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善轮崇拜

(United States)

1991-04-28 Hamsa Chakra, New York, 98' Download subtitles: EN,PT,TR,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明善轮崇拜

美国纽约1991年4月28日

「神——明辨是非能力的源头」

今天我们齐聚于喉轮(Vishuddhi)的土地上。在薄伽梵歌中,锡吕․克里希纳用领域(Kshetra)来描述这个区域,知道这区域的人则是为领域的知者(Kshetratra)。昨天我告诉你们接近额轮(Agnya)的意思是这个喉轮使你们在中枢神经系统中感知。因此知道这喉轮区域的人是警觉的知者(Dakshatatra)。

今天我们要来认识明善轮(Hamsa Chakra)。这是在两眉之间的区域。这区域位于脑的底部,称为Moorda。这部分完全控制整个脑的底部——我要再度说明是脑的底部——而这也是喉轮的一部分。就人类的知觉而言,这是非常重要的中心,因为当这两脉——左脉与右脉,在进入宽恕轮并彼此交叉之前,它们的一部分是在明善轮交叉。因此当自我与超我在我们的脑中发展并且覆盖我们的边缘系统时,源自于喉轮的两股力量便坐落在脑中。它们也从外控制这两个机制。举例来说,从明善轮,这股力量像左右这样地交叉,上升;形成自我与超我。从后面看来,这两股力量延伸并且端坐在头上。你们都知道明善轮是给予你们明辨是非的能力,但是我们仍然不了解何谓明辨是非的能力。

首先,在我们之内最重要的能量中心是根轮。如果我们对根轮没有适当的明辨力,我们会陷入狂乱不羁无法达至平衡。或者我应该这么说,我们替自己开启通往地狱的大门。你们都知道,只有左脉是源自于根轮。这个意思指愿望,在我们之内的愿望力量起源于根轮。至于心智思维方面,是在右脉,并非源自于根轮,它起始于更高处。我们要有完全的了解。

那个孩子在哭?请把那孩子带走。昨天也发生同样的事情。这是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继续整天和孩子在一起。昨天也发生同样的事情。你们应该马上带走这孩子。在集会中有任何孩子哭泣,必须马上带走他。这孩子有些地方不对劲,马上带走他。

这是明辨是非的能力。你们要了解,我们不能用心智的思维活动去控制根轮。如果你们将根轮变为心智活动,你们会完全失去对根轮的控制。暂且不谈现在西方所发生的一切,根轮全部进入人类的心智活动中。它是如此被频繁地讨论、谈论。它是如此被大量地描述、撰写,被大量地阅读,大量地放入我们的脑中,以致于它已经成为了心智活动。因此,根轮的运作不再有它所应具备的自然而然。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无法生孩子。这么多非常年轻的人就阳痿,因为它不是由愿望的力量发动,而是由心智活动——转换。

现在你们看到这里有光。它在燃烧是因为有油、有灯蕊,所以它在燃烧。但是如果你不放油而只加水。它会燃烧吗?不会。因为水不会滋养这光。因此,你有越多的心智思维活动的话,你的根轮会败坏而变得无法控制。但是如果把它转化成你的愿望,它会变的自然而然。这是在西方思想中所缺乏的基本原则,我想——任何自然而然的事物,他们都用思维去想。无论何时要用到思维活动,你们就应该运用思维活动。无论何处你们都要用到纯粹愿望与情感,你们就必须运用你们愿望的力量。同时,这是自然而然的,不应该沉迷它,任何的沉迷都不能是自然而然的。它只是,在某一刻,你有这愿望。这样而已。但是如果它占据你的脑海,这表示你正用水去燃起火焰。

同样地,关于腹轮,腹轮是创造力。你们可以创造任何事物。你们可以创造一件纱丽(sari)。你们可以创造美丽的设计、造型。你们可以创造美丽的艺术品或任何东西,但是一旦你们将它放在思维的层面上,它就完了。在西方,对艺术有太多的讨论。「这不是艺术,这不是艺术。它应该要做得像这样,它应该要像那样。」我的意思是,创造力是自然而然的。无论艺术家想要怎么做就让他去做。你有什么资格去判断、批评呢?任何事物被带到心智思维层面,你们就不能欣赏它。

现在,我们有艺术评论家,艺术家不再是自然而然的。他们害怕,只在意「评论会怎样说?」甚至当我写书,我将它给一些霎哈嘉瑜伽修习者阅读时,他们说﹕「母亲,如果您这样写,那他们会这样说……」我说﹕「让他们去说吧,谁在乎呢?」艺评家批评,并说﹕「这不好,这不是艺术作品,因为这样,因为那样。」因此艺术家完了,艺术也完了。

现在只剩下艺评。他们不知道要用他们的专业能力做什么,所以他们互相批评。我们只有互相在批评的艺评,但现在没有艺术了,还要批评些什么?而艺术现在要能赚钱,所以要艺评去认证。整个批评的运作模式是如此人为导向,以至于永远没有艺术。你们知道,他们画一条线然后说﹕「好,现在这是艺术。」如果艺评说它是艺术,你最好接受它是艺术。一条线有什么艺术可言?然后思维再度运作,称「有位孤独的人站在那儿。」这个、那个。这应该是自然而然的,为何去描述艺术?

