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拉特利节崇拜

Geneva (Switzerland)

1990-09-23 10th Day of Navaratri, The deities are watching you, 84' Chapters2: Download subtitles: CS,DE,EL,EN,ES,FI,FR,HU,IT,LT,NL,PL,PT,RO,RU,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女神拉特利节崇拜

瑞士日内瓦  1990年9月23日

  

按照历法,今年的女神节共有十天,不是九天。九是日数;在夜里,女神要对付恶魔,拯救她的孩子免受邪恶的影响。一方面,她是爱与慈悲的海洋;另一方面,她如老虎妈妈般保护她的孩子。那时候没有人能静坐,也没有人能念诵神的名号,更没有人能想到自觉。可是今天坐在这里的人,那时候亦在那儿。你们都是为了今天,为了这天而被拯救,所以你们今天都获得自觉。

那时候,女神并非以摩耶幻相,而是以她的真身出现,这令人感到极大的敬畏,即使她的门徒也对她极之敬畏,因此,那时没法给他们自觉。他们先要被拯救。就像母亲要把孩子保育在子宫内九个月,九个月,或说九个时期,九个时分。你们都恰当的被拯救了,在第十个月出生。

还有,每次都在九个月又七天后才出生,我们要等它成熟。今天是女神节的第十天,其实是要为太初之母庆祝。

今天其实是要敬拜太初之母。一方面,太初之母是摩诃迦利;另一方面,她是摩诃莎维德丽;在中央,她是摩诃拉希什米,亦是安巴(Amba),即是灵量,可是,她也是超越这一切,她是parashakti,她超越所有力量。因为是她制造力量,所以她必须超越一切。今天我们敬拜她,是要敬拜她的所有形相。你们要知道,我们是第一次在历法上有第十天的女神节,因为今天是敬拜太初之母的日子。

太初之母从未被敬拜过。但是,这次当我来到加尔各答,我告诉他们:「今天最好是敬拜太初之母。」他们都很惊讶:「为什么母亲要今天敬拜太初之母?」当我回到普那,他们告诉我太初之母,如你们所知,是萨塔施灵基(Saptashringi),即七个山峰。她安顿在七个山峰上,即在顶轮上,在七个轮穴上。祂掌管全部七个轮穴。

他们告诉我,当我们在加尔各答作祟拜时,同一时间,也是唯一一次少数追随萨塔施灵基的人来到这里,他们全都来到这里。先是母亲那边的人来到。太初之母的母亲那边的人被称为Vaishnavites,即追随毗湿奴的人;他们先来这里敬拜她,然后是岳父那一边的人来到,即湿婆神的一边,至高湿婆神的那一边来到。那刚刚是我们作祟拜的时间,他们两组人也一起敬拜。

我们之中有两类人,我们可以称呼敬拜梵天婆罗摩的人是属于右边;敬拜湿婆神的人属于左边。两者要在某一点相遇,这一点已经来了,我们要敬拜这些完全整合状态的力量,它已经在我们之内彰显了。当他们说只有一位神,对,神只有一位,但是祂有头颅、有肝脏、有胃、有鼻子,祂拥有一切,就像人类。因为他们这样说,于是神以自己的形象来创造人类。

祂身体有不同的部分,祂要管理各部分。这些不同的部分,要有神祇,我们要了解这些神祇。除非你了解和敬拜这些神祇,否则你是不能唤醒你内在的神祇,祂们都是太初之母的一部分,完全受太初之母控制。昨天你们听过太初之母的力量,就像乌龟把整个身体收入龟壳内。同样我把所有力量收进内里。我是说你不容易察觉它们,不容易把它们找出,除了照相机,它想欺骗你们。它们会向你显露我的不同形相,因为生命能量有光;当生命能量散发出来,你会在相机中看到它。即使它并非很灵敏,但始终有人会捕捉到它。

你们都知道有很多奇迹的照片。你必定见过那帧钖吕‧格涅沙站在我后面的照片。现在你不会看到任何人站在这里,也不会知道什么在发生。我们要明白,我们已进入一个神的魔法的新领域。祂的魔法在很多方面都起作用。当然,有时你们会迷失,被过往的问题拉下,也会受试探,有时候也受负面力量控制而坠下。这是发生在任何霎哈嘉瑜伽士身上很可悲的事情。

或许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不知道自己曾经怎样挣扎,怎样努力争取来到这个层次。来到这个层次后,如果你不设法升进,便一是停留在同一个地方,一是可能被扔走。要知道你的身份是霎哈嘉瑜伽士,不是妻子、丈夫、母亲、父亲;而是霎哈嘉瑜伽士。就像我是太初之母,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我的主要任务是给人自觉。因为我的全部亲属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我不用为任何神祇,任何神担忧,祂们都很有效率地成就一切。」

