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奴曼崇拜

Schwetzingen, Schwetzingen Palace (Germany)

1990-08-31 Shri Hanumana Puja: Electromagnetic Force, 45' Download subtitles: BG,CS,DE,EL,EN,ES,FI,FR,HU,IT,LT,NL,PL,PT,RO,RU,SK,SQ,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哈奴曼崇拜

1990年8月31日(德国 法兰克福)

You can sit here also, some of you, it’s good… I think you can come here, there is room. Some of you can move here so that they can also come here, so it won’t be a problem. You sit in front here. They are better, you see. Good. Open this door, would be all right. It’s all right, you can open the door if you like. It’s all right. Better open – these doors cannot be opened? They don’t open? Oh, my God! You need a tall person. You need Hanumana! Take His name and He’ll open! Keep a chair in front of that.

今天,我们来到这里作哈奴曼崇拜。锡吕•哈奴曼是我们本质的伟大品格,祂从腹轮跑到脑袋,提供我们计划或思考的必须指引,祂指引我们,保护我们。你们都知道,在德国的人是非常活跃,非常偏右脉,他们用脑过多而又很机器取向。很惊讶有像锡吕•哈奴曼这样的神祇,祂是永恒的孩童,因为祂像猴子,祂有猴子的头,而不是大象的头,祂是永恒的孩子,通常是祂管理人类的右脉。有人告诉祂:「你必须控制太阳。」祂必须先控制太阳,那个在人类的太阳。若太多的太阳,祂必须控制它,冷却它或令它变得温和。不管如何,祂是小孩子,祂出生后一知道自己必须看顾太阳便说:「为什么不把太阳吃掉?」祂跑上前,到达宇宙大我(Virata)的身体,吃掉了太阳神苏利耶(Surya)。

必须有人告诉祂:「不,不,不,你只要控制太阳,并不需要把它放在你的胃里。」因为祂以为把太阳放在胃里会更容易控制它。祂性格上的漂亮之处是祂是小孩子,锡吕•哈奴曼如小孩般的行为是用来控制右脉,控制偏右脉的母亲或偏右脉的父亲,通常偏右脉的人不会有孩子。他们过于偏向右脉,即使他们有孩子,孩子也不会喜欢他们,因为他们没有花时间在孩子身上,还常常很严厉的对孩子,向孩子叫骂,他们不懂怎样应付小孩。

又或是他们纵容孩子,因为他们常常以为:「我从未享有这些东西,让我把它们给予我的孩子吧。」这些极端偏右脉的人,让他们有哈奴曼。因为祂什么也不是,只是个小孩。祂非常渴望,非常渴望为锡吕•罗摩工作。锡吕•罗摩的品格,我可以说,非常平衡,完全的平衡。他就是苏格拉底描述的仁慈的国王,他需要有人常常与他一起工作,提供他的需要或帮助他,你可以说这个人像一个秘书。创造锡吕•哈奴曼就是为了这个目的。祂是锡吕•罗摩的助理,我的意思是没有任何言语可以描述祂,你或许可以说祂是锡吕•罗摩的仆人;即使是仆人,也没有这种对主人的奉献;你也可以说像一条狗或一匹马,但牠们同样没有这种虔敬,这种对罗摩的虔敬。在祂的成长过程中,祂得到九种大能(Siddhis), Navadha,祂得到九种大能。这些大能, 令祂能变得很大,变得很重,因此没有人能把祂举起,祂变得那么Sukshma,没有人能看到祂,祂变得那么精微,没有人能看见祂。

他得到九种大能,若有人过于偏右脉,祂以这九种大能来控制他。你是怎样控制跑得太快的人?祂是这样做的,祂控制他的移动,令他的速度减慢,令他的双脚变得很重,他因此做不了太多事,又或令他的双手变得很重,那么他便不能用双手做太多事,祂令这个非常偏右脉的人感到非常怠倦。祂的另一种大能是非常有趣的,就是祂能伸展祂的…祂并没有太多武器,祂的手只拿着一个Gadaa,祂能把尾巴伸展任何长度,祂用祂的尾巴来对付人。祂不需要用双手,只要坐在这里,便可以把尾巴伸展到任何一处地方。若祂想,祂能用祂的尾巴创造一座山,然后坐在上面,就如祂有各式各样你可以称为猴子的戏法,所有这些戏法只为控制极之偏右脉的人。