心智活动是如此活跃,无时无刻企图根据某些标准去看待事物。这一切标准放诸于这些如此自然而然的事物,例如性、及艺术。所有浴室文化都是由大脑决定,一点都不自然而然。我跟你们说,这真是个笑话。

因此人变得不自然,艺术也变得不自然,你们的根轮变的不自然,这都是人为因素。所有自然而然的都已经消失了。如果你们看到来自任何国家的艺术品,只要去观赏。为什么你们一定要对它起反应?作为霎哈嘉瑜伽修习者只是去观赏。你们应该只是去观赏,然后全部事情会开始流动。

这浪漫主义的希腊悲剧,然后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罗曼史。这些都是想象的,都是思维的,不自然的。你们只接受那些人工化的关系——甚至夫妻之间也是如此。像丈夫必须每天带花给妻子,献花给她,好像她是祭司什么的。而妻子必须要——我不知道她们做些什么——都是矫揉造作。然后他必须对她说十次谢谢,她必须对他说一百次对不起。我的意思是,他们是夫妻,如同一部马车的左右侧。但男士期待这应该要发生,女士期待那应该要发生。男士期待女士应该要像男士,而女士期待男士应该要像女士。

男士非常讲究时间,女士并非如此。所以女士必须非常准时,要不然他们就会认为她是他们所遇到过最糟糕的人了。女士,比如说,对于她的厨房,或服饰上比较讲究,因此男士会因为她花太多时间准备而生气。这两方都缺乏明辨力,以至于关系变得荒谬可笑。双方应该要彼此了解,她在左边,你在右边,你们都要根据你们的天性而行动。相反地,你们却只想要让某人看来可笑。因为,想想看,男人变成女人,女人变成男人。你们看,这是个笑话,但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

无论男士该做些什么,他们做不成;无论女士该做些什么,她们做不成;无论孩子们该做些什么,他们不去做。举例来说,西方的孩子会不断地问﹕「为什么?」他们有什么资格去问『为什么』?他们在哪里成长?他们的智慧在哪里?他们的成熟在哪里?我们不能把他们当作坐在法庭中的法官一般地对待。他们只是孩子。但是当他们来到霎哈嘉瑜伽,他们失去了这明辨是非的能力。首先,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前,夫妻一天到晚吵架,一脚已经踏入了法庭。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他们紧紧攫住彼此,就像用胶水黏住一样。这是不可能的——太过度,导致因为妻子的缘故,他们会离开霎哈嘉瑜伽。他们会这般地彼此毁灭,他们紧黏在一起。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前,他们忽视他们的孩子而并不在意。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他们紧紧黏住他们的孩子。没有人可以说一句违逆这孩子的话,这孩子可以去打任何人。你们却什么都不能说,他们也毁了这孩子。因此在关系中完全丧失了明辨是非的能力,无论在性,在创造力,在家庭,在任何事之中,都是明善轮的一部分。

然后我们来到脐轮(Nabhi Chakra)。在脐轮也是,我们不了解吃其实不是这么重要的事。无所谓你们今天有没有吃你们的食物。这有什么要紧吗?你们看,现在吃变得很重要。在浦那(Pune)我们举办崇拜,我们有来自西方的孩子,也有来自于印度的孩子坐在崇拜会场之中。一如往常,崇拜总是很晚。在晚上,所有孩子们,有来自西方的孩子,在八点时起身,不管崇拜是否仍在进行或任何事,全部走去吃他们的晚餐。这看起来非常糟糕,印度人不能了解这怎能够发生。他们要在八点吃晚餐。假如他们不能够在八点吃晚餐,会发生什么事呢?他们会死吗?

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也用了我们自己的制约限制了孩子,我们也允许他们以一种彷佛已是长大成熟的人的态度去行事。我们对我们的孩子如此沉迷,好像有孩子是很伟大的一件事。任何人都能有小孩,这有什么了不起?你们要去照顾你们的孩子,这没关系。但这不表示你们整天只去溺爱他们,想着他们,担忧他们而不顾其他事情。

因此,如果你们要进入脑的边缘系统,即是宇宙大我(维罗陀Virata)之所在,这就是我说的,从喉轮到明善轮,再从你们的边缘系统到维罗陀,这时你们的兴趣会伸展。另一种明辨力应该是:「我是否只想着我的孩子?我是否只想着我的妻子?我是否只想着他们?还是我也关心其他人的孩子?我也想着其他人的孩子?」我只告诉你这个,因为我们有如此滑稽的关心,你们也以这种没有明辨力的关心来摧毁你们的孩子。像我们在印度有一所学校,孩子们待在浦那(Pune)。参加为我举行的崇拜。我告诉他们不要带孩子来,因为我知道这些孩子来自于西方,他们不容易承受任何事情。但那些孩子坚持老师要带他们来。崇拜一如以往很晚才结束,我想大约是晚上十一点。那时没有任何交通工具。这就是我说别带他们来的原因。他们要乘搭某种卡车,因为当时我们没有汽油,当时我们的情况很艰辛。他们要搭卡车,约凌晨二点才到。有些孩子们的父亲在我的房子休息,隔天他们说:「母亲,我右心轮阻塞。」我说:「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残酷。」我说:「什么残酷?」「孩子们凌晨二点才回到学校。」「那又如何?」「右心轮阻塞。」「如此的执着于孩子。如果他们凌晨二点才抵达,那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们对这个如此关心?他们是自觉的灵,神在照顾他们,为什么你们这么担心他们?不要管他们,送他们到印度学校。」然后孩子的母亲们坐在那儿,老师们不喜欢这样,没有人喜欢这样,那些母亲们就去到学校,没有一间学校会允许这样的荒谬事情。但是在霎哈嘉瑜伽他们认为他们有权这样做。他们有什么权利?他们付钱盖这所学校吗?他们为这所学校做过些什么吗?他们有什么权利到学校坐着不走?