你们昨日读到关于女神的描述:她用手抛出利箭的速度快得使人以为她在跳舞。这是事实,毋庸置疑,只是你看不到。你不会看到我每一根头发都像利箭,它在不断工作。对你们来说,我只是像你们那样,静静地坐着,并非如此,事实并非如此,实际的状况比这样多得多。他们看到狮子或老虎作为我的坐骑(vahanas),你要明白你看到都是真的。牠们并非象征性,牠们实际就是这般。我曾多次告诉你,老虎是很有威严。因为我骑着牠,牠是很有威严。如果牠要吃肉,会杀掉一头牛或任何动物;只吃掉肉,其他留给别的动物。牠是很有尊严的,每月只吃一次。即使是这样的坐骑,牠也是要从亚米巴虫进化到现在这个阶段。否则牠不会在这里出现。

你们都是这样子进化而来,你内在全都有这些,这些坐骑也一样。牠们能快速地实现你的要求。当你想得到什么,你会很惊讶你的愿望很快实现。你的任何要求,能马上达成,为此你必须对霎哈嘉瑜伽有完全的虔敬。当我说到霎哈嘉瑜伽,你便知道这是你的注意力与我的莲足的联合(yoga),就是这样。但是如果你依然充满自我,依然有旧有的想法,仍然想:「我们很了不起,我们可以开展自己的霎哈嘉瑜伽,我们可以这么那么成就事情。」或「我的妻子像这样、我的孩子像这样、我的丈夫像这样。」你必须搁置这些问题,否则,你便不能升进。

给你自觉对我并不困难,因为你们都准备就绪。但若你要保持有光,便要努力。现在老虎仍然守着牠的位置,牠没变。狮子也仍然守着牠的位置,他们全部都在自己的位置上随时候命。所有天将诸神,各有特质,都在自己的位置上,祂们就在那里。这些诸神,除了女神,没有一位曾被描述能给你解脱。她是唯一一位神祇能给你自觉,因为她掌管所有七个轮穴。她掌管这七个轮穴,在这七个轮穴上,她能成就到。

已经有很长的历史,所有这些都在宇宙大我的身体内进化,你们也是。因此你们要处理它,若你们不能妥善处理它,它便不能成就。在西方,你们都知道,不应在任何霎哈嘉瑜伽士身上出现的愚蠢问题是_____依恋。之前他们并不依恋妻子或孩子,现在却像胶水般缠着他们。不是要你放弃你的孩子,你的妻子,而是你要依恋贴附着霎哈嘉瑜伽。当霎哈嘉瑜伽的祝福降临你身上,福份自会流往你的孩子、你的妻子、每一人、你的国家,整个世界。

假如你依恋贴附着……[母亲给大家看一些东西],一件很简单的电器,如果它不是插在总电源上,而是插在其他地方,那有什么用?它不能发电。这是简单的逻辑,就是你先要接通电源,简单的逻辑。然后,能量便会流向其他人。如果你自己并没有接上能量的源头,能量又怎能流向其他地方?这样简单,我们在霎哈嘉瑜伽就是不明白。因此我们的联系开始生锈,连我们也不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你并没有连上源头!那是你唯一需要依恋贴附的,那么全部都会流向尽头。所以,我们要有这种依恋贴附。但我们却喜欢依恋着很多粗劣的事物,这些事物只会令我们痛苦悲伤。

例如,我们依恋某些可笑的企业家时装,我们依附着它。不管它是否霎哈嘉文化,我们都依恋着它。这些执着依恋没有连上源头,没有连上喜乐的源头、知识的源头、带你升进的力量的源头。这就是集体升进得这么差劲的原因。太初之母的工作是先给你自觉,再给你生命,给你慰藉。如果你有生理的毛病,她会照顾你,会倾尽全力照顾你,如果你有精神的问题,她会尝试助你解决。所以,她是安慰者,在给你安慰的同时,她亦保护你。

即使是现在,我看到很多人会因一些小事而轻易受惊。为什么要害怕?老虎已站在这儿,你看不到牠,或许牠今天在图像中。你的母亲是这么有力量,你要明白她是多么有力量。你的脑海中并没有这种理解。有时候你的妻子是更有力量或你的孩子更有力量。当你知道你的母亲是那么有力量____ 她是你的母亲,你应该感到非常安全,那么事情便会成就到。

举一个例子,有一个男士,约两、三年前我在印度马德拉斯遇过。他是求道者,他马上认出我。之后他被调派到孟买工作。在接到他的母亲病得很重的信件后,他赶去探望她。医生说:「她患上急性癌症,快要死了。」他知道:「我的母亲是太初之母。」他坐在我照片前说:「母亲,我没有什么要说;请你做任何你认为对我妈妈合适的事情。」单单这么说,他就连上了。他们说三天后,「她快要死了。」三天后她出院了。他带她到孟买,到治癌症的医院。他们说:「她没有癌症,她痊愈了。」

