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崇拜 Bundilla Scout Camp, Sydney (Australia)

复活节崇拜
澳洲悉尼 1991年3月31日
 
(一个瑜伽士说锡吕‧玛塔吉请他读出这个星象,已经做了。)
 
是一个很有名的占星家说的。
 
(已经读出星象)
 
“Moksha kanaka”即给人自觉的人 — moksha kanaka,Moksha。
四十三…。
 
它代表「行星」。这代表「行星」。Gajakesari yoga,”Gaja”是大象,”Kesari”是狮子,所以两者…。Nishkalanka,这个代表迦奇(Kalki)。
今天我们在这里敬拜基督,因为祂从死里复活。祂的死有很多理论,实际是祂复活后到了印度,与祂的母亲一起安顿在印度。没有任何书籍像这样描述祂复活后的情况。但在其中一本往世书(Puranas),写萨利瓦汉拿王(Shalivahana)的事迹,他是我所属的王朝的其中一个国王,萨利瓦汉拿王在克什米尔遇见基督,他问祂︰「你叫什么名字?」
祂说︰「我的名字是Issa。」
他再问祂︰「你来自哪个国家,哪个地方?」
祂说︰「我来自一个对你和对我都是陌生的国家,现在我在这里,在我的国家。」
我想这就是为何祂欣赏印度的事物。祂常常医治哪里的人,祂的墓在哪里,祂母亲的墓也在哪里。
也有其他对祂不大认识的人创作祂的故事,不管如何,你发觉基督特别留有印象,特别要在那里教导如印度经典所述的道德,极力推荐印度经典。对祂而言,人生中最重要的是道德,因为你也知道,祂是锡吕‧格涅沙的化身,所以对祂而言,格涅沙原则是极之重要。祂曾说︰「在十诫中有说︰『我们不能犯奸淫罪』,但我实在的对你说︰『我们不应有淫邪的眼睛』。就是要到达这种程度,即使眼睛也不能淫邪。这是对人的个性品格一种很好的理解。但我们发现在现代,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徘徊在淫邪中。
在其中一本奥义书,我读到即使看妇女一眼,想及妇女,与妇女说太多话也是犯奸淫罪。在现代,我曾经看到,每一处,每一个国家都利用妇女作为公关,她们与有权势的人谈话,谈话的态度令他们感到受纵容奉承。其中一种取得认同支持,取得官员的错误认同支持的途径是透过这种公关交易,这是很普遍的。这种行为要为很多国家的贪污腐败负上部分责任。
道德与各种暴行相辅相成。任何暴力的人,黑手党,视为弃儿的人,他们全都是最差劲淫邪的人。所以我们要明白,道德是霎哈嘉瑜伽的基本资产是何等重要。
我特别要说,我们今天是何等幸运,能在格涅沙的土地上,在这里庆祝祂的复活。祂的复活实际上全因祂的纯洁,我们可以说绝对Nishkalank的一生,纯洁的一生。祂拥有纯洁是因为祂是Chaitanya,祂是生命能量,祂是那么纯洁,所以祂能在水上行走;祂是那么纯洁,所以死亡不能杀死祂。
我们要以净化为目标,我们谈复活,当我们想重生,就如我之前告诉过你,一只蛋变成小鸟,这个过程被称为”dwijaha”,即重生。同样,自我和制约覆盖遮蔽着我们,我们要展开成为小鸟。就是这样,我们知道梵天婆罗摩(Brahma创造神),知道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是Brahma,这也是为何我们现在确实已经成为dwijahas,意思是婆罗门(brahmins)。那些还未知道Brahma的人,没有祂,敬拜或咏唱或做什么又有何用?因为你还未连上,若你没有连上,做什么都是毫无意义。
我们要看看自己纯洁这部分。在很低层次的人,我曾经见过不纯洁来自基督所说的「喃喃终日的灵」。这些人在别人背后说坏话,享受说人坏话。这是种很低下的品格。我想在霎哈嘉瑜伽,有这种品格的人应该离去,因为这样会出问题,他们会破坏伤害霎哈嘉瑜伽集体合群这个主要基本力量。