因此明辨是非的能力应该是我们要依照霎哈嘉文化来教养我们的孩子。霎哈嘉瑜伽的首要原则是坚毅,霎哈嘉瑜伽不是给被宠坏的孩子,你们要成为霎哈嘉瑜伽的士兵,你们的孩子要成为霎哈嘉瑜伽的士兵,不是被宠坏的孩子。这不是他们所应得的。虽然他们生来就得到自觉,但你们藉由宠他们而毁灭他们。你们要划分清楚,你们要让他们强健,你们要给他们自尊。你们要给他们尊严、坚毅和耐力。在左脐轮、右脐轮,特别在左脐轮,是个很大的问题。这里女士要成为家户女神(Gruha Lakshmi),丈夫不是罗密欧,而是名副其实的丈夫,他要看好他太太的言行举止,纠正她,这是他的工作,他的责任。他不应该逃避。成为家户女神的女性应该要知道,她身负开创伟大的霎哈嘉瑜伽社会的重大责任。她不是平凡的女性,以前有多少女士得到自觉呢?

但是在霎哈嘉瑜伽,如果你看女士,你很少能够找到一两位真正有警觉的女士。她们大部分都在恍惚的状态。她们什么都不知道。她们什么都不知道,她们不太会烹饪。你问她们任何事情,她们什么都不知道。你跟她们说话,你会觉得她们是不是服用了什么药物了,她们的脑袋记不住任何事情。有时候你会觉得我干脆自己来算了,真是令人难以忍受。

警觉性的丧失,是因为源自你们右脉的警觉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之上,注意力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之上。这就是为何主妇们失去明辨是非的能力,她们需要极度了解这警觉性、明察力和有智慧的特质。她们应该要知道每一件事情。但事实并非如此。她们总是活在虚空之中,在某处晃荡,你们是知道的。你不知道要跟她们说什么,如何向她们要求任何东西,不可能去跟她们解释任何事。因此每位主妇都要具备警觉性——这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我们有年轻的法蒂玛(Fatima)。她两位可爱的孩子死于战争之中,多么勇敢的女人,她建立了什叶派。她的丈夫也去世,她独自承担一切。生活在重重围篱之中,她承担了一切。在我们的国家中有过许多这样的皇后。以前有位十七岁的寡妇,她是希瓦吉(Shivaji)的儿媳。在我们的国家中,她与敌人战斗并打败了他。我们有这么多这样的人。但是如果你失去了警觉,那么你不能成为家户女神,你不能成为好母亲,你不能成为好妻子。这不是件苦差事。但她们甚至不知道什么会让她们的先生喜悦、不知道如何在家中创造平安、该说些什么、何时该说些美丽的事情,以及何时该严格。所有的明辨力都已丧失,她们不是成为泼妇,就是奴隶。

霎哈嘉瑜伽是给那些有警觉性、有智慧、知道关于生命的一切的女士们。但她们甚至不知道脚上轮穴(charka)的分布情形。看看你们的母亲,她是女性,她知道这么多。而那些女士们对于灵量(kundalini)如何通过这些轮穴、祂的作用、以及祂可以成就的事情都一无所知。灵量本身是母性的力量,她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事情,关于她孩子的一切事情。许多母亲不知道孩子是否吸毒或是做了些什么。除了责打与溺爱,没有其他方式。借着明辨是非的能力,母亲可以将这些特别的孩子们养育成非凡人物。那是我对他们的期望。但是,她们不能明辨是非,使她们完全毁灭这些孩子。我们的明善轮良好是如此的重要,使我们能够创造美丽的家、平安的家——不只为了我们的家人,也为了所有其他来到我们家里的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我不知道这想法如何进入印度女性的脑中,我不知道如何做到,但如果你想要让她们高兴,你只要这么说﹕「好姊妹,妳愿意明天为我煮这道菜吗?」就是这样。或者如果你说:「我想来吃晚餐或午餐。」那是最好不过。她们会非常非常高兴。「啊…」她们将会马上开始想﹕「我要煮些什么?他喜欢吃什么?」她们知道每个人喜欢什么。这不是件苦差事,如果你想要让某个人高兴,那不是件苦差事。整个大自然都在取悦我们,这是件苦差事吗?

