有过三至四次这种经验,我视惩罚已经开始。那很好,今天是我可以向你谈及这种事情的日子。我帮不了甚么,我想一段时间后,上天的力量会开展新的惩罚。对那些作出这样行为的人,我曾经看过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所以请你作灵魂的搜寻,找出任何不纯洁的感觉,尝试把它抛走,要知道你并未受这种可笑的念头依附着。

若你开始发展更深的理解,人为的事物便不会吸引你。你不会偏离你的道路。有一个在印度的女孩,她肤色很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说她是漂亮的。她很高但非常非常黑。有一个与她的年龄相若的人,我向他说︰「她不适合你,但你可以见见她。」他见到她,说︰「母亲,我想与她结婚,我感到与她一起很平静,感到漂亮的生命能量。」

所以当你发展深刻的理解,你不再看表面的事物,你只看那个人的生命能量,当你以生命能量来看待事物,你会感到很惊讶,若这种关系不妥当,你的生命能量会停止,你感觉不到生命能量。你必须知道,生命能量(Chaitanya)是活生生的力量,它懂思考,它知道,它理解每事每物。

所以若你对某人有某些错误的想法,若你以生命能量去感觉,你自动的感到热。那是一部会思考的计算机,所有数据填满这部计算机,它自动填满,这样的一部计算机。当你感觉这个人的生命能量,你立即感到没有生命能量,或有热力。但若你在无必要下怀疑,自找麻烦,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

当然你拥有自觉,你拥有伟大的质量。你甚至意识不到你怎么那么容易的拥有这些,你也很容易的取得知识,你不用走到学校或类似的地方,你有能力做很多事情。但你必须紧记,你内在的力量比你聪明得多,若你想做任何不正确,不合乎正道,不神圣的事情,它会纠正你。所以要成为有深度的人,要去理解这个人有甚么隐藏,拥有甚么灵性的质量,你便知道纯洁的关系是那么芬芳,那么漂亮。

我真的很享受与你们一起,因为你们的关系是那么纯洁,那么互相体谅。

愿神祝福你们。

今天,我们已经做了很多的崇拜。但从没有为此而作崇拜。今天的崇拜,我们需要的只是在我脚上作格涅沙崇拜。这是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因为这是格涅沙的质量。格涅沙的质量是表达,是格涅沙的保护,这些都是祂做的。就算你的兄弟不在场,祂也会照顾你,因为祂是最先出生的,祂是你的兄弟,你的最年长的兄弟。是祂的纯洁,祂的纯真给你保护。所以你今天该做的崇拜,就只是格涅沙崇拜,这已经足够了,因为祂代表纯洁。我希望我能向你展示一张格涅沙的相片。

实际上,祂就在我后面,实际上祂以祂本来的模样在哪里,因为你看到的是湿婆神崇拜,湿婆神,他在我背后已经做了各种喜玛拉雅以及所有,这是唯一祂显现的相片,是那么美好。看看祂的眼睛,当他们说Niranjan,祂是那么纯真,祂只要把祂的身躯拉出一点,我就完全不会受任何伤害,我看不见祂,祂只是存在于这张相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