特别在这方面,我请求女士,特别是领袖的妻子要肩负重大责任。若她们像这样说话,对说别人坏话感兴趣,她们便会往下走,到达其他人的层次,她们的母性亦会受到挑战。任何母亲容许她们的孩子说这种话,真的是破坏孩子的整个人生。任何人在霎哈嘉瑜伽说别人坏话对双方都是极之危险,特别是说坏话的那个人。我们连想想别人缺点也要避免,更何况说人坏话。若任何人向你说这种话,你要把手掩盖耳朵上,说︰「不要告诉我,我不想听任何人的坏话。」因为当我们说别人坏话,便会取得吸收这个人的缺点短处,除此之外,我们的思维亦受破坏,不纯洁会进入我们的脑海里,接着你与别人交谈,它增长,变得更差。
因此,妇女有责任要特别小心,这种事多发生在妇女身上,因为她们有点被排除在外。她们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人生,她们与男人不同类型。男人,若他们要生任何人气,或他们想说什么,他们马上去做,争吵辩论,把事情了结。但女人却会把事情埋藏在心里,会说一些话,这样做是个坏开始,就像虫移动,会传染。所以你们所有人都要记着,你们最先要避免的事情,就是听别人说坏话,说无聊事。
我在珀斯也说过同样的话,因为上一次,当我来,我发觉你们对他人做了些可怕的事情。我现在再次告诉你这些话,因为我们要明白道德不单只是「性」,比性多得多,阔得多。
因为我们想净化自己,让我们内省。人们问我︰「为何你在俄罗斯处理得那么好?」俄罗斯有一事是很了不起,他们很内省。若你阅读任何俄罗斯作家的小说,你会很惊讶的看到他们所有人都会内省,所有人的个性都很懂内省,他们想看到︰「为何我要这样做。」例如,有人很懒惰,不工作,只花时间阅读或做其他事情,没有伸展身体,那么他便会内省︰「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懒惰?为什么我不能积极点?」
有个很难相处、易发脾气的人,人们不喜欢他。除了生别人气,他要看看自己内在,「为何没人喜欢我,没人关心我,什么令我这样痛苦悲惨?」
那么你便看到自己一是很受制约限制,一是可笑的自我跑了出来,令你做一些你不该做的错事。一旦你开始内省,你便在洁净你的思维。
现在就如文化是,我发觉对人类并不大有益。它是,我也不知道人们想怎样,他们能做什么,能到达怎样的程度。没什么是有可能发生。我曾经看到一些我们的婚姻,一些男人或女人从没告诉我很令人震惊的事情,他们染上可怕的疾病,他们只会令我有麻烦。有很多人做过这种事情。
所以首先你必须知道,在霎哈嘉瑜伽,你不能是伪君子。若你是伪君子,若你不真心诚意相信霎哈嘉瑜伽,不专注,不洁净自己,不责怪自己,你便很快被揭露,被抛离霎哈嘉瑜伽,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不会抛弃你,我只会原谅,就如我曾告诉过你,有两个力量在霎哈嘉瑜伽运作,一是离心力,一是向心力。向心力吸引你,离心力却会把你抛走。
所以我们要非常,非常小心,因为不管你取得什么,都确实是很不平凡,令人惊讶的那么神圣,那么容易取得。实际上,我对自己怎能成就完成这些事情也很惊讶。它能实现成就是因为,就如我告诉过你,上天无所不在的全能力量扮演着很有活力的角色。它起作用是因为现在是,我们现在正处于过度期(Krita Yuga)。过度期的出现是当一个时期和另一个时期之间有一空隙。就如我们有斗争期(Kali Yuga),在斗争期进入完满期(Satya Yuga)之间,就是过度期。当它起作用,进化过程便在这个时间发生。
现在最后的进化已经开展,这个全能的力量已经再次变得活跃。这就是为何你取得我所有相片,取得所有这些事物,你也能给人自觉,你自己也能。你会惊讶于发生在你身上的奇迹。每个人都能告诉你上百个奇迹,这些奇迹也是这个无所不在的全能力量所成就的。在这接合点,当我们有这些可能,若我们仍想伪善,便会伤害自己;若我们批评别人,而不是批评自己,我们便会错过这班巴士。