女士的另一方面是她是罗什拉希什米(Raja Lakshmi),而男士是国王。在这里的明辨力是「你有尊严吗?」我们曾造访日本,他们非常地礼遇我们,甚至在村庄也是这样。有一次我们因为下雨而走进一家店铺,村民实在地对我们鞠躬。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还送礼物给我们。我们问翻译人员:「为什么他们在我们面前如此谦卑?」他们说:「因为你们是皇室成员。」我说:「不,我们不是皇室成员。他们怎么知道呢?不是。」「因为你们的头发干净整齐。你们的女儿们头发整洁明亮,你们不去找理发师。」「那么,」我说「这是个象征吗,这是皇室的象征吗?」「是的,皇室就是如此,他们不把头交到别人的手中。」你们会很惊讶。想象一下日本人的想法。

因此这明辨力是妳要像皇后,而丈夫要像国王,但不是像那杀了七位妻子的国王,而是尊敬妻子的国王。如果你不能尊重妻子,你不能是位霎哈嘉瑜伽修习者。尊重与浪漫地坠入爱河不同,我想这样的话你不会去尊重。在霎哈嘉瑜伽中,尊敬你的妻子是非常重要的事。就这点,我得说,印度人表现的不太好,但我也知道有些西方人也十分荒谬。如果你不能尊敬妻子,你的尊严会降低。印度人,特别是北印度而不是南部,他们不去尊重妻子,他们缺乏这明辨力,如果妻子不被尊重,孩子们将不会尊重她,而她正要管教孩子。

关于脐轮最缺乏明辨力的事情是你们不听从你们的导师。即使对霎哈嘉瑜伽修习者说数百次,他们还是不听我的话。他们还是会跟随潮流或他们既有的规范去做事情。听从你们的导师,如同要去服从至高神。无论我说了什么,都要把它们当作极大的祝福、极大的改正去接受,并且去遵行,而不是听听就算了。你们知道,你们的母亲是你们的导师,她也是你们的母亲。她也是摩耶幻相,她也是太初之母,她是如此温柔、如此仁慈,她对你们说话是为了要改正你们,这么多的演讲中,我告诉你们什么是重要的。但是你们应该要打开心扉,对你们导师的话要完全顺服,唯有如此你们才会成熟,要不然没有其他方法。我很抱歉要这么说。我不喜欢任何人跪在我面前,碰触我的脚,向我拜倒,我不了解这些。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感觉到这些,没有察觉到这些,对我而言并无分别。甚至当你们对我高唱:「万岁!(Jai!)」我想你们在对某个叫锡吕․玛塔吉․涅玛拉․德维的人高唱万岁,以第三者的角度,有时我恐怕也会跟你们一起高呼万岁。当你们唱欢迎歌(Swagatam),我总是认为他们在对某个叫锡吕․玛塔吉․涅玛拉․德维的人唱欢迎歌,另一个人。但是为了你们的好处,为了你们来到这里所要达到的升进——你们不是来这里浪费时间,而是为了要升进。为了这个,很重要的是无论我说些什么,你们都要毫无怀疑的相信。我从未说任何会让你们不舒服的事。我从未说你们不要吃东西,不要喝水——从未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出于懒惰,很多事人们就是不去做,如果不是懒惰,他们就是不知道这有多重要,要不然他们就会紧张了。

因此要能明辨,导师就是大梵(Parabrahma)——任何存在的真正导师(Sat Guru)。但若大梵本身就是你们的导师呢?我不像其他导师一样习惯于热切地阐述事情。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们读他们的书,你们将会很震惊。但是,无论我说了些什么,每个字都是为了你们的福祉,为了全世界的福祉。若不去遵从它们,你们不仅仅毁掉了你们自己的机会,也毁掉了全世界的机会。所以你们要了解,如果你们是门徒,如果你们被你们的导师所祝福,这是如何的重要。这一切都有书籍记载,但我说你们不仅是我的门徒,你们还得到你们的自觉。你们是霎哈嘉瑜伽修习者,你们有所有的力量,你们知道每一件事情,你们是如此特别的人们。

对我们这样的人而言,不应该有任何不同的意见,因为你们无时无刻都是同一的,因此不能有任何争吵,不能有任何口角,不能有任何争辩。明辨力应该是:「我们的导师是位母亲,她非常温和,她非常温柔,她非常仁慈,我知道。」有一天我弟弟对我说:「妳是怎样的一位导师?我的老师教我打塔布拉鼓(tabla)的时候,他会把坦布拉琴(tampura)砸在我头上。我只要打错一拍,他会带着他的锤子说,现在我要打断你的指甲。」我说:「不需要这么做,在霎哈嘉瑜伽中不需要,因为他们会自律。」因此你们在明善轮要有所说的自律。明善轮是那个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轮穴,藉由它我们达成自律,我们只做对的事情。另一方面,我们不做任何错的事情。

接下来是心轮。我们谈论爱。我们说这个,我们说那个。噢!我的天啊,在西方有这么多关于爱的言谈,这在印度从未发生过。但是却没有任何爱,这是对金钱的爱、对地位的爱,但却没有纯洁的爱,没有爱。

所以要清楚地分辨你的家庭与别人的家庭,你会知道你正在做错事。这在印度比在国外要多。一对夫妻留下后,其他人一个接一个地来。好吧,夫妻一起没有关系,但是他们不能带他们的舅舅们、阿姨们、他们阿姨的父母,他们的父母,然后是祖父母,这一切,成群结队,从来不排队。他们总是会聚成一团,他们全部的人都会排聚在一起。我曾见过。这里缺乏明辨出「对母亲而言,我们都是个别的」的能力。她是我们的母亲,她是我们的导师,我们必须单独地面对她,而不是带着这么多的羁绊,我们所有的关系,「我的兄弟,我的姊妹,我的这个、那个」。对于导师而言,在霎哈嘉瑜伽中这明辨力非常重要。