祂能在空中飞,虽然没有翅膀,却能在空中飞,这表示祂可以变得很大,祂体内空气的体积比祂的身体还要大,这正如亚基米德(Archimedes)原则一样,若你知道这原则。祂变得那么大,令祂的身体能在空气中漂浮,就像一艘船,你可以这样叫祂,祂能在空中飞扬。在空中飞扬,祂藉由以太(ether)把信息传播。哈奴曼统率着以太的精微,是祂控制以太的精微,祂是以太的主人,是以太的精微,或可以说是以太的因果。藉由以太,我们可以沟通。所有的沟通,像我们内里的内分泌腺,脑垂体是藉由哈奴曼的移动而能运用内分泌腺,因为祂可以进入Nirakan进入无形相。

沟通也是,我们知道能这样沟通,我们或许会说…我们有扬声器,有电视,有收音机,拥有所有这些,但当我们明白以太,便知道一切都是哈奴曼的祝福,赐予偏右脉的人。只有偏右脉的人能发现这种在太空中,我们称为无线电话或没有线的东西,还有没有线的电报。就算没有任何联系,祂藉由以太也可以处理,所有飘缈的联系都是这位伟大的工程师哈奴曼所做的。是那么完美,完美到完全没有挑剔的余地,你找不到祂任何的错处,或许你的工具并不完全妥当,但以祂飘渺的工作来说,祂是完美的。现在的科学家发现了这些,以为这是大自然的,但他们永远不会想:「怎会是这样?」我们说这是以太,但另一面怎能接收到呢?他们视这些为理所当然,当我们在这里说话,或我们在电视上转播了某些东西,另一面就能看到。他们从来也不会想或追寻这是怎能做到,是什么途径令这可以做到。这就是哈奴曼的工作,祂成就了这样漂亮的网络,藉由网络,所有这些都成就到。所以,就算在右脉,我们的分子也有生命能量,你们都知道,我们有分子如二氧化硫(sulphur dioxide),若硫磺有两个氧分子,氧分子就像这样跳动,它们是不对称和对称的生命能量,你们都必定知道这些。所有这种对称与不对称的生命能量是谁创造的?没有人想知道,没有人想找出,因为不管如何,在原子中,在分子中,谁在做着这工作?是锡吕•哈奴曼以祂精微的途径所做的。

祂拥有另一种非常伟大的大能,我们称它为Anima。 Anu代表分子,亦代表它可以进入分子或Renu,是原子,它可以进入分子或原子。很多科学家以为是在现代才发现分子,不是,最古老的经典中,已经有描述Anima,是分子(Ami), Renn已经存在,那些经典已经有描述它。

现在,无论你在哪里看到的电磁力,都是藉由哈奴曼的祝福而运作,是祂创造了电磁力量。现在我们看到格涅沙拥有磁性的力量,祂是磁铁,祂拥有磁性力量。在物质层面,我们可以称呼电磁力量即哈奴曼的力量。从物质层面祂走到脑袋,从腹轮提升至脑袋。在脑袋中,祂创造了我们脑袋各个面向的相互关系。那么,祂究竟给予了我们多少东西。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说,若格涅沙赐予我们智慧,哈奴曼便是赐予我们思考的力量,祂也保护我们免于思考坏的事物。我们可以说,若格涅沙赐予我们智慧,锡吕.哈奴曼便赐予我们良心。

我希望你们明白两者的分别。智慧是你不需要太多良心,因为你是智慧,你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但良心也是需要的,怎样控制自己是来自锡吕•哈奴曼,那是人类的良心。这个良心是锡吕•哈奴曼的精微形相,它给予我们…梵文称为Satasa vivekabuddhi。 Sat代表真理,Asat代表非真理,Viveka代表明辨能力,Budhi代表聪明。是锡吕•哈奴曼赐予我们聪明才智来分辨真理与非真理。  在霎哈嘉瑜伽,若你说格涅沙是赐予者,祂是Adyaksha,意思是…我称呼祂为大学的校长,是祂颁授学位给我们。现在你们已经跨越了这个,那个轮穴,祂帮助我们明白我们处于什么状态。格涅沙赐予我们Nirvichara Samadhi ,我们可以称这为无思虑的意识,还有NirvikalpaSamadhi(无疑惑的意识),除此之外,祂还赐予我们喜乐。