你必须明白时间的重要,人们就是错失时间。霎哈嘉瑜伽是很好,因为你受到祝福,感到安全,一切都很好,你拥有那么多兄弟姊妹,我看到你们的脸像玫瑰般闪耀,全都很好。但你仍有机会落后,原因是你必须洁净自己,不要自满。有些人当我与他们谈话,他们从不会想我是在与他们谈话,他们以为我在说别人。所以请你们明白,我们要内省,要静坐,当我们意识知觉到自己的缺点,便要看着这些缺点,缺点便会消退。
我们要做的任务是很巨大的,就是解放整个人类。为此你们要是很特别,很有理想。人们要看你的表现。我曾经看到有人很喜欢走上台炫耀,这是自我,要明白这是自我。若你的言行不是你口中所说的,没有人会把你的话当真;他们反而会从霎哈嘉瑜伽消失。若你想炫耀,人们便会说︰「看看这种炫耀。」每个人都能看到你是这样,他们或许看不到自己,却能看到别人是这样。
所以你要对所有这些自我的彰显非常、非常小心。若你有钱,便想炫耀;若你有权势,例如你在政府占有某个位置,你便想炫耀,什么也可以。这些都是人为虚假的事情。我知道有人炫耀一些毫无意义荒谬的事情,我就是不明白,这些事物都是外在的,它们不会令你富裕,完全不能给你需要的力量,也完全不能令你变得漂亮美丽。这些外在的事物,任何人都能拥有,它们不会令你了不起,只有发展你内在的财富才是唯一洁净你的方法,也能给你如基督所说的重生。
现在复活的时刻到了,你们全都复活,但你们仍要洁净自己。首先,就如我告诉你,我们最先考虑的应是道德。现在只想想人们过着怎样的生活。例如,我曾经与我的丈夫在西方,另一个环璄,另一个社会生活。我们到过派对,曾经体验这种事情,我发现没有男人是安全的,也没有女人是安全的,他们全都互相调情,天知道为何要这样,这是种毫无喜乐的追逐。当他们回家,发现妻子失踪了或丈夫失踪了。这种不安全的生活,全因他们没有道德的意识。对他们而言,这些欢愉是很了不起,因为这种对人生的误解,令他们受巨大不安全感所折磨。
你要教导你的孩子正确清楚的道德观。为此你要有正当的言行举止,不要在孩子面前做出浪漫的举动,也不要把他们处于你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做这种荒谬的事情的境况。你的言行必须有尊严,不然孩子便会有样学样,这是先要做的事情。
你也要小心电视和任何向孩子展示的事物,或孩子能看到的…他们要小心,告诉他们这是错的,这是非常错的,会为我们惹来麻烦问题。若你与孩子有正当亲密的关系,便不会出问题。你要明白,在这里,他们受太多这种教育,尽管如此,你与孩子仍出很多问题。虽然我们没有教导孩子这些事情,印度却没有这些问题,因为我们对这种事情保持纯真。若孩子保持纯真,他们永远不会沉迷其中,也不会因好奇而出任何问题,不要令他们好奇,你会感到快乐,孩子也会感到快乐。他们从一开始就以道德为基础来开展人生。你要给孩子的是正确的道德意识。
另一件我看到的事情是,很重要,是你要给霎哈嘉瑜伽时间。很多人没有花时间在霎哈嘉瑜伽,没有在集体静室工作,他们没有想过要为霎哈嘉瑜伽做点事。你要明白,你是身体的一部分,就如若我不让一只手工作,只把它放在吊带上,你会发现它永远不能运作,会变得虚弱,不能再做什么,只会浪费它。所以你要同样运用你所有的肢体,你们全都要把肉身,思维,情感,不管什么都要为霎哈嘉瑜伽工作,因为这是你的工作。我不需要霎哈嘉瑜伽,我不用为它工作,为了你我才开展它,是你要把它给予别人,这是你的责任,所以你要把它担起,就如这是你的责任。
例如,你知道我这把年纪,仍每三天或四天出远行,到很远的地方。我为何要这样做?我没有必要这样做,我什么也不需要,我这样做只为这理应是我的人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来解释它,逻辑上它看来不怎样合情理。但若你看看我 — 你说我们对母亲很尊敬,我们很尊敬她,很喜欢她,也敬拜她,诸如此类,但你们有否像她那样付出那么多?你们付出了多少?