你们要我向你们解释重力(gravity)如何透过脐轮作用。毫无疑问。但是经由你们的心轮,如果你们被人们,或被你们所称的个人领袖魅力,个人某些无意义的性质或魅力所吸引,这表示你们被某些极度肤浅的事情,而非蕴含重力的事情所吸引。因此,在心轮中的明辨力是去拥有无执着的关系,使你可以去滋养一切事物,滋养你们家庭的每一部分。现在有人执着于丈夫,有人执着于孩子,有人执着于狗,有人只关心植物,这非常没有明辨力。你们应该要同样地对待一切事物。我应该这么说,你们应该要如此地无执着,使你们同样地对待每个人。无执着不表示你们穿裙子或是吝啬——不是这个意思,这是错误的观念。无执着的意思是你们观看一切而不涉入任何事之中。你们在它之外,你们看见一切。观看它,你是静观者。这是一种爱,如果你对任何人都具备这份爱,你们会被这样的人格更为深厚地祝福。

喉轮的明辨力也是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某一天有人到来,她的右手僵硬。我问她:「你做什么工作?」她说:「我是秘书。」那女士。所以我说:「你做什么工作?」她说:「我打字,打很多字。」我说:「你来到霎哈嘉瑜伽,在打字前你只要说『敬拜(Namaskar)』开始工作时你只要这么做。然后你开始工作,彷佛你没有在做事似的。你只是去做——打字。你只是在打字,如此而已。你没有在做事。你没有做任何事。」有些人说:「母亲,您这么频繁地旅行。」我从未旅行。我坐着或走着。我那来的旅行?是飞机在旅行。我只是坐在飞机上。我从未像超人般的飞行。我舒舒服服地坐着。我旅行到哪里?如果我开始想:「我频繁地旅行,我做了这个工作,做了那个工作,」有人会说:「母亲,您做了这么多工作。」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做任何事。我告诉你们,真的,我没有做任何事。我现在在讲话。好吧。我只是在讲话,只是这样而已。这场演讲也是,我没有做事,它只是如同收音机一般地播放出来。你们会说收音机做了任何工作吗?它只是台收音机。

实际上,我完全没有做任何工作。所以当我没有做任何事的时候,我怎会感觉疲累呢?我怎会筋疲力竭?「我在做这,我在做那」的这感觉在你的内在为你创造了自我的问题。因此,要用明辨是非的能力驾驭自我,好把它降回合适的地方。这些位于左脉与右脉顶部的力量把它们降下来,这就像是煞车与加速器。

因此,如果某人太过自我,那么明辨力,你们看,会从这人身上消失。他做了一些事情,想着:「我做了这个,我做了那个。」如同他们所说的蛋头人[1](Humpty Dumpty)这类人物。然后他突然发现什么都结束了。「我有这样的自我真是太愚蠢了。」所以他应该说什么呢?「好,母亲,您来为我做。您来成就它。」就这样结束,这事就成了。当然,我没有做任何事,你们也没有做任何事。如果你们这么说:「母亲,请为我做这件事。」这事就完成了。如果你们说:「母亲,来到我的头脑之中。」我就来到你们的脑中。「来到我的眼中。」我来到你们的眼中。你想要什么就说什么,我没有做任何事,你也没有做任何事,它就是成就了,让别的人在做,好吗?不需要担忧,有别的人在做,只要我没有在做,我轻松而且不担心,我不会沮丧。

喉轮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中心。对于你们美国人,尤其是美国的霎哈嘉瑜伽修习者,你们要了解,位于喉轮表示你们掌握一切——没有做任何事,但是掌握一切。像这两只手在这里,你们要知道喉轮是在管理两个最重要的轮穴——月轮与日轮。只要想想这点,喉轮多么重要!美国多么重要!只要想想这点。但是没有人察觉到这点。美国只意味着拉斯韦加斯,然后是所有可怕的海滩——可怕的、可怕的、可怕的。没有人知道美国是什么。身处在美国的意义是什么,我们的责任是什么。

当你们允许你们的灵量上升到这里,你们会拥有这一切。你们会绝对地无执着,你们像这机器一样连接到主机,全部的工作都由主机所完成,你们什么都不必做。你们对于做任何事情,或欣赏任何事情,或贬低任何事情,或评断任何事情都不执着,当你们一点都没有做这些无意义事情的时候,表示你们在真实世界中绝对地无执着。

这作用上升至额轮。我们可以说你们内在具备这所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它们是与生俱来的,它们是自然而然的,你们所要的只是允许它们成长,藉由静坐,藉由每分每秒地观察你们自己,看看你们是不是在享受自己。

因此整个明辨是非的能力包含在这一点之中——你们能多么享受霎哈嘉瑜伽?它是多么的美好。像昨天,我跟每个不同的人会面,有人认为我太过于勉强自己。不是这样的,不、不、不,一点儿都不会。我在享受他们所有的人。有个非常爱玩笑的人,非常爱开玩笑的人。假如一个人来到你跟前,你就同这个人说话。每个人背后都有一出戏,你会发现这人有的是怎样的一出戏,不需要去任何戏院或看任何电影,每个人格都是一出戏。这非常令人享受——如果你只想去看戏,如果你只知道:「噢,你要看这出戏。」你们要知道这个。