假如不让能量流通……你仍然担心你的妻子,你的房子,你的孩子,担心「我的孩子,我的房子,我的妻子……」当你能放弃这个「我」,我便能工作。我不是说你要变成苦行者,不是这样。没有圣人是苦行者,他们全都有妻子,有孩子。可是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母亲的莲足上。

导师那纳克曾说,一个小男孩在放风筝,风筝在天上飞的同时,他跟友人谈天说笑,可是他的注意力仍放在风筝上。有一个女士清洁她的房子,她的腰间系着一个小孩;她清洁打扫屋子,做各种事情,但她的注意力仍是放在孩子身上。在印度有些妇女,你都知道,她们扛着三、四个盛满水的缸,而她们走路时双手是这样子的。她们知道怎样平衡。她们谈天说笑,互相嘲弄,但注意力仍是放在水缸上。

我的注意力常常放在你的灵量上。你不能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戏,要听信我。任何人想玩把戏都会受到很大的惩罚。所以请你们要非常非常小心,不要不诚实,不要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戏。我不会做什么,牠们却会!你已经看到……牠的牙齿。牠们都有特定的素质,我告诉了牠们。牠们都有特定的素质,知道该怎样做,而牠们是会付绪实行的。因此,没有需要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戏。霎哈嘉瑜伽士犯的另一个错误,就是以为可以向我或向霎哈嘉瑜伽玩把戏。当这些魔鬼的念头出现在你的脑海中,它们会完全摧毁你。一方面霎哈嘉瑜伽是一种祝福,对你的升进绝对是祝福,你到达某个高度,但你也要知道,当你到达某个高度,你要很小心,因为一旦你从这高度跌下,你会跌得多深?可想而知你会跌得很低很重。

在这儿你享有祝福、所有美丽的事物、爱、喜乐、知识、朋友、关怀。在这儿,若你不想留在这儿,只要玩把戏就可以了;若你想既留在这里又玩把戏,是不可能的,是不会成功的。你会马上被踢走;一旦你被踢走,天晓得你会到那儿。那并非我们关心的,你会因此被踢走。

我们要知道诸神是非常有醒觉性的。祂们观察着你们所有人,因为祂们要指引你、照顾你、帮助你,为你做各种事情,成就一切。祂们为你创造花儿,为你做所有的好事情。可是同时,祂们全都只会贴附依恋着我,不是你。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所以祂们照顾你。当你行为不当,就会完蛋和下跌。可是你母亲的爱是那么伟大,她常常都宽恕,给予机会,叫诸神不要作出任何行动。当然,祂们只会服从到某一限度。

若你想做下流,残忍、邪恶的事情而同时又留在霎哈嘉瑜伽,你不能。这不像你昨日看到的任何宗教,你犯错、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杀人、欺骗人,仍然能留下,不像这样。在这里你要成为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这一点你们要明白的。

[钖吕玛塔吉向旁边的人说话:有些霎哈嘉瑜伽士来了,他们进不了来,门应该关上了。]。

这个力量是那么强大,那么警觉,那么充满爱心和慈祥。既是母亲又是你的导师,母亲以爱心去教导孩子。不单如此,你永远不感到我在教导你霎哈嘉瑜伽,你就是这样学懂了,像小孩玩游戏般就学会了,这个既深奥又精微的课题,你轻而易举就学懂了。很巧妙地、美丽地完成了,你内在已装设好。现在你知道这是霎哈嘉瑜伽,这不是霎哈嘉瑜伽。全部知识都那么甜美地给予你。你们唱印度歌曲的样子,连印度人也感到惊讶,他们有时也不能唱得像你们那样。那些来我的讲座的人,一些音乐家,他们看见你们,说:「我们真的很惭愧,这些人怎能唱得这么好?发音这么准确?」

你要完全信赖这力量!那时,他们遇到困难,常常受打击,他们仍未得到自觉,他们要常常依靠这个神圣的力量,他们必须要这样。现在你们都已得到自觉,都已获得自由,但仍不要忘记信赖这个神圣的力量,它每时每刻都在照顾你们。

他们怎样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戏?有些懒骨头来到霎哈嘉瑜伽,绝对是懒骨头,他们一定是偏左脉,不管如何,如果你告诉他:「你做这工作吧。」「不,母亲,我不能做这工作,不然我会偏右脉。」这是很常见的把戏,常见的把戏是「我不能做这工作!」说到工作,他们就会跑掉。有多少人愿意工作?很少。那天我走进厨房,我问那个印度女孩发生了什么事,她说:「他们都跑掉,没有人留下帮忙。」没有人想担起责任。在霎哈嘉瑜伽的把戏是这样的:「如果我做这工作,我会偏向右脉。」但是如果你偏向左脉,牠就在这儿。(钖吕玛塔吉应是指那老虎的图像)把牠放在这儿很好,我很高兴。