其二,我也曾听说过,人们对捐钱给我的讲座和其他都很吝啬。你想我来这里,在早期,我通常都是花我自己的钱,你却不想我花自己的钱来这里,这恰当吗?是吗?若你有自尊,你不会喜欢我来,花我的钱来这里,花钱来建造这个,花钱购买你的汽车的汽油,你喜欢我这样做吗?不喜欢。很多人来我的讲座,有人告诉我,但不要付钱给我的讲座,这是大错特错。若你不付钱,我告诉你,你马上会受苦,这是关乎钱的事情。因为若你不付出,钱便不会来。慷慨的人很昌盛,即使在澳洲,或甚至在印度也是。所以我要告诉你,即使对你这不是种诱惑,但当人说︰「母亲,我们想要的没有发生,这没有成就。」— 所以是有某些地方出错,某些地方出错。
一旦你开始把自己奉献给霎哈嘉瑜伽,你马上发现事情得到成就,某些事情,你犯了一点错,不该犯的错,或某些,你仍未了解,你出于误解做了一些事情,尝试找出它,事情必须整理,必须在霎哈嘉瑜伽得到舒缓。一切都整理好,不单如此,我见过,它变得完全漂亮的在正确的位置上,你会惊叹于它怎能成就到,从小事到大事。若它在你人生中不能成就,肯定有某些地方出错。这是你的道德观,我要说,财政上的道德观。
你的国家也有一些可怕的灾难,可怕的领袖来只对钱感兴趣,他们就是为此来霎哈嘉瑜伽。有什么发生在他们身上,你知道得很清楚。所以不要为钱来霎哈嘉瑜伽,而是为一切而来,某程度上,为整体,你要取得更高的位置。就如你也要以开放的心去给予付出,知道自己已经取得这份了不起的礼物,所以:「现在,我能为它做些什么?」当然,我不需要你的钱,我并非处于基督同一个位置,祂从不拿取任何金钱,所以我不需要拿你的钱。但仍然,对其他事物,没有付钱的人要记着,若他们想他们的孩子妥当,想他们的家庭妥当,就钱而言,若他们想妥当,在不感到有自我,没有在领袖的压力下,尝试把钱用在对霎哈嘉瑜伽有利的用途上。
另一点是关于家庭,就如我昨天告诉你,「我的房子,我必须拥有自己的房子,我必须得到…。」特别是领袖的妻子。我再次警告他们,因为这种情况会出问题,问题到达我们要把他们赶离霎哈嘉瑜伽的程度。尽管丈夫很好,但有些妇女想有自己的家,想有自己的孩子,她们想有自己的地方。若领袖的妻子有这种想法,别人会怎样想?他们要以领袖为榜样,若领袖不俱备这种品质,而妻子也不以身作则,整件事情绝对能处于危险的境况。
这就是我看到的,当人们意识不到他们是同一个家庭的一分子,他们便会受苦。我们开始想 — 试想像,我们把一只手指切下,把它种植在某处,它能长出什么?能否长出一棵树来?或什么会长出来?什么也长不出,它只会停留在同一位置。若你未与整体连结,你仍妥当,不管你在腐烂还是什么,都不要紧。但当你现在已经加入,当你是家庭的一分子,便要看到你有怎样言行,你的孩子有怎样的言行,他们是否合群集体?他们能否与人分享,又或他们在争吵?尝试看到你的孩子能与别人分享他们的物品,你要先以身作则,不然孩子是不会这样做。