唯一痛苦的地方是,身为导师,我必须要指出这个不好、那个不好。这是唯一痛苦的事。我希望我能有法子不去这样做,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们要从黑暗走向光明,你们握着我的手,我必须告诉你们要小心,这是非常、非常狭窄的路,你可能会从两边跌落到左脉与右脉之中。

紧紧握住我的手。我们要走得更远、更远、更远。不要看这边、那边,这样就好。这就是当你们有明辨力把你们的手放在导师的手中所会发生的事情,之后你们不做任何事。你们只是静观每个人,观看每个人,你们只是去享受。你们做与不做并不是重点,你们在享受的境界之中,完全在享受的境界中。这就是我们所要达到的境界,我们自己应该要成为这境界。

你们已经到达明善轮,灵量现在已准备好,并要非常良好地开启,因为她知道你们身处的境界,她知道你们的现在。她清清楚楚地知道你们,灵量知道你们现在可以通过额轮。你们的注意力可以通过额轮,因为你们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你们把自己从这么多负荷、俗务之中清理出来,现在你们可以通过额轮了。

因此,在得到自觉之前,那些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是升进的最佳人选,他们是稳固的人。至于那些一次又一次降下又上升、降下又上升、降下又上升的人们,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阻塞。

在这时刻的明辨能力是要去了解你们在此只是为了升进,而不为其他。这升进只能藉由发现喜悦,和发现能给予喜悦的事物而去自然地成就。但是他们跟我说:「母亲,我们要做这个,我们要做那个。怎么办才好?这个跟那个。」你们只要把它放下。只要放下它然后一切都会成就。你们没有做任何事,你们没有真的做任何事,是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为你们做这一切,它是如此有效率。

这里有一点,我想跟你们说在集体静室的生活(Ashram life),我们称为集体静室。到处是静室,静室,静室。静室只是个名称,觉醒的人的理想世界的象征,而不是为了没房子住的人,「好吧,你没有房子,来吧,因为你付不起房租。」静室是为了有质素的人而设。在集体静室中,你们要知道自己在全面的观察之中。你们必须要警觉,人们在观察你们。现在你们已经来到镜头底下,你们现在在静室中。让我们如同我之前所说,从最根本开始。以根轮来说,在静室中应该要如何。我想你们大部分人都已经做到,你们应该要保持极度洁凈的氛围,但是我见过有些疯子,甚至在静室中,他们的言行举止不像是个住在静室的人。他们对性的举止滑稽,有时我其实不能够理解。夫妻之间的关系也是——他们不是拳打脚踢,大打出手,就是绝对地顺从,互相放弃。

明善轮没有得到觉醒时,我们会有这么大的误解,使我们接受那些对我们,以及长久以来对我们社会非常危险的事情,将它们视为理所当然,并开始做同样的事情。虽然我们没有落到这种地步,但我们就尝试与这些人为伍,我们尝试去所谓「帮助」他们。无论我们一天到晚尝试为他们做些什么,我们是如此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以致于无论我们尝试为别人做些什么,任何事情,不是出于某种热情,就是出于执迷,或是想获得某种东西,或是任何东西。这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是绝对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你们没有做任何事,它只是流动,经过每一个人。

在集体静室中,生活应该要非常纯洁,关系应该要非常纯洁。你们应该要尊敬长辈。那些不能尊敬长辈的人总是有右喉轮的问题。他们必须知道如何去尊敬长辈,如何对你们导师的代表有适当的尊敬。

其他的轮穴也要用同样的方式去查看。在集体静室中,尝试用自然的东西,而不是人工的东西或是你们导师不会喜欢的东西,像我不想看某些滑稽的图画,或某些有滑稽暗示或愚蠢象征的东西。霎哈嘉的居室应该要让任何到来的人觉得:「噢,这是个静室——干净整齐、井然有序、有条不紊。」同时静室应该充满平安、快乐与喜悦的地方。如果有人来到静室,他应该会觉得:「我找到一个多么好的地方,这地方真好,我希望能来这里。」只有你们的明辨力能成就这样的事,无论你们创造些什么,无论你们在做什么,都是最好的。

现在我在做什么?你们给我一些水,我只是把我的手放进去。我没有传送生命能量,我没有做任何事去向它传送生命能量——我只是把我的手放进去。当我做完了,它就有生命能量。我为何要为这样的事获得任何赞赏?只是有了生命能量。完成了。我没有做任何事,我什么也没做。只是把我的手放进去。就这样完成了——它就有了生命能量。

同样地,当你们做某件事,你们只要想:「我没有做任何事。只是把手放在那里。如果我手上有些红色颜料,水就会变成红色。所以我做了些什么呢?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现在我手上有生命能量,如果我把它放在水中,水就会有生命能量。那又如何呢?