所有怠倦散慢的人,懒骨头,常常都是这样。有些人被劝说:「你要早起。」他们感到早起是很糟的:「噢!怎能起床呀?」但是当你想想你的过去,你一定曾经吸毒,酗酒,吸食一切左脉的东西,那是你不能早起的原因!现在,你该如何戒掉或中和这些坏习惯?你应怎样做?如果你开始早起,慢慢便能养成习惯,坏习惯自能戒除。让自己迎接清晨的阳光。酒精是很左脉的垃圾。即使女神亦曾经喝掉全世界的酒精,你不会相信,所有酒精!圣人如赛巴巴曾抽光马哈拉施特拉邦的烟草,但他们仍然吸烟。湿婆神把毒液喝光,因为祂是生命的赐予者。祂们很真诚诚恳,全神贯注的做了很多工作。你看我也是这样工作,祂们也曾这样工作。

因此,不要视一切为理所当然!我曾经叫你们写下自己今天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我会为自己做各种事情______我会为自己的屋子和厨房漆上颜色,做一切的事情;我会裁好一件漂亮的纱丽,也做好上衣。那么,我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我送了多少礼物给人?我写了多少封信给人?我写下自己的多少经验?最重要的是,我有多少次在心里感受母亲的爱?我要告诉你西方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现在才发现,当我发现霎哈嘉瑜伽,我亦同时发现今天我要告诉你的秘密。

女神力量的渗透力使人可以找出恶魔,它们怎样在我们的思维中运作,怎样繁衍昌盛。我曾经告诉一些人,我会告诉所有人。当我们还是小孩时,直到五岁,我们都是自我中心的只顾自己。你把十件玩具给十个孩子,他们只会拿了玩具一起玩,不会与任何人说话,只会玩,不会骚扰其他人,各自生活,互不骚扰。如果他们受骚扰,便可能会打人,可能会做一些荒谬的事情。原因可能是有某些小孩的亡灵附着他们。但当他们五岁大,就如现在你问任何一个在这里的孩子:「现在你看到什么?」他说:「我看到老虎,看到花朵,看到这些那些,我看到这些。」但如果你要他站在哪儿,假设有人站在那边;他会看到什么?他仍然会说看到老虎、花朵,这样那样。试试吧。因为他不会从另一个人的角度去看事物。他只是忙着应付自己的自我。

整个西方文化,我现在发现____我也不清楚,过往不是这样的。父母看管得孩子很紧,他们对孩子有责任感,他们要成为孩子的榜样。和以前不同,孩子们互相打架。他们有时会打架,但只限在睡房内。我年轻时没有看夫妇时常吵架,闹离婚的电影,完全没有。夫妇之间的了解不是这样子的。但若是另一个女人或男人,他们的脸孔会变成这样。如果你在街上看到两个人像这样走在一起,你便知道他们不是夫妇。这是现代,这就是现代,西方是最差的,连父母也未成长,未成熟,完全没有责任感。他们有孩子,怎样与丈夫相处,特别是这里的妇女是又专制又愚蠢。她们对烹饪一窍不通,什么都不懂……任何事。她们只会送信,在银行做抄写,她们极之愚蠢;不懂怎样与丈夫相处,与孩子相处,她们没有受过训练。她们的母亲没有关怀她们,对她们完全没有纪律。因此,这些自我中心的孩子仍旧是自我中心。没有爱,没有感情。

我们可以说我的母亲是非常严格的人,极之严格,但同时她也极之有爱心____非常有爱心,非常严格,就像札格丹巴(Jagadamba)。她教我们煮食,即使怎样拿手柄她都会教。她会告诉我们:「不是这个角度,这样不成,这样才成!为什么你这样子站着?你的注意力在哪儿?」不准提问。这些我们童年时学懂的纪律对我们今天很有用。还有是他们极之有爱心,无论他们做任何事,都是为了我们的福祉。可是我认为,尤其是在瑞士,我经常感到那些母亲是没有受过敎育的,她们连自己的女儿也非常妒忌。我们的母亲……我的母亲受过很好的教育,可是她的母亲却并非如此。她有智慧,有责任感,她知道自己是位母亲,所以言行必须检点,不能孩子气和愚蠢。

因为这些女士没有得到爱,所以她们仍然自我中心,仍然是婴儿,仍然未成长,仍然未能从他人的角度去看事情,而且变得非常固执:「不,这是真的!」让我们现在面对它吧,今天的太初之母祟拜是很危险的,因为它像一面镜子,让你看清楚自己,面对自己。宰制丈夫是件愚蠢的事,原因是你不懂怎样与丈夫相处。我可以说印度妇女在某程度上宰制她们的丈夫是可以的。丈夫不能没有妻子,不能没有妻子。他们甚至连怎样收拾东西,怎样弄茶,怎样煮熟一只蛋都不懂,他们什么都不懂,怎样锁门开门[钖吕玛塔吉在笑],怎样开衣柜,怎样铺床也不懂,任何务实的事情他们都不懂。