现在看看基督 — 他活不到四年,某程度上他不在这个国家。只有四年,祂便能实现完成祂的使命。祂在这里只为实现完全在额轮的复活。这样短的时间,祂教导了多少漂亮的寓言,到过多少处地方,与多少人交谈过,祂的一生就是这样度过。祂活得很简朴,没有这种帐篷或什么,所以祂通常到山上 — 爬山,你也知道,山上的布道是很有名的布道。接着祂召集群众,与他们交谈,他们会聆听祂,但没有人能吸收祂的教诲,他有很少…只有约十二个门徒,他们待祂死后才能理解祂。在此之前,他们不理解祂是谁,他们的脑海没法把祂所做的事情,所讲的话形象化。但当祂复活,他们便想,祂是谁,祂做了些什么?我们怎会是祂的门徒?他们只是普通的渔夫,你们知道得很清楚,他们的理解力忽然彰显出来,他们的动力也彰显出来,他们真的能显示怎样实现我们称为「重生」这事情。
基督教却在保罗和奥古斯汀的错误旗帜下传播,这就是为何我们看到基督教出问题,出很多问题,我们也感到震惊。基督教的基督怎会是这样?就是这样,这个基督教的基督与基督毫不相干,而祂曾经说︰「你会称呼我为基督,基督 — 我不会承认你。」
我们就是带着这个,祂也曾说︰「他们头上会戴着一个记号,我便知道就是他们。」就如你已经戴着记号,你已经在最后审判被基督拣选了,祂拣选了你,而你就在这里。我们仍要知道,有各种可能我们是伪君子,我们在玩弄文字,可能我们仍要洁净自己,所以只要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看看自己︰「我那里出错?」
就根轮而言,你们有特别的责任。澳洲人比任何人要负更大的责任,因为这里是格涅沙的土地。若你不完全明白根轮清洁的重要,我肯定你不能在霎哈嘉瑜伽有任何升进。所以你们要决定,把它成就,那么你的升进或提升便没有问题了,因为你是那么纯洁,那么漂亮。你们所有人已经成就达到了,没有太大的困难。唯一是若那些被留下的事物忽然想走上前,你不要容许它们进入你的人生,要抛掉它们。例如,就像莲花的叶,当它还在水里,它没有显现什么,一旦它浮出水面,水便不能停留在它的表面,水只会滑落,任何水也不能贴附着叶。你或许向它倾倒水,任何数量的水,水只是溜走。你发现有这种情况。大家互相的关系,种族主义和其他事情,我们都要反对,为这种细微琐事去憎恨人不是件好事。
我们要记着基督被钉上十字架时那种寛恕的质量,祂怎样寛恕把祂钉上十字架的人,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即使他们知道他们在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人们仍想把人钉上十字架。这种钉死在十字架上可能对被钉十字架的人还可以,但对把人钉上十字架的人却很危险。所以我们都要明白这些事情,要摆脱这些事情,还要从所有的被钉十字架上走出来。你要拥有极之纯洁、理想、美丽的人生,你要对你的品德自豪,对你的伟大崇高自豪,对你的正义自豪,没什么要有坏感觉。不然,人们便会在这现代夸耀他们的缺点,而不是他们的优点 — 这是被视为坏行为。两者你都不需要夸耀,你却能对美丽的,美好的,能给人力量的事物自豪。
基督要顺服委身于祂的父亲的欲望,祂问祂︰「若你能拿走这个杯子,那会很好。」但当父亲说︰「不,你要喝掉这杯。」祂接受,勇敢漂亮的经历它。
我们要有同样的顺服委身,不管我们要做什么,都要顺服委身的去做。我们不应想我们能透过它来成就某些事情,透过它来炫耀,或是什么。你只要感到它能完成成就全因我们顺服委身。我们要感到顺服委身是很大的福份。若你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心,只说︰「我顺服委身。」就已经很足够了。但你不要说︰「母亲,请帮助我顺服委身。」我是说,母亲怎能帮你这个忙?所有这些祷告有时只为逃避实相。「你只要帮我,帮我,这个。」