在集体静室,我发现人们一点警觉性也没有。有人打电话来,没有人接听、没有人传达。最糟糕的是——不去告诉别人在响的是那支电话——即使在家中我们也要小心谨慎。你们可放些纸张,或笔记本在那儿,好让你们可以写下今天接到给谁的电话,让那人可以回电。我刚举个例子给你们,关于如何对事情有所警觉。例如你们烹饪,你们应该要知道有多少人会吃。比如说有十个人要吃,你们只准备给二个人的食物。如果有二个人,你们会煮给十个人吃的食物,然后把食物丢掉,因为终究要丢掉。这是绝对荒谬的事情。

我必须告诉你们甘地的一个故事,当时我在他的静室中。当时我还很年轻,但我记得大部分的事情。他想要每个人留下来吃晚餐、午餐。我说:「但我们要到那里。」「没关系,你们可以跟我一起用午餐。」他们在开会,所有壮汉都在。他起身,他的秘书带给他钥匙。他用钥匙打开储藏室,按照每个人的份量拿出每件东西,一个人应该只拿到一份……。他站在那里,一切都量好才拿出来。这些人全在那儿,说:「先生,我们不知道您要亲自做这些事,拿钥匙开门,拿出每件东西。您为我们浪费了太多时间。」他说:「什么?浪费?」「是的,为了这个,您要站在那里拿出食物。」他说:「你们不知道这是我国民的血液。有这么多人在世界各地挨饿,如果你们把食物丢掉,我保证你们有一天会挨饿。你们不能那样地侮辱食物,你们要有警觉。」

你去到静室——我曾在澳洲看过,每个地方都发生这样的事——你只要去问他们:「好,你们有没有酥油?」「没有。」我说:「那你们有什么油?」「什么油?」就像这样。「这是什么?你们有些什么油?」没有人知道他们有什么油。他们不知道,他们不去看看他们有什么油。有人把油罐拿来。我一看:「蓖麻油,蓖麻油?」「是的,是这些罐子。」我说:「你们知道蓖麻油是拿来做什么用的吗?」「不知道,母亲。」「你们用这油来烹饪吗?」「我不知道。」「你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精神病院吗?」

在这方面没有警觉。所以,你们要在四点起床,四点半。我不会说你们要这么做,但你们要训练自己,因为这是你们得到警觉的时间,清晨第一道曙光会给予你警觉。你们总是看见我早上很早就醒来。不是我需要如此,我是为了你们起床。你们之后可以睡,但是你们要在那时起床。第一道曙光——太阳要更晚才会升起,曙光先至。这给予你警觉,然后你们沐浴,做崇拜,你们会准备好,在早上六点的时候你们会警觉并将一切准备就绪。

对每件事应该有这警觉性。现在假如我问:「你们从哪里买到这个?」关于任何物品这问题都不会有答案。「这是哪里制的?」如果你问的话,我知道每一件事情。我也许不知道这个,但我会查出你们从哪里获得这个,我会看。对事物要有警觉,我们有些什么,静室有些什么东西,我们有没有保持干净,还是我们是差劲的人,绝对差劲的人,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很流行说:「我不知道。」我不是在问荒谬的问题,像是:「你头上有几根头发?」或是「天上有几颗星星?」很简单的事情,我问的是:「你们有几个杯子?」

同样我看过一些男士。不是女士,而是男士,他们没有应有的警觉。我们之中没有沟通。他们应有较多的警觉,因为他们倾向右脉,但是他们对于其他人的感受就没有警觉。像有位丈夫非常无礼地对待他的太太,总是侮辱她。男士在静室应有的警觉是,要梳理头发,刮胡子。或叫他别只穿长衣到处走动,如果是那找个驴子让他坐上去吧!。即使如此,如果他行为不端庄,那么告诉他:「你今天没水了,你喜欢做什么就去做吧。」这样的处罚应该要给行为不端的男士,对妻子无情的男士,或恶劣地对待妻子的男士。或有些人非常浪漫,对这样的人你也可取笑他们。这是男士要有的警觉,非常重要。他们也要对钱如何花掉而警觉。你们要非常清楚他们如何在圣地亚哥的静室用我来赚钱。没有人在意,甚至没人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付房租——罢了。他们把钱花在哪里?他们用这些钱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问他们:「你们查出钱被送到哪里?他们有把这些钱,与我的房租给我吗?」什么都想不出来:「我们不知道,母亲。我们没有去看,我们不在意。」对于钱花到哪里去?付到哪里去?你们有多少钱?你们应该要有警觉性。你去到静室,问他们:「现在,你们有多少钱?」简而言之,你们不知道有多少钱。「不是,母亲,您知道我们去到那里,买了二十罐鱼,所有的钱都花光了。」「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买二十罐鱼?」「因为女士们说你们最好买,二十—」「有多少人要吃?」像这样,他们没有思想,没有警觉,什么都没有,一团糟。

人们何时起床,何时就寝,何时做什么事情,对这些都没有警觉。在霎哈嘉瑜伽,你们是自己的导师。每个人的导师,他们都是伟大的导师。你们是你们自己的导师,无庸置疑,但是你们要有自律。要成为导师,你们要自律,而且要有决心,有完全的决心去升进得更高。用所有可能的方法升进,并提供所有升进之所需,这是成为导师的人的预兆。但是你们没有沟通,在沟通上有断层,对彼此不了解,有问题存在,对任何人都无情,这不是集体静室。