那种理解:「这是好的,这是为着我们的福祉。」这种思维上的理解是来自锡吕•哈奴曼。对西方人这是非常重要的,他们以思维来理解事物,不用思维他们便什么也不明白。若没有思维,他们想象不到抽象的事物,必须用思维。用思维来理解这是好是坏,是锡吕.哈奴曼给予我们。没有祂,就算你变成圣人——你们将会是——当然你是圣人,你会享受神圣…但这种神圣是否…好吧,若你生活在喜玛拉雅山,或当你给予别人自觉,所有的审视,这Vivekabuddhi,所有的审视,所有这种明辨能力,所有这种指引,所有这种保护都是锡吕•哈奴曼赐予的。

德国是一个非常,非常,我应该说是右脉精粹的国家。正因为它是右脉的精粹,所以在这里,向这位右脉的保护者敬拜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Vivekabuddhi,在这明辨能力,哈奴曼只知道完全的驯服于锡吕•罗摩。谁是锡吕•罗摩?锡吕•罗摩是一位仁慈的国王,祂为人民的福祉而工作。锡吕•罗摩是正统的国王,像Sankosha,我们是这样称呼它,以英语来解释是不大好。锡吕•罗摩是不会把自己往前推,祂保持在后面,祂是非常平衡,非常镇定。哈奴曼常常都很渴望为锡吕•罗摩工作。若锡吕•罗摩说:「好吧,你走去拿…」祂告诉祂:「走去拿Sanjeevani。」一种能令拉斯曼(Lakshmana)复生的草药。哈奴曼跑去把整座山带来。「现在拿你需要的。」祂就是这样的,你看,祂把整座山带来。这种孩子般的行为,这种明辨能力,只要是锡吕•罗摩的要求,无论祂要求什么,哈奴曼也会照办。祂们的关系,我可以说,像灵性导师和Shishya—样。不单如此,Shishya像顺服的仆人,对神绝对的顺服,祂的大前提是顺服。这种顺服显示所有偏右脉的人都很顺服于神,不是向他们的老板顺服。通常偏右脉的人都非常顺服于他们的老板,他们的工作,有时也会顺服于他们的妻子。但他们却臣服于错误的人,没有明辨能力,你常常都发觉这样,他们没有明辨能力。若你接受哈奴曼的帮助,祂会告诉你,你必须顺服于大能的神而不是其他人,又或是向你的灵性导师如罗摩顺服。无论如何,不要顺服于任何人,你是自由的,你拥有这九种力量,哈奴曼是你过度活跃、过度思考和自我的解毒剂。祂是怎样完美的解除人们的自我,可以从祂烧毁整个Ravana的首都Lanka显示出来。祂是怎样找乐趣,任何自我中心的人,我们都可以找他乐趣,这样他便会变得妥当。祂首先去,当Ravana看到祂说:「你是谁?那只猴子?」祂把尾巴移近他,用尾巴令他的鼻子发痒。

是祂在自我中心的人身上找乐趣。若有任何自我中心的人想找你的麻烦,祂就会在这个人身上找乐趣,你会对这家伙怎么会像矮胖人(Humpt-dumpty)—般跳动,怎样跌倒,怎样打破他的皇冠而惊叹不已。哈奴曼的工作是保护你免受自我中心的人伤害,祂也保护自我中心的人令他们的自我下降。例如萨达姆(Saddam),是我请求哈奴曼这样做的,因为我知道祂乐意接受这任务,祂把萨达姆处于不同的境况,令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何去何从,因为若他说:「好吧,让战争爆发。」那么,整个伊拉克便会完蛋,他会完蛋,科威特也会完蛋,汽油亦会完蛋,“每个人都会有麻烦。他又会怎样?他不会再在这里,因为若美国人要作出攻击,他们会到他的地方去攻击,他们不会在美国作出攻击,他也不会跑到美国去攻击他们。只有少数的美国人会死。所以哈奴曼在萨达姆的脑中运作,告诉他:「现在你看,先生,若你喜欢这样,这样便会发生。」

祂在所有政治家,所有自我中心的人的脑海中工作。令他们有时感到晕眩,有时也改变他们的政策,让他们醒觉,让他们懂得怎样处理。哈奴曼另一个伟大的特质是祂变成仲裁者,祂令大家可以碰面,两个自我中心的人,祂令他们能碰面,祂制造某个处境,令他们成为朋友,令他们变得温和。在我们内里,祂的特质起作用,令我们看到自己的自我,可以分辨出「是我的自我在运作。」跟着你变得像孩子般,很甜美,欢乐和快乐。祂常常处于舞蹈的心境,常常都在跳舞。在罗摩面前,祂常常都会下跪。祂也常常想为锡吕•罗摩办事。所以若格涅沙站在我的后前,哈奴曼便是站在我的脚前,祂就在这里。同样,我可以说,若德国,正如菲利普曾经问我:「若德国变得像哈奴曼,我们便会极之有活力,若他们变得顺服,哈奴曼的顺服竟然可以到达这程度,你们都知道悉旦(Sita)的故事,当她给予祂一条项链,祂没有戴上它,因为项链里没有罗摩(Ram)。