我的意思是……我丈夫经常来问我:「这领带行吗?」这是很久以前的事,现在他知道我是太初之母,虽然过往也是。他习惯来问:「这个好吗?」「不,这个不好。」他便会更换。因为你们仍未成长,仍未成熟,你不懂怎样与丈夫相处。你想去宰制人,孩子也有样学样,他们也宰制你。表面上,你要明白,这权力是从上而来的,像我常常说:「我不是神,至高湿婆神才是。」当我这样告诉葛雷瓜时,他感到很震惊。我也是神,没有我,祂是谁?我是祂的力量,祂并没有力量。让祂成为神好了。因为如果你要怪责任何人,你可以怪责祂。祂是神。我要努力工作去取悦祂,否则,你也知道,祂不会理会任何人,只会毁灭,祂只懂毁灭。任何人想向我玩把戏,祂会毁灭你,祂会狠狠地毁灭你,令你很多世也不能成为人类。祂就是那样子,可怕的家伙。你要知道,这种事都是祂做的。

因此,我们要成长。我们要成长成有智慧的女性;因为,正如我告诉你,女性就像大地之母。当你问我:「母亲,你工作得这么辛劳,但看来仍然容光焕发。」因为我享受,对我来说那是音乐,工作对我来说是音乐,煮食对我来说也是音乐,所有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是音乐,你会不会讨厌音乐?相反你感到很清新。你都看到,当我降魔伏妖,我变得更觉醒,拥有更多光,情况是刚刚相反。

我要你们明白,今天请你内省,作灵魂的搜寻,找出自己出什么问题。不要纵容你的自我,因为自我令你变蠢,这是你一定要看到的。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是那么愚蠢,只顾自己。我们都知道,马戏班要有小丑,也要有狮子和老虎,但令人着迷的是狮子和老虎,并非小丑。要内省,看看自己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这是很重要的。

当然,有一件事我要恭喜你,因为我就是这样,我没有做过什么变成这样,我就是这样。我是力量,如果我拥有力量,只因为我就是力量,那又有什么值得兴奋呢?我一点也没有兴奋的感觉。但如果我不运用我的力量,我就如人类一般。为什么我是女神?因为我能运用我拥有的一分一毫的力量。如果你们因为一些废话、恐惧而不使用你的力量;又或因为任何诱惑,任何限制,或类似的事情,而不尽力去使用你爱的力量,便不能升进。若你看清楚,母亲的整个力量是爱。她做任何事都是源于她爱她的创造物。

要反省,但不要太迟。我很久以前也常说,他们制造这么多物品,正消耗大地之母的资源。你一定听过我这样说,十八年来,我都重复说着这番话。现在生态问题像一个恶魔站在你的面前。你有什么对策?你只能面对它。你自然就能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毁灭。内省,如果你不马上内省,当再面对它时便会太迟了。所以不要单单满足于自己,满足于你已成为霎哈嘉瑜伽士就可以了。如果你来我的崇拜,就像你跌进海洋里,海洋有能力吞噬你,也有能力把你抛回岸上。海洋在这两方面都能起作用。

为什么我未能在霎哈嘉瑜伽深化?藉多嘴多舌:我没有时间、我很忙、我要工作等等。那么你便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的全部时间都是为了霎哈嘉瑜伽,因为这缘故,霎哈嘉瑜伽给你充足时间去做其他事情。我不时在温哥华、圣地亚哥,或在这儿的崇拜遇见一些人,我问:「你怎么来了,你的生意怎办?」他说:「我正是为了生意来这儿,正好在这天。」当你领会了解这力量有多伟大,你就会把所有事情交托给这力量。它为你解决所有事情。今天我会谈到力量(Shakti),女神的力量,我们仍未对它完全了解,它是很精密、很平衡和极之有效率的。无论这些力量为你做了些什么,请你尊重它们。

请尽量吸收它们,好让自己成长。不要说:「我结婚了,」或「我怀孕了,」「我有孩子,我要工作」,不能这样。当你变得完美,所有事都会变得完美;所有事情都连系到你有多完美。然后,你不再问我:「母亲,我要做什么工作,我要成就什么?」不是这样。你看到自己的路,万事都会成就。

所有从前被杀掉的恶魔又重回他们的原来的位置。最坏的是他们以导师的身份进入求道者的脑袋。他们化身为天主教、基督教、各种庙宇和各种原教旨主义。若你看看他们,他们看来就像恶魔。当你受他们影响,他们便会进入你们的脑袋。当你来到霎哈嘉瑜伽,脑袋被洁净,你回复正常。跟着要怎样,做什么工作,在洁净自己、传播喜悦的同时,还要做什么?你要把它给予别人,这是你的责任。首先,你们的个性、行为、关系要纯洁到可以发光。就如一块很清洁的玻璃,光才能通过。但是,灵量作为纯粹的欲望,你要很殷切热烈,要像泉涌般的欲望去给人生命能量。那么,给谁自觉,你把自觉给予树木、给予狗儿、给予任何人,你也可以给予人类,虽然是颇困难。