要顺服委身很容易,你只要说︰「母亲,请来我的心,来我的头,来我的注意力。」就这样。不停的这样说︰「请来我的心,来我的头,来我的注意力。」当你不停的这样说,灵量便会升起,把你完全洁净。是她洁净你,她每时每刻都在洁净你的轮穴,问题出在你常常搞糟它们,一次又一次,这个可怜的家伙一次又一次的升起。出这些问题都源于我们没有内省。
我也曾见过有人很依恋他们的妻子,或依恋他们的丈夫,他们什么人也看不见。对他们而言,一切都是错的;错在他们自己,不是他们的丈夫或他们的妻子。这看来是人很普遍的缺失。这种错误的依恋不单会伤害别人,也会伤害你的丈夫或妻子,因为他们也会同样犯错。一旦他们犯错,便没完没了,他们会被摧毁。
现在我的任务是到美国这个喉轮之地,这是另一份艰难的任务。除非能纠正它,我的喉咙便不会妥当。我要开开心心的去做,完成这份任务。但你也知道,美国人的上层(轮穴)有点毛病,他们只能…我就是不明白。他们喜欢别人拿他们钱,愚弄他们,还喜欢拥有劳斯莱斯(名车),做着这种事情的人,你能想象吗?他们不会邀请我上电视,因为我没有劳斯莱斯。我是说在电视,在政府,你能否想象,他们不让你上电视,原因是你没有劳斯莱斯?这不是声誉名望!若我透过欺诈才拥有劳斯莱斯,那就很有声望,这只是种生意。
所有这些事件,我们感到像澳洲这个被全世界切断,那么遥远的国家,灵性的层次真的很了不起。灵性在这里表达得很好。我肯定在霎哈嘉瑜伽,若他们能明白他们是生活在格涅沙的土壤上,他们便会升进得很高。你以怎样的纯洁,怎样的理解来生活是何等重要。
今天是基督复活的日子,我们要说,是我们所有人复活的日子,是祂,是祂能应付处理,祂为我们做了一切,是祂大大的帮助我们,不然,灵量永远不能进入顶轮。所以我们真的要真心的感谢祂,也要尝试吸收祂的质量。
另一种质量在这里,当然,当人想批评你的母亲,想侮辱你的母亲,你便会生气 — 就像基督。祂不能容忍任何对祂的母亲的侮辱,或任何对母亲的忽视。祂曾经说,这是不能容忍的。同样,你们也一样,若你能这样,我便与你同在,绝对与你一起,你不再感到内疚或什么。当你明白不管你做什么,都要以完全真诚,完全理解明白的去做,即使你犯错,也不要紧。错误会为你带来某些缺失,你必须极之真诚,你内在要有这种感觉。
看看基督的感觉,我是说祂把自己钉上十字架,是祂要求这种麻烦,祂本应不用经历这种苦难,祂却经历了。当然,你不用为你的复活而钉上十字架,完全不用,但某程度上,你要把丑陋的,错误的,任何对你成长有害的事物都钉上十字架。你要真的变成非常美丽的人,非常美丽。任何与你交谈的人,任何看见你的人都应说︰「我遇见这样那样的人,很美丽。」我便问︰「你怎会这样美丽?」那个人说︰「我是女霎哈嘉瑜伽士。」这是我常常,常常遇到的经验。重点是你要尊重你的自觉,尊重你的重生复活。若你不尊重你的复活,对自己和对别人都没有帮助。
我有次偶然遇见世界最高法院,海牙法院的高院法官,在罗马尼亚。他坐在那里,我也坐着,他看着我,我想找他,却找不到。接着我们到巴黎,他也在巴黎,法兰克福,他转到哪里,我也是,所以他来问我︰「顺便问一下,我是否之前见过你?」