悉旦发觉祂常常都在附近,她感到私隐受侵犯,所以她说:「现在,你只需要做一件事,不用做每一件事。」祂为罗摩做每一件事,除一件事外,这件事就是罗摩必须在这里,选定他想做的事情。祂说 :「我想与罗摩一起,当祂打喷嚏,我也打喷嚏。」你明白,在印度,当我们打喷嚏,我们都会这样做。(母亲右手三只手指互相摩擦而发出声音)因为打喷嚏,可以避免所有负面能量跑出来,所以我们喜欢这样, 又或我们感到很想睡觉和打呵欠,我们常常都会这样做。所以祂说,当祂想打呵欠,请容许我这样做,我称呼这为Chutki, 我不知道你怎样称呼它,请容许我这样做。悉旦说:「这是非常微细的工作,你看,跟着这家伙会消失在我的视线内。」祂站在这里,她说:「你为什么站在这里?」 「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站在这里等着,我又怎能走开?」她就是这样委派,首先她委派:「好吧,这工作委派给你。」因为工作是她委派的,她不能把工作收回,祂常常像这样站在这里,只为锡吕.罗摩做这件事(锡吕•玛塔吉在剪她的手指)。我的意思是整件事情的美妙之处是每一刻,每一分钟,祂都很顺服,很专注,祂都在这里。在霎哈嘉瑜伽,我与你的关系就如一位灵性导师,一位母亲,是无限的。你们都知道这两种关系,我既是你的母亲又是你的导师。现在,作为你的导师,我最关注的是你必须学懂霎哈嘉瑜伽的一切,你必须变成霎哈嘉瑜伽的专家,你必须变成导师, 这是我对你唯一的关注。为此,完全的顺服是必须的,「伊斯兰」的意思是顺服,所以你必须顺服。若你能顺服,便可以学懂怎样处理霎哈嘉瑜伽,哈奴曼也有这种顺服。是祂教导你怎样顺服或令你顺服。若自我中心的人不顺服,祂会放些障碍物,或制造一些奇迹,或玩些把戏,令门徒向导师顺服。若不是这样,他是不会顺服的,他发觉很难顺服,向导师顺服的动力是来自哈奴曼,所以不单祂自己顺服,祂也令别人顺服,因为…因为自我令你不能顺服,祂抗衡自我,把自我降低,令你顺服。祂的表达方式,我可以说,祂显示有一处非常漂亮的右边地带,若你想完美地享受这地带,你要像是这位导师的仆人,向他完全的顺服,无论你的导师有什么需要,你也必须要为他做。

当然,你必定知道,你的导师必须给予你自觉,这是最低限度的,不然,他就不是一位导师。任何人给予你自觉,你也要向他顺服,你必须像仆人一样,不要感到害羞。就像我有时坐飞机,不能穿上鞋子,因为双脚很肿胀,所以我走路时通常把鞋子拿在手上,我曾经看过,有霎哈嘉瑜伽士拿着我的鞋子走,他们不感到害羞,反而因为拿着我的鞋子而感到自豪。所以我们必须因为有机会为自己的导师做点事而感到自豪,你对这位导师绝对的顺服,你只关心怎能服侍你的导师,怎能取悦你的导师,怎能更加接近你的导师。不是肉身上的接近,而是一种和睦、理解的关系。就算远离我,他们心中也有我。我们必须从锡吕.哈奴曼取得这种力量。

现在,祂也保护所有神祇,祂保护。祂与格涅沙是有分别的,格涅沙赐予能量——力量(shakti),但保护我们的却是锡吕.哈奴曼。所以你发现,当锡吕•克理希纳当阿周那的车夫时,在战车顶部坐着的却是哈奴曼,不是锡吕•格涅沙。哈奴曼就是坐在那里去照顾祂,一方面锡吕•罗摩变成锡吕•毗湿奴,所以祂必须照顾祂。