一定要这样做。无论你作何事,要注意你是否连上。在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的时候,如果你的联系是很松散的,你在给予别人什么?霎哈嘉瑜伽还是其他?你在给人黑暗?给人无明,给人疯狂。

所以,每时每刻你都要与这个强大的力量保持连系,让它高兴。礼法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看看这里……(锡吕玛塔吉指向老虎的图像)牠们都懂礼法,因为牠们是固定的。你们也应该好好地牢记礼法。对我来说,以人的身份去告诉你们女神的礼法确是颇为困难尴尬,真的。但我仍要告诉你,因为我不想你受到伤害,你一定要遵守礼法,充分了解礼法。

当然,现在已好多了。在德里第一次为我做崇拜时,他们用胶碟来做摇灯礼,用胶盒子盛载红粉。那时我很替他们担忧,我整个身体都收缩起来制止他们:「什么也不要做!」如果你看到我的照片,会发觉我看来很不同。我很惊讶他们不知要怎样做。好吧,现在请你们注意礼法。就如有人在早晨穿着睡衣四处走,这是不恰当的。你们要穿戴得恰当。你正要……你知不知道太初之母是谁?又或你知道什么?如果你知道要与太初之母见面,一定要明白礼法。幸好,在印度,人们很懂事;虽然他们有时也会犯错。礼法是很重要的,若你不遵守礼法,他们会很愤怒。这是极之重要的。这就是基督为什么说︰「祂能容忍不利于祂的一切,却不能容忍任何不利于圣灵的。」他亦说:「当心喃喃终日的灵。」因为若你在我背后窃窃私语,我全都听到。他们随时向我报告。我知道所有你在我背后做的事情。我会给你时间,然后它就会作出行动。

这是为你着想,为你的好处,为你历世争取的升进,你要尊重自己是求道者,你现在已经找到真理。用真理做一个王冠戴在头上吧,你就像王者。除非你知道自己拥有什么力量、知道怎样取得它,还要紧记它,让真理成为你的一部分,否则你便很难成长。你不是在这里就是在那里,只会像钟摆般在半空中不断荡来荡去。

女霎哈嘉瑜伽士会因为说:「我会偏向左面,或我会偏向右面」而感到羞愧。你怎能这么不堪一击?只因你仍未成长。你要像直布罗陀石(Rock of Gibraltar)。你怎会受感染?好吧,如果你认为某人极之负面,不要走近他,这样你只是不能成为乖巧的宝贝。

我的孩子一定要成为正直的勇者。你是我的孩子,不再是基督徒、印度教徒、穆斯林,不再是可怕邪恶的人。你是我的孩子,你要勇敢、正义、善良、有爱心、有活力,那是最起码的。我希望你们在崇拜后,坐下静坐和内省,找出:「我为何这样做?问题出在哪儿?」昨天我看到有些人在打盹,这是因为左脐轮的问题,因此,要清理你的左脐轮。

如果你与上天的力量完全连上,三天三夜不睡觉也不会感到疲倦。你偶尔也有这种经验。但你的注意力必须放在这个力量上,放在与它的联系上,我们正拥有这力量,只能这样,否则,很自然的你会很累。一切都是那么有逻辑,很有逻辑的。感谢天、感谢你自己、感谢你的运气,你们是很少数的幸运儿能与这个力量连上,可以轻易而举的吸收这力量。

你是什么,为什么你的行为像普通的街上人那样,有着愚蠢的问题?你会惊讶地在往世,女神从未像我那样说这么多话。她们只说一两个字就够了,像她说:「呵!」就杀掉这个;「吓!」就毁灭那个。她只说:「呵、吓、嘻、唏!」就令这完蛋。她们从不给人自觉,没一位降世神祇给人自觉。她们说:「不、不、不、不、不是我,不是我,很抱歉,我不会这样做。」祂们必定是看到人类是那么愚蠢。「天啊,没什么,我很妥当,我可以到森林十四年,我可以与阿周那一起当车夫,我可以被钉十字架,我可以服毒;但千万不要派我去应付人类!不、不、不、不,我宁可去动物园。」因此她们没有一位,没有一位,她们有些甚至没有提及自觉,她们以为:「如果我们提及自觉,他们会说:『为什么不给我们自觉?』」没一位给人自觉。

这就是太初之母的慈悲、爱心和自信,你们都应该有自信。我不只给你们自觉,还给你们力量去给他人自觉。从未有降世神祇做你们正在做的工作。虽然祂们很有力量,却没有给人自觉,你们却有,尽管你们的工具不太完备、不太神圣,虽然如此,我们仍要迎上前,弄清楚你的人生有那些事情是重要的。对诸神来说,神圣的工作是首要的,没有其他。没有人承担这任务,没有人,没有人上大学或念书,他们只做神的工作。因此,你做的任何事都要视作神的工作,那么能量便会流向你。当你开始做神的工作,你做的一切工作都变成神的工作;即是说,当你决定:「我要做神的工作。」神就会接手,做其余的事情,你只需做神的工作,祂会接管一切。我希望你们明白,试试吧!要有信心,也要感谢神能有一位像母亲的人,告诉你你哪里出问题。感谢天!即使你的母亲也没有告诉你哪里出错,因为她们都害怕你。