我可以告诉你们另一个故事,因为我曾住在甘地的静室。当然,我们的静室一点也不像他的。在他的静室——你要在四点起床,用冷水沐浴,然后出外做祷告(Prathana),你们会看见蛇到处爬行。当你在那儿祈祷,所有的蛇——好像会坐在你前面和你一样在祈祷。但是这些蛇从来没有咬过任何人。你们不可说话,这位绅士习惯走得很快,甘地,你看他几乎没有任何重量,所以他习惯只是跳。这是我如何学会快步走,因为你必须走,眞的要和他一起跑。所有食物都用水煮,不加盐。你们可以用盐,如果你们想要的话,然后他会放些油,但你们或许不喜欢这样。如果你们想要的话,你们可以在食物上倒一些油。他说:「你们必须让你们的舌头良好,为什么你们的舌头要吃特定的食物。」他比禅宗还糟糕,我告诉你们。禅宗多次用这种方法训练弟子。他会做一些苦涩的东西,味道高出108倍。然后,作为补偿,把糖的甜味提高至108倍,目的是要把你们的舌头变得良好。

因此要训练舌头,注意你们讲那些事情,你们说些什么,还是你们是否只在聊天?你们是霎哈嘉瑜伽修习者。你们说的任何一个字都是口诀。这些静室比世界上所有的静室都更崇高更伟大——甚至高过甘地的静室。你们知道你们是全能的神的工具,当你们说话时,你们说的每个字都是口诀。你们愿望的任何事都是命令。除非你们了解到这点,对此保持警觉,要不然我们的静室只会是一座座孤儿院。人们想要领袖甜蜜,是个甜心饼,好让他们把领袖吃下。或是有个过度严格的人进驻,他是另一个希特勒。没有明辨是非能力地严格下去并没有用,有的时候,你们要有爱心,照顾别人,保护别人。

很多事情可以用幽默的方式说出,那样做不会刺伤人。霎哈嘉瑜伽修习者应该要深深感到荣幸,因为母亲对他说话,告诉他要做这个,做那个。她如此关怀你们的家庭,你们的孩子,你们的静室。这警觉性应该要在静室的人的脑海中。如何举止,如何谈吐,说些什么,你们是全能神的代言人,你们怎能够浪费时间在聊天呢?

因此要了解作为神的代言人要有什么样的举止。你们事实上代表祂,你们应知道如何穿着,应如何行走,应如何坐下,应如何饮食。我很惊讶人们竟然在静室中喝啤酒。我的意思是,这虽然不含酒精,但这是由糖浆(molasses)制成的啤酒。从任何方面来看它都是啤酒。你们怎么能够喝这糖浆的制品?你们有否走近任何糖浆厂,闻过那糖浆的味道吗?你们就在喝这种东西。

所以无论你们吃些什么,花费些什么,说些什么,我的意思是无论什么是外在的、无论什么是外在的,都必须在你们的内在表现出来。所以你们要发展你们的明善轮。自律与自省——「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我是个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每天早晚都问这个问题,请把它写下来!「我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我们享乐,我们有音乐,我们拥有一切,但每件事都要用有尊严的态度去成就,甚至是跳舞,我的意思是要学一些韵律。要不然,有些人在小跑,另一些人在飞奔。你们就像马一样——看起来真怪。你们应该要柔和,应该要了解旋律与韵律的形式。多学一点,你们会如何跳舞,练习它。可以在屋子里练习。女士们应该学如何跳舞、如何走路,因为你们整个表现就是全能神的展现。

因此你们该如何身处于你们之中,你们该如何交谈,你们该在什么时候起床,你们该在什么时候睡觉。每件事都会改变,如果你们真的觉察到你们代表着全能神这个事实,祂是明辨是非能力的源头。在明辨之中你们学到许多的事情,首先是包容。「没关系,我们会解决它。这事会被解决。」你们会学到什么是无执着的爱,你们会学到什么是幽默,搔到别人的痒处却不会伤害别人。你们也将学会在你们的演讲上该说些什么,该聆听些什么。在所有事之中,你们会知道如何达成全能神的理想。

在今天,我必须要说这一切事情,当然,这是喉轮的一部分。喉轮的另一部分是你们是整体的一部分,是宇宙大我的一部分,你们要成为海洋,因此你们要像海洋。到处都是海洋。你们藉此将会明白你们的海洋没有界线——这不只是海洋本身,这海洋的美丽也没有界线,这海洋的创造力也没有界线。一切都在你们内在之中,你们要去运用,去发展,去展现出来。因为如果你们是宇宙大我的一部分,你们就是宇宙大我,那么你们要有怎样的明辨力呢?我希望你们全部都会知道你们的举止要有这水平,不肤浅、不愚笨、不贪婪,当然不含色欲,而是要有尊严、神圣、高贵、杰出、美丽,并散发喜乐。

愿神祝福你们

今天我的明辨力时时刻刻都在跟我说话,我必须强迫自己最好不要把所有这些事情一一说下,这会吓倒他们。我希望你们没有被我所说的事情吓倒。

愿神祝福你们。

[1]英美童谣:Humpty Dumpty sat on a wall. Humpty Dumpty had a great fall. All the king’s horses and all the king’s men, Couldn’t put Humpty together again.(蛋头人呀坐墙高。蛋头人呀摔大跤。国王人马来帮忙,蛋头人呀起再难。)