在基督教,你们都知道祂是一位天使,我必须说,按照圣经,祂是一位名为加百利(Gabriel)的天使,加百利是带信息的,因为祂是玛利亚的信差。很惊讶,祂用的字句是「完美无瑕的萨尔维」(aculate Salve)。这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Nirmala,意思是完无瑕,我的姓是萨尔维(Salve)。祂向她说这些字句。今天当他们送礼物给我,我感到很惊讶,他们找到一套名为「玛利亚」的茶具和餐具。玛利亚的一生都与哈奴曼有关连,这代表玛利亚是摩珂拉希什米,摩坷拉希什米是悉旦,悉旦跟着是罗陀(Radha)。哈奴曼必须为她们服务。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有时会说:「母亲,你怎会知道?母亲,你怎会知道?母亲,你怎去传达这信息?母亲,你怎样能成就到?」你可以想象吗?这都是哈奴曼需要头痛的事情,是祂去做的。任何经过我脑袋的事情,祂都会把它肩负在身上,并且完成它。因为正如我告诉你,祂整个系统是计划得很完美,所有这些信息,它们从何而来?很多人说:「母亲,我只向你祷告。」有一个男士的母亲病得很重,他探望她,她将会因癌症而死。他说:「我不知道该怎样做,所以我只有向你祷告。母亲,请救救我的母亲。」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他的诚意,他的深度,哈奴曼是知道的。祂知道他的份量。立即,你会感到很惊讶,三天之内,这个将要死的女士活过来,她再没有不妥。他把她带到孟买,医生说:「她没有癌症。」

很多奇迹都是锡吕•哈奴曼所作的,祂是奇迹的作事者,祂创造奇迹是要显示你们是多么愚蠢,因为祂是在右边,看,祂走到自我的那一边。拥有自我令人类变得愚蠢:「啊!哪里出错?」所以你发觉很多人在做着愚蠢的事情,我们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做。他们说:「错在哪里?」错在哈奴曼不喜欢,这就是重点。跟着它退缩,当他们做蠢事时,它退缩,他们便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是那么愚蠢的。但有时要回头却是极之,极之困难,就像疾病一样,我称为「雅皮士(yuppie)的疾病」,不可能再回头,因为哈奴曼已经把那些人的电磁力拿走,不能再运作了,它不能与你有意识的脑袋有任何联系,因为你有意识的脑袋不能运作,它不能运作了。只有以同样虔敬去敬拜哈奴曼的人,他们才能得到拯救。说服愚蠢的雅皮士并不容易,任何事情也是。他们说:「我们不相信,那又怎样?」那又怎样,你会死,还可以怎样?这是唯一的界限,你唯一剩下的只有这样?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我可以告诉你哈奴曼的很多不同的面向,例如,祂的身体,像湿婆神一样,被gheru所遮盖,我们称为gheru是一种…,你知道什么是ghem,是一种红色的石头,很热很热的。若你感染风寒而出疹,用gheru便可以把疹治好,又或你染上某种皮肤病,也可以用gheru来医治,因为它很热,令你感到舒缓。

相反,格涅沙是被氧化铅(lead-oxide)所遮盖,红色的氧化铅是极之冷的,氧化铅是非常冷的。若你接触铅,那是一种非常冷的东西。这种氧化铅把祂的身体完全遮盖,用作平衡祂的热力或热力所产生的影响。梵文称为sindhura,马拉塔语或印地语同样称为sindhura。这些东西通常都是这种颜色。我很幸运,在维也纳找到这件纱丽,在这个场合穿着是非常合适。这种颜色常常遮盖着祂,这是你们称为sindhura的颜色。虽然他们说氧化铅可以致癌,人们说氧化铅致癌,但氧化铅是非常冷的,若它把你过度的冷却,你便会偏向左边,癌症是身心病,这可能是生癌的原因,我们可以很牵强的说这是致癌的原因,因为它太冷,那么你便会走到左边。在左边,你可能会感染病毒,那么你便有麻烦了。可是,同样的氧化铅对偏右脉的人是好的。对他们来说,若放它在额轮,可以冷却额轮。把它放在额轮是非常好的,他们因此得到冷却,他们的愤怒会消失,脾气降低,那是一种好东西。

是祂把我们的愤怒医治,是祂把我们的匆忙,我们的速度,我们的野心医治,这些都是祂做的。祂捉弄希特勒,怎样?希特勒想用锡吕•格涅沙作为标记,swastika是顺时针方向的。哈奴曼向他玩了一个把戏,祂怎样做?祂令他们用来制造swastika(ffi)的模版,不知是什么原因,处于某一境况,令他们说:「我们应该用另一面。」他们因此用了另一面,这是哈奴曼的戏法,是我向祂提议这样做的,我的意思是祂在玩把戏。他们用格涅沙的另一面,同一位锡吕•哈奴曼所担忧的格涅沙,祂怎可超越锡吕•格涅沙?因为格涅沙是最年长的,祂怎可以超越祂?格涅沙是神祇而哈奴曼则只是天使。所以这把戏,是祂们两位一起阻止希特勒取得胜利,这戏法就是这样,所以,你看,就是这些小小的戏法。