不要说然后……然后,当你说了一些话:「母亲,我的心轮受感染。」我的意思是你能做什么?如果你明白我这么做是为了令你能有所改进,是出于爱心,出于关怀;那么你就能成就到。我不认为这是思维上的理解,是更高层次的理解,它成为你的感知的一部分。「它怎会出错?所有都是为我着想,为我着想。」

还有一点,你们要明白,我清理的这七个轮穴,都是集体地在宇宙层面由我保管。Viratangana的质量是她在我们内里创造宇宙大我的感知,即是集体。若你们不知道,在现代,我们集体地走在同一灵性的道路上,就是这样。由于我们已到达顶轮的阶段,在这里我们只能集体地成就,没有其他途径!你们要完全明白,任何人以坏行为或任何事情伤害集体,都会被赶走,这是毋庸置疑的,也会跌落坏人的手中。

集体是太初之母的工作,因为在顶轮,宇宙大我掌管顶轮,而宇宙大我的力量是Viratangana,是它成就集体的。我们要明白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们不合群¾¾可能出于任何原因,或许出于嫉妒、自卑,或任何隐秘的原因,像毛虫般爬进来,我们便知道错在自己,而不是集体。不要批评集体,我自会找出集体的问题,把它纠正。要参与集体,有智慧和诚恳地维系集体。让大家合群,享受集体。不要互相批评,只批评自己。如果你惯于批评人,请改为批评自己吧。这样比较好,因为这也是习惯。

人们,尤其是西方人,他们对任何事都有反应。若他们看到这地毯:「噢!我不喜欢它!」它并非属于你的,不是为你而造的,它跟你有什么关系?「不,我不喜欢它!」它不属于你,有什么问题?它铺放在这里,你为什么要不高兴?「我不喜欢这个人!我不喜欢这条裙子!」你是谁?「我不喜欢。」在霎哈嘉瑜伽是不容许「我不喜欢」。这是一种说话的方式,不管如何,其实没有需要说什么。

这种狂妄自大是不利于集体的。我看到有些愚蠢的人总想替我拍照。你告诉他们:「不要走上前,不要。」「不,我要,不做不成!」他们有些实在是蠢人,无药可救。我告诉你千万不要以他们为榜样,也不要有样学样。

跟着,我们来到这一点,太初之母的工作是整个创造最重要的。降魔伏妖已经完成,什么?已经完成;莎维德丽的工作亦已经完成;她创造了恐龙,那又如何?摩诃拉希什米的工作已经完成;她把你们带到人类的层面,对,那又如何?现在是高潮,你得到自觉,得到这特别的素质,你已经进入神的国度。所以你的言行举止必须检点,也要有尊严去明白你们已经进入神的国度。

有一次我要与印度总统会面,他对我来说与其他人没有分别。我从没有想到他总统的身份。我在走路时,与我同行的人突然变得很拘谨,像这样[锡吕玛塔吉在表达人们很敬畏的样子]。我说:「这些人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见到鬼还是什么?」走上梯级,有些守卫拿着矛和一些什么东西站在梯级上,不管如何,我感到很可笑,这些人变得很拘谨。

当你们进入神的国度时,你有多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你要怎样,你的行为要怎样?只需要感受一下你已经在神的国度的独特之处。只要感受一下,如果你能感受到,你就会知道,你取得一个多么光荣的位置,你应要有多尊贵、多美丽、多整齐清洁可爱。你必须认识要有多少分际。当你知道你是人们梦寐以求的,或可以说你是神的国度中最高的国民,你便要证明你真的明白,真的感受到。你应该感到极度喜乐欢欣。

好像昨天,你们像街上的人为一些小事大笑;这并非霎哈嘉瑜伽。如果有大笑话之类的,尽管笑吧;要不然有人说话,你只在笑,我会很惊讶,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想想圣人会不会这么?你们是圣人;你们以smanana 成为munindras,透过静坐你们都成为王者。你们的行为怎能不尊贵?现在,要做好本份,尝试感受它。

昨天,在唱最后一首歌时,我知道它渗入感动很多人的心灵。这种我们称为nirananda的独特喜乐,我昨日真的感觉到它。要让它继续,要把它好好收藏在你们的宝瓶(khumbas),即灵量里,是她要升上来。今天我想不单敬拜khumba¾¾灵量住在哪里,khumba变得像花盆,就像这样,事情已经发生,也会继续发生,就如有人说:「母亲,这些花盆可以变成枱灯。」我说:「看,你也这么说!」所以这宝瓶变成花儿;花儿变成光,有香气的光。