我说︰「或许。」我知道他是谁,但我没说。他说︰「你也知道,我是这样那样的,我到印度,有位女士把我治好,你是否那位女士?」我说︰「是,我是这样那样。」好吧。
接着他告诉我的事很令我鼓舞,他说︰「那次你治好我,我很高兴满意,我想你是其中一个医治者,但当我看到那嘉医生的人生 — 他是我的同事 — 他改变转化了,变得这样好,这样奇妙,我有一次问他︰「什么,什么令你变得那么好?你怎能在这困难,各方面都受到攻击的时刻变得那么好?仍能那样坚持。」(这孩子哭得很厉害)「是什么,什么令你变得那么好?你活在这种地方,你也知道海牙被各种罪犯,毒品围绕着,你却能那么好,那么漂亮圣洁,你怎会这样?
他告诉我︰「你还记得治好你的女士吧,她完全改变我,因为她,我才成为瑜伽士,我的人生就是这样改变了,因为它给你力量。」这个男人告诉我,我真的大受感动。他说︰「你能给我你的相片吗?」我说︰「我没有相片。」那里有三、四个霎哈嘉瑜伽士与我一起,他们都戴上徽章,那里却只有一个徽章。海牙高等法院的秘书也与他一起,他很感兴趣,他说︰「可否给我一个徽章?」他们便把徽章给了这个法官,其他人说︰「我们呢?我们也想要徽章。」我说︰「你们要戴上这个徽章?」「是,是,当然。」他马上把它戴上。忽然马德找到另一个徽章,他们却已经到了机场,他便跑到机场,告诉空中服务员︰「把徽章给这个男士。」「呀,我也看过这个徽章,好吧,我把它给另一个人。」她便把它带进去。
你能想象这些地位那么高的人,我要说,人生中处于那么高的位置,这样有才华,他们是最高法院的法官,某种意义而言,是最高海牙法院,全世界的最高法院,只因看到一个转变很大的人,却能这么谦卑。所以你能想象,你怎样改变你的同事,怎样透过你恰当尊贵的行为取得更好的成效。若你能以身作则,它会成就得很好。
而基督,为何祂能感动人?因为祂的人生,祂的人生显示祂是多么强大,祂死去。透过祂的复活,祂显示祂是超越人类的理解,祂从死里复活,祂必定是完全纯洁的人格 — 祂的确是。
所以今天我们要把自己安置在这样的位置,我们请求纯真,纯真和纯真。我们要以完全真诚去成就内在的纯真。不要有自我,以为自己完全妥当 — 不。我们要请求内在的完全纯洁,这是伟大的,伟大的基督已经给予了我们,我们要成就实现它,我们真的要显示我们能在内里成就实现纯真。不管发生什么,忘记它吧,不用担忧。什么已经发生已经过去,不管什么,要发生的是你要请求纯真。所有批评,所有憎恨,所有这种事情都会消失,纯真还会给你独特的位置,人们即使只看你的人生,他们也会改变,只是看你的人生,他们都会改变。
我希望这能在这里成就得很好,或许在我下次再来,你们会有很多,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漂亮地连在一起,漂亮地大家都有联系,这些孩子也成长得很快。我希望再次来到这片格涅沙的土地,在这里,纯真已经接管。
愿神祝福你们。
复活节崇拜是一个简单的崇拜,因为我们只是…当然,洗脚要由孩子来做,因为今天很特别,不然这是个很简单的崇拜,所以很多我们通常有的东西都不用准备。
 
我们先做格涅沙崇拜,孩子可以来这里,约五至十二岁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