我记得有一次在德国的崇拜,哈奴曼在德国玩了很多把戏,因为我曾经告诉你,德国是最需要哈努曼,所以,在这里,在德国有一个崇拜。在崇拜里,他们错把swastlka(S)的方向反转了,我看不到,通常我都非常小心,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不到,必定是哈奴曼又在玩把戏。当我看到,我说:「天啊!现在哪里会受伤害?哪里会发生事情?」哪一个国家会受袭击?德国没有受袭击,但英国却有。因为我在英国辛勤地工作,他们却那么忽视霎哈嘉瑜伽,那么怠倦,所以英国受到袭击。

祂跑得像季节风,速度极快和极富毁灭力,祂藉由电磁力量成就这些事情。祂控制所有事物,是祂创造雨水,创造太阳,创造微风,为我们创造这些,只为能有一个恰当的崇拜,恰当的集会,每事每物祂都漂亮地成就。没有人知道是锡吕•哈奴曼所做的,所以,我们要常常感谢锡吕•哈奴曼。

至于今天,我的意思是若要谈论祂,要花很多时间,唯一我必须说的是,能在这宫殿中敬拜锡吕•哈奴曼是一种福份,因为祂是非常尊贵的神祇或天使,在这样尊贵和漂亮的地方敬拜祂,万事俱备,祂必定喜欢。祂不像出家人(sanyasi),也并非苦行者。通常偏右脉的人都是苦行者,这些都是偏右脉的人,他们想一切事情都很简单,若可能的话,他们想把鼻子从脸上刮掉。

相反,哈奴曼不是这样,哈奴曼喜欢美丽,喜欢装扮,不行苦行,哈奴曼给予你这类东西。但很多哈努曼的敬拜者通常说,女士不要向哈奴曼要求Darshan(显现神圣的形相),因为哈奴曼是一位Barahmachari(遵行禁欲者),是那位…祂不想女士看到祂,因为祂没有完全穿上衣服,祂穿得很少,所以祂不想妇女看到祂。若妇女视祂为小孩子,穿不穿衣就没有什么分别了。这种念头,我想人们没有这种祂是孩子的念头。对孩子来说,有没有穿上衣服,又有什么关系?祂是猴子,猴子理应不用穿衣,因此无论祂穿上什么,都会是很多的,你不会感到祂是赤裸的,你只看到祂甜美的形相,这么甜美的形相。

我希望你有祂的相片,就如你有锡吕•格涅沙的相片一样,你会真的爱上祂,祂是那么甜美,虽然祂是那么巨大,那么大,虽然祂有指甲,但当祂抚摸我的双脚时,祂把祂的指甲缩入,祂是那么温柔,极之温柔,非常漂亮地抚摸我的双脚,我看到祂处理所有事情都是极之温柔。这令我感到,现在德国在处理事情,处理人时,都变得非常温和。这种改变己经出现,我视这些都是哈奴曼赐予他们的祝福。

愿神祝福你们!

现在,今天我们不用做格涅沙崇拜,虽然…,你可唱着歌来清洗我的双脚。因为,通常在崇拜前,我们都做格涅沙崇拜,不需要这样复杂。

巴巴拉在哪里?叫她拿些热水瓶来,因为格涅沙在冷却我,哈奴曼完全冷却我。是哈奴曼,你明白从背部开始完全冷却我。看看现在这里变得那么清凉,整个地方,谈论他。

这是俄罗斯的礼物,这里,看看,哈奴曼的颜色,正像我的纱丽。这是哈奴曼,右天使长加百利,试想像,这是俄罗斯的民族故事,所以俄罗斯人知道他通常都穿着这种颜色的衣服。试想想他坐在马上,也有说他是加百利,他告诉穆罕默德有关七…,他给了穆罕默德一匹马去看七个天堂,是他给的。是,去看大能的神的伟大,就是七个轮穴,是哈奴曼给他的。正确,因为穆罕默德是在左边,他有chandra ma,所以他给他。这一块很美丽,我们要把它保留在这里…。这是德国制造,德国制造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