希望你们能明白我的愿景,并且支持我,你们会成就到。我完全依靠你们实现我的愿景。我们要把这个世界变成美丽的地方。为此不需要牺牲太多。你们已经受到祝福,不用做太多,只要把注意力保持在力量的源头。愿神祝福你们。

谢谢。

马天娜说:「我们承诺。」你们都说吧。[所有瑜伽士都大声承诺]

十分感谢你们。

你要把奇迹,事情怎样成就写下来。例如有一次我们去巴黎,他们想为哪里的女士买纱丽,但没有办法找到有四十五吋长的布匹,不是三十六吋,就是五十八吋。当我们坐在车子里,我突然叫车停下来。他们说:「母亲什么事?在街上?」我说:「有人在街上售卖纱丽。」我们便买到想要的纱丽。

另一次,你们在伽纳帕蒂普雷的格涅沙崇拜都看过我们怎样为礼物赢得奬金。你们时常送我昂贵而无艺术价值的礼物,浪费很多金钱。即使是国家的崇拜,你不会得到什么,我们怎样取得它,也是一样。从机场来时我说:「这儿有些东西!」他们说:「母亲,只有一家商店。」我说:「进去看看!」我们进去转了一圈,哪里的货品都很便宜。同样事情在美国也发生,我坐下说:「中国有麻烦,我们买些中国货吧。」我们走进一家中国商店,那儿的货品很贵,非常昂贵。我走到一个街角说:「让我们走进这小巷吧!」哪里有一家商店,卖的东西都比其他商店便宜四成,全都与十分之四有关。我想只是偶然,在一百米之外的商店便以五、六倍价钱出售,怎会这样?

你们都可以试试;但你的愿望必须纯粹,理解也必须纯粹。我只在想这些霎哈嘉瑜伽士花掉很多钱,浪费很多钱去购买这些无价值的物品。你们送给我的所有礼物,我其实已经要求他们不要再送了,停止再送了。现在送礼从个人层面提升到国家层面,即使是国家层面,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再分国家,应该只有一个国际层面。如果你们同意,你们明年可以这样。

不管如何,无论你给我什么,我都不会卖掉,也不会转赠他人。我们要保存它们,好让子孙后代看到你们给我怎样的礼物。它们的价值就在于此,不在于你花费多少。完全没有需要个别送我礼物,我知道你爱我。我也不清楚,我已经告诉领袖们:「个别国家请勿再送礼物了,不要浪费金钱。」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未同意,若他们同意就可以停止送礼。即使是国际的礼物也可以减少。

你们都知道,我什么也不需要,可是它会成就。像我说:「这次你们给我象牙吧。」象牙是很昂贵的,我们再次能以很便宜的价钱买到象牙。当你给我象牙,你不会相信,我从报章中得知象牙一直都是五百元一公斤,现在在美国却只售三元一公斤,真的吗?这样做是为了鼓励手工艺和艺术。我说过很多次,你们只要用一点儿黏土,便可以制造既美丽又高价值的物品,那么,为什么还要耗用大地之母的资源?与其拥有很多东西,倒不如只拥有少量但有艺术价值的物品?

现在,你们不会在商店买到什么,你买不到丝绸,买不到这些,买不到那些。很难找到一些天然物料的物品,因为大家都制造不天然的货品。无论是什么,你都要创出美丽。若你能创出美丽,我们便要保存它,珍惜它,这比拥有千件无用的、可即弃的东西好。迟早会有可扔掉的人类。我们要扔掉他们。如果我们不懂怎样运用有限的资源来生活,怎能继续在地球生存?

我已经多次告诉你们要多用富艺术性,人手造的东西,但不要过分。最起码,即使你要买非天然的东西,也要挑有美感的。当你们有这个伟大的愿望¾¾今天他们想全世界都祈求保护大地之母,因此我开展这个话题。我们应祈求能为自己发展艺术,作为给别人的礼物,也要使用艺术家创造富艺术性的物品,我们只需要拥有很少,但富艺术性,而不是低俗的物品。在法国我看到这些人造物料不知不觉蔓延一切,无论是绵质、丝质或羊毛物品中。除了人脑外,它可以进入每一处,非常可怕。

无论买什么,要买富艺术感而非平凡、可怕和低俗的物品。明白吗?今天就说到这里,当你们做崇拜时,请向我祈求:「母亲啊,请拯救我们的地球,给人智慧,好使他们检点自己。他们应要当心。」每个霎哈嘉瑜伽士都要当心,用多少电力、电话、水或其他。我们要节约。假如我们不负起这个责任,它是不会渗透到其他地方。这是你们要做的。你们要在日常生活中养成节约的习惯,这个习惯要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尽量节省大地之母的资源。这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他们送上特别的祷告,当然,那是从教会之类的地方而来。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日子,因为他们一定想到这是女神的日子,因此他们作出这个请求。